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发皇妃

白发皇妃

莫言殇

古代言情/已完结

74.4万字

完结于2019-05-2517:13:30
红罗帐内,三千青丝在男子眼中寸寸成雪。 红罗帐外,她的夫君却与美人对酌成欢,双双笑看…… 当红光被撕裂,点点在风中落下。她艰难步出,那随风飞舞的满头银发,最终刺痛的,又是谁的心? “怎么……怎么会是你?”一声难以置信的惊呼,让那自诩冷硬无情的男子,从此坠入无边地狱,痛悔终生…… 在这皇权至上、处处充斥着阴谋诡计的异世之中,她韬光养晦,淡然处事,只为求得一隅安宁之地,却终是不得所愿,不幸沦为他人手中的棋子。 经历无情伤害后,一代倾世红颜被逼入绝境,满头青丝成雪。 她究竟该低头认命?还是该绝地反击、绽放出耀世的光芒? 试看,三千发丝白如雪,回眸一顾,倾断万人肠……

第一章拒之门外

  古往今来,她大概是第一位和亲而来却被拒之门外的和亲公主!

三月的阳光如春水一般柔暖,透射过华丽马车的窗幔倾洒在一身大红嫁衣的女子身上,陇着一层薄薄的暖黄光晕,朦朦胧胧,说不出的美感。此女子便是和亲而来的启云国容乐长公主——漫夭。经过一个月的长途跋涉,她只觉自己的身子骨都快要散架了,不由懒懒的斜躺在锦被铺就的软榻上,瞌目小憩,听着马车外传来的喧哗骚动之声,浅浅的蹙眉。

“叩叩叩……”

“请问有人在吗?麻烦向王爷通禀一声,容乐长公主到了!”一名腰佩长剑的侍卫不断叩响着庄严气派的大门,门上方挂着一方牌匾,上面扬扬洒洒书写着三个极具气势的烫金大字:离王府。这便是离王宗政无忧的府邸。

宗政无忧,临天国当朝皇帝的第七子,是除了太子之外唯一一位有封号的皇子,正是容乐长公主和亲的对象。此时,离王府大门紧闭,没有一丝缝隙,恐连空气中一粒细小的微尘也钻不进去。

“杨大人,您看……这都半个时辰了,天也快黑了,还是没人开门,怎么办啊?”那名侍卫见离王府内始终无人应声,焦急的回头,问着一身官袍相貌儒雅的中年男子,临天国新上任不久的礼部尚书杨惟。此次和亲事宜便是由他主要负责,原本的安排是要离王殿下亲自迎公主入城,但离王却闭门不出,无奈之下他只好自己带人出城迎接,却不想,迎来公主之后,离王府大门依旧紧闭,任他们如何叫门,王府之内根本无人理会。

一位品阶稍低的大臣忧心忡忡道:“杨大人,容乐长公主深得启云帝君宠爱,听说此次和亲,启云帝十分不舍,亲送数十里地,倘若得知王爷如此怠慢公主,怕是情形不妙啊!”

杨惟叹了一口气,紧皱着眉头,这位大人说的他当然知道,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

一名长着一双鼠目的男子,一脸谄笑,上前提议:“不如多找几个人来把门撞开……”

杨惟双目一睁,仿佛见鬼一般的看着他,愤然截口:“混账话,你活得不耐烦了,找个地方自行了断,别搭上本官全族的性命!”这可是离王府的大门,借他杨惟一万个胆子,他也不敢撞门而入。

“就是,你要死,也别拉上我们。”其他几个官员更是怒不可遏。这个提议莫说是实行了,单单是一句话,若是传到离王的耳中,他们这些人都要跟着遭殃。

那鼠目男子是刚来京城当差,除了胡乱拍马屁其它什么都不懂,哪里知道这离王府的主子是那种只要跺一跺脚,就会地动山摇的主。眼见几位大人的反应如此激烈,便吓得身子直哆嗦。

随着时间的流逝,在初春寒凉的空气中,冷汗却悄悄的爬上了额角,杨惟举袖轻拭,抬头看了看暗下来的天色,回身走到马车旁,小心请示道:“公主一路舟车劳顿,想必早已疲乏,不如下官先安排公主到驿馆歇息,下官稍候就进宫向皇上禀报。”

车门开启,一名梳着侍女发鬃的俏丽女子探出头来,面有怒色,口气不善道:“一直听说临天国是礼仪大邦,看来是名不副实。我们公主下嫁,离王不出城迎接也就算了,竟然还关着大门不让我们公主入府,这算哪门子的礼?分明就是不把我们启云国放在眼里,让人很是怀疑你们临天国联姻的诚意!”

杨惟心头微惊,没想到只一名侍女口齿便如此伶俐,他忙低头,对着马车内的容乐长公主,恭敬有礼道:“公主切莫误会,王爷临时有要事待办,耽误了迎接公主凤驾,望公主海量汪涵。下官可以保证,我国绝对是很有诚意与贵国联姻,为了两国百年情谊,还请公主万勿多想。”

那名侍女撇了撇嘴,道:“有什么事情比迎接我们公主还来得重要?就算王爷不在府中,这府里总还有个下人吧?为什么这么久了,都没个人来给开门,摆明了就是要给我们吃一个闭门羹,这以后要真进了王府,还不定怎么欺负我们公主呢?”

“这……”杨惟紧皱着眉头,身上的衣衫被冷汗浸透,一时竟答不上来。

“泠儿,不得无礼!”漫夭这才缓缓坐起了身子,她嗓音清雅,宛如天籁,虽是斥责,语气却不愠不怒,自成威严。泠儿忙缩回脑袋,嘟了嘟唇,低下头去。

漫夭微微一笑,在来临天国之前,她曾让人打听过有关于离王的消息。听闻此人乖张狂妄,行事不走常理,却心思缜密,谋略过人,就在一个月前,他以一计解临天国边关之危,在少年名将傅筹的配合之下,以少胜多,大败北方蛮夷,歼敌三十余万,一战成就二人,名震宇内九州。

宗政无忧身在朝堂,运筹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其名望更甚当朝太子。他从不主动上朝,遇到朝中有重大事件,皇帝会派人来传召,至于他应不应召却是依照自己的心情来决定。而离王府的所有下人只听命于离王一人,曾有宣称,不得主子之令,即便是皇帝来了,也照样拒之门外。就因为这个,皇帝的宠妃说了句离王大逆不道,结果当场被皇帝贬入冷宫,从此再也没出来过。

还有传言说宗政无忧有两大禁忌,一不沾酒,二不碰女人,没有人知道原因,只知道凡是触犯了这两条禁忌的人,都没有好下场。

抬手撩起车窗帘幔一角,洁白纤细的手指在橙黄帘幔的映衬下,更显得莹白如玉。头戴繁复华美的凤冠,十数串玉泽圆润的珠串垂落,遮住了她的面容。透过珠串的缝隙看向杨惟窘迫的神色,她浅笑道:“泠儿心直口快,失礼之处,还望杨大人不要介怀。就按照杨大人方才说的办吧,有劳了!”

杨惟愣了一愣,似是不相信这传言刁蛮任性的公主,怎会如此好说话?神色微带疑惑,礼貌的应了一句:“为公主效劳,是下官的本份。”说着正待吩咐众人启程,却听一道清朗嘹亮的声音自身后传来:“杨大人!”

听到声音,漫夭正欲放下帘幔的手,稍微顿了一顿,抬眸望去,只见围观的人群之中走出一名男子,大约十八九岁的年纪,一身锦衣华服,玉冠束发,一看便知不是普通人家的公子。面容俊美,身材修长,走起路来,步伐轻快,举止之间流露出贵族的气质。手中一柄玉骨折扇拢合,在掌心处轻轻拍打,真真是风流倜傥,难得一见的美男子。

杨大人一见,慌忙行礼:“微臣拜见九皇子殿下!”

“不必多礼!”九皇子随手一摆,姿态高雅,径直朝着马车走来,望着那位被拒之门外却不恼不怒,一直镇静的待在马车内的女子,玩味轻笑道:“想必这位就是容乐长公主吧?”

漫夭微微一笑:“容乐见过九皇子殿下!”

九皇子的目光停留在窗幔上她莹白如玉的手指,颇有意味的扬眉笑道:“听闻公主容貌丑陋,想不到一双手竟生得这般的美,如此看来,倒也并非一无是处。”

泠儿本就对临天国皇室不满,此刻见九皇子出言辱她的主子,不禁怒从心起,顾不得身份,反驳道:“堂堂皇子也相信那些市井流言?”

“泠儿,住口!九皇子面前,不得放肆!”漫夭立刻轻声喝止。她曾经为了避免过早嫁人故意散播容貌丑陋的传言,但是可惜,命运终究不由人。她见九皇子面上张扬的笑意,分明是有意刁难羞辱,以此为乐。而她赶了一个月的路,身体疲乏,不愿多做纠缠,便淡淡道:“九皇子殿下谬赞!容乐也就这双手还能看。”

九皇子从始至终,对泠儿看也没看一眼,只是望着漫夭的目光中不由兴起一丝玩味,一般女子被人如此奚落,定然怒目相向,可这位公主似乎并不在意。他挑了挑眉,斜目细细打量着她,虽有珠串遮挡,但隐约能看出肤白若雪,眼瞳清亮,他一向只爱美女,像这样的女子竟然是个丑女,可惜了!“传言公主刁蛮任性,德行皆缺,我看……也不尽然嘛,至少,公主懂得最基本的礼貌,外加还有一点点的自知之明。”

漫夭抿唇一笑,嘴角含着一抹浅淡的讥讽,却是笑而不语。

杨惟额头冷汗直冒,这九皇子跟着离王时间久了,说话行事,越发的张扬,从来不分人物场合,凡事都随性而为,人家毕竟是一国公主,幸好脾气修养都极好,不似传言的那般刁蛮,不然还不得闹个鸡飞狗跳,非打起来不可。想到这,他连忙岔开话题,“九皇子殿下来得正好,可否帮下官一个忙,向离王殿下转达一声,就说微臣幸不辱命,已迎得公主凤驾,还望离王殿下快快开门迎接,微臣也好进宫向皇上复命。”

九皇子眉峰一挑,转眸望他,不咸不淡的开口,道:“杨大人莫不是糊涂了?这桩婚事七哥本来就没同意过,是你们这些大臣们一力撮合,在父皇面前力保能成,怎么,现在进不了门,着急了?这件事,本皇子可帮不了你,七哥要是不想开门,别说是本皇子我了,就是父皇亲自前来,这门啊,该不开还是不开。我劝你们还是赶紧离开这儿,七哥的性子你是知道的,若是惹恼了他,后果……可不是杨大人你一个人能承担得了的。还有啊……”说着稍稍凑近杨大人跟前,又道:“本皇子刚刚从皇宫里出来,听说父皇今儿个心情不大好,大人你这个时候还是别去触霉头了,不然……小心吃不了兜着走,到时,可别怪本皇子没提醒你啊!”

九皇子的一席话,听得杨惟心中一惊,两国联姻,他们为人臣子的也是为国家社稷着想,却不料,造成了今日这种骑虎难下的局面。离王他是招惹不起,容乐长公主也不能得罪,而过去的经验告诉他,皇上心情不好的时候,更是离得越远越好,但这件事,关乎两国和平大计,若此时先按下,待明日早朝再行禀报还能有各位同僚帮忙说说话,只不过,虽一夜之隔,却是可大可小,端看容乐长公主的态度了。他微微侧目看向漫夭,面色极是为难。

原来这桩婚事,离王压根就没同意过!漫夭嘲弄的勾了嘴角,眼中却有光芒闪现,见杨惟望了过来,心下了然,随意一笑道:“大人不必为难,容乐今日也实在是累了,想先去驿馆休息,觐见皇上之事,稍微缓上一缓,想必皇上会体谅容乐旅途劳顿之苦吧?”

杨惟听她如此一说,心头豁然开朗,这公主还真是个通透的女子,他不禁面带感激道:“多谢公主!倘若他日,公主有用得着下官的地方,尽管开口,只要下官力所能及范围之内,决不推辞。”

漫夭也不拒绝,只弯唇笑道:“那容乐先在此谢谢大人了!起程吧。九皇子殿下,告辞。”

车门关上,杨惟向九皇子行了礼,便带着浩浩荡荡的队伍往东城驿馆行去,独留九皇子愣在当场。想不到他随意的一句话,倒成全了那个女子,顺水推舟,就这么笼络了一个朝廷大员。这女子,不简单!

九皇子扬眉,对着远去的马车,轻声道:“公主,明日大殿上再会了!”这一回,七哥想不上朝都不行了,不知到时,七哥会是什么反应呢?

好戏,即将上场!他不禁愉悦的笑了起来,隐隐有些期待。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扶摇皇后

【影视原著,剧情抢先看】 在五洲大陆底层挣扎的混混扶摇,甩开另娶他人的爱人,选择以牙还牙的偿还!一路与七国权谋皇室悍然碰撞,同天下英才逸士际会风云,夺七国令,不为天下,只为回归。可当爱情与之相撞时,爱与别离,何从抉择?

天下归元·完结·151万字

天赐良缘之神医世子妃

【最新完结!精彩出版!女强宠文】穿越到一个被前未婚夫陷害的女人身上,怎么办? 靠!还有比这更悲催的穿越吗?

我才一岁嘛·完结·163万字

重生之惊世亡妃

大婚当日被诊出身怀有孕,人人艳羡的静安王妃,转眼间被休弃,紧随而来的暗杀,让一切看上去仿佛是精心谋划的局! 当死局逢生,她挟恨归来,与从前一模一样的面孔,惊才绝艳,震惊朝野!。 曾经的夫君爱悔莫明,三国皇子倾心相付。 她皆冷笑置之。人若辱我,我必辱之。人若毁我,我必毁之! 彼时,她含冤逼泪,斥问:“王爷可愿信我?” 他神色冷酷,大掌直挥,用最残酷的方法证明她的清白! 此时,他惊悔交加,痛说:“我相信你!” 她冷冷一笑,“我永远不再信你!

莫言殇·完结·133万字

再生缘:我的温柔暴君(全本+出版)

他是西凉国传说中最奇谋睿智,果敢狠辣的王。 传说,他曾让一个女子三千宠爱集一身,羡煞天下人; 传说,他曾为她一天里斩杀百人,将宫殿染成炼狱; 传说中,他最终却赐了此女腰斩之刑…… 他一生只有一个子嗣,孩子母亲身份不明。 会是那名女子为他生的子息吗? 她真的就这样死去了? 她到底是王心尖上的人,抑或由始至终只是他政坛上的一颗棋? 后世传说纷纭。 ****** 有人试着从史官的笔下找一点关于这位皇妃的记载,最后只在野史中翻到片言只语。 《野史》 婢:王,猫儿把娘娘抓伤了。 王(抿了口茶):嗯,阉了。 婢:王,楼里钟鼓掉下,惊了娘娘。 王(奏章堆抬头):嗯,烧了。 婢:王,xx妃冒犯了娘娘。 王(想了想):嗯,废了。 婢:太后娘娘要杀娘娘。 王(挥挥手):嗯,扔了。 太监:王,那是您的娘。 事实上,从她踏进历史的那一步起,就是一个无人能解的谜。

墨舞碧歌·完结·76.8万字

君临天下

成亲三年尚未圆房,太子妃萧木槿就是皇宫中的一大笑话。可这天底下聪明人往往活不长久,她呆些又何妨?若能倚呆卖呆,跑出太子府玩上几日,又是何等美妙!当然,能够扮猪吃老虎也是件乐事。一直装呆子也太累,对不?

寂月皎皎·完结·75.3万字

太子弃妃:青楼季九儿

原来他就是当朝一手遮天的太子殿下,毒母弑兄控制着皇帝,名不正言不顺登上太子之位,他的狠他的绝情震惊天下。他玩弄政治权谋、坐拥如花美眷时,她在民间苦苦找了他整整六年,找到最后只等到一封休书……难怪他能那么轻易抛下她,一个青楼出身的低贱娘子。

如果囧·完结·40.5万字

琉璃美人煞

我一定能成仙,她说。 他上下看看她,冷笑:确实能成仙,懒仙。 她心安理得地舒了一口气:懒仙也是仙。 他无语。很好很强大,谁说懒人不能成仙~

十四郎·完结·98.2万字

虐妃

* “接下!”那一日他大婚纳侧妃,一身大红喜服昂藏七尺,独独眸子冰冷。 “姐姐,请!”他的身侧,新娘子浅笑盈盈,素手举杯至她面前,一脸幸福。 她接过,一口饮尽。喜酒下喉,胸腔是抑不住的火辣,以及疼痛。起身,逃离。   “站住!”他却不肯放过她,负手而立:“本王还有话要说。” 她身子一颤,捏紧掌心,转身:“王爷请讲。”              他冰冷依旧,一纸休书飘落:“景王妃犯七出三条,不配再做本王王妃,今日休书一封,此为陌路人。”  “你……”她惊得后退一步,心被凉透,却笑了:“多谢王爷成全!”笑中含泪,转身踉跄走出他的视线。                 甫出门,却是一口鲜血喷泄,雪白墙壁点点红花溅落。         才知,他不仅要卸去她王妃头衔,更要取她性命。     她死不足惜,只可怜,腹中胎儿已三月……  她本淡然平奇女子,偏因命中带煞被当成煞星妖孽,孤独十四载 他是先皇最宠爱第三子,新帝登基,他随母妃退隐卞州,虎落平阳江流石不转,隐忍失江河。一夕风云变,覆手定乾坤 六年隐忍终夺回本属于他的江山,大婚轼妃如愿册立心爱女子为后 左拥江山享右抱美人归,却为何,总在夜深人静时忆起一张带泪容颜?此为晒晒,涓涓,小牛等群里的亲们送给香的元宵节礼物,非常棒,香贴此处,有兴趣的亲们可以看一下。* 黯香新文《罪妾》http:/ead.xxsy.net/info/242877.html完结文: 《契约哑妻》小虐http:/ead.xxsy.net/info/188249.html 《侧妃罪》小虐http:/ead.xxsy.net/info/162141.html果果相公的文: 《迷你女神医》http:/ead.xxsy.net/info/215584.html 《特工傻后》完结http:/ead.xxsy.net/info/182064.html 《千年后娘》完结http:/ead.xxsy.net/info/153042.html

黯香·完结·75万字

帝凰

新书《凤倾天阑》http://www.xxsy.net/info/490166.html 前世里一场血案,开国皇后死状凄惨,今生里挟怨而来,真相却如重重迷雾中的楼阁,回旋反复,不见全貌,隔世重来,她的复仇之剑,到底应轻轻搁上谁的颈项? 是暴烈而为情迷失的当朝帝王?是沉静而生死相随的别国王子?是妖魅而城府深藏的异姓王?是清雅而绝顶聪慧的皇弟?还是潇洒而有所怀抱的武林骄子? 谁是她的敌?谁是她的友?谁葬她于残忍杀着,谁挽她于绝巅长风?谁最终凛然而观,见她傲然冷笑,轻轻于九霄云天之外拨动手指,摆布翻覆这深宫迷怨,天下棋局? -------------------------------- 一个关于爱恨、生死、天下、人心,沉静在表而激烈在骨的故事,一段适合于唇齿间细细咀嚼出暧昧与深沉的悠长旅程,正如这冷夜幽幽,宫灯未灭,风卷了玉帘金钩琳琅作响,紫金百合鼎中烟光袅袅,一缕沉香。 而香灰底,一抹火星暗红隐隐,以缄默的力量,等待某一刻的蓬勃燃着。 长风起,凤凰舞,天下谁主? 这个华艳的年代,这个富盛的帝国,这些绝色聪慧的男子与女子们,这些深潜的阴谋和久伏的恩仇,这些因为爱与怀念,相思与别离而墨色淋漓走笔于苍茫历史蓝图上的抵死纠缠。 此刻,开启。 --------------------------------- 另三个版本的文案,请见公告区专版。 --------------------------------- 此文原名:《沧海长歌》。 帝凰56相册视频:http://www.56.com/p16/v_ODg2MjY4Mjk.html?pstyle=1 感谢妮卡的辛劳,某爱你。 帝凰土豆视频: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95A1rLlj7-k/ 56视频不好下载上传,土豆版本的可以,感谢晏晏辛苦制作,某也爱你。 =========== 《帝凰》当当购买地址: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2510655 《扶摇皇后》当当购买地址: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1099415 《扶摇皇后终结篇》当当购买地址: 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1123801 =========== 请买书的亲们,下完订单操作成功之后,记得再去点“写评论”,点亮那五个星星,可别点漏了,星评对我也很重要,谢谢。

天下归元·完结·117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