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豪门之极品狂妻

至尊豪门之极品狂妻

叶苒

现代言情/已完结

191万字

完结于2016-07-0810:03:24
倒霉催的! 她就是在路上捡了个半死不活的男人回家,本想化身白衣天使,奈何却悲催羊入虎口! 再次相遇,她却被他强行带进了他的世界里,从此,命运纠缠。 他是神秘家族的新一代主人,是从修罗场走出来的不败之神。 传闻,他冷漠无情,喜怒无常,是魔鬼一般的存在;传闻,他手段残忍,铁血无情,人人闻风丧胆,却又不得不臣服。传闻,他不近女色,女人靠近三步之内必死无疑······ 然而,一切都只是传闻! 一次命中注定的邂逅,她走进他的心,原本的生活被打乱。 据某个磨叽的属下说,自从X小姐住进了墨先生家,墨先生就变得傻缺了! 据说,墨先生爱美人不爱江山,冲冠一怒为红颜! 她是传说中的嗜血玫瑰,是绻卷血场的玉面罗刹! 有人忌惮她,忌惮她足以睥睨世界,让人不得不羡煞的财富。 有人畏惧她,畏惧她足以毁灭世界,让人不得不臣服的权势。 有人嫉妒她,嫉妒她足以傲视世界,拥有让人向往的爱情。 有人说,她是魔鬼,她妩媚一笑,不作理会,魔鬼又如何?若能随心所欲,她不怕成为魔鬼! 有人说,她是天使,她自嘲一笑,毫无波动,天使有何用?她从来就不是天使! 妖魅丛生,潋滟勾魂,殊不知,这些都是假象! ―― 某日清晨,宽大的床上,看着白色床单上的一滩血迹,某男眉毛一紧,看着躲在被窝里,脸色红扑扑的女人,不知所措! “伤哪了?”声音包含着浓浓的担忧。 “······没有!”小如细蚊抖翅! “怎么会流血?”眉头霎紧。 “······都说了没事了!”某女头一低。 “那让我看看伤口!”某男作势上前。 “······你丫的滚粗!”某女仰头狂哮! ―― 某日,庄严豪华的会议厅里,一团围着会议桌的老头子正在讨论着重要事件,某男冷着一张脸坐在上首,沉默不语,一脸不善的看着下面讨论的如火如荼的老头子们。 底下的人们瞬间紧绷,不知道墨先生又怎么了! 一个手下匆匆走来,附在他耳边嘀咕道。 “墨先生,夫人去找顾先生了。” 某男眉毛一挑,“什么时候?” “就在刚刚。” 某男心里打鼓,“在哪?” “××广场!” 某男脸色一黑,迅速站起来,踏步离开会议厅――这女人真是欠收拾! 留下一屋子面面相觑的老头子,脸色不忿又不敢说话! 墨先生,你肿么可以这么任性? ―― 本文男强女强,强强联手,讲述爱情,亲情,友情;涉及了权势斗争,豪门宅斗,豪门恩怨。 还有可耐的包子!

第一章:暗夜初逢(新文求收藏)

  城市的夜,亮如白昼!

高楼林立,车水马龙,灯红酒绿,霓光万丈,远远一看,一层淡淡的紫色荧光,包裹着整座城市,犹如一颗傲然挺立在东方的夜明珠,闪烁着耀人的光芒。

然而,在这华丽的外表下,却是如此的纸醉金迷······

酒吧,是宣泄心情和欲望的最佳场所!也是挥金如土的最佳领域。

在这座光怪陆离的大城市,最不缺的,就是各式各样的消费场所。

金殿酒吧――这里最烧钱的场所,能走进这里的,都是这座城市经济的引领者!

犹如一座宫殿般金碧辉煌,灯光闪烁,各式灯光交错相映,以红黄蓝绿紫为主,摇曳着最中间的大舞池!

男男女女,追随着震耳欲聋的音乐,扭动着身姿,在这夜色中,释放着最原始的热情,让人忍不住心驰神往。

然而――

在最角落里,坐着两个纤细的身影。

因为这两人,已经坐在那里三个多小时了!如今,一个坐在那里,一个趴在那里!

“卧槽!”一个烦躁的低声碎了一句!

“······”某女无感。

“你说啊,他为什么就是要和我分手﹖”

“······”某女眼观鼻鼻观心,不吭声。

“妈的,不就是一个臭男人么?凭什么主动和我分手?这不是应该我先开口的么?”

“······”抚额?

原来你在这里买醉,一个晚上,不是因为被甩了,而是因为是别人甩了你,不是你甩了他!

叶语澜见识到了,这货心里果然强大!

叫叶语澜的,是坐在那里的,一头长发直达腰际,浓密柔顺,一双桃花眼在刘海下炯炯有神,高挺的鼻梁,精致的唇形,椭圆形的一张脸,白皙的毫无任何瑕疵的脸蛋,就是上帝最佳的作品,即便不着任何妆容,也足以魅惑万生,摄人心魂,让人忍不住驻足。

身上只穿着一件白色衬衫和碎花裙子,再也没有任何装饰,比起在这里的其他人,她的素颜和衣着与这里格格不入,简单,却又不俗气。

不着妆容,没有修饰,自然而然的美,成了最夺人眼球的存在。事实如此,这一桌,是目光最炙热的所在。

“小澜,你为什么不说话?”趴在那里的女孩,迷迷糊糊抬起脸蛋,看向叶语澜。

那是一张与叶语澜不相上下的脸蛋,但是,现在却有些糟糕。

凌乱的卷发,一双眼睛因为醉意,半睁半眯,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因为朦胧醉意,眼线花了,脸蛋红扑扑的,犹如一个降临人世间的女鬼!

穿着一条蓝色连衣裙。

此时,嘟着嘴唇,不满的看着叶语澜。

说话?她能说什么?拜托,你一个失恋的,让一个没有谈过恋爱的和你说啥?

“你醉了!”叶语澜想了想,道。

平平淡淡,毫无波动。

“隔??”顾梦瑶打了个饱嗝,淡淡的瞥了一眼叶语澜,翻翻白眼,再次趴下,她没话说!

叶语澜眨眨眼,又撇撇嘴,她实在不造要说啥。

看着趴在那里不省人事的顾梦瑶,叶语澜已第N次无力吐槽,每次都要跑去谈恋爱,这也就算了,不就是分手么?有必要每次都拉自己出来喝酒?

这是第几次了?

她早已数不清,看着顾梦瑶,叶语澜忍不住抚额,这烫手山芋,肿么破?

转头,看向大门口,突然,眼角一闪,站起来对着门口摇摇手。

“这里!”

······

一辆白色的宝马划过城市的大道,往市郊区开去。

叶语澜看着车窗外迅速划过的夜景,寂静无话。

“我妈说,叶姨现在人在R国,应该快回来了吧。”身边传来一个男音。

叶语澜一顿,淡淡的转头,看向驾驶座。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戴着黑色框眼镜的年轻男人,西装革履,衬衫领带,文质彬彬的男人,看起来约二十多岁,一脸斯文。

此时,正面带微笑看着她,眼底包含着淡淡的宠溺。

叶语澜眨了眨潋滟的桃花眼,随后不知道想起啥,淡然的别过头淡淡的说,“她不是喜欢流浪么?让她玩够了再回来,我不稀罕!让她最好永远别回来!”

“······你明明很想叶姨,怎么就喜欢嘴硬?”顾乔低低一笑,无奈道。

叶语澜想抬起头说话,但是看到顾乔看着她一副深有把握的样子,张了张嘴,最终低头,没有说话。

看到叶语澜不想说话,顾乔也在没有开口,专心开车――

一路无话!城市的郊区,寂静的只有虫子的叫声!

郊区,是整座城市最自然的存在,一片梧桐树林傲然生姿的挺在那里,即便是黑夜,也可以隐隐约约看得出密密麻麻的树茎井然有序的在一条路的两边挺立,一个入口延伸着一条不算小的路通进去,两边的梧桐树紧紧的包裹着道路,甚至是整个别墅园,两排路灯静静的伫立在那里。

路的尽头,隐隐看到灯光。

还没开进去,叶语澜淡淡的说,“就在这里停下吧,我自己走回去就好了。”

车子缓缓停下,靠在出口处。叶语澜解开安全带,看了一眼顾乔,然后看了一眼后座,嘴角忍不住抽了一下,抚额!

只见顾梦瑶缩着身体窝在后座,咂咂嘴吧,头发已经凌乱的不成样子,脸蛋被睡姿挤压的肉嘟嘟的,昏暗的车厢。看不出脸色,但是感觉到此人已在修炼成猪的道上越奔越勇――

“我回去了,你好好照顾她!”

叶语澜挑挑眉头,对顾乔提醒道。

“嗯,早点休息。晚安”顾乔伸手想要摸一下叶语澜的头,奈何叶语澜微微一躲,手僵硬在半空中,脸色有些僵硬,看着叶语澜想说什么,却被打断了。

叶语澜不着痕迹的退了一点,看了一眼顾乔,眼神敛了敛,低声说了一句,就背着包包推开车门下车。

“晚安。”

看着叶语澜的背影,顾乔暗淡了目光,随后,开车离开这里。

叶语澜走在路灯下,灯光将她的影子拉的长长的,孤寂,悲凉,仿佛全世界只有她一个人。

是的,自己一个人住在这里,的确悲凉,何况,这个家有太多无以言表的秘密,她不能离开,也不能让别人来陪伴,只能自己一个人,守着一幢别墅,日夜陪伴的,只有孤独!

每天都有人来打扫,却夜晚只有自己,最多就是家里的狗!

叶语澜一步步的走着,突然,脚步一顿,眼神一凛,警惕的看向四周――

好浓的血腥味!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霸气主母惹不起

当绝色嚣张的幽冥谷少主一朝身死重生在现代顶级世家。 倾城无双,冷心绝情是她;嚣张狂傲,毒医双绝亦是她; 她是九重天幕后掌权者,是魔狱的魔主。 她救人只凭自己的心情好坏,对待朋友、家人倾尽一切,只为护他们周全,对待爱人生死相随,宁可负尽天下人。 他,清俊矜贵,霸气孤傲,视女人为无物,冷情到仿佛没有心,似魔似仙。 他是古老神秘家族的家主,是众人心中当之无愧的帝王,手握滔天权势,执掌他人生死。 当冷心绝情的她遇到霸气孤傲的他,是强强对碰成为对手,还是强强联合、生死相随? 纵宠篇 叶倾颜慵懒地窝在君墨宸怀里,抬头看向君墨宸,声音软糯地说道“宸,他们都说你把宠坏了,说我是红颜祸水,仗着你无法无天。” 君墨宸伸手抚摸着叶倾颜的长发,宠溺地说“谁说的,我就是要把你宠坏,宠得你离不开我,那样你就是我一人的了。” 叶倾颜伸手搂住君墨宸的脖颈,笑着说“你真霸道,不过霸道得我很喜欢。”说完在他脸上印下一吻。 本文一对一宠文,男强女强,异能重生,本文均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薄荷凉夏·完结·186万字

豪门有病娇之重生金牌医女

云深,陆家家主,陆氏集团总裁,二十五岁时意外身亡。 再次醒来,她重生成为一个被拐卖到大山深处的小女孩。 重生归来,云深灭人渣,遇高人,习医术。 她医毒双绝,奇门针法出神入化,医死人肉白骨。 她以医术纵横世间,成就一代神医传奇。 …… 秦潜,出身京州豪门秦家。他病娇,腹黑,俊美,霸道。 没有人能够走进秦潜的心。直到他见到从山中走出来的小小的医女云深。 秦潜心头一荡,这女人,他娶定了。 从此,腹黑美男开启了霸道又温柔的追妻之路。 …… “秦先生,你好!我救了你的命,你打算怎么谢我?”云深含笑看着秦潜。 秦潜扬眉,理所当然地说道:“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唯有以身相许。” 云深:呵呵! …… 多年后,小包子爬到妈妈身上,说道:“我要妈咪陪我睡。” 云深抱紧小包子,笑道:“好啊!” 秦潜一脸黑人问号脸,那他怎么办? 男人内心怨念丛生…… 小包子这种生物,根本就是恶魔。不光白天同他抢媳妇,晚上还要抢。 再这样下去,这日子没法过了。 秦潜:我抗议! 云深:抗议无效! 本文一对一,女强男强。全文架空。

我吃元宝·完结·200万字

婿谋已久之闲王宠妻

她是医术、财富天下闻名的云谷谷主云天的独女,也是皇家兵器研发世家风云山庄少主指腹为婚的未婚妻。 母死父殉情,留下她孤苦无依,一遭从天堂落到地狱,寄居风云山庄,却在未婚夫继任庄主当天被退婚。 世人等着看她笑话,可风云堂上她风华绽放、智慧无双、美貌惊人,一身绝世武功更是让人惊艳不已! 面对各方蠢蠢欲动的势力,她果断先出手,杀鸡儆猴! 可是没有人知道,她内里早已换了个来自异世的灵魂。 上一世她没有丝毫遗憾,本想这一世就这样偏居一偶,宁静一生,可是为了那一声和前世相同的询问,无条件的信赖,她抛却了闲适的生活,踏入皇权争斗,沉入红尘凡世,权海谋算之中! 用她一双翻云覆雨之手,为慕容玉鉴铺出繁华大路,陪他走向盛世乾坤。成为一朝天子心中永远无可替代的亦母亦师的皇姐。 她没有一滴皇室血脉,却有着皇室最尊贵的身份“护国公主”! 她看上去柔弱似水,却肩扛起一代明君的撅起,一国的繁荣昌盛! 她不知,这一切都是将她视若珍宝、宠她没有边际的他步步算计来的,被退婚、被封护国公主……,一步步算计着她走进他的生活,走进他的生命里! 一路的尔虞我诈、刀锋险阻不能激起她心中的波澜! 可是看到那一抹不离不弃,无条件宠溺她的月白色身影,她终于知道她也不是无所求的! 小剧场一: “朕晚年有幸遇得一奇女子云千语,其才华盖世,三年相伴,不是亲孙女更胜亲孙女,今敕封云千语为护国公主,即日入皇家玉蝶。皇孙慕容玉鉴年幼,朕百年之后,由护国公主监政辅佐新皇,直至新皇亲政。钦此!” “皇上三思!” “皇上不可!” 大殿之上跪倒一片。 一抹娇弱的身影,在众人的呼喊声中,缓缓步入大殿!她的身旁还跟着年仅八岁的皇孙慕容玉鉴。 大殿顿时陷入寂静,百官的目光都聚集在来人身上。 “玉鉴,今天皇姐就给你上第一堂课。”她声音柔弱如水。 慕容玉鉴黑亮的大眼立即迸发出一丝耀眼的光芒,眼神崇拜的看着女子。 “皇权不可违!” 声音依旧柔弱,却震撼人心! 众人闻言心中都跟着一颤!目光躲闪的偷撇向龙椅上的人。 小剧场二: 城楼上,一窈窕的身影,飘舞的长发与黑夜融为一体,幽深的双眸凝视着脚下的京城,忽又看向远方。 “谋事已成!”轻轻的一声低语,却卸下了肩上的千金重担。 “从今以后语儿就是我一人的了!”身后一声温润的声音传来。 女子回眸一笑,倾国倾城的眉眼间再也没有往昔的淡泊如水。

午日阳光·完结·105万字

神秘顾爷掌上宝

他,海城最为神秘家族的嫡系传人,整个A国奉为座上宾的尊贵男人,不喜张扬低调沉稳,拥有最高贵的血脉,指尖轻点便是地动山摇。 她,现代古医世家唯一的传人,少时却被人陷害,连同母亲一起扔到了疯人院中,听着鬼哭狼嚎的悲鸣过了整个童年。 一朝坠落山崖,她斩野兽,寻古草,一方绝世丹炉,练就神医丹药。 废物蜕变,一朝成神,一枚丹药,起死回生,化冥者骨血,练就至尊传奇。 睥睨归来,她誓要搅动这海城天翻地覆,欠她的,都要十倍百倍偿还! 夺她家产者,死;伤她母亲者,亡;欺世盗名者,灭。 不过人总是不能太张扬的,这张扬张扬着,就被人给惦记上了,惦记上你的还是让人闻之色变的神秘大佬怎么破。 要是有个男人总是跟在你身后死气白咧的非要宠你,疼你,赚钱给你花,生气的时候当你的出气筒,高兴的时候陪你开心。 看着那个宛如神砥般的男人单膝跪地,给那个废物小姐系鞋带的样子,围观群众震惊的话都说不出来,谁说那个男人从来不碰女人的。 那面前这个抱着女人声线黏腻,一声一声叫着心肝宝贝的男人,是谁? 简介无能,主要看文,史上最强宠婚,别开生面的现代宠婚史,不一样的男女主,一样的腻宠成瘾。

悠哉依然·完结·139万字

名门热恋之夫人是大佬

【本文女主燃炸,男主拽,狗粮一堆,虐渣打怪+双宠爽文。】 叶九凉,天生凉薄,人狠路子野,叶家人眼里的天煞孤星,吃瓜群众口中的“九爷”。 都说,嚣张不过叶九凉,她排第二无人第一。 气人的是,在厉陌寒眼中,她是他的狼崽崽,是他厉陌寒要宠上天的小混蛋。 京城盛传,厉家太子爷,一记眼神都能将人挫骨扬灰。 可就是这么矜贵高冷的主,竟然被叶九凉调戏了,而且貌似还……脸红了。 ** 出差回来的厉五爷把人堵在昏暗的楼梯口,指腹摩挲着她瓷白的脖颈,“一群小哥哥,那是几个?” 对上他幽暗的眼神,叶九凉眉一挑,“听厉五爷这语气,是要揍人?” “那又如何?”厉陌寒眯了眯眸子,“心疼了?” 叶九凉忍笑点头,“小哥哥们不抗揍,你下手能不能轻点?” 【在包厢嗨歌的向天一行人莫名感觉背后一股凉意袭来。】 厉陌寒埋进她的肩头,恶狠狠地吐出两字,“不能。” 敢勾搭他的狼崽崽,就得往死里揍。

薄荷凉夏·完结·157万字

另类千金归来

【已签出版】 (新文《姜爷心尖宠她从乡下来》已发) 【本文1v1,男强女强,绝对宠文】 北城颜家失踪16年的大女儿找回来了。 是被她未婚夫,帝都殷家二爷从一所孤儿院领回来的。 彼年颜大小姐18岁。 —— 殷家,帝都顶级世家。 殷二爷全名殷九烬,人称九爷,年24岁,商界杀神。 九爷遵祖母遗愿找回颜家早已放弃寻找的大小姐,带回家自己养。 —— 外人眼中的颜瑾虞:身材好颜值高智商更高; 朋友眼中的颜瑾虞:邻家妹妹(才怪),手起刀落冷戾狠辣; 九爷眼中的颜瑾虞:话少人呆没见过世面,完全不像18岁,像个小孩子,惹人怜惜。 —— 那些以为北城颜家找回来的大小姐是个上不得台面的乡野丫头的人,后来都被“啪啪”打脸了。 九爷以为接回来的是个呆傻小姑娘,渐渐地他发现,小姑娘有时候还挺凶残。 以为她没靠山,殊不知她有几个无数次一起经历过生死的伙伴。 ——

荢璇·完结·179万字

权爷枭宠神秘娇妻

他战无不胜所向披靡,拥有极致美颜,惑人心魄。 她拥有顶级的容貌,顶级的人生,却被一场车祸撞成个傻子,令人惊惋。 没人知道,他曾经在一片混乱当中,看到那个被称为傻子的女人踩着满地狼藉,面色凌厉,救身边人出水火之中,只一眼,他便定了一生。 有一种人,是一眼看中的毒,戒不掉,也灭不掉...... 当你的信仰和你所爱背道而驰的时候,你会如何? 【宠文,女主很强,非常强,男主也不弱,热血之战,信仰的碰撞。】 简介无力,主要看文,宠文,男强女强,不虐。

悠哉依然·完结·126万字

溺宠之绝色毒医

她,绝色淡然,温软呆萌。 她是妙手回春的神医,亦是杀人于无形的毒医! 她拥有一双可以透视的水眸,亦拥有一身诡异的元气! 世人皆说:安亦晴要救的人,阎王爷也要让三分! 他,冷冽孤傲,俊美如神。 他是古武世家最杰出的子孙,亦是玄锦国最年轻的将军! 他是从黑暗鲜血中走出的帝王,手握重权、执掌生死! 当温软淡然的她和冷冽孤傲的他相遇时,又会擦出怎样的火花?恩爱篇: 安亦晴问:“唔,听说你喜欢我?” 顾夜霖一僵:“是!” 安亦晴眼眸垂下,声音毫无起伏:“可是我不能和你在一起。” “原因。”顾夜霖声音暗沉,心脏一抽一抽的疼,他中了毒,唯有面前这只小白兔是医他的药! “师父说我得了不治之症。” “你活我活,你死我死!”顾夜霖声音低沉,铿锵有力。 安亦晴垂下的水眸渐红,嘴角微微勾起:“每次见到你我都会心跳加速,呼吸困难,脸色泛红。师父说,这是不治之症,只有你才能医好我。” 顾夜霖黑眸里波涛翻涌,喜悦激动如暗潮澎湃。 ……唯她能解他的毒,只有他是医她的药。 炮灰篇: 宴会上 秦佳:“你算什么东西!不过是个没爹没妈的孤儿,有什么资格赖在顾少身边?” 安亦晴水眸划过冷然,嘴角微讽:“凭你没了秦家就一无是处,凭我一只手就能捏死你!” “你个贱人!——”秦佳怒极,扬手要扇安亦晴耳光。 “你活腻了!”突然一双大手钢铁般紧握秦佳的胳膊,他刚离开一会儿,是哪个不长眼的敢欺负他的宝贝! 秦佳不甘的怒吼:“顾少你凭什么这样对我?她不过是个无父无母的野孩子!” “谁敢说安家唯一的掌上明珠是野孩子?!” 一声怒斥如平地惊雷,炸响了整个宴会。 宝宝篇: 白白软软的小包子扭了扭小屁股,糯糯的声音带着控诉:“粑粑,为什么你不让我和妈咪碎觉觉?” 顾夜霖嘴角一抽:“你是男子汉,不许粘着我老婆。” “哼!吃醋的男人真讨厌!”小包子嘴里嘟嘟囔囔,“还是昨天来看妈咪的那个段叔叔好,上周见到的那个白叔叔也不错,还有过年给我大红包的李叔叔和那个漂漂阿姨,都比粑粑对我好!” 顾三少青筋直跳,为什么宝贝小白兔已婚了,那些眼冒绿光的狼仍然不死心?男的就算了,居然连女人也来掺和一脚! 顾三少悲愤了,妻奴之路漫漫修远兮~ ************************************ 公子说:本文异能略带玄幻,地名、医学用语、赌石话术等均属虚构,业内人士请勿喷,谢谢!~

公子安爷·完结·377万字

钻石婚约之独占神秘妻

【淡漠如莲狐狸女pk铁血冰山腹黑狼,极致宠文,亲们放心入坑!】 权景吾是谁? 京城根正苗红的爷,人送外号“景爷”,亦是京城金字塔最顶峰的“大钻石”。 然而,有一天,万人敬仰的“大钻石”被一个女人贴上了专属标签,还是他们最最瞧不起的人,京城所有人都傻眼了。 简清是谁? 家族的污点,被人唾弃的孽种,豪门世家的笑料,一朝归来,大放异彩,欠她的,也是时候一一偿还了。 当层层身份被揭开,曾经看轻她的人无一不是“啪啪打脸”。 第一次见面,她淡如清莲,身调款款,高调归来。 第二次见面,她狠如斗兽,脸上噙着淡笑,下手却狠辣利落。 第三次见面,她狡黠如狐,一声“小景”彻底缠住他的心,从此让他走向宠妻的道路一去不回头。 狗粮剧场: 属下,“boss,外面有人谣传夫人生来是克你的,与你八字不合。” 景爷,“胡说八道。” “……”一众属下眼观鼻鼻观心,往后挪了一步,生怕受到自家boss的怒火。 紧接着,只听得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携着几分宠溺的笑意,“她分明是生来给我宠,给我疼的。” 猝不及防被硬喂了一嘴狗粮,众人瞬间累觉不爱了,心中不禁长啸。 夫人,快来带走boss,boss又来虐狗了。

薄荷凉夏·完结·224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