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惊婚

步步惊婚

姒锦

现代言情/已完结

147万字

完结于2014-05-19 21:58:43
他是最尊贵最神秘的男人,ZMI机关特工首脑。 一个权倾天下的大人物。有多大?!他说,试过才知道! * 她是外地来的犯罪心理学硕士,管教所心理辅导员。 一个饥荒不饱的小人物。有多小?!她说,关你什么事? * 占色想不明白,为什么就上个厕所的工夫,也会被这样一个冷魅、尊贵、邪戾,霸道,牛逼…但凡小言男主身上的贴金词儿都能用的大金主儿给掳了… 啥?!! 她六年前欠了他? 不仅欠了他,还欠出了一个6岁大的小包子叫妈? 哇靠!既然两人孩子都有了,那到底算谁欠了谁? ————————●另类版简介●———————— 这是一本屌丝女逆袭指南。 这是一本婚恋路必修秘籍。 这是一本悬疑案题记百科。 这是一个让男人梦寐以求的小女人努力向上爬的人生经历。 都市婚恋,豪门惊情,疑案追踪。 万般恣意挥洒,一切尽在《步步惊婚》… 宠溺无限接地气,伉俪情深再演绎! 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看网文,就图一个字——爽! 磕瓜子剥花生,排排坐一起品。品尽权色名利,笑看众生百态。 (注:①本文一对一,绝壁干净,讨厌作者以及讨厌作者写作风格的人士勿跳坑) (注:②本文纯属虚构,且勿考证真实性。看文自带避雷针,如有不适不包赔偿)

001米 状若癫狂为哪般?

  “占色!占色!你在里面吗?”

包厢外面尖着嗓子的喊声,占色全都听见了。

红着眼圈儿,她想回答。可目前她身上这人,却没有给她机会。稍稍动弹一下,就又被他强势地按在了沙发上,嘴巴被他带着一种清冽香气的掌心给堵了一个严严实实。

这人个头很高大,跟他比起来,蜷缩在下面的她,像一只可怜巴巴的幼鸟。

“不想死,就闭嘴!”

一道冷冷的警告声,从头上落下。

占色抬起头来,就着不太明亮的灯光瞥他。

不得不说,那是一张能工巧匠精心雕刻出来的脸——英俊、野性、邪戾、尊贵而张扬,几乎每一个组合部件都散发着一种高不可攀的凛人气势。可,她怎么也无法将这样的“尊贵男”与做这种龌龊事儿联系在一起。

呵!

她的人生,还真向她老爹说过的——“命运多舛!”

前一秒,她扯着嗓子在这间KTV的另一个包厢里为同学杜晓仁大唱生日快乐歌。下一秒,也就上个厕所的功夫就被人抓来‘演戏’。

啥戏?

电视台不让播的戏。

占色怎么也没想过自己有生之年,还能‘临演’一段活色生香的片儿。

*

“咚咚咚——!”

外面,突然传来一阵急切的敲门声。男人眸色有些冷,拍了拍她的脸,不耐烦地把沙发边上的窗帘布扯下来盖在了她的身上。一道不轻不重的声音,情绪不多,带出来的戾气却不少。

“谁他妈在敲魂儿?滚进来!”

“哎呦……”来人长了一张圆胖脸,一入包厢,瞄了眼裹在窗帘布里的占色,立马就跺着脚嚷嚷,“完了完了,我说四爷,您怎么把我们的客人给办了啊?”

不搭他的话,那男人平静地拭了汗,起身满足地坐在沙发上,‘啪嗒’一声,就点燃了一支事后烟,交叠着修长的腿,只等一口烟圈儿吐出来,才将一个字飙在了烟雾里。

“滚!”

“我的亲四爷,滚没问题,可您看我这摊儿……”

“大喇叭,你他妈没完了?”

很显然,男人脾气不太好,甩给他一个‘不要说叫我亲四爷,就算叫我亲爹都没有用’的冷漠眼神儿,一张脸就冷成了万年雪山上的冰块儿。

“是是是……”

大喇叭愣了一秒,低下头唯唯诺诺地退出去了,“小的懂了,这就走,这就走……”

*

静寂了片刻……

冷块男捻熄了手里的烟蒂,慢条斯理地站起来,眼尾处的阴鸷劲儿,刀片儿似的刮过了占色的脸。

“放聪明点儿!”

又一句警告说完,他没再看她,大步往外。

“等等——”

轻哼下,占色喊住了他。

“还有事儿?”男人回头挑下眉,语气冷漠阴沉,眼深如海,眸底的情绪复杂难测得让她突然间觉得,眼前这个家伙的危险程度直逼山林里吃人的野兽。

狂!傲!拽!霸道!

当然,还有死不要脸。

略微抿下唇,她冲他摊开了手来,“就这么走了?!把东西还给我。”

男人一眯眼,目光定定地看着她。

几秒后,他突然笑了。闲适地坐了回去,他又给自个儿点上一支烟,低头,锁眉,猛吸了一口,再抬起头时,眼角轻佻地一弯。

“说吧,要多少?”

“什么要多少?”占色懵了一下。

“钱。”

手缩了回去,她一脸的青白交加。

要什么钱?她只不过想要拿回他刚才自个儿身上拿去的东西罢了!恶狠狠地盯着她,她的心情就像掉了无数冬天的雪花——冰凉冰凉的令人发瘆。不过,这么一凉,脑子也跟着冷静下来了。轻‘哧’一声,就不客气地回敬了过去。

“土豪,你家卖节操的?”

她毒舌的挑衅,攻击力不弱。男人脸色一沉,高大的身体倏地站了起来,一双眼睛凶残得好像古龙笔下的‘碧玉刀’,带着狂风暴雨的危险盯着她,一步一步地逼近。

“节操?”

与他幽暗的瞳仁儿一对视,占色有些透不过气儿来。

下意识的,她往后一退,坐在了沙发上。

然而……

男人却笑了。

一只手臂慵懒地撑在她身侧,低下头,将一口烟圈儿喷上了她的脸,趁她难受偏头时,低哑而邪气地问。

“不要钱?你该不会要我对你负责吧?嗯?”

一个‘嗯’字儿,他尾音挑得极长,带着一种缠绵又不怀好意的意味儿,随着他呼吸时的气息扑到了脸上。

负责?!

占色的脸色十分难看。

谁能想象这么一个男人,演技竟如此高超?

是的,刚才那段无论成片是高清还是什么院线片儿,都毫无破绽。

可事实就是事实,一切活色生香都是假把式。

装腔作势!

心里琢磨着这事的诡异,她冷不丁又打了一个激灵。

他为什么这么做?莫非他有什么不可示人的心理怪癖?

死变态!

顺了下凌乱的长发,她冷哼一声,也不想再要那一条劳什子东东了,只是极无所谓地笑笑,就反击了回去,“呵呵,这话正是我想问你的?请问你,需要我对你负责吗?”

大概没料到她会这样说,男人盯着她的目光,刹那失神。

占色继续冷笑,“别这么瞅我……我一会该脸红了。”

“你挺有胆儿。”

“还行吧!”

冰冷的指头拂过她的脸,男人再欺近一步,一把扼住了她的脖子,“真不怕?信不信,老子两根指头……就能捏死你?”

“哼!”

占色若无其事的把头往上一抬。

“做什么?装黑老大呀,你吓唬谁?”

男人轻声儿笑着,声音如魔耳入耳。

“你看我,像装的?”

低吸一口气,占色盯着他气势逼人的黑眸,审视半秒才开口。

“虽然你挺有演技派的黑老大风格,可是……你眉毛尾端超过了眼尾,看人的时候,习惯平视,证明你为人正义忠诚。你额头开阔,鼻子高高,眼睛黑白分明,面相正直……我没有说错吧?”

男人斜睨着她,锁紧了眉头。

“还有,你这个人心思缜密,做事有条理,手上有明显枪茧,明显受过专业的训练,你应该正在从事某种保密性质的工作,我没有猜错吧?”

眸子微微一冷,男人目光锁定了她,放开手,动作也不复刚才的轻谩。

“铁手!”

他说完,一个高瘦俊朗的年青人走了进来,“四爷。”

“带出去。”

占色松了一口气,在窗帘布里整理好衣服,潇洒地甩开它,眼眸一抬。

“行了,我自己会走。”

不料,脚迈出一步,面前疾风晃过,左手臂便落入了贼手,左手腕上一紧一凉。

啥东西?

她吃惊地垂眸。

一串软玉雕琢的十八子,紧扣在她的左手腕上。

“什么意思啊你?”

“算命钱!”男人眼睛里阴气森森,脸上却偏生又带着戏谑的笑意。声音轻,浅,哑,深沉得不行。

这个男人,处处带着矛盾,时喜时怒,时狂时敛,性格更是无比冲突,给人的感觉很怪异,也让她的专业有点儿吃瘪,弄不懂哪一个才是他的本色出演。

一个莫名其妙的怪胎!

行,都装呗!

笑着偏了偏头,她晃了下手腕上的十八子,“好东西,谢您了啊。不过,你都这么有诚意了,我就再多奉送你一句——你这人命硬,父母缘浅,兄弟缘薄……”

男人面色骤变。

微顿了一秒,他一脚踢翻了一米开外的大茶几,在酒水杯瓶‘叮当’的滚落声里,像是突然变了一个人儿似的,怒气值爆了表,声音更是飙高了八度。

“滚!”

“不用谢我啊……不见。”

占色下巴一抬,目光平静地走了出去。

*

这什么阵仗?

站在包厢门口,占色愣住了。

走廊上站立着两排笔挺精壮的黑衣男人。三五步一个,负手而立,一言不发,一动不动,一水儿地溜挺高个儿,数数不下二十来人。

“占色,你还好吧?”一见到她出来,杜晓仁就扑了上来了。

拍拍她的手,占色回过神儿来,拉着她边笑边走,“还好,没事儿。”

瞥着她淡定的眉眼,杜晓仁狐疑,“你没有被人给……”

“……没。”

“占色……快看!”

一把拉着她,杜晓仁眼睛发光般愣呆了。

那个包厢里出来的男人,众星捧月般被人簇拥着大步过来,一件黑色外套懒懒地披在肩上,强势尊贵得如同一块儿发光的吸睛石,牢牢地吸住了她的目光。

“天啊,占色,你该不会就是被他给……给那个啥了吧?……我的天,你也忒值了吧?”

瞥着她兴奋的脸,占色泄气地皱眉。

“无聊!”

见她脸色不好,大喇叭适时凑过来,小声儿劝她,“小妹儿,您消消气儿啊,那人吧,别说你惹不起,就连我家的大老板也惹不起呀……”

“啥来头这么拽?”杜晓仁眼睛一亮,接了嘴。

“呦喂,小妹儿,这可不是你能打听的……”大喇叭说着,又贱贱地笑着冲占色眨眼睛,“诶!别怪我多嘴,你啊还真没吃亏,这京都城里,多少大姑娘小媳妇儿上赶着找四爷,还轮不着呢……”

“大喇叭,你舌头又长了?”权四爷大步停下,站在了他的面前。

“别啊,四爷,弟弟我在为您善后呢……呵,您请慢走。”这大喇叭本名李传播,是这间KTV的二老板,一张嘴比女人还要八卦。

权四爷没有搭他的茬,只是神色难测地盯了占色一眼,嘴角浮上了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手往裤兜里一插,扬长而去。

盯着他的背景,占色直磨牙!

刚才被那衰人扒掉的东东,正是被他揣在那个裤兜儿里……

什么人啊?臭不要脸!

老实说,这个和她有过‘亲密戏份’过的男人,她应付起来还真不像表现出来的那么轻松。而且,以她犯罪心理学的专业来分析,这种男人,善于伪装,从不以真面目示人。真正的他应该就像一个动物都死绝了的后侏罗纪时代,绝对会要人命。

而且,他指定有故事!

分析着别人,这一刻的她还不知道,一生的命运从此会被改写!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墨尔本,算到爱

厦门-墨尔本,纽约-佛罗伦萨。 爱情里的时尚,数学里的浪漫。 一个品牌的世界梦想。

飘荡墨尔本·完结·81.3万字

旧爱晚成

【签约出版】本书实体书改名为《有鹤鸣夏》 在乔郁晚的眼里,她的这场婚姻利益分明,无关情爱。 她要钱和权,于是,他让她成为了B市人人艳羡的程太太。 程祁东这三个字在B市是个传奇,没人知晓他的年龄资历和背景。只知他是金融大鳄,只手遮天。 初次见面,她让人黑掉了他家所有的安保装置堂而皇之进了程家别墅: “程先生,给我三千万和程太太的位置,我可以乖乖听话不要情也不要爱。” 她从容坐在他面前,双腿叠放在一起,笑意缱绻,温柔至极。 他眸色冷厉,对这个不速之客很不悦,看着眼前女人惊艳的脸庞嗤笑:“你还真直白。” “听闻程先生不能生育,刚好我不喜欢小孩,我们是不是很配?” ===== 《有鹤鸣夏》实体书已上市!各大书店当当淘宝网均有售。 我的前半生都在流浪,直到遇见你, 如蝉归夏,如舟靠岸。 阮鸣夏深夜孤身闯豪宅: “秦先生,我要三千万和秦太太的位置。” 却遭遇秦有鹤冷静开怼: “你一身黑,是来送终?” 从不露脸的神秘总裁X蒙冤入狱的前科少女 她将如何翻身成为秦太太?

苏清绾·完结·100万字

乌云遇皎月

她就像个小太阳, 而我是躺在太阳下的旅人。 因她照耀,终于抬头哭了。 —— 硬汉汽车修理工VS二萌女作家的爱情故事。

丁墨·完结·31.1万字

心悦君兮

后来,有人问她:如何才是爱? 她说:当你面对他时,既想保持着自己凛冽的骄傲,却又无法掩藏心底的脆弱。如此,便是爱了。

Hera轻轻·完结·36.2万字

家有萌妻——已出版

以这样的身份跟一个刚认识并且比自己大八岁的男人结婚,这大概是她人生中最盛大的一次叛逆。她抽烟喝酒说脏话,逃课鉴绿茶。让东却向西,让南偏朝北,宋安久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魔头,却被傅臣商牢牢地压在五指山下。 从排斥到依赖,直至深爱,情到浓处骤然揭开迷局——到底,这匪夷所思的相遇,是一见钟情还是蓄谋已久?这啼笑皆非的婚姻,是阴谋还是情根深种? 什么是爱情?等你遇到那个人,自然就会明白。

囧囧有妖·完结·63.5万字

孤王寡女

野史云:她有七段姻媒嫁过三夫十为寡妇,令无数王侯国君为之疯狂,是一个能使正常男人陷入情障却不敢沾惹的女人。 墨九说:“一派胡言!” 她是墨家传人,命定钜子,懂机关,善巧术,会奇门遁甲,一不小心闯入异世,只做几件事。 一教渣男(变处男) 二踩悍女(成闺蜜) 三拆机关(点风水) 四学建筑(修皇陵) 五逗小叔(抢老公) 六破奇谋(虐情敌) 七玩江山(文里看……) * 人叫她墨九,叫他“判官六” 她道:我俩一起,正好六九。 * 【注①】:本文作者很逗逼,从来只写一对一。 【注②】:宠溺无限接地气,架得很空莫考据。 【注③】:简介只供参考,以内容为主,敬请收藏】

姒锦·完结·216万字

你和我的倾城时光

【由赵丽颖、金瀚主演的同名电视剧11月12日开播。】 林浅曾经以为,自己想要的男人 应当英俊、强大,在商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令她仰望,无所不能 可真遇到合适的人才发觉 她是这么喜欢他的清冷、沉默、坚毅和忠诚 喜欢到愿意跟他一起,在腥风血雨的商场并肩而立,肆意年华,不问前程

丁墨·完结·37.1万字

他从暖风来

气场两米八的职场女魔头VS铁骨铮铮,看他们在广袤迷人的非洲大陆上如何演绎一段荡气回肠的爱情神话。 世人谓我恋长安,惟愿盛世长安。 破镜重圆 现实向

舞清影·完结·68.5万字

良人可安

后来,他为她脱去身份,纵身商海 后来,他为她惩奸除恶,运筹帷幄 . 他让她知道:黑夜再猖獗,星光永不灭

Hera轻轻·完结·42.6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