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国民男神

重生之国民男神

水千澈

现代言情/已完结

266万字

完结于2020-05-0119:16:34
【本文女扮男装,重生虐渣,酸爽无比宠文+爽文无虐,双强双洁一对一,欢迎跳坑!】 前生司凰被至亲控制陷害,贵为连冠影帝,却死无葬身之地。 意外重生,再回起点,获得古怪传承。 司凰摸着下巴想:这真是极好的,此生必要有债还债,有仇报仇。 重临娱乐王座,明里她是女性眼里的第一男神; 一语定股市,她是商人眼里的神秘小财神; 一拳敌众手,她是大院新一代的霸道小王。 嗯……更是某人眼里的宝贝疙瘩。 然而有一天,当世人知道这货是个女人时……全民沸腾! 面对群涌而至的狂蜂浪蝶,某男冷笑一声:爷护了这么久的媳妇儿,谁敢抢? “报告BOSS,李家公子要求司少陪吃饭。” “查封他家酒店。” “报告BOSS,司少和王家的小太子打起来了。” “跟医生说一声,让他‘特别关照’病人。” “啊?可是司少没事啊。” “就是‘关照’王家的。” “……” 许多年后,小包子指着电视里被国民评选出来的最想抱的男人和女人的结果,一脸纠结的看着身边的男人。 某男慈父脸:“小宝贝,怎么了?” 包子对手指,纠结半天才问:“你到底是爸爸,还是妈妈?” 某男瞬间黑脸:“当然是爸爸!” 小包子认真:“可是他们都说爸爸才是男神,是男神娶了你!” 某男:“……” 敬请期待,二水倾力所作现代宠文,剧情为主(肯定有感情戏),保证质量!请多支持! 本文架空,未免麻烦,请勿过度考据!谢谢大家!

第001章归来(求收藏)

  司凰从睡梦中惊醒,抓着被单的手指泛白,额头青筋微突。

从窗帘透出的朦胧光线让司凰知道现在应该是凌晨,一双黑沉沉的眼眸被汗湿的黑发遮掩,从喉咙里发出粗哑的喘息声,就好像是困兽的挣扎。

“哈……呵呵呵呵呵。”忽然,粗哑的喘息化为了笑声,初听着像是愉快,可是配合司凰现在一手捂住双眼,昂着脖子的模样,就显得诡怪起来。

到了最后,笑到喉咙生痛,那笑声也更像是抽泣,绝望疯癫。

一直到笑不出来,只剩下细微的呼吸声,捂住双眼的手向上撩去汗湿的黑发,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也露出被隐藏的双眼。

如果有人在这里,一定会意外这双眼睛不但没有丝毫的泪水,反而冷静的可怕,太过冷静的黝黑透出一丝魔性。

【你还要逃避到什么时候?】

脑海里突然冒出来的声音,没有让司凰的脸色有丝毫的变化,她无声的扯动了下嘴角,掀开被子下床。

浴室里有一面全身镜,司凰站在镜子前,看着对面倒映出来的人。

少年大约十六七岁,四肢纤细修长,线条感流畅优美,肌肤在浴室的灯光和瓷砖的反光下更白如玉瓷。最美好的是她的一张脸,饱满的额头下长长的眉毛几近鬓发,眉形无需修剪自然有型,眉下的双眼半眯着,眼尾上翘和长密的眼睫配合得完美无缺,此时里面的瞳仁浓稠无光的盯着对方,无情的神色使得这张还稚嫩的脸显得冷酷而浓艳。

这是一张被上帝亲吻的脸庞,美丽得无关性别,雌雄莫辩。

不过,不去看她的身体,一头凌乱的短发,自然会让人将她认作男孩。

事实上,她现在的身份,乃至是身份证都是男性。

司凰高深莫测的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半响,忽然闭上眼睛,过了两秒再睁开的时候,眼里的黑暗犹如雨过天晴的碧蓝天空,眉宇展开,绽开并不算灿烂的笑容。

纯真、无邪、犹如天使!

只是天使来的快,消失的也快,嘴角的弧度微微变化,充满厌弃的嘲讽。

司凰转过身,看到镜子里的自己一背纵横交错的鞭痕。

这三天她一直呆在自己的房间里,除了吃饭外就是躺在床上养伤,还有回忆前生的一幕幕,总结出一句话——她前世二十八岁的人生,一直都在为别人而活,被人利用完全部的价值,到死都没有一个葬身之地,被抛尸在外,肉身被人凌辱后,再到被野兽啃食,最后爬满虫蚁,成为大自然的养料。

三个夜晚,她都在做同一个梦,梦中的她一次次的体会死亡时那漫长的绝望痛苦。

【你还有十天的寿命。】脑海里又响起恨铁不成钢的声音。

这回司凰回应了,“我知道。”转身去打开淋浴,声音在水声中模糊,“这次,我会比任何人都珍惜自己的命。”

*

重生回来的司凰今年才十六岁,身高却已经有一米七二,哪怕是在同龄的男生里也算中上。

她打开衣柜,从里面一堆暗色系的衣服里选了件灰蓝色的T恤,外披黑色针织衫,下面配一件同款的黑色休闲牛仔裤,再看镜子里的自己,额前略长的黑发遮住了半张脸,让整个人显得阴郁。

司凰回想,十八岁前的她就是这样内向阴郁的形象,是司桦的影子,为凸显司桦的光明,绝对不能抢了他的风头。直到十八岁后,她的价值被挖掘出来,才被允许现于人前,却成了更可悲的提线傀儡……

嫣红的嘴唇勾了勾,司凰伸手把额头的黑发往上撩了撩,露出了完美的脸庞,还嫌不满意似的对镜子里比了比姿势,微挑高眉毛,刹那间哪里还有什么阴郁少年,分明是个光芒四射的超模。

“扣扣”

房门被敲响了两下,面无表情的妇女端着早餐走进来。

原本打算和平时一样把早餐放下就走,忽然听到窗帘“刷”的被拉开的声音,本能的抬头看去,见修长的少年刚刚放下拉窗帘的手,好像是深深的呼吸了一回,接着扭头看过来。

“早上好。”

晨光普照的人,优雅的笑容,清醇的嗓音。

咚——

司凰淡然看着落地的餐盘,悠闲的脚步却有种说不出的贵雅,直到呆立的张妈身边停驻,低头在她耳边低语,“昨天晚上被小情人伺候得快乐吗?”

王妈一愣,用一贯古板的表情看向司凰,头却被一只手突然压住,巨大的力道将她压倒在地。

面庞好死不死正好压在刚刚落地摔碎的餐盘上。

“啊……唔!”嘶喊还没有叫出口,就被更加用力的压下去,嘴唇压地变形。

“嘘。”司凰蹲着身子,柔声安抚,“安静点。”放开的手,慢条斯理的在王妈衣服上擦拭着,“放心吧,你的小情人不会因为你破相而离开你,毕竟我卡上的钱不少。”

原本要大怒的王妈闻言脸色一僵,在心里挣扎着司凰到底是不是真的知道了什么,“大少爷这话是什么意思?这是污蔑!大少爷的卡虽然被我保管,可每一笔钱,我都是花在大少爷的身上。”

一句话说完,王妈就闭嘴了。被碎片撕裂的伤口太疼。

半响没听到司凰的回应,张妈抬头发现对方已经走出去了几米远,那个背影笔挺却不僵直,和往日总是含胸低头走路的大少爷完全不一样。

一回想刚刚司凰温柔低醇的华丽嗓音,王妈不知道为什么打了个寒颤。

下楼梯时的司凰抬眸看着正在用餐的女人和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年纪的少年,脑中的思绪已经转了个圈。

她记得十六岁这年的鞭伤是被司智韩打的,原因是她晚上在外面夜店厮混,更重要的是她差点带司桦遇害。

司智韩打她一点都没留手,应该是真的没考虑会不会打死她,打完之后就丢她在房里自生自灭,从没来看望过她。前生她因为这次的重刑发了一场高烧,差点死掉。这次呢?应该是真的死了,换来了新生的自己。

司凰无声的轻笑。

下面大厅正在用早餐的白晴岚和司桦早就注意到她,然后视线就离不开了。

从楼梯上缓缓走下,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的人,额发向后有点慵懒的凌乱,应该是用了定型水不用担心它落下来遮住眉眼,双眼半眯着,嘴角轻扬,一点刚睡醒的慵懒和惬意,悠悠打了个哈切,不但没有丝毫的粗鄙,竟让人觉得浑然天成的贵气。

——就像个古老贵族培养出来的天之骄子——

司桦手指不自觉的用力,钢叉摩擦瓷盘,发出刺耳的声响。

这个声音不仅让白晴岚回神,也让司凰垂眸看去,瞳仁透出崭亮的光芒,就好像看到极其欢喜的事物。

司凰的脚步变得轻快,飞扬的眉眼让她气质一变,不谙世事的美少年来到两人的餐桌,伸出手……

哗啦——

餐桌的桌布被掀翻,上面的餐点落在呆愣的两母子身上。

“司凰,你发什么疯!”白晴岚惊叫。

“哈哈。”司凰露出恶作剧的笑容,操起落在地上的红酒瓶,朝还在发愣的司桦脑门砸去。

“啊!”

白晴岚震惊的盯着手握破碎酒瓶的司凰,“你疯了!你疯了!”回神立刻吩咐也呆愣在原地的下人,“还愣着做什么?快把这疯子抓起来!”

司凰把破碎红酒瓶里的红色液体都倒在司桦的脸上,看着地上痛苦呻吟,表情扭曲的人,她双眼都弯成了月牙的弧度,“别过来,要不然我就割破他的喉咙。”

司凰的嗓音和她的脸蛋一样,就好像是被上帝偏爱,华丽得能让人沉溺,稍微放慢点语速就跟羽毛轻抚心间般的让人瘙痒,身心发软。这一点司凰自己也知道,所以前世她时常刻意尽量简单古板的说话,以免让人以为自己在勾引对方,惹来不必要的麻烦,遭受更多的折辱。

可是现在她没有隐藏,轻快的调子,柔和的语气,是看着司桦说的,让围过来的人都停下了脚步——因为他们看到,司凰用破瓶子的尖锐玻璃戳着司桦的脖子,已经破了口子流出血。

大厅寂静,楼梯口一脸血的王妈更僵住了。她本来还想来告状,可眼前这一幕……

这时除了躺在地上的司桦之外,没人能看清司凰的表情。

她脸上的笑容快意放肆,眼睛里面闪烁的光芒忽明忽暗,却透着野兽扑杀猎物般的犀利。

司桦喉咙里发出嘶哑的声音,他第一次体会到实质的杀气,此时的他比任何人都清晰的意识到,司凰真的有在想杀了他,并且敢杀人!

天啊!他是在做梦吗?三天不见,这个自己的影子怎么变成了这样?

“嗯……”司凰眨了眨眼睛,那一丝让司桦心惊胆战的黑暗隐匿不见。美丽的眼睛端详着司桦这时候的模样,她笑了,“这才像点样子,不是说被我害得差点毁了吗?”

重新站起来,旁若无人的整理了下衣摆。

司凰面带微笑的往外走去。

周围下人看到她离开,竟然没有一个人敢拦着。

“司凰!有本事你就别再回来!”白晴岚尖锐的声音传来,细听下还能听出声线的一丝颤抖。

司凰轻轻点头。她当然知道自己今天的作为,要是敢回来一定会遭到司智韩的又一顿打,不死也得半残。

一路上她越走越快,等到白晴岚他们缓过初时的震惊和恐惧,喊保镖来抓她的话可就跑不掉了。

然而就算明白这一点,司凰快速的步伐不像是落荒而逃,反而轻快得像是挣脱了捆牢的飞鸟,拆掉了铁索的野兽,哪怕为此遍体鳞伤,锋利的爪牙不曾锈钝,奔往更肆意张扬的自由。

司凰不后悔刚刚的肆意妄为,一点都不后悔。

上辈子,她忍够了,傻够了,也受够了!

这辈子,她要为自己活,有债还债,有仇报仇,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

这是回来三天时间,早已做好的决定。

“哈哈哈哈哈哈——”

从鞋子踏出司家院子的铁门的那一刻,司凰脸上的微笑越来越强烈,最后化为畅快肆意的大笑。

【发泄够了?】

“这只是开始。”

【如果你继续这么作下去,十天都不够你活的。】

“放心,我说了不想死。”

【那你就快给老子去攒信仰!你个懒货——!】平静的嗓音爆发了。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天下无双:王妃太嚣张

当暗夜组织领袖,金榜第一杀手之魂,附于一废物花痴之体,现有的格局,将发生怎样的逆转? 欺负我是吧?十倍欺负回去! 和我来明的?直接打得你满地找牙!生活不能自理。 跟我玩儿阴的?阴得你衣服裤子都穿不稳。 驭万兽,练灵丹,制神器,傲世苍穹,凤凌异世,这一切对于她来说,太过于简单。 【宠文一对一,前有嚣张女主拦路,后遇霸道男主炸桥,还有天才宝宝打劫,女强VS男更强,升级无极限,宠爱无极限】 精彩抢先看: 【一】 凌无双,名满京城的凌家废物,痴心恋于皇七子,众人百般奚落嘲笑,甚至暗地下手,被阴得遍体鳞伤。 一日,仆人跌跌撞撞,闯入书房,“老爷,大大大事不好了,无双小姐她,她在鸣溪居打伤了,打伤了——” “什么?!”仆人话未落句,老家主胡子一抖,拍案而起,“你说无双又被打了?这次是谁,欺负我凌家无人吗!” 气死他了,他还以为这小兔崽子改邪归正了,这才老实几天,又溜了出去,指不定又被人欺负成啥样子。 “不,不是啊,老爷”仆人匆忙之下,言辞吞吐。 “不是什么,还不快说”凌擎天横眉一竖,越加担忧,“难道是伤得很严重?” 青衣仆人身形一震,连忙回道:“不是啊,是无双小姐她把李将军的儿子给打,打,打残了!” “啊?”老家主惊得胡子一竖,愣在原地。 无双不被欺负,他就求神拜佛了,现在是什么情况? * 【二】 四周人群熙攘,却是鸦雀无声。 男子目光凝视眼前女子半响,男子伸手整理衣袍,抿唇开口,淡淡的道:“天落玉珠为聘,地铺十里红妆,我娶你” 伸手拭去唇角血迹,他面目神情,复杂之极。 女子冷哼,神色傲然,“天为鉴,地为证,今日,我休你” 众人哗然,男子身体一僵,不敢置信地抬头,错愕不已。 * 【三】 某男言语宠溺道:“无双所要何物?” 护卫言:“极北冰原血莲” 某男面色如常:“取” 护卫接着言:“陨落星辰之泉” 某男慵懒挥笔:“取” 护卫接着言:“无尽星海之石” 某男神情淡淡:“取” 护卫硬着头皮:“中州万里美男” “取——”话未落句,某男脸色骤黑,一把逮过身边的女人,箍在怀中,咬牙切齿道:“取,我娶! 力荐处雨完结宠文《嗜宠夜王狂妃》http://www.xxsy.net/info/438314.html

处雨潇湘·完结·290万字

重生之最强符医

她是豪门千金,是别人眼中的幸运儿,但也是落魄孤女,最终竟被自己的亲爷爷一巴掌拍死。 叮! 一朝重生,身体里多了个符医系统! 符典医术,附属空间,各种任务随之而来! 这一世,她成了山沟沟里的野丫头,别人眼中的倒霉蛋,但却父母相伴,横扫一切渣势力! 抢她宝贝者,送他身败名裂“好”名誉! 欺她父母者,送她子孙凋零无人送终,孤冷坟头无人祭奠! 还敢骂她是野种?来来来,咱们聊聊,正缺个练手的,火刑符还是雷刑符,选! 这一世,没有豪门好出身,却成了隐门高手,人人尊敬! 大言不惭欺负人?关门放徒弟!啥?那是你祖师爷?抱歉抱歉,乖乖叫祖宗! 血亲爷爷找上门?还要让她去联姻?好!再关门……放男人! 她嫁不嫁,得看她男人乐不乐意! * 她会医他会毒,她是药门老祖,他是毒门至尊。 他说:爷做坏人衬托你光芒万丈,能赏否? 她却说:拜托爷下次少衬托点,门外病人挤满了。 他:更好,多赚钱多养家,累的瘫了爷爬上去也容易点。 她:…… * 【本文一对一,男强VS女权,绝壁宠文】 PS:路过不收藏的,来来来,放学别走,咱们也聊聊~~(づ ̄3 ̄)づ╭?~

月间的哞哞·完结·145万字

绝世神偷:废柴七小姐

她是二十四世纪的神偷,却穿越到了一个白痴废柴的身上,没爹没妈,还要看家族里那些人的脸色。白痴?废物?很好,她很快就会让这群愚蠢的地球人知道,什么叫后悔莫及! 斗气?魔法?她魔武双修碾压一切天才。家主之位?朱雀神兽?想要?不好意思她拿了 不过谁来告诉她,这个坐个马车都晕车狂吐的萌正太,真的是神兽朱雀? 那个寄居在她身体里,跟个大爷一样的神秘灵魂又是哪位大神?还有…… 为什么别人家的小伙伴都是各种霸气外露,霸王之气无可比敌。怎么她身边这几只,不是奸商狐狸男,就是面瘫冰山技术宅,要么就是花心风流鬼,最好的只怕就是那个病美男了! 说好的争霸天下,凌虐四方呢?求不坑爹!

夜北·完结·282万字

国民导演是男神

(重生苏爽女扮男装文,男主姜奕,女主君瓷) 风头正盛的‘皇太子’,一朝重生成为人见人厌脸毁容的小可怜。 皇太子表示,这都不叫事! 原本毁容的脸,实际上是一张男女老少都为之疯狂到极点的脸。 “他”是无数男人女人心目中的完美情人 做梦都想和她结婚的妖孽! 而有一天,男神变成了女神? 男粉丝:好劲爆! 姜奕:老子不服,我才是她老公! 君瓷勾唇纨绔一笑:所以你不服什么来着?

孤木双·完结·217万字

国民男神又又又考第一了

她,苗疆巫族的族长,重生成人人可欺的小可怜。 翻身崛起,带着自己的本命蛊,玩转整个商圈、娱乐圈,成为女人心中的国民男神。 只是不小心撩到钻石榜第一的钻石男!这就栽了! 某日。 “我要去做一件事。”她把装备弄好,脸上有着肃杀之色。 “嗯?”男人微微挑眉。 “有人出十亿钱买你的命。” “你要去帮我报仇?”某男心想还是媳妇疼爱自己。 “不是,他出了一亿买我的命,而买你的,却出十亿!”她拉过他的衣领,“明明我才是爷,凭什么我比你少那么多!所以,我要送他去见阎王!” - 原书名《重生国民男神:爵爷,求宠爱》 凌珏(爵)/封御凛 汤圆/糖丸

污乎·完结·154万字

国民校草是女生

本书已出实体《薄九》,表面上她是个废柴。实际上她是众神追捧的z。女扮男装,横霸游戏,当人们知道“他”是女生时,全民沸腾了! 薄九:“秦大神,有女朋友吗?” 秦漠放下笔记本:“没有。” 薄九低声开撩:“那么从现在开始你有了,就是我。” (重生爽宠文,女主薄九,男主秦漠,漫画,有声同名《国民校草是女生》)

战七少·完结·259万字

重生国民男神:九少,请指教!

叶初重生了,重生在号称被掰弯的叶家继承人的身上。 从此—— 国民男神,玄学大师,超级学霸等身份加持!她是让所有人为之疯狂的存在! * 听说叶家现任家主叶修白是叶初阳的小叔。 叶初阳:不,他是我男人! 【女扮男装爽文,男主和女主没有血缘关系,欢迎进坑!】

兔叽的胡萝北·完结·259万字

你是海上的明月

某女翻着杂志,冷清的眸子里难得的显出一抹兴然:“哟,老公,你看,我和你上了同一个排名榜。” 某男挑挑眉:“哦,什么榜?” “全球十大女性梦中情人榜,你第一,我第五!” “……” 他权势滔天,富可敌国,尊贵不凡,为人暴虐阴狠。 她潇洒肆意,风流不羁,遗世独立,为人冷清淡漠。 他爱她爱到彻骨铭心,她疼他疼到深入骨髓,相爱的人,本该就可以拥有一个完美人生。

孤木双·完结·174万字

她的病娇男友

慕眠意外得到未来芯片,从此万人嫌的叛逆小太妹一步步华丽逆袭成万人迷女神。 只是万事都有代价,逆袭路上必须完成芯片附带唯一任务:找最强男人得到他基因生下最优秀子嗣。 * 某人在第一次产生电流反应,误以为是心动后,出于学术研究和各方面原因,开始想方设法接近那个唯一看不透的小女人。 女主:系统,你不是说他就是最强的男人吗? 系统:……有那么一刻,我是这么觉得的。 女主:系统,你是不是出错了? 系统:……每个领域都有最强! 女主:所以,我该选择哪个最强? 系统:请随意。 女主:我能谁都不选么?自己成为最强吗? 这是一个互相攻略,狂飙演技,你病娇我矫情、我倒你却跟我谈人生的故事。 结果女主发现—— #心好累,为求不被攻略从而成为最强人类# 当慕眠发现每次攻略目标到最后都会出错,黑化决定自立自强,不能伤害目标身体就去伤害他的心灵,在对方擅长的领域里碾压他,直到最后人们发现多个领域里都出了个鬼才人物,而这个人竟然都是同一个人时…… *本文架空,未免麻烦,请勿过度考据!谢谢大家!(2017最新力作!狂爽不虐,请多支持~么么哒!)

水千澈·完结·89.5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