都摆烂了,谁还管那贞节牌坊

都摆烂了,谁还管那贞节牌坊

桑云寄

古代言情/连载中

12.9万字

更新时间:2024-07-1322:01:30
重生和离复仇高门嫡女VS狠戾难缠摄政王 她寡居多年,呕心沥血把养子培养成才。 谁知慈母之心竟给了中山狼,最后落个不能善终的地步。 重生后她不再忍耐,怒怼恶婆婆,设计渣夫丢官落难。 最后步步为营收买人心,你既无情,我便休夫。 众人议论她商贾出身,却竟敢得罪高门公府。 苏婉毓冷笑。 和离后她高高在上,让所有人高攀不起。 苏婉毓决定封心锁爱,隐世做个有钱摆烂的废物。 谁知摄政王对她死缠烂打。 她高冷寡淡,他就桀骜不驯,腹黑闷骚。 直到渣男奸佞陷害报仇。 那个纨绔的摄政王竟隐忍多年,给了她足够的安全感:“阿毓,不要委屈自己,你在我在,你不在我亦不独活。”

第1章成全他们

夜色如浓墨,沉得叫人心头发紧。

身旁的男子猛地一掷酒壶与杯,大步向前,紧紧攥住了苏婉毓柔弱的皓腕。

她另一手胡乱间抄起一块瓷片碎片,反抗间不经意在自己洁白颈间拉出一道血痕。

男子猛地夺过瓷片,以强有力的手掌握住她的颈项,粗暴地摇晃,直至猩红的血渍漫延了半个床榻,方才悠悠松手,由她如同破布般,目不能瞑地瘫倒在血色花朵中。

“啊!不要,好痛——”

苏婉毓捂着颈侧,惊恐万状地尖叫起来。

猛然间睁眼,喘息粗重,却见侍女云意一脸焦急地向她跑来。

“夫人,是做恶梦了吗?”

顾不得颈上的疼痛,苏婉毓满是困惑地望着眼前的云意,半晌,才回过神:“你……怎么在这里?”

难道,自己真的已经死了?

否则,怎会见到因救她而香消玉殒的云意?

深吸一口气,苏婉毓对云意言道:“从前在家怎么叫我,往后还怎么叫,不必改变。”

云意诧异望向她,轻声唤了句:“大小姐。”

苏婉毓愣愣地望着云意拧干手帕,拭净了面庞,心神这才逐渐安定。

这一夜,她仿佛置身于漫长的梦魇之中。

嫁入长平侯府,面对冷眼的婆婆,心猿意马的夫君,还有那无法亲近的养子,令她心力交瘁。

倾尽所有情意,最终却落得个悲凉收场。

上一辈子,她满脑子情情爱爱,结果不仅把自己坑了,还连累了整个苏家。

郑成晏和老太太又是威胁又是诱惑,要她同意让姜滢滢进门当平妻。谁知姜滢滢进门时就怀了孕,郑成晏转头又逼她自降为妾。

姜滢滢进门后,她和郑成晏表面上恩爱有加,暗地里,管着中馈的姜滢滢也没少给她添堵。

苏婉毓心里拔凉拔凉的,原来当年为了他放弃一切,在他眼里却如此微不足道。

她以为的两情相悦,不过是自我感动。

既然重生了,苏婉毓下定决心,这辈子一定要活出个人样来。

他们想要的鹣鲽情深是吧?

好,成全他们。

此时,庄严的大厅里坐满了各房夫人,她们表情各异,有的偷笑,有的看热闹,就等着看她发飙。

“婉毓!”郑老太太喊了她一声,“结婚三年都没怀上孩子,咱们郑家不能没后啊。”

她收回飘远的思绪,眼神冷静如霜,冷笑了一声:“老太太,郑成晏婚后就没和孙媳妇同过房,没后怎么怪到孙媳妇头上,难道要孙媳妇自己出门给他找孩子回来不成?”

众人皆惊,原来郑成晏婚后根本没碰她,这可是件新鲜事。

知情的郑老太太和郑夫人脸色大变,急忙拦住她:“婉毓,这么多人面前别胡说八道!”

她挽起袖子,露出胳膊上的守宫砂:“老太太,你看清楚了,我没瞎说。”

郑老太太看到那鲜红的印记,身子一晃,手里的佛珠差点没拿稳。

苏婉毓不等她再开口,笑道:“老太太,母亲,别把没后的帽子扣到孙媳妇头上,孙媳妇可担不起。郑成晏他风流成性,在外面藏了个女人三年,这哪里是我的错呢。”

“你们与其问我,不如问问世人,这事儿合不合理。”

以前她鲁莽胆小,现在一番有理有据的话让在场的人哑口无言。

别说他们本就不能娶平妻,如今正妻没过错,哪来的道理去娶平妻。

郑老太太又惊又怒,眼看泼脏水不成,气急败坏:“姜氏的孩子是晏儿的骨肉,我怎能让他流落在外!”

她嘴角微翘,慢条斯理地说:“老太太,您言重了,咱们大齐国虽然没有平妻的先例,但可以让姜氏先以妾的身份进门,将来生了男孩,再过继给我,一样是你们郑家的嫡长孙,哪来的流落在外一说?”

嫡长孙?

笑话,还得看姜氏能不能生出来,现在这只是她哄骗郑家人的一招罢了。

前世姜氏出身卑微,进了门后,她靠着肚子里的孩子成了正妻,然后联合郑家上下多次折磨她,毁了她的容颜,弄残了她的腿。

她咽下那口苦涩,辛辣的感觉至今缭绕不散。

这一遭,苏婉毓誓要让长平侯府鸡犬不宁,更要让姜滢滢体验一番她的痛楚。

姜氏不是梦寐以求正室之位吗?

偏不让她如愿。

身为妾室,卑微如尘,她要让姜氏也试试低人一等的滋味,瞧瞧究竟谁才配称“贱”字。

郑家众人不是巴望着看她崩溃失态吗?

她偏要稳如泰山。

她要风光无限地迎进门这个名叫姜滢滢的灾星,踩着郑家的门槛,昂首挺胸地跨出去。

郑老太太怒意稍减,但脸色阴沉可怖:“妾?姜氏的家世怎能为妾!”

苏婉毓轻轻一笑:“老太太,郑成晏眼下正科举在即,若被长公主察觉他纳了平妻,那该如何是好?”

在大齐国,律法明定一妻多妾,而这平妻可不是随意能纳的。

郑成晏不过是个无官无职的二少爷,纳平妻本就违法乱纪,全靠宫里惠嫔的庇护,才敢如此放肆。

可长公主何许人也?

皇帝唯一的姑母,摄政王的生母,其威望几乎等同于太后。

她向来反感官员纳平妻,胆敢在她眼皮底下妄为,无异于自掘坟墓。

郑老太太闻言,面色瞬间铁青,半晌,嘴唇翕动,却吐不出半个字。

一旁的郑夫人郭氏连忙劝解:“婉毓,长公主现避暑于辰阳,咱们不说,她怎会得知?”

郭氏郑成晏之母,也是姜氏的远房表姨,往昔日日送来送子汤,表面慈爱,内心狠毒至极。

苏婉毓眉眼微弯,徐徐立起,那看似柔弱端庄的背影,却透着丝丝寒气:“母亲,那该可如何是好?我已先一步给长公主寄去一信。”

“什么信?”郑老太太与郭氏齐齐投来目光。

苏婉毓语调平缓,平静得让人胆寒:“信中言,为她绣制的华服图案需紧急调整,盼她尽快返回京城。”

苏家产业广泛,不仅涉及米粮矿产,更有布庄与绣坊。

自小随师学习刺绣,苏婉毓的手艺深得长公主及诸多后宫青睐,即便嫁为人妇,数月仅出一件作品,她们亦甘愿等待。

“你……你……是故意的?!”郑老太太站起,手指颤巍巍指向她,满是愤怒。

没错,苏婉毓确是刻意安排。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以我尸身登高位?我挖你老树根

前世,为了攀上萧家,她的亲生父母将她推上献祭台,放干她的血液,完成神秘仪式。 重生后,她从根源解决问题,既然你们的最终BOSS是萧家,那她就把萧家从根部挖烂。 亲生母亲:如果卿卿才是我的亲生女儿该有多好,我为什么就生了你。 大哥:你不要总是嫉妒卿卿,她是你比不上的,要不是有这层血缘,我看也不看你一眼。 二哥:你已经被接回来了,还有什么不满足的?难道你还想越过卿卿? 三哥:我只有卿卿一个妹妹,你算什么东西。 慕卿卿:姐姐,你喜欢谁,我让给你,你不要再针对我了好吗? 慕千千:你们在说什么,你们的未来女婿被摁在地上打得像狗一样了,你们只会在复活点BB。

潘子默语·连载中·15.6万字

重生另嫁小叔,夫妻联手虐渣

前世,辛安为夫君操劳一生,却换来儿死孙亡和一世污名。 再睁眼,她回到了出嫁这天。 这次果断选择了渣夫的死对头。 让世人看看那纤尘不染的世子爷没了她的帮扶,会变成何种模样。 后来,渣夫丢了爵位,失了名声,跪在辛安面前求她回头看看自己。 谁料,辛安身后一只手将人搂了过去,“想跟我抢夫人?有几条命可以死?”

冬月暖·连载中·6.2万字

受气包不当对照组后,在八零致富

无cp爽文 潘叶只是简单睡个午觉,谁成想,竟然穿越了。 恶毒婆婆,小心机妯娌和她的熊孩子,不怀好意的小叔子,伪君子公公,这妥妥的地狱开局啊!还好她力气够大。 原主是个受气包,什么都往心里咽,她可不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真要是惹到她,算是踢到铁板了。

满地白霜·连载中·9.4万字

疯批大师姐成了仙界黑月光

姬怀月曾以为自己是挽烟宗受尽优渥待遇的大师姐。 事实是,那些人喂她神魂离体的药,让她日日夜夜遭受噬骨之毒。 只待她修仙路大成,就让她魂飞魄散,复活他人。 于是她叛离宗门,被宗门众人围剿之后,跳崖赴死。 但不仅没死,还坠入隐世宗门。 自此,步步凌云,仙路邈邈。 而她最后,手刃仇敌,修为登峰造极,声名显赫,被誉绝世容色。 无数人拜她为尊,希望结为道侣。 她却笑,身侧已然立个温润青年,为她拭去剑上血,抬眼极尽柔和缱绻。 【1v1大女主成长历程,感情线弱】 【女主疯狠孤绝非传统善人,男主清淡温和白月光】

巫棉·连载中·12.3万字

福女当道

果子铺南家大姑娘南书燕居然是瓷商归家大房早年丢失的女儿?不行,飞上枝头变凤凰这样的好事怎么也不能便宜了她。南老夫人欲想来个偷梁换柱,只是,此南书燕早已不是彼南书燕。 既然老天让她重活一世,她便要讨回前世的债,偿还今世的情...... 归家二老爷让她交出归家的掌家之权。 南书燕:“我发誓,此生绝不外嫁,必将归家技艺发扬光大。” 霍炎:“此女够狠,甚合我意!”

清水如歌·连载中·38.6万字

画医锦华

“乌衣巷口夕阳斜,神来之笔画冬春” 一支笔,画尽花鸟虫鱼,画尽人生百态,却无人能知其主人笔下之意与胸中之机谋。 前世的谢玉卿,今世的萧锦玉 在经历了背叛、灭族与颠沛流离之后,重生归来的谢玉卿决定换一种人生,定要在这繁华其外败絮其中的乱世中谋一个举世之人皆不敢求的盛世锦华。 谁予我患难与共不离不弃,我予谁一世锦华裂土封候 (PS:昔闻周小史,今歌月下人,玉尘手不别,羊车市若空——她虽无枭雄之体姿,却一样可以乱世称雄) 已有同系列魏晋风流的完结书:《卿骄》、《名士为凰》、《士女成凰》

千语千夜·连载中·28.2万字

青山巍巍

皇权之争,苏家被牵连,阿笙看着父母求助无门,在神武楼前双双陨落,就连丧礼都无人敢办。 她想查明父亲之案的真相,但举国上下无人敢查。 而后她遇到了贵比天家的裴氏之子。阿笙想,苏家之案无人敢查,但与太祖共平天下的裴氏敢。 她始终在赌裴钰的善,而这场赌局她亦从未输过。 那个曾经在庙前发誓以菩萨为师的少年家主收留了她。 于是她想方设法在这个东境第一门阀潜伏下来,只为有朝一日裴氏能帮她还父亲一个清名。 但世事却没有她想的那么简单。 权贵无德,啖食百姓血肉,浮游之命只是为他人正名的工具。 世人皆说阿笙聪慧,十六年华便在俊才云集的华清斋展露头角。 她的聪慧引来公主的赏识、异国王后的看重,但父亲当年之案也为她引来暗藏的杀机。 在这个视女子为装点的世道,阿笙步步为营,经年耕耘,女子虽身弱,但亦可为那俊秀青山,巍巍不倒。 世人都说裴氏九郎,少年家主,学富五车、矜贵无双。西州开堂得天下敬重。 裴钰曾言他为这个世间做了一个局,本打算置身事外观局中之人作困兽之斗,却不想她亦在这局中。 于是他舍去清净,甘愿入局。

一两春风穿堂·连载中·37.9万字

我死后,渣男太子哭倒城墙

(男女主双重生+破镜不重圆+渣夫后悔+病娇温暖男配上位) 前世身为太子妃的崔韫欢为了扶持夫君,脱下罗裙置身涉入边境作战。 十几年的刀剑舔血操劳一声。 太子登基后,等待她的却是一条白伶满满抄斩,只为了给渣男的白月光让路,避免外戚干政。 再次重生后,她绝不做那个贤惠妻,发誓退婚永不往来。 高处不胜寒,宋连奕一生活在利用和权术里。 直到枕边人死在眼前时,他才知何为情爱。 急火攻心吐血而亡,再次睁眼回到过去 他想好好补偿,却看到崔韫欢决绝离去的身影。 绝不原囿!!! 内阁新秀温墨韬励志成为一代贤臣,可冰冷的四周骤然涌入一抹明艳的光亮,他不惜为那箫韫欢付出性命,其实当个佞臣也不错。

南巷茶茶·连载中·16.3万字

重生归来侯府嫡女杀疯了

【真假千金+重生+双洁+悬疑】 前世,侯府真千金谢清漓被假千金一家磋磨虐待、借命惨死。化作鬼魂后借尸还魂、刻苦学艺,扮做婢女默默守护阿娘,渴求得到一丝亲情。但世道不公,想守护的人皆被奸人戕害惨死,她愤怒又无力。 这世,谢清漓重生归来,怯懦小村姑变身疯批大小姐,誓要搅动天下风云,将仇人们踩在脚下! 谢清漓:复仇大业第一步,救下前世早早下线的太子楚云沧,但费心救下后发现他竟是个废柴??? 楚云沧:哼,招惹了孤还想跑?

萧萧羽霖·连载中·13.3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