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终

善终

玖拾陆

古代言情/已完结

156万字

完结于2023-07-0614:32:33
新书《燕辞归》已开。 ———— 杜家有女,成亲三月,丈夫领皇命披挂出征,从此聚少离多。 成婚五年,丈夫战死沙场,马革裹尸。 她流尽眼泪,过继族子,青灯古佛,换来一座贞洁牌坊。这是她一生荣耀,亦是一世桎梏。 年老之时,她才知丈夫之死是一场阴谋,却已无仇可报。 她看到满院子的花,就如他掀开盖头的那一日,她听见爽朗笑声,一如他在她身边的那些年。 她知道自己活不长了,她站在牌坊下,手扶冰冷石柱,她不要这贞洁之名,她只要他能陪她到老。她不要养别人的孩子,她要他们的亲儿。 若能回到从前,她决不让丈夫妄死,绝不会让仇人善终!

楔子

檀香浓郁。

没有开窗,这味道就一直萦绕在佛堂里。

除了捻动佛珠的声音,再也听不到其他。

跪在佛前的老人头发花白,她的嘴一张一合,无声诵经。

从日出诵到日落。

她已经习惯了,就如习惯这檀香味一样。

青灯古佛半辈子,本该是安心,亦死心,什么念头都该死了,烧成这佛前的青灰。

可这半年,她已经没有办法静下心来了,她听见自己的心跳声,一下重过一下。

仿若香炉里那些许久未清理的青灰,猛得落入了火星。

想要烧起来,却又有些无能为力。

缓缓抬起浑浊的双眼,望着观音手中的杨柳枝,恍惚间,只觉得那青葱柳枝似是开出了紫色的花。

呼吸之间,除了习以为常的檀香味,还有一股淡淡的香甜味。

是云萝花的味道。

沉重的眼皮颤了颤,胸中有石千斤重,却落不出一滴眼泪来。

“老太太,三爷来了,请您用膳。”

苍老得如同枯树一般的声音打破了沉静。

鼻息间的花香瞬间散去,杨柳枝依旧是杨柳枝。

微微干裂的唇角溢出一声轻叹,她已是老太太了,会唤她“云萝”的人,都不在了。

那个人,已经不在了。

云萝慢吞吞应了一声,慢吞吞放下了佛珠,慢吞吞站起来,慢吞吞揉一揉酸胀的双腿,慢吞吞往外走。

佛堂外,一双有力的双手搀扶住了颤颤巍巍的老人,少年笑着道:“祖母,我来陪你用饭了。”

笑容灿烂绽放,便是这冬日也染了暖色,与印象中那已半辈子未见的容颜有五分相似,云萝深深凝视了许久,不自禁地朝少年抬起手来,目光触及那指甲微黄、满是褶皱的手时,她的动作倏然停顿,缓缓垂下手,淡淡道:“走吧。”

少年的眼底闪过一丝不忍,他知道祖母又一次认错人了,这半年来,她总在他身上看见别人的影子。

其实,祖母想见的人,是父亲吧……

而父亲,却因为顾及母亲,再不肯来见一见祖母了,甚至是不让他们兄弟几个来。

年纪大了,常年茹素,吃得格外简单。

即便如此,桌上的菜也没有动几口,少年犹豫再三,试探着开了口:“祖母,您别怪父亲,他……”

云萝放下筷子,直直看着少年,用目光止住了他的话,沉沉道:“我想去看看牌坊。”

夕阳下,青石牌坊寒冷压抑,如一座大山,压在跟前。

云萝仰着头,无言看了许久。

这是一座贞节牌坊。

她的一辈子就是一座贞节牌坊。

那一年阳春三月,杜家五娘云萝出嫁,成亲三月,丈夫领皇命披挂出征,从此聚少离多。

成婚五年,丈夫战死沙场,马革裹尸。

她流尽了眼泪,过继族子,青灯古佛,换来这一座御赐的贞洁牌坊。

这是她一生荣耀,亦是一世桎梏。

良久,云萝叹了一句:“我知道,只是知道得太晚了,养别人的儿子,和养亲儿,总是不一样的。”

少年先是一怔,待反应过来,他的面上全是狼狈,本能地摇了摇头,可替父亲辩解的话全部被堵在了嗓子里。

这些年,他也听了许多传言。

那些人说,祖母对父亲的感情是畸形的,是违背伦常的,祖母把父亲当做了祖父的替身,什么母子之情,早已经变了味。

父亲再不敢接近祖母,即便如今祖母已是老迈之躯,即便父亲自己也已经年过半百。

母亲提起祖母时,更是恨得咬牙切齿,如同被人窥视了心爱之物。

只有他自己,不顾母亲反对,一而再、再而三地来看望祖母。

他至始至终都觉得,祖母眸子里的慈爱和关怀,不是那些人说得那般。

“祖母……”

云萝苦笑摇了摇头。

她记得,那是她寡居的第十年,族人把一个五岁的男孩带到了她的面前。

云萝的本意是拒绝,可看到那个孩子的眼睛时,她鬼使神差点了头。

这一养就是一生,她把心中仅存的那一点温暖全部给了养子,出天花时衣不解带,练功受伤时费心照顾,她以为她做得足够好,可只等儿媳进门,才明白,不过镜中水月。

母慈儿孝,在他们眼中成了她的心思不正,成了她的污点。

流言蜚语扑面而来,云萝选择了放手,她的心,死了。

若是亲儿,又何至于背上如此骂名。

她固执地认为,只要有一间佛堂,一串佛珠,也就够了。

直到半年前,云萝才知道,丈夫之死是一场阴谋,她跪在佛前三天三夜,想了三天三夜。

她错了吗?

从前,姐妹们都说,嫁与将士就是一场豪赌,她不愿赌,与长辈大闹一场,最后被母亲以死相逼上了轿;

从前,大姑姐说,这一去他怕是再无回来之日,她哭着求着,最后他带着满腹牵挂去了边疆。

一语成真,她输得彻底,与父母决裂,接受族中安排,她如同一个偶人,一步一步走了几十年。

这半年,云萝经常梦见满院子的花,香气扑鼻,冲散了束缚住她包裹住她的檀香。

那些往事,那些压抑了半辈子的思念、爱恋、不舍、愧疚如翻山倒海一般,一股脑儿地涌了出来。

她一点一点想起来,他掀起盖头的那一日,亦是满院子的花,贺喜之人念着“前程似锦”、“如花美眷”。她听见了他的爽朗笑声,一如他在她身边的那些年。

可曾想过,前程如锦的少年英年早逝,成了边疆白骨?可曾想过,如花美眷早早凋谢,成了没有心的诵经人?

云萝缓步上前,扶住了冰凉的石柱。

她知道自己活不长了,她一直梦见从前,梦见他,梦见他如冬日暖阳一般的笑容。

他为她种下一院子的云萝花,每每花开之时,都会采摘一串置于窗前;

他为她戴上温润的东珠,如玉皓腕,久久不肯松手;

他为她抗住长辈的苛责和刁难,护她于身后;

他为她做了所有能做的事情,

除了,平安归来……

黯然回首,那些曾经模糊的画面一点点清晰起来,又一点点归于模糊……

她真的错了!

明明是那么好的儿郎啊,她为何要相信那些闲言碎语?为何要被逼着才上轿?为何要让他带着牵挂上阵?为何要伤透父母的心?为何直到捧着他的牌位痛哭之时才明白一颗心已然交付?

为何!

为何!

云萝觉得这牌坊可恨可恶,手指用力,划出五道血痕。

她想报仇,却已无仇可报,她的仇人,都在这牌坊后头的祠堂里,成了一个又一个的牌位。

看得到,却不能砸。

夜渐渐深了,年老之人总是难以入眠。

迷迷糊糊的,她听见守夜丫鬟开了门,低低几句细语,唤来一声惊呼。

“牌坊、牌坊倒了?”

云萝一下子清醒了,她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可四肢使不出一点力气。

她躺在床上,深深呼吸,慢慢挑起了唇角,目光凌烈。

倒了,倒也了好。

贞节牌坊,要来何用!

她已经被困住了一辈子,难道在老死之后,还要让那牌坊压得喘不过气吗?

呼吸重了,丫鬟婆子们进进出出,院子里灯火通明,不似深夜,仿若白日。

“老太太,再坚持坚持,三爷、三爷很快就来看您了。”

云萝瞪大了浑浊的眼睛,她模糊地看到有人进来坐在了床边,眉宇清俊,与记忆中无二。

伸出手去,却是无法触及,如这五十年无数次的午夜梦回。

云萝泪流满面。

她早成了白发老人,而那个人永远在最好的年华里。

她要随他而去,随他回到那刻在记忆之中挥之不去的云萝花开的年华里……

干裂嘴唇嗫嗫,手轻轻垂在了床沿,云萝笑了留下了最后两个字。

世子……

哭声远了,她的眼前是倒塌的牌坊,是毁了半边墙的祠堂。

云萝的心钝痛,痛得喘不过气来。

她不要那人早早被供进了祠堂,她只要他能陪她到老。她不要养别人的孩子,她要他们的亲儿!

若能回到从前,她决不让丈夫枉死,绝不会让仇人善终!

意识消散前,她深深望了一眼祠堂,寻到了她心心念念的人。

曾经的定远侯世子穆连潇。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大妆

前世身为嫡房嫡孙女的她,在家变后流离惨死 今生她倚在软榻之上,看着跪在面前的当朝权臣 冷冷弹出指尖一点胭脂沫子 ——晚了,三叔。 真正高明的宅斗强者, 应该是吃人不吐骨头,杀人不见血光。 从五不娶的丧妇长女,到风光尊荣的诰命大妆 靠的不只是三分运气,还有十分眼光! ———————————— 已有完结书《闺范》~欢迎大家新坑旧坑一起跳~

青铜穗·完结·137万字

世婚

世代为婚,不问情爱,只合二姓之好。 春花般凋谢,又得重生。 一样的际遇,迥异的人生,她知道过程,却猜不到结局。 重生,并不只是为了报复。 重生,并不只是给了她一人机会。 重生,原是为了避免悲剧,让更多的人得到更多的幸福。 ——*——*—— 男主: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女主:嗯,这话好听。不过夫君,金银田产都交给我管理吧? ps:坑品有保证,但是跳坑需谨慎,男主简介里说得很清楚,不喜莫入!

意千重·完结·151万字

掌珠

满京城都知道,连家二房的大姑娘若生脸盲得厉害。 今儿梳个堕马髻她认得你,赶明儿另梳个,她就记不得了。 但有一位,即便裹成熊,她也总一眼就能分辨。 因为他们初见于彼此最狼狈不堪的时候,却重逢于最好的年华……

意迟迟·完结·90.2万字

良陈美锦

未到四十她便百病缠身, 死的时候儿子正在娶亲。 锦朝觉得这一生再无眷恋, 谁知醒来正当年少, 风华正茂。 当年我痴心不改; 如今我冷硬如刀。 —————————— 本书已简体出版,当当网、京东、亚马逊均可订购,欢迎订购!

沉香灰烬·完结·110万字

九阙凤华

她本是权臣之女,太后亲侄,万千宠爱在一身;却错爱了令她万劫不复的人,只好挟他同归于尽。 而今她傅明珠有幸重生,且看她如何一雪前耻,斗仇敌,勇退婚;她誓要做那人上人,覆手化雨翻手云! 新书《凤门嫡女》已发布,欢迎入坑。

意千重·完结·191万字

慕南枝(《嘉南传》原著)

前世,李谦肖想了当朝太后姜宪一辈子。 今生,李谦却觉得千里相思不如软玉在怀,把嘉南郡主姜宪先抢了再说…… PS:重要的事说三遍。这是女主重生文,这是女主重生文,这是女主重生文。

吱吱·完结·253万字

名门闺战

新书《冠上珠华》已开,欢迎入坑~~~ 不要脸面不顾廉耻贴了英国公一辈子的宋楚宜死了。 她死的那一日英国公正好请了戏班子来给她的亲妹妹贺寿。 伶仃一人的宋楚宜觉得再无眷恋。 谁知睁眼却重新回到未婚前。 问她还要不要不顾一切的追逐所谓的真爱? 她心平气和:不是我的我不要。上一世的事大家都有错就算了。这一世好好过吧。 谁知某个也重活一世的人偏偏如同臭皮膏药搅得她不得安生。 粉丝群号:592275461欢迎来玩

秦兮·完结·256万字

顾盼成欢

新书《这没名没分的日子我不过了》求围观~ -------------------------------- 享了几十年尊荣的顾青未终于熬死了风流夫君。 她以为接下来她就可以过个没有任何烦恼的晚年了。 贤惠大度了一辈子,重回幼时,顾青未决定活得肆意些。 咦,那冤家,怎么从风流浪子变身为牛皮糖了? 顾青未:都重活一世了,你看我还忍不忍你! ※ PS:男主他真的不渣……

莞迩·完结·141万字

金陵春

周少瑾重生了,前世背叛她的表哥程辂自然被三振出局了,可她还有程许,程诣,程举等许多个表哥……这是个我与程家不得不说的故事!

吱吱·完结·188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