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侯府嫡女

重生之侯府嫡女

蔓妙游蓠

古代言情/已完结

191万字

完结于2014-04-0718:20:07
前世,幸福美满的姻缘不过是镜中花,水中月。 她,身份高贵的侯府嫡女,为心爱之人倾尽所有,全心付出。 功成名就时,心爱之人竟与她亲妹联手设计,毁她清誉、夺她亲儿,害她受尽苦楚… 葬身火海之时,慕容雨咬牙切齿,对天狂吼:“若有来世,无论上天入地,为人为鬼,慕容雨绝不会放过你们!” 再次醒来,她重生到了六年前,是母亲与哥哥过世的三年后,更是她命运的重大转折年… 这一世,且看浴火重生的她如何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掌握住自己的命运,将前世背叛过她的那些人一一斩尽杀绝…

001火海丧命

  日落西山,残阳如血。

“哇!”一道嘹亮的婴儿啼哭声响彻天际,惊起一群飞鸟。

“恭喜夫人,是个小少爷。”庄嬷嬷笑容满面的将婴儿清洗干净,小心的放进朴素的棉布襁褓中,床塌上的慕容雨,面色苍白,神色疲惫,额头的乌发已被汗水浸湿,强打精神欣慰一笑:“让我抱抱。”

“夫人你看,小少爷长的真像侯爷!”庄嬷嬷轻轻将婴儿放进慕容雨怀中,满眼笑意。

婴儿微闭着眼睛熟睡,长长的睫毛微微上卷,嫩嫩的肌肤柔柔软软,慕容雨轻轻笑着,闪着母性光辉的眼底瞬间划过一丝苦涩:的确很像他……

“砰!”紧闭的房门被人大力踢开,慕容雨一惊,猛然抬头望去,身材欣长的英俊男子紧皱着眉头快步向她走来。

“侯爷!”慕容雨嘴角微扬,还来不及高兴,李向东已走至床前,怒气冲冲的伸手抢过她怀中的婴儿:“你这恶妇,不配做本侯子嗣的母亲。”

“侯爷,你相信妾身,秋姨娘、杜姨娘腹中的孩子真的不是妾身害的……”慕容雨紧扯着李向东的衣角,急急解释:

前天,五个月身孕的秋姨娘和四个月身孕的杜姨娘到雨园看她,慕容雨即将生产,她们两人也有孕在身,与秋姨娘,杜姨娘闲聊几句,慕容雨就让她们回去了。

岂料,一个时辰后,传来秋姨娘,杜姨娘小产的消息,李向东大怒,命人彻查相府,竟然在雨园搜出了可令人流产的药物,而她最信任的大丫头绿意更当众指证,那药是慕容雨让她下在秋姨娘,杜姨娘喝的茶水中……

李向东怒不可止,下令将慕容雨关进家庙,丫环琴儿求情,竟然被他当场踢死。

庄嬷嬷,瑟儿等人也拼死为慕容雨求情,李向东不好当众再造杀孽,念在即将出世的孩子份上,将慕容雨关到了这间位置偏僻,房间狭小,布置简单,时时散发着霉味的柴房中。

并且,慕容雨生产,李向东连个稳婆也没请,幸好庄嬷嬷曾看过别人接生,勉勉强强帮慕容雨生下了孩子,否则,定会一尸两命。

“姐姐,人证,物证俱在,你还想继续欺骗侯爷么。”美丽端庄,仪态大方的慕容琳缓步走进房间,身后,跟着的众多丫环中竟然有绿意。

纵使慕容雨再笨,此时也明白了事情始末:“琳儿,原来一切都是你在暗中操纵,你为什么要陷害我?”我可是你的亲姐姐呀,虽然她们同父异母,但慕容雨对慕容琳比对亲妹妹还亲。

“姐姐说的这是哪里话,妹妹为何要害姐姐!”慕容琳故做惊讶,袅袅婷婷的行至李向东身边,长长的指甲轻触婴儿娇嫩的肌肤,顿时,婴儿脸上一道长长的血痕突现:“哇!”婴儿疼痛,大哭起来。

“不要碰我的孩子。”慕容雨愤怒的扑向慕容琳,可她刚刚生产完,身体虚弱,慕容琳轻轻一转身,她便扑了空,纤细的身子重重掉落在地。

“夫人!”庄嬷嬷惊呼一声,快步去扶慕容雨。

“孩子,我的孩子。”慕容雨的一只手扶着庄嬷嬷,急切、悲痛的目光落在婴儿身上。

庄嬷嬷毫不犹豫的站起身,走至李向东身前,伸手欲接过婴儿:“侯爷,小少爷给老奴吧!”

李向东飞起一脚,将庄嬷嬷踢出几米远,口中鲜血喷洒大半个墙面:“不识抬举的奴才,这里哪轮得到你说话,拖出去,打一百大板。”

“庄嬷嬷!”半昏迷的庄嬷嬷被几名家丁拖了出去,慕容雨用尽力气爬到李向东身前,跪在地上,扯着他的衣角苦苦哀求:“侯爷,饶了庄嬷嬷吧,一百大板,会打死她的……”

李向东面色冰冷,无动于衷。

“侯爷,害秋姨娘,杜姨娘小产的是慕容琳,是慕容琳啊……”慕容雨声嘶力竭的控诉着,李向东冷哼一声,抬脚将慕容雨踢开,看也没看她一眼,抱着大哭不止的婴儿向外走去。

“侯爷!”李向东那一脚正中慕容雨胸口,她倒在地上,好大一会儿才缓过气来,正欲拼尽力气,起身去追李向东,却被绿意和另一名年轻丫环紧紧拉住,绿意更在暗中狠狠掐着慕容雨的胳膊,慕容琳款款走至慕容雨面前,眼底闪着奸计得逞的笑意,轻轻摇了摇头,无奈的叹口气,刻意压低了声音:

“我的笨姐姐呀,事到如今你还不明白么,妹妹我设计秋姨娘,杜姨娘小产,是经过侯爷,秋姨娘,杜姨娘同意的,目的嘛,就是要将你这个正妻拉下位……”

所有人都知道这是局,只有你这个笨蛋被蒙在鼓里。

“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慕容雨满眼惊恐的对上慕容琳满是讥诮的笑:一直以来,她对李向东全心付出,为了帮他高升,她强忍着委屈为他娶进一个又一个娘家强势的姨娘……

“因为妹妹与侯爷才是真心相爱,如果当年不是因为姐姐的嫡女身份能让侯爷步步高升,侯爷又怎会娶你为妻,如今侯爷功成,姐姐也该身退了。”去家庙里享几年清福,侯夫人的位置,让妹妹来坐吧。

哈哈哈,原来李向东娶我,只是为了利用我的身份为他谋取高官厚禄,是了,自从认识李向东的那天开始,他便一直让她带他结识各种达官贵人,游走于上层贵族之中,依靠她背后忠勇侯府,丞相府的势力,一步一步向上爬。

她真是太傻了,竟然相信他的鬼话,说什么拥有高官厚禄只是为了让她享受更美好的生活,如今,李向东官拜侯位,功成名就,他不再需要她了,便以这种方法设计她,欲置她于死地。

“还有啊姐姐,其实你母亲和大哥的死并非乱臣贼子所为,而是我母亲—买凶杀人。”慕容雨的伤心绝望惹得慕容琳笑的更加阴冷嗜血,不怀好意:

“你儿子出世了,所以姐姐才没有了利用价值,等你儿子也没有利用价值的时候,妹妹一定会让他去陪姐姐的,妹妹保证,他的下场一定比姐姐还要凄惨……”慕容琳才不会让外人抢走她孩子的嫡长子之位。

“慕容琳!”慕容雨愤怒至极,随手抓起一块木片,对着慕容琳笑的嚣张的笑脸刺了下去,慕容琳快速转身,木片在她下眼睑上划出一小道浅浅的血痕。

“哎呀,侯爷,琳儿什么也看不到了,你在哪里呀。”慕容琳慌张哭泣,双手四下挥舞,大颗的泪珠顺着脸颊不断滑落,楚楚可怜:“姐姐,明明是你不对在先,琳儿只是想劝劝你,你为何要如此对我……”

“琳儿!”站在门口的李向东伸手将怀中婴儿递给丫环,面色焦急的快步走至慕容琳身边,轻轻将她拥入怀中,柔声安慰着:“琳儿别怕,本侯在这里。”

“你们这对狗男女,把孩子还给我。”慕容雨望向李向东,目光愤恨的快要喷出火来,她本想和两人拼命,却被丫环死死按住,动弹不得:

对李向东,慕容雨彻底死心,现在她最关心的,是她刚出世的孩子,孩子才刚刚出生,她不能眼睁睁看着他被那些冷心绝情,毫无人性的卑鄙小人利用。

李向东狠狠瞪了慕容雨一眼,冷冷的下了命令:“夫人得了失心疯,为防辱没李府家风,从今日起锁在柴房,任何人不得探视!”

回头,李向东如同呵护珍宝一般,轻轻拭去慕容琳美丽小脸上的泪珠,温声细语:“琳儿,本侯带你去看大夫!”

慕容琳点点头,任由李向东轻拥着向外走去,快要跨出门槛儿时,慕容琳悄悄回过了头,对慕容雨挑衅的眨了眨眼睛,嘴角噙着森冷诡异的得意之笑:她的眼睛,根本就没事……

“李向东,慕容琳,把孩子还给我!”慕容雨大声怒吼,丫环们厌恶的撇撇嘴,甩手将她扔到一边,快步走出了柴房,慕容雨拼尽全力,一步一步,慢慢爬向门口。

她一定要抢回孩子,虽然那也是李向东的孩子,但慕容雨知道,他们不会善待他。

“砰!”最后一名丫环走出柴房后,快速关上了门,落锁声响起,慕容雨知道门走不通了,手扶着墙壁,用尽力气站起身,慢慢向窗边挪。

慕容雨站起的地方,距离窗子只有几步的距离,可她却用了近一盏茶的时间才挪到窗前,刚刚推开窗子,一道熟悉的身影突然出现在她面前,邪恶的笑着,猛然伸手将大开的窗子关上:“当当当!”外面响起东西钉窗户的声音。

“放我出去,快放我出去……”慕容雨边吼边拿起身旁的凳子用力砸窗户:“李向东,慕容琳把孩子还给我……”

“啊……”一扇紧闭的窗子突然打开,粗粗的木棍狠狠打到慕容头上,血从发根渗了出来,慕容雨被打倒在地,视线模糊……

“嗖嗖嗖!”几只不明物体投进房间,瞬间点燃了屋内易着的帐幔等物品,火势迅速漫延,很快便将极度虚弱的慕容雨包围。

烈火浓烟中,慕容雨的意识渐渐涣散,李向东,慕容琳的得意笑脸以及婴儿,庄嬷嬷,琴儿等人的苦涩容颜一一显现,一向柔弱的慕容雨双目赤红,寒光闪闪,对天狂吼:

“若有来世,无论上天入地,为人为鬼,我慕容雨绝不会放过你们!”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重生之将门庶女

“她不是想平安生下孩子吗?你去,给她开膛破肚,让她好好感受一下孩子出世的痛与乐!” 一把利刃,一点一点剖开她的肚皮,漫长而剧痛的折磨…… 那不可一世的笑容、刺骨锥心的痛、裂帛的声响、腥咸的气味、濒临坍塌的自尊无一不在耗损她如花般绚烂的生命! 终于,在她只剩最后一口气的时候听到了嘹亮的啼哭,那是世间最美的乐章。 可她还没来得及看那孩子一眼,便听到他恶魔般的声音响起:“摔死他!” …… 一朝魂丧,迎来庶女重生。 血雨腥风、明枪暗箭、媚药寒毒……渣男、渣女又想故技重施? “上辈子善无善终,那么此生,我桑玥必将所有负我之人打入万劫不复之地!” 嫡姐抢夫?乱你名节、毁你清白! 卖醉用强?爆你猪头、断你官路! 嫡母狠毒?夺你实权、送去西天! 还有不怕死的,尽管放马过来,看她如何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将祸害们一个一个踢进阴曹地府! 做完这些,就此金盆洗手。但世事难料,不知何时自己已被推上风口浪尖,想要抽身而退去过那闲云野鹤的生活,却见…… 某个无赖铺着十里锦红截了她的去路…… “桑玥,你只要踏出第一步,剩下的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步由我来走就好!” ****************************************************************** 笑笑新文《毒宠一嫡“子”威武》:http://www.xxsy.net/info/540525.html,豪宠系列,宠得上天入地,斗得天翻地覆,哈哈哈! ****************************************************************** 本文超级感人主题曲《红尘乱》http://fc.5sing.com/11480377.html?qq-pf-to=pcqq.c2c### 由【苦苦】作词、【柔柔】演唱,演绎了玥玥、拓拓和浩然的感情纠葛。 ******************************************************************

泡芙笑笑·完结·177万字

摄政王妃

父亲阵亡,母亲惨死,惊才艳绝的兄长一夕毙命,真就是天妒英才? 侯府内院,血光重重,小妹异世穿越而来,却逃不过早夭的宿命,天理何在? 曾经的乱葬岗上易明澜死,涅槃归来的明乐笑靥如花。 穿越女的脑子加上重生女的心肠,且看看咱们到底谁能玩死谁! 四海钱庄,她坐拥金山,迫得九五之尊折腰; 八方赌场,她换一张面孔,手起刀落杀伐决断。 那些人所要的钱权富贵她尽握在手,踩着他们的血肉白骨步步荣归; 帝国皇城风雨不断,那个邪傲冷魅的男子却如影随形, 初见时,他冷心冷肺:“易姑娘,你坑了本王的银子,不会是想不认账吧?” 再相逢,他死皮赖脸:“乐儿,愿赌服输,你看本王以身抵债如何?” 十里红妆的浮华抵不过皇图霸业的天下,既然这世道无情,她又何必徒留一颗真心? 铜妆镜前,美人如画:“你敢娶,我就嫁!只要你舍得分我半壁江山为家!” 火树银花,长河万里,只在她的回眸一笑间轰然坍塌; 飞沙狼烟,金戈铁马,却敌不过她素影翩跹的一句鬼话! 侯门孤女,涅槃重生;王妃摄政,至尊天下!

叶阳岚·完结·291万字

重生之贵女难求

檀木桌上的青铜鹤嘴儿吐出袅袅香气,红烛摇曳的灯晕将大喜的窗幔映的绯色如雾,窗幔用最讲究的秋香锦织成,大块的金丝绣成鸳鸯戏水图,端的是富贵逼人。一边的小几上摆着花盘,莲子百合撒成富贵牡丹的模样。红烛高烧,洞房花烛。 女子垂头坐在床边,金红的盖头掩住头面,如玉的纤手紧紧握着同心结,轻轻开口:“汲蓝,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身边水蓝色小衫的丫鬟笑着上前:“戌时,小姐莫急,世子该是很快便……

千山茶客·完结·48.3万字

嫡女心计

她是镇远侯府的嫡女,却在大婚之日家破人亡,原来,一切不过是她心心念念的爱人设计的阴谋,当父亲惨死郊外,当胞弟横尸荒野,当母亲中毒而亡,当他的新婚丈夫搂着她的庶妹逼问她叶家的宝藏,却原来,一切不过是假象,庶妹的一杯毒酒,使她含恨而终,她不甘,如果可以重来,她一定不会放过这些人! 一朝醒来,她重回六年前,那时,一切的阴谋才刚刚开始,且看她如何改写命运,报复那些伤害过她的人,如何携手她的良人一步步走向巅峰。 凤凰泣血,翱翔九州。

顾南烟·完结·84.1万字

侯门毒妃

夫妻五年,她为他付出所有,他却在她难产之时,和她的嫡姐洞房花烛! 一尸两命,含恨而终,真相浮现,原来她竟在谎言中生活了八年! 她发誓,若有来生,她定让这些负她害她的人血债血偿! “安宁愿终身不嫁,也不愿嫁璃王为妃!” 金銮殿上,她当众拒婚,震惊四座,所有人都傻了眼! 重生回到六年前,同样的事情,她已不是原来的她! 侯门深宅,后母狠毒,姐妹伪善。 刁难,暗杀,陷害接踵而至,她一一化解! 明枪,暗箭,毒计扑面而来,她毫无畏惧!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属于她的东西,她要全部夺回来! 这一世,她愿做恶女,亲手将他们一个个送上绝路!

真爱未凉·完结·248万字

嫡女毒医:盛世宠妃

重生醒来,她回到了入宫选秀之前。 贤良庶姐?好,我拆开的假面具,拨开你的虚伪皮。 伪善姨娘?嗯,随便蹦跶,等会乱棒打死。 渣爹与一心卖孙女的老夫人,她也得好好“孝顺”。 正玩得高兴,却不想一切手脚均落入某王的眼里:“看你这么努力,莫非是想当皇后?” 某女一噎:“哎呀,还是当王妃吧!难道你还想三宫六院?”

凰然若梦·完结·229万字

重生之嫡女无双

当那一根根手指被掰断的痛侵袭着她身体的时候,她才知奶娘与丫鬟早已是背叛了她; 当那庶母姐姐说出腹中怀着她夫君骨肉的时候,她才知她们以前对她的好只不过是演一场戏; 当那温柔缱绻的夫君指使新欢索要她命的时候,她才知自己不过是他登上高位的踏板石…… 尘世二十载,原来,她只是任人操控的傀儡! 好在苍天垂怜,给了她再来一次的机会,这一次,轮到她来送那些人下地狱! 明眸乍睁,冷光寒冽,无人知晓,这一缕带着满腔仇恨的灵魂,将会掀起怎样的血雨腥风,又将会展现出怎样的耀眼风华……

白色蝴蝶·完结·203万字

盛世嫡妃

古言新文《皇城第一娇》求关注求收藏~【甜宠】【虐渣】【爽文】  本文简介: 一纸诏书,一场赐婚。 三无千金——无才无貌无德。 废物王爷——毁容残疾重病。 世人皆言:绝配! 喜帕下——她浅笑吟吟,悠然自若。历经生死她只愿今生静好。 喜堂上——他唇边含笑,心冷如冰。受尽羞辱终有一日他会将天下踩在脚下。 . ——他是我夫君,欺他就是欺我,辱他就是辱我,害他就是害我。人若害我,我必除之! ——本王不信鬼神,不求苍天。她若殒命,本王便将这天下化为炼狱,让这山河为她作祭! . *本文男强女也强 *女主淡然男主腹黑。女主是好人,男主是坏人。坏人不好惹,其实好人更不好惹。 *如云美男可以有,但是请注意本文1V1。

凤轻·完结·254万字

重生之郡主威武

王府嫡女季无忧七岁失双亲,遵祖母之命低嫁逸阳侯府,怀胎七月惊闻幼弟身死,又逢小妾投毒,只落得一尸两命孤独惨死。死前无忧以血为誓,若有来生,她绝不再任人利用欺凌,所受种种必百倍还之。 一梦醒来,赫然竟是痛失双亲之时。这一回,季无忧抚养幼弟弹压族亲独掌王府暗选夫婿,一朝出阁为王妃,弹笑间斩光夫婿滥桃花,展眉际报尽姐弟前世恨。 端看重生孤女如何活的风生水起意气飞扬,一时妒煞多少闺中女儿。

月色阑珊·完结·172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