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无限之贪财嫡妃

溺爱无限之贪财嫡妃

雨凉

古代言情/已完结

85.9万字

完结于2019-11-1407:00:00
她是被母亲利用的棋子,凭着一张绝世容颜被继父收留,图的是她的美色可用。 自从沈千姿穿越到乱坟岗的一具女尸身上后才悟出一个道理—— 后妈恶毒算什么?有后爹更惨! 奶奶不是亲的,当她是妖女,容不下她身。 哥哥不是亲的,只想欺占她的美色,以供玩乐。 姐姐不是亲的,只想看她生活在水生火热之中,以此为乐。 就连亲妈都没有后妈有爱…… 试问,生在这么一个畸形变态的家中,要如何生存? 于是乎,正义感爆棚的她决定,为了良知、为了世界和平,势必扛起枪杆子,将这些变态的人渣一个个拍进粪坑——实现传说中的‘遗臭万年’。 ★★★★★★★★★★★★★★★★★★★★ 见过劫财的鬼吗? 据说邂逅是这么开始的—— 某日深夜树林之中,一阵阴风吹过,某鬼哭嚎:“风吹鸡蛋壳,财去人安乐……我是鬼,不想被我缠上,就将银子拿出来,我可免你们被鬼骚扰之苦。” 某男黑线:“……”鬼也有贪财的? 某小厮胆颤心惊的问道:“你要多少,明日我烧给你。” 某鬼曰:“给我银子,我想烧多少就烧多少。” 主仆:“……” ★★★★★★★★★★★★★★★★★★★★ 为替前身报杀身之仇,她替姐出嫁,只为能有一个可以庇佑她的身份。殊不知传说中冷酷无情的夫君乃昔日‘故人’。 某月黑风高夜—— 某夫君突然回府将某女堵在房门口。 某男挑眉阴测测的问道:“去哪?” 某女抬头挺胸,理直气壮:“偷人。” 某男脸黑:“偷谁?” “萧齐。”某女一脸无畏。 为了不被前身继续托梦,能睡个安稳觉,今日她必须将那龟孙子的‘工具’给没收了! 反正这男人也不在乎她,待报了大仇,如此休了她正好。 ★★★★★★★★★★★★★★★★★★★★ 再某日 某夫君抓狂:“沈千姿,你利用完本王就想走?” 某女抬头冷视:“你要什么报酬?” 某夫君嘴角一扬,邪肆的扫了一眼她玲珑有致的身段:“本王要吃肉。” 某女眼底闪过黠光,点头:“可以。” 当晚,某女不知所踪,某夫君看着床上还滴着血的一块猪肉,风中凌乱。 猪肉旁边附赠留言一张:此肉可食可用。 ★★★★★★★★★★★★★★★★★★★★ 申明:本文男强女霸,强强联手,爽文、宠文。 凉子新文,贯彻身心干净,一宠到底,高洁党放心跳坑。 小白简介,正剧路线,抽风写作,只为博众妞欢乐。

一:鬼也有贪财滴!

  静谧的夜,漆黑的房间,一男子压着一名女子,一手粗暴的扯着女子身上的罗衫,一手用力的掐着女子的脖子不让其呼唤出声。

“沈千姿,你今日要是不从了我,我就掐死你!”男子染满欲望的眸子带着猩红之色,恶声恶语的威胁着身下衣衫凌乱的女子。

“不——”女子精致的容颜上布满了惊恐,越是挣扎,越是感觉到呼吸苦难。

……

“啊——”

床板上,一女子随着自己的尖叫声惊醒,坐直了身体开始擦着脑门上的冷汗。

黑夜的恐惧怎么都比不上每日的噩梦。

看着黑漆漆的小茅屋,女子喘着粗气再一次抱怨出声:

“沈千姿啊沈千姿,你每天这样吓我一次,就不怕把我给吓死过去没人替你报仇了吗?你就算不甘心,你好歹告诉我那人叫什么名字吧?脸都看不清楚又不知道对方是谁,你让我怎么给你报仇啊?”

她叫沈千姿,梦里的那个被人强奸未遂惨遭杀害的女人也叫沈千姿。

她乃现代一人民公仆,因公殉职,哪知道会突然穿越到一个乱坟岗的死人身上。

回想起那天的情景,沈千姿依旧忍不住苦叹。

好在自己胆儿大,否则一醒来就看到各种死状的尸体,估计魂儿都得被吓出去。

她记得她从死人堆里爬起来的时候衣不蔽体,凭着在现代办案的经验,她知道自己这副身子并没有遭到强暴,但用了一天的时间梳理这具身体的记忆,她却不由得感到愤怒。

与她同名同姓的沈千姿十岁丧父,母亲改嫁,其一直跟在外祖母身边直到外祖母去世被其母亲接到继父家中。

悲催的日子就是从继父家中开始的。

有祖母,可不是亲的,可想而知会遭多少嫌弃。有哥哥姐姐,可是也不是亲的,即便其母亲身为续弦妻子,可她这继女却过着连下人都不如的日子。

这个叫南陇国的国家,也不知道是哪个空间里的时代,其封建落后的思想一点也不输天朝的古代。

女儿家本就是个赔钱货,她这个继女更是赔钱货中的赔钱货,从十五岁到十七岁,两年时间,在继父家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最后还差点被畜生强暴。

清白倒是保住了,可命却没了。

要她去形容沈千姿过往的生活,就一个字——苦。

偏偏这个沈千姿也是个不服屈的人,死都死了也不安生,她每日噩梦,全是沈千姿这两年来所受苦的情景,这不摆明了是想让她替她报仇嘛。

可说到报仇,谈何容易?

没有后台可依仗,没有亲人可依靠,就是身上穿的衣服都是她从别的死人身上扒下来的。

没钱、没势、没后台,就凭她这样的能去跟人家堂堂的尚书大人拼斗?

这不是白去送死嘛。

霸占着别人的身体,替主人家伸冤报仇,这个她认了。除暴安良,是她作为人民警察应有的职责,虽说朝代有所不同,可打击犯罪、宣扬正义在哪个时代都是应该推崇的行为。

就算没有被噩梦缠身,她想她也会为这具原身报仇的。

只是这报仇也得找机会,她也不是莽夫只知道冲动,以卵击石的愚蠢行为不是她的作风。

她现在要做的首先就是养活自己。

可这荒山野岭的,她该怎么养活自己?

摸了摸盖住自己半张脸的凌乱发丝,沈千姿再一次向上帝忏悔——

打家劫舍是不对滴,她也是走投无路才去跟路人'讨'要银子滴,而且那些过路的人是自愿给她银子滴,她绝对没有恐吓威胁对方,愿上帝大叔体谅她穿越的不易,阿门!

从破烂的窗户看着外面已黑的天色,沈千姿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仪表',然后打开门走了出去——

今晚的月亮好圆,希望上帝大叔让她碰到一个腰缠万贯的金主……

……

离京城十里外幽冥山脚下

两名男子正朝山中前行。走在前面的男子身姿颀长伟岸,面若雕刻般剑眉凤目,鼻挺唇薄,可谓是谪仙之色,惊鸿之姿。再加上玉冠加顶,腰佩美玉,一身矜贵更显游龙之气。

走在后面的男子,穿着略微素朴,尽管相貌也算俊美,可比起前方男子,不论气质还是皮囊,都稍显逊色。

两手各牵着一匹高头大马,后面的男子看着逐渐变黑的天色,突然紧张的朝前方男子说道:

“爷,您累不?要不先找个地方歇一晚明早再去奉县吧?”

他知道自家爷要赶着去奉县是有急事,可怎么的也该明早出发才是。偏偏爷非要马上出发,这不,刚走到这幽冥山脚下天就黑了。

前方男子顿了顿脚步,头也没回,只是清冷的问道:“为何不能今夜赶去?”

牵马的男子赶紧上前,做贼一般的瞄了一眼四周,似是害怕自己的话会被人偷听到一样,将声音压到最低:

“爷,您有所不知,小的听闻这幽冥山最近两个月闹鬼。听说那鬼可凶了,今晚又是月圆之夜,要是我们不小心碰着了,那可如何是好?小的倒是不怕,可是不能让您被这些不干净的东西缠上啊。”

前方男子凤眸微眯,绯红的薄唇勾勒出一抹邪肆的弧度:“本王还从未见过鬼,若真有幸遇上,也只能说同本王有缘。”

不过是一些人装神弄鬼罢了……

听到他似玩笑的话,牵马的男子紧张不安的摇头:“爷,您可不能这般说啊,那些脏东西可不能跟您有缘,否则会出大事的。”

前方男子哧哧一笑,嘲讽而又不屑。

突然,他纵身一跃,瞬间消失在前方——

“爷!爷——您别丢下小的啊——”牵马的男子回过神来,赶紧慌恐的急呼起来。

一阵风拂过,路旁的灌木丛发出沙沙细响的声音,他莫名其妙的打了个寒颤,背脊开始发麻,两手牵着马儿,赶紧往前追去。

“爷——爷——您别丢下我啊——”

这大晚上的,爷还故意跟他躲迷藏,这不是故意整他嘛!

奈何他牵着两匹马,又不能把马儿丢了,只能苦逼的在后面慢慢追,可追了好一段路,连自家爷的影子都没瞧见。

男子越是追赶,越是心慌不已,看着黑漆漆的树林,他赶紧从怀里摸出一颗夜明珠,一瞬间,四周的环境被夜明珠的光亮照耀得清晰起来。

“爷,您在哪啊?别躲着小的了,赶紧出来吧!”

“爷,您别丢下小的啊——”

怎么办?他好怕啊!

“呜呜呜……呜呜呜……”

“呜呜呜……呜呜呜……”

“呜呜呜……呜呜呜……”

突然间,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传来莫名其妙的声音,像是压抑的哭声,低低沉沉、幽幽冷冷的,不停的窜入他耳中。

“啊——”男子浑身一哆嗦,甚至突然感觉到尿急,'啊'的大叫一声丢了手中的缰绳就朝前方奔跑起来,幸好有夜明珠照亮,否则以他此刻的惊恐程度,还不知道会不会直接撞树上去。

“爷——救命啊——有鬼啊——爷——啊——”男子一边狂奔一边呼救。

“呜呜呜……呜呜呜……”

可身后怪异的声音似乎一直都紧跟着他,不管他如何跑,那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一直都在,且似乎就在他身后,让他感觉身后有只手会随时抓着他后背一样,简直是无法形容的阴森恐怖。

感觉到有东西离他越来越近,近到让他汗毛直竖,近到让他更加尿急,不知是如何想通的,他突然一咬牙,大着胆子转过身去——

“啊——”惊恐的叫声响彻树林。

突然一道风姿卓绝的身影犹如谪仙般从天而降,出现在他身旁,冷声道:“何事如此惊慌?本王难道就如此吓人?”

“爷、爷……我看到有白影从那边飘过……”男子扑到其身后颤抖得惊呼道。

看着手下如此狼狈惊慌,月钦城半眯着凤眸冷冷的瞪向他,沉声训道:

“杨智,本王再听你说一句危言耸听之言,回去之后定会重重罚你!”

堂堂淮阳王府的侍卫竞说些耸人听闻的话来自乱阵脚,成何体统?

叫杨智的年轻男子一脸哭相的躲在他身后,指着某一处哭诉:“爷,小的敢发誓,绝对没有胡说,刚刚、刚刚是真的有个白影从小的眼前飘过……爷,小的从来不说谎您是知道的,这幽冥山闹鬼的事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是真的。”

月钦城冷眼睨着他:“那你给本王说说,方才那鬼长何摸样?”

杨智哆嗦了一下,摇头:“爷,小的没看清楚。”

但他敢拿人头担保,刚刚的确是看到了那种东西!

“胡言乱语!再造谣生事,你就给本王滚回去!”丢下一句警告,月钦城冷漠转身,欲继续前行。

“呜呜呜……呜呜呜……”低沉诡异的声音再次传来——

杨智'啊'的一声惊叫后赶紧抓住自家主子的衣袖,“爷您快听,就是那种声音……是鬼啊……是鬼啊……。”

如此清晰的声音月钦城自然听见了。

停下脚步,他转回身,借着杨智手中的月明珠眯着凤眸冷冷的扫了一眼四周。

“是何人装神扮鬼,给我出来!”

“我是鬼…。我是鬼……”忽然间,灌木丛中一道白影快速的闪过,空气中回荡着一道辽远而空旷的声音,似哭似嚎,阴气习习,听着的确有几分让人毛骨悚然的感觉。

“啊!啊!”杨智猛的一下就将自家主子给抱住,那叫声比鬼声还凄惨。“爷,鬼啊——”

月钦城薄唇勾勒,浅浅的笑意邪魅逼人,妖冶的凤眸冷傲的看着某处虚空的地方:“这位鬼兄,不知找我们主仆二人有何要事?”

树林之中,一阵阴风吹过,似哭似嚎的鬼声幽幽的传来:“风吹鸡蛋壳……财去人安乐……我是鬼……不想被我缠上……就将银子拿出来……我可免你们被鬼骚扰之苦……呜呜呜……”

闻言,月钦城嘴角不自然的抽了抽。“……?!”

不等他说话,被吓得瑟瑟发抖的杨智立马哀求道:“你要多少,明日我烧给你就是。只求鬼兄赶紧离开,别再跟着我们了。”

鬼声再次伴随着阴风传来:“我要银子……想要多少我自己烧……不用你们费心……呜呜呜……”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宠妻无度之嫡妃不羁

她是大学士府嫡女,却是蜀夏国无人想娶的女子,甚至从小就被放养在山中自身自灭,只因她天生聋哑,无人待见。 失足溺水,当她变成她后—— 白心染一头黑线,望天:老天,你玩我是吧?你让姐穿越可以不让姐做皇后、当公主,好歹你让姐做个正常人吧!又聋又哑的你让姐怎么混? ※※※※※※※※※※※※※※※※ 据说这是楠女竹初次见面: 别人挖地或许能挖个金元宝,白心染却在自己的红薯地里挖出一个美男。 看着压在自己身上发愣的男子,穿越两年之久都没与人说过话的她终于忍不住开口了:“这位壮士,你要抓到何时?” 男子身体明显一僵,俊脸爬上一丝尴尬:“咳~” 山中岁月,钓钓鱼、抓抓虾,种种药草,打理家。 就在白心染以为自己会当一辈子世外村姑时,突然一道赐婚圣旨将她召回京城—— ※※※※※※※※※※※※※※※※ 除了枕边之人,无人知晓昔日的聋哑女正常了。 出嫁前,她是被遗放在外的小可怜。 爹不亲,娘早逝,外婆不疼,奶奶嫌弃,七大姑八大姨谁也不当她是白家人。 出嫁后,她是某爷掌中宝、心头肉。 爹爹立马将她宠 外婆、奶奶立马将她疼, 七大姑八大姨三天两头往她面前涌… 惺惺作态如小丑演戏,阿谀奉承如蚊蝇绕身,人生丑态、各种演绎,让人烦不胜烦—— 于是,白姑娘怒了,举牌,上书两大字——滚蛋! 尼玛!她要是真又聋又哑就算了,可她能说能听,每天应付这一群小丑、苍蝇,不仅眼疼、耳疼、牙更疼… 明哲保身的最佳心态是什么——装聋作哑。 出淤泥而不染应具备的心态是什么——装聋作哑。 。。。。。。总之不管做什么,只要装聋作哑就行了。 可是当有人连聋哑的她都不放过时,她还能继续装下去吗? ※※※※※※※※※※※※※※※※ 据说这是婚后生活: 天黑某爷回房,听到女人蒙在被褥中的哭声,万分心疼。 “可是有人欺负于你?” “丽夫人骂我天生残疾,不配坐这正妃之位,我也心中有愧,实在是有辱王爷威名,还请王爷签了这封休书,还我自由之身。”带着哭音,某女从被褥中递出一纸拟好的休书,等着某爷签下大名。 某爷当场黑脸。 “来人,将丽夫人舌头割去熬汤!” ※※※※※※※※※※※※※※※※※※※※※※※※※※※※※※ 这就是一个女人在邂逅男主之后装聋作哑、装疯卖傻、装腔作势、装神弄鬼携手男主一起乱打妖魔鬼怪的狗血穿越史—— 【申明】 小白简介,正剧路线,一对一欢宠文。 男女主绝壁干净,如有污点,作者包赔!!! 抽风写作,切勿考证模仿。 ※※※※※※※※※※※※※※※※※※※※※※※※※※※※※※ 乡亲们: 风华正茂,无敌青春腐朽美少女辣妈雨凉 新文求收藏、求点击、求虎摸、求各种撩……

雨凉·完结·139万字

庶女为妃之世子爷请绕道

苏珞行事,欺我者,老弱妇孺必还之,负我者,不择手段送地狱! 一招穿越沦为人见人踩,没人疼没人怜马上嫁个老爷爷做继室的内宅小绵羊?苏珞握拳表示很兴奋(o`ω′)那谁谁谁,都给姑奶奶洗洗干净,我苏珞的时代到来了,准备接招受宰吧! 斗,斗,斗着斗着一不留神引诱野兽三五只。排排站,挑一只,安个窝。夫狠戾来,妾毒辣,双双来把戏儿唱。夫妻嘛,不是你压我便是我压你,努力要从洞房开始!苏珞狐眼闪光表示很期待╭(╯3╰)╮ 于是,龙凤喜烛燃香,芙蓉暖帐遮春,她强骑美男身,臀蹭美男腹,媚眼如丝,“夫君威猛,妾心欲醉,唯一事需言明……” 扭扭水蛇腰,挺挺傲人胸,男人喘息如恶狼,她满意勾唇,吐气如兰,“夫君国之栋梁,三从四德要懂得,妾的脚步要跟从,妾的建议要听从,妾说错了要盲从,妾若生气要忍得,妾的心思得懂得,妾若撒娇要受得,关键是拈花惹草要不得,洁身自好需记得!” 男人瞪眼,翻身压上,声暗若哑,“娘子,再不灭火,命休矣,三从四德何以谈?” 小剧场1 靖王府花园中,男人一袭玄衣姿态随意坐于阶下,动作专注擦拭着手中寒剑,冷剑寒光反射得俊美容颜愈发清隽无筹,无人注意他的耳根却红了一片。 “你知道吗,狼的一生只认定一个伴侣。狼,不轻易相信人;也不轻易承诺于人;一但承诺了就认定一辈子。” 男人的脚边儿,一匹皮毛深灰的大尾巴狼傲娇地抬起幽绿的眼眸昂了昂头,男人抬手抚摸着狼头,目光倏然盯向亭子中佯装看水的女人,如电如火,沉声道:“我乃狼群哺育长大,我的一生会和狼一样。” 亭子中璎珞装不下去了,回过头来,瞪大眼睛盯着大尾巴狼啸月,惊呼道:“真的吗?狼原来这么忠诚专一啊,啸月有伴侣了吗?在哪里?在哪里?在……哪里……” 男人豁然而起,瞬间扫到了面前,手掌灼热撑住女人的下巴,一字一顿道:“女人,你再敢装傻信不信爷现在就办了你!” 璎珞抖了抖,舔舔干涩的唇,“我是庶女,可我想做正妃,能行吗?” “爷说行就行!” “我最爱金银财宝,你的财产能都给我管着吗?” “可!你若嫌少,爷可出征四国,为你打劫八方!但首先,你最爱的得是爷!” “可我最最爱的好像是喜新厌旧呢,要是哪天我看上别人怎么办?” 男人瞬间冷笑森森。 小剧场2 “苏珞,你有什么好的,清高自大,目下无尘,虚伪自私,根本就不懂温柔体贴,根本就不懂爱人,你只会爱你自己!为什么前世萧启言爱你,今生明明我才是嫡女,为什么所有人都爱你!我不服!”女人的尖叫声凄厉而不甘。 璎珞掏了掏耳朵,眨巴眨巴眼睛,“呃,也许因为我的运气比较好?” 璎珞满不在意的态度激怒了女人,女人扑上来就欲去掐璎珞脖颈,璎珞侧身躲开,神情冷厉起来,“高莺莺,前世我不屑于杀你,怕赃了我的手,今世你仍不配做我的对手,我依旧怕杀人脏手。” 言罢,她笑着回头冲那一脸宠溺的男人道:“不是说我的毒辣最配你的嗜血吗?要不你来帮我将她断手除眼做成人彘?” 男人撇嘴讥笑,“你的手要干净,难道爷的就能随便赃吗?!” 璎珞无奈扯嘴,望向地上不甘的女人,耸肩,“你怎么能混成这样呢,啸月,还是你上吧。” 大灰狼啸月:无良夫妻!我是一匹雌性狼,不喜欢吃女人! 这是一个女主和小三一起穿越滴故事,小三的存在绝逼是为了衬托女主的高大上,美强智,一对一爽甜文,亲们放心跳进素妈的怀抱吧!

素素雪·完结·186万字

名门庶女残君嫡王很妖孽

人家穿越当公主王妃,而她穿越了却只是个小小的不受宠的庶女。庶女也就罢了,为何嫡母会想着法子来害她? 为何嫡姐总是欺负她?连她的嫁妆也要抢去? 好吧,既然好不容易重生了一回,她决定要抡圆了再活一把。 嫡母虐待是吧,不要紧,你用阴谋,我就用阳谋来让你没脸。 嫡姐抢我嫁妆是吧,没关系,穿越女岂能由你们来揉圆搓扁? 在娘家,她看似柔弱但小,实则狡诈如狐,智机百出,硬是将自己姨娘身份的母亲抬为了平妻,更是让嫡姐一嫁后便成怨妇。 不能怪她心狠,她向来禀承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 不能怪她太会耍手段,在这个人吃人的封建社会里,你不用手段,便会被他人生吞活剥了。 但再机智百出,她还是遵循家族安排,嫁给了一个身有残疾的亲王嫡子。、 新婚之衣,盖头揭开那一瞬,她看着自己的新郎错不开眼,天下还有更美的人么?怎么会有人长得如此美艳又妖孽啊…… 嫁入王府后,她斗姨娘,保相公,揭阴谋,更是用柔弱的肩膀,担起了辅助这个国家的重任。

不游泳的小鱼·完结·143万字

混世俏王妃

◆◆◆她伊心染,南国九公主,拥有倾世之貌,棋琴书画无一不精,倾城鸾舞惑天下,号称南国第一才女。 ◆◆◆她伊心染,伊氏财团九公主,头脑不怎么灵活,四肢不怎么发达,唯一拿得出手的就是她美绝人寰的脸蛋,号称家族第一麻烦。 ☆――订婚典礼上,未婚夫的情人挺着大肚子冲进现场,抓起高脚杯朝着她的脑袋卖力一砸,于是乎····· ☆――再次醒来,凤冠霞帔加身,她正在前往夜国和亲的路途之中,······ ☆――家族第一麻烦穿越成南国第一才女,这是神马情况? 适应能力极强的某女,既来之,则安之,欣然接受了这个似乎有些···呃···其实很复杂的南国公主身份。 ★★★王爷很腹黑★★★ “怎么又是粥?”男人的声音低沉暗哑,充满了男性魅力,温润如玉。 某女拉耸着小脑袋,盯着鞋尖,细若蚊声的道:“我只会做这个。” “嗯。” “其实、、、、其实我还会做很多事情的。”仰着头,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望进他幽深的墨瞳里,心突突一跳,感觉很陌生。 “我以为我的老婆只会惹麻烦。” “呃、、、、、、、”他说她是他老婆,这是什么意思呢? “难道不是?” “谁叫你摊上我这么个麻烦,这辈子你都休想甩掉我。” “除了本王还有谁受得了你这个麻烦。”他是很想甩掉她这个麻烦,可是现在,突然发现真的甩不掉了。 某女不断的在前面制造麻烦,某男不断的在后面处理麻烦,一个乐在其中,一个甘之如饴。 这世界,怎一个‘疯狂’了得。 ★★★王妃很强大★★★ 黑衣墨发,随风飞扬,冰冷而凌厉的眼神似乎不应该用来形容草包王妃伊心染。 易守难攻的土匪山寨之中,唯一的一条出路上,神情狂傲而邪肆的战王妃第一次伸出了属于她的利爪,白玉般的双手纤细而修长,手执冰冷的长弓却有一股浑然天成的霸气,阳光下金属制的银白色箭头闪烁着寒凉的冷芒。 搭玄,拉弓,利箭离弦,百发百中····· 那个马背上,倨傲的女子,原来并不是只会惹麻烦,她也并不是什么都不会,至少她的箭术无人能出其右。 哪怕是男子,也要逊她几分。 ★★★宝宝很可爱★★★ 一黑一白两匹小马上,端坐着两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只听清脆的女童声仿如山谷间空灵的莺啼,婉转悠扬,“哥哥,你看看我的脸,有没有长皱纹?” 男童闻声,莞尔一笑,他的五官像极了他的父亲,如今虽显稚嫩,不难看出长大后又是一个蓝颜祸水,“你才多大,哪来儿的皱纹。” 小小年纪,语气却是很稳重。 “还不是为妈咪操心给累的,姑姑说女人操心多了就会长皱纹,然后变老。”她真的好担心自己会变老哦。 “沫儿,咱们家谁操的心最多?” “爹爹。” “你有看见爹爹长皱纹吗?” “没有。”五岁的夜沫儿转过头看向身后,她那总是惹麻烦的妈咪正舒服的靠在爹爹的怀里,她好嫉妒。 视线往上移,落到帅帅爹爹的脸上,一如既往的俊美无俦,根本没有什么岁月的痕迹,她提起的心总算是落了地。 “娘亲有爹爹操心,你就别瞎操心了。” “爹爹的怀抱我也想要。” 小男孩摸了摸鼻子,可爱的翻了翻白眼,其实他也很想要妈咪的怀抱,坏蛋爹爹不许,哎······ ★★★最后说明一下,本文是一对一的宠文,男强女强,强强联手。直白一点的简介就是,这是一个小女人一步一步,最终成为女强人与男主携手看天下的爱情故事。★★★ 【喜欢荨的亲,欢迎勇跃的跳坑,坑品有保证,绝不弃坑。这部文文选择了一个全新的角度,不是所有的女主一穿越就是完美的,荨就是想写出一个不是特别强的小白女主穿越之后,一步步蜕变成完美女主的故事。】 ★★★★★★★★★★★★ 推荐荨的完结作品: 前后集系列: 《温柔王爷迷糊妃》http/www.xxsy.net/info/342723.html 《独宠小娇妻》http/www.xxsy.net/info/401582.html 古言文: 《懒妃倾城》http/www.xxsy.net/info/398973.html 现言文: 《总裁的小甜心》http/www.xxsy.net/info/365150.html 连载古言文: 《重生——舐血魔妃》http/www.xxsy.net/info/445481.html

铭荨·完结·230万字

名门医女

中医学和心理学双博士学位,造就了裴瑾这样的大龄剩女一枚。家境殷实的她,从小衣食无忧,故而养成了一副恬静慵懒的性子。可天有不测风云,没想到做个心理辅导也能飞来横祸,再次睁开眼,她却迎来了一个新的身份——蒲州裴氏世族的千金小姐裴瑾。 爹爹漠视,继母霸道,祖母冷淡 一个个粉墨登场的魑魅魍魉,她权当做一场心理测试 一波波来势汹汹的敌对势力,她又该如何自处? 简而言之 重生之路是锦绣滴,爱情是美好缠绵滴,男主是冷面闷骚滴. 简介无能,看正文吧!! 绝对是虐渣文,男女主身心干净,一对一温馨大结局!小七出品,品质保证!

七萌主·完结·73万字

绝宠之公子的恶妻

长山绿水间,一座庄园坐落在其中。宅邸恢弘错落有致,精雅中透着不凡,一看便不是普通人家。 庄园内,丫鬟小厮敛声静语,行走之时亦是极其小心,尽力的不发出任何声音,规矩的很。 一长廊尽头,一个白色的小身影靠在栏杆上,上半身处在房檐的阴凉里,下半身却徜徉在阳光之下。 小人儿是个女孩儿,白色的裙子布料算不上高档,不过因着那张粉雕玉琢的脸蛋也使得无人会注意那裙子的质地。 ……

侧耳听风·完结·62.3万字

庶女心机

强推新文《嫡女风华》http://www.xxsy.net/info/471282.html 穿越古代的庶女是坐吃等卖,还是努力挣得一方净土? 嫡母凶狠、嫡姐毒辣、庶妹善妒……祖母对她是真心呵护,还是阴谋利用? 大宅门内风起云涌,明枪暗箭,来自现代的她能否在深闺内院斗出一片晴天?能否在宅门之外闯出一片天地? 且看她小小庶女精谋细算,步步为营,斗恶母惩凶姐治悍徒,一路扶摇直上。 女主座右铭:“好好活着,不为情不为爱,只为自己重活一回!” 片段一 如欣看着眼前风华绝代的男子,悠闲道:“王爷,听到臣女要定亲的消息为何如此激动。” 某男子看着眼前磨人的丫头道:“有本王在,没人能娶你。” “为何?” “能娶你的只能是本王。” “王爷为何如此确定。” “本王比别人强。” “比如。” “本王有权。” “我倒是想找一个种田的。” “本王有钱。” “有钱的容易出轨。” “本王比他们长得好”某男吼道 “怪不得桃花多,更要不的,对了,有一样,王爷倒真的是他们永远赶不上的。” “什么” “王爷比他们老。” 某听了脸彻底黑了,怒道:“好,那本王就让你看看本王是不是真的老了。”说着就去解衣服。 看着眼前的男子,某女看了一眼道:“王爷,你的肌肉还真是不错,就是不知道比起别人是不是也要强。” 某男气…… 片段二 “如欣,嫁给本王有什么不好的。”某世子不解道 “你能给我什么。” “正妻之位。” “可那不是我要的。” “那你要什么” “房契,地契,卖身契。”

浅浅的心·完结·67万字

皇家女配

一朝穿越成定国公府的二姑娘,人人道她心狠手辣,五行缺德,口是心非,坏事做尽的毒莲花! 亲娘爱打扮,整日不着调。亲爹太懦弱,带着妾室儿子躲清闲。 大伯母自私狡诈难对付,堂姐貌美如花心机深。 前边是狼,后边是虎,董徽瑜扶额叹息,穿成小说中的恶毒炮灰女配,实在是伤不起。 女配,永远是男主真爱下的炮灰! 女配,永远是女主光环下的陪衬! 女配,永远是歹毒阴狠的代名词! 女配,永远是手段用尽却一场空! 董徽瑜握拳,谁要让我成炮灰,我就把谁炮灰掉! 女主?您一边歇歇去吧,整日演戏累不累啊? 男主?出门右拐阳关道,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哎哎哎,别拉我,你的真爱不是我,男主大人擦亮眼啊!

暗香·完结·206万字

天才庶女:王爷,我不嫁

小鹿新文来袭:《凤凌九州:王妃独步天下》。求收藏:https://www.hongxiu.com/book/7730675504009001#Catalog * 云紫洛,祁夏国第一丑女,草包废物,自幼订婚四王爷,岂料花轿临门当街被辱,未入夫家便被撵回,未婚夫君另有他人,自己沦为全京城的笑柄,只落得个香消玉殒! 21世纪女杀手,惊艳重生! 才知道: 那张丑颜的背后是如何倾国倾城; 那所谓的“天才”姐姐当年盗走了她的创作才一举成名; 那场婚姻本就是姐姐与夫君给她设下的阴谋。 — 21世纪女性智慧又怎输古人! 辱我者,辱之! 欺我者,欺之! 我没有什么高大志向,更没有什么崇高理想。韬光养晦,只为求一方安宁;难得糊涂,不过是不屑计较。但若有人伤了我的底线,那莫怪我以牙还牙,眦睚必报!——云紫洛 他既喜欢她,那她就成全他们双宿双飞,错的是,他不该来招惹自己! [云紫洛,本王就是要看着你痛苦!] 她冷笑 [我就是嫁尽天下男人,也不会嫁你,因为我嫌你脏!] 然,再见面时,风华绝代,一笑倾城,她却已嫁作他人妇。 [他]谪仙清雅,身份高贵,无限宠溺:“洛儿,我会娶你。” 当尘埃落定,蓦然回首,她嘴角的笑意,早已凉去…… 如果爱,请深爱! [他]手握重兵,杀伐果断,冷漠孤傲,深居简出,冷眼看她:“本王给你一次做棋子的机会。” “江山如画,群雄逐鹿,又有谁,不是你的棋子?但我要的,是自由。” 这场游戏中,又是谁失了谁的心? [他]邪魅风流,放肆难当,从一开始的敌意,到最后的真心,“如果你愿意跟我走,我会为你掐断所有桃花。” “但我,也不会是你命中的那朵。” — 本文继续女强宠文风格,女强男更强! 斗智斗谋斗争精彩,阴谋诡计计计不穷,且看女主如何绝地反击! 小鹿旧文《下堂夫君闪远点》http:/ovel.hongxiu.com/a/342979/

雪山小小鹿·完结·118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