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谋嫁之极品王妃

庶女谋嫁之极品王妃

月光晒谷

古代言情/已完结

129万字

完结于2016-03-0817:16:41
穿越成庶出的庶出,在那复杂残酷的世家名门里求生存,文九姐只能谨小慎微的活着。 只是为什么,她都如此低调了,却还依然逃不开这帮子古人的倾轧、设计、坑害…… 哎,既然逃避不开、退缩不了,那也只能迎难而上,努力去争得属于自己的那片天了,在这锦绣骷髅的深深宅门里拓出一条光明大道来。 “九丫头,让你母亲多给你裁两件新衣吧,也到了说亲的年纪了。”正当九姐儿沉浸在向着古代成功人士发展的美梦中时,路人甲祖母的话犹如晴天霹雳将她唤醒。 说……亲?她禁不住愕然。 可是……她才十三岁呀,不过……貌似古代的女人确实都早婚。 改变不了,也只好入乡随俗。 不过好在她有方向有目标,立志要在这种马到处是、小妾满天飞的男尊女卑社会里养成一个忠犬型男来,于是九姐儿的理想又由谋生变成了谋嫁…… 商户之子,俊逸文雅,家道殷实,对她一见钟情。 皇家世子,文武双全,贵不可言,对她再见倾心。 高门庶子,一表人才,前途无量,也是她的忠粉…… 嗯,这么多,挑花了眼,到底哪个才好? “呵呵,还是本宫帮你挑吧……”巾帼不让须眉的杨皇后冷笑着登场…… 呃…… “请问王爷属什么?” “马!”酷王爷惜字如金。 我说呢…… 九姐儿扶额。 考验技术的时刻到了—— ……

一庶出的庶出

  冬日的午后,阳光慵懒的洒在文府的雕花红格子窗棂上,一片柔和静谧。

“姑娘,姨娘身边的徐姑姑过来了!”

九姐儿正坐在黄梨木方桌前绣一副锦鲤图,这时屋门被推开了,青桃领着一个穿着紫色圆领窄袖褙子、眉眼慈善的妇人走了进来。

“哦,姑姑,快请进!”九姐儿赶紧站起来相迎。

“姑姑,请坐!”而那坐在桌子的另一面打络子的青杏也放下手中的东西,搬了锦杌过来。

“青杏,将前日母亲赏的那老君眉冲一碗来给姑姑尝尝!”九姐儿又命令青杏道。

“还是不要了,姑娘!”但那徐姑姑却很快阻止了她,“三夫人赏的,自是好东西,还是你留着喝吧,我又不懂得品,再说……我也坐不住,就是过来替姨娘传个话。”

“哦,姨娘怎么样?”九姐儿立刻问道。

“姑娘放心吧,这两天姨娘哪儿厨房送过来的不只都是热饭菜,那菜色也比往日好,这两天姨娘都没再喊不舒服呢。”那徐姑姑立刻笑吟吟的道。

“是吗,那我就放心了。”九姐儿闻言禁不住松了一口气。

有钱能使鬼推磨,看来这点,在哪里都是真理!

不管是前世那个飞速发展的现代化社会,还是如今这贵胄高门的深深庭院里。

她,本是二十一世纪某高校的优秀教师,为了救一名失足自杀的学生坠楼,谁知一睁眼却发现自己成了某个架空的大越朝汴州城宁平侯府文家的九姑娘。

重活一回,又是千金小姐,原本是很幸运的事,但不幸的是这千金小姐那特殊的身份,庶出的庶出!

这文九姐的父亲,文家的三老爷文崇湖本来就是庶子,文九姐又是这个庶出老爷的庶女。

且她的生母徐姨娘还是一个粗使丫头,一次文崇湖醉酒,稀里糊涂的就将其拉上床,随后有了这文九姐,便抬了姨娘。

——可想而知这文九姐在这候府中是一个多么尴尬的存在了,虽然上至这侯府的最高掌权人李老太君、下到她的嫡母三夫人蒋氏都并未苛刻她。

但顶着这样的身份,在这四世同堂、关系错综复杂的侯门中,要说她的境况比不上得脸的丫鬟婆子真的一点也不夸张。

秋凉以来,那徐姨娘患了肠胃病,大夫嘱托吃食一定要是热的,但不成想这一点要求就没法得到满足,厨房里每每送来的都是冷饭菜。

有时徐姨娘身边的小丫头也会用那煮茶煎药的小风炉温一温,可是那不大的玩意毕竟派不上什么大用场,所以这徐姨娘大多顿数都吃的是冷炙剩饭,那肠胃不舒的毛病也就缠绵了个把月不见好转。

她担心长期下去会转成大毛病,就将自己所有的体己钱全部凑了出来,去贿赂厨房里的管事婆子。

不然能怎做呢?

高门大户的内宅里,各种黑暗各种不成文的潜规则……当然也最现实!

“姑娘,这是姨娘让我送过来的!”这时那徐姑姑忽然又道,边说着边递过来一个荷包过来。

“这……”九姐儿一怔。

那徐姑姑却已将那荷包打开,里面赫然装着几十两的官票。

“这是哪来的?”九姐儿的的眉却已经深深蹙起。

“姨娘说……”徐姑姑垂下头,语气呐呐的,并不正面回答九姐儿的问题,“姑娘也大了,应该买些珠钗胭脂之类的了,身边又怎么能没有些体己,而她又整日在屋里,不用出门,所以……”

“所以就让姑姑去将她那支三翅莺羽珠钗当了,是不是?”九姐儿语气肃然的接口。

徐姑姑没说话,只是点点头。

“姑姑,将这些钱拿回去,明儿去把那钗子赎回来!”

“可是……姑娘……”

九姐儿不理她,动手将那官票尽数装进荷包里,然后又将那荷包塞还给她。

“姑娘……”那徐姑姑禁不住语气哽咽,“姨娘她生了您,是她有福了。”

九姐儿明眸中也不由含了泪。

这徐姨娘,虽然软弱无能,身份低下,但却是这个异世中对她最好的人。

过年过节,偶尔老太君赏些零嘴什么的,也总舍不得吃,要留给她。

每次她去看她,坐不了一会儿,就一直催她走,但她真走时,却又总是倚在门口,巴巴的张望,直到彻底看不见她了为止。

爱女儿,却又怕女儿因自己和嫡母生嫌隙,这份矛盾的心情也是那份母爱的最深诠释吧。

每每面对她,总会让她想起那时空相隔的母亲,不知可还安好……

……

“姑娘,刚才奴婢回来的路上,碰到七姑娘了,七姑娘又去三姑娘的菡萏院呢。”

又坐了一会儿,那徐姑姑就就回去了,青桃去送她,顺便去针线房配了几色线来,但这小丫头一回来立刻兴致勃勃的凑到九姐儿面前。

“哦,是吗?”文九姐却只是抿唇一笑,“这有什么,七姐和三姐素来要好,现在三姐又快嫁了,自然走得勤。”

“要好?”那青桃听罢,有些不屑的暗暗撇嘴嘴,小声的咕哝一声,“才不是呢……”

“才不是什么?你又知道了?”

古代的闺阁生活,貌似悠闲舒适,其实无聊乏味的紧,特别是对于晋春这个现代人,每天足不出户,针黹女红,当真着实苦闷。

身边这两个心腹小丫头,青杏持重,青桃欢脱,但却一样的忠心耿耿,又日日相伴,恰犹如这苍白生活中的一抹色彩,带给她不少的慰藉和乐趣。

看着这小丫头那模样,她不由得就想逗逗她……

“我当然知道了,不只我知道,府里好多人都看在眼里的,这七姑娘根本就是看这三姑娘是大夫人的心头肉,又是老太君眼前的红人,如今还说了一个好婆家,爬杆子上赶着呢……”

小姑娘自然是不禁逗得,又看笑眯眯的,无一丝嗔怪,立刻就如爆豆似的全倒了出来。

“你少说两句,也没人当哑巴将你卖掉!”直到那青杏虎着脸斥她,才打住话头。

文九姐见了,却只是一笑。

文七姐,长她一岁,今年十三,貌美伶俐,只可惜身份却和她一样——庶出的庶出。

老太君李氏共有四子,老大文崇江、老二文崇河是嫡出,老三文崇湖和老四文崇海则是庶子。

这文七姐正是四老爷文崇海的女儿,还是庶女,她的母亲曾是四老爷身边的大丫头。

庶出的庶出,自然是这侯门中最卑微的,在无外力可借的情况下,要想站稳脚跟,削尖了头,卖乖讨好是必须的,能理解。

只不过毕竟年幼,所做所行难免轻狂,落人诟病……

“姑娘,三姑娘的婚事马上近了,您看我们填些什么箱奁?”这时那青杏忽然来了一句。

这话让文九姐小脸瞬间一暗,哎,令人烦恼的正题来了……

刚才她没接姨娘那钗子典当的银票,却并非她有钱,而是那件东西是这个可怜女人最珍贵的东西,她又怎么能拿。

经过今天这一出,她柜子底那个旧漆木匣子是彻底的空了。

她从来没像这刻那样想念那不多的二两月例,只可惜距离发月例还有好些日子呢。

其实她一向节俭,姐妹们请客不搀和,只怕回请;珠钗胭脂之类的东西也都是用府里配发的,从不外购,可是手头却依然紧巴巴的。

没办法,在这偌大的侯府里生活,是需要打点的,若再赶上个嫁娶或生辰之类的,也是需要花费的。

“姑娘,要不……”看着自家姑娘那紧缩的眉头和清瘦的身影,青桃禁不住一阵心疼,想了想才期期艾艾的道,“要不……我们……就什么也不填了,反正……三姑娘哪里什么都不缺,别……这么看着我,我、我说的……说的是实话,那天青叶和我说,她代古婆子去给三姑娘送东西,三姑娘正高兴呢,好家伙,随手就赏了她半个银锭子,小姐不是常说……常说那个什么……什么锦上画花易,雪里送柴难吗……”

“噗嗤——”正因为她那不着调的话而瞪她的青杏被逗笑了,“你胡说什么?什么画花什么送柴,人家说的是锦上添花、雪里送炭好不好?”

“添花送炭呀……”青桃被青杏笑得不好意思了,搔了搔头,却依然嘴硬的道,“其实……其实也差不多吗,呵呵,姑娘,你说……是不是?”

文九姐自然也笑的前仰后俯,但笑过之后却又是无声的一叹。

同是侯府小姐,但处境却是天壤之别——

且不说这侯府嫡出的文三姐,就是自己的妹妹、三夫人的亲生女儿文十姐,哪个又像自己一样每天算计来算计去呢?

无他,无人帮衬而已。

其实又哪只是无人帮衬,必要时她还要顾及自己的亲娘,就比如今天……

“……人家缺不缺是一回事,作为姐妹,这出嫁填箱奁是必须的,不然就是失礼,你好歹也是大丫头了,怎么就连这点礼表都不懂……”一边的青杏正因为青桃那番热血无脑话,喋喋不休的在教训她。

文九姐听了,心情越发烦闷。

前世的她一直都是独立自主的生活着,做着一份教师的稳定工作同时还开着一家工艺小店,收入不菲,日子可谓过得有滋有味。

只不过没想到的是一次善心救援,老天竟然就将发配到这里来,过着这样一种仰人鼻息的寄生生活。

对于命运,她真的不由得不怨怼……

“姑娘,我们要不要也学学别家的一些姑娘,绣东西出去卖……”看文九姐脸色不好,青杏也顾不得再训青桃,冥思苦想了一阵,开始出谋划策。

“不行!”但她的话还未说完,文九姐就斩钉截铁的拒绝了,“老太君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若真的传到她耳朵里,还了得。”

青杏一怔,不说话了。

九姐儿也沉默。

这锦绣骷髅的宅门里,人多嘴杂,人心叵测,一旦行将踏错,触犯了规矩,后果将不堪设想。

她也只好努力小心谨慎,做好那不碍人眼的小透明,这样才能活的平静踏实些……

屋子里一时静了下来,唯有秋风从窗口的缝隙中徐徐吹进,掀动窗口的帷幔。

“哎呀,翠翘姐姐,您拿的这是什么呀?来、来……我帮你!”这时忽然外面守门口的小丫头的声音响了起来。

屋里的几人禁不住都抬起头来,向外望去。

“也没什么,大舅夫人过来了,带了些蜡烛来,三夫人让我给姑娘送过来几包。”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回答道。

“蜡烛……”文九姐闻言却禁不住眼前一亮,有了……

……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穿越名门秀:贵妇不好当

文案:都市女一朝穿越到古代,禀着平安度日,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行事,奈何人算不如天算,出身上层阶级的她却势必要嫁入同为贵族之家的男子为妻,从此卷入一系列麻烦斗争当中。 古代贵族哪家不是攀亲带故、三妻四妾,曲清幽没想到她也嫁了这么一个大家族,还是三大国公府之首,惟有步步为营,凭着一颗七窍玲珑心,硬是争得一席之地。 古代宫廷哪有和平安定的?惟有刀光剑影,你方唱罢我登场的争斗,身为国公府的儿媳妇,哪能置身事外?曲清幽也不得不小心周旋于宫中贵妇之中。 为自己,为丈夫,为家族,古代贵妇不好当,看穿越女如何当贵妇? 推荐某梦的新文:《一等宫女》http://www.xxsy.net/info/394339.html 推荐某梦的最新完结文《世族嫡女》:http:/ead.xxsy.net/info/369751.html 片断一: 当他笑着走近时,见她正摘下一朵粉红色的绣球花在手中把玩。于是笑道:“这是要抛给我的吗?” 曲清幽原本沉在自己的思绪当中,忽然听到一声男子的声音,有几分熟悉又有几分陌生,抬起头时果见罗昊就站在她的面前,面挂笑容,衣饰随风飘扬,倒有几分君子模样。遂笑着把花抛向他,“那公子可要接着了。” 他会是她今生的良人吗? 片断二: 穆老夫人笑道:“曲家丫头不知是走运还是不走运,偏遇着你。不过这幽姐儿确是不俗,我们定国公府就需要这样的媳妇,方能再兴旺个百来年。” “老祖母想得倒长远。”罗昊端过丫鬟手中的参茶递到老祖母的手中。 “别告诉我这老婆子,你小子打的不是这个主意?”穆老夫人眯着鹰眼道,喝了一口参茶,她又开始打趣孙子:“我看那幽姐儿也不像是个容易降得住的主,真不知道你们婚后,谁能降得住谁了?” 罗昊笑着道:“老祖母说的怎么好像是两军对垒似的?我的娘子可是娶来疼的,什么降不降的?” 片断三: “娘子,什么是爱情?” 醉酒的曲清幽歪着头看着他一脸的不解,“笨蛋,爱情都不知道?” “那娘子告诉我不就得了?” “爱情是一生一世一双人,这道门很窄,只容得下我与你两个人,闳宇,你知道吗?” 她想要独占他,这是罗昊的第一想法,“娘子,你想要我永远只宠你一个人是吧?何必要绕弯子呢?”用爱情这么一个让人无法理解的词语。 曲清幽这才想明白她与他原本就不是同一世界的人,她努力的融入他的世界,但他却走不进她的世界。 但是这又如何?她仍会想着法儿让他慢慢地恋上她,恋上她的身,恋上她的心。

筑梦者·完结·120万字

庶女为妃之世子爷请绕道

苏珞行事,欺我者,老弱妇孺必还之,负我者,不择手段送地狱! 一招穿越沦为人见人踩,没人疼没人怜马上嫁个老爷爷做继室的内宅小绵羊?苏珞握拳表示很兴奋(o`ω′)那谁谁谁,都给姑奶奶洗洗干净,我苏珞的时代到来了,准备接招受宰吧! 斗,斗,斗着斗着一不留神引诱野兽三五只。排排站,挑一只,安个窝。夫狠戾来,妾毒辣,双双来把戏儿唱。夫妻嘛,不是你压我便是我压你,努力要从洞房开始!苏珞狐眼闪光表示很期待╭(╯3╰)╮ 于是,龙凤喜烛燃香,芙蓉暖帐遮春,她强骑美男身,臀蹭美男腹,媚眼如丝,“夫君威猛,妾心欲醉,唯一事需言明……” 扭扭水蛇腰,挺挺傲人胸,男人喘息如恶狼,她满意勾唇,吐气如兰,“夫君国之栋梁,三从四德要懂得,妾的脚步要跟从,妾的建议要听从,妾说错了要盲从,妾若生气要忍得,妾的心思得懂得,妾若撒娇要受得,关键是拈花惹草要不得,洁身自好需记得!” 男人瞪眼,翻身压上,声暗若哑,“娘子,再不灭火,命休矣,三从四德何以谈?” 小剧场1 靖王府花园中,男人一袭玄衣姿态随意坐于阶下,动作专注擦拭着手中寒剑,冷剑寒光反射得俊美容颜愈发清隽无筹,无人注意他的耳根却红了一片。 “你知道吗,狼的一生只认定一个伴侣。狼,不轻易相信人;也不轻易承诺于人;一但承诺了就认定一辈子。” 男人的脚边儿,一匹皮毛深灰的大尾巴狼傲娇地抬起幽绿的眼眸昂了昂头,男人抬手抚摸着狼头,目光倏然盯向亭子中佯装看水的女人,如电如火,沉声道:“我乃狼群哺育长大,我的一生会和狼一样。” 亭子中璎珞装不下去了,回过头来,瞪大眼睛盯着大尾巴狼啸月,惊呼道:“真的吗?狼原来这么忠诚专一啊,啸月有伴侣了吗?在哪里?在哪里?在……哪里……” 男人豁然而起,瞬间扫到了面前,手掌灼热撑住女人的下巴,一字一顿道:“女人,你再敢装傻信不信爷现在就办了你!” 璎珞抖了抖,舔舔干涩的唇,“我是庶女,可我想做正妃,能行吗?” “爷说行就行!” “我最爱金银财宝,你的财产能都给我管着吗?” “可!你若嫌少,爷可出征四国,为你打劫八方!但首先,你最爱的得是爷!” “可我最最爱的好像是喜新厌旧呢,要是哪天我看上别人怎么办?” 男人瞬间冷笑森森。 小剧场2 “苏珞,你有什么好的,清高自大,目下无尘,虚伪自私,根本就不懂温柔体贴,根本就不懂爱人,你只会爱你自己!为什么前世萧启言爱你,今生明明我才是嫡女,为什么所有人都爱你!我不服!”女人的尖叫声凄厉而不甘。 璎珞掏了掏耳朵,眨巴眨巴眼睛,“呃,也许因为我的运气比较好?” 璎珞满不在意的态度激怒了女人,女人扑上来就欲去掐璎珞脖颈,璎珞侧身躲开,神情冷厉起来,“高莺莺,前世我不屑于杀你,怕赃了我的手,今世你仍不配做我的对手,我依旧怕杀人脏手。” 言罢,她笑着回头冲那一脸宠溺的男人道:“不是说我的毒辣最配你的嗜血吗?要不你来帮我将她断手除眼做成人彘?” 男人撇嘴讥笑,“你的手要干净,难道爷的就能随便赃吗?!” 璎珞无奈扯嘴,望向地上不甘的女人,耸肩,“你怎么能混成这样呢,啸月,还是你上吧。” 大灰狼啸月:无良夫妻!我是一匹雌性狼,不喜欢吃女人! 这是一个女主和小三一起穿越滴故事,小三的存在绝逼是为了衬托女主的高大上,美强智,一对一爽甜文,亲们放心跳进素妈的怀抱吧!

素素雪·完结·186万字

穿越田园之妃不好惹

简介:平凡的吴婉娇一不小心溺在旅游的海边,穿越了! 平民的吴婉娇只在书本里、电视中知道权门贵渭这个四个字,不想穿越后这么不远不近的体味了一把,你问什么叫“不远不近”,这么说吧,爷爷的爷爷叫皇帝,你说近不近,可现在孙子的孙子只能是出了五服的旁门旁支;至于“权门”连边角的边角都靠不上,离权力中心早十万八千里了,你说远不远。 再看,身旁有一个无赖爹,软弱娘,这叫什么事?但好歹无赖爹管吃饱、穿暖还没家爆;软弱娘虽无主见但好歹爱子、爱女。 作为皇家宗室的后裔,吴婉娇觉得,只要知足常乐,小日子也蛮不错的。 可天不遂人愿啊,快要及笄的吴婉娇,被宗室、家族“牺牲”了。 平镛的吴婉娇天长叹,老天啊,我不就是长得清秀一点吗,可皇家出品能有孬种吗,不就是肤白一点吗,可这不是遗传老娘的吗,要不当年英俊潇洒的老爹能取这么一个软弱的庶女吗? 无奈的吴婉娇,本着在那不是混日子的思想,嫁吧,不就是极北之地吗,别人能过,我也能过。 咦!北地之王,给我10顷地,自生自灭,这好啊,吴婉娇捂嘴偷乐。 什么?不毛之地,气得胸起脑疼的吴婉娇,大吼一声,不就是盐碱地吗,小意思。 引水冲田,养畜堆肥,植树防风沙,虽说难了点,可不是有句老话嘛“人定胜天” 好歹不愁吃喝了,窝在这10顷地上,不要太适意哟,可那谁谁谁,谁让你动我粮仓的大米、白面,拿起菜刀,果断下手。 天,这是什么情况?美男计,哼,这计对我没用,不如坐下来谈谈,有银子一切好说,什么,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想得美,直接给你闭门羹! 看平凡女孩在古代自力更生的故事。

冰河时代·完结·106万字

名门庶女残君嫡王很妖孽

人家穿越当公主王妃,而她穿越了却只是个小小的不受宠的庶女。庶女也就罢了,为何嫡母会想着法子来害她? 为何嫡姐总是欺负她?连她的嫁妆也要抢去? 好吧,既然好不容易重生了一回,她决定要抡圆了再活一把。 嫡母虐待是吧,不要紧,你用阴谋,我就用阳谋来让你没脸。 嫡姐抢我嫁妆是吧,没关系,穿越女岂能由你们来揉圆搓扁? 在娘家,她看似柔弱但小,实则狡诈如狐,智机百出,硬是将自己姨娘身份的母亲抬为了平妻,更是让嫡姐一嫁后便成怨妇。 不能怪她心狠,她向来禀承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 不能怪她太会耍手段,在这个人吃人的封建社会里,你不用手段,便会被他人生吞活剥了。 但再机智百出,她还是遵循家族安排,嫁给了一个身有残疾的亲王嫡子。、 新婚之衣,盖头揭开那一瞬,她看着自己的新郎错不开眼,天下还有更美的人么?怎么会有人长得如此美艳又妖孽啊…… 嫁入王府后,她斗姨娘,保相公,揭阴谋,更是用柔弱的肩膀,担起了辅助这个国家的重任。

不游泳的小鱼·完结·143万字

嫡女策

董家嫡出大小姐,董风荷,董家这一辈唯一的嫡系,却不受祖母喜欢,不遭父亲待见。 母亲董夫人重病缠身,卧床十载,犹如冷宫。 庶妹骂她是野种,姨娘撺掇着祖母将她许给京城出了名的纨绔子弟——庄郡王府杭家的四少爷。这一切,她从来都云淡风轻,只想与母亲平淡度日。 不过,她也不是那等任人欺凌的主,你们既然越过了她的底线,就别怪她雷霆手段,翻脸不认人。若当她是好欺负的,就错了。 一日入王府,从此后风云变幻,她已不能只为自己活。 克妻克子、游手好闲、吃喝嫖赌、宠妾成群,这些标签,都属于她的夫君。新婚夜,妾室有孕,夫君弃她而去;第二日,有心人寻事,夫君醉酒而归;回门日,夫君居然替她在娘家撑足了脸面。这个男人,她看不透。 上,她要斗王妃,斗王爷,斗各房叔叔婶婶; 中,她要斗夫君,斗妯娌,斗围绕她夫君的莺莺燕燕; 下,她要斗姨娘,斗丫鬟,斗各路的管事。 让我们拭目以待,看这支风中清荷如何在诡谲多变、阴谋环绕的大家族里站稳脚跟,赢得夫君的倾心爱恋,成为王府当之无愧的新主母。 本文种田、宅斗、女强、正剧,结构复杂,人物繁多。希望喜欢的亲们收藏、留言。

西兰·完结·103万字

重生之嫡女不善

本文重生女强,爽文,一对一。 沈静秋死在爱人手中,重生回到十三岁这一年。这一次,她不会让父死母亡的悲剧发生,不会让哥哥生死不知,更不会让自己落到上辈子那样不堪的境地。 她更要好好的回报害得她家破人亡的仇人。 斗伯母,斗堂姐 斗渣男,斗恶女 一不小心,斗得朝堂翻了天,更斗出一世荣华富贵,美男倾心,良缘前程。 元宝出品,必属精品完本。更新稳定,敬请收藏点阅。 推荐元宝的完结文: 《庶女妖娆》 《锦绣权色之嫡女为尊》 《嫡不如庶之嫡女不容欺》

我吃元宝·完结·198万字

继室谋略

穿越且穿越成庶女不可怕,可怕的是无车无房还父母双亡; 无车无房父母双亡不可怕,可怕的是一来便要被逼出嫁做填房,丈夫据说还“克妻”成性; 被逼出嫁被“克”不可怕,可怕的是婆家形势无比复杂; 婆家形势无比复杂不可怕,可怕的是丈夫阴沉多疑,时刻防着她; 拍桌,姐怒了,既然不给姐安生日子过 那姐就斗婆婆斗妯娌斗老公,斗一切魑魅鬼怪,斗垮一个算一个! 再在一起穿越的铁杆闺蜜帮衬下,顺便拐走阴沉老公家孩子们的心 让阴沉老公陪了夫人又折儿女 让丫知道,防火防盗防什么都行,就是不能防自家老婆 否则,就只能送你离开,千里之外! 正剧,宅斗,种田,微微有点慢热,主打婚后生活。 简而言之,就是讲述一个淡定型穿越小庶女的填房生活! 同样的穿越,不一样的精彩!本文为姐妹双穿文,关于本文女主闺蜜夏若淳的精彩故事,详见咱家月色的种田大文《嫡女攻略》:http:/ead.xxsy.net/info/350417.html 隆重推荐【脂砚斋出品种田文系列】 《继室谋略》http:/ead.xxsy.net/info/350411.html 作者:瑾瑜 《嫡女谋略》http:/ead.xxsy.net/info/350417.html 作者:月色阑珊 《小妻大妾》http:/ead.xxsy.net/info/333828.html 作者:沧海明珠 《庶女无敌》http:/ead.xxsy.net/info/326896.html 作者:雁无痕 《嫡妻》 http:/ead.xxsy.net/info/347204.html 作者:长河晨日 《嫡孤》 http:/ead.xxsy.net/info/332812.html 作者:银色月光 《罪女嫡妃》:http:/ead.xxsy.net/info/358714.html 作者:糖糖宝贝 推荐亲爱的开水的超级红文《九师妹》:http:/ead.xxsy.net/info/333051.html(走过路过,千万表错过啊,o(∩_∩)o) 竹子的虐文《鸩妃》:http:/ead.xxsy.net/info/360074.html 冷雨的新文《嫡妾风流》:http:/ead.xxsy.net/info/362560.html 好友夜初的《悍妾当家》:http:/ead.xxsy.net/info/368012.html 小友公子朝惜的《D罩杯弃妃》:http:/ead.xxsy.net/info/371786.html(虽然才很瘦,但很有意思的文文哈,o(∩_∩)o) 重磅推荐尘的新文《妻不如妾之夫人要下堂》:http:/ead.xxsy.net/info/371889.html 猪猪的红楼新文《水润珠华点绛心》:http:/ead.xxsy.net/info/368863.html(啥也不说了,猪猪出品,质量的保证啊!) 好友潇湘非倾城的新文《残情王爷的嫡妃》:http:/ead.xxsy.net/info/387969.html

瑾瑜·完结·161万字

庶女的生存法则

本文系纯正种田文,就是家长里短的事儿。系架空,历史参照明朝中前期。 现代女生活在古代,想要在内宅里生存,可不是喝两首曲子,剽窃几句诗就可以傲啸群英。想要在内宅里生存,别以为穿越女就厉害无边了,还是先乖乖学习了古代生存技巧再说吧。 好不容易在古代混了个熟脸,也积了些“人脉”,也费了些周折订了门不上不下的亲事,原以为三品家的庶女混到这模样已算不错了,也不会再丢现代女的面子,就在这时候,命运又来捉弄她……

淳汐澜·完结·119万字

侯门医女之相夫教子记

这是一个女医生穿越后安身立命,成就自我的古典童话。 这是一个智慧型女主VS力量型男主的爱情故事。结局1V1。 *◇*◇*◇*◇*◇*◇*◇*◇* 两江总督姚远之的嫡长女姚凤歌病危,姚府为了家族的利益,安排身为庶妹的姚燕语进定侯的后宅,只等嫡女一命呜呼后,便将姚燕语定为继室。 现代西医女博士穿越的姚燕语在姚家蛰伏十年,韬光养晦,一朝出嫁,姚燕语不想捡个二手货窝窝囊囊的过一辈子。 于是她以医治好嫡姐为筹码,自请离府,换得自由身,去庄子上过清净的日子。 不料,她放弃了所有的牵绊带着自己那点财产离开侯府,清净的日子却没能过上。 独居山庄种田养鸡,反而引来风流公子结伴来访,彪悍武将先后上门。 自此后,家族看重,父兄爱护,嫡姐心疼,姐夫怜惜。 人生转而繁花簇锦,烈火烹油,端的是尔虞我诈不休,富贵荣华不尽。 *◇*◇*◇*◇*◇*◇*◇*◇* 为了保持自己的人生尊严,姚燕语不得不全力奋斗。 她—— 与天斗,战胜洪灾疫情。 与人斗,跻身朝堂权贵。 与权斗,闲看尔虞我诈。 与时斗,斡旋权力更替。 与命斗,终究善有善报。 终其一生,她都在全力拼搏,人生的每一步,都踏实的走过。 她俯仰之间无愧天地,扪心自问无愧良心。 而最终的名利双收也抵不过,夫妇和,儿女孝。 ……

沧海明珠·完结·187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