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金笑

千金笑

天下归元

古代言情/已完结

181万字

完结于2015-06-2420:04:59
新书《凤倾天阑》http://www.xxsy.net/info/490166.html 【普通版简介】 谁说异能者便得乖乖在研究所做小白鼠?乱世王朝自有她大显身手处。 一穿越就得替人代死?祝你抄家灭户。 将军府假娘恩将仇报?堵你逃生之路。 高贵冷艳抢咱男友?骗你彻底认输。 天之骄子刀剑相逼?给你开膛破肚。 与世无争的不容于世,无心结仇的步步被逼,这混账世道教人难活,反了吧?METOO! 成名、夺嫡、乱国、掠情。天神之眼,金光漫越,看血肉体肤,看人情冷暖,看爱恨百态,看云涛怒卷——看天下舆图,繁华无数! ========= 皇族骄子【云中龙】:这世间丘壑,天下经纬,都在我胸中,原本再无多余位置,如今勉强可以装一个你,过来。 君珂:居住面积太低,不利于生存指数,谢谢。 佛门高士【龛里花】:相逢早知是劫数,不过,也不妨拿命来赎。 君珂:神棍,佛喊你回家吃饭。 再腾云【霞间青鸟】:我曾从那门走出,最终却不得不心甘情愿再次走入,刀山血海,阿鼻地狱,那是我自己选择的路,去吧,或者在尽头等我,或者在开端,照亮我的山河万朵。 君珂:我选择在中间挖坑,怕什么,去推呀。 掩踪迹【雪里白狐】:我打算做你的男人……啊,不用这么热情扑过来感谢我。 君珂:我的电棒呢?! ========= 【二B版简介1】: “你了解过她吗,你懂得过她吗,你知道坑爹不是挖坑埋爹,尼玛其实就是太阳吗?你连她说什么都不懂,你敢和我抢她?你拿什么和我抢?拿你的勃勃野心还是百万雄军?抱歉这些我也有,但我觉得拿这些去抢女人真是太没意思了……哦你在流血,伤口好大,需要包扎吗?别用医官那些糊弄人的草药白布,我送你一个,干净、透气、妥帖、三百六十度运动不侧漏,特大号39公分苏菲绵柔夜用创口贴……哦不用谢我,她给的。” 【二B版简介2】: 一场计划外穿越——坑爹! 一场意料中谋杀——尼玛! YEAH!此地女人稀少——发了! SO,男人可以抢妻——搞咩!!! 哦,生活质量不低——混咧。 啥?转眼家破人亡——你妹! 啊?重生都得牛逼——扯吧! 唉,蛀虫生活幻灭——跑呗! 现代异能者跑路过程中与乱世王朝的亲密接触,杀大王头,饮觥中酒,簪殿上花,销万古愁,运慧剑夺龙首,携美男天下游,买一送一别讲价,单程旅途不包邮。 亲,你准备好了吗? =========== 【文艺版简介】: 浪淘沙 落雪旧貂裘,四海舟头,山河横纵少年游,谁欲吾亡己先死,吾命吾收! 运剑犹未休,电射天酋,一腔碧血破金瓯,莫道夙缘无意转,天定风流。 =========== 《千金笑》隶属于“天定风流”系列,词为该系列所作。 推荐我家爱人无意宝宝新文《一世荣华》http://www.xxsy.net/info/452197.html

第一章坑爹的被穿越

  穿越的固定格式是:睁开眼睛,看见帐顶,然后谁谁谁惊呼:XXX你醒来了!如果没错的话,这个XXX一般都是小姐,运气好点的是公主,再好点是女王,最衰的自然是人妖。

君珂睁开眼睛时,看见的是一双狗眼。

“嗷唔。”

湿答答的舌头舔上来,带点畏罪般的讨好。

君珂迷迷糊糊摸摸狗头,呢喃,“幺鸡你跑错房间了,出门,向左,见黑色骷髅头门即入,门背后,你的太史阑供你压倒。”

幺鸡舔得更急。

君珂说完一堆话,有点混沌的脑袋开始慢慢清醒,狐疑地推开狗头,想起这货又不是她养的,平常只对她的死党它的主人太史阑才会这么狗腿,今儿这是怎么了?

再一转头,呆滞三秒钟。

头顶绿荫如盖,身下石凳荫凉,一枝欲绽不绽的桃花自花墙青瓦间斜曳,淡黄蕊心颤颤探出逢迎春光,再被娇嫩的莺声惊破。

远处有欢声笑语,一般娇嫩。

君珂倒抽一口凉气。

尤其当她看见四周建筑风格和用具都样式奇古,连身下垫的褥垫都绣着金丝海棠花,那花式她在一本民俗书上见过类似的,绝对非现代机器制品。

那一口气,就抽得分外悠长了。

这里肯定不是之前她所在的研究所,她也没傻到以为这是在拍电影,不是演员没道理有这样的联想。

君珂盘腿坐起,找回记忆的最好办法是将之前发生的事一一回溯,记忆里最后的印象是幺鸡拍了研究所实验室内一个小匣子,匣子发出一道强光,她和幺鸡被卷入一个幽邃黑洞。回忆再向前,是天道研究所的密封实验室,她和死党四人一狗走向传说中可以打开研究所重重关卡的声控解锁设备。再向前,是死党们还没到达实验室之前,路过专门研究爱因斯坦相对论,想要时空倒流的副院长还亮着灯的办公室……再向前,是死党们趁研究所百年一遇的全体放假,各逞异能偷了解锁的声控工具,只为摆脱因为自身异能被当小白鼠一样研究的命运,奔向广阔天地的自由……

君珂突然恨恨拍了石凳一巴掌,惊得畏罪的幺鸡五体投地。

坑爹!

搞错方向了!

她们在实验室找到的不是总控解锁设备,而是副院长研制出来的可颠倒时空的新玩意,难怪解锁声控录音放了之后毫无动静,幺鸡不耐烦一拍,她就换了天地。

换句话说,她现在终于可以用上所有穿越小说的万年台词。

她、被、穿、了!

君珂站起身,四处张望——昨夜幺鸡一爪子无意开启时空裂缝,她感觉不对抓住了幺鸡,如果没感觉错的话,死党也有过来扯她,那么很可能,她们也被卷了过来。

但是为什么这里只有她和幺鸡?

突然又想起副院长曾说过,时间是个流动的进程,每分每秒绝不相同,所以时空倒流也好,转换也好,都很难遵循既定的轨道,就像滔滔长河水流奔急,你伸入的手指,每一秒沾上的都是不同的水滴。

换句话说,在时空裂缝开启过程中,那三个在碰撞中,未必和她一同登陆诺曼底,有可能落在不同的国度,更有可能,落在了另一时空。

她和幺鸡抓得很紧,才没有被拆开。

想清楚来龙去脉,君珂叹口气,现在好了,是自由了,太自由了,连亲人都没有了。

四个孤儿,因为各有一身异能,自小被收进研究所被研究,同病相怜相依为命,虽斗嘴不断拆台不止,但绝不愿丢下任何一人要自由。

丢了朋友怎么办?

景横波会抓狂骂娘,文臻会赶紧吃饱肚子,太史阑会唤她的狗,君珂会先思考路线。

但是结局是一样的。

找呗!

君珂站起身,拍拍衣服,准备在四周找点值钱东西充作路费,不管穿到哪个朝代,货币都是不可或缺的行路工具。

这一拍,她才发现衣服已经换过了,一袭石榴红十样锦妆花裙,石青金丝缠枝花披风,颜色俗艳,质料高贵。

君氏小白鼠自幼在研究所长大,在被研究之外的生平娱乐,除了打麻将就是读书,民俗史料也读了不少,但没看出这身打扮代表的具体朝代,只看出这衣服代表的阶层——官宦或富家。

君珂开始皱眉。

她虽然并没有机会接触社会人情,但现代强而有力的各式传媒提供了巨大的信息来源渠道,不出门可知天下事,只要你愿意,通达、博闻、信息量巨大的牛逼人群可以被流水线制造。

所以君珂立即发现了处境的诡异。

很明显这不是她穿越的第一现场,她穿过来时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有人这么好心地给她换上一身价值不菲的衣服?她原先的衣服和行李哪里去了?她现在以什么样的身份呆在这深宅大院?

天上是不会掉馅饼的,更多的时候掉下来的是陷阱。

“小姐!”

一声清脆呼唤,君珂闭目,吸气,如释重负。

重头戏来了!

转身,三米远处立着两个女子,十五六年纪,一个高挑纤细,眼神灵活,一个圆圆脸蛋,神情有点木讷,都穿着青裙白袄,少女发式。

君珂一眼鉴定完毕——穿越剧第一章高频率出场人物:丫鬟。

刚才说话的一定是那个眼珠子骨碌碌乱转的。

“小姐。”开口的果然是那高个子丫鬟,笑嘻嘻举起手中一束花,“这杏花开得真好,翠墨给您折了束最好看的,您喜欢不?”

君珂凝望她三秒钟。

眼珠子转动频率每秒三次,背在身后的手指节颤抖每秒二次,胸腔内的心脏跳动每秒四次。

综上所述。

心虚,撒谎,紧张。

再看那圆脸丫鬟。

低头,咬牙,藏在袖子里的手攥得紧紧,骨骼承受最大临界压力。

君珂叹气。

演技啊演技,一个用力太过,一个根本没有。

她不是魂穿,是身穿,这么个奇装异服大活人落地,没人疑问,顺其自然接受?还自来熟地叫她小姐?古代的人会这么脑残么?

猪为什么会在天上飞?

因为在坐飞机。

是谁搞了架“飞机”,把懵懂的她塞了进去试图架着她飞?等待她的是平安着陆,还是宇宙黑洞?

君珂有预感,如果她甘于做猪,一定再也回不了猪圈。

静下心来,仔细寻找自己身上不对劲的地方,很快她便发觉,脑子时不时地有点发晕,一开始以为是昏迷初醒脑子还不清醒,此时便觉得不对。

她叹口气,坐下,无须人教,自然而然拢裙,敛襟,腰颈笔直,姿态优雅。

两个丫鬟努力平静地看她,眼神里掠过一丝好奇和疑惑,眼前的女子,十六七岁,并不如何美艳,但奇在做任何动作都和别人有细微的不同,看来特别优美,有种令人移不开眼睛的独特魅力,而乌黑的眼睛里时有奇异金光一闪,令人觉得一瞬间,似乎被她看穿五脏六魄。

君珂开始发问。

“我是你们小姐?”

两人大力点头,点头速度之快,像是唯恐点慢了她会不信。

“请问我是否有个牛逼的并且一点也不爱我的未婚夫?”

俩侍女呆呆看她,傻傻摇头。

“请问我是否出身高贵而人品恶劣?”

摇头。

“请问我是否花痴之名传遍天下,哦,不一定是花痴,丑女,疯女,傻女,浪女、凶悍女之类的同理可证。”

摇头。

“请问我是否被退婚然后寻死觅活?”

摇头。

“请问我是否是待选秀女马上要点选进宫?”

摇头。

“请问我是否曾受尽欺辱苦大仇深如今正急待翻身?”

摇头。

君珂舒一口长气——唉,排除法,好歹确认自己不属于以上穿越戏码的任何一种。

当然这也是个不好的消息,最起码她在穿越小说中学来的见招拆招步步牛逼一百零八法用不上了。

“小姐……”被问得一头雾水的丫鬟翠墨,早已失去先前伪造的熟悉和轻快,下意识地将手中花再次递过来。

君珂望着她,越过眼中的骷髅架子,看见花墙之后更远处,重重把守的护卫,若隐若现的人影,无数双眼睛正目光灼灼,盯着她的一举一动。

然后她笑了。

扬眉,接花,低头,一嗅。

她低头的姿势轻轻,颈项下倾出优美的弧度,让人想起亭亭纤纤岸边柳,在明月碧水间低伏照影。

春日韶光镀上花叶如轻雪,她在其间俯首,花也细致,人也优雅。

两个丫鬟眼神痴迷,只觉这一幕美妙如画。

随即听见“小姐”优雅地道:

“坑爹!”

==

底下废话不够,这里借放下:

最近有个不大不小的喜事,扶摇得了个不大不小的奖,心情一好,良心就大大地来了,咬牙,开文,在此先废话几句:第一关于开头,现在这个开头不是我原先写的那个,原先那个信息量大,不敢第一章就拿出来费大家脑子,只好先用这个我不满意的平常的,那个过阵子再放。第二是关于更新,现阶段写文,不比以前清静,杂务比较多,这几个月我没咋休息,千金笑写作期间还得改燕倾的稿子,颈椎也越发不太好,另外还有私务,都需要时间,好了,废话这么多懂我意思了吧?就是,我比较忙,暂定目标只是尽量不断更,谢谢。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山河盛宴

【一句话简介】: 山河为宴兮锅在我手,出嫁三次兮老公你走! 【潇湘版简介】: 黑芝麻馅雪媚娘女主VS黑暗食材界泰斗男主。 伪傻白甜萌乖女主VS真强迫症处女座男主。 文臻遇见燕绥的第一次,被燕绥倒吊在一具上吊死尸的对面——必须对称! 文臻遇见燕绥的第二次,黛安芬落入狼爪——借来坑人! 燕绥遇见文臻的第三次,被文臻卖进了小倌馆——礼尚往来。 燕绥遇见文臻的第四次,被文臻左右开弓捏了腰——考察肾气! 厨艺比试,考官燕绥说:来个没刺也不许手动去刺的刀鱼面! 皇子被刺,凶手文臻说:芫荽你竟然兄弟阋墙五殿下别怕我来救你! 燕绥:坑人成对坑了解一下?文臻:带毒彩虹屁了解一下? …… 猜对了,这就是装乖黑心肠女主和神经病强迫症男主的互坑日常。 至于糖熬后宫爆炒朝堂白切门阀鼎烹江山…… 那都是顺便咯。 【文艺版简介】: 我看见这世间微尘飏上青天, 而九重宫阙之上, 天命挥毫,作黎民嗷嗷之卷。 且由我。 浅斟风云梦一盏,乱烹朝堂如小鲜。 但凭苍生笑任性,围炉打马伴花前。来来,四海来客。 请赴我这,人间华筵,山河盛宴。

天下归元·完结·301万字

凤策长安

古言新文《皇城第一娇》求关注求收藏~【甜宠】【虐渣】【爽文】 狐狸窝系列之二看血狐女神如何叱咤乱世! 别人穿越是宅斗宫斗打脸虐渣,迎娶皇子王爷走上人生巅峰。 楚凌穿越是逃命、逃命、还是逃命! 一朝穿越,楚凌看到了一个满目疮痍的世间。 皇室女眷屈身为奴,黎民百姓命如草芥。 以血狐之名立誓: 天要亡我,我便逆天! 既然当皇室贵女没前途,那就揭竿而起吧! ***************************************** 轻轻旧文 盛世系列三部曲:《盛世嫡妃》墨修尧vs叶璃 《盛世谋臣》容瑾vs沐清漪 《盛世医妃》卫君陌vs南宫墨 狐狸窝系列一:《权臣闲妻》陆离vs谢安澜

凤轻·完结·275万字

纨绔世子妃

她是天圣皇朝云王府唯一的嫡女云浅月,亦是人人口中的纨绔少女,嚣张跋扈,恶名昭彰,赏诗会为了心爱的男子与人争风吃醋命丧黄泉。 她一朝为国身死,灵魂坠入异世,重生在天圣皇朝云王府唯一的嫡女云浅月之身。 纨绔少女对上少年将军,她的到来让表面平静的天圣皇朝幡然巨变。 说我嚣张? 说我纨绔? 说我就是一个顶着云王府嫡女的名头,打着内定太子妃的幌子,占着整个王朝最尊贵女子的身份,其实就是天圣皇朝第一废物? 靠! 非要逼我告诉你们我这一切其实都是装的? …… 佛曰:装也不容易啊! 纨绔少女重生,是继续纨绔到底,还是为了正名而展现温婉才华? 上一世恪守严谨,日日劳累。这一世难得上天眷顾给了这样一个身份,怎么也要活出一个安逸来。 奈何你想安逸总有那么一些人不给你机会。 那姑奶奶就自己开辟出一条安逸的路来。 惊才艳艳,智慧无双,且看一双纤纤素手如何挑起腐朽皇朝的乾坤盛世,谱写一场盛世荣华下的锦绣篇章。 本文一对一,一生一世一双人。 【精彩小剧场不容错过】 月黑风高夜,城墙上坐着两个人,看不清样貌,听说话声可辨别是一男一女。 只听女子压低声音怒道:“我还是个处子!” “我说你怀孕了你就怀孕了。”男子无视女子低吼,声音温润。 “孩子是谁的?”女子咬牙。 “我的。”男子语气毫不犹豫。 “你的名字怎么不叫无耻?”女子嗤笑。 “如果你喜欢,我们以后的孩子就叫这个名字。”男子似乎认真考虑。 女子气急失语。 只听男子思考了片刻,慢悠悠地又道:“明日我就去云王府下聘,云老王爷一定会很开心尽快抱外孙子的。”顿了顿,又对女子劝慰道:“你既然如今怀孕了,就要戒骄戒躁,不要到处乱跑了,安静些日子吧!对我们的孩子好。” 女子实在忍无可忍怒吼,“我说了我还是处子?”怀个屁孕! 男子闻言一阵沉默,许久道:“哦,我忘了。” 女子抱头而走,她希望从来就不认识这个黑心的男人。 …… 喜欢的亲们收藏+留言,你们的支持是我最大的鼓励。新文,新的起点和不一样的精彩。用了很多时间准备,倾力打造。不必担心断更。希望亲们驻留,能够喜欢新文。群么么! ☆☆☆推荐情的完结文☆☆☆ http://www.xxsy.net/info/339787.html《妾本惊华》 http://www.xxsy.net/info/295233.html《妻子太忙不是错》 http://www.xxsy.net/info/252298.html《夫君太坏谁的错》 http://www.xxsy.net/info/221641.html《红尘醉挽柔情》

西子情·完结·379万字

凤倾天阑

冷峻,睥睨,狂傲,永远俯视众生——别以为这是男主,这是她。 美貌,妖孽,腹黑,生如明月珠辉——别以为这是女主,这是他。 横贯长空,惊艳初遇,四面楚歌,破刀而出——这回对了,还是穿越。 破碎皇权,阴谋诡诈,倾灭天下,步步艰危——听起来有点狗血。 横贯长空骂老天,惊艳初遇砸你脸,四面楚歌我高歌,破刀而出戍荒边; 破碎皇权我复原,阴谋诡诈你太闲,倾灭天下掌间刺,步步艰危上云巅。 “上风?我去,想死?你先!”

天下归元·完结·216万字

燕倾天下

新书《凤倾天阑》http://www.xxsy.net/info/490166.html 那时节,天下倾,那时节,星霜变,那时节,血染金銮断红绡,那时节,锦瑟华年醉明月,转瞬间,燕过也,一帘深秋,悲歌未彻。 ----------------------------------------------------- 如果这一生,遇见你,是因为那年的春风忘记遮掩了彼此的气息,以致于在茫茫人海里,我不能不转身,对上你若有所悟的回眸。 那么让我记得你,从总角黄髫至白发耄耋,每一个昨日都比今日更为分明,如同就那端砚徽墨,宣纸湖笔,铺开紫檀案几锦绣长卷,每一落笔,都白纸黑字,淋漓鲜明。 这一生与你一起的日子,是欢歌,是清词,是杨柳碧波间抚琴一曲,一个音符一朵桃花。 而与你别后,草成的新赋,句句,悲凉在骨。 从此后,谁伴我,遥寄耿耿星河,年年钟鼓。 -------------------------------------------- 靖难之役,谁于其后运筹帷幄?乱世英杰,深颦浅笑痴心谁付?皇室恩怨,孝义情仇谁能两全?爱恨难明,是耶非耶谁共明月?这浩荡长风,锦绣天下,江湖跌宕,宫闱妖火,一遭遭走过,最终,抵不过心爱之人,倾城一笑。 且看烽烟红尘里历史的面纱背后,大明无名公主,一生夭矫绝艳。 --------------------------------------------- 因不喜急躁行文,此文开篇铺陈略多,但文展开后将渐趋虐心,又因生性迟钝,写不来浓艳风月,喜欢暧昧隐忍的情感,细水长流的温存,故无床上滚来滚去情节,即使有,也必以唯美春秋笔法雕饰,请读者大人们谅解,若侥幸合了您的口味,还请多多支持,您的关注,是我写作的最大动力,谢谢! ---------------------------------------------- ---------------------------------------------- 宣传我的新文,原名《沧海长歌》,因为某些令我郁闷的原因,现名《帝凰》,哭泣,诸位如不喜欢,当没看见这名字吧。 http:/ead.xxsy.net/info/181561.html 感谢妮卡的辛劳,某爱你。 宣传阿涩的新坑,阿涩的文,情节跌宕描写到位,特此推荐: http:/ead.xxsy.net/info/177502.html

天下归元·完结·75.7万字

绾青丝

绾青丝,挽情思,任风雨飘摇,人生不惧。浮生一梦醉眼看,海如波,心如皓月,雪似天赐。你自妖娆,我自伴。永不相弃!

波波·完结·169万字

女帝本色

东方有泽,名大荒。 传言里,愚昧、贫穷、落后、蛮荒。 ——扯蛋。 大荒女王,冷如霜。 由国师扶立,和国师金童玉女,恩爱情深,一对绝色,鸾俦无双。 ——扯蛋。 女王暴毙,国师哀恸,依天命指示,跋涉千里,终寻回转世爱人,从此王子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城堡里… ——扯蛋! ——我是真相和杯具的分割线—— 她说:“人艰不拆!老娘一点也不想做这个女王!转世,转你妹的世啊,老娘上辈子是研究僧!天定风华研究所,听过没?” 他说:“我定下那么苛刻的女王转世条件,你竟然合了。这是天意,天意让你砸碎命盘,落于我手,我怎么能违天而行?” 她说:“累觉不爱!莫装×,装X被雷劈!明明是前头那个女王和别人勾搭成奸,给你戴了绿帽子,你气不过把她给宰了,准备自己做皇帝。结果天上掉下个美貌景横波,占了位置。你看见我就想起她,各种郁闷!你现在很想宰我,很想!” 他说:“好好做你的女王罢,记住裙子不许那么短。” 她说:“明天再去裁掉三公分。” 他说:“明天你宫中美男统统送我宫中。” 她说:“…我擦你不就是恨我抢你位置了吗?我赔你,我赔你还不成么?” 他说:“嗯?” 她说:“嗯…小胤胤,别生气了,我把我自己赔给你,好不好?” ———————————————————— 做我王夫好吗? 不要。 我身上香不香?好不好闻? 狐臭。 …… 这么久,我们分过,合过,分分合合过,好过,掰过,好好坏坏过,现在我累了,我想你也累了。现在我问你最后一次,要不要我?!……你又不理我!我就知道你还是不会理我!好吧,就这样吧…… ———————————————————— 神们语录: “你抛媚眼的时候,左眼上移半寸,右眼下移半寸,脸部肌理移动七块导致嘴角歪斜,我总是有点很担心你会瞬间中风。” “尊敬的陛下,你领口散了,赶紧替微臣束起来好吗?” “你送我的这瓶指甲油,我决定忍痛拿出来做给你的聘礼。” ———————————————————— 友情提醒:情节或有调整,简介仅供参考。

天下归元·完结·284万字

江山美人谋

本书出版实体书有两个版本,如想收藏,请购买《江山美人谋》典藏版,分为上下两部,共四册。另外一个版本未出完,大家不要买错了。 **** 谋士,运筹帷帐之中,决胜千里之外。 她非美人,美人是她手中的棋子,她非权贵,英雄竞为折腰。

袖唐·完结·96.5万字

帝凰

新书《凤倾天阑》http://www.xxsy.net/info/490166.html 前世里一场血案,开国皇后死状凄惨,今生里挟怨而来,真相却如重重迷雾中的楼阁,回旋反复,不见全貌,隔世重来,她的复仇之剑,到底应轻轻搁上谁的颈项? 是暴烈而为情迷失的当朝帝王?是沉静而生死相随的别国王子?是妖魅而城府深藏的异姓王?是清雅而绝顶聪慧的皇弟?还是潇洒而有所怀抱的武林骄子? 谁是她的敌?谁是她的友?谁葬她于残忍杀着,谁挽她于绝巅长风?谁最终凛然而观,见她傲然冷笑,轻轻于九霄云天之外拨动手指,摆布翻覆这深宫迷怨,天下棋局? -------------------------------- 一个关于爱恨、生死、天下、人心,沉静在表而激烈在骨的故事,一段适合于唇齿间细细咀嚼出暧昧与深沉的悠长旅程,正如这冷夜幽幽,宫灯未灭,风卷了玉帘金钩琳琅作响,紫金百合鼎中烟光袅袅,一缕沉香。 而香灰底,一抹火星暗红隐隐,以缄默的力量,等待某一刻的蓬勃燃着。 长风起,凤凰舞,天下谁主? 这个华艳的年代,这个富盛的帝国,这些绝色聪慧的男子与女子们,这些深潜的阴谋和久伏的恩仇,这些因为爱与怀念,相思与别离而墨色淋漓走笔于苍茫历史蓝图上的抵死纠缠。 此刻,开启。 --------------------------------- 另三个版本的文案,请见公告区专版。 --------------------------------- 此文原名:《沧海长歌》。 帝凰56相册视频:http://www.56.com/p16/v_ODg2MjY4Mjk.html?pstyle=1 感谢妮卡的辛劳,某爱你。 帝凰土豆视频: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95A1rLlj7-k/ 56视频不好下载上传,土豆版本的可以,感谢晏晏辛苦制作,某也爱你。 =========== 《帝凰》当当购买地址: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2510655 《扶摇皇后》当当购买地址: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1099415 《扶摇皇后终结篇》当当购买地址: 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1123801 =========== 请买书的亲们,下完订单操作成功之后,记得再去点“写评论”,点亮那五个星星,可别点漏了,星评对我也很重要,谢谢。

天下归元·完结·117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