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长媳

嫡女长媳

瑾瑜

古代言情/已完结

115万字

完结于2018-10-0813:25:01
成亲四载,苦等四载,等来的却是一纸“无子”的休书 可又有谁知道,她至今仍是处子之身? 亦连家人也嫌她丢脸,吝于为她出头,将她拒之门外 除了一死,她竟再无第二条路可走! 再睁眼时,她还是那个她,眼里却闪着不一样的光芒 渣男想将她扫地出门,为小三儿挪位置是吗?可以,正好她也对渣男厌恶至极 但不是休书,而是和离,她不但要带走全部嫁妆,还要带走青春和精神损失费! 继母继妹一个赛一个的会装小白花,各种陷害她是吗? 没关系,姐堂堂影后也不是吃素的,看谁装得过谁! 再用母亲留下来的嫁妆,开拓属于自己的商业王国 日子正是过得风生水起之时,谁知道渣爹却又逼她嫁给另一个渣男 还拿惟一亲弟弟的前途来威胁她 无奈之下,她只能含恨再嫁,打定主意与渣男井水不犯河水,只过自己的小日子 却没想到,渣男虽各种不着调,倒也不若她想象的那么渣 于是,是调教渣男,还是不调教,就成了一个问题…

第一回影后重生

  她绝对是有史以来最倒霉最悲催的穿越者,没有之一!

本来她在娱乐圈摸爬滚打,硬扛着不肯被潜规则八年,好不容易才凭借最新一个角色喜获“X表奖”影后桂冠,一举彻底洗刷了过去始终被业内人士诟病“花瓶”的恶名,最重要的是连带片酬也飙升至之前的十几倍,正是扬眉吐气、名利双收、春风得意……总之就是各种让人羡慕妒忌恨之际,谁又能想到她会在粉丝为她举办的大型露天庆功宴上,因来的粉丝实在太多,大大超过预期,以致她竟被挤下天台,当场摔了个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摔得血肉模糊惨不忍睹还不是最让她不能接受的,最让她不能接受的是,她竟然是脸先着的地,她可怜的一向让她最引以为傲的脸!

为此,在她整个生命中残留有意识的最后几秒里,她是在问候老天爷祖宗十八代中度过的。

然而此时此刻,她深深觉得,问候老天爷的祖宗十八代还远远不够,她就该问候丫祖宗二十八代甚至是一百八十代的!

“……小姐,您怎么这么傻呀,姑爷说是要赐您一纸休书,到底还没有真赐下来,事情就还有回寰的余地,您怎么偏就寻了短见呢?您让妈妈后半辈子靠哪一个去,明儿去到地下后,又该以何颜面去见夫人?……您怎么就这么傻呀,呜呜呜……”

“小姐,奴婢求您醒过来,奴婢求您了……您醒过来呀,奴婢给您磕头了……”

君璃望着头顶古色古香的鲛绡纱帐、缠丝葫芦形状的银勾和床前一老一少两个穿着古装,正哭得凄凄惨惨的女人,欲哭无泪,心里有一万匹草泥马狂奔而过。

尼玛的老天,你到底要玩儿姐到什么时候,你让姐在人生最得意的时候死翘翘就算了,你让姐脸先着地摔得血肉模糊连老妈都不认得也算了,你干嘛要让姐赶时髦玩儿一把劳什子的穿越?姐从来就不信穿越更没想过要穿越你难道不知道吗?!

君璃闭上眼睛,强忍着喉咙间莫名传来的一阵阵疼痛,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催眠自己,我一定是在做梦,不然就是在哪个片场,这世上根本没有穿越这回事,都是那些无聊的网络作者虚构出来的!

可是,那一老一少两个女人的哭声,仍在很清晰的传入她的耳朵里,“我苦命的小姐啊,您的命怎么就那么苦呢?两岁不到就没了亲娘,虽说名分上是老爷的嫡长女,日子却过得连府里体面些的丫头婆子都不如,好容易熬到出嫁了,谁知道连房都来不及圆,姑爷便去了前线,留下您一个人,既要操持家计,又要服侍病重的婆母,如今好容易姑爷得胜归来,正是该您夫荣妻贵,得享大福的时候了,谁知道姑爷又要为那起子外四路的狐媚子妖精休了您,您上辈子究竟是造了什么孽哦……您若是再不醒过来,妈妈与晴雪说不得也只能随您去了,黄泉路上,咱们主仆也能有个照应……”

是一篇非常完整的叙事诗,提醒着她这不是在做梦,因为梦不会做得这么真。

而四周与纱帐一样古色古香的花梨木长桌、小泥金屏风并博古架上摆着的各色精致的瓷器玉石木雕等,则在进一步提醒她,这也不是在哪个片场,因为这些东西都是货真价实的,据她所知,还没有哪个剧组能阔到全部用真品的地步,且她环顾四周也没有发现摄像机的踪迹。

那么很显然,她是真的穿越了!

认清楚了这个残酷的事实后,君璃的第一反应便是一头往床头的硬壁上撞去,以期能穿回现代去。

“嘭”的一声,撞得她晕头转向,眼冒金星,不想没能将自己撞回现代不说,反而引得那哭得忘我的两个女人发现她已经醒过来了,以为她又要寻短见,双双扑上来,不由分说将她给压制住了。

“小姐,您这是要妈妈的命吗?”

“小姐,您不能这样啊,您就算不为自己想,也要为大少爷想啊……”

“是呀小姐,老爷眼里心里只有那一位生的那几个,大少爷最亲的人便只有小姐您一个,您若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可叫大少爷怎么样呢?”

君璃本就晕乎乎的,再被二人这么一压,差点儿就没当场断了气。然后意识非但没有就此而模糊,那种濒死前要窒息的感觉反而越来越清晰,让她不由得生出一阵惧意来,难道真要再死一回吗?再被二人这样压着,现代回得去回不去她不知道,她很快就要再次死翘翘却是毋庸置疑的。

求生的本能,让君璃不由自主的挣扎起来,但不知是不是身体太虚弱的缘故,她根本不能挣开二人压制着自己的身体,没办法,她只好艰难的开了口:“咳咳咳……你们走开……不要再压着我……”却因喉咙太痛,以致句不成句,调不成调。

听在那两人的耳朵里,却以为她仍没放弃要寻短见,当下又是好一通哭求解劝。

直至君璃翻着白眼儿手脚并用、再辅以破碎的声音再三再四保证自己不会再寻短见后,那两人才终于将信将疑的松开了她,但眼里仍满满都是警惕之色。

君璃却是真个再没了寻死想要穿回现代的心,至少在她找到回现代去的方法之前,——虽然她对此半点信心都没有,毕竟每个人的生命都只有一次,谁能说得准现下的她死了就真能回到现代去?万一回不去呢,那她岂不白死了?

如此一来,尽快搞清楚她眼下的处境,和她为什么会成了现在的“自己”,便成了当务之急,因为只有搞清楚了这些,她才有找到回去的方法的可能。

“咳咳咳……”清了清嗓子,君璃强忍着身体上传来的种种不适,再次开了口:“我这是在哪里?发生了什么事?”在什么情况都不明了的情况下,装失忆显然是最好的法子。

那两个女人就愣住了,片刻方由那个老点的小心翼翼开口问道:“小姐,您不记得发生什么事了吗?”

君璃暗地里翻了个白眼儿,她又不是原来那个“她”,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才是怪了!

装出一副懵懂的样子,她虚弱的点头道:“我这会子整个脑子都晕乎乎的,是有些记不起以前的事了,妈……妈妈与我说道说道可好?也免得我两眼一抹黑,什么情况都不知道!”万幸她之前接演过不少古装剧,约莫知道古时候人们说话那个调调。

那妈妈听完她的话,本就红肿不堪的双目里眼看又要掉下泪来,却不知想到什么又强忍住,只低叹了一句:“我可怜的小姐!”便再无他话。

直急得君璃差点儿就要忍不住爆粗口了,她难道不知道说话说一半留一半神马的最可恶了?只得耐下心来细细解释:“我虽不大记得以前的事了,但瞧妈妈你们才哭得这般凄惨,想也知道定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你若不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眼下咱们又是个什么处境,明儿再发生个什么,我可要怎么应对?”方才两人哭诉时说的话她虽都有听,但却因太过震惊并未听进心里去,只约莫记得有‘命苦’、‘死了亲娘’、‘休了’之类字眼,根本不知道具体的细节。

想了想,又补充道:“你们放心,我说了不会再寻短见,就定然不会了,你们只管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我能承受的!”

那妈妈闻言,见君璃从语气到神情都比之先前平和了不少,且信且疑,到底与她分说起来。

君璃则不时在一旁旁敲侧击的问几个自己想要知道的问题,如此过了约莫大半个时辰,她总算将自己眼下这具身体的生平了解了个大概。

原来君璃眼下这具身体的本主儿也叫君璃,系当朝礼部右侍郎君伯恭的嫡长女,但她说是嫡长女,却因生母早逝,其父不喜,且系继母当家,在家不但未曾享受过身为嫡长女的尊荣,反而日子过得连体面一些的丫头仆妇都不如,更不必说随着继母出门做客交际之类,以致京城里与君府有往来的人家大多甚至不知道君家还有这样一位大小姐,也因此养成了她懦弱绵软的性子,虽还未至被针扎了也不哼一声的地步,却也未好到哪里去就是了。

以原先君璃这样的性子和处境,自然是很难得到一门好亲事的,事实上,其继母杨氏就不止一次有过想将她草草嫁了的念头。

万幸的是,君璃的生母谈氏还在生时,就已为她定下了一门亲事,对方系当朝安定伯府汪家,因谈氏与汪夫人系闺阁时的密友,所以谈氏才一提,汪夫人便同意了为独子汪铮年聘君璃为妻。

汪铮年比君璃大三岁,虽为安定伯府的嫡长子兼独子,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却半点世家子弟的骄矜亦无,反而文武双全,生得又面若冠玉,英俊挺拔,系京城很多人家眼中的乘龙快婿,以致杨氏及其长女君琳曾无数次的咬牙,这样好条件的夫婿,竟然是君璃那个软木头的,老天可真真是不开眼!

但无论怎样,君璃到底在十五岁及笄那年,顺利嫁入了安定伯府。

却没想到别人的洞房花烛夜是在缠绵缱绻中度过的,她的洞房花烛夜却是在为夫君收拾行囊中度过的,——汪家父子接到圣旨,鄱阳王叛乱,着其三日后领兵出征平叛。如此情形下,汪铮年自然再没了与君璃洞房花烛的心情。

汪家父子出征后,前两年情形都很不好,平叛大军节节败退不说,汪父更是战死在了沙场上。接到噩耗,婆婆当即吐血晕倒,随后便卧床不起,最后更是撒手人寰,丢下君璃一人,既要打点婆婆丧事,又要主持府中中馈,还要安抚因安定伯战败而不知汪家以后命运如何,以致人心惶惶的府内众人,端的是捉襟见肘,劳心劳力,好几次都差点儿撑不下去。

好在后两年前方总算开始有好消息传来,先是汪铮年戴罪立功,打了几次胜仗,之后更是越战越勇,直捣鄱阳王老巢,活捉了鄱阳王并其家眷子女数十人。

消息传至京城,龙颜大悦,当即便下旨封了汪铮年为安定侯,赏黄金万两,又追封了汪父汪母,一时间汪家是风头无两,都说君璃总算苦尽甘来,后半辈子的荣华尊崇是享之不尽了。

君璃自己也是满心的喜悦,成日里都掰着指头计算汪铮年的归期。

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汪铮年并非一个人回来的,他还带回一名女子,一回来便说要休了君璃,好迎娶那名女子为妻,至于理由,则是君璃犯了“七出”里的“无子”一条。

君璃本就性子绵软,就算独自支撑了汪府两年,不过是仰仗汪母留下的几个老人儿帮着管事拿主意罢了,其实她还是原来那个她,一闻得汪铮年要休了她,除了哭,便六神无主什么都不知道了,还是其奶娘谈妈妈稍稍老成些,即刻回了一趟君家,盼望君父能为自家小姐出头撑腰。

未料君伯恭却说君家没有君璃这样被夫家休弃,使家族蒙羞的女儿,让君璃若还有一丝半点廉耻之心,就早早寻个清静的地方,自我了断了的好!

眼见夫君和父亲这两个自己生命里最大的倚靠都待自己这般绝情,君璃彻底绝望,趁着谈妈妈和贴身丫鬟晴雪晚间睡熟了时,将三尺白绫悬于房梁上,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待醒来后,此君璃便已成了彼君璃。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秀才家的俏长女

云朵莫名穿越,来到一个从未听说过的异世,成为东凌国苏秀才家的俏长女。 沉眸看着将自己一家五口扫地出门的人,云朵捏了捏掌心:“总有你们后悔的那一日!”

隽眷叶子·完结·219万字

初来嫁到

她是侯府丧妇长女,逃出后妈的手,落入渣男的坑,死不瞑目。 当一切重来,她再也不仰人鼻息,有恩报恩,自强坚韧,创造理想生活! 重生女强势归来——“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 已完结作品:《重生之云绮》、《重生幸福攻略》、《红绣添香》、《嫁值千金》,坑品有保证,欢迎新老朋友捧场:)

三叹·完结·135万字

名门正妻

她天生六指,好在有曾祖母庇护,才得于平安长大; 她年纪渐长,幸得叔祖全心疼爱,才定下相宜婚约; 婚约一波三折,终顺利举行,可太后御赐的贵妾,青梅竹马的表妹,仰慕英雄的才女接踵而来,环伺夫君身侧;面对挑衅、挑拨和阴谋诡计,她绽颜淡笑:我是正室,自会让你们明白什么是正室的气度,更会让你们清楚什么是正室的威严。

油灯·完结·89.6万字

极品奸相太难缠

穿越成人见人厌的恶毒庶女,还是一个脑残无知的拖油瓶 娘亲忽视,弟弟厌恶,下人排挤,前有虚伪嫡姐家族陷害,后有无耻奸人阴谋逼迫 白流苏深深觉得,要改变形象的道路,似乎还很长很长 ——小片段分割线—— 某女郁闷地揉搓着小手绢,一张俏脸上满是明媚的忧伤。 “苏苏,你这是怎么了?”某男心疼地上前安慰 “夫君,他们都说我是恶毒的女人…”某女泪眼汪汪,好不委屈 “是谁敢信口雌黄污蔑你,为夫立刻派人去做了他!”某男阴沉着脸,一脚踢坏了桌子 “是xx,xx,还有xx,他们不但说我恶毒,还骂你是奸相!夫君,一定要狠狠地教训他们啊!”某女嘟着小嘴,兴奋地添油加醋 侍卫默…夫人和相爷,真是天生一对啊! ——————

墨初舞·完结·95.4万字

锦绣弃妻

重生于花轿之中,她却再多了一世的记忆。 刚拜完堂,她断然决然选择了和离...... 谨记一条:有钱才能有势,银子要多,拳头要硬,弟妹要疼,门第要兴。 -------------------------- 已有完本《我心安然》和《市井贵女》,坑品有保障,恳请大家继续支持!

双子座尧尧·连载中·171万字

步步骄

前世,被未婚夫逼嫁为妾,她一把火烧了所有。 今生,她先一步退婚断情,让命运偏离原先轨迹 一句话:乱世枭雄vs重生贵女的强娶之路!

西木子·完结·83万字

嫁娶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背人挑眉悄声问: “是你嫁,还是我嫁?” PS:绝对正常的一男和一女,想左的自觉去面壁。

一个女人·完结·76.1万字

璞玉惊华

前世,不顾一切嫁给痴恋的男人,娇纵任性让她付出最惨痛的代价。 今生,她有错改错、有恩报恩、有债讨债,誓要活出一个精彩人生! 书友群:256073675 新书《复贵袭人》,恳求亲们继续支持~~

不要扫雪·完结·114万字

世家名门

穿越成为最不受待见的京城贵女,老公不疼,婆婆不爱,爹死娘不在,还有小妾在旁边虎视眈眈,最没天理的是,因为是皇帝赐婚还不能和离! 不过没关系,我自有办法过好我的日子! 有完结文《重生之豪门媳妇》即将完结文《阿杏》,坑品有保证!

shisanchun·完结·81.3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