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宿主死后:暴君哭红了眼

攻略宿主死后:暴君哭红了眼

折雾里

古代言情/连载中

6.5万字

更新时间:2024-07-1320:01:39
简介

穿越

现代打工人沈冰凝勿入系统,必须攻略暴君成为他的白月光,然后做个绿茶女配昙花一现。 只要暴君病戾黑化后,自己就能回到现在坐拥躺平人生。 系统提示:沈冰凝身为江翊的姐姐照顾他三年,但是一朝发现不是亲姐妹。 养成系小奶狗才爱上她,转头就跟江翊的死敌假意联手,逼迫暴君黑化。 看着江翊的眼泪,沈冰凝以为等来了谢幕,谁知暴君因为黑化值太高,直接把原文女主玩脱了。 “从现在开始,你必须接替原女主的任务!” 沈冰凝汗流浃背了。 跟江翊再见,他是那个人人口中畏惧的暴君,只看到他眼里的不舍和戏虐: “好久不见,姐姐。” “亦或者,孤该叫你……嫂嫂?”

第1章糟糕,剧情跑偏了

红帘轻纱,烛焰摇晃,房间里弥漫着一股不安的气氛。

“四皇子,切莫踏入此地,这是新人的洞房啊!”

仆人们的喊叫声此起彼伏,沈冰凝一身鲜红嫁衣,静静坐在床沿,对外界的喧闹仿佛充耳不闻。

“嘭!”

门被猛地推开,一串匆忙的脚步接近,头顶的红盖头被人猛然掀开,烛光映照在她脸上,描绘出温柔而又模糊的轮廓。

沈冰凝缓缓睁眼,眼前是一位异常俊朗的青年,面容如玉,略带几分未脱的稚气,左手紧紧抓着一根紫檀拐杖。

那双冷若子夜星辰的眼瞳因愤怒和痛楚而泛红,满载的深情仿佛要将她淹没。

他嘴角勾起一抹绝美的微笑。

“箫翊,大婚之夜私闯洞房,哪怕贵为殿下,也得受罚。”

“姐……为什么?”

箫翊声音哽咽,目光始终离不开那犹如火红妖姬的身影,一贯的冷漠面具此刻碎了一地。

他困惑,那个曾经对他无微不至的姐姐,何以变得如此陌生。

“为何?”

沈冰凝冷笑,伸手轻轻一推,看他踉跄后退,身子晃了几晃才站稳,讽刺地说:

“一边是腿有残疾的殿下,一边是万人之上,我自会选择太子殿下。”

“但你曾说,会永远在我身边……”

箫翊身体微颤,急于上前,仿佛想在那冷漠的目光中寻找一丝往昔的温情。

沈冰凝紧握拳头,多年的相处,她怎能不了解箫翊心中那份深藏的情感。

万语千言,最后只化作一句:

“你满足不了我的愿望。”

手中的拐杖滑落在地。

抬头望时,平日骄傲的箫翊眼眶泛红,如同风雨中飘零的落叶,脆弱至极。

她知道箫翊性格清冷孤傲,承受不了这样的羞辱,正欲开口,却见箫翊突然低头,缓缓跪在她面前。

她的眼中闪过一丝错愕。

“你——”

“姐姐,你要的我都尽力给予,只愿你……”

说到这,他仰起头,泪光闪闪。

“别嫁给他。”

话语间,他不再是尊贵的殿下,只是个卑微渴求温暖的灵魂。

“凭你?”

沈冰凝像是听到了什么极好笑的事,低笑着,手指轻轻抬起他的下巴,直视那双迷恋的眼睛,言语尖锐:

“如果不是看在你是殿下,我才不会出手相助,原来废物始终是废物,如今你对我已无用处,还不快滚?”

箫翊似乎难以承受这打击,虚弱的身子剧烈震颤,咳嗽不止,眸中泪水几乎溢出,眼眶更加通红:

“你为我做的一切,就是为了来利用我?”

“当然。”

沈冰凝不耐烦地挥手,厉声喝道:

“侍卫都是吃闲饭的吗?还不赶快把四皇子带出去!”

“不!我不信!”

还想争辩的箫翊被涌入的侍卫紧紧抓住,没有了拐杖,他的抵抗显得那么无力。

他紧紧盯着眼前穿着火红嫁衣的人,心如刀绞,用尽全力嘶喊:

“沈冰凝!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那声音在空中盘旋,久久不去。

门,又一次缓缓关上。

【通知宿主,任务达成,即将离开此世界。】

一个突来的机械音打破了沉默,沈冰凝这才恍若初醒,脑海中箫翊那痛彻心扉的模样仍历历在目。

为何要如此对他?

原因其实很简单...

她不过是那个故事里恶毒的配角罢了!

白光一闪,当她再次睁开眼,已身在出租屋狭小的空间里。

桌上静躺着一本书,《暴戾君王的白月光》。

沈冰凝舒展着筋骨,笑道:

“系统,这该是最后一次任务了吧?”

系统的声音从虚无中飘来:

【正确,宿主。】

“此次任务积分一到,你就能晋升为管理者,无需再穿梭诸界。”

“终于熬出来了!”

沈冰凝心中五味杂陈,随手拾起那本小说翻阅起来。

刚刚她身处的世界,正是这《暴戾君王的白月光》中的故事背景。

她在其中扮演的角色,是男主角箫翊心中的那份纯洁却短暂的挚爱。

更让人啼笑皆非的是,这个角色在书中只有寥寥数语带过,因此她不得不亲自上阵演绎。

凑巧的是,她和角色同名。

书中的箫翊是个不受宠的庶子,体质弱,不善权谋,几乎成了人人的出气筒。

在他十四岁那年遭难时,是她不顾一切救他脱险,随后扶持他崛起,却在他深深爱上自己后,决绝离开,导致他心魔深种,直至后来的疯狂黑化,再由圣母女主来救赎的情节。

【但宿主,你做得是不是太绝了点?】

系统的语气带着一丝迟疑。

“我有何办法?书中又没写沈冰凝究竟做了什么让他黑化,我只好自己发挥,找了个效果最佳的方法。”

沈冰凝漫不经心地摆摆手。

为了让箫翊完美黑化,她真是费尽心机!

【三年里,全情投入对他好,让他对你动了心,就在他十七岁被太子陷害致残时,你转身嫁给了伤他的元凶,而且婚礼特意安排在他生日那天……】

【啧啧,宿主,真是蛇蝎心肠呢!】

系统连连感叹。

沈冰凝轻松地说:

“反正三年过后,那位善良的女主会来拯救他,我这么做都是希望他们有个圆满的结局。”

话毕,她随手扔开书本,一头栽进了软绵绵的床铺,想着积分到账、升职加薪的美好未来,甜蜜入睡。

【宿主!】

【宿主!!】

睡梦中,隐约听见系统的呼唤,沈冰凝不悦地睁开眼,迷糊问道:

“何事?”

【出岔子了!】

【书里的剧情已经推进到三年后,女主该登场的时候了!】

沈冰凝不解:

“那不是正好吗?”

“问题是,男主角箫翊的黑化指数过高,见到女主后,他竟然……竟然……”

说到这儿,系统的语调明显颤抖,没了下文。

沈冰凝不耐烦地追问:

“他到底怎么了,你快说啊!”

“他,他把原女主给杀了!!!”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祸国妖妃爆改豪门恋爱脑

【双洁甜宠】前世,沈窈一介罪籍之女,却凭借美貌才华宠冠后宫,得封贵妃当天,在一场刺杀里身亡。 再睁眼,成了千年后携子逼婚的豪门恋爱脑。 丈夫忙着追逐白月光,儿子只亲近白月光从不开口叫她妈,事业上被丈夫的白月光全方位压制,全网追着骂退圈。 ——— 沈窈:以前她一个打后宫三千多个都不带怕的,现在打一个,简直轻轻松松。 妃嫔这职业,她是专业的。 丈夫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多,儿子开始叫她妈妈,事业上碾压白月光成为了史上最成功的影后。 ——— 丈夫燃放一城烟火向沈窈深情告白的当晚,沈窈却在网上po出一纸离婚协议。 丈夫气急败坏,转头将一城烟火送给白月光,带着儿子和白月光照起了全家福,等着沈窈来认错。 吃瓜网友:沈窈一离婚生过孩子的女人,这下惨了,肯定没人要了。 ——— 帝都最神秘的大佬,却于当晚公开露面。 他一袭西装,矜贵傲然,高立云端,犹如神砥。 然而众目睽睽之下,神砥弯腰为沈窈整理裙摆,姿态虔诚,深邃眸光牢牢锁住沈窈,“沈小姐,愿意给个机会吗?”

木林森焱·连载中·16.2万字

人前痴情女配,人后十八个男模

徐挽一睁眼成了豪门太太,老公一年到头见不到人,每个月按时给她卡里打一百万。她狂喜,还有这种好事? 为了保住每个月的零花钱,她勤勤恳恳每天给顾淮之发骚扰短信维持人设。 徐挽:老公,你又不回我,每次我发那么一大堆文字,你都看都不看,甚至连一个句号都不肯回我。我知道,在你心中,我的地位像沙子一样渺小。你只在乎你自己,你有想过我吗?每次一想起你,我就把裤子套到头上偷偷哭。生怕被你发现,每一次一想起你我就整整流泪五个小时,回我一句就那么难吗? 她发完短信,感叹自己真敬业,钱一到账,就去夜店点男模,不料被抓了个正着。 “你不是把裤子套在头上哭吗?哭到夜店来了?”顾淮之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完,痴情老婆人设崩了! 她原本打算点十几个男模,体验完富婆人生就跑路,发现居然回不去了? 更可怕的是,原本死人一样安静的老公开始天天回家。 徐挽问他为什么这么早回家。 他说:怕你一想我又忍不住把裤子套在头上哭。 徐挽:……? 顾淮之越来越不对劲,这哥原本正眼都不瞧她,现在天天偷看她。 不是,哥,你别真爱上,我只是爱玩抽象! 后来网友问她如何牢牢栓住豪门老公的心。 徐挽:和他说想他的时候会把裤子套头上偷偷哭,让他心疼你! 网友总结:卖裤子的!

柒玥微·连载中·13万字

死遁后,我成了疯批暴君的白月光

【年下+女扮男装+救赎+微系统+死遁+强制】 【清冷温和女主x偏执白切黑男主】 温鹤绵穿书了,穿成了淮陵王府女扮男装的世子。 为了所在的世界不崩塌,她答应了系统的任务——养大少帝谢琅,并辅佐他成为一代明君。 于是温鹤绵踹奸臣、革新法,帮少帝坐稳皇位,同时也招了一众人的仇恨。 终于,在京中风云渐起,温鹤绵察觉自己的马甲摇摇欲坠,小皇帝看她的眼神也越来越不对时,果断转身跳崖,潇洒假死脱身。 却没有注意到,在她坠崖后,匆忙赶来的少年皇帝,杀红了一双眼。 - 谢琅年少时有一不可得之人。 那人是先帝为他指定的太傅,是十六登科、惊才绝艳的状元郎。 温鹤绵为他讲学,教他成为光风霁月的君主,却在他皇位坐稳后坠下悬崖,生死不知。 于是谢琅疯了,疯得人尽皆知。 - 平稳度日三年后,温鹤绵被通知自己养的崽子黑化了。 她只好回京收拾烂摊子。 却在踏入京城后没多久,转身撞上了自己养大的狼崽子。 狼崽子双目发红,眼神阴戾,朝着她沉沉一笑:“太傅,你终于舍得回来了。” “是不是只有成为暴君,你才永远不会离开我?”

姜茶酒·连载中·15.9万字

疯批大师姐成了仙界黑月光

姬怀月曾以为自己是挽烟宗受尽优渥待遇的大师姐。 事实是,那些人喂她神魂离体的药,让她日日夜夜遭受噬骨之毒。 只待她修仙路大成,就让她魂飞魄散,复活他人。 于是她叛离宗门,被宗门众人围剿之后,跳崖赴死。 但不仅没死,还坠入隐世宗门。 自此,步步凌云,仙路邈邈。 而她最后,手刃仇敌,修为登峰造极,声名显赫,被誉绝世容色。 无数人拜她为尊,希望结为道侣。 她却笑,身侧已然立个温润青年,为她拭去剑上血,抬眼极尽柔和缱绻。 【1v1大女主成长历程,感情线弱】 【女主疯狠孤绝非传统善人,男主清淡温和白月光】

巫棉·连载中·12.3万字

快穿任务完成后,反派不让我走!

苏扶楹是天界一个单纯的小花仙,却因为突然派发了任务。她不得不带着系统一一去往小世界,阻止小世界被反派崩坏。 -- 世界一:病弱美人大小姐vs冷酷无情杀手 苏扶楹看着任务指南,攻略反派,阻止崩坏小世界! 苏扶楹:?怎么她不知道自己要卖身。 鹿闻笙冷漠的脸出现破裂,他可怜兮兮跪在苏扶楹面前,“楹楹,求求你爱我,不要离开我,是你先招惹我的!” 苏扶楹看着死而复生的鹿闻笙,心在滴血,她不是完成任务了吗?怎么任务没有完成? 她想哭,可她没地哭。 -- 世界二:百毒不侵(假)小助理vs救济天下医(毒)师 苏扶楹看着眼前换了一身打扮的反派洛离川,满头问号。 怎么还搞分裂啊? 在工作时,苏扶楹是洛离川的助手,他百般刁难。 可工作外,洛离川却成了苏扶楹身后的绿茶舔狗,追在她身后,“姐姐,我知道你一定不会舍得我流落街头。如果你方便,其实也没关系,路边也挺好的,能躺着睡。” 每天都被两个完全不一样风格的大反派围着,苏扶楹都快要精神分裂了。 任务完成后,她毫不犹豫离开,可为什么系统告诉她不能! 之后的小世界,为什么每一个反派都这样骗她,她不是完成任务了吗?为什么走不。 反派勾了勾唇,那是因为他不让她走。

满月满·连载中·13.4万字

醒来后和死对头订婚了

【1v1一心爱钱共情力强的自由艺术家vs表面温柔内心狠戻的投资大佬】 众人皆知,A市的投资大佬莫予洲和著名的艺术家初黎从小就是死对头。 高中时期两人不幸在一个班级,更是拼死拼活,昏天黑地,恨不得卷死对方,你考一百五,我考一百四十九。 没想到,初黎一朝醒来,竟然被告知已经七年后,还和莫予洲订婚了! 眼见婚期近在咫尺,初黎慌了,她拦住死对头,求他:“要不我们取消婚约?” 莫予洲笑了笑,“这是我们情投意合,你情我愿的事情,怎么能取消?” 不仅不会取消,而且他要举办最盛大的婚礼。 因为——他终于娶到了梦寐以求的人。

摘兔·连载中·7.2万字

快穿拯救女主后,恶毒女配崩人设

沉渊莫名其妙的契约了一个恶毒女配系统,最大的目标就是欺负女主,羞辱女主,给女主和男主之间的爱情使绊子,使男主和女主之间的爱情一波三折,引人入胜,最后有情人终成眷属。 沉渊:…… 这不是红娘吗? 然而,当沉渊见到女主的时候: 这妹妹好生眼熟,我似乎在哪里见过? 小世界一: 任务:勾引男主。 沉渊:??? 我为什么要勾引这个家暴男啊? 系统:拜托,这可是男主,你作为女配,当然是喜欢他,用尽手段要得到他。再说了,你不勾引他,怎么给男主的精神出轨制造理由呢?总不能是男主的错吧? 小世界二: 任务:抢走女主做好的ppt 已经对系统略有了解的沉渊:好嘞! 拿走了女主还没做完的PPT:“青青,你这字体和格式不太对,我帮你改一下。” 刚入职场的新人女主:“谢谢前辈指点。” 任务:抢走女主下午的计划书 沉渊:“唉,怎么又让青青你做多的工作呀?你那个计划书我来帮你写吧。” 小世界三: 任务:抢女主资源,并且带头排挤她。 沉渊:明白,我马上就去! 终于绷不住的系统:“那你收藏女主的全套小卡,带着口罩去她的演唱会干嘛!” 沉渊:你不懂,我这叫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啊。 ……

洛九明和·连载中·19.4万字

快穿:BE后我成了男主的白月光

(虐文+快穿+追妻火葬场+世界BE+神明+小世界+虐渣) (后面的故事写的是快穿好孕类型的。) 总有人觉得自己是高高在上的神明,将她们的真心任意践踏,所以,她来了! 她要他们爱而不得,后悔莫及! 她看着他们跪在她面前,痛哭流涕,可她觉得甚是无趣,转身离开,继续下一场。 - 第一世:替身前妻vs霸道总裁 我以为我遇见了我的救赎,没想到,却是一头彻头彻尾的骗局。 - 第二世:得道高僧vs祸国公主 我的国家被覆灭了,他们都说我是祸国公主,祸国殃民,唯有祭天才能平天下人之心。 - 第三世:负心汉将军vs疯子妻 将军带回来了个貌美的女子,一气之下我和将军吵架,她被我吓得小产,然后,我疯了。 …… 系统对她说:“攻略对象太强大了,任务注定失败。” 她说:“没有心,就不会输。” …… 除了第一世出来祸害人的主神,她想,这次任务没有什么不好的。 可神明心生妄想,倾心一人。 爱上无心之人,注定是一场悲剧。 -(避雷,第一个世界没写好,建议请跳过,可以跳着看。宿主她没心没肺,没有感情)

夜沐歌·连载中·32.9万字

兽世好孕娇娇,雄性们都想咬一口

【兽世生子文+大女主+一对多+利己主义+修罗场】 兔蜜从22世纪穿越到兽人世界,成了一只貌美没有生育力的低等雌性。 开局就面临被送去牝洞,自生自灭的危机。 还没争取到生机。 突然被生子系统绑定。 限时24小时完成任务。 她只好凭借自己的美貌和演技,引诱兔兽人族绝嗣最强大佬,怀上大佬的崽。 兽人眼里的低等雌性一遭翻身成了全兽人大陆最稀有的特等雌性。 诸多绝嗣大佬闻风而来。 兔兽人兔延,“你不是说爱我吗?” 兔蜜默默垂泪,“我配不上你。” 狼兽人狼鸣,“你可真是我的心上娇娇,我最爱你。” 兔蜜一脸忧伤,“我和自由你选谁。” 豹兽人豹毅,“你是我的人,我自会护你周全。” 兔蜜手指点了点他的肩膀,“可是……前夫哥们来了。” 三兽大佬大打出手。 蛇兽人蛇尤,“我把你偷走,你可就是我的了。” 兔蜜感动,“我就知道你会来。” 山凤翼人凤音,“我此生从未动心,直到遇见你,小兔,你愿意陪我看世间风景吗?” 兔蜜欲拒还迎,“我这不是陪着你吗?” 完成生子任务终于变成大佬的兔蜜立即遁走。 整个兽世都闹翻了天。 大佬们都在找落跑小娇妻。 兔蜜无辜:可是,我们不是演戏吗?你们怎么还当真了?

烟火无霜·连载中·4.9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