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闺战

名门闺战

秦兮

古代言情/已完结

256万字

完结于2017-06-1923:02:06
新书《冠上珠华》已开,欢迎入坑~~~ 不要脸面不顾廉耻贴了英国公一辈子的宋楚宜死了。 她死的那一日英国公正好请了戏班子来给她的亲妹妹贺寿。 伶仃一人的宋楚宜觉得再无眷恋。 谁知睁眼却重新回到未婚前。 问她还要不要不顾一切的追逐所谓的真爱? 她心平气和:不是我的我不要。上一世的事大家都有错就算了。这一世好好过吧。 谁知某个也重活一世的人偏偏如同臭皮膏药搅得她不得安生。 粉丝群号:592275461欢迎来玩

一·微时

大周朝建章三十六年,宋楚宜死在一幕戏里。

正直初春,淅淅沥沥的春雨过后,春雨初晴,英国公府一派大好春光。细碎的蝴蝶兰铺满了整个后花园,远远望过去只见浅蓝一片,映衬着才刚冒出些花苞的海棠花,相得益彰,恍如置身仙境。

英国公生辰,请了近来京城里最红的角儿唱戏,热热闹闹的欢快无比。

宋楚宜僵着身子蜷缩在床上,一动不动。

室内陈设简洁,除了一张雕花床跟几把椅子,再无其他。一点儿也不像她原来的喜好,更加瞧不出宋家嫡女的半点尊荣。

绿衣取了这个月的月钱回来,就看见她正凝神听着外面的嘈杂声,不由鼻子一酸,走到床前替她掖了掖被子,哄道:“才晴没几天,还有倒春寒呢,夫人仔细着凉,我把窗子关上吧?”

外面人声鼎沸,笑声如同风铃一般迎风送响,哪里由得人安静。

宋楚宜脸上的表情似喜似悲,忽然卷着手猛地咳嗽起来。

绿衣忙伸手去替她拍背,触及她瘦骨嶙峋的身体时忍不住眼内发酸:“夫人别想了,国公他,他只是一时鬼迷了心窍......”

怎么会是鬼迷了心窍呢?他一直都清醒得很。要是真的有人是鬼迷了心窍的话,那个人也只能是她宋楚宜自己了吧?宋楚宜脸上终于有了表情,她瘪了瘪嘴似乎快哭出来,仍像幼时一般带着些委屈伸出手给绿衣看。

她已经咳血很多天了,最近这半年来病症几乎日日都在加重。

绿衣看着她手心里鲜红的一摊血,只觉得头晕目眩,身子一软就跪倒在地上,呜呜的哭起来。

事到如今,整个国公府里,除了绿衣,再也找不到会为她哭的人了。宋楚宜费力的用另一只手去摸她的头:“别哭了。”

人总有一死的,她自己觉得已经活够了。

窗外阳光明媚,彩蝶翻飞,恍惚是她年少时候,场景熟悉得仿佛她只要一睁眼,就还在家学里,窗内是先生并众姐妹,窗外是自家的花园。

而她,仍旧是那个张扬明媚的宋家六小姐,而不是这个形同下堂妇的,名不副实的国公夫人。

窗外刮来一阵风,带来丫头们放肆又欢喜的嬉笑声,将宋楚宜很快的就又拉回到现实。

“二夫人给大伙儿多派了一个月的月钱呢。”

“听说今日请的戏班子是从江南来的,最会唱黄梅小调,国公他专程为了二夫人才去请的。”

她们说个不停,像是枝头上的麻雀,唧唧喳喳的惹人心烦。

绿衣目眦欲裂,牙齿快要将嘴唇咬破,恨不得出去将她们的嘴巴一一缝上,她回过头来看着宋楚宜,满眼恳求:“小姐,别听,不要听....她们都是胡说的。”

怎么会是胡说呢?宋楚宜提起力气拍拍绿衣的手,目光却飘向了远处。

她们嘴里的二夫人,是英国公沈清让的平妻------也是她自己的继妹,宋家八小姐宋楚宁,是沈清让真真切切放在心尖上的朱砂痣。

沈清让爱极了她,甚至等不得自己死,先就已经让府里众人称呼她为二夫人,只等她这鸠占鹊巢的大夫人一死,就扶她上位。

宋楚宜不为这一切伤心。

未出阁的时候,她便与继母继妹的感情极好。三年前因为沈清让救了差点溺水的宋楚宁,弄得宋楚宁不得不嫁给沈清让做平妻的时候,她甚至都并不曾怀疑什么。

她难过的是她与宋楚宁是亲姐妹,到最后自己众叛亲离,宋楚宁却春风得意尽拥一切。

可是这一切到底为什么会发生?!

她揪着衣襟差点喘不上气,恨得咬破了嘴唇。若是她自己行差踏错,愚蠢荒唐,她落到现在这个境地她认。

可是偏偏不是。

她还记得三日前宋楚宁得意洋洋的来看她,脸上一如既往笑的令人如沐春风,说出来的话却字字诛心。

“宋楚宜,你好歹跟我是同一个爹生的,怎么这么蠢?”

她的开场白就叫人目瞪口呆,打了宋楚宜一个措手不及。

“你当真以为国公是因为你失责,让小世子溺水了才厌弃你的吗?他从来就不曾喜欢过你,从小到大,他喜欢的就一直是我!我才是他的青梅竹马!若不是你闹死闹活的要嫁给他,我又怎么会沦落到当个平妻啊?!面上再好听,终究不是原配,终究要在你跟前执妾礼!”宋楚宁揪着她的头发把她从床上拖到地上,狰狞的全不似平常温婉模样。

一向温柔大方的、她视为亲妹妹的继妹一步步逼近,几句话把她说的神魂俱散。

“我.......我不知道........”她嗫嚅的跌坐在地上,泪汪汪的看着宋楚宁,脑子犹转不过弯来。

宋楚宁伸出保养得如同水葱一般的手来掐她的脖子,似是愤恨又是嘲讽的勾了勾嘴角:“你不知道什么?”

不知道原来自己的亲妹妹也同自己一样对沈清让情根深种........若是知道......若是知道.......宋楚宜心里酸涩,脸色发白。

她结结巴巴,跌跌撞撞的扯上宋楚宁华丽的衣裙,用近乎讨好的语气说道:“若是知道,我一定.......一定不跟你抢.......”

当初为了如愿嫁给沈清让,她无所不用其极,到最后连向来疼爱她的祖母跟父亲都厌恶了她,跟她再没话说。这些年来,娘家与她关系最紧密的,算来算去,只剩下宋楚宁一个了。她真是怕极了,怕到最后只剩下自己孤身一个,世间没人当她活着。

宋楚宁却在此时大笑出声,笑的前仰后合,笑出了眼泪。

“宋楚宜,世界上怎么真会有你这么傻的人?!我刚刚说的话你到底听没听清楚?!我不是在跟你说我受了多少委屈,我是来告诉你,你自己究竟是有多愚蠢的!”她伸手将宋楚宜掼在一边,轻松得如同在扔一只死狗。

“你到底知不知道为什么你的儿子会死啊?!”

宋楚宜握紧拳头,面色惨白,瞳孔猛然放大。

“因为沈清让不想再跟你扮演恩爱夫妻的戏码,因为你已经让祖母跟父亲厌烦得连见也不想见了。所以只要你的儿子死了,他就可以顺理成章的因为这件事情厌恶你,让你滚得远远的腾位子给我,你到底懂不懂啊?!”

她真希望那一刻她聋了。

可是她没有。

所以很多以前不曾细想过的事情就都有了合理的解释。

为什么她儿子的乳娘从来不曾出过问题,偏偏在那天恰到好处的不见了;为什么去请的大夫那么慢,慢到孩子的呼吸都停了才姗姗来迟......

宋楚宜的手紧紧攥着自己的衣襟,额头青筋爆现,却只换得宋楚宁一声高过一声的冷笑。

“宋楚宜,你真是蠢的无可救药!当日你寻死觅活,甚至不惜以死相逼来要挟祖母跟父亲替你寻得这门亲事,可是你看看结果呢?!”

“结果结亲不成反成仇,沈清让对你哪里有一点爱?就是有他自己一半血统的儿子,他都能狠心下得了手,可见他到底对你厌恶到了什么程度!”

“你娘蠢,没想到你更蠢!要不是我憋了一肚子的火,不想叫你这样幸福的死,你死了也是个糊涂鬼!”

宋楚宜回忆起这些就头痛欲裂,疼得想要打滚。

绿衣见她喘得上气不接下气,眼看着一口气就上不来了,当下也慌了,鼻涕眼泪流了一脸,一边死命替她顺气,一边嚎啕大哭着叫人。

可是哪里有人呢?

她现在又不是伯府那个受尽老夫人疼爱的宋六小姐,而是一个随时都可能断气的、被沈清让厌弃的看也不愿多看一眼的废物啊。

宋楚宜眼内充血、面色张红,艰难的喘着粗气。

她糊涂了一辈子,要死的一刻却清醒得有些残忍。这桩婚姻里,她本身就有责任,她寻死觅活不顾一切要嫁给沈清让,是她的错。

可是从始至终,沈清让都没有表现过对这桩亲事的半点不满。

相反,当初他送风筝表情意、送镯子当定情物,殷勤得很。

等她的利用价值没了,她就成了他口中不要脸,上赶着倒贴的蠢货。被扔在一边,甚至连亲生儿子都没被他放过。

她真是瞎了眼,瞎了眼才会看上沈清让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剧痛袭来,她的意识已经有些不清醒了,沉重的困意叫她再难睁开眼睛。

可是她仍旧用尽一切力气,死死的瞪大了眼睛。

她恨啊!恨得死也不能瞑目。恨自己蠢钝如猪,居然对继母跟继妹言听计从,更恨自己为了个中山狼与祖母父亲离心离德,到最后落得个身死人亡的下场。

意识渐渐涣散,眼前的景物也终于模糊,只余心中那抹恨意几乎要破体而出,宋楚宜瞪得眼睛都流了血,才不甘的咽了气。

窗外边清风徐徐,丝竹悦耳,戏台上的角儿哀哀戚戚的唱着词。

“我只道铁富贵终身铸定,

又谁料人生数倾刻分明。

想当年我也曾撒娇使性,

到如今,

不由我不信前尘。”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容华似瑾

容颜尽毁,重病缠身。 三十岁的许瑾瑜躺在阴暗低矮的屋子里等死。 睁开眼,竟在十四稚龄醒来。 身在通往京城威宁侯府的船上,驶向前世的噩梦。 呵...... 这一生,她的出现,将是他们的噩梦! ------------------- 新书《凤回巢》已经通过审核~\(≧▽≦)/~欢迎老读者们跳坑,收藏推荐留言~

寻找失落的爱情·完结·100万字

善终

新书《燕辞归》已开。 ———— 杜家有女,成亲三月,丈夫领皇命披挂出征,从此聚少离多。 成婚五年,丈夫战死沙场,马革裹尸。 她流尽眼泪,过继族子,青灯古佛,换来一座贞洁牌坊。这是她一生荣耀,亦是一世桎梏。 年老之时,她才知丈夫之死是一场阴谋,却已无仇可报。 她看到满院子的花,就如他掀开盖头的那一日,她听见爽朗笑声,一如他在她身边的那些年。 她知道自己活不长了,她站在牌坊下,手扶冰冷石柱,她不要这贞洁之名,她只要他能陪她到老。她不要养别人的孩子,她要他们的亲儿。 若能回到从前,她决不让丈夫妄死,绝不会让仇人善终!

玖拾陆·完结·156万字

春闺记事

顾瑾之出生于中医世家,嫁入豪门,风光无限又疲惫不堪地走完了她的一生。 等她发现自己没有死,而是变成了古代贵族仕女时,厌烦就浮上心头 再等她再看到和自己前世丈夫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时,她撇撇嘴。 人生这潭平静的湖水,这才起了点滴涟漪.......

15端木景晨·完结·171万字

良陈美锦

未到四十她便百病缠身, 死的时候儿子正在娶亲。 锦朝觉得这一生再无眷恋, 谁知醒来正当年少, 风华正茂。 当年我痴心不改; 如今我冷硬如刀。 —————————— 本书已简体出版,当当网、京东、亚马逊均可订购,欢迎订购!

沉香灰烬·完结·110万字

后福

官场旦夕祸福,后宅勾心斗角。 谁说背负着前世仇恨,今生就不能活得痛快潇洒? 沈家世代相传的除了道貌岸然,恰恰还有一张厚脸皮。 保富贵,谋尊荣! 人常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沈雁扫一眼这京城四处锦绣膏梁,笑眯眯袖了手道:谁赢谁有什么要紧?横竖天下是你的,你是我的。 —————————————————— 新书《天字嫡一号》已发布,求支持~~~~~~~~~ 已有完结书《大妆》《闺范》,欢迎跳坑~~

青铜穗·完结·188万字

娇女

娇女——生活在蜜罐中万事不操心的甜软妹子。 因为一句遗言,本是一代女汉子的她被父亲大人宠爱成了娇女。 她做好了宅斗的准备,岂料侯府里妯娌和睦,夫妻和谐,庶女低调,这个怎么破? 她选夫择婿时,未婚夫才名,地位,权利,财富,品貌样样不缺,这个嫁还是不嫁? !

夜惠美·完结·154万字

妙偶天成

(已出版简、繁体)甄家四姑娘争强好胜,自私虚荣,费尽心机设计和镇国公家的世子一同落了水。然后,一个呆萌吃货就在甄四姑娘落水后穿来了…… -------------------------------------------------- 非传统宅斗,女主非高大全,接受不能的慎入,无视警告的请自带避雷针。。

冬天的柳叶·完结·141万字

最春风

开新书了,〈花千变〉! 罗锦言重生了,可惜早了十年! 罗锦言看着自己那二十四孝的亲爹,既然我回来了,那这一世很多人的命运都要改一改了。

姚颖怡·完结·201万字

顾盼成欢

新书《这没名没分的日子我不过了》求围观~ -------------------------------- 享了几十年尊荣的顾青未终于熬死了风流夫君。 她以为接下来她就可以过个没有任何烦恼的晚年了。 贤惠大度了一辈子,重回幼时,顾青未决定活得肆意些。 咦,那冤家,怎么从风流浪子变身为牛皮糖了? 顾青未:都重活一世了,你看我还忍不忍你! ※ PS:男主他真的不渣……

莞迩·完结·141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