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妃之王爷请纳妾

厨妃之王爷请纳妾

鹦鹉晒月

古代言情/已完结

121万字

完结于2015-09-0412:04:44
【生活随性的女人vs男权至上的男人】 她度量狭隘,拈酸吃醋,恨不得夫君的妾室死绝,却无胆量真的那么做,最后被妾室活活气死。 她是餐饮龙头,常来食业总裁,一手厨艺出神入化,从不寄托于男人。 当她变成她。 ——正————文————简——————介—— “姐姐,您何必呢,进了门也不过是个妾,动摇不了姐姐的地位,姐姐何必为了她,担上‘妒’的罪名,妹妹看了好生不忍。”韩氏为王妃不值,手帕擦泪,楚楚风情。 “我也认为不值,明就禀了宫里,抬沈氏进门吧。” 韩氏擦泪的举动瞬间僵住,睁着大大的水眸,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是心思慎密的圣国永平王,冷漠无情,铁面无私,表面却从容淡定、温文尔雅,把野心和对皇位势在必得的霸道隐藏在面具之下。 他说过:属于他的东西,除非他不要,否则谁也不能碰! 她,是圣国‘常来’酒楼的幕后老板,铜臭秀天下。 他,是永平王帝王路上倚重的秘臣,簪缨世家,邪魅狂妄,骄傲从不屑于表达。 一次国宴上,却见鬼的发现,昨晚躺在他身边与他相交多年的‘常来’老板娘,竟然以王妃之尊坐在永平王身边!! 这到底是什么见鬼的世界! 书房内,永平王负手而立,神情肃穆,其实已杀气腾腾,怒火滔天:“你不解释一下?” “解释?!”林逸衣非常不能理解:“我一直以为我们是我默契的,你玩你的,我玩我的。”要不然她累死累活的把银子都投入他未来的帝王事业做什么,不是一种默契的交易吗? 靠之,不待这幅嘴脸好不好! 还是……想反悔。

01熟知

  女孩挺着六个月的大肚子,穿着粉嫩的孕妇装,稚气未脱的娃娃脸上此时已经哭的都是眼泪,:“姐姐,姐姐……你放了岳哥,都是我的错,是我先情不自禁……”

“星儿,不是,我也……林逸衣!你想怎样?”男子神情痛苦,没敢看他口中的女子一眼。

女孩阻止男人说话,再次看向男人的原配,声泪俱下:“林姐姐,我求求你了,星儿求求你了,我想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姐姐,你成全我们吧,成全我们吧……我给你磕头……我给你跪下……”

突然,男人愤怒的声音急速传来:“林逸衣!你干什么!她怀孕了你看不见吗!”

“我当然看不见!我要是看得见,会让你们这对狗男女到我面前碍眼!来人!把这对狗男女轰出去!”

娇弱哭泣的女孩闻言顿时愣住,瞬间尖叫:“你凭什么赶我们走!这座别墅是岳哥的!”

林逸衣温和的一笑:“小姑娘,没人告诉你吗,他手中所有产业都是我赠予的,如果婚姻结束,我有权利全部收回,婚前财产鉴定可不是白签的!”

男人愣了一下,顿时抛开怀孕的女孩忏悔:“逸衣,我爱的是你……我只是一时糊涂才……逸衣,你听我说!”

……

说,说什么?

清晨,未成势的春风从庭院里吹过,吹开了满园海棠,郁郁葱葱,蝴蝶乱成一片,争先恐后的获取第一缕香甜,冰池上波光粼粼的湖水在晨光的照耀下空明澄澈,寒色顿开。

假山、小桥、亭台、楼阁。

林逸衣坐在窗前,消瘦的手指头疼的揉揉鬓角,连续一个月了,不管怎么睡,醒来都是这样的景象——永平王府的后院,当真是龙子之家,富贵堂皇。

“王妃,您怎么坐在窗前吹风?再吹病了怎么办?快,扶王妃进里屋。”

林逸衣摆摆手,示意她们取件外衫来,没有离开的打算。这具身体非常弱,瘦可见骨,但比第一次醒来时好多了,记得自己刚醒来时,她以为见了鬼,吓的险些尖叫出声!

这具身体据说是忧虑成疾,已缠绵病榻六栽,距死不远了。

林逸衣深吸一口气,一想,可不是吗,一个月前本主死了。

林逸衣觉得本主太倒霉,即便身为古代女,也很少有女人因为妾室积郁成这样的。

林逸衣觉得,大概是因为这位王爷不但有很多房香脆可口的妾室,还与那些妾室育有几个活泼可爱的孩子,而本主什么都没有。

本主成婚七年,没给深爱的王爷生出一儿半女,越想生越生不出来,越急越小家子气,本来她以为占着王妃的位子,再给王爷生下个继承人,这个家就是她的了,从来没把那些妾室当人看。

而现如今,却是人家妾室为王爷生了一个又一个,她自己什么都生不出来,别人却被滋润的更美更鲜嫩,小包子生的更是一个欢快,她怎么可能不郁结成急,小肚鸡肠。

原主最近几年更是变本加厉,见不得别人好了,恨不得所有妾室生的孩子都死光,恨不得一夜之间,娇妾美人生疮。

可惜天不遂人愿,心情郁结之下,越来越不济的只是本主的‘心’受不了本主的摧残,去了。

如此这般,林逸衣便接收了这具残破的身躯,当真是风一吹就倒,雨一下就病,弱不禁风、病不胜衣。

原因无它,是明知男方心不在她身上,还不放手,加上有心人故意气她,死,便成了必然的结果。

林逸衣不觉得本主多傻,只是觉得本主运气不好,本主处的年代就是生不出儿子很有压力的时代,更何况她身为王妃,身肩传嗣大任,可却连位女儿都生不出来。

她不着急谁着急,天天用这幅瘦可见骨的皮囊逢年过节也要霸着王爷来一次,以求能怀上一儿半女,其心何其苦涩。

林逸衣照过镜子,面对这幅尊荣,非常怀疑那位王爷是不是每月初一过来时,要提前吃点什么见不得人的药,才能不寒了正房求子心切的心。

从林逸衣搜索来的记忆里,她觉得王爷这人还行,都说婚姻本身不可怕,可怕的是两个不在同一频率的人却成了夫妻,一个暗示向东,另一个偏偏向西。

很不幸的,林逸衣认为,王爷跟王妃就是没有默契的一对。

以林逸衣脑海中对永平王此人单薄的记忆,她觉得永平王为人不错。

原配虽然七年来什么都没孵一颗,但元谨恂却没有换王妃的意思,人前甚至对王妃敬重有加。到是本主执着(zhuo)着(zhe)非要嘿呦的日子,一直觉得自己生不出孩子便矮了妾室们一头。

王爷也只好舍命陪君子,只求原主能心思放宽,认清现实好好过日子。

林逸衣觉得,如果本主别这么较真,在某人蛰伏过后一飞冲天时,原主定是皇后。

甚至如果原主够聪明,用王爷在人前给她的面子就能把妾室压的死死的。

可惜,原主死心眼、钻牛角尖,还见不得王爷去娇妻美妾那里,却又有贼心没贼胆,装的善良大度,却行小家子事,终于被众美女气死了。

林逸衣无意评判原主的对错,如果放她身上,她也一样,不能接受自己的爱人,去光明正大的爱别人,太累。

就比如现在,她欣赏那位自制力很高又给原配颜面的王爷,甚至一闪而过的形象,绝对足以迷惑任何女人,但如果让她接受,她是不乐意的。

可惜,他们是皇家赐婚,不容易散。

林逸衣这些年对男人有其她女人司空见惯,梦中的女人不是第一个找上她的,甚至不是最漂亮的,每任丈夫成婚时均深情款款,到最后都是如此收场。

看多了也就麻木了。至于为此消得人憔悴,还死什么的真不值得!

死了不是给别人腾地方吗!傻孩子。

林逸衣摸摸自己的手腕,比刚到时有肉了,再养一个月应该就好了吧。她现在已经能下床走动,出门晒晒太阳,让那些盼着她死的人大失所望。

想到那些娇妾美人看到她出现在众人面前时,惊讶失望的样子,就有趣,这才是日子吗,看着别人倒霉,比自己倒霉舒坦多了。 

忙里忙外的丫头,穿着翠绿的衣衫,红扑扑的小脸十分严肃,头上没有任何饰品:“王妃,早膳已经准备好了,两位小少爷已经在大厅等候,请王妃用膳。”

林逸衣点点头,抬起手。因为原主小心眼,她房里的丫头,都不能穿戴明艳,说是怕勾引了王爷。

春思立即上前扶起王妃,轻若宣纸的重量,让她心中酸楚。

一个月前王妃病危,王府甚至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白绸金箔,就等王妃咽气好报丧,重楼殿上上下下人人惊慌,主子如果不在了,她们还有什么盼头。

幸好,神灵保佑,王妃熬过来了,现在当真是按时吃药,按时用膳,已经半个月不曾过问过王爷的去处,没有摔过杯盏,没有无端发火,实在是她们的福气。

林逸衣看眼即便穿着朴素,没有饰品,依然漂亮的小姑娘,心里淡淡的发笑,心想原主还是想王爷因为身边的美人多来自己房里几次吧。

林逸衣觉得春思很好看,细眉凤眼,身姿高挑,粗重的绿色穿在她身上,也无法掩盖,小姑娘抽穗眉目。

相比自己穿着名贵的宝蓝色衣衫,头上朱钗乱摇,发丝高高盘起,露出瘦弱的颈项,要漂亮的多。

林逸衣忍不住摸摸自己的脸,叹息不已,但又有些满足,这具身体才二十三岁,相比她三十多岁的实际年龄,还非常年轻,正是女子的好时节。

不过一听成婚七年,林逸衣什么臆想都没了。

“孩儿参见母妃,母妃万福。”

“孩儿参见母妃,母妃康健。”

林逸衣随便挥挥手,一个月来对他们并不陌生。

看起来瘦瘦弱弱、畏缩胆小,穿着贵族华服,却像误闯大观园的小朋友,今年五岁,是王爷的大儿子,生母是王爷未封王时的妾室,死与难产。

当时原主才成婚没多久,为了给自己招来孩子的目的,装贤惠的便抱了孩子来养。

开始对小家伙还不错,但当发现没作用后,嫉妒心作祟,便开始各种折磨他,把自己生不出孩子的罪责都怪在孩子身上,私下里没少生掐硬扯。

另一个孩子虎头虎脑,非常好看,狭长的眼睛应该像了某人,水灵灵的,一看便招人稀罕。

他便是现今永平王府第一侍女年姑娘的儿子,长的白白净净,小眼睛非常机灵,今年四岁,与五岁的哥哥站在一起,好似比哥哥还大,精神气非常好。

让讨厌孩子生母的林逸衣见了都喜欢,想疼入心尖上的机灵小朋友。

但孩子得来的不光彩。

这个孩子,是王妃硬抢来的,只因为嫉妒其生母侍奉在王爷身边,且王爷一直对在书房伺候的年姑娘恩宠有佳,遂起了歹心。

当时一贯温柔的王爷难得强硬的不同意。

王妃以为王爷偏心,闹的更凶,甚至抬出娘家也要夺了年姑娘的孩子。

永平王十分坚持不给。

这是林逸衣记忆中永平王少见的发火。

可惜王妃不懂,硬是要把孩子抱在身边养,如果不让她养,她就住在娘家不回王府。

此事几乎闹的满城皆知。

可永平王就是不松口。

最后是还在月子里的年姑娘,温柔解意的劝了劝王爷,把孩子给了王妃。

王妃不知原由一脸得意的回了王府,还假惺惺的去看了月子里的年姑娘,得意的样子,好似告诉从小伴着王爷长大的年丫头,王爷最爱的还是她。

年姑娘不骄不躁,被抱走了孩子,依然谦卑懂事,对王妃恭敬有加,只说:孩子跟着王妃是孩子的荣幸,她身份低微没能力抚养,以后王妃操心了。

王妃碰了个不软不硬的钉子,但还不知自己错在哪里了,洋洋得意的抱着孩子走了。

林逸衣因此觉得王妃拎不清,孩子弄自己身边,不是摆明弄一身骚,养好了是应该的,养惨了,不是心思叵测是什么?

再说了,弄这么一个生母健在,且深受重用的人生的儿子在身边,是嫌死的不够快吗?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渣王作妃

(这是一个扭曲成麻花的男人,和一个势必作出新高度的女人,互作不休的故事) *** 大元王朝湛王爷: 论权势:他是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 论做人:那,他是至高无上,无人能及!因为,他就是一变态。 护你没原因,杀你没理由;喜怒无常,又扭曲无比。 *** 容家九小姐: 论样貌:美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论性情;纯的惊天地,善的泣鬼神!可惜,这些都是装的。 坑你没理由,埋你没商量;伪善不良,又邪又恶! *** “不要跟姐玩儿颜色,白的(白莲花),绿的(绿茶婊),那都是姐玩儿剩下的!” 众女:……咬牙齿,揪帕子,腹回一句:这贱人! “不要在姐面前提某人,那是姐吃了又吐了的!” 某人:……冷哼一声,轻瞟一眼,紧了紧拳头,这女人,欠修理! *** 娶她,本只想掏个力,没想到最后竟然掏了心。 嫁他,本只为搂点儿财,可没想到最后竟搂到了人。 渣王作妃实体书已全面上市,出版名【引君心】,全国各大新华书店,民营书店,当当,京东,天猫均有销售。 群号:483120590。可直接在天猫,当当网购。

浅浅的心·完结·203万字

阴毒妃嫔

王府风云: 睁开眼,转瞬间她从一名作风严谨的律师成了荒淫无道的回天国王妃——柳丝。 在一群想让她死的男人面前,她小心谨慎的扮演着这个可恶的身份。 上天没有对谁不公,只是不想死的人在狠命的质对方与死地。 钱初这个不合实际出现的灵魂,她当如何力挽狂澜保这个奸臣贼女不死,保她荒淫无道无罪。 曾经: 柳丝仗着父权给予备受推崇的三王爷尴尬的下堂夫身份。 柳丝仗着权欲,却不慎惹了鬼谷少谷主,可这本是柳丝的荒唐事,但每个尊严至上的男人都恨不得她死,哪怕等上十年二十年。 ◆◆◆◆◆◆◆◆ 在皇权高涨的统治者眼里,在恨不得折磨死她的男人面前,她安静的宁静的看着一个个挑衅的女人,这些女人一半都是她选给三王爷轩辕行役的,如何折磨她们她都记得清清楚楚,请原谅她无情,对于这些人她有的是办法折磨死。 【鸟家群】:79049601 (已满) 推荐 鹦鹉晒月《低调少奶奶》http:/ead.xxsy.net/info/242346.html 迷途亡者《豪门婚姻》 http:/ead.xxsy.net/info/238650.html 鹦鹉晒月《贤妻良母》http:/ead.xxsy.net/info/157197.html 推荐好友文: 张小鹿 《狂魔宠女》http:/ead.xxsy.net/info/218053.html 甜味白开水《英雄难过囧女关》http:/ead.xxsy.net/info/215906.html 【三世清风】《娘子为夫帅不》http:/ead.xxsy.net/info/227747.html

鹦鹉晒月·完结·92.1万字

皇后在位手册

本土嫡女vs重生女、穿越女 端木徳淑最近发现身边总围绕着些奇奇怪怪的人。 比如: 莫名其妙要跟皇上一生一世一双人的;莫名其妙自立自强的;莫名其妙不在意自己大表哥的;还有莫名其妙说皇上是渣男的。 【分割线】 №:上辈子她谨言慎行,位及皇贵妃,这辈子,她想更进一步…… №:穿越而来即是庶出,好在家族和睦,姐妹恭谦,她也谨言慎行,只求将来嫡母怜惜,能为她谋一位身份不高,人品不错的良人。 但她千算万算,也没有想到,她以为的身份不高的小兵,竟然是嫡亲姐姐的夫君,兵临城下的未来帝王。 №:未来的某一天,她的家族被抄,这一世,为保家族繁盛,她提前遇到了他…… №:上一世,她继母嫌她生母定下的未婚夫处境尴尬,不能给继母出的弟弟带来利益,私下里退了婚事,把她许人做了继室;嫁妆、子女被人惦记谋害,这辈子,她要好好守护嫁妆,做好自己,不让人欺辱了去。

鹦鹉晒月·完结·202万字

极品丫鬟

相府是个可怕的地方。 相爷与丫鬟滚床单; 正室气得命欲绝; 小妾虎视又眈眈; 打住……我只是个小丫鬟,与我有何相干。 林西表示,她很慌乱! 仰天长啸: 老天爷——你个鸟蛋! ********* 包子书友群:96520257

包子才有馅·完结·128万字

公子极恶

春去秋来,屋外树影晃动,北风呼呼,屋内凉意习习。 江小芽缩在土铺上,望望那能看到星星的屋顶,拉拉身上脏兮兮的衣服,低着头,听着外屋那满是火气的训斥声。 “刘氏,你自己说,你脑子是不是被驴踢了?你为了江小芽那个捡来的病秧子,你糟践了多少粮食?”年过五十的妇人,看着眼前唯唯诺诺的媳妇儿,心里满肚子火气。 “今年老天不作美,庄家几乎颗粒无收了。我们江家连自己的几个崽儿都养不活了。你……

浅如月·完结·146万字

妙偶天成

(已出版简、繁体)甄家四姑娘争强好胜,自私虚荣,费尽心机设计和镇国公家的世子一同落了水。然后,一个呆萌吃货就在甄四姑娘落水后穿来了…… -------------------------------------------------- 非传统宅斗,女主非高大全,接受不能的慎入,无视警告的请自带避雷针。。

冬天的柳叶·完结·141万字

妻高一筹

穿越到一个被当作棋子嫁入豪门并且光速成为弃妇的女人身上,这运气好像实在是不怎么样,尤其是这个弃妇还不得不养着两个不被亲爹待见的拖油瓶。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这种自生自灭,啊,不对,应该是自给自足,远离内宅争斗的弃妇生活其实还是很悠然的,女主角对自己的穿越十万分的满意。 但是,孩子他爹,你……你你你到底为什么又要在五年后闯进来?还蹬鼻子上脸的步步进逼,特么你有这个资格吗? 乱了……全乱了

梨花白·完结·91万字

绣色可餐

一句话简介:这是一个美貌变态要杀人灭口和一个弱女子反抗被灭口的故事,这是狩猎者和猎物间“吃”和“被吃”的故事。 **** 人人都说楚家小娘子好命,救了凭着掌江南织造绣行,富甲天下的第一美人琴家三爷,从此飞上枝头变凤凰,多了个二十四孝的美貌大侄儿。 “放屁。”她冷笑吐槽—— 她穿成热心小捕快一枚,善心救个火,却撞破世人夸赞的温柔神仙美人乃是恶毒狠辣大魔王的真相,差点被魔王灭口。 只是她走狗屎运,狠狠先将对方撂倒。 谁知神仙魔王被她虐傻了,魔王变傻X,如小鸡开眼只认第一个活物,他开眼只认她这个“母鸡”,张口要奶吃。 从此她被迫跟着魔王进了富贵窟魔窟,却不想魔王虽‘智障’,但到处都是算计她小命的小鬼。 阴差阳错背上一张夺命藏宝图,背负天下朝野多少阴谋重重,算计无边。 她人活了两世,只信命是要自己挣,不会绣又如何,她偏要以握不住绣针的手“绣”出一片锦绣天地,大好山河。 管他浑水还是好水,既已遭恶人强拖下水,她便海阔凭鱼跃,惊起江湖朝堂万丈波澜,成就史上唯一不会刺绣的——传奇大绣师。 且看她开绣坊,改工技,远航贸,商西洋,扬华夏绣艺于天下。 灭海盗,平海路,破逆案,宰倭寇。 顺道努力灭了某只神仙脸孔恶心肠,翻云覆雨,专爱拿绣花针在她身上刺刺刺,老想剥她皮的超级大魔王…… 她要坚定一颗红心不动摇,从此坐定狗屎堆不挪臀,誓要将狗屎运走到底,再用狗屎糊恶人们满脸。 (非种田文) ** 小剧场: “哎哎哎——儿子,你扒为娘的衣服干嘛,如此重口,你爹知道嘛!” 魔王温柔微笑,手上剥皮刀杀气森森:“哦,你叫本尊什么?” 楚瑜四肢摊开,英勇就义状,娇笑:“哥,神仙大哥,小妹知道你功夫好,来吧,请温柔一点” 魔王长了神仙脸,她不亏。 魔王笑得美绝人寰:“小鱼妹妹,为兄确有祖传剥皮功夫,正缺你一身‘鱼皮’做长靴,娇躯一副来插花。” 楚瑜冷笑:“神仙大哥,小妹有祖传超劲白花油,帮你洗内裤的时候加了点香,你裤裆里的小神仙销魂否!” 魔王笑得仙气飘飘,宽衣解带:“销魂,太销魂,为兄自然也要让小妹试试这销魂滋味才好!” 且看看谁先剥了谁的皮,谁比谁狠,誰先灭了谁的口,谁揭了谁的面具,谁先吃了谁的……肉! *********************** 正儿八经传统个简介—— 这是一个一点刺绣都不会的绣娘,两棍子打傻了最会刺绣和杀人的美男,从此迎娶变态,成为史上第一个对刺绣一窍不通的绣商行会会长,走上人生巅峰,想想还有点小刺激的诡异传奇。 《传奇列女录》——云州有女郎名瑜,史上第一传奇绣娘,贫贱之女,兰心蕙质,机巧敏善,善工技,以一介丝毫不会女红绣艺之身,领江南绣行大败挑衅之湘南绣行行会,坐成绣行会长。 她改工技,促生产,远航贸,商西洋,扬华夏绣艺于天下,赢资财满船,建善养堂惠及天下鳏寡孤独,贤名满民间,更领单枪匹马立城头,率满城娘子军大败倭贼逆寇,奏响了一曲民族女英雄抗击外辱侵略的凯歌。 以上历史记载—— 那是纯属忽悠不明真相群众!!! 楚瑜叹了一口气,顺手抱住一只美貌傲娇的‘公猫’,啵了一口。 琴三爷搁下笔,斯斯文文地挽袖子:“到时间吃你了。”

青青的悠然·完结·175万字

太子

她是人人得而诛之的焰国太子!杀人放火无恶不作,解人剖腹只当娱乐。 她是著名高数专家,开创了现在应用数学的最新领域、演算成功了三项国际定律。 当她变成她,那些想太子死的人,那些年的仇人,她该怎样应对。 当太子成为帝王,谁又能伴她为后谁愿下嫁为妃? 可当她重生注定焰国改写,君主昌明… 却不知那些风流动荡的年华,遗落了谁家公子的心。 (亲爱的,茫茫书海、泱泱潇湘,我在努力,您请随意) 【为您推荐】 最勤奋的作者简思大妈新作《重生——老夫少妻》http://www.xxsy.net/info/450320.html 【为您推荐】 《错嫁——宠冠六国》http://www.xxsy.net/info/444215.html

鹦鹉晒月·完结·171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