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门正妻:弃妇抵万金

侯门正妻:弃妇抵万金

沐榕雪潇

古代言情/已完结

149万字

完结于2012-04-18 10:35:59
某女目睹男友与她人上演活春宫,误踩香蕉皮,搭上穿越的末班车。 出身低贱的妇人空有正妻之名,饱受小妾欺凌陷害,不幸而亡。 强悍之魂附身弱女,罚小妾、惩刁奴、斗婆婆。 从此,深宅内院,风生水起、广阔天地,自由自在。 ………………………… 失去家族的支持,正妻的名份被豪门旺族小姐取代 得知被休,她人前泪水涟涟,转身笑脸如花 可是-- 被扫地出门的弃妇就能六根清净吗? 媚眼如丝的三爷、云淡风轻的六爷,冷酷邪魅的王子、风流倜傥的帝师都是权贵,权贵夺美激流汹涌。 ……………… 三媒六聘,一波三折,她以弃妇身份再嫁王侯之门,正妻之位名符其实 然而-- 皇上御赐的平妻、仰慕夫君的才女、两小无猜的公主、婆婆选中的佳媳接踵而来,窥伺她的丈夫,明争暗夺、阴谋诡计此起彼伏。 某女举双手双脚欢迎,来者皆是客,我是正妻,要有正妻的派头和气度,摆不平她们就枉自己重生一次。 ……………… 兜兜转转,聚散离合,难逃旷世情缘。 一个是风流倜傥、权倾朝野的强势王侯,堪比天高 一个是家族没落、毫无依傍的颖慧弱女,犹如地薄 两心相依,执手此生,天与地的结合处便是繁华尽头、莽莽青黄。 ………… 场景之一: 洞房花烛夜,某女亮出尖利的虎牙,男人的血滴在洁白的元帕上,如冰雪中绽放的红梅。 某女万分同情拍着男人的脸说:你任务完成,我要睡觉,请勿打扰。 次日,收元帕的婆子喜笑颜开,男人挤出几丝笑容的脸比锅底还黑。 某女叹服不已,狗血真是万能的,没有时空的界限,不服不行。 …… 精彩对白: 某男虚心求教:航海司主事大人取洋名叫P.T,贤妻通洋文,可知何意? 某女回答:P.T的意思是英勇,朝中取洋名很流行,夫君不如也取个洋名,依妾身看就叫W.C,意思是宽容,夫君觉得如何? 某男自恋奸笑:W.C不错,贤妻博学多才,为夫佩服。 …………… 比起她的理论经验,简直是幼儿班的水平,还需她调教哟。 ………………………… 注: 1、此文以爱情、美男、宅斗为主 2、各色美男养眼可心,结局一对一 3、女主腹黑,男主有过之而无不及,各路人马PK精彩 …………………………………………………………… 推荐李筝好文http://read.xxsy.net/info/394353.html《寒门闺秀》 推荐云笑蕊好文http://read.xxsy.net/info/363619.html《绝妻》 推荐月光晒谷好文http://read.xxsy.net/info/380716.html〈请宠我〉 推荐夜纤雪好文http://read.xxsy.net/info/389218.html《嫁做商人妇》 ……………………………………………… +++新群65769146,敲门砖为女主前生的名字+++ ……………………………………………… ◆◆◆◆推荐《引凤阁》精彩好文◆◆◆◆ http://read.xxsy.net/info/241272.html【邪瞳】北棠 http://read.xxsy.net/info/311274.html【破日】李筝 http://read.xxsy.net/info/207080.html【傲风】风行烈 http://read.xxsy.net/info/316081.html【离婚】风中雀 http://read.xxsy.net/info/286405.html【凰权】天下归元 http://read.xxsy.net/info/367436.html【天纵】枫飘雪 http://read.xxsy.net/info/71877.html【简随云】草木多多 http://read.xxsy.net/info/241574.html【朕本红妆】央央 http://read.xxsy.net/info/326896.html【庶女无敌】雁无痕 http://read.xxsy.net/info/350404.html【侯门嫡女】素素雪 http://read.xxsy.net/info/232988.html【皇后】潇湘冬儿 http://read.xxsy.net/info/335265.html【贵妇】漫天花雨 http://read.xxsy.net/info/350488.html【侯门正妻】沐榕雪潇 http://read.xxsy.net/info/306470.html【皇家小尤物】北宗殿下 http://read.xxsy.net/info/314058.html【君爱美人妾爱钱】夜纤雪 http://read.xxsy.net/info/329167.html【夫君,不安好心】静海深蓝 在移动手机阅读平台上使用的名称为《侯门正妻:弃妇抵万金》

第一章 幼妇上吊时

  浓云积聚,夜色弥漫。空气中充斥着燥闷的气息,偶有几声蝉鸣划响。

亭台水榭、琼楼玉宇掩映之中有一座破旧的小院,青砖灰瓦,低垣矮壁,暗红的木门红漆脱落,在这座七进七出、豪华富丽的大宅中很不起眼。

哀恸绝望的嚎哭声从小院中传出来,嘶哑的声音略显稚嫩,时高时低,透着悲愤压抑。夜空好象被绝望的气息感染,欲加阴沉,云层中闷雷滚滚。

“呜呜……我不想被休,被赶出平北侯府,就再也没有活路了。”

小院正房的堂屋里,一个身材纤瘦矮小、看上去只有十二三岁的女孩脸色蜡黄、双眼红肿,哭得昏天黑地,房里的丫头婆子也跟着掉泪抽咽。

“二奶奶,你先别哭了,我们想想办法。”

若不是女孩梳着妇人的头型,又被称做“二奶奶”,谁也不敢她小小年纪就已嫁为人妇,而且还面临被休,因此伤心欲绝。

女孩紧紧抓住一个中年妇人的手,哭喊:“贺妈妈,我们该怎么办?洛家、洛家……回不去了,我不想被休,我没跟下人通奸,我是被陷害的……”

贺妈妈抱住女孩的肩,在她背上轻揉几下,低声安慰,“二奶奶,你听老奴说,太太只是让人给侯爷去送信,侯爷是明辨是非的人,不会听信一面之辞。再说侯爷远在漠北边关,这一来一回快马加鞭也要十几天。我们先想想该怎样洗脱冤屈,找证据给自己辨白,到时候一定会有转机的。”

女孩点点头,停止哭泣,眼底燃起微弱的希望光芒,她哽咽着说:“侯爷知道我是冤枉的,只要他不休我,我做牛做马都心甘情愿。”

“二奶奶,你要记住,你是侯爷的正妻,平北侯府的女主人,以后象做牛做马这种自甘下贱的话千万不能再说,会被人看轻的。”

“我记住了。”

一个粗使婆子跑进小院大喊:“二奶奶,洪姨娘带人朝小院来了,你快躲躲。”

女孩听到这句话,吓得浑身哆嗦,忙躲到贺妈妈身后,惊恐的目光注视着门口。贺妈妈忙叫丫头婆子关紧院门房门,显然很惧怕这个洪姨娘。

……

洪姨娘身穿洋红色掐丝褙子、水绿色马面裙靠在长廊的雕栏上,摇着手帕,满脸不耐烦。她满头珠围翠绕,映衬着微弱的灯光,好象萤火虫的集结地,很晃眼。她脸上浓厚的粉脂遮住本来面目,被汗水冲出道道沟壑。

几个丫头婆子偷眼瞅着洪姨娘的脸色,很小心地伺候着,不时向四处张望。

“平常卖乖讨巧,折腾得挺欢,关键的时候都象缩头乌龟,说好一起教训洛明珏那小贱人,我一挑头,她们都往后缩,一个也不敢来了。”

“洪姐姐气性可真大,女人生气最容易老,你一声令下,谁敢不来?”

几个妇人打扮的年轻女子慢步走来,身后跟着十几个丫头婆子。走在前面的女子开口搭腔,投向洪姨娘的目光透着不屑,语气也不甚恭敬。

洪姨娘看到领头说话的是丽姨娘,愤愤冷哼,问:“雪姨娘呢?她怎么没来?”

“雪姨娘中了暑气,这几天一直生病。”

“早不病晚不病,偏偏这时候病。”洪姨娘挥了挥手,又说:“侯爷去边关时,让我看顾咱们这一屋,洛明珏竟然跟奴和通奸,出了这种丑事,是打是罚,全由我做主。”

几个姨娘赶紧答应,连声恭维洪姨娘。洪姨娘是平北侯庶长子的生母,而平北侯膝下只有一个男丁,洪姨娘母凭子贵,自然比其他妾室身份尊贵。

洛明珏年幼懦弱、出身低贱,虽说是填房,也是平北侯爷明媒正娶的妻,而她们是妾。妻妾有别、嫡庶有分,她们正不想挑头呢,难得洪姨娘一马当先。

一行人威威赫赫朝小院走来,穿过小花园,看到一个婆子带着两个小丫头迎面走来。洪姨娘忙迎上去,陪着笑脸热情招呼。婆子把洪姨娘拉到一边,塞给她两把剪刀,又附在好耳边低语几句,听得洪姨娘喜笑颜开。

“太太这主意真高明,请邓嬷嬷转告太太放心,这事包在我身上。”

“老奴谢过洪姨娘。”

邓嬷嬷道了谢就走了,洪姨娘气势更足,带着众人直奔小院。到了院门口,直接叫人砸开门,不顾守门婆子阻拦,她带人直奔正屋。

看到洪姨娘气势汹汹带人进来,女孩忙躲到桌子后面,瞪大眼睛看着她们,眼里满是惊惧恐慌,恨不得扒开一道地缝钻进去藏身。

贺妈妈带着丫头婆子挡住她们,高声斥问:“洪姨娘,你这是干什么?二奶奶是侯爷的正妻,你是妾,你懂不懂尊卑贵贱?还有没有礼法?”

“二奶奶?正妻?我呸――她算哪门子妻?”洪姨娘目光阴狠,冲上来指着女孩,肆意侮辱,“侯爷娶她过门,却没圆房,她有名无实,算什么妻?她出身低贱,根本不配做平北侯府的当家主母。她心黑手辣,善妒不容人,设计打掉周姨娘的孩子。她淫JJ贱无耻,跟小厮通奸,还让人捉奸在床。”

“我、我没、没有……”

“你还敢说没有?我可有证据、有证人,我说你有就是有。”

洪姨娘冲上前要抓女孩,被贺妈妈挡住,几个丫头把她推搡到一边。洪姨娘带来的丫头婆子都过来跟贺妈妈等人撕扯,而丽姨娘几人却在一旁看热闹。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侯爷去边关时委托我主持这一房的庶务。洛明珏善妒淫DD荡,我要代侯爷行家法,把她拉出来,乱棍打死。”

“你敢,你们这些贱人敢碰二奶奶,就让你们全家赔命。”

丽姨娘冲其他几个姨娘挤了挤眼,说:“洪姐姐,执行家法把人乱棍打死,恐怕要开祠堂请族长出面,别的事都好说,这人命关天的事我们可不敢。”

“你……”洪姨娘被丽姨娘拆台,又气又急。

一个大丫头凑到洪姨娘耳边低语几句,递上那两把剪刀,洪姨娘眉开眼笑。

“好,等侯爷回来再对她行家法,现在先把她头发剪了,关进家庙修行。”

洪姨娘拿一把剪刀,又塞给丽姨娘一把,拉着几个姨娘一起上前,要剪女孩的头发。贺妈妈等人拼力阻挡,跟洪姨娘带来的人撕打在一起,哭叫声、嘶喊声交织,屋里乱成一团。两个小丫头护着女孩躲藏,还是被洪姨娘剪掉了一缕头发。

“住手、都住手,老太太派人传话来了。”

几个身强力壮的婆子过来分开打斗的人,又夺下洪姨娘和丽姨娘的剪刀。屋里安静下来,女孩抓着被剪掉的头发,呜咽几声,昏倒在地。

“二奶奶、二奶奶,你醒醒。”

……

夜深人静,天黑星暗。

小院的门轻轻打开,一个瘦弱弱的身影从院内闪出来,脸上挂着泪痕,手里抱着一团白绫。她回望小院,轻声饮泣,犹豫片刻,向后花园走去。

后花园草木成丛,影影绰绰,正中有一座高大的凉亭,亭子里点着一盏气死风灯笼,摇来晃去,昏黄光芒更显幽暗,花园更加阴森。

女孩仰望凉亭中间的横梁,抖开白绫甩了几次,也搭不上去。后花园传来细碎的脚步声和低语声,正朝凉亭走来,女孩忙摒住呼吸,躲在雕栏后面。

两个黑衣人走近凉亭,其中一人受了伤,两人摘下蒙面黑巾,看到躲在雕栏后面的女孩,三人都大吃一惊。没等女孩反映过来,白绫就绕到她的脖子上,紧接着她的身体凌空而起,挂到横梁上,她一声未吭,就垂下了头。

黑衣人互看一眼,蒙上黑巾,迅速消失在后花园的角落。与此同时,凉亭一侧的树丛中,三黑一白四个人影正密切注视着凉亭。

“哎,我们真见死不救?”黑衣人满脸焦急,要到凉亭救人。

白衣人拦住他,凌厉的眼神比暗夜白衣还乍眼,俊美的面庞透出淡漠冷酷,语气清凉,“相比我们要做的事情,一条人命算什么?”

黑衣人微微上挑的凤眸流露出无奈,眉宇间坦然的贵气也黯淡了许多,“那两人被认出来才杀人灭口,我们救人一命,说不定能得到有用的消息。”

“平北侯府有他们的同党,我们不能打草惊蛇,你知道死者是谁吗?”

“隐约看到是一个小美人,可惜了。”

白衣人扫了凉亭一眼,冷笑说:“她是平北侯萧怀逸新娶的妻子,原齐国公的庶出九女。萧怀逸远在边关,新婚妻子死得不明不白,京城又要掀起轩然大波了。”

“早就听说齐国公府九小姐年幼多才,貌美如花,我要去救人。”

“六皇子,你这怜香惜玉的毛病越来越严重了。”

“我是君子好色而不淫,天下人都知道。”

一身黑衣的六皇子轻手轻脚迅速向凉亭走来,白衣人跟在后面,冲身后两个黑衣人使了眼色。两个黑衣人超过六皇子,飞身跃起,攀上凉亭的横梁。

“回主子,人已经死了。”

“要是早一步就能救下她,唉!真是天妒红颜。”六皇子捶胸顿足,哀叹几声,说:“看她的样子不象死人,不行,我上去看看。”

六皇子攀上横梁,慢慢凑近女孩,与女孩的脸只保持了半尺的距离。突然,漆黑的夜空划过一道闪电,惨白的光芒照亮凉亭。六皇子“啊”的一声惊叫,身体直挺挺从横梁上摔下来,白衣人及时出手接住了他。

“她她她没死,还睁大眼睛冲我笑呢。”

“主子,我们不可能看错,她鼻息全无,心脏停跳,确实死了。”

六皇子抓住白衣人,急切而肯定地说:“你相信我,她真没死,快救人。”

“我肯定信他们,他们杀过多少人自己都数不清,还不能判断人死没死吗?”

他们四人的说话声惊动了平北侯府的院丁小厮,有人举着灯笼朝凉亭走来。

“后花园有人,快过去看看。”

白衣人挥手走在前面,两个黑衣人拖起六皇子,四人快步向平北侯府的家庙奔去。六皇子频频回头,赌誓发狠说人没死。

院丁靠近凉亭,看清横梁上的人,大喊:“快来人,二奶奶上吊了。”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庶女重生

湛武二十三年,叶氏一门男子全部处斩,女子贬为贱籍,充入青楼 叶府庶出四小姐三年来不知跑了多少次,终没逃过开门接客的命运 那晚,叶繁锦以一支惊鸿舞惊艳全场,成为毫无争议的头牌 那晚,是她祭奠自己的最后一支舞 那晚,当利刃被反手刺入自己体内的时候,一切终于结束 再次醒来,她重生在湛武二十年,改变叶府命运的那天 她不再是懦弱的庶女,她要改变悲惨的命运,活出自己的幸福 奕王:“一个出身卑微的庶女竟然死都不愿嫁,简直不知好歹!” 离王:“她为什么怕我?难道她知道我的一切?知道这些都是伪装?这样的女人,如若不能收为已用,那便只能——杀!” 片段一: 封玄奕疾步向她走来,宽袍大袖几乎要舞出朵花来,他狠狠地抓住她的皓腕,不顾礼教,质问她:“叶繁锦,本王看上你是你的福气,为何不嫁?” 她淡定如昔,敛眸恭谨说道:“繁锦只渴平凡生活,不欲高攀!”嘴上如是说着,心中却不屑地想,你以为你是谁?想让我嫁我就嫁? 片段二: 封玄离立于她面前,月牙白的袍子衬得他越发温润如玉,逆光下,他的眼看不真切,他嗓音极低,似是缓声吟诗,叹道:“叶繁锦,要么嫁我,要么死,你选其一罢!” 叶繁锦黛眉微挑,珠唇轻启,绵软中带着铮铮之音,“离王总问繁锦,为何惧您?如同离王刚刚说的这句话,繁锦惧离王的手段,对于繁锦来讲,嫁给您同死也差不了多少,您还是现在赐死繁锦罢!” 封玄离刚刚的云淡风清瞬间变为阴鸷狠戾,咬牙道:“你…”

骨扇轻摇·完结·112万字

锦绣嫡女的宅斗攻略

女主自强文,励志,1v1。 …… 母亲和姐姐死后,肖慧娘成了孤女,依附家族的她无法主宰自己的命运,代替堂妹嫁入桓山伯府。 面对破败空虚的侯府,无情好色的丈夫;刁钻愚蠢的婆婆;手段百出的妾室姬妾……她苦心经营,尽心谋略。 不懈努力下,日子终于逐渐顺遂起来,不料一朝家族败落,大厦倾颓,她为家族所累,金闺花柳落泥淖,最终落得一个惨死的下场…… 混沌醒来,竟然回到了十一岁那年! 命运依然苛刻,魑魅魍魉、倾轧算计依然如影相随。 但又怎敌她慧心素手巧制香、步步为营机谋尽,这一世她誓为自己与爱自己的亲人拼一个光明前程. 只是为什么,到头来依然逃脱不了代嫁的命运。 庭院深深深几许,云窗雾阁春迟,且看她如何与残酷天地斗、与装腔作势婆母斗、与狠辣腹黑夫君斗……成就自己的锦绣人生。 …… 小剧场—— (一)棋子对妻子 一日,某高冷男听着那阵阵虚以委蛇的笑语打心里鄙夷,回屋后,大笔一挥就在纸上写了两个字:棋子。 但令他没想到的是,出门一趟回来后竟然发现后面又多了两个娟秀小字子:妻子。 某男愣了片刻,然后唇角微扬,笑了…… (二)分桃巧拒欢 一日,某高冷男毫不客气的躺上了床,想要求自己属于丈夫的权利。 他的小妻子并没说什么,只是尽心服侍,只不过到了宽衣时忽然笑吟吟的拿了一个桃子出来,咬了一口后递给他,“夫君,请!” 看着那带着口水的桃子,他的脸一黑,拒绝吃。 小妻子见了,却立刻摇头叹息。 某男听了变色,咬牙,却最终还是拂袖而去。 看着男子的背影,他身后的女人无辜的撇撇嘴。 她又哪里错了?…… …… 更多精彩在文中,请亲们支持!

月光晒谷·完结·64.9万字

锦绣闺途

人不死一次,永远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萧晗重活了一遭,发现前世在乎的东西似乎不那么重要了,可重生了,总要做些让自己不后悔的事。 谁害她身败名裂,谁让她嫡兄惨死? 随着真相渐渐浮出水面,她也意外地收获了一段美满姻缘。 原来,只要坚强地走过那些荆棘坎坷,人生便能如花绽放,一路锦绣!

清风逐月·完结·68.2万字

名门庶女残君嫡王很妖孽

人家穿越当公主王妃,而她穿越了却只是个小小的不受宠的庶女。庶女也就罢了,为何嫡母会想着法子来害她? 为何嫡姐总是欺负她?连她的嫁妆也要抢去? 好吧,既然好不容易重生了一回,她决定要抡圆了再活一把。 嫡母虐待是吧,不要紧,你用阴谋,我就用阳谋来让你没脸。 嫡姐抢我嫁妆是吧,没关系,穿越女岂能由你们来揉圆搓扁? 在娘家,她看似柔弱但小,实则狡诈如狐,智机百出,硬是将自己姨娘身份的母亲抬为了平妻,更是让嫡姐一嫁后便成怨妇。 不能怪她心狠,她向来禀承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 不能怪她太会耍手段,在这个人吃人的封建社会里,你不用手段,便会被他人生吞活剥了。 但再机智百出,她还是遵循家族安排,嫁给了一个身有残疾的亲王嫡子。、 新婚之衣,盖头揭开那一瞬,她看着自己的新郎错不开眼,天下还有更美的人么?怎么会有人长得如此美艳又妖孽啊…… 嫁入王府后,她斗姨娘,保相公,揭阴谋,更是用柔弱的肩膀,担起了辅助这个国家的重任。

不游泳的小鱼·完结·143万字

小小王妃驯王爷

强推新文《小小娇妻驯将军》:http://www.xxsy.net/info/364760.html 穿成小商人之女?罢了! 还有婚约?罢了! 可,可是…… 夫婿竟大了12岁?哦买噶!! 什么?这老牛还嫌她没身份,没能力,竟要接她提前进府教养?! 唉,无奈娘家气弱,压不住王爷表哥。 乖乖入府任人宰割,时刻接受着以夫为天的真理教导! 然,一切皆隐忍,风流决不准,若享齐人福,先把奴家休! 于是,小小王妃,开始一场驯夫大战, 王爷,乖乖交出真心,缴械投降吧,小娘子来也! 其实这是正剧,不是小白文。男主有担当,有责任心,有城府,有英俊有权势还有深沉。 女主冷静睿智,享受宠爱也能保持清醒,感受到男主要背叛时,也决然作出走出宠爱放弃权势的决定。 一场双方父母情愿的亲事,成就相差十二岁的英俊夫婿和少妻。夫婿正当青春,少妻桃蕊二八。 现代少女穿越成古代是小门小户的少女真姐儿,成为一个商贾家庭的嫡长女。 王爷和商人女的亲事,腹黑能干的王爷不悦。 退亲,不成,成亲,妻子没有身份。 为免成亲后被人笑话,腹黑王爷提前接走妻子,养在自己身边捏长捏短。 古代的规矩容不得真姐儿反抗,而表哥也是宠爱的。 宠爱让真姐儿喜欢,对于教训真姐儿是默默忍耐,无力颠覆整个古代社会制度的真姐儿在十六岁,嫁给安平王,被封安平王妃。 没有宅斗,王爷先是为母亲而宠爱妻子,后是真心宠爱妻子 家国、王位、荣华、亲情、爱情、友情……尽情演绎着自己的风华。 风流王爷一朝醒悟,为红颜甘为孺子牛! 春日共赏花,月夜共饮酒。戎马倥偬,花前月下,宫闱深深中,品尝至死不渝,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爱情。

淼仔·完结·225万字

锦绣良缘之嫡女为尊

萧明瑜,萧家五房嫡次女,大冬天被人推下水…… 她是现代职场精英,一朝重生,成为古代世家中的小小嫡女萧明瑜。 姨娘阴险,庶妹闹腾,堂姐恶毒,伯母狠辣,老太太偏心,老爷子只讲利益不讲亲情,环境险恶,人人算计。 她是穿越女,她岂能让这些伪善的人如愿。 斗姨娘,斗堂姐,斗伯母,斗所有一切,狠狠的撕下这些人伪善的面孔,将她们死死的踩在脚下。 只是她身边为何总是少不了那个少年郎,明明身份高贵,却又混迹于市井。 一次次的试探,一次次的交锋,他放下心防,敞开心扉,对她许诺:惟愿有你相伴,今生定不负你。 元宝坑品良好,稳定更新,请放心跳坑。 推荐元宝的完结文: 《嫡不如庶之嫡女不容欺》 《庶女妖娆》

我吃元宝·完结·220万字

风华夫君锦绣妻

前世,渣爹告诉她,“小夏呀,你母亲过世,这府上总不能没有主母持家吧?别人为父也不放心,你觉得你姨母如何?” 就这样,她的亲姨母,成为了她的继母。 前世,继母告诉她,“小夏呀,我听说,你舅舅的产业,竟然是被安平侯府给收入囊中了,这是怎么回事?” 继妹告诉她,“姐姐,我,我说了你可千万别生气,我今日看到姐夫和娄家的小姐亲昵地很,言词间,似乎是还提及了我的那个已经夭折的小外甥。而且,还听说要娶她为平妻呢。” 于是,她费尽了心思,将自己的夫君送入了牢狱,以为自己处事聪明,最终胜出一筹,哪知,意外得知,自己才是那个最蠢,且被人利用得最彻底地一个! 当她再次运用了一切手段将自己的夫君救出来后,自己亲手毒死了继母继妹,已是无颜再苟活上。 死后才知,原来真正的幕后推手,竟然是另有其人?怨气太重,阴魂不散!九华山上,却是意外地被人推动了命盘,将其魂魄吸纳其中,一时风云色变,时空逆转! 重生后的她,温暖、娴雅、知书达理!这是表面。腹黑、阴毒、手段狠辣,这是事实! 渣爹,渣妹,渣姨母?不狠狠地踩一踩,跺一跺,再辗一辗,怎么能叫渣渣? 母亲尚在人世,怎能再重蹈前世覆辙? 美男再度求亲,只是,前世之缘,今生如何再续? 等一下,这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美男妖孽,要不要长这么美?咦,怎么瞧着有些眼熟呢? 小剧场一: 繁华的街道上,某白莲花将一辆华丽精致的马车拦下,万分娇弱道,“姐姐,我是妹妹呀,您怎么能不认我了?” 于是,街上行人纷纷侧目,暗自揣测,这是哪家的小姐没有良心,连妹妹都不认了? 一道清冷女声传出,“这位小姐认错人了吧?我家夫人只有一弟弟,何来妹妹?” 某白莲花咬着嘴唇,极为卑微道,“姐,呃,表姐,我是你表妹呀。” “表妹?我家夫人只有一兄,舅老爷膝下只得三子。不知你又是从哪儿冒出来的表妹?” 某白莲花的脸色大变,再次颤抖着身子道,“表姐,我知道我的母亲是庶出的,不及姨母嫡出尊贵,可是你也不能不承认你就是我的表姐呀。” 说着,嘤嘤轻泣。 不想那车的帘子猛然掀起,一名侍女模样的小姑娘将其上下打量了一番后,笑道,“原来你就是那位被赶出了王家族谱的庶女的女儿呀?听说当年你母亲守寡在家,竟然是不甘寂寞,还敢勾引了自己的姐夫,宗族的族老们一怒之下,将其赶出了王家,敢问这位小姐,你又是哪儿来的表姐呀?” 语毕,某白莲花顿时石化当场。 小剧场二: 某位妖孽美男,正倚在了榻上看着书,似是有些无聊了,“来人,去请王妃过来。” “回王爷,王妃说日日在府上闷得慌,所以说要出去逛一逛。”某侍卫的眉头不由自主地便拧做一团了。 妖孽美男一挑眉,“哦?也是,那就去散散心也好。” 某侍卫长舒一口气,还来不及完全地吐完呢,就听主子又道,“去了何处?” “回王爷,说是去东大街了。”某侍卫再次全神戒备,严阵以待。 “东大街?去那儿做什么?” “赏花。”这会儿,某侍卫额头上的冷汗已经下来了。 “赏花?那里新开了花市?本王怎么不知道?” 某侍卫的汗已经是快要连成线了,“回王爷,那儿新开了一家芳心馆。” “芳心馆?” “就是小倌儿馆。王妃说要出去看美男。”某侍卫扑通一声,直接就跪在地上了。 “死女人,当本王是死的么?本王长的还不够美么?” “王妃说,天天让你吃海参鲍鱼,你也得有吃腻的一天哪。”这话勉强说出口,某侍卫发誓,明天他就自请调往前线杀敌去。宁可战死沙场,也不伺候这两位主子了。 宠文、爽文、腹黑文! 阴谋、阳谋、步步谋! 本文女强,男更强。女主狡诈多谋,男主更是腹黑阴险。于是乎,天下第一绝配就此诞生! 文文一V一,飞雪写文不易,亲们,还请支持正版,且看且珍惜。 推荐完结作品: 《贵女邪妃》http://www.xxsy.net/info/551665.html 《嫡女贤妻》http://www.xxsy.net/info/475000.html 《名医太子妃》http://www.xxsy.net/info/520066.html

佳若飞雪·完结·211万字

重生之侯门贵妻

新姨娘进门,背主爬床的丫头讥讽她风光不再,可以任人践踏。 母亲送来的女人柔弱请安,直言从正门嫁进,将来会代替她的位置,结两家之好,绝望之下生生气的吐血。 是她蠢笨为情所困,为情所亡,白白浪费了人人称羡的家世。 重来一次,徐家四姑娘还是清贵人家的贵女,祖母手中的瑰宝。 看她阴谋诡计手到擒来,罚恶奴,惩姨娘,害庶姐,偏偏是披着娇柔富贵花的模样,叫人打落牙齿和血吞。 皇权更替,为保百年家族不败,她以女儿身化作蛇蝎,用鲜血铺出一条路来。 这一世,她不再是人人可欺的可怜女子,要那些算计她的,陷害她的,如何仰望她活出金昭玉粹,锦绣满堂的璀璨人生。

尔等·完结·118万字

丑颜嫡女

宅斗+女强+权谋 她,胆小懦弱,虽是嫡出,却备受冷待,不但被冠上“京城第一丑女”之号,还连累母亲由妻成妾; 她,医药界的天才博士,亦是国家的超级特工,腹黑心狠,做事从不留余地,却阴错阳差死在自己设计的流弹手中。 一朝灵魂穿越,嫡女成继女,且由她: 一斗刁仆恶奴; 二斗嫡姐庶妹; 三斗嫡母姨娘; 四斗祖母姨奶; 五斗亲王王妃; 六斗。 七斗。 她在处处阴谋的大家庭中举步维艰,却能步步为营;在暗潮汹涌的皇亲贵族面前,游刃有余; 身份、地位、相公、自由,她到底能不能心想事成、得偿所愿? 片段欣赏(一) “多谢啦,丫头。”顾瑞辰摇晃着手中刚刚从她胸前衣袋中掏出的发簪,满脸笑意。 “你——还给我!”舒安夏杏目狠瞪,恼羞成怒,身体一个灵巧的旋转,就向他扑了过去。 顾瑞辰得意地扬起眉,脚尖一点,身体便窜出了几丈之外。 看着顾瑞辰消失的背影,刚刚还恼羞成怒的舒安夏,嘴角扯出了一抹邪恶的笑。她早就知道园子的主人不可能轻易让她从皇帝手中带走东西,所以在她出门的那一瞬间,她将她的发簪和皇帝给她的发簪做了交换。 轻轻地摸了一下还在她头上插得完好无损的发簪,不知道当顾瑞辰知道他费尽心思抢走的,只是街边卖一两银子的地摊货之时,会有怎样的表情?

顾小丫·完结·72.8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