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后强爱

婚后强爱

肥妈向善

现代言情/已完结

76.6万字

完结于2012-12-27 13:41:01
这是一个单身妈咪崛起成为药膳女王的传奇史。 这是一个四岁半小丫头为父母穿针引线的温馨宠爱剧。 她是年二十九的剩妈,带四岁半的小丫头,与寡母投靠亲族遭人嫌弃。 只能说世上多的是有眼无珠的人,实际她是清朝太医后人医术的唯一传人,千金不卖医。 树活一张皮,人争一口气! 自己和女儿的人生自己做主,从一家小店发展为业界巨头。 她步步生莲,勇占鳌头,众人仰望。 豪门盛宴中,她带着女儿,一身清淡无妆,平凡百姓衣着,隐没于芸芸众生中。 众人鄙夷。 老人提名,母女俩径直穿过人群,来到老人面前,清雅一笑:“今曾孙女带女儿来给太公祝寿,礼轻情意重,小丸子一颗。” 展开貌不惊人的小匣子,见小丸子散发惊人的雪气,是清朝皇室失传秘方的救命丹丸一颗。 全场惊嘘。

第一章:四岁半的俏小丫

  六年后

大弯村的村口

“羞羞羞——”

“你是没有爸爸的孩子——”

一个六岁和一个七岁大的男孩,围着一个四岁半的小女孩,拉长鬼脸,做出恫吓的样子。

小女孩长得像株小豆苗似的,小尖的下巴颌垂低在怀里抱的兔子公仔上,头顶扎的两条长长马尾与兔子公仔的两只耳朵一样长。话说,这个兔子公仔有小女孩的半个人大,闭着眼,微笑的嘴巴,洁白的兔子毛像真毛一样漂亮柔顺,一看就是价值不菲的真毛玩偶。

两个男孩子见吓唬了老半天,小女孩连眼泪都没有掉一颗,伸出手来抓女孩手里的公仔。

在这时候,两个男孩的衣领子被一双瘦长的手臂拎了起来,宛如老鹰拎小鸡一般。两个男孩看到女人冰冷若霜的脸,吓得手脚颤抖。

抱着公仔的小女孩仰起头,汪泉的双目一眨,喊:“妈妈。”

年约二十几岁的年轻女人,声线像是对谁都冰凉冰凉的:“弯弯,妈妈怎么教你的?”

小女孩弯弯听到这话,冲上去,伸出小掌心“啪啪”往两个小男孩脸上各扫两巴掌,单手叉腰:“你们才羞呢!我是没爸的孩子,可是比你们懂礼貌,不会欺善怕恶!”

两个小男孩被打了巴掌,又被当街比自己小的孩子羞辱了一顿,又气又窘,哇一声哭了出来。

从女人手里挣开后,哇哇哭着“妈妈,妈妈”跑回家了。

小女孩弯弯朝两个小男孩逃亡的方向拉下眼皮:“羞!”

隔街倚在车门上的年轻男人看着这一幕,轻轻拉开文静的唇线,一抹舒雅的微笑噙在了唇角上。

安知雅拉起女儿弯弯的手,忽见女儿目不转睛看着其它地方。她顺眼望过去,见到了倚在吉普车上的男人。

这是一个年轻的队员,身材极是挺拔俊秀,阳光下一身草绿的陆队野战服闪着柔和舒目的光。

安知雅稍微一愣。这是个村,或许比平常的村庄大一些,但别说是队员,县城里的人都很少有路过这里的,因为地僻。再有,她从没听过这附近有驻地。

“是爸爸吗?”女儿弯弯突然开口,“姥姥说爸爸是穿这种衣服的。他穿着和电视里一样。”

安知雅脸色稍显一漠,牵起女儿的手马上就走。

弯弯一步三回头,熠熠的星眸望着那个年轻的男人。

奉书恬,被小女孩的神情触动了,恬静的微笑逐渐抹上了一层深色。

“总参?”从村里买水回来的小禄见到领导一抹深思的脸色,问。

奉书恬望那女人和女孩消失在了道口,回身打开车门:“上车吧。我们还要上山,希望今天之内能赶回去。”

“是。”小禄不是没有注意到在路口消失的女人和女孩,但领导不说,他不能过问。

两人跳上车后,吉普车离开了大弯村。

安知雅把女儿牵回家,交给了自己的母亲徐桂花,进厨房准备午饭。

门板铛铛铛响,两个小男孩的母亲带着被打的孩子上门讨公道来了。

“有你们这样教小孩子的吗?!竟然教小孩子打人!”冲进来的妇女浑身带着泼辣劲,两个小男孩躲在母亲背后向小女孩弯弯做鬼脸。

弯弯抱着兔子公仔,与小男孩互瞪着眼睛。但姥姥徐桂花,比妈妈安知雅懦弱多了,面对那泼妇毫无招架之力,步步后退,直退到院子里的石桌上,无路可退,任泼妇指着自己的鼻子叫骂。

安知雅听到院子里的动静,熄了厨房的火后,不紧不慢地走了出来。

妇女见到她出来,双目圆瞪,撸起双袖直线过去:“你打我儿子——”

“妈妈!”弯弯紧张到嗓子里,喊。

安知雅举手一擒,捏住了妇女抡起的手腕:“林三婶,不过是小孩子之间的吵架,你非要争得全村人都知道你儿子打不过我家女儿吗?”

“什——什么——”林三婶瞪着大眼,“你女儿打我儿子,你也不管一管?”

“你儿子羞辱我女儿,所以我女儿打你儿子,天经地义。”安知雅慢条斯理地说着,也不生气发怒。

林三婶听到这话,当然死活不肯承认:“我儿子怎么会羞辱你女儿?我两个儿子都很乖巧。”

“我知道你不会承认。做贼的谁会承认自己是贼一个道理。”安知雅咀嚼着道。

“照你这么说,谁打得过谁谁就有理了,是不是?”

“如果两个大的欺负一个小的,还被一个小的打败了,你说这两个大的不是做贼心虚是什么?”

“安知雅,你嘴舌伶俐,又能怎样?”林三婶说着这话,朝两个儿子努努嘴。

哪知道两个儿子一看到小女孩弯弯捏起的两个小拳头,应是回忆起之前被小女孩甩巴掌的惨痛,抱着头往外跑:“不要打我啊!”

林三婶见状,气势没了,只能顾着去追两个儿子:“你们两个胆小鬼,看我不拿鸡毛掸子打死你们!”

小女孩弯弯捧腹大笑。徐桂花看外孙女笑得这么开心,却是一抹忧愁戴在额眉上。

林三婶追着孩子回到家,气不打一处,拿了条鸡毛掸子,没有真打孩子,怒得手指抖动,与自己男人说:“真想把那对母女赶出村去!”

“你说的谁呢?”林武德问。

“徐桂花的女儿安知雅,怂恿她女儿弯弯打咱家两个孩子。”林三婶愈想愈气,最气自己两个男孩不争气,居然打不过一个四岁半的小女孩。

“按理说,她们母女是该出村的。”林武德刚在田里干了活,中午回来家里歇息,点了条烟卷抽着,说,“村里的老人有议过这事。毕竟桂花是大弯村嫁出去的人,桂花她爸又在年前逝了,要不是看在弯弯年纪尚小的份上,早就撵出去了。不过,老人家们体恤孩子,桂花她弟弟徐朝贵可不会体恤他姐姐,前几天都一直上村委里闹,想要回他爸留下的祖屋。”

“按你这么说,这事有戏?”林三婶眼睛一亮,这口气有的出了。

“有。如果不是知雅在,徐桂花哪能在村里长辈们面前说得过弟弟。所以徐朝贵打定主意来硬的,已找人在操家伙呢。”林武德嘿嘿笑了起来,看别人家的热闹最开心了,最主要的是一旦这祖孙三人被撵出了大弯村,大弯村的人口少了三个,将来村里分红什么平摊下来,每个人都会多一点钱,包括他们家。

因此,安知雅刚赶走林三婶和那两个小屁孩,舅舅徐朝贵忽然带了一帮人冲进门里。

徐桂花看着这孔武有力的十几个庄稼汉,腿都软了,坐在石凳子上全身瑟抖着。偏偏唯一能对抗徐朝贵的安知雅,刚才走了出去买酱油。

弯弯站在院子中间,骨碌碌的黑眼珠子转悠着,没有一点惧怕。

徐朝贵看见这个小孙侄女,心里来气。要不是这个安知雅抱回来的野种,父亲留下的这间祖屋早就是他的囊中物了。向带来的十几个人指向屋子里四处,徐朝贵吼道:“给我砸!都给我砸!砸个稀巴烂。这些都是我爸留给我的,我想怎样就怎样!”

十几个汉子举起锄头棍子,因为不是本村人,收了徐朝贵的钱只听从徐朝贵的话,能见到的东西都砸。不会儿,徐家院子里被十几把锄头砸了个遍,徐桂花坐在地上大哭:“徐朝贵,你这个没良心的,爸尸骨未寒,你竟做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

“爸留下的这屋子本来就是属于我的!”

“爸说要留给知雅的。”

“胡说!老人家不把房子留给你和我,为什么要留给知雅!”

徐桂花见那些汉子不止砸院子,冲进了屋子砸东西,红了眼睛,双手扑上去要与弟弟拼了:“你知道为什么!徐朝贵,你这个烂赌徒!你把爸留给你的钱都赌光了,现在贪图起这房子,可是这房子里的药书工具,都是爸留给知雅的!”

徐朝贵没想到文文弱弱的姐姐忽然像发疯了一样冲过来,一时只能举起双手招架着。

话说,奉书恬他们开着吉普是奔向大弯村附近的大弯山。两年前,他们的一位战友在牺牲前要求将自己的一半骨灰洒在大弯山,但是战友的亲人不同意,他们只能在每年战友的忌日,来大弯山给战友设立在这里的象征性墓碑前洒洒酒。

下山的时候,奉书恬问:“去年你和林队来扫墓的时候,有路过刚才那个村吗?”

小禄摇摇头,道:“总参是指那个大弯村?没有。”

奉书恬眉中凝了一丝犹豫,道:“回去时,我们再走大弯村。我想进村里走走。”

吉普车进到村口,见村里某处围了一大群人,有小孩子和妇女的哭声。秉着队员扶助老弱病残的职责,两人跳下车后,从围观的人群中挤了进去。一看,俨然是十几个汉子欺负一老一幼,两人蓦然面色一黑。由于四处喧闹声过大,大喊停手都没人能听见。小禄抽出了腰间的手枪,枪口朝天放了一枪:嘭!

围观的妇孺们发出几声尖叫后,一片寂静。

砸东西的庄稼汉全停下手了,只剩下徐桂花和徐朝贵两姐弟纠缠着。徐桂花此刻是发了狠劲,把弟弟一推,徐朝贵差点儿跌出了门口。于是徐朝贵火了,操起院子里的一块砖头,向着徐桂花砸了过去。

一个迅捷的身影闪过徐家门,罩在了徐桂花面前。砸来的砖头打在了来人的头上,赤红的鲜血顷刻从女人冷漠的脸上流了下来。

徐朝贵见伤到了人,双腿打起了抖儿,指着外甥女安知雅:“是你自己冲过来的,不怪我——”

安知雅捡起地上那块带血的砖头,一步步走到徐朝贵面前。徐朝贵看着她把砖头举起的刹那,双眼一黑,软在了地上。小女孩弯弯跑过去,举起手里的兔子猛砸徐朝贵的脸:“你敢砸我家,砸我妈妈,我砸你,我砸你!”

看着眼前这戏剧似的一幕,奉书恬和小禄面面相觑。

见给钱的主儿倒了,又有队员插脚,十几个庄稼汉子火速撤退。

“知雅!”徐桂花泪流满面,拿袖子给女儿捂头上的血。

安知雅轻轻推开母亲的手,想自己走回屋里处理伤口,刚走两步,眼前蒙黑,歪倒的瞬间,被一双大手牢牢地托住。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丙夺丁光

丙火猛烈,欺霜侮雪。 丙火为太阳,丁火在地为烛光,在天为星光。 赵敏敏最大的希望就是可以嫁个金龟婿。 金龟婿想:黄裤子红T恤的女生,不敢招惹不敢招惹(配不上我。) 一生好强的赵敏敏,在第一眼看到徐周元手腕上劳力士的那瞬间,使劲眨了眨眼睛,将眼睛眨成了花儿。 徐周元择偶标准28岁以上情绪稳定的独立女性。

简思·完结·26.1万字

我在豪门修文物

方家灰老鼠般的二小姐被嫁出去守活寡,绝对是物超所值、皆大欢喜。 绿松、蜜蜡、砗磲、玛瑙是嫁妆,不值钱?方二小姐敢吱一声吗? 婚期未到,丈夫荣耀归来,左手是豪门小娇妻,右手是襁褓小宠儿,方二小姐从守活寡变为下堂妇。 娘家嫌丢人,夫家嫌碍事,方二小姐做起老本行。 破损的字画、裂口的瓷器、损毁的青桐…… 捡漏捡到手软,数钱数到手抽筋。 宋代珍品字画舍不得卖;白釉印青花大瓶是心头好;紫檀浮雕屏风、彩绘乐舞陶俑、鎏金银瓶、铜奔马…… 身为天才修复师,再多的宝贝她只进不出。 蒋大少指着方棠挂脖子上的玉坠;戴着蒋家长媳的信物,蒋家百年来的收藏品随便挑。 方二小姐一脸蒙圈,这不是当初补偿费?

吕颜·完结·242万字

兰言之约

身为金融分析师的兰亭暄一直是同事眼中的模范社畜、加班狂人,直到有一天,卫东言亲眼看见,她单手就把对她动粗的初恋男友反掼倒地。 卫东言在兰亭暄眼里一直是高不可攀的金融新贵、投资大佬,直到有一天,兰亭暄亲眼看见他扒在一辆半旧的皮卡车底,在泥泞中拖了半条街。 这是逆向掉马了嘛? 两人各自转头,当无事发生。 谁都没想到,有一天,命运会让两人并肩行走在黑暗与白昼,成为能够彼此托付的同伴。 浮华岁月,唯有祖国和你不可辜负。

寒武记·完结·83.8万字

明月度关山

【已出版】他是军区赫赫有名的‘兵王’,低调,沉稳,行动力、战斗力双爆。 她是进山支教的女教师,美丽,倔强,敢想敢做,有担当。 人生如戏,她接连遭遇男友背叛、身世秘密的沉重打击,崩溃绝望之下坠入深渊,他默默守护,一路相随,终获美人心。 “老师老师,你别走——” “明月,你愿意为了我留在高岗吗?” 秦巴深山,一群失却家庭温暖渴望爱的留守儿童,一座只有他一人看守的军用转信台。刚刚享受到爱情甜蜜的她又该何去何从? 明月度关山,清风上高岗。美丽倔强的支教老师VS低调沉稳的通信士官,岁月流年里,谁是谁的明月光,谁又是谁的关山月…… 阅读提醒:现实向,支教,留守儿童,军旅。

舞清影·完结·59.3万字

他从暖风来

气场两米八的职场女魔头VS铁骨铮铮,看他们在广袤迷人的非洲大陆上如何演绎一段荡气回肠的爱情神话。 世人谓我恋长安,惟愿盛世长安。 破镜重圆 现实向

舞清影·完结·68.5万字

孽婚门当户对

草包--门当户对:http://read.xxsy.net/info/393718.html一个剩女走向幸福的破事儿,老套的病秧子王子灰姑娘的故事。  ***  安宁满月。 “老大我带了这么久,也有感情了,就把老二送乡下去吧…”正在坐月子的顾妈妈不待见的看着怀里的丫头,又是一个赔钱货! **** 安宁十三岁 “妈妈,我不想做奶浴…”顾依宁叫着。 “听话,只有这样才能让你的皮肤看起来更好…”顾母说着。 “妈…我也想做…”这是顾安宁的声音。 “我们家那里有那么多的钱给你做,做做做,做什么做,除了吃除了喝你还会什么?” *** 安宁二十五岁 顾爸爸看着家里的两个大龄的女儿,叹口气。 “还是先让安宁结婚吧…”毕竟老二年纪还小些。 顾妈妈脸一瞥:“她着什么急,现在有她姐姐,谁会看上她…” **** 顾安宁二十九岁 “对不起顾女士,王先生看上的是您的二女儿,顾安宁小姐…” 一直到结婚的那一天,顾家才知道,这个男人要娶的不是顾家的娇小姐,而是那个没人喜欢,没人要的老剩女。 “有没有搞错?那个人眼睛是瞎了吗…” 这是她的妈妈… “她,你要娶这样的女人?”顾依宁穿着婚纱带着白色的手套将妹妹扯了过来,一把拧在安宁的手臂上。 “是。” “为什么是我?” “一直就是你,我的爱为你而生……” 好久好久以后,顾安宁才明白,那个人给她的,除了一半的爱情,还有一半的未来。 * 大龄剩女遇上绩优男,别说我年纪大,年纪大才能遇上更好滴,看七等剩女遇上一等王子。 **** 查无此人,他们说查无此人 青春只剩一段未完的爱恋 顾安宁去做一个敢爱敢恨的人吧! 有一种爱会一直盛开,开到荼靡,有的人说荼靡就是彼岸花,彼岸花相传此花只开于黄泉,是黄泉路上唯一的风景。 *** 配乐:查无此人-林宥嘉 *** *** 鹦鹉大神,笑看妃乱:http://read.xxsy.net/info/274764.html *** *** 十年精典活动投票地址:首页中间横幅,点开可见潇湘首页,正中间有个红色醒目的“十年经典活动投票",点开就可以看见里面有一百部作品。思思的参选作品是〈囄婚〉,因为一个作者只能选一部作品,所以,请各位亲爱的帮忙投给〈囄婚〉吧!多谢支持! *** 推荐自己完结文:囄婚:http://read.xxsy.net/info/276157.html 毒婚:http://read.xxsy.net/info/286535.html 连载文:痒婚:http://read.xxsy.net/info/293108.html *** *** 超强震撼,焱儿出品:一级孽妃:奴乃替身 http://read.xxsy.net/info/351086.html **** 重生迷惑:http://read.xxsy.net/info/346682.html *** 金鱼强文;继室谋略:http://read.xxsy.net/info/350411.html *** 倾城强文:重生之风华:http://read.xxsy.net/info/348184.html  *** 苦文良配七儿:蜜爱傻妻:http://read.xxsy.net/info/317397.html ** *** 云述:总裁的秘书情人:http://read.xxsy.net/info/327911.html * **

简思·完结·228万字

和周先生先婚后爱

婚后,宋颜初被周先生宠上了天。 她觉得很奇怪,夜里逼问周先生,“为什么要和我结婚,对我这么好?” 周先生食餍了,圈着她的腰肢,眼眸含笑,“周太太,分明是你说的。” 什么是她说的?? —— 七年前,毕业晚会上,宋颜初喝得酩酊大醉,堵住了走廊上的周郝。 周郝看着她,只听她醉醺醺地歪头道:“七年后,你要是还喜欢我,我就嫁给你吧!” 少年明知醉话不算数,但他还是拿出手机,温声诱哄,“宋颜初,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小姑娘蹙着眉,音量放大,“我说!周郝,如果七年后你还喜欢我,我就嫁给你!” 喻夏沈之梁——《入糖三分》全文免费

顾北念楠·完结·15.4万字

遥望虹霓

本文讲述的是职场小白林瑶,机缘巧合之下成为凌云实业的第一名员工,最终在经历了各色各样的奇葩后,渐渐成长起来的故事。

玖骊·完结·102万字

机长别来无恙

连蓁一直以为她会和厉冬森结婚,生子,白头偕老,从没想过有一天另一个女人会以女主人的姿态提前住进厉家大宅。 “乔连蓁,我宁愿不要厉家的一切,也要和你在一起”,他信誓旦旦的和她说好一切远走高飞,她在机场苦苦等了一天,等来的却是他和别的女人订婚的消息。 半个月后,她怀着身孕低调嫁入豪门申家。 ---------------------- 申穆野,他是行内最年轻的高级机长,亦是申氏家族的继承人,最是喜欢玩飞机,好美人,凡是他看上的,就没有得不到的,乔连蓁也不例外。 婚后 申太太几天没有看微信了,这天突然打开,看到朋友圈里更新了好几条自己的照片心情,如下: 十月十九号:和亲爱的老公吃完晚饭后一起去散步,感觉好幸福,亲亲。 十月二十号:老公亲手制作的爱心早餐,我爱老公,亲亲。 ……。 申太太无语抽搐的看向旁边看报纸的申先生:“这是你发的”。 申先生一本正经的道:“你拍这些照片的时候不就是想这样吗”。 “……”,申太太又气愤又害羞,这人怎么这样,反咬人家一口。

葉雪·完结·60.9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