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宠之公子的恶妻

绝宠之公子的恶妻

侧耳听风

仙侠奇缘/已完结

62.3万字

完结于2014-06-2422:17:37
长山绿水间,一座庄园坐落在其中。宅邸恢弘错落有致,精雅中透着不凡,一看便不是普通人家。 庄园内,丫鬟小厮敛声静语,行走之时亦是极其小心,尽力的不发出任何声音,规矩的很。 一长廊尽头,一个白色的小身影靠在栏杆上,上半身处在房檐的阴凉里,下半身却徜徉在阳光之下。 小人儿是个女孩儿,白色的裙子布料算不上高档,不过因着那张粉雕玉琢的脸蛋也使得无人会注意那裙子的质地。 ……

楔子

长山绿水间,一座庄园坐落在其中。宅邸恢弘错落有致,精雅中透着不凡,一看便不是普通人家。

庄园内,丫鬟小厮敛声静语,行走之时亦是极其小心,尽力的不发出任何声音,规矩的很。

一长廊尽头,一个白色的小身影靠在栏杆上,上半身处在房檐的阴凉里,下半身却徜徉在阳光之下。

小人儿是个女孩儿,白色的裙子布料算不上高档,不过因着那张粉雕玉琢的脸蛋也使得无人会注意那裙子的质地。

她大约六七岁,一双桃花眼初具雏形,小鼻子小嘴儿都十分精致,完全一个小美人儿。

不过,若是细看,那双黑亮的眸子却少了几分孩童该有的童稚,反倒多了许多成年人该有的沉静。

靠在那里,她双臂环胸一动不动几乎半个时辰,作为一个孩子来说,她确实看起来很与众不同。

不时的有丫鬟端着物品打从长廊走过。路过之时无不多看那小姑娘一眼,看得出她们并不认识她,但在这个庄园里,无人敢多说话,这里太过复杂,随便一句话就能惹来祸端。

小姑娘也极其淡定,丫鬟看她,她会淡然的回视,稚气的脸上没多余的表情,也因为这样,她更是引得人好奇。

许久,她终于换了一下站姿,稍稍转头看向长廊下,精致的假山群里,一个小狗顺着假山之间滋溜溜的跑了过来。

看见小狗,小姑娘微微眯起了眼睛,便是距离有些远,她也瞧见了小狗的背上有些血迹。这小狗看起来刚过了吃奶的年龄,宰了吃肉貌似有点太小,而且模样还挺可爱的,任是谁,也不忍心伤害它吧。

转过身,小姑娘刚要有动作,就听见了假山深处有动静传来。抬眼看过去,一个人影从里面跑了出来。

一个黑衣小男孩,八九岁,长得很白,白的不太正常。五官俊俏,若不是那一身衣服,说他是女孩子也不为过。

不过这些都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他手上拎着一个小鞭子,鞭身上沾染了血迹,在阳光下格外显眼。

他有些气喘的跑出来,一眼看到那藏在了两个小假山夹空里的小狗。气喘吁吁的他笑起来,笑得有几分不正常。对于他这个年龄,他笑起来的样子太残忍了。

“小畜生。”甩了一下鞭子,小男孩慢步走向那小狗,稍显细长的眼睛带着得意,以及马上就要宰杀猎物见血的兴奋。

小狗蹲在夹空里嘤嘤的叫了两声,但声音不大,它也没多少力气了。

“喂!”蓦地,一道稚气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小男孩动作一顿,随后抬头看向发声处,十几米外的长廊上,一个小女孩正笑眯眯的瞅着他。

“你是谁?”小男孩握紧了鞭子,阳光洒在他脸上,苍白的皮肤下隐隐的泛着青色。

小姑娘趴在栏杆上瞅着他,笑起来的样子好看的不得了,“你要杀了那个小狗么?它那么可爱,你怎么下得去手?”歪头,满目都是对他行为的不解。

“干你何事?快说,你是谁?”扬起鞭子指着她,辫梢摩擦空气,发出刺耳的声响。

小女孩慢慢的摇摇头,“熊孩子我见多了,像你这么坏的,还真是第一次看到。听好了,你敢动那小狗一下,我就把你的手指头切下来。”最后一段话她猛地变脸,瞪圆了眼睛,阴森的语气,也颇为吓人。

小男孩似乎也一愣,她变脸太快,以至于他稍稍有些反应不过来。

几秒后,男孩回过神,看着她突地一笑,他扔掉鞭子转身走向那小狗藏身的地方,用力的一把抓起小狗,过于用力,小狗的叫声都有几分惨烈。

“好啊,你来切我的手指,看是你快还是我快。”他扭脸得意的看着长廊上的小女孩,话落,举起小狗然后用力的摔向地面。

小狗嘤嘤的声音都变了调儿,眼看着落在石板路上要被摔得骨肉粉碎,就在那一瞬间,一道白色的影子恍若流星卷着要着地的小狗自小男孩眼前刷的闪过。

两米之外,小女孩稳稳的站在那里,怀中,是那个险些丧命的小狗。

小男孩处于愣怔之中,看着她,他满眼不可置信。这么快的速度,她这个比他矮上一头的小女孩是怎么办到的?

抱着小狗,小女孩一只手抚着它的头,小狗趴在她怀里,发出细细的嘤咛,像是在哭。

微微扬着下巴看着那愣住的男孩,小女孩弯起唇角,“吓着了?事实证明,我比你要快,现在,你的手指头归我了。”走向他,明明个头矮小,但气势却很强。

男孩向后退了一步,似乎想到了什么又猛然停住,“你到底是谁?若是不回答,我可喊人了。”拉高了调门,好似在给自己打气。

女孩扬了扬淡淡的眉毛,看起来并不以为意,“喊啊,尽管喊,我能在他们到来之前就把你解决了。”

男孩眨眨眼,看着已经走到他面前的小人儿终于有些怕了,“我不喊,你也不许对我动手脚。”

“那可不行,你这样的坏孩子必须得受到惩罚,不然,长大了可不得了。”小女孩摇头,下一刻小身影一动,仅仅一眨眼间,两个人的身影就消失在了原地。

一巨大的假山中间有一处夹缝,能勉强的容下一个成年人,但对于两个孩子来说,却刚刚好。

男孩双手抱头直挺挺的站在最里面,脸色更加苍白,皮肤下的青色也很浓重。

他一动不能动,四肢都不听使唤了,因为刚刚眼前这个得意洋洋的小女孩点了他的穴道。

她这个年纪,轻功高超,点穴手法精湛,小男孩实在想不出她是什么人,在这个庄园里,他从来没听说过这号人物。

抱着小狗,小女孩眯着眼睛上下打量他,熊孩子!有熊孩子必有熊家长,这享誉四方的长鹤山庄绝对名不副实。

教训一通,面对武功高强的她,他自是毫无反手之力。

只气的脸青紫交加,他现在说不出话来,但那双眼睛却是表达了他所有的想法,若是他能动,若是他能发声,他一定喊来人,把这个小丫头绑起来好好教训她。

“月亮,你在哪儿?赶紧过来,咱们走。”蓦地,一道女声由远处传来。那声音由内力催动,几乎盖住了整个庄园,这个假山的夹缝里也不例外,很清楚的听到了。

“听到了,这就来。”小女孩回应,声音同样飘出去老远,小小年纪,内力浑厚。

“坏孩子,我要走了,这个小狗我也带走了。看你还不服气,我若是把它留下来,你肯定不会善待它。不管你能不能悔过,我言尽于此,日后你成龙或是成虫只能看你造化了。”拍拍他的脑门,小女孩叹道。恍若一个成年人般的语气,但她的模样确实很稚嫩。

抱着小狗转身离开,也未曾把他的穴道解开,男孩依旧保持着双手抱头的姿势卡在假山夹缝中,瞪视着她的身影消失。

一双眼睛隐现猩红,俊俏的脸儿青白交替,胸肺疼痛愈烈,眼前黑雾将起,在脑海临近黑暗之前,他咬牙狠咒:月亮?好,秦中元记住你了!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厉王新宠:隐形皇后

她是性格内向、不善言辞、如隐形人般,被陷害与男人苟合,被未婚夫禄王退亲,被亲姐推入水中而魂游天外的焱皇朝相府嫡系三小姐。 她是盘踞地府,十殿阎罗哭着求着想要让她赶紧投胎,并保证她会长命百岁生活安乐的冤魂,许是心血来潮,许是终于将害死她的那些家伙全部拉到地府里受尽了折磨感觉没兴致了,在十殿阎罗王们喜极而泣,挥泪送别之下重返人间。 当懦弱胆小、如隐形人般没有存在感的她变成了性情凉薄、出手果断、阴险卑鄙的她,且看她如何坐卧暖塌数银子,冷眼闲看风云起… 听说相府三小姐落水醒来之后就变得不一样了,虽依然如隐形人般的生活着,但听见过三小姐面的人说,三小姐不再懦弱,还变得有那么一点可怕。 听说焱皇城内一家青楼终于关门大吉,一番改造之后却成为了焱皇城内最繁华的销金窟,还只接待女客,男子若想进门,必须要由女客带着。 听说…听说嗜血残暴杀人如麻阴阳怪气心狠手辣,面容奇丑无比能吓死活人吓活死人,年近二十却尚未娶妻的厉王,将要进京给太后贺寿! ———— 她神情淡漠的看着脚下浑身血污、生死不明的男子,在丫鬟惊惧的目光下伸腿踢了踢,问道:“活人还是尸体?” 那男子轻动了下,缓缓睁开眼,眼神清冷凌厉、冰冻三尺。 她在他面前蹲下,依然清清淡淡的表情,说道:“你会武功吧?那么我们做个交易如何?我救你一命,你要教我武功。当然你不答应也没关系,只是不知道还要等多久才会有第二个人从这里经过,而且在你等待的时间里,可能你的仇人会先一步找到这里呢。” ———— 她低头看书,无视架在她脖子上的冰冷利剑,悠然说道:“好歹我也救了你一命,你不知恩图报感激涕零也就算了,竟还想要过车拆桥恩将仇报吗?” 他神情冰冷,其中有着毫不掩饰的杀意,手中轻动顿时有几滴嫣红的鲜血顺着剑刃滑落了下来。 她依然无动于衷,翻过一页书册,带着点凉凉的气息说道:“杀不下手就将剑收了吧,你这样我脖子很痛。” 他眼神闪烁,冰冷的嘴角毫无征兆的浮现了一抹浅淡的笑意,“白馨妍,做本王的王妃!” “没兴趣。” ————— 嗯哼,那个,宝贝开新文了哦,《青梅王爷竹马妃》:http:/ead.xxsy.net/info/384071.html亲爱的们,赶紧给宝贝偶捧场去了,嘎嘎~

诺诺宝贝·完结·63.3万字

谋妻有道之王爷太腹黑

【本文一对一,男女主身心干净,无误会无虐无小三。】 *** 她是来自异世的银刀杀神,也是乔国公府嫡出七小姐,一场赏花宴以强势惊艳之姿摆脱了废物花痴之名。 他是尧国身份尴尬的安王殿下,自小双目失明双亲亡故,是人人避之不及的不祥之人。 初遇,她是冒牌小寡妇,他是被救假丈夫。 再遇,她是乔府七小姐,他是不详安王爷。 他觊觎她,所以他开始在她的生活里无处不在,只做一件事:宠她、宠她、更宠她!目的只有一个:把她宠回家! *** 【小剧场】 【选妃记】 尧皇某日突发奇想要给他的侄子安王殿下选妃,并且放言:安王选谁就是谁! “华笙听说过乔七小姐的美名,心生仰慕,就是不知她会不会嫌弃华笙?” 就因为这句话,乔七成了安王妃。爹爹愁苦,兄长郁闷,姐姐伤心,众人嗟叹:乔七的命可真是苦啊! 而“命苦”的乔七小姐淡定地看着轻车熟路闯进香闺的某男,面无表情地问:“觊觎我这么久,终于如愿以偿了,请问安王殿下有何感想?” 某男浅笑吟吟:“小七,为夫心中甚是欢喜。” 【小七=小妻】 当她已经成为他的妻…… “虽然我排行第七,你又不是我爹又不是我大哥,为毛叫我小七?” “小七,因为从一开始,我就认定你是我的小妻子啊!” 【我永远都不会做的事…】 “你改嫁,我救他。” “不可能。” “为什么?!你不是口口声声说爱他?就忍心眼睁睁地看着他去死?!” “他死,我陪。但我永远都不会做的事,就是让他伤心。” 他,亦是…… *** 女主冷静聪明处变不惊,男主腹黑强大宠妻无度,两人都有多重身份,还有萌萌哒的小包子~游游出品,绝对不坑! *** 推荐游游自己的完结文:《穿越良缘之镇南王妃》http://www.xxsy.net/info/651387.html

三木游游·完结·151万字

唯爱鬼医毒妃

她是药佛山银针小神仙,元初寒。但凡有口气,一根银针保命安。 他是大齐摄政王,丰离。位高权重,杀阀寡义。 一日,宝马香车驶于山下,只闻冷声不见其人,“悬丝请脉,不许碰触!” 转身就走,挥手不送,“本大夫不治妇科病!” 哪知,一句话引祸端。 ——我是很正经很正经的分割线—— 郑王年迈,晚年得一女,与幼帝许婚约。 哪知侄妻叔抢,皇妃变婶娘。 “娶我就是为了治病?你早说嘛,哪用得着那么费劲,害的我逃婚计划半途夭折。”元初寒心塞不止。 “自由?简单,治好了本王,自由给你。”摄政王大人一言九鼎。 “不是说治好了你的病就休了我么?你倒是休了我啊!”自诩一言九鼎的摄政王,何弃疗啊? “还有一绝症须得你亲自医治,且耽误不得。”摄政王大人言之凿凿。 “什么病?”元初寒满眼希冀,任何绝症她都治得了。 “传宗接代。” 这是腹黑鬼医小神仙与超极腹黑摄政王的连环计反间计苦肉计美人计美男计计中计的故事,一路走来一路歌,共享黄图霸业美不胜收。 ***本文一对一,不出墙来不采花,收藏收藏***

侧耳听风·完结·92.5万字

入赘后,权臣被娇养了

于清檀和朝廷的大奸臣成亲了,大奸臣哪里都好,就是和老丈人合不来……--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半世书生·完结·42.8万字

冷王盛爱魔眼毒妃

一朝醒来,她不仅成了需要坐轮椅的残疾人,还被替代胞姐扔进了陵墓陪着一个躺在棺木里的男人,没错,她就是那个活人陪葬。 在这不见天日的陵墓中度过漫漫黑夜,一朝突然被匆匆换走,因为帝王有旨,钦点她这个残废嫁给战功赫赫的九王,其实只为羞辱! 九王带领千军万马守卫边关,战绩辉煌天下皆知。但某一天,圣旨下来,要他娶一个双腿残废坐在轮椅上的女人。这是个偌大的羞辱,他暂时接受;不就是个残废的女人么?和一件摆在角落里接灰尘的花瓶有什么区别? **** 然而,当做了夫妻后,才发现对方居然如此与众不同! 这个打小混在军营里的九王有三好,成熟,隐忍,易推倒! 这个实际上根本就不是残废的女人有三毒,嘴毒,眼毒,心更毒! 火热的生活开始,其实夫妻之间也是要斗智斗勇的。 **** 红烛摇曳,洞房花烛。 男人一袭红袍,俊美如铸,于红烛辉映间走来,恍若天神。 走至喜床前,单手拂去那盖在女人头上的盖头,眸色无温的扫视她一遍,他的眼神比之利剑还要锋利。审视她,恍若审视一个物件。 女人任他审视,白纸一样的脸上无任何表情,眸子清亮,却独有一抹高傲。 对视半晌,男人拂袖离去,女人收回视线闭上眼睛,这就是他们的新婚之夜! **** 草原落日,女人坐在轮椅上盯着远处眸子迷离,看起来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 通身散发着冷冽的男人由远处看着她,他的妻有着凡人不及的能力,能够看得到即将发生的事情。眼下她又发呆,也不知看到了什么。 一步步朝着她走过来,那步伐恍若踩着鼓点儿,每一步都拥有极强的压迫力。 近处,看清了她白皙的脸儿,牛奶般的脸蛋上飘着绯红,似乎,看到了什么很少儿不宜的事情。 “看到什么了?”开口,低沉的声线极具男人气息。 恍若被惊着了,女人瞬间回神,脸儿红透,眸子里却满是怒意,“云九,你耍流氓!”怒叱,更让人肯定她刚刚看到了什么。 入鬓的眉扬起,男人棱角分明的脸上浮起一抹邪恶,“我怎么了?” 女人顿住,最后刷的站起来,抛弃最爱的轮椅离开。 男人微微转头看着她的背影,唇角的那抹邪恶始终未消散。她看到的,那就肯定是即将要发生的。尽管他早就有无数想法,但都不及她给的‘肯定’来的让人悸动,看来,她马上就要真正的成为他的女人了! ***** 一对一,男强女强,盛宠专一,无虐,欢迎跳坑~~

侧耳听风·完结·89.3万字

佛门毒女

一句简介:这是一个有头脑但不高兴的女人与一个半身皈依清心禁欲的‘大师’降妖除魔的故事! **** 柳婵:名字白莲花,外貌白莲花;虽像白莲花,但她其实是个母夜叉! **** 大师:淡漠,俊美,寡语,多金,多金,多金! **** 爱至上,他终于为她脱下青色的僧衣芒鞋,不再风雪独行。 “大师,你不怕变成下一个死鬼么?与我结合,没有好下场。” “佛鬼无惧!” **** 穿越+异能=除鬼降妖;母夜叉+清律大师=天下无双。 听风坑品有保证,用过都说好。简介无能,欢迎小伙伴儿们跳坑~~

侧耳听风·完结·66.2万字

绣色可餐

一句话简介:这是一个美貌变态要杀人灭口和一个弱女子反抗被灭口的故事,这是狩猎者和猎物间“吃”和“被吃”的故事。 **** 人人都说楚家小娘子好命,救了凭着掌江南织造绣行,富甲天下的第一美人琴家三爷,从此飞上枝头变凤凰,多了个二十四孝的美貌大侄儿。 “放屁。”她冷笑吐槽—— 她穿成热心小捕快一枚,善心救个火,却撞破世人夸赞的温柔神仙美人乃是恶毒狠辣大魔王的真相,差点被魔王灭口。 只是她走狗屎运,狠狠先将对方撂倒。 谁知神仙魔王被她虐傻了,魔王变傻X,如小鸡开眼只认第一个活物,他开眼只认她这个“母鸡”,张口要奶吃。 从此她被迫跟着魔王进了富贵窟魔窟,却不想魔王虽‘智障’,但到处都是算计她小命的小鬼。 阴差阳错背上一张夺命藏宝图,背负天下朝野多少阴谋重重,算计无边。 她人活了两世,只信命是要自己挣,不会绣又如何,她偏要以握不住绣针的手“绣”出一片锦绣天地,大好山河。 管他浑水还是好水,既已遭恶人强拖下水,她便海阔凭鱼跃,惊起江湖朝堂万丈波澜,成就史上唯一不会刺绣的——传奇大绣师。 且看她开绣坊,改工技,远航贸,商西洋,扬华夏绣艺于天下。 灭海盗,平海路,破逆案,宰倭寇。 顺道努力灭了某只神仙脸孔恶心肠,翻云覆雨,专爱拿绣花针在她身上刺刺刺,老想剥她皮的超级大魔王…… 她要坚定一颗红心不动摇,从此坐定狗屎堆不挪臀,誓要将狗屎运走到底,再用狗屎糊恶人们满脸。 (非种田文) ** 小剧场: “哎哎哎——儿子,你扒为娘的衣服干嘛,如此重口,你爹知道嘛!” 魔王温柔微笑,手上剥皮刀杀气森森:“哦,你叫本尊什么?” 楚瑜四肢摊开,英勇就义状,娇笑:“哥,神仙大哥,小妹知道你功夫好,来吧,请温柔一点” 魔王长了神仙脸,她不亏。 魔王笑得美绝人寰:“小鱼妹妹,为兄确有祖传剥皮功夫,正缺你一身‘鱼皮’做长靴,娇躯一副来插花。” 楚瑜冷笑:“神仙大哥,小妹有祖传超劲白花油,帮你洗内裤的时候加了点香,你裤裆里的小神仙销魂否!” 魔王笑得仙气飘飘,宽衣解带:“销魂,太销魂,为兄自然也要让小妹试试这销魂滋味才好!” 且看看谁先剥了谁的皮,谁比谁狠,誰先灭了谁的口,谁揭了谁的面具,谁先吃了谁的……肉! *********************** 正儿八经传统个简介—— 这是一个一点刺绣都不会的绣娘,两棍子打傻了最会刺绣和杀人的美男,从此迎娶变态,成为史上第一个对刺绣一窍不通的绣商行会会长,走上人生巅峰,想想还有点小刺激的诡异传奇。 《传奇列女录》——云州有女郎名瑜,史上第一传奇绣娘,贫贱之女,兰心蕙质,机巧敏善,善工技,以一介丝毫不会女红绣艺之身,领江南绣行大败挑衅之湘南绣行行会,坐成绣行会长。 她改工技,促生产,远航贸,商西洋,扬华夏绣艺于天下,赢资财满船,建善养堂惠及天下鳏寡孤独,贤名满民间,更领单枪匹马立城头,率满城娘子军大败倭贼逆寇,奏响了一曲民族女英雄抗击外辱侵略的凯歌。 以上历史记载—— 那是纯属忽悠不明真相群众!!! 楚瑜叹了一口气,顺手抱住一只美貌傲娇的‘公猫’,啵了一口。 琴三爷搁下笔,斯斯文文地挽袖子:“到时间吃你了。”

青青的悠然·完结·175万字

腹黑太子残暴妃

腹黑太子残暴妃这是一个狠辣凶残彪悍的冷酷公主强宠俊美邪魅无双的腹黑太子滴故事! 这是一个阴狠太子与凶戾公主如何暗度陈仓狼狈为奸的在朝堂后宫只手遮天滴故事!?!这是一个……   九幽地府,奈何桥上。 孟婆面无表情的将已喝过孟婆汤的幽魂推入轮回道,冷声喝道,“下一个。” 全身煞气萦绕的女幽魂飘至孟婆身前,孟婆机械问道,“上世是何身份?” 押解幽魂的鬼差翻翻生死薄,淡定开口,“杀手。” 孟婆面色如常,转身去端孟婆汤,“上上世呢?” 再翻生死薄,鬼差嘴角抽搐,“恐怖分子。” 孟婆挑眉,依旧镇定如常,“上上上世呢?” 再翻生死薄,鬼差瞠目结舌,“弑天战神!” 这下子孟婆淡定不了,干枯苍老的手轻颤,碗里的孟婆汤溢出,沾湿了裙摆。孟婆颤抖着声音,再问,“上、上上上一世呢?” 再翻生死薄,鬼差面如死灰,“……杀生佛!” 遇人杀人、遇神杀神、遇佛诛佛,聚凶残暴怒冷酷狠辣于一身且连佛祖的脸都敢当地板踩的杀生佛?!? ‘哐当——’一声,瓷碗落地,只剩孟婆满目震惊。   凶残篇: 场景一:一双白嫩小手入盆,清水顿时化为红得刺目的血水。呈以墨睨了跪在地上的女子一眼,冷漠开口,“将她拖下去施以膑刑!” 闻言,在场之人皆是膝盖一凉,背脊生寒。 膑刑:活生生剔去膝盖骨! 场景二: 幽暗的眼神杀气翻涌,浑身都散发着戾气。整个人犹如从地狱爬出,小小的身子带着铿锵杀伐的威震煞气,“断其四肢扔后巷喂狗,如果还不招就五马分尸,将其头颅挂在南门城墙之上,让她主子好生瞧瞧!” 侍卫满目惊骇,一股寒气从脚底冒出,窜入四肢百骸,犹如身置严寒冰窖,冻得他不止四肢麻木就连思维都停滞了。   竹马篇: 小时候: “小公主,今天的课业是在这绢帕上绣朵娇艳的牡丹花。”妇女恭敬的递上绢帕和绣花针,然后战战兢兢的下去了。 等妇女一走,小女孩就霸道地将绢帕和绣花针塞到身边粉雕玉琢漂亮得分外精致的小男孩手中,冷着脸,命令道,“绣花!我去骑马。” “墨墨……”男孩委屈的拉着女孩裙摆,不让走。 女孩怒脸一瞪,男孩顿时妥协。老老实实的坐屋里当起闺家小姐,一针一线的绣着牡丹花。 长大后: 最为尊贵的太子寝殿,俊美邪魅的太子端坐于床榻之上,一手绢帕,一手绣针,一朵妖艳牡丹花在他手下至极绽放,一双鸳鸯蝴蝶在他指间情意绵绵。 此时贴身宫人气喘吁吁跑来,焦急道,“殿下殿下,不好了,太子妃带了个男人回来,还是个风流倜傥仪表堂堂的美男人。” 狭长凤眸微眯,眸中厉光流转。原本落在绢帕上的绣花针瞬间改道,在那宫人扎出几个血洞,阴测测的声音响起,“风流倜傥?仪表堂堂?美男人?” 那宫人苦不堪言,忙扯着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谄媚着,“殿下您玉树临风英俊潇洒才思敏捷温文儒雅,您是天边云彩,那人是地上淤泥,比不过您,比不过您。” 晚上,精致的大床上,邪魅腹黑的太子殷勤的伺候着彪悍凶残的老婆大人。一边揉着小肩一边小心翼翼的试探,“墨墨,听说你今儿带了个男人回来……” 刚开口,犀利的眼神扫过,吓得太子爷心肝儿颤颤,那里面飘着寒刀子勒! “啊,我不问我不问,咱们睡觉睡觉。”太子爷将墨墨紧紧抱在怀里,双手双脚像藤蔓样的缠绕她身上,然后安心且得意的睡下。 想勾引我老婆?做梦吧!

幽明盘古·完结·102万字

冷王绝爱之女驸马

这是一个铁血真汉子和一个铁血女汉子相爱相杀的故事。 特种兵穿越异世,娘极好,爹不错,妹妹也还行,陌杉依旧有那么一点点忧郁,因她明明是个女儿身,却是夜国陌大将军府唯一的“少爷”,还是赫赫有名的“锦云城第一小白脸儿”!当然,这对灵魂里住了个女汉子的陌杉来说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只是…… 短短几天,一而再再而三地被同一个男人劫持,陌杉真的怒了!只是无奈对手太强大,打又打不过,逃又逃不了,还眼睁睁地看着那货在自家老爹扶持下成了自己的大boss——夜国皇帝,陌杉决定,她要跟那个阴魂不散的混蛋好好讲讲道理! ***那些年,冷血帝王和将军之“子”讲过的道理*** 【你妹……】 将军之“子”:混蛋!为什么要让我当驸马? 冷血帝王:夜氏和陌家要联姻,我不想娶你妹妹。 将军之“子”:我更不想娶你妹妹! 冷血帝王:你可以试试看。 你妹的,遇到这么个脑回路奇葩的货,陌杉也是给跪了…… 【断了的袖子……】 将军之“子”:混蛋!往哪儿摸呢?你个断袖! 冷血帝王:你的脸很白。 将军之“子”:这跟你有一个铜板的关系么? 冷血帝王:所以我想摸摸。 …… 【我想静静……】 将军之“子”:你走吧,我想静静了。 冷血帝王:静静是谁? 将军之“子”:你要干嘛? 冷血帝王:我要杀了他!告诉我,静静是谁? 将军之“子”:你。 冷血帝王:虽然我不喜欢你给我取的这个名字,但是你在想我,我很欢喜。 …… 凤女降世,乱世纷争。当一个冷心冷情冷血的帝王遇到一个潇洒不羁的“少爷”,他说:我不在乎皇位,不在乎天下,惟愿一人相伴。伤陌杉者,死;夺陌杉者,死无葬身之地!哪怕血染江山,哪怕白骨如山,只求并肩携手,看她一世欢颜! 简介无能,本文女强宠文,绝宠无虐,欢脱有爱,欢迎入坑~游游的坑品童叟无欺有口皆碑~↖(^ω^)↗ 【推荐游游自己的完结文两本】 《穿越良缘之镇南王妃》 《谋妻有道之王爷太腹黑》 均为百万字以上的完结女强宠文,喜欢这类型的亲们感兴趣的可以去瞅瞅~~↖(^ω^)↗

三木游游·完结·192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