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宠之嫡女医妃

盛宠之嫡女医妃

天泠

古代言情/已完结

503万字

完结于2022-03-0414:19:14
【爽文,双处,一生一世一双人,男主身心干净,互宠+腹黑,欢迎入坑。】 前世,南宫玥是被自己坑死的。 她出生名门,身份尊贵,得当世神医倾囊相授,一身医术冠绝天下。 她倾尽一切,助他从一介皇子登上帝位,换来的却是一旨满门抄斩! 她被囚冷宫,隐忍筹谋,最终亲手覆灭了他的天下。 一朝大仇得报,她含笑而终,却未想,再睁眼,却回到了九岁那一年。 嫡女重生,这一世,她绝不容任何人欺她、辱她、轻她、践她! 年少溺亡的哥哥,疯癫早逝的母亲,这一世,她必要保他们一生幸福安泰。 前世的继母,你不是喜欢勾引有妇之夫吗?那就给你找个断袖的男人,让你勾引个够! 前世的夫君,你不是为了皇位可以不择手段吗?这辈子你再怎么算计也只会与皇位无缘! 亲爱的表妹,前世的夺夫灭族之痛,一刀一刀让你慢慢还回来! 偏心的祖母,极品的亲戚,既然你们想斗,那就干脆斗个天翻地覆! 原以为这一世,她会孤独终老,没想到,前世那个弑父杀弟,阴狠毒辣的“杀神”镇南王却悄然出现在了她的生命里。只是……怎么画风好像不太对,说好的冷血阴郁、心机深沉去哪儿了? —◆— 小剧场: 一道圣旨下,她成了他的世子妃。 “以后本姑娘出门要跟从。” “是!” “本姑娘的命令要服从。” “是!” “本姑娘讲错要盲从。” “是!” “本姑娘花钱要舍得。” “是!” “还有,以后本姑娘生气要忍得。” “是!以后世子妃您让往上,吾绝不敢往下!”他羞答答地抛了一个媚眼,比女人还要娇媚,“那我们就说好了,以后,……?” 她洗目,这真的是前世那个弑父杀弟的“杀神”吗?

001前世

  旭和十年,时值初秋,漫天的阴雨绵绵,天空乌沉沉的,有一种风雨欲来的压迫感。

刺骨的寒风一阵阵地刮来,伴随着那绝望的嘶吼声,铮铮的刀剑撞击声,长刃入体的噗嗤声,浓浓的血腥味在空气中蔓延开来,弥漫整座皇宫。

王都不复往日繁华,皇宫不复金碧辉煌,大开的宫门前后,倒了一地的尸体。

胜利的号角声呜咽着传开很远,一列列训练有素的士兵冲入皇宫,染血的长剑已看不出原来的颜色,阵阵低吼厮杀,直攻皇宫深处。无论是苟活下来的,还是死不瞑目的,他们都知道镇南王的铁蹄已经一举攻下了王都,直逼金銮殿。

要变天了!

宫女太监妃嫔皆乱了阵脚,各自收拾行囊匆忙逃跑,四处都是倒地翻乱的家具衣物,尖叫声恐慌声不绝于耳。

四处倒地的尸体,鲜血潺潺的流出,染透了地面,似曼珠沙华般妖冶刺目,却是死亡的象征。

在这恐怖的厮杀之中、凄厉的尖叫声里,一道悠扬婉转的琴声从皇宫的西北角流泻而出。琴声犹如高山流水般的优雅清扬,清冷的曲调透着冷静与淡定,在这危机四伏、血腥残酷的时刻,显得格格不入。

这是皇宫中一个被人遗忘的角落,已经很少有宫人还记得八年前皇帝的第一任皇后——大名鼎鼎的南宫一族的嫡女南宫玥被囚禁在这个冷宫已经足足八年了。

冷宫之中,破旧荒凉,残缺褪色的院墙,满地狼藉的枯草落叶,结满蜘蛛网的房屋,破烂的门窗,无一完好。

不知何时,细雨已经停下,阴云拨开,一轮圆月悬挂夜空,银色的月光柔和地洒下。

冰冷的台阶上,一抹白色的单薄人影盘腿而坐,背后倚着一颗枯黄将死的枯树,身前放着一把雕花镂空古琴,她的十指跳跃于琴弦之上,优美的琴声便是从这里散出。

南宫玥挺直腰杆,悠闲地对月抚琴,她看来如此瘦弱,仿佛纸片一般,好像风一吹,就会倒下。可是她又是如此坚韧,乌黑的眼眸如同深不见底的大海。在这脏乱的环境之中,她显得出淤泥而不染,高贵的气质浑然天成。

她闭上双眸,宫人慌不择路的脚步声、阵阵惨叫声此起彼伏地传入耳中,嘴角不由勾起了一抹绝美的笑容,指下的动作突然加快,整个曲调猛然间变了,仿佛从柔和的细雨一下子变成了磅礴的暴雨……

激昂的琴声象征着她此时的内心,空气中那浓浓的血腥味,更让她兴奋,血债血偿!依稀间,她仿佛又闻到族人所流的鲜血的味道,是那么绝望、深刻,毕生难忘!

她修长白皙的十指粉嫩如葱,在琴弦上飞快地跳跃着,如万马奔腾,越传越远,而她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微笑。

刀剑声声喑哑,千骑万马厮杀。无论士兵、宫人,见者皆杀,皇宫已然空荡,逃跑的都已早早逃走,大半个皇宫顷刻沦陷,这一刻终于来临了……

“砰!”

原本就摇摇欲坠的院门被人粗鲁地踢开,终于寿终正寝。一阵阵凌乱的脚步声冲进冷宫中,为首的男子身穿明黄色龙袍,怀中拥着一位柔弱美丽的女子,身后还跟随着一列执剑护卫。

韩凌赋闻琴声而来,见到那抹绝美的身影竟是如此的淡然时,他冰冷的眼底满是暴躁与愤怒,更多的是嗜血与毁灭,他手中长剑还在滴血,一滴一滴浸入地面,带着鲜艳的色彩。

南宫玥睁开眼眸,扫视一行来人,嘴角勾起的弧度更加明显,与他们相比,在这国破的危急关头,她是如此淡定从容。

“登基十年以来,可有好好享受这君临天下之尊贵?”她薄唇微掀,淡然的一句话带着浓浓的嘲讽,夹杂于琴声飘散开来。

韩凌赋俊朗的容颜微沉,眼中沉淀着暴风雨即将来袭般的阴鸷。

“王都被攻破,是不是正顺了你的心意?”他沉声冷嗤,锐利的目光如同万年寒冰。

琴声微微一顿,片刻又恢复如常,激烈的曲调透出令人战栗的杀意。

“这帝位染上了太多人的血,你又何必留恋!”南宫玥轻声细语,似说与自己听,随着铮铮的琴声,看着面前男人早已陌生的脸庞,过去十多年来的一切,在她脑海中慢慢地回放……

韩凌赋垂在身侧的手顿时握紧,青筋暴露,狠狠地瞪着她,冷酷地下了命令,“今日,就算我难逃此劫,你也别想好过!”

“哈哈!哈哈!”南宫玥大笑出声,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她抬眸看着他,冷笑道,“好过?这些年来,我早就生不如死!既然有你陪葬,我也没什么遗憾了!”

韩凌赋狠狠瞪着她,身旁的绝色美人上前一步,虽然鬓发微微凌乱,额头香汗淋漓,却腰杆笔直。

“玥表姐,皇上饶过你一命,对你也算仁至义尽,没想到这么多年来,你还没想通。你真是入了魔障了。”就算到了此刻,白慕筱看着南宫玥的目光仍然高高在上,其中不知道是怜悯,还是鄙夷。

“魔障?”南宫玥柳眉微挑,似笑非笑地说道,“就算我是入了魔障,也比你这狼心狗肺、忘恩负义的贱人要好!”

“铮——”

琴弦发出刺耳的声响,突然在她的指下断开,划伤了她纤细的手指,滴出一行鲜红的血液。琴声嘎然而止。南宫玥对此似乎毫无所觉,抬眸瞪着白慕筱,美眸里满是愤怒。

“白慕筱,你这狗东西,真是良心被狗吃了!”南宫玥扬起声音,带满薄怒,一股威严自她身上散发开来,与生俱来,浑然天成,那是真正的上位者气息,“你自幼和大归的大姑母来到我南宫家,南宫家有哪点待你不好,我们姐妹有的,又缺过你哪样?!可是你狼子野心、恩将仇报,居然和韩凌赋搞在一起,甚至毁掉南宫满门!”

白慕筱越听脸色越是难看,自她漂亮氤氲的眸底,迸射出一抹叫做愤恨与狠厉的情绪,与她柔美的脸庞格格不入,显得如此丑陋。“哼!你们南宫家不过是沽名钓誉罢了。外人只以为我母女在南宫家锦衣玉食,可谁又知道我们所受的委屈,寄人篱下,任人欺凌!”她咬牙切齿地道,“而你,我的好表姐,你害得我再也无法生育,居然还敢来教训我?”

“是吗?”南宫玥不由失笑,觉得自己真是好傻,居然跟这种指鹿为马、心胸狭隘的小人较真。她平静了下来,巧笑嫣然,“那就去黄泉路上,再生你的孽种吧!”

“你……”想去与自己无缘的孩儿,白慕筱伤心欲绝,眼中释放出浓重的杀意。

“筱儿。”韩凌赋爱美心切,紧紧地拥住白慕筱,好一阵柔声安慰。

“韩凌赋,你不该招惹我的,无论十几年前,还是现在……”看着这刺眼的一幕,南宫玥垂眸落于琴弦上,白衣黑发,出尘脱俗。

“哼!”韩凌赋眼中闪过一抹复杂的晦暗之色,狠狠地说道,“你南宫家自视为百年世家,实则迂腐至极!我韩家出身草莽又如何,既然我韩家登上了那最荣耀的位置,你们就该为我所用!可是你祖父自以为清廉,宁死不肯入朝,你们不把皇族放在眼中,早就该千刀万剐!”他是个骄傲的男人,在这危急存亡的关头,他仍旧是如此的高傲。

他冰冷残酷的声音无不在提醒着她,她的亲人,她的好友,她的家族,她的一切的一切,全部在这个男人手中,以莫名须有的罪名,毁之。

她身为废后,身居冷宫,只能被迫接受他无情的折磨,面对族人的惨死,面对那虚无的罪名,只能咬牙忍耐!

这是多么的可笑,面前这个男人,她的“夫君”,就是这样“爱”着她,“爱”到彻骨,深入骨髓。她永生难忘!

“是吗?”南宫玥淡然地勾了勾嘴角,抬眸,眼里没有爱恋,没有仇恨,没有怨愤,满是淡然与轻松。

“既如此,你的帝位,你的一切,统统毁了,又如何?”南宫玥淡淡地笑了,黑眸深处,从淡然之中迸发出一抹挑衅与狠绝。

“你!”韩凌赋黑眸猛然瞪大,他脸色一沉,浑身狠厉冰冷的气息蔓延开来,一如他残忍的本性。

他踱步上前,居高临下的瞪着她,满目不敢置信与愤怒,却是无处发泄的屈辱,“果然是你?!”他看似询问,但眼神已经无比肯定。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南宫玥早已被千刀万剐。

南宫玥嘴角的笑容更深几分,心里觉得快意。她没有说话,只用无声的笑容陈述了一切事实。

是她,挑动野心勃勃的镇南王发动政变;是她,盗走城防图给镇南王;是她,毁了这个男人的天下。

院落外,惨叫声惊慌声越来越近,凌乱的脚步声扑涌而来,士兵们的低吼声、刀剑声,越来越近。

血腥味似乎更浓了。

“唔……”南宫玥呕出一行鲜红的血液,在她雪白的肌肤上,显得触目惊心。但她满不在乎,她知道自己早已经油尽灯枯。只不过为了这一天,才苦苦支撑到现在。

她嘭的一声倒在琴上,眸子无力的微微阖上。

十几年来的一幕幕快速地在眼前回放,恩怨情仇,泪水怨气,在这一秒,全部变为复仇的快感。

她已经没有遗憾了。

她勉强勾起一抹笑容,朦胧的视线之中,她看见无数身穿乌黑铁甲的士兵闯了进来,把韩凌赋他们团团围住,兵刃相对……

他逃不掉了!

现在,她终于可以含笑离开这个世界了。爹,娘,外祖父,哥哥,还有……玥儿终于为南宫家和林家报仇雪恨了!

就这样吧,南宫玥缓缓闭上双眸。

若有来世,若有来世……

**◆**

《大裕皇朝史书》载,旭和十年,镇南王萧奕以“清君侧,锄奸佞”为名直破王都,囚旭和帝于禁宫之中,选宗室旁支稚子继位,镇南王以摄政王之位,手掌大裕,权倾天下!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嫡女当嫁:一等世子妃

【本书完结】楚世子身世显赫,俊美无双。但第一纨绔的名头,全京城都知道。 这样一个人扬言要娶云王府大房那位以美貌扬名天下的第一美人二小姐,云王府上下吓坏了,可阴差阳错,圣旨却变成了那位名不见经传,自小在乡下长大的大小姐。 殊不知,人家楚世子真正要娶的,就是这位乡下长大的大小姐…… 这是一个小小嫡女把霸道世子爷打造成绝世好男人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傲娇男人狂宠妻儿的故事。 简介小白,内容不白,正剧文风。 新书《妖妃倾城:冥帝的心尖宠妃》求收藏!

奶油饼干·完结·491万字

盛世医妃

古言新文《皇城第一娇》求关注求收藏~【甜宠】【虐渣】【爽文】 继《盛世嫡妃》、《盛世谋臣》之后,盛世三部曲之三——《盛世医妃》 幸运的人有相同的幸运,倒霉的人却各有各的倒霉。 他是生父不详的鬼眼世子,她是生而克母的国公千金。 他被全京城的人畏惧嫌弃,她被父兄所弃隐居乡野。 ——既然我们都这么倒霉,不如相约一起祸害世间吧? 南宫墨,名震亚洲的“千面妖女”,一时走背运被个菜鸟引爆炸药,死得轰轰烈烈。再睁开眼,成为了大夏皇朝楚国公府嫡女。 隐居乡野,采采药,杀杀人,没事的时候打师傅。原本以为会一直逍遥自在下去,直到一张不输于她的赐婚圣旨从天而降...... 奉旨出阁,明里菩萨,暗里修罗,朝堂江湖来去自由。只是...后面跟着个冷脸面瘫是怎么回事?! ******** ——靖江郡王世子妃问:夫君,有人谤我、辱我、轻我、笑我、欺我、贱我,当如何处治乎? ——世子曰:你且揍他,扁他,踢他,踹他,拿针戳他。若再不行,我替你宰了他! ******* So:这是一个面瘫冷酷腹黑男vs伪善奸诈神医女结伴祸害人间的故事!!

凤轻·完结·293万字

凤回巢

新书《又逢君》开坑啦,欢迎书友们移步O(∩_∩)O~ 顾莞宁这一生跌宕起伏,尝遍艰辛,也享尽荣华。 闭上眼的那一刻,身心俱疲的她终于得以平静。 没想到,一睁眼…… -------- 小情建了书友群,群号六九三九二六八四九,欢迎大家加群~(#^.^#)~

寻找失落的爱情·完结·272万字

帝色撩人

十四年情深似海,痴心交付,换来的是他江山稳固,她家破人亡。 当她踏着鲜血步步重生,回归血债的开端…… “狠毒?你可知亲眼看着双亲被野狗分食,是何等痛不欲生?” 在这个世家与皇族共天下的浮华乱世,她是华陵凤家最尊贵的嫡女。 一手折扇,半面浅笑,藏住满腹阴谋。 一袭红裳,七弦着墨,结交天下名流。 当她智斗族男,颠覆祖制,成为有史以来唯一一位女少主; 当她跻身清流,被名士推崇,成为一代领袖; 凤举:“灼郎,我心悦你,你呢?” 慕容灼:“她足下的尺寸之地,便是本王要守护的江山!” 巍巍帝阙,谁将兴举盛世风骨? (读者q群:232886807)

梁清墨·完结·204万字

神医灵泉:贵女弃妃

(已完结)他是锦国的冷血王爷,运筹帷幄,睥睨天下。 她是他的王妃,救过他的性命,他却连见都不肯见她。 大火弥漫,死亡降临,她才知道原来她的存在就是个笑话! 睁开眼,她换了身份,重生到两年前。 叶蓁微微浅笑——这一世,她会将蒙蔽和谋夺她身份的贱人踩于脚下,狠狠践踏! 更要让他尝一尝刻骨铭心的相思之痛,求而不得的情深之苦! 予方新文《盛宠纨绔嫡女》火热发布,不一样的言情,欢迎收藏。

予方·完结·558万字

九阙凤华

她本是权臣之女,太后亲侄,万千宠爱在一身;却错爱了令她万劫不复的人,只好挟他同归于尽。 而今她傅明珠有幸重生,且看她如何一雪前耻,斗仇敌,勇退婚;她誓要做那人上人,覆手化雨翻手云! 新书《凤门嫡女》已发布,欢迎入坑。

意千重·完结·191万字

重生之将门毒后

将门嫡女,贞静柔婉,痴恋定王,自奔为眷。 六年辅佐,终成母仪天下。 陪他打江山,兴国土,涉险成为他国人质,五年归来,后宫已无容身之所。 他怀中的美人笑容明艳:“姐姐,江山定了,你也该退了。” 女儿惨死,太子被废。沈家满门忠烈,无一幸免。一朝倾覆,子丧族亡! 沈妙怎么也没想到,患难夫妻,相互扶持,不过是一场逢场作戏的笑话! 他道:“看在你跟了朕二十年,赐你全尸,谢恩吧。” 三尺白绫下,沈妙立下毒誓:是日何时丧,予与汝皆亡! 重生回十四岁那年,悲剧未生,亲人还在,她还是那个温柔雅静的将门嫡女。 极品亲戚包藏祸心,堂姐堂妹恶毒无情,新进姨娘虎视眈眈,还有渣男意欲故技重来? 家族要护,大仇要报,江山帝位,也要分一杯羹。这辈子,且看谁斗得过谁! 但是那谢家小侯爷,提枪打马过的桀骜少年,偏立在她墙头傲然:“颠个皇权罢了,记住,天下归你,你——归我!” ---------------------------------------------------------- ——幽州十三京。 ——归你。 ——漠北定元城。 ——归你。 ——江南豫州,定西东海,临安青湖,洛阳古城。 ——都归你。 ——全都归我,谢景行你要什么? ——嗯,你。 ------------------------------------------------------------- 最初他漠然道:“沈谢两家泾渭分明,沈家丫头突然示好,不怀好意!” 后来他冷静道:“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沈妙你安分点,有本候担着,谁敢逼你嫁人?” 再后来他傲娇道:“颠个乾坤不过如此。沈娇娇,万里江山,你我二人瓜分如何?” 最后,他霸气的把手一挥:“媳妇,分来分去甚麻烦,不分了!全归你,你归我!” 沈妙:“给本宫滚出去!”霸气重生的皇后凉凉和不良少年谢小候爷,男女主身心干净,强强联手,宠文一对一。请各位小天使多多支持哦~

千山茶客·完结·141万字

嫡女重生记

在家是小透明,嫁人后是摆设,最后葬身火海尸骨无存,这是韩玉熙上辈子的写照。 重活一世,韩玉熙努力上进,只愿不再做陪衬与花瓶,然后觅得如意郎君,平安富贵过一生。 可惜事与愿违,嫁了个身负血海深仇的郎君,韩玉熙的人生开始翻天覆地,但她新的人生却是好事多磨,苦尽甘来。 六月已完本小说:《重生之温婉》、《世家》。

六月浩雪·完结·766万字

相爷您的医妻有点毒

一个医女成为一代医圣,和六国权相携手一生的风华之路。 ************** 她是流落在外十六年的丞相嫡女宋晚致,再次回归,却被堵在城门口三天而不得入。 ——我家夫人说了,什么嫡女,连老子娘都死了千八百年了,还敢上前攀亲戚?就她那没见识的样,便是我们丞相府中最下等的丫头也比她好些。不过她想要进丞相府给我家夫人洗脚,倒是可以求着夫人试试。 结果,丞相夫人被扇了一巴掌之后,亲自为她擦拭着轿子说——大小姐,请。 回归丞相府,一只玉手挑动掩藏在皇权深处的处处风波,暗地医术生杀在手。 一国太子,权贵世子,少年将军,一个个男人凑上前来,心思叵测,只为娶她。 结果,她转身嫁了回家途中遇见的一个种田农夫。 ——这便是我的夫君,请问诸位还有什么想说的? 太子:瞎眼了! 世子:没见识! 将军:走着瞧! 然而那位农夫却只一心待她,将她如珠似宝的捧在手里,不理会众人嘲讽,安然自在。 直到有一天,一位神秘男子突然到来,对他说:“你算什么人,不过是一个最下贱的农夫而已。你以为你护得了她?你以为你看到的她就是真正的她吗?她早就嫁了人,还为了一个人,灭了一座城,绝非表面那样温雅柔和,而是杀伐果断,狠辣无双,被无数人敬仰的天下凤凰。这样的女子,你配得?” 农夫微微一笑:“在下不管她曾经是谁,曾经是谁的妻子,只要她还在我身边,我便让她百岁安康。她灭一座城,我救一座城。她覆一个国,我便还这天下一个太平盛世。她的双手若有鲜血,我给她悉数洗清。” 神秘男子:你到底是谁?! 当真正的面纱揭开,谁都不知道,这位最平常的男人,竟然是传说中六国权相——苏梦忱! 十五岁,他让陈国换皇权。 十六岁,他替梁国定江山。 十七岁,他使宋国灭赵国。 十八岁,他将三国免战争。 四年风云,三年蛰伏,再次出现,他携着她手,一同平天下。 素手起,她一根银针救黎民百姓于水火。 广袖拂,他一指乾坤定天下太平于战乱。 且将这一碗红豆慢慢熬成汤,待这一生一世为你相思成疾,许一场地老天荒,共一次相濡以沫,可好? *************** 男主VS女主 1, “公子是农夫?” “……是。” “姑娘是厨娘?” “……是。” ——待将天下事了,我为你种田可好? ——待将病人医罢,我为你做饭可好? 2,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 法门何在? ——汝愿进? 愿剃一生无忧发,铺就相思门前红尘路; 愿卸一身富贵衣,洗尽相思门前菩提树; 愿行一世荆棘道,得见相思门前三生石。

风吹九月·完结·230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