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之青楼大总管

架空之青楼大总管

半卷江湖

历史/已完结

9.2万字

完结于2013-11-13 23:10:56
尝过江南的酥软,还是品过北国的豪迈? 听过西凉的霸曲,还是闻过南蛮的野香? 万里江山,长河内外,大抵销金八百万! “如果时空管理局那帮子蠢材再给我穿越一次的机会,我一定会选择当一个王爷,或者做一个驸马!但既然只是个小小的奴隶,那我只好开家青楼,赚点小钱儿花花喽!” 方同作为失败写手的典型成功做了穿越大军中的一员,很不幸的是他居然被时空管理局送到了一个早已被史上最疑似穿越户的鲁班公输班大大改变过的时代,正当他准备一展拳脚的时候,公孙世家郡主公孙青芙正要举办晚冬诗会…… 如果你觉得方同可以吟上两首诗做几句长短句赢得美人芳心,那你就输了!

第001章 春香楼内

  隆冬时节,鹅毛雪花洋洋洒洒不住地往下飘落,将无垠的大地包裹成白茫茫一片,分不出天际与地平线的界限。

天地缈渺,一羽沙鸥。透过如幕的风雪,隐约间可以瞧见一座庞大的城池在广大的平原上静静地矗立着,四方的城墙蛟龙盘绕,灰的墙,白的垛,划界了一方土地,城中鳞次栉比的房屋宛如一朵朵探头的蘑菇,星星点点装饰着茫茫的雪域。

大兴城内的铅华坊内一派寂寥,唯有偶尔经过的车马,噜噜的滚动着车轮。间或会显出一个个蜷缩的身影,拢着袖口,弯了背脊,佝了脑袋,小跑着闪入路边一间间高大的楼宇内,然后“吱呀”一声响,那门紧紧闭合了起来。

银装素裹,人际寥寥。

与之相比,每当夜晚来临时,铅华坊的繁华和喧闹却又能惹得整个大兴城躁动不安。

皆因,铅华坊是一处专以青楼妓馆闻名天下九州的城坊。挥金如土的豪商富贾、唱歌吟诗的官宦名流无一不以在此坊游戏一晚为荣,欢笑声、浪笑声、呵斥声、邀约声裹挟着人类最原始的欲望在这里喧嚣浮躁。

天空阴霾,清晨鸡鸣依旧早叫,春香楼后院忽而传来一声尖利的怒斥,“小婉娘,快予我速速退开!今日不扔他出去,我春香楼脸面何存?”

后院简陋的柴房中,在春香楼做了二十年有余的李管事怒气腾腾,身后站了两名身穿武士服的打手,气喘吁吁正与身前的一位十三四岁的粗衣小娘对峙。瞧身后那两名打手瞠目怒对的样子,碗口粗的树木也能生生劈断!

“不!筒子哥哥还没死,只是寒疾入体,先生说过,只需服用药草渡过此季严冬,到得明年春天来时稍加调理便能痊愈。”声音清脆执拗,那粗衣小娘虽满脸污垢,但双眸却又大又水灵,伸开双臂,两脚开丫,坚定地阻拦在一个死一般静躺在草席上的少年身前。

穿堂的风呼呼啸着,声声锐利,雪花从破窗外灌了进来,朵朵飘洒在少年的身上,寒气袭来,那少年却是面色也一动不动,若不是小婉娘说他还没死去,在外人看来大抵和死也无甚么区别。

李管事气结道:“小婉娘,你就别瞎折腾了!咱们春香楼名满天下,就是那齐王世子也常来玩耍的地方。若是春香楼死了人的消息传出去,那还怎生了得,生意还如何再做?趁筒子还未死透,此时扔出去方是正理。”

小婉娘一听,气得面容如血,初见规模的两个小山包上下剧烈起伏,贝齿紧咬,反驳道:“管事伯伯你瞎说!人还未死却不救,婉娘虽未上过学,却也知晓天下间没有此番道理。”

李管事跺脚道:“咱们哪里没救他?自他生病时起,三日一小药,七日一大药,稀粥青菜没少一顿,春香楼哪里亏待他了?要怪就怪他自己命不好,活不过来罢!”

小婉娘脆声道:“筒子哥哥为何得病,还不是一月前为了补救管事伯伯您高价收买来的野鸡才落水的?初冬时节,河水都快结冰了,回来还被管事伯伯打了一顿,这才一病不起的。”

李管事被说得满脸通红,长袖下的拳头握得紧如磐石,一咬牙,道:“小婉娘,我瞧你颇有几分姿色,好好教养一番将来或许能为我春香楼花魁,金银财宝、嫁入富商家为小妾,一辈子也是衣食无忧,说不得春香楼还要靠你多多捧场宣扬,这才好言相劝。既然你不听,休怪我无情!”

小婉娘倔强道:“婉娘的命是筒子哥哥所救,此生只为筒子哥哥一人而活,那花魁殊荣、金银财宝婉娘不稀罕!”

“你!”李管事见小婉娘像头不屈的小牛似的死死盯着他,自知理亏,一时又羞又怒,索性懒得再理,长袖一挥,转身便叫两名打手将那少年扔出去。

两名打手得了吩咐,立时答应一声,一左一右从李管事身后分别跨步出来,一个拦住小婉娘,一个三步并作两步扑到少年身前。

“放开我放开我!坏蛋!”小婉娘毕竟年幼,被一虎背熊腰壮汉所狭,虽拳打脚踢,却依旧难以撼动壮汉分毫。

忽而,小婉娘悲从心生,“哇”一声大哭出来,泪水汹涌,手上的力道更是大了几分,咬牙切齿、张牙舞爪朝着那壮汉脸上抓去。

“嘶啦!”

那壮汉仗着身强体健,何曾将小婉娘放在眼内?原本他就是农家汉,偶然习得几下把式,卖与春香楼做打手,寻常三五个人也近不得身。不料一时大意,竟被只比他腰间高得寸许的小婉娘抓了个正着,火辣的感觉过处,粗糙的脸庞上显出五条深深的指甲血痕来,登时勃然大怒,两手一探,一手拿住小婉娘双手,一手擒住小婉娘衣襟,爆喝声到,将小婉娘高高举到头顶之上。

实则也是壮汉留了几分情面,平常小婉娘生性活泼憨直,做人做事有理有据,洗衣做饭无一不勤,深得众多下人喜爱,偶尔还能将厨房剩下的佳肴悄悄留下分与大家,整个春香楼不论打手小二还是红娘伶人尽皆照顾得到,于是深得大家伙照料。

此时出手,壮汉虽怒,却也不恨,只做提起,并未施加其余拳脚,否则便是十余个小婉娘也早被他生生打死了。

然而,如此一来小婉娘便是两足凌空踢踏,又哭又喊,凄厉婉转,却是再也无法伤到壮汉半分了,而那哭喊声陡然一转,变为了凄凌的哭叫。

两名壮汉为之动容,同为下人,将心比心,若是自个儿也如那少年般躺下,是否也会遭此磨难,不由得两人手上动作轻了几分,也慢了几分,那要抱起少年的壮汉更是磨磨蹭蹭,不是拉拉少年的衣衫,就是扯扯少年的胳膊,只当是姿势不对,不好抱起,只希望李管事能在瞬息间回心转意。

过不得一会儿,小婉娘便踢得累了,身子缓缓慢下来,哭求道:“张家叔叔,求求你,不要把筒子哥哥扔出去好不好?”

张姓壮汉听此,不禁神情百变,眼神随之软化下来,却也不好回答,暗自叹了口气,决定帮两个小孩子一帮,便转过头,看向李管事,心虚道:“李管事,您看这……”

另外一名壮汉将少年抱至一半,顿了住,同样转头看向李管事。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李管事自知所为有违天和,哀声长叹,悠悠道:“小婉娘,常言道身在其位某其职。并非老朽无情,实则春香楼豪贵云集,乃是奢靡无度之地。那些个皇亲国戚、富商勋贵哪个将咱们这种下人的命当过命?他们所在乎者不过此地奢华与否,姑娘美艳与否,佳肴美酒可口与否,若是听说我春香楼后院死了人,必定当我春香楼乃不洁之地,谁还敢来之?”

顿了顿,李管事继续道:“老朽虽为平民,却也知晓你等奴隶疾苦,然老朽受命于掌柜,拿的是春香楼的铜钱,吃的是春香楼的米饭,自当为春香楼一草一木所思所虑。今日筒子不能幸免于难,该是他命中注定。好生出去,自生自灭,不污我春香楼名誉,也算是为我春香楼尽忠了。”说完,李管事挥挥手,缓缓转过身,不忍再看。

两名壮汉相视而觑,知李管事所言不差,目光一定,点了点头,那抱起少年的壮汉猛然间站起身来,将少年横抱在前,几步便跨步到了屋外。

“啊!”

就在这时,只听得屋内兀地传来一声惨叫,“噗嗵”宛如重物落地之声紧随其后,李管事和抱着少年的壮汉大吃了一惊,急忙回身看去,只见脚步声疾,小婉娘那娇小的身影忽然从屋内一闪而出,嘴角兀自挂着两滴血迹,而张姓壮汉也跟着小跑出来,一手捂住另一手手腕,手腕处鲜血直流,仔细看去,还有两排深深的牙印如刀刻一般整齐的刻在上面,竟是小婉娘心下大急时一口咬住了张姓壮汉手腕,这才得以脱身。

“小婉娘,你……”李管事又惊又怒,正想开口训斥,兀地眼前一花,便瞧得小婉娘“噗嗵”一声跪倒在地,清泪直流,花了脸庞,痛不欲生地喊道:“管事伯伯,求求你不要带走筒子哥哥,婉娘愿明日……不,今晚便接客,只求卖得个好价钱给筒子哥哥治病。求管事伯伯宽限一日。”说着,身姿不停,“咚咚咚”磕下了三个清脆的响头。

“这……”

李管事和两名壮汉三人齐齐一震,面面相觑而不敢多言,寒风刺骨,心中又是震惊又是悲凉,而那悲凉却是比寒风还要刺骨三分。

雪花直落,不顾人间哀伤,小婉娘匍匐在地,娇弱的背脊随着抽泣急剧起伏,很快便披上了厚厚一层冰雪,几近成了一座雪白的坟丘。

天天悠悠,传来小婉娘疲惫抽噎的哭诉:“管事伯伯,婉娘七岁便被爹娘卖如春香楼为奴,全凭管事伯伯和诸位大哥大姐照料,这才得以存活。筒子哥哥只比婉娘大三岁,但待婉娘比之亲兄还要亲切。今日筒子哥哥重病在身,婉娘势单力薄,无以为报,能以一身皮囊换得筒子哥哥一生安康,婉娘已是高兴不已,还望管事伯伯成全,助我今晚卖个好价钱。婉娘愿只取筒子哥哥药草之资,其余皆入春香楼。只求管事伯伯能再给筒子哥哥月余时间,到得明年春暖花开之季,再让筒子哥哥为春香楼担水挑柴。”

天地间越加静了,雪花也落得更加紧了,后院的喧闹惊扰了楼内的姑娘小二,不知何时,窗户口、门栏口早已探出数十颗脑袋来,或戚戚、或流泪、或抽泣,无人不以为悲,无人不以为痛。

“哎……”李管事环视四周,那一双双期待而同情的眼眸便似一支支扎人的利箭,穿过了他的胸膛,洞穿了他的心脏,仰天叹处,李管事终于缓缓点了点头,黯然道:“也罢也罢,答应了你罢!”

此言一出,便似石子投到了秋水之中,一下子荡起层层的涟漪,欢呼声一声高过一声,自楼内向着楼外荡漾开去。

小婉娘心中大石落地,松了一口长气,浑身如虚脱一般匍匐在地上,好久没能站起身来,脑海中唯有那叫做筒子哥哥的少年好全后嬉笑欢闹的场景,却是连自己今晚便要挂牌出厅的伤感也半分没有。

“等等,你们有没有听到甚么声音?”突然,一个站得较近的小二出声问道。

“甚么甚么声音?”旁人奇道。

那小二常年跑堂,于喧闹声中听各种呼喝,耳朵灵光,细细一听之下,道:“好像是……慢着,老子不同意。”

“嗯?”几名旁人齐齐道:“谁啊?人家小婉娘都愿出厅了,只为换筒子活一命,谁他娘的还不同意,非要做那畜生之事?”

怒骂声越来越大,众人越来越奇,聆听之下,那声音又出了几遍,尽管十分虚弱,但众人还是清晰地听到了耳中。

“在这!”抱着少年的壮汉吃了一惊,众人登时循声看去,只见壮汉怀中的少年不知何时已然睁开了双目,尽管开合得很小,但分明是睁开了。

“我说……老子……不、不同意……”这一次,众人是真真切切看到少年嘴角蠕动,听到了那声音。

“筒子醒啦!筒子醒啦!”也不晓得谁开了头,立时一阵比之方才还要巨大的欢呼声轰然响起,整个春香楼就跟过年放竹炮似的噼里啪啦炸响不绝。

小婉娘由悲转喜,虚弱的身子没来由一阵精神,三两步起身欢跳到壮汉身前,仰面朝那少年看去,但见少年虽脸色惨白,却满脸微笑,还对她眨了眨眼睛,小婉娘一时喜极而泣,“哇”一声嚎哭了出来。

虚弱中的方同只觉得一股酥麻的感觉从脚底板一直窜到头皮上,头发都差点倒竖起来。

“小娘皮,你和你的筒子哥哥究竟感情有多深才哭得到这么惊天地泣鬼神?既然占了你筒子哥哥的身,我方同也就帮他接下了你的好意吧!”

##新书上传,每日上午十点半准时更新##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重生落魄农村媳

李秀英长的黑,还是个喝水就胖的体质,丈夫又整日不靠谱! 重生的李秀英在渣夫与白莲花妹妹之间周旋时,还要掐着腰大声制止外来人员:那个老板,请你不要打着关心名义干涉一个小保姆的生活。 新书《八零福妻俏农媳》李英重生回来,第一件事要报恩。 结果发现情况有些不对。 前世对她尊重爱护的丈夫心里有个白月光,是她姐! 她愧疚一辈子的姐姐是个超级绿茶! 这个恩.....要怎么报呢!!

八匹·完结·198万字

千金小衙内

作为一个朝臣后代,一个标准的小衙内,许悠然从小到大每天的日子就是逛逛街,纨绔纨绔。她青梅竹马的候选一大堆,从此过着理想生活。 直到有一天娘亲告诉许悠然一个惊天噩耗“闺女,你该嫁人了!!!” 女主简介:姓名:许悠然 性别:女 介绍:极度危险的一个小萝莉,凶猛指数:五星半(闲人勿进,不可投食!)

快乐小巫婆·完结·109万字

锦绣阖欢

【推荐笛子年代新文《在八零呗大佬宠成小祖宗》】,苏爽甜文。 一场穿越,连锦不单名字多了个字,身边也多了一些人。偏疼她的公婆,顺从她的夫君,还有一个萌哒哒的小包子。连锦绣表示,挺好! 就是地方差了点儿,穷山恶水一贫如洗,不过没关系,她可是二十一世纪的全能农家女,会种地,能持家,更擅圈钱和养娃,外带虐得极品叫呱呱! 本文主打温馨接地气,穿越女不是万能的,谢谢!

音若笛·完结·343万字

北宋生活顾问

【起点女生网二组优秀签约作品】 ------- 穿越女携手本土男, 过云淡风轻小日子, 坐看隔壁家鸡飞狗跳~ \(^o^)/ ------------- 感谢海棠美工组美工云湘制作封面! ------------ VIP书友群:94969594

阿昧·完结·82.4万字

平凡的清穿日子

这是一个曾被众多著名穿越前辈光临过的世界。在“庙堂权臣”11男与“京师明珠”清穿女的光芒之下,伯爵家的三小姐谨慎地选择了融入整个时代…… 谨以此文向所有穿越经典致敬!

Loeva·完结·139万字

大清佳人

尤妮丝新书《本宫竟是个治疗师!》已发布,求养肥! 刘宝林素衣披发——被打入冷宫! 齐采女欲与皇帝结发——冷宫安置! 秦选侍一舞倾城——被皇帝打入冷宫! 郑少使一曲高歌——被皇帝打入冷宫! 看着冷宫F4们,岳望舒发动生命光环,一招救活大出血的荣妃、又一招救下染瘟疫的大公主——生生混成了后宫职业治疗师! ———— 瓜尔佳昭嫆一点都不想给自己的表姐夫当小妾,可无奈表姐夫的奶奶相中了她。哦,她表姐夫叫玄烨。

尤妮丝·完结·158万字

重生之女配的富贵人生

一个高知识分子圈,她是养女。 后寻来的“妹妹”想夺走她的一切。 重生了,还能让她们再次算计吗? 她微微一笑,任人摆布,她怎么能心安! 轻松版: 多年后,李月华被众人追问是怎么与那些人感情如此深厚时。 她微微一笑:送过鸡送过鸭,就差送秋波的友谊吧。” 众人:…… 新书《尚书大人易折腰》。 谢父从二品降为五品后,谢家的姑娘为了婚事‘各显神通’。 上辈子谢元娘抢了谢文惠的婚事,没落得个好下场,这辈子她想从小户人家找个‘潜力股’,结果屡遭变故,皆是谢文惠的手笔。 在第N次亲事被破坏后,谢元娘双手掐腰,“谢文惠,你个瘪孙。” 如是,谢文惠这厮也重生了。

八匹·完结·266万字

中国铁路人

从中原腹地到祖国边陲,从沿海滩涂到高原深岭,是他们用汗水建造了祖国发展的大动脉,推动列车飞驰的电网上凝结着他们青春里的日日夜夜。 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中国铁路人。 这个名字下是千千万万个有血有肉,心里惦记着姑娘,身后站着爹娘的普通人。 白玉传就是这千千万万个普通人之一,他的青春从铁路上开始,从一个拿着扳手钳子的电气工人到一个手握数项国家专利的铁路高工。他用自己的青春书写了铁路奔驰的篇章,也在这个岗位上成就了自己的非凡经历。 这是一个平凡岗位的英雄梦,英雄魂。

恒传录·完结·50.5万字

彪悍俏媳山里汉

(包月免费)山沟沟里最穷的萧家花了所有积蓄买了个满脸疮疤、又黑又瘦的哑巴媳妇,被耻笑为十里八乡第一丑媳。丑媳妇还受不住穷,逃跑落入恶人手里,给活活打死了。 再次睁眼,当黑瘦的身体拥有杀手的灵魂,治好满脸疮疤,晒黑的皮肤日渐白皙,哑巴居然还会说话了,成了最漂亮的媳妇儿。村里人都说萧家不祥,避之唯恐不及。 相公家穷得叮当响不说,家徒四壁,负担那个重啊,好在山里汉子宠妻无度。媳妇儿带领相公赚钱,买田买地,辛勤播种,养儿育女,靠着汗水智慧发家致富。(本书1V1,男女主身心干净) 另外, 力荐我的完结文《娇妻萌宝超大牌》《杀手弃妃毒逆天》。新书《重生娇妻逆袭了》即将完结,亲们去看看哦。

南流风·完结·192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