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爱之一品佞妃

帝王爱之一品佞妃

顾南西

古代言情/已完结

60.6万字

完结于2016-06-2422:01:01
【本文1对1,宠文无虐,强强联手】 那日烽火狼烟,她睥睨城下千军万马:“莫怕,本宫不会大开杀戒,会让你们苟延残喘到百年之后告诉后人,本宫这个闻氏胤荣太后是如何大逆不道、谋权篡位将这燕姓江山改姓了闻。” 此女为大燕太后,唤闻柒,市井有言,乃妖后。 一句话来说,这就是一段傲娇帝的忠犬养成史,是一段嗜血帝王袖手做男宠的血泪史,是一段闻氏妖后祸国殃民乱天下的红颜史。

佞妃当道摄政天下

  大燕天启五十九年,十一月的冬日,夜里,冷得刺骨,寒风呼啸打着宫灯来回荡着,暗影跌宕。

这夜,森然极了。

“咚——咚——咚!”

子夜,静谧里忽而三声钟响,连响三次,惊了树梢头的夜鹰。大燕宫中,时隔三十年,响了这帝王丧钟。

这宫里,要大乱了。

未央宫外,脚步急促:“娘娘。”进殿的是个宫人,生得隽秀。

重重素白的纱幔里,传出女子灵清的嗓音:“咽气了吗?”微微嗪了丝丝笑意,极是好听。

“回娘娘,皇上,”那隽秀的宫人微顿,上前,沉声道,“驾崩了。”

这丧钟响,帝薨,大燕的天,正乱。

纱幔里,女子轻笑出声:“这老不死的,终于舍得闭眼了。”

这老不死的,正是大燕炎帝,普天之下,敢如此谩骂之人,唯有一个。

——闻氏胤荣皇后。

“羞花啊。”女子轻唤着,语气轻快。

隽秀的宫人上前,蹙着眉,似对这名字不满。

自然不满,大燕皇宫第一宦官,被唤羞花,闭月羞花的羞花,只是,胤荣皇后赐名,不满?敢吗?

连那唤作闭月的大燕第一统领,也是不敢的。

羞花上前,恭恭敬敬:“是,娘娘。”

一只素手伸出,撩开素锦流苏,露出女子容颜,杏黄的烛火交织着清冷的月,映得女子肤白如瓷,远山眉目间,良言写意,融了淡淡清笑,似漫不经心,又带着三分张狂的英气,凤眸狭长,言笑晏晏时眼角撩起邪魅的浅弧,不细看,只觉得那笑里,藏了一轮弦月的清华,薄唇不点而红,恰到好处地添了一抹风情。

好张祸国殃民的脸,好个恣狂张扬的女子。

这,便是大燕胤荣皇后,闻氏庶女,闻柒,不过十七,权倾大燕。

抬眸,她一双眉眼,似乎惑人,勾着似有若无的笑:“你说本宫既为一国之后,这圣上驾崩,本宫是不是也要应应景?”

应应景?这夜,寒气森冷,如何应景?

羞花一笑:“娘娘所言极是。”

闻柒挑眉,眼角拉出一抹玩味:“来啊,给本宫披麻戴孝,”一身白衣曳地,她提着长长的裙摆,走出了素白纱幔,笑道,“哭丧去。”

披麻戴孝?胤荣皇后若要哭丧,想必,炎帝死难瞑目了。

丧钟阵阵,衍庆宫里,大殿之上,宣遗诏,哭声嘶喊骤停,屏息凝神里,沉凝紧绷着。

宫人面无表情,不缓,不急:“朕临鹤归西,何以内忧外患纷扰,甚念燕氏天阑,天家十七子,耐无以堪当大任,故将朕之社稷托以闻氏胤荣皇后,辅十七皇儿寅礼莅位登基,胤荣垂帘以摄政天下。”

一旨落,大殿四下无声,惊乱了双双呆滞的眸。

“不!”

这一声嘶叫,是西宫的主子,姬氏贵妃,不过三十,精致的容颜扭曲得不剩半分美色。

除却宫外封王的天家各位年长王爷,这一屋子妃嫔和幼小,便也只这位主子敢如此质疑:“不可能,怎么会是寅礼,他才两岁。”甚至,嘶吼发狂,“假的,遗诏是假的,一定是那个女人搞的鬼。”

那个女人?如此本事,便也只有闻氏胤荣皇后。

殿中跪着的百人,无人敢置辞,唯有伏地的姬贵妃因愤怒,狰狞了脸:“闻氏那个佞妃,何以能乱我大燕的江山。”

天下皆传,闻氏胤荣,祸乱大燕,然,如此胆大妄言之词,敢说的甚少。

霎时,殿中死寂。

“佞妃?”

忽然传来女子轻音妙语,灵动的嗓音,如此清澈,却叫殿中一干人,寒战不断,抬眼望去,殿门开,漏进一缕月华,女子一身素白长裙及地,她踩着慵懒的步子,缓缓走出月色,入殿,嘴角,浅笑清清。

姬贵妃骤然脸色发白,抬眸,对上一双嗪笑的媚眼:“姬贵妃可真看得起本宫,那本宫自是不能辜负了这佞妃二字。”她漫步,停下,依着暖玉石柱,抱着手,淡淡睥睨,声音,骤然寒厉,“圣上归西,新帝稚弱,本宫摄政大燕,尊国例,未孕有天家子嗣的妃嫔迁至护国寺诵经终老。”眉眼微挑,浅笑,“姬贵妃姐姐,可是又要怨本宫这个佞妃祸乱了大燕,可叫你咬牙切齿大骂老天不公?”

整整一殿人,都低了头,又有几个敢咬牙切齿,甚至不敢呜咽,怕是,那高位之上的棺材里,炎帝还未瞑目吧。

“你——”姬贵妃的话未完。

闻柒缓缓截断,懒慢的语气,笑意更深:“莫怕,本宫岂是如此不通情理之人,便是不念我与贵妃姐姐的姐妹情深,也不能惘顾姐姐与先帝伉俪情深,自然会予以贵妃姐姐宽恕。”她拖着下巴,一番思忖,走近了,道,“本宫便允了贵妃姐姐留守三日,好生为陛下送终哭丧。”

姬贵妃惨白了脸,独独眸中火光燎原,她同悍妇般骂喊:“闻柒,你这个妖妃,你一定会不得好死,你——”

“哦,”闻柒忽然俯身,压低了嗓音,嘴角全是玩味,“刚才你说对了,这遗诏是假的,我既能让死人开口,自然也能让活人闭嘴,所以,听话,”伸手,素白的手指托着姬贵妃的下巴,轻拍,笑得难得温柔,“乖乖闭嘴哦。”

姬贵妃跪着,愤恨的眼,火光汹涌,张张嘴,竟是哑然失声。

是的,谁也不敢怀疑,这个女子她有那样不可一世的能耐。

忽而,殿外来报:“娘娘,姬将军率十万玄甲军已兵临城下,名,伐佞后。”

伐佞后,前后两年,一次一次,次次血流成河,然,闻氏胤荣皇后依旧一步一步,踏上大燕最高的那个位子。

闻柒似乎苦恼,按着眉心:“姬家的人总是这么让本宫头疼。罢了,这百年世家外戚专权的世道,也该换换了。”

此言一落,殿中惊呼,却无声,唯有重重喘息。

她啊,要给大燕换天了。

步调懒懒,她一步一步走上高台,转身,携了一身张扬,眉目睥睨,那样高高在上,只道:“先帝初薨,新帝尚未登基,振国大将军姬成鄞逼宫叛乱,谋权篡位,动摇国本,其罪当诛九族,传本宫旨,杀无赦。”

果然,这天,翻覆得彻底。

“尊令!”

回应声,响彻,殿外,怕是守了千军万马,一令龙虎号天下。果然,胤荣皇后留了后招,狠招。

大殿之内,更死寂了,听得殿外风声萧萧。

“姬家的九族,”她如此唤着姬贵妃,戏谑一般,“这下,你不用去护国寺诵经了,不过,这丧还是要哭,不为了先帝,为你自己。”

嗯,闻柒素来喜欢斩草除根,不留祸患。

眸光相撞,姬贵妃灼灼眸光充血,字字厮磨:“当日,那一碗无子汤,是不是你?”

两年前,姬贵妃尊为后,一朝滑胎,自此,后宫换主,闻氏封后。

各种迂回,无人知,更无人敢探寻。

闻柒扬眉,浅笑嫣然:“你猜?”

猜?谁敢猜,谁又猜得透。

姬贵妃大笑,癫狂:“佞妃摄政,亡我大燕!”

嘶吼,在殿中回荡,响彻了大燕的天。

佞妃?闻柒只是笑笑,揉着腰,似乎倦了:“都三更了,闹了一夜,本宫也该歇息了。”

转身,她走下高台,那一袭白裙,亮眼得胜却月华。

殿中,嘶吼,哭喊,这才肆意。

炎帝薨,东宫来应景,只是哭丧的,是他人。

这夜,血染了大燕皇宫,衍庆宫中,哭声戚戚,然,未央宫中胤荣皇后,一夜安寝。

大燕天启五十九年十一月二十,子夜,炎帝薨,十七皇子寅礼克承大统,年仅两岁,托孤东宫,自此,胤荣太后权倾大燕,摄政天下。

当夜,振国大将军叛乱,十万玄甲军全军覆没,百年世族姬国公府一夜没落。

这大燕的硝烟,彻夜不熄,燎原到了南诏万里雪山。

南诏帝都今夜下起了薄雪,整个南诏上下已白雪裹素,遮不住木兰香里那金碧辉煌的院落。

殿中,处处陈列着华贵,麝香浓烈,香炉,升着冉冉青烟,些许冷寂,偶尔,叮咚水声。

“陛下,水凉了。”尖细的嗓音,恭敬小心,宫人抬首,望向屏风。

殿里,只燃了一盏烛火,微亮,照着沉香屏风上的水墨画,丹青格外素淡,只是,那画里,映出若隐若现的轮廓,棱角分明得好似镌刻于画中,便只是如此一张模糊的容颜,叫水墨丹青失了颜色,却因那暗影,美得惊心动魄。

那该是如何美的一张脸。

世间只传闻,北帝之颜,绝色亦绝代。

“换。”

水凉,雪冷,比不得那屏风后男子一字冰寒,却少不得几分魅,几分妖。

宫人似有若无地战栗,越发小心翼翼:“陛下,已经四遍了。”

这沐浴,整整用了三个时辰,洗得不过是一女子投怀送抱时沾染的些许胭脂,诶,该是何等洁癖之症。

水声又起,想必里面那位又忍不得那莫须有的脂粉味了,嗓音不耐,愈发乖张了:“将朕之前穿的衣袍都拿去焚了。”

宫人诺了,又试探一番:“那个女子?”

“那副皮囊倒是不错。”那位似乎染了笑意,也是妖异的。

自然是美的,这南诏国投怀送抱另有所图的女子,模样,岂是庸脂俗粉,奈何,入不得这帝君的一分眸光。

不待宫人言语,耳边,两个字响了——

“剥了。”

闻者,背脊生寒,止不住地哆嗦,不由得想起了那市井传言,道:北帝,一颦,要杀人,一笑,也要杀人,而且,专剥人面皮。

宫人哆嗦不断,越发觉得冷,这时,殿门外,暗人来无影,一身漆黑,晋五道:“陛下,大燕的天换了。”

“哦?”语调里,浓浓的趣味,含了笑,北帝道,恍然柔和了眉宇,极美,“爷家猫儿,如何了?可安好?可乖乖听话?”语气些许急促,不似方才清冷,柔和且温柔。

这大燕皇后,当真是北帝心尖的人儿。

每每这位听到大燕那个祸国的女子,他便如此,嘴角上扬,独独少了一分素来融在笑里的杀气,柔了满眼与生俱来的冷漠,全是柔情。

这姿态,倒像那北疆索欢的猫儿。

晋五回道:“大燕十七皇子继位,胤荣皇后垂帘摄政。”

“闻柒……”

北帝缓缓轻喃着,眸间晕不开的宠溺,荡在水声中,有轻笑,很是欢快。北帝扬起手,屏风上,映出他绝美的轮廓与纤细剔透的骨节,他道:“爷想她了,她一定在等我。”

一眼温柔,柔了这北沧阑帝于芸芸众生里的孤傲冷然。

晋五不禁想起了大燕的那个女子,史书寥寥几笔有言:

大燕五十五年,闻氏庶女闻柒入宫为妃,半年,连迁几宫,为大燕最年轻的皇贵妃,年仅及笄。

大燕五十七年,姬皇后滑胎,诬闻氏贵妃,炎帝罢黜姬皇后,御封闻柒为后,号胤荣。

大燕五十九年,炎帝薨,胤荣皇后摄政,掌大燕之权。

不过四年,一个女子,翻覆了一个王朝。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金凤华庭

老南阳王病逝前,为安华锦选了一个未婚夫,名门世家顾家的七公子。 传言顾七公子温雅玉华,风骨清流,是顾家新一代最拔尖的人才。 安华锦一听,脸都黑了,摇头再摇头,死活不要。 十三岁那年,她第一次进京,仰慕帝京城八大街的红粉巷,想去见识见识,没想到没摸到美人的手,却险些死在温柔乡。 因为她遇到了一个人—— 八大街背后的公子爷。 那是真正的爷。 毓秀风流,弹指间让人化成灰。 她死里逃生后,命人查了两年,才知道那个人叫顾轻衍,是顾家的七公子。 她有多想不开,才会嫁给他? 于是,老南阳王直到咽气,也没等到安华锦点头。 后来—— 谁也没想到,她带了三十万兵马,兵临城下,只为逼婚。 顾轻衍敢不娶她,她就马蹋顾家!

西子情·完结·152万字

奸佞国师妖邪妻

前世她耗尽心思,只想为父母报仇,为唯一的妹妹铺路,但是却换来妹妹的彻骨憎恨,身份高高在上,伴随她的却只有无边孤寂。 今生她只想为自己而活,随心所欲,随意而为,是意外,还是命运?遇上了那个人人得而诛之的大奸臣,奸佞狡诈,狠辣阴险,却独独只有他让她信了那句话,“人生一世,浮华若梦,总有一人,视你如命。” 对于落仙楼楼主慕琉璃, 皇上曾金口玉言,“慕楼主当得我墨珞国第一美人之称!” 国师大人却笑言,“慕楼主总说本座是千年妖孽,想来在她心里本座才是最美的。”众人绝倒,和女人比美这种事也只有国师大人才做得出来! 太子殿下曾言,“那女人没有心的。” 对于这话国师大人只评价了四个字,让人百思不得其意,“无心甚好!” 那他便可以用自己填满那块空白的地方,不给其他人其他事留丝毫位置! 玉公子却说,“琉璃美丽易碎,只有真正懂得珍惜的人才配拥有。” 对此国师大人却不甚赞同,“天下的女人都碎光了,那女人也一定还好好的。”这话说得颇有点祸害遗千年的意思。 武林盟主曾道,“慕琉璃不愧是落仙楼楼主,确实是嫡仙般的人!” 国师大人嗤之以鼻,“嫡仙?嫡仙怎么配得上本座这样的奸臣?”世人都被那女人给骗了! 而慕琉璃自己曾说,“本楼主算不得好人,但是有国师大人在,本楼主一定不是最坏的人!” 国师大人笑道,“能够以己之恶衬托出慕楼主之善,那是本座的荣幸!” 【正邪不两立】 “国师大人,正邪不两立。”某人义正言辞地拒绝某色狼。 于是,不久之后… “夫人,现在大家都说你是妖邪化身,你不必再担心正邪之分了。” “那还真是多谢国师大人了。”某人咬牙切齿中,她落仙楼是正道之首,现在她这个落仙楼楼主居然变成妖邪化身了?! 国师大人嘴角含笑,深情款款,“为夫人分忧,是为夫的职责,夫人不必客气。” 【一对一,无误会,无出轨,无互虐!】 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请勿模仿,谢绝借鉴! 温馨提示:慕楼主和本文作者没有任何亲戚关系,只是作者某日看见一串绿色的老琉璃佛珠,心中一动,然后慕楼主便诞生了。

若水琉璃·完结·42.5万字

暴君如此多娇

有他商玦在的地方,他就是天。 他对她只有一种图谋—— 枕她之榻、霸她之身、掠她之心! * 有她凤朝夕在的地方,她就是王。 她对他只有一种打算—— 用他的权、占他的财、夺他的兵! * 他是权倾天下的诸侯世子,她是野心覆天的王室帝姬! 两人对决——她要把他利用的渣都不剩,他要把她压得气都难喘! * 有一种宠爱叫“世子在手,天下我有!” 有一种忠犬叫“你做暴君我做臣,就做你裙下之臣!” * 狠辣的绝色帝姬VS腹黑的神君世子! 众人云:暴君如此多娇,引天下美人竞折腰! 商玦笑着摇头:错了…… 当是——暴君如此多娇,在本世子身上扭~断~腰! * 1对1,身心干净,双强宠文,跪求收藏~! * 推荐步步的完结宠文,都是1对1、身心干净滴重生女强哟~ 《嫡女锋芒之一品佞妃》http://www.xxsy.net/info/560967.html 《帝宠之凰图天下》http://www.xxsy.net/info/451452.html

步月浅妆·完结·219万字

花颜策

太子云迟选妃,选中了林安花家最小的女儿花颜,消息一出,碎了京城无数女儿的芳心。 传言:太子三岁能诗,七岁能赋,十岁辩当世大儒,十二岁百步穿杨,十五岁司天下学子考绩,十六岁监国摄政,文登峰,武造极,容姿倾世,丰仪无双。 花颜觉得,天上掉了好大一张馅饼,砸到了她的头上。 自此后,她要和全天下抢这个男人? --------------- 云迟:立在青云之端,学的是制衡术,习的是帝王谋,心中装的是江山天下,九重宫阙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执掌社稷朝堂,将自己修剪得无欲则刚。 花颜:自诩是尘埃之下,有七情六欲,不喜天子堂,偏爱市井巷,踩着十丈软红,遍尝人间百态。觉得最好,莫过于青山绿水,你许我一生,我伴你一世。 ———————————————————————————————— 如果《妾本惊华》让您欢喜,《纨绔世子妃》让您热爱,《京门风月》让您留恋,《粉妆夺谋》让您不舍,那么,这本《花颜策》,我想,可以这样定义,它是一本每日写着,都会惊艳我自己的书。 新的一年,新的开始,愿您与我一起,惊艳这本时光,温柔这段岁月。 姑娘们,【收藏】+【留言】,我的文章,您的陪伴,明月静好,春风安然。

西子情·完结·231万字

病宠成瘾

出版名:你快哄我呀 简介:《宋少‘病宠’诊断书》 姓名:宋辞(男) 年龄:25 症状:记忆信息每隔72小时全部清空,十年不变无一例外,近来出现异常,女艺人阮江西,独留于宋辞记忆。(特助秦江备注:我伺候了boss大人七年了,boss大人还是每隔三天问我‘你是谁’,阮姑娘才出现几天,boss大人就对着人姑娘说‘我谁都不记得,我只记得你,那你只喜欢我一个,好不好’) 医生建议:神经搭桥手术配合催眠治疗 病人自述:为什么要治疗?我记得我家江西就够了。 医生诊断:病人家属阮江西已主宰病人思维意识,医学史定义为深度解离性失忆 心理学对宋辞的病还有一种定义,叫——阮江西。 阮江西是谁? 柏林电影节上唯一一位仅凭一部作品摘得影后桂冠的华人女演员。 剧场: 平日里狠辣高冷得一塌糊涂的宋大少,犯病的时候,会有一种病症,俗称——江西控: “我不记得我是谁,但我记得你,你是阮江西。” “你怎么那么慢才来找我。” “我给你打了那么多电话,你居然一个都没有接。” “你要是再不来,我就去你家找你。” (围脖潇湘书院顾南西)

顾南西·完结·104万字

猫爷驾到束手就擒

北赢有妖,亦人亦兽,妖颜惑众: “阿娆,我生得比他们都好看,你只看我一个好不好?” 北赢有妖,嗜睡畏寒: “阿娆,我不怕冷,我可以给你暖。” 北赢有妖,择一人为侣,同生同死: “阿娆,你生我生,你死,我与你同葬。” 北赢有妖,常人无异,天赋异禀者,可挪星辰,可纵时空: “若这天下负了我的阿娆,我便覆了这天下。” 北赢有妖,刀枪毒火不入,不死不灭: “阿娆,乖,吞下去,以后便不会再痛了。” 他亲吻她,将内丹哺给她,自此,钦南王世子楚彧,落了心疾,药石无医,而她,刀枪毒火不入,伤口自愈。 她是权倾大凉的一品国师,重活一世,为了血债血偿,更为了那个唤她一声阿娆的男子。 传闻国师萧景姒年少辅政,不死不伤,擅媚人倾蛊之术,关于她的传闻许多许多,唯有一点,众所周知——国师大人,宠爱惨了一只唤作杏花的猫妖。 后来某一天,杏花幻成了一个貌美的男子,正是天下第一美人:钦南王世子楚彧。 PS:男女主身心干净,甜宠无虐!

顾南西·完结·179万字

粉妆夺谋

纵马轻歌,年少风流,她看到他的第一眼,就知道,这一辈子,这个少年走不出她的心了。 她是将军府小姐,敌国入侵,父亲临危受命,奔赴战场,她暗中随父出战,父兄皆受伤后,她设下连环计,于凤凰山大败敌军。 敌军退去,江山得保,皇帝龙颜大悦,重赏将军府。 她回京途中,便听说皇上和太后要从京城各府公子中择一男子,给将军府小姐赐婚。 她上有三个兄长,奈何姊妹只她一人。 传言京中有两个第一的公子,在她赐婚的人选上名号叫的最高。 一个是宗室勋贵游手好闲只懂吃喝玩乐雪月风花荒唐无稽没人管教被养歪了的纨绔公子; 一个是国丈府才华冠盖京城,声望名动天下,是所有女子趋之若笃的不二人选的小国舅。 京中因为她的婚事儿闹得沸沸扬扬。 皇上和太后争执不下,满朝文武各有其词。 到底选谁? 皇权天威、朝野贵戚,她老子也算上,无论是谁,说了都不算。 她虽生于金玉,长于富贵,却不卧闺阁,善兵伐谋,胸藏锦绣,她的一生自然要自己说了算。 谁做夫婿,看的是她那颗为之跳动的心。 棋局博弈,江山为赌,美人心计,粉妆夺谋。 ——————————————————————————————— 江湖多年,初心不改。写文、写好文,一直是我想做的事儿。无论什么时候,我都是那个一心写文的人。我携新文如约而至,也感谢亲爱的们如约归来。我的热茶,你们的热情,让我们一起,品一盏新茶,共风景如画。 ——致最亲爱的读者们————by西子情 喜欢的亲们【收藏】+【留言】,你们的热情,是我最大的动力,么么哒! ☆☆☆推荐子情的完结文☆☆☆ http://www.xxsy.net/info/638264.html《京门风月》 http://www.xxsy.net/info/450384.html《纨绔世子妃》 http://www.xxsy.net/info/339787.html《妾本惊华》

西子情·完结·228万字

暗黑系暖婚

出版书名:笙笙予你 笙笙,笙笙…… 他总是这样唤她,温柔而缱绻。 别人是怎么形容他的,一身明华,公子如玉,矜贵优雅。 他有个温柔的名字,叫时瑾。 他说:医不自医,我是病人。 他说:笙笙,救救我。 她没有这么爱过一个人,愿意陪他堕入地狱。 他没有这么爱过一个人,愿意为她放下屠刀。 备注:1v1双处,摇滚巨星和天才医生互宠。 (围脖潇湘书院顾南西)

顾南西·完结·204万字

爷是病娇得宠着

出版名:罐装江先生 父亲总是说,徐纺,你怎么不去死呢。因为她6号染色体排列异常,不会饿不会痛。 萧轶博士却常说:徐纺,你是基因医学的传奇。因为她的视力听力是正常人类的二十一倍,奔跑、弹跳、臂力是三十三倍,再生与自愈能力高达八十四倍。 周边的人总是说:徐纺啊,她就是个怪物。她能上天,能下水,体温只有二十度,生气时瞳孔会变红。 只有江织说:阿纺,原来你吃了鸡蛋会醉啊,那我喂你吃鸡蛋好不好?你醉了就答应嫁给我行不行? 江织是谁? 他是帝都的第一病美人,三步一喘,五步一咳。 都说,见过江织,世上再无美人。 周徐纺只说:他是我的江美人。 后来他们在一起了,周徐纺总是担心一件事:“我们以后的孩子会是什么样的?会健康吗?” 江织缠着她:“什么样的都无所谓。” “我会不会生一颗蛋?”毕竟,她和鱼一样,能在水里呼吸,生个蛋也不是什么稀奇事了。 江织就会耐心地哄她:“我江织的种,就算是颗蛋,也是世上最金贵的蛋,阿纺,你尽管生,我给我们的蛋造个金窝,绫罗绸缎地孵着,让它做世上最幸福的富二蛋。” (围脖潇湘书院顾南西)

顾南西·完结·157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