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仵作

一品仵作

凤今

悬疑侦探/已完结

228万字

完结于2020-06-3013:39:42
开棺验尸、查内情、慰亡灵、让死人开口说话——这是仵作该干的事。 暮青干了。 西北从军、救主帅、翻朝堂、覆盛京、倾权谋——这不是仵作该干的事。 暮青也干了。 可她剖得了死人,剖得了活人,剖得了这铁血王朝,如何剖解此生真情? 待山河裂,烽烟起,她一袭烈衣卷入千军万马,“我求一生完整的感情,不欺不弃。欺我者,我永弃!” 风雷动,四海惊,天下倾,属于她一生的传奇,此刻,开启——

第一章唯一的女仵作

  大兴元隆十八年,六月初二。

古水县,赵家村。

大清早的,刚下过雨,村里泥路难行,赵大宝家门口却被村人围得里三层外三层。里头村长、保长都在,连族公都惊动了。外头,村里老少探头探脑,不多时,便见屋里押出一人来。

正是赵大宝。

赵大宝已被五花大绑,由村里两个青壮年押着,一路推搡,一路喊冤,“族公!我冤枉!”

“你冤枉?赵大宝,昨儿夜里街坊邻里都听见你和你家婆娘吵嘴了,你家婆娘吵嚷得厉害,你还嚷着要打杀了她。后半夜她便吊死在了房梁上,此事也忒凑巧。”

“我、我那只是一时气话,怎知她半夜里想不开,竟吊死了!”

“哼!怕是你狠心杀了你家婆娘,又怕担人命官司,便将她挂去房梁,故作吊死的吧?”屋里有人哼了一声,跟在族公、村长等人后头出来,穿一身粗缎袍子,满面油光。

“赵屠子,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诬陷我!”赵大宝急红了眼。

赵屠子又一哼,扫了眼屋外围着的村人,故作姿态地朝众人拱了拱手,道:“各位老少,咱们都是听着老辈人的故事长大的,都曾听过吊死鬼吧?那吊死的人,舌头都老长,有的足有三寸!赵大宝家的婆娘吊在房梁上,那舌头半点也未吐出口外,岂不蹊跷?方才,我与族公等人进屋将人从梁上放下,你们猜,怎么着?”

屋外无声,百十来口人眼巴巴盯着赵屠子,好奇心被吊得老高,急等他的下文。

赵屠子颇有面子地咳了一声,这才提高声音道:“赵家婆娘脖子上的绳索套得死紧,怎么也取不下来!这人若是自个儿吊死的,绳套大小自然要容得下脑袋钻进去。可赵大宝家的婆娘,绳套死死缠在脖子上,取都取不下来!试问,死后取不下来,生前她又是怎么套进去的?这分明就是有人将其勒死,再吊去房梁上的!”

屋外依旧无声,半晌才渐有人想通,发出阵阵恍然之声。

“赵大宝,这回你无话辩解了吧?”赵屠子面有破案的荣光,对身前三位老者道,“族公,村长,保长,带他去见官吧!”

两个押着赵大宝的青壮年又开始推搡,赵大宝百口莫辩,急得面色涨红,回身挣扎,“族公!我真是冤枉的!您老是看着我长大的,我岂是那杀妻的狠毒之人?我家婆娘凶悍,哪回吵嘴厮打,吃亏的不是我?昨晚我气急,是曾喊嚷着迟早打杀了她,可那是气话,我不敢真下此狠手啊!族公,我家婆娘去了,家中还有一双儿女,我若含冤,他们要如何过活?求您老可怜可怜我家两个娃子,莫听这赵屠子的话!”

为首的老人花白胡须,身形佝偻,听闻此话回头看了眼屋里哭着的一双幼儿,脸上终是露出不忍,叹了口气对那两名青壮年道:“罢了,去趟县里,请暮姑娘吧。”

屋里屋外听闻此言,都静了静。

两名青壮年只好放开赵大宝,走出院子。院子外头,村人自动让出一条路来,看着两名年轻人远远离去。

目光尚未收回来,人群里便传来一道幼童稚嫩的声音,“暮姑娘是谁?”

一位老人看向自己身旁的小孙子,笑着摸摸他的头,“暮姑娘啊,她是县衙仵作暮老的女儿。三岁便跟随暮老出入城中义庄公衙,习得一手验尸的好本事,可谓青出于蓝,能耐不在暮老之下。”

幼童眼睛瞪得大大的,“女子?”

他虽年幼,却也知道,县衙里威风八面的公差都是男子。

“可不是么……女子。”老人笑了笑,一叹,“怕是我大兴唯一的女仵作了。”

“女官差?”幼童稀奇道。

“也并非官差。女子终是不能为官的,暮姑娘未曾在县衙奉职,只是验尸手段颇为高明,知县大人允她随父出入义庄公衙,暮老不在城中之时,若发了案子,便由她看验。”

“好厉害!”幼童眨着大眼,在他眼里,能和官差一样办案子的人都是厉害人物。

“厉害么……唉!”老人叹了口气,笑容淡了淡,“是厉害,可终究是个可怜女子。”

“可怜?”

“可怜哪!生在暮家,是她命不好。”老人转头,远远望向县城的方向,音调悠远,似在讲述一个故事,“我朝啊,仵作乃贱役。与死人打交道的人,整日看验那些枯骨烂肠的,身上沾着死人气,走在街上狗闻见了都要叫两声。贵人们觉得晦气,自不愿为。自古仵作这一行,便是由贱民担当的。暮老虽是县衙仵作,官职在身,却在贱籍。暮姑娘生在暮家,自然也落在贱籍。这倒也罢了,她娘还是个官奴。”

“官奴?”

“可不是?她娘那一族啊,听说原先风光着,在盛京都是世家望族。可惜朝中争斗,十八年前获了罪,族中男子皆被处死,女子发落成官奴。她娘被发来古水县,当时的知县大人瞧中了,欲纳之为妾,府中大夫人不容,她娘也不愿,便求嫁给了暮老。堂堂官家千金,最后嫁了个仵作,唉!也是可怜人。偏天不佑可怜人,她刚嫁人没两年,便因难产去了。”

老人重重叹了口气,“暮姑娘生下来,她娘便咽了气,算命先生批她命硬,县城里的奶娘都怕被她克着,不肯喂养她。暮老请不着奶娘,又不忍女儿饿死,便来咱们村里买了两只下奶的母羊,又当爹又当娘地把她拉扯成人。因算命先生说她身上煞气重,唯有与死人一起才养得活,暮老便求了知县大人,三岁便将她带在身边出入城里停尸的义庄,将一身验尸的本事都传了她。说来也奇,自打暮老带着女儿去义庄,咱们县里凡是出了案子,没有破不了的!这案子破得多了,知县大人的官声自然就高了,这些年来咱们这儿的知县,没有不升官的!县城里的人都说,这位暮姑娘煞气重,许是阴司判官转世,虽惧她惧得很,倒也敬得很。连知县大人都由着她出入公衙,俨然便是衙门里的女仵作。”

幼童听得入了迷,觉得这故事比娘睡前讲的好听多了。

身旁老人轻快起来的语气却又沉了下来,叹道:“唉!即便如此,暮姑娘到底是女子。她这等出身,这等传闻,只怕日后难以嫁个好人家。可怜了她一张好容颜,颇似她那故去的娘亲。”

“好容颜?有多好?比村里阿秀姐还要好吗?”幼童好奇问。

老人笑了笑,摸摸孙子的头,“等人来了,一见便知。”

*

六月江南,正是雨时。

半夜里刚下过雨,清早天晴了不多时,便又飘起雨来。

江南烟雨,覆了村前曲路,蒙蒙雨雾里,依稀有人来。

等候的村人齐望向村口,幼童撑着伞,兴奋地钻去最前头,踮脚望着路尽头。

路尽头,来人行得缓,风低起,雾轻笼,裙角素白。一枝油伞,半遮了面容,执伞的一截皓腕凝霜胜雪,伞上青竹独枝,雨珠落如玉翠。

天地静,独留雨声。来人行至屋前,村人想起她阴司判官的名号,呼啦一声散开,目光果真是有惧有敬,看着她收起油伞,望向屋内。

伞收起,幼童忽地瞪大眼。

只见少女静立雨中,碧玉年华,翠竹青簪,绾一段青丝,风拂过,脊背挺如玉竹,风姿清卓。那容颜,一笔难述,只觉世间唯有这样一副容颜,才可衬得住这样一身清卓风姿。当真是雨中人似竹,皓腕凝霜雪。风姿清卓绝,佳人世无双。

人间只道君子如竹,未曾想,世间竟有女子有此风姿。

村中人淳朴,不识文墨,亦不懂赞美,但便是村中幼童也能看得出,与眼前少女相较,村中阿秀的好容颜不过是脂粉颜色。

风似休住,人群寂寂。房檐下三位老者已起身,正欲迎出,少女先一步对三位老者礼道:“三位族老。”

她声音虽淡,雨中却别有一番清音。三位老者见她礼数周全,却不敢托大,忙请道:“多谢暮姑娘雨天来此,赵大宝家的事,想必你路上已听说了。人已放到屋中地上,快请进去瞧瞧吧。”

暮青颔首,抬脚走进院中,人进了屋,院中留下淡淡药香。屋外幼童闻着风中药香,抬头看爷爷,童真的眼中有些不解,不是说仵作身上都有一股子不太好闻的枯骨烂肠的味道吗?怎么这暮姑娘身上倒闻不出?

那药香颇清新醒神,好闻着呢!

外头,村人们撑着伞又开始等。

院子里,赵大宝五花大绑坐在泥泞地上,身上已然湿透,却紧盯着自家屋子紧闭的大门,一双眼里盛满希冀。

一盏茶的工夫,门开了。

暮青走出来,村里百十口人目光齐刷刷看向她。

“自缢。”她性子颇淡,话也简洁,对赵大宝来说,却是此生听过的最重的两个字。

两个字,洗了他的冤屈,活了他的性命。

围观的村人们哗地一声,议论纷纷,方才赵屠子明明说得头头是道,赵大宝家的婆娘应是被人勒死吊去房梁的,怎才不过个把时辰,就变成了自缢?

但暮青说的话,无人不信。她经手的案子,就没有错过!

只是众人不明白——为什么?

“这不可能!”院子里忽然传来一声高喊,有人跳出来,满脸不信服。

正是赵屠子。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大雍女提刑

一道诏雪令,一旨催命符。 大雍前任刑部尚书骤然惨死,一朵追凶霸王花横空出世。 她,素娆,一个来自21世纪的顶级刑侦专家,验尸查案一把抓,谁知一朝丧命竟魂穿异世,沦为冤杀人命惨遭罢官的罪臣之女。 当亲爹枉死,她岂能袖手旁观! 她要,一查到底! 妓子杀夫、古佛泣泪、湖底沉尸、祠堂鬼影……幕后推手重重,势力盘根错节! 一场十八年前惊天血案,卷动江湖朝堂风云翻覆,雷霆震怒。 “女子就该三从四德,侍奉公婆,帮扶小叔!” “女子裁刑断狱乃牝鸡司晨,祸乱朝纲!” “女子验尸闻所未闻!” …… 验尸断案是她,杀敌卫国还是她! 一介女儿身,文能提笔断狱清朝纲,武能策马挥刀定天下! 权势加身,一世荣华! (有男主哒,有男主哒,有男主哒,小宝贝们放心入坑啦)

一朵莲花精·完结·174万字

锦衣玉令

【双强互宠+锦衣探案+热血悬疑】 时雍上辈子为了男人肝脑涂地,最后得了个“女魔头”的恶名惨死诏狱,这才明白穿越必有爱情是个笑话。 重生到阿拾身上,她决定做个平平无奇的女差役混吃等死。 可从此以后, 锦衣卫大都督靠她续命。 东厂大太监叫她姑姑。 太子爷是她看着长大的。 一桩桩诡案奇案逼她出手。 这该死的人设,到底是玛丽苏,还是修罗场? ———— 【深藏不露女魔头VS高贵冷艳活阎王】 【一个掌尽天下权,一个醉卧美人膝,边谈恋爱边解谜,边看江山边说案,强强对决、强强联手。】 ———— 【小剧场】 时雍露胳膊露小脚丫,人说:不守妇道! 时雍当街扒地痞衣服,人说:不知廉耻! 时雍把床摇得嘎吱响,人说:不堪入耳! 时雍能文能武能破案,人说:不伦不类! 某人想:既然阻止不了她兴风作浪,不如留在身边为己所用。 用过之后,某人开始头痛。 “你怎么越发胡作非为?” “你惯的。” “唉,你就仗着本座喜欢你。” …… (架空一对一,千万别考据) (群:36138976)

姒锦·完结·278万字

凤策长安

古言新文《皇城第一娇》求关注求收藏~【甜宠】【虐渣】【爽文】 狐狸窝系列之二看血狐女神如何叱咤乱世! 别人穿越是宅斗宫斗打脸虐渣,迎娶皇子王爷走上人生巅峰。 楚凌穿越是逃命、逃命、还是逃命! 一朝穿越,楚凌看到了一个满目疮痍的世间。 皇室女眷屈身为奴,黎民百姓命如草芥。 以血狐之名立誓: 天要亡我,我便逆天! 既然当皇室贵女没前途,那就揭竿而起吧! ***************************************** 轻轻旧文 盛世系列三部曲:《盛世嫡妃》墨修尧vs叶璃 《盛世谋臣》容瑾vs沐清漪 《盛世医妃》卫君陌vs南宫墨 狐狸窝系列一:《权臣闲妻》陆离vs谢安澜

凤轻·完结·275万字

大唐女法医

叱咤风云的女法医,穿成大唐贞观年间的名门弃女。 *** 出版名《大唐女法医》,上下两部共四册 同名影视剧《大唐女法医》

袖唐·完结·125万字

大唐验尸官

一场大火,烧掉的不仅是所有证据。还有她的家人。 十年后,重新踏入长安城。 她,重操旧业,誓要让那些逝者诉说冤屈! 新书《大宋一把刀》火热开书啦~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女医生穿越大宋,建设美好生活哟~

顾婉音·完结·447万字

大讼师

杜九言穿越占了大便宜,不但白得了个儿子,还多了个夫君。 夫君太渣,和她抢儿子。 她大讼师的名头不是白得的。 “王爷!”杜九言一脸冷漠,“想要儿子,咱们公堂见!” 大周第一奇案:名满天下的大讼师要和位高权重的王爷对簿公堂,争夺儿子抚养权。 三司会审,从无败绩的大讼师不出意料,赢的漂亮。 不但得了重夺儿子的抚养权,还附赠王爷的使用权。 “出去!”看着某个赖在家中不走的人,杜九言怒,“我不养吃闲饭的。” 于是,精兵护岗金山填屋民宅变王府! 儿子小剧场: “这位王爷,按照大周律法,麻烦你先在这份文书上签字。” 某位王爷黑脸,咬牙道:“遗嘱?” “我娘说了,你女人太多,谁知道还有几个儿子。空口无凭不作数,白字黑字才可靠。” 小剧场: “抬头三尺有神明,杜九言你颠倒黑白污蔑我,一定会受天打雷劈。”被告严智怒不可遏。 “天打雷劈前,我也要弄死你。”杜九言摔下惊堂木,喝道:“按大周律例,两罪并罚,即判斩立决!” 被告严智气绝而亡。 坐堂刘县令:“……”

莫风流·完结·273万字

龙飞凤仵

悬疑推理+轻松言情+双洁 这是间谍的励志文、这是流氓的追妻文、这是法医的推理文、这是王爷的权谋文…… 人生篇: 宋宁穿越后,生活很不易。 白天要验尸,晚上抓逃犯。 谈恋爱?不存在的。 她两世为人,那都是事业型女性! 做王妃?不存在的。 听说过朝廷命官挺着孕肚审案的? 印象篇: 宋宁眼中的齐王:呸,有病! 齐王眼中的宋宁:哼,奸佞! 别人眼中的他们:狼狈为奸! 插刀篇: 奸细宋大人写信:“尊敬的圣上,齐王十天杀了九个人,进了三十个美人,花用了四十万两白银,微臣肯定他有谋反之心,请您立刻出兵砍他!” 齐王截住她的信,给她回了一封:“杀了你,凑个整。” 当日,衙门被齐王兵马团团围困,杀气腾腾。 齐王冷笑:“砍她!” 宋宁捧着信蹬蹬迎出去,以蹲代跪,仰头望他情真意切:“杀人费神喝酒伤身,不如给您添个美人儿?” 齐王捏着她笑的像朵花的脸:“美人,哪呢?” “美人在骨不在皮。”宋宁托出一副白骨骨架,“您品,您细品!” 齐王:“?!” 本文又名《十五个男人一条狗》又或《十五个男人一条狗开创新纪元》又或《十五个男人一条狗各自娶媳妇》……的故事。

莫风流·完结·193万字

一品女仵作

新书《掌河山》已发布~希望大家继续支持! 女法医池时一朝穿越,成了仵作世家的九娘子。池时很满意,管你哪一世,姑娘我只想搞事业。 小王爷周羡:我财貌双全,你怎地不看我? 女仵作池时:我只听亡者之苦,还冤者清白。想要眼神,公子何不先死上一死? 面柔心黑小王爷vs铁血无情女仵作

饭团桃子控·完结·112万字

重生之女将星

古语云:关西出将,关东出相。 禾晏是天生的将星。 她是兄长的替代品,征战沙场多年,平西羌,定南蛮,却在同族兄长病好之时功成身退,嫁人成亲。 成亲之后,不得夫君宠爱,更身患奇疾,双目失明,貌美小妾站在她面前温柔而语:你那毒瞎双眼的汤药,可是你族中长辈亲自吩咐送来。只有死人才不会泄露秘密,你活着——就是对他们天大的威胁! 一代名将,巾帼英雄,死于后宅争风吃醋的无知妇人手中,何其荒唐! 再醒来,她竟成操练场上校尉的女儿,柔弱骄纵,青春烂漫。 领我的功勋,要我的命,带我的兵马,欺我的情!重来一世,她定要将所失去的一件件夺回来。召天下,红颜封侯,威震九州! 一如军营深似海,这不,一开始就遇到了她前世的死对头,那个“兵锋所指,威惊绝域”的少年将军。 很飒的女将军xA爆了的狼系少年,双将军设定,请支持正版茶~

千山茶客·完结·130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