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庶夫

嫡女庶夫

易洋

古代言情/已完结

129万字

完结于2015-04-0711:56:35
苏静卉,大明国工部右侍郎嫡长女,不满嫡女出身却要下嫁庶子,几番抗议无效之下怒悬梁,被救下醒来之后却平静道:“只要他五官端正四肢健全,不管是庶子还是私生子,我都嫁。” 轩辕彻,大明国唯一亲王之庶次子,生母早逝继母不善,上有假病嫡兄阴狠庶兄相斗狠,下有娇纵嫡弟捣乱闯祸,他在中间左右都是不讨好,好在财能消灾,而他最擅生财,对配偶要求低至:“乖巧就好。” 洞房花烛夜,看清人后她嫣然一笑,透的是青稚纯真:“相公,日后请多关照。” 无意间捕捉到红烛下那水眸暗锋,他惊诧,却也弯眸如月:“彼此彼此。” 那时,她十五,他十八,是别人棋局上的子,只是谁也不知… 她十五非十五,他十八不像十八,可以由人拿却未必任人捏,可以忍人所不能忍,但忍无可忍绝对残忍!

【1】娇女转型

  “苏静,你再聪明也终究是个废物!天生短命鬼!哈哈咳咳。老天。老天到底是公平的!是公平的!哈哈咳咳唔噗,哈。”

垂死的大笑伴着吐血的哽咳,虚弱无比,只是透着发自内心的畅快而又显得尖锐无比,贯穿力十足,竟穿透异世梦境,生生将人惊醒。

炕上的人儿忽然坐起,惊了炕侧打瞌睡的小丫鬟一跳,慌忙近前服侍:“大小姐,您又做恶梦了吗?”

苏静面色难看,冷汗簌簌,双手紧紧抓着身上的薄被,鼻子呼呼的喘着粗气,水眸飞快的扫了一圈古色古香的房间后才缓和些,推了推那慌张的小丫鬟:“给我倒杯水。”

小丫鬟忙应诺,匆匆转身去倒茶,却拎起茶壶就僵住了,惶恐的咚一声就跪了下去:“大,大大小姐。”

她哆哆嗦嗦话没说完,就听到炕上的人道:“我现在只想喝凉的,拿过来吧。”

小丫鬟不敢迟疑,爬起身就端茶送了过去,看着苏静真的把被凉掉的茶喝了个干,不禁有些傻眼。

大小姐向来吃穿非常讲究,即便是六月酷暑也从不喝凉掉的茶,可自从那天醒来后却变得不太一样了,今儿个更是竟然喝下了一整杯凉掉的茶!

苏静余光瞧得清楚,知道小丫鬟在惊愕什么,却作没瞧见的玩着那已喝空的杯儿道:“这天又热又燥,喝点凉的倒是意外的舒服。”

小丫鬟闻声一想,也觉肯定是这个原因,毕竟现在已进七月,天确实是越发的干燥闷热,就不疑有他了,只小心翼翼的问:“那大小姐还要么?”

苏静点点头,又喝了一杯便不要了,让小丫鬟去喊婆子送温水来沐浴。虽然现在还是大白天,可她午觉睡出了一身汗,不洗洗浑身黏糊糊的不舒服。

好在这副身体的原主人是个爱以讲究来证明自己尊贵的,天气热时一天洗个五六次是正常,天气冷时倒也知道泡水多了会着凉生病,就退而求其次勤换衣裳,一天换个七八身小意思,下人们早已见惯不怪,小丫鬟自然也不会多疑,匆匆便扭头出门吩咐去了。

苏静趁这个时候下了炕,坐到了梳妆台前,看着铜镜中那巴掌大的精致小脸发了会儿呆。

这镜中的小人儿名叫苏静卉,是这大明国工部右侍郎苏渊和其已故的原配夫人所生的女儿,苏家的嫡长女,虽苏渊在原配夫人去后没多久便娶了丞相府的庶小姐做继室,连同后来收的几房姨娘一起,还生了一个嫡子一个嫡女和两个庶子,但苏静卉有家财万贯,且当初出钱供了苏渊考得功名步步高升的外祖父林鸿运撑腰,再加苏渊也念点旧情,苏林两家私下还有利益相连,倒是让这苏静卉在苏家过得还算不错,只可惜。

鱼多水就浑,苏静卉又仗着有几分聪明,娇纵出了异常的傲慢性子,喜以尊卑嫡庶做量尺,长年累月下来,真是跟那位庶出的继母结了解不开的大怨恨,这不,年龄一到,继母就给她谈定了门乍一看还相当不错的亲,但苏静卉却因为对方是庶子而气得数度抗议,最后更是一怒悬了梁!

于是。

那个世界想活却没有健康身体为资本的苏静,变成了这个世界有身体资本却一气不愿活的苏静卉!

虽然,这副身体在苏静看来还是娇贵得太弱了,但比起她之前的却已好太多,至少双腿能走,五脏六腑更没大毛病,只要仔细调理勤于锻炼,总能达到她的标准,而后一件一件的,去完成以前她就很想却一直难以亲自实现的事!

“大小姐醒了?好些了么?还疼不疼?”

苏静卉奶娘关切的声音传来,而后才见珠帘拨动,进来一个四十左右的妇人和四个丫鬟,最后才是那刚刚出去吩咐送水的小丫鬟香儿。

那妇人圆脸慈眉,看起来就是个亲和的,只那双眼太利了,还透着傲慢,虽说是苏静卉的奶娘,可在府里终究还是个下人,却这般肆无忌惮的进出簇拥。

苏静勾唇,轻蔑却在转头看向奶娘后换成了恬静温婉:“奶娘,您来了。”

进了这个身,顶了苏静卉这个人活,自然要融入这里的生活与身边的人周旋,只不过,她前世还在苏静卉这个年纪就早没了那份天真,自然也学不了苏静卉那份作死不自知的脾性!

果然,奶娘看到苏静卉脸上的恬静浅笑就眸光暗闪了下,心下狐疑,却未显露,还夸张的双手合十一阵菩萨保佑之类的来到苏静卉身旁,就抹起眼角来:“大小姐,这世上哪有过不去的坎儿,您有什么委屈说出来就是,办法好好想总是有的,可千万别再犯傻想不开了。”

是啊,要不是你老这么变相的煽风点火,苏静卉又怎么会冲动的三尺白绫悬了梁?

苏静暗暗冷笑,面上却勾了勾唇,笑得浅淡却又不显得疏离的应道:“奶娘说得是,我会记住的。”

奶娘一听,顿时又狐疑起来,总觉得苏静卉悬梁救醒之后就不太一样了,不禁偷偷仔细打量起苏静卉来,却见她面色虽淡然恬静,而小手却抚上了脖颈那尚未完全消散的紫青勒痕,杏眸瞬也不瞬的定在一处,俨然正不知所思着。

难道是历了这事后人就忽然成长了?懂得收敛脾性了?

想来想去,奶娘都觉得只有这个可能而已,也就逐渐宽了心。苏静卉就算是阴差阳错的成长了又能如何?终究不还是她喂大的那个苏静卉么,是脱不出她股掌的!

苏静假装不知道,抬手去帮奶娘抹眼角:“奶娘别哭,哭坏了眼睛怎么办?日后母亲又刁难让我绣这绣那,我寻谁帮我呀?”

奶娘一听更放心了,也立马顺梯下的破涕而笑:“大小姐就是爱哄奴婢这老婆子,就奴婢那点眼力那点绣技,院里一抓就能抓出一大把来。”

苏静笑道:“可在我看来,这世上就没人比得过奶娘。”

奶娘顿时感动不已,又抹起眼角来,而温水这时候也送来了。奶娘自是要亲自服侍苏静卉沐浴。

沐浴梳妆,费了不少时间,奶娘也趁机说了不少话,包括提议去给老夫人请安。

“您是老夫人的嫡长孙女,她自然是最疼您最向着您的,这几天为了您的事,听说她老人家是吃不好睡不好。如今您也能下炕了,就去给她老人家请个安吧,哄好了她老人家,您那事说不定也能有所转机。”

苏静默默听着,暗暗冷笑。那个老太婆会向着她?最疼她却这么几天都没来看过她?不过,吃不好睡不好却是有可能的,但绝对是被气的,想到以苏静卉这个孙女换取的利益差点打水漂而心疼的!

可笑苏静卉自认为聪明,却连这些都看不透,愚蠢的把奶娘的话全信了去,以为自己是嫡长女就该作威作福而使劲的抖擞。

“好,我听奶娘的。”

苏静没半点不满的直接答应,奶娘虽然很满意,却又没来由的心底有种不踏实感,忍不住仔细看了看铜镜映出来的那张稚嫩的小脸,半天没瞧出哪不对劲,才归了是自己多想而松了心。

由着奶娘为自己梳好头,又略施了些粉盖脸色,挑了身金色银线铜臭得戳人眼的襦裙,一切准备妥当便出门上小轿,往苏老夫人的院子去。

有苏静卉的记忆,苏静倒是对苏府不陌生,但这却也是她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次出那个小院,途中不禁挑了小轿的帘子往外打量,不想,竟与另一顶小轿相逢了。

根据小轿来的方向,苏静猜那轿中坐着的肯定是苏静灵,苏静卉同父异母的妹妹,苏府另一个嫡女,比苏静卉小一岁半。

前方要过拱门了,拱门虽然不小,却也绝对同时过不了两顶小轿,而那顶轿子也忽然加快了速度,轿帘挑开探出张稚嫩却满是挑衅的小脸,正看着苏静卉这边,不是苏静灵是谁?

苏静只觉好笑,不过过个拱门而已,有什么好争的,而余光却见自己轿边的奶娘和丫鬟们纷纷斜眸等她下令,一副准备好随时抢道的模样。

见苏静松手放了帘子,奶娘等人只当她是要跟苏静灵抢路了,纷纷做好冲刺的准备,奶娘更是张嘴就要扬声,却听到轿中传来淡淡一声:“让她先过。”

奶娘一个踉跄,险些咬到自己的舌头,站稳后惊愕的看着轿子,也正巧此时帘子随风微摆露了一道缝儿,让她隐约可以看到轿中的小人双手自然叠在膝上安静而优雅的坐着,确实没有要抢道的意思。

另一边,苏静灵也惊得狐疑,问轿旁的丫鬟:“琉璃,那轿子不是苏静卉的?”

“回二小姐,林妈妈跟着那轿子呢,应是大小姐的小轿没错。”琉璃也纳闷。

“算了,估计没吊死也伤得不轻,这会儿还不敢受颠,啧,这人真是,不好好在炕上躺着出来惹什么眼。”苏静灵撇撇嘴,只觉得今儿个赢得太不是滋味。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世族庶女

顾婉清只是一个小小的庶女,嫡母佛口蛇心,嘴甜心苦,手段阴狠毒辣,她差一点就被虐死在庵堂里。 庶姐奸诈阴险,嫡妹骄横霸道,风刀霜剑,无处不在,她在这世家大族里过得如履薄冰,如临深渊,小心翼翼。 好在她聪明睿智,懂得韬光养晦,尽力在复杂的家世里下求得最大的生存空间。 嫡母算计她,她就算计回去,庶姐抢婚事,好吧,那样的人家我也不要,你要便拿去就是的。 可是,再如何智机百出,聪慧过人,又怎么敌得过封建家长制的婚姻,她不得不代替嫡妹嫁给一个病弱的侯门世子冲喜。 却不知,原来所嫁的那个人,却是为了得到她,费尽心机,那一切,不过是他设下的局。 新婚之夜,盖头揭开那一瞬她怔住了,她的相公不是应该病得要死了么?怎么那双眼睛如此灿亮如星,就像雪山上的冰凌那般剔透晶莹。

不游泳的小鱼·完结·98.6万字

休了前夫后我成了郡王妃

武安侯爷年仅二十二,是本朝最年轻的侯爷,官拜礼部侍郎,前途无量。 陆宛芝身为武安侯夫人,乃是长安人人羡艳的命妇。 出嫁三年。陆宛芝将侯府上下打理得井井有条,可夫君一心全在外室女身上,不愿踏足她房门半步。 外室生子,夫君还想将外室子记在她的名下。 陆宛芝一纸养外室诉状递到长安府尹,休了武安侯。 长安府衙门前,武安侯恶狠狠地盯着陆宛芝:“和离之后,本侯想娶哪个贵女就能娶,倒是你,怕是只能嫁给老鳏夫做续弦了,还有哪个世家年轻公子愿意娶你?” 陆宛芝一身轻松道:“这就不牢侯爷费心了。” 和离后,长安人人笑话陆宛芝。 “不过就是侯爷疼爱外室而已,这外室终究是外室,这点肚量都没有。” “和离之后可是下堂弃妇,再想要嫁为侯爷做侯夫人可就难了。” “怕是只能嫁给老鳏夫了。” 陆园内,楚小郡王楚楚可怜,“芝芝,你什么时候才能给我一个身份?” 陆宛芝,“等你考上状元的时候。” 素来不学无术的楚小郡王,一心为爱考状元。

五月柚·完结·94.9万字

春满京华

上京城里流言四起,江二姑娘使手段高攀有潘安之貌的孟三公子。 重生后的江意惜暗骂,脑袋坏掉了才想去高攀。 那一世被人设计与大伯子“私通”,最后惨死在庵堂。 满庭芳菲,花开如锦。这辈子要好好享受人生,争取活到寿终正寝。 不过,该报的仇要报,该报的恩嘛……更要报啰。 终于大伯子……

寂寞的清泉·完结·87.6万字

如初似锦

《如初似锦》 (甜宠、小虐、诙谐、爽文。) 活在尘埃里的云府六小姐云初雪,意外的高嫁进了太傅府,嫁给了都城姑娘心中的那轮明月。 结果新婚当天就被合欢酒毒死了。 配角终究是配角? 本以为这一生就这么过去了,没想到她重生了。 重活一世,断不能悲剧重演,读书、经商、女红、厨艺等等,除去风花雪月她全都要。 一心想着悄无声息脱离云家自力更生顺便报仇雪恨。 却被人一点点揭开她的伪装,逼得她光芒万丈。 小剧场: “桃儿,快走。”看到梅时九,云初雪避恐不及。 “小姐,你为什么每次都躲着九公子?” 转角处,梅时九停下脚步顿足细听,他…也很好奇。 “桃儿,你知道红颜祸水吗?” “……” “梅时九于你家小姐而言就是祸水,避之可保平安!” 为了证明自己不是祸水,梅时九一生就这么陷进去了。

莫西凡·完结·197万字

重生之再嫁皇叔

前世,她看着太子娶了旁人,她则被圈囿于后院至死。 这一世,她穿着红嫁衣,嫁与了太子的七皇叔。 太子拼劲全力想要挽回,却发现那个曾经对着他巧笑嫣然的小女孩心硬如铁,再也不肯回头。 -- 这是一个腹黑七皇叔与胖丫头的故事。 彼时他是少年,第一次去沧源山。 被追杀到山顶时,便遇到了一个胖胖的小丫头,穿着笼蛟绡纱的嫩绿衣裙,穿着手里握着一束野花,身后是漫山的花海。 她好奇地看着他,“哥哥,你生的这么好看,可是天上的神仙?” 他眼中起了杀意,手缓缓握上了腰间的长剑剑柄。 彼时小攸宁不过九岁,丝毫不知危险来临,依然是仰着圆圆的脸,举起手中的鲜花,“我在摘花吃,这里的花好吃的紧,你也尝尝。” 他盯着她,长剑缓缓出鞘。 小女孩却还沉浸在与人分享食物的世界中,她又从布包中拿出来一个圆圆的点心,“这是我刚做的糯米桂花糕,你尝尝?” 她见他无动于衷,又捣鼓着掏出来一个包子,高高举着,脸上是甜甜的笑,“鲜花包子你吃吗?” 长剑提在手中,斜斜在身后。 他手中的剑第一次犹豫了。 Q群号:601638587 (1V1,双洁)

沉莫莫·完结·140万字

锦冠天下

沈家少爷生得俊美,乔云然觉得他太过花枝招展。 乔沈两家联姻,乔云然欣喜旁观姐妹们的表演,她从来不曾想过,那姻缘会落在她的头上。

玲珑秀·完结·195万字

典妻为嫡

唯自由与财产不可辜负! ——常曦 现代大家族掌门人常曦意外穿越到古代,成为命运多舛的典妻常三娥。 为了摆脱典妻悲惨的命运,她只能奋起抵抗,利用身边一切资源,努力向上爬,誓要掌握自己的命运。 害死原主之人,杀! 原主不义家人,弃! 图谋不轨者,可拉可打可抛! 培养亲信,发现商机,组建势力,步步扩大! 利用自己的知识为古老的时代注入新鲜的血液,奠定了属于自己的商业版图。 最终为改变一个时代打下基础。 至于爱情,那是个什么玩意?能吃能穿还是能用? 再说谈感情伤钱! 常曦表示,老娘从不信爱情那个邪! 更何况还给她配了块老腊肉,呵呵,小鲜肉他不香吗? 至于某块只有二十多岁的老腊肉眼睛微微一眯,麻烦把刚才的话重复一遍? ※※※ 被迫典妻的解晋原本想着安抚好了母亲,就送那可怜的女人离开。 哪里知道这个女人从最初被他无视,到渐渐欣赏,又到好感丛生,最后却是刻入骨血之中,再难舍离! 步步为营大女主VS冰冷克己大男主

筑梦者·完结·106万字

改嫁后我成了人生赢家

一个是和离带着女儿的下堂妇,一个是有克妻之名的父母官。不管是升官加爵还是被贬流放,颜娘陪着姜裕成走了一辈子。子孙后人提到这位祖奶奶,都说:拖着再嫁之身,前半生丈夫体贴,儿女成群。后半生荣华富贵,惹人艳羡,可以称得上人生赢家! 新文《春日绯》接档 简介:方茉姌被未婚夫退婚后大病一场,病重垂危之际脑子里多了段奇怪的记忆。病好方茉姌被爹娘送到了江南舅舅家修养,在舅舅家,她遇到了前世的两任丈夫。一个嘴里爱她如命,却在外面花天酒地。一个待她冷漠无情,却好吃好喝的供养她。醒悟过后的方茉姌作了一个决定,这辈子她一定要换一个夫君,谁知却触犯了某人的逆鳞,方茉姌被迫与他再续前缘。

洋盘的折耳猫·完结·42.8万字

长女惊华

姬家乃是禹临皇城众人崇敬的百年将门。姬家大姑娘却也是禹临皇城人尽皆知的窝囊废。不料,姬家一夜坍塌,姬家男儿尽数战死沙场时,却是姬家大姑娘这个窝囊废支撑起了整个家族。与皇子和离!与太师为敌!与皇上较劲!与这个不公的天下世道,欲争高下!一切的不可为,在姬家的大姑娘眼里都变成了可为。所有人都惊叹姬家大姑娘的深藏不露。唯独谢璟澜笑着道,“百年姬家不出窝囊废,我的王妃焉能是废物?”

一夜暴富·完结·177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