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无双原著:美人谋

凤凰无双原著:美人谋

冰蓝纱X

古代言情/已完结

145万字

完结于2016-05-11 16:05:46
“相国大人有令,你要走出这相国府,就必须打掉腹中的孽种!”妖媚的女人端着一碗黑漆漆的汤药,红唇似血,一步步向她逼近。 她被休下堂,身无分文,流落街头,唯一的骨肉在出府之前的一碗汤药化成一滩血水。无颜回娘家,却第二天在刑场上看见自己的族人被满门抄斩,监斩的人却是她的夫君。刹那间,往昔所有的恩爱通通成了彻骨仇恨。 “顾清鸿!若我不死,当卷土重来,报满门血仇!”她对着那扇紧闭的朱漆大门冷冷发誓。暴雨中,她踉跄扑向一辆黑夜中疾驰来的黑色马车…… 五年后,当他查明当年真相,追悔莫及,却看见她含笑走来,额上的凤钗,身上的凤服,一颦一笑,艳绝天下。这是她的新身份——应国皇后! “顾清鸿,一切才刚刚开始……”她从他身边走过,含笑依在万人至尊的帝王身边,笑得风华绝代。 传说,她毒杀皇子,绞杀嫔妃,手段之毒无一不令人发指。 传说,她不过是一介落难女子,被污蔑下堂,为了复仇,继而一步登天,走入后宫…… 从下堂妻艰难一步步迈向权力最顶端,她,在爱恨情仇中一步步走向彼岸婆娑世界。 佛说,生前作孽太多,死后必入地狱。她看着面前的男人美眸流转,笑得妖娆无双:我必定在每一层地狱里等你。” ——— 推荐冰的完结宫斗文《楚宫倾城乱》http://novel.hongxiu.com/a/99089/

第1章 囚禁柴房1

昏暗的柴房充斥着一股刺鼻的霉味。

一双枯瘦的手摸上柴门,用力划下一竖。在柴房里不见天日,这是她唯一用来记日子的办法。

十天了!聂无双冷冷地想,一边加大手指的力度,也许是因为太用力了,手指上的长长指甲顿时拗断。

十指连心,猩红的血冒了出来。

她一眨不眨地收回手,放在嘴里含着,顿时口中满是铁锈一般的血味。但这点痛根本对她来说不算什么。比起十天前痛彻心扉的那一幕。真的不算什么。

她静静坐在柴房中的茅草堆上,听着外面哪怕微小的声音。十天了,除了送饭的小厮,根本没有人来这里。

不一会,院子里响起脚步声,外加院子门口铁链落地的声音。

聂无双连忙站起身来,整了整身上早就脏乱不堪的衣服。她不想让任何人看出她饥寒窘迫的样子。

她曾是聂家尊贵的嫡女千金,也是齐国最年轻最美丽的相国夫人,就算被践踏入尘土也应该保持最高贵的神态。

也许来的人是他……顾清鸿,她的夫君。

会是他吗?聂无双失去神采的眼中燃起希望的火苗。

柴房的门突然打开,刺眼的光线从外面照射进来。聂无双不由眯着眼睛竭力想要看清楚来的人是谁。

“相国夫人,好久不见,这些天您过得怎么样?”柴房外响起一声柔媚的声音。

聂无双眨了眨眼,等看清楚来人是谁,不由唇边含了一丝冷笑:“总有一天你也会尝尝被关的滋味的!”

“大胆!”几个如狼似虎的家丁冲进柴房将她拖了出来,狠狠推在地上,嚣张地喝道:“沈夫人在此,你居然不跪!”

粗糙的石子擦破了她的膝盖手腕,细嫩的皮肤很快冒出了血,疼痛像是一记巴掌,令早已饿得昏昏沉沉的聂无双顿时清醒过来。

她冷笑着站起身来,抹掉手腕上的血,看着面前满头金钗,容貌艳丽的女人:“沈夫人?什么时候相国府中有你这样一位夫人?且不说顾清鸿还没娶你,就说我现在还没被休,你想做妾却没有向我敬茶,名不正言不顺,你算哪门的夫人?”

最后一句话,她冷冷扫过推倒她的家丁,那些人纷纷尴尬地低头。

沈如眉的俏脸一变正要发作,忽然想起什么,咯咯一笑,红唇似血:“聂无双,你以为你还是那风光无限的相国夫人吗?今天我来就是奉了相国的命令,他说……”

聂无双脸上顿时煞白如雪,她晃了晃,好半天才听到自己颤抖的声音:“他说了什么?”

沈如眉只是抿着嘴对着聂无双笑,像是在欣赏她的惊慌失措,过了许久,她欣赏够了,这才冷笑开开口:“相国大人说,聂氏三年无子,善妒恶言,犯了七出之条,即日起,休离下堂!”

聂无双浑身一颤,怔忪过后随即哈哈大笑起来。沈如眉见她头发蓬乱,一张绝美的脸上神情疯狂,不由惊得倒吸一口冷气后退一步:“你笑什么?”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冷宫欢

改朝换代,山河动荡,她一个小小的侍读得到太子的垂青,却在一夜风流之后,惨遭抛弃。 妖女,淫/妇,骂名接踵而来,和亲、封妃、被废,她的人生被彻底改变。 却不知道,那一夜,改变自己的人,是谁。 她要怎么做,才能让一切回到当初,即使是冷宫里,那段平静的岁月?

冷青衫·完结·68.1万字

再生缘:我的温柔暴君(全本+出版)

他是西凉国传说中最奇谋睿智,果敢狠辣的王。 传说,他曾让一个女子三千宠爱集一身,羡煞天下人; 传说,他曾为她一天里斩杀百人,将宫殿染成炼狱; 传说中,他最终却赐了此女腰斩之刑…… 他一生只有一个子嗣,孩子母亲身份不明。 会是那名女子为他生的子息吗? 她真的就这样死去了? 她到底是王心尖上的人,抑或由始至终只是他政坛上的一颗棋? 后世传说纷纭。 ****** 有人试着从史官的笔下找一点关于这位皇妃的记载,最后只在野史中翻到片言只语。 《野史》 婢:王,猫儿把娘娘抓伤了。 王(抿了口茶):嗯,阉了。 婢:王,楼里钟鼓掉下,惊了娘娘。 王(奏章堆抬头):嗯,烧了。 婢:王,xx妃冒犯了娘娘。 王(想了想):嗯,废了。 婢:太后娘娘要杀娘娘。 王(挥挥手):嗯,扔了。 太监:王,那是您的娘。 事实上,从她踏进历史的那一步起,就是一个无人能解的谜。

墨舞碧歌·完结·76.8万字

倾君侧·等皇的女人

本文已签约出版,出版名【龙藏凤隐】,当当,卓越,京东,淘宝都有售。 ** “既然这般恨,想必眼不见,你会好受些!” 喉中骤苦,她淡然咽下,面前俊美如俦的男人渐渐模糊不堪。 致盲药! 她笑,睁着大大的眸子,空洞的眸中再无一物。 连泪都没有。 * 她,穿越而来。 白日里,她一身男装,英姿飒爽,是京中六扇门里最叱咤风云的师爷,亦是全北凉深闺女子心中最想嫁的大众情郎。 暗夜里,她褪去尖锐,恢复红妆,是宰相府后山深藏不可见光的女儿,亦是有着扑朔迷离身世、被有些人暗寻的对象。 一场大火,一场阴谋,他娶了她。 人前,他是被大火毁了容貌、毁了双腿的王爷。 人后,他是笑容凉薄、脚步翩跹的男人。 她知道了他很多隐晦的秘密。 她也成为他最隐晦的秘密。 * 她明察秋毫、心思缜密,过手所有案宗,无不告破之例,却独独触不到他的心。 他沉稳腹黑、智计百出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却偏偏看不懂她的情。 * 她为他倾其所有,他将她逼上绝路。 她逃离,他放手。 她以为她的人生重新开始,却不知,她不过是从他的左手,跳到了他的右手。 * 只是,后来的后来, 是谁一身红装、绝艳倾城、迷煞了人眼? 又是谁一头华发、睥睨天下,血色残阳下,却一望苍凉? *

素子花殇·完结·90.1万字

失心为后

已出版上市,出版名《倾君心之墨染千城》,当当购买地址:http://product.dangdang.com/24100258.html 温柔和残忍的两种极致,也不过如此! ** 她,是将军府的三小姐,亦是御香坊里最好的调香师,她有她的使命。 他,是西苍国的四王爷,也是皇帝眼中最无争的儿子,他有他的秘密。 就因为他长得像她深爱的男人,她义无反顾地闯进他的生活。 他清冷,她深情。 她帮他、助他,即使深知他另有所爱, 他宠她、溺她,独独不给她心。 一次意外的调香事故,意识混沌的她与一个神秘男人有了水露姻缘。 一月后,惊现喜脉! 从未有事实,何来有喜? 她惶恐,她无措,他却薄唇轻启,淡如秋水,“除却你我,又有谁知他不是本王子嗣?” 这是他的有情,还是无情?是恩赐,还是阴谋的开始? 苏墨沉?司空畏? 谁又是谁的替? ** 最后,她被挡于三军之前,向他伸出手,等来的却是一箭穿心, 他远远地看着,伟岸身姿不动分厘,深邃黝黑的眸中亦没有一丝起伏。 她笑了,笑得倾国倾城,“苏墨沉,前世你用你血喂我,今生我命还你!” 话落,手起,没入胸口的羽箭生生被她更深地推进了身体,穿膛而过、血流如注……

素子花殇·完结·72.3万字

凰权

《天盛长歌》小说讲述了在皇权更替、如浪淘沙的背景下,当朝风流皇子与高门被逐之女在朝堂上下发生的一系列斗智斗勇、相爱相杀的权谋故事。 《凰权》小说改编电视剧《天盛长歌》(原《凰权·弈天下》),陈坤、倪妮领衔主演。 【偶尔恶搞】 他不爱她,她也不爱他。 他势必要踹倒她,她一定会践踏他。 他不想娶了她,她绝对不要他。 …如果有一天洞房了,那一定要她在上,压着他。【其实这是正剧】: 皇权更替,如浪淘沙。 此处有倍受倾轧却雄心深潜的他。 彼处有身世成谜却暗藏祸心的她。 夺了谁的国,成了谁的家? 谁在皇权之上设了黄泉,拖了彼此一同颠覆天下? 谁在九重宫阙两两凝望,听兵戟暗哑,绽相思如花。 谁含笑饮鸩,换了心口一点朱砂。 这一场乱世倾灭的繁华,他不肯退场,她还没唱罢。 呀呀……到底是她乱红尘,还是红尘乱她?【据说还要有小剧场】: “贱妾敬献此杯,祝贺王爷家族三百七十二人,今日同赴黄泉醉生梦死。”她十指纤纤,擎金樽一盏,笑得温软。 “多谢。”他接鸩酒,斜挑眉,看她的神情脉脉含情,“不过,很抱歉现在才通知你,黄泉之路,你得和本王共赴……我的新王妃。” ======= “那一年古寺听夜雨,残灯淡雾间有人一首箫音《江山梦》,梦中江山,江山如梦……这一番乱哄哄你争我杀,到头来换了什么?不过是半樽薄酒,一身落拓,数曲残琴,满鬓风霜,倒不如就此收手,我的位换了你的国,将这凰图霸业,两族恩怨,丢给别人操心去。” “我的余生,只想操心你。” ======= “我要你走出困你的牢笼,我要你看见这世界不仅仅就是你眼前那一尺三寸地,我要你不要总做着套中人每碗肉必须得八块,我要你学会用目光正视我,我要你懂得哭懂得笑懂得计较和争吵,懂得,爱。” “……当我终有一日走出心的牢笼、看见一尺三寸地之外有人妩媚娉婷、脱去严实的套衣学会吃肉允许七块或九块、用全新的目光展望这阔大沉雄斑斓天地、第一次懂得哭懂得笑懂得计较和争吵,然而当我想告诉你这一切,云天苍茫,沧海空流,你却又在哪里?” “既然如此,我还要这破茧脱壳人生何用?不如三尺薄棺,一幅麻衣,葬。”【以上神马都是浮云,具体剧情在这里】: 就是一个关于复国和夺位过程中处于敌对的男女们踩倒与反踩倒离间与反离间挑拨与反挑拨动情与抗拒动情说起来很简单看起来似乎有点纠结的故事。【以下是桂老太婆抖开裹脚布时间】: 第一句:我肥来了! 第二句:此文简介是无能的,书名是困惑的,内容是不告诉你的,结局是不悲的,态度是靠谱的。 第三句:请不必因为桂圆是娇花而怜惜她,除鸡蛋外,该砸啥砸啥。 五百人大群:桂氏春秋,110912133(已满) 新群桂氏江湖,83250651(此为V会员群,加群请发V订阅截图认证,请勿重复加群浪费资源,违者必踢,谢谢)

天下归元·完结·134万字

金牌嫡女,逃嫁太子妃

推荐旧文:《替嫁,盛宠第一王妃》 http://novel.hongxiu.com/a/396896/ 【本文已签约出版】 穿越而来,她隐藏倾城,女扮男装十五载。 * 京城相传: 相府嫡子——上官连城:三岁能吟诗,六岁能舞剑,十二岁德才兼备,十五岁名冠天下。 前生追逐所恋,整整十年,最终不过换来匕首刺心,以死解脱。 再世为人,她想要的从来简单:不求轰轰烈烈,惟愿平平淡淡。 未料,一朝入宫伴读,意外惹上众人畏惧的七王爷——君墨白! * 他生来被下蛊毒,碰人非死即伤,无人敢近半分。 唯她,破了例,闯入他的世界,乱了他的身与心。 从初遇厌恶,到逐渐心动,再到真正爱上,他同她历经生死相许。 * 彼时年少,爱情懵懂。 他为她,投入皇权争斗,一心护她无忧。 宠溺一笑,惊艳岁月:“城,待我登基为帝,定是以这天下为聘,立你为后!” 一转眼,感情化作虚妄,良人温柔不在。 声音冰冷,无有温度:“相府通奸叛国,意图谋反!任何人,不得出入相府!” * 那一夜,血光漫天,相府燃起滔天烈火。 她泪洒三千,剑指与他:“君墨白,你所谓的爱,就是赐我满门抄斩?” 诀别一笑,她扯下发带,恢复女子身份。 后在众人,满目震惊之下。 投身火海,落得尸骨无存! * 人生在世,若是不得不追逐爱情,你可否愿意选择那么一个人?救你性命,赐你宠爱,恨不得将心掏出,还怕你心生嫌弃!可后来也是他,毁了你的家,赐死你在乎之人……爱几分恨几何,究竟如何权衡,才能固守初心不负? * 夏的完结文:《替嫁,盛宠第一王妃》 http://novel.hongxiu.com/a/396896/ * 基友们美文: 《嫡后策,狂后三嫁》 http://novel.hongxiu.com/a/1053462/ 《天价庶女,逆天太子妃》 http://novel.hongxiu.com/a/1056252/ 《一妃难求,贵女不愿嫁》 http://novel.hongxiu.com/a/1049375/ 《惑卿为妃,将军的爱妻》 http://novel.hongxiu.com/a/1050635/

随夏·完结·169万字

山河为歌

【本书已出版,出版名《谁家江山:倾城天下》。新书《盛世为凰》,请支持】 那一夜,她褪去了少女的青涩,成为冷宫深处的悲伤涟漪…… 那一天,她跪在他的脚下苦苦哀求,她什么都不要,只想要出宫,做个平凡女人… 几个风神俊秀的天家皇子,一个心如止水的卑微宫女… 当他们遇上她,是一场金风玉露的相逢,还是一阙山河动荡的哀歌……

冷青衫·完结·720万字

白发皇妃

红罗帐内,三千青丝在男子眼中寸寸成雪。 红罗帐外,她的夫君却与美人对酌成欢,双双笑看…… 当红光被撕裂,点点在风中落下。她艰难步出,那随风飞舞的满头银发,最终刺痛的,又是谁的心? “怎么……怎么会是你?”一声难以置信的惊呼,让那自诩冷硬无情的男子,从此坠入无边地狱,痛悔终生…… 在这皇权至上、处处充斥着阴谋诡计的异世之中,她韬光养晦,淡然处事,只为求得一隅安宁之地,却终是不得所愿,不幸沦为他人手中的棋子。 经历无情伤害后,一代倾世红颜被逼入绝境,满头青丝成雪。 她究竟该低头认命?还是该绝地反击、绽放出耀世的光芒? 试看,三千发丝白如雪,回眸一顾,倾断万人肠……

莫言殇·完结·74.4万字

非我倾城:王爷要休妃(全本+出版)

后来,我才知道,你才是藏得最深的那个人。这天下的东西对你来说很简单,想要的夺取,不爱的摧毁。取东陵深矿精髓研成针,擢北地珍兽皮毛制成线,仅为成就我袖襟衣绣。他们说,这份爱可以叫做倾城。可是,有一天,你若发现我其实早已不是原来的“她”,你会怎么样?——(题记.睿王妃题) ★★★ 简介: 本以为穿越成帝国属地领主的女儿,应是荣华富贵的命,却原来不是嫡出就不受宠。她爹不宠小老婆干嘛还要把她娘娶回家?害的她饱受家中大娘和姐妹欺压。好不容易压迫人民群众的恶势力——姐姐终于嫁出去一个,嫁的却是自己喜欢的帝国太子。 * 这杀千刀的太子!明明小时候跟她定了合同,愿意跟她合并的,现在却并购了恶势力。偏偏她娘的娘家有难,做爹的又不管,她只好千里迢迢到朝歌参加太子弟弟——那个据说身有残疾的神秘睿王的选妃大赛。惟有把王妃的名衔拿到手,才能救娘的娘家,也才能有机会觐见那个权倾天下的负心汉!只是么,再见的时候,使君有妇,罗敷有夫,想必好玩! * 可是,当那段王侯争霸、阴谋惊骇的岁月即将过去,诡谲多变的宫廷斗争仍迷雾重重的时候,是谁的女人多如苼萧,却晚晚在她耳边低喃:“别尝试离开我,否则,我将血洗北地,用它做重娶你的聘礼。”

墨舞碧歌·完结·98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