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繁春正茗

花繁春正茗

意千重

古代言情/已完结

261万字

完结于2021-02-1100:50:39
她是闻名天下的茶道天才,新帝登基,她被迫成为宫中女官,逃无可逃。新帝傲娇霸道,还带着一个拖油瓶,最要紧的是,他居然是曾经被她抛弃的二师兄…… 新书《凤门嫡女》已发,欢迎入坑

第1章忠心殉主

钟唯唯跪在龙榻之前,泪眼模糊地看着只剩一口气的永帝。

永帝死死抓住一旁的太子重华,竭尽全力指向钟唯唯,喉间“格格”作响。

重华半垂着眼,长长的睫毛遮住了一切思绪,冷漠得就像是九天之上的神祗。

永帝眼里闪过一丝失望,苦笑,看向一旁伺立的近侍,近侍将一卷明黄色的圣旨交给钟唯唯:“钟大人接旨吧。”

“臣接旨,谢主隆恩。”钟唯唯拜倒,高举双手接过圣旨,眼泪和着高悬的心一起落了下来。

永帝长长地出了一口气,阖上了眼睛。

詹成尖着嗓子一声哭喊:“陛下殡天啦!”

殿内殿外,哭声整齐划一地响了起来。

钟唯唯红着鼻头,无声地抽泣着,悄悄将圣旨藏入怀中,再悄悄看一眼重华。

重华跪在永帝榻前,紧紧抓住永帝的手,头埋在永帝身上,宽宽的肩背无声颤抖,悲痛欲绝,并没有立刻就找她算账。

钟唯唯继续痛哭,入宫四年,永帝待她不薄,一朝诀别,她真的很难过。

“狠心的陛下呀,您怎么就这样走了?丢下我们孤儿寡母可怎么活?”

韦皇后带着妃嫔和皇子皇女们,潮水一样地涌上来,恶狠狠地把钟唯唯挤得老远,团团围住了死去的永帝和即将登基的重华。

混乱中,不知是谁狠命推了钟唯唯一把,她一个没挺住就摔了下去,将两手和膝盖摔得火辣辣的疼。

挣扎着站起,还没站稳,又被人使劲推了一把,不受控制地朝柱子上撞去,当即眼前一黑,星星乱跳,匍匐倒地。

昏昏沉沉间,只听得尖利的声音响起:“钟起居郎忠心殉主!”

她才没这么想死呢,到底是谁在害她?

钟唯唯愤怒地抬头,想要找到那个想逼死她的人。

却见跪在永帝榻前的重华慢慢抬起头来注视着她,黑幽幽的眼里满满都是怒意和憎恨。

钟唯唯的心顿时漏跳了半拍,竟然忘了不能直视龙颜的规矩,只管愣愣地对上重华的眼睛。

重华唇角勾起,冷酷地道:“把这个……”

温热的液体从发间流出来,再沿着额头一直往下淌,又痒又麻,怪难受的。

钟唯唯也顾不得是否失仪,收回目光,伸手一摸,血糊了满脸满手。

她有晕血症,当即脸色一白,眼睛一翻就往后倒去。

“嗤……”不知是谁笑出了声。

“谁敢对先帝不敬?拉下去掌嘴二十!”

韦后大怒过后,和颜悦色地看向钟唯唯:“钟起居郎真是忠义,不枉先帝对你如此宠信。难得你如此忠心,本宫总要成全了你才是,来人啊,给钟起居郎赐白绫殉葬……”

钟唯唯硬生生又被吓清醒过来,韦后毒辣,看她不顺眼已久,这是要趁机弄死她啊。

她匆忙爬起跪倒,死死抓住怀中的永帝遗旨,哭着说道:“回皇后娘娘的话,先帝厚恩,微臣万死难报其一,理应追随先帝于地下伺奉左右,但是先帝尚有遗愿未了,微臣得替先帝了却遗愿才敢去死……”

“如此胆小薄情、贪生怕死之辈,也配谈忠义?别污了父皇的地宫!”

重华不屑冷笑,厌恶之情溢于言表:“拖下去,不许她到灵前来,看着就烦!”

宫人惯会见风使舵、捧高踩低,见韦后和重华母子如此厌恶钟唯唯,立刻如狼似虎地扑上来抓住钟唯唯纤细的胳膊,想要把她拖出去。

“我自己走!”

钟唯唯人到末路,风骨却在,狠狠推开前来拉她的内侍,摇摇晃晃地起身走了出去。

老皇驾崩,宫里乱成一团乱麻,谁也顾不上她,太阳又大,头上的伤口疼得厉害,钟唯唯两眼发黑,腿软走不动,就在墙根阴凉处坐下歇气。

伺候她的小棠急匆匆跑来,焦急地使劲摁住她的伤口,一迭声地问:“大人你要好些了吗?”

钟唯唯被这一摁痛得死去活来,眼泪汪汪:“死不了。你怎么来了?”

小棠哭丧着脸道:“是詹总管来通知奴婢的。奴婢先扶您去哪儿歇一下,再弄点药来止血。”

钟唯唯应道:“我的值房离这里不远,屋里有伤药,歇就不必了,拿了就赶紧走。”

虽然永帝遗旨许她随时辞官离去,任何人不得为难她。

但这宫里阴谋诡计那么多,视她为眼中钉的人也不少,赶紧逃命才是上策。

小棠扶起钟唯唯往值房去,走不得多远,突然听见后面脚步声乱响,回头一看,吓得脸都白了,上牙磕下牙:“不,不好了……”

几个带刀侍卫气势汹汹地追了上来,为首那个板着脸大声喝道:“太子殿下着我等监督钟起居郎即刻出宫,不得停留!”

“正愁无人护送呢,可巧你们就来了。”钟唯唯转身往外走,重华说不想见到她,就真的不要她在这宫里多停留片刻,就连拿药和歇口气都不许。

可惜了,她那值守房里还藏有一包先帝赏下的银子呢,也不知要便宜了谁。

几个侍卫铁面无私地一直催促着她往前走,钟唯唯摇摇晃晃走到宫外,不忘和他们道辛苦,回到家里一头栽倒在床上再起不来。

等到醒来,伤口已经被小棠处理妥当上了药,还换了干净舒适的家常衣裙。

天已经黑了,窗外黑黝黝的,唯有金银花的香气幽幽地从窗缝里透进来。

她动了动手脚,觉得又有了力气,便大喊出声:“小棠!”

小棠飞奔而至,手里还捧着一碗黑黝黝的药汤:“大人醒了啊,快快喝药!”

钟唯唯一口饮尽汤药,苦得打了个寒战,皱着眉头问:“我藏在怀里的先帝遗旨呢?”

小棠一拍脑袋,从床边柜子里取出一卷黄绫:“喏。”

钟唯唯如珠似宝地把黄绫紧紧抱在怀里:“掌灯,研墨铺纸,我要写辞呈。”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锦桐

新书《吾家阿囡》开始连载啦! 李桐重生了,也清醒了,原来,他从来没爱过她惜过她…… 姜焕璋逆天而回,这一回,他要更上一层楼,他要做那真正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宁远千里而来:姜焕璋,小爷我专业毁人不倦……

闲听落花·完结·149万字

君九龄

太康三年冬,阳城北留镇宁家来了一个上门认亲的女孩子; 被拒婚之后,女孩子决定在宁氏家门前以死明志; 当死了的女孩子再次睁开眼; 很多人的命运就此翻天覆地。

希行·完结·195万字

掌珠

满京城都知道,连家二房的大姑娘若生脸盲得厉害。 今儿梳个堕马髻她认得你,赶明儿另梳个,她就记不得了。 但有一位,即便裹成熊,她也总一眼就能分辨。 因为他们初见于彼此最狼狈不堪的时候,却重逢于最好的年华……

意迟迟·完结·90.2万字

弃妇荣华

她原本是冠绝天下的第一美人,一夜之间失忆、毁容,人人视她为异类。 一场婚嫁,更让她尝尽世间辛酸。 中原五霸,逐鹿天下,她想于乱世中求一个家,一分宁静,却无助的发现,自己早已被卷入一场阴谋当中。 阴错阳差,她与他终成陌路;君心难测,她对他誓不低头。 她这一生,也曾桃花看尽,也曾冠盖满京华,暮然回首,盛世如梦,繁华尽萎… 与她相携之人,是谁?

冷青衫·完结·58.3万字

慕南枝(《嘉南传》原著)

前世,李谦肖想了当朝太后姜宪一辈子。 今生,李谦却觉得千里相思不如软玉在怀,把嘉南郡主姜宪先抢了再说…… PS:重要的事说三遍。这是女主重生文,这是女主重生文,这是女主重生文。

吱吱·完结·253万字

山河为歌

【本书已出版,出版名《谁家江山:倾城天下》。新书《盛世为凰》,请支持】 那一夜,她褪去了少女的青涩,成为冷宫深处的悲伤涟漪…… 那一天,她跪在他的脚下苦苦哀求,她什么都不要,只想要出宫,做个平凡女人… 几个风神俊秀的天家皇子,一个心如止水的卑微宫女… 当他们遇上她,是一场金风玉露的相逢,还是一阙山河动荡的哀歌……

冷青衫·完结·720万字

覆手繁华

她是个瞎子,在黑暗中生活了二十年。 最终被冠上通奸罪名害死。 当她重新睁开眼睛,看到了这个多彩的世界。 ——翻手苍凉,覆手繁华。 一切不过都在她一念之间。 PS:他知道那个杀伐果断的女子,一抢,二闹,三不要脸,才能将她娶回家。 还不够?那他只能当一回腹黑的白莲花,引她来上当,要不怎么好意思叫宠妻。 虐极品,治家,平天下,少一样怎么爽起来。 *** VIP读者群542814025,普通读者群43434563 教主新书《嫁冠天下》欢迎大家阅读。书号:1011258077

云霓·完结·174万字

韶光慢

(已出版简、繁体,泰文)乔昭嫁给了京城一等一的贵公子,可惜刚拜了堂,夫婿就奉旨出征了。再相见,她被夫君大人一箭钉在城墙上,一睁眼成了骑着毛驴的少女,绞尽脑汁琢磨着怎么回到京城去。

冬天的柳叶·完结·171万字

倾世宠妻

上辈子温柔和善,贤良淑德的司徒盈袖苦等自己的未婚夫十年,却在最后关头,被人陷害,锒铛入狱。 意外重生的司徒盈袖面对身边的重重谜团,为了破除上一世不幸的结局,坚决表示要走一条不同的路:姐重生要做御姐!姐是女汉子姐自豪! 但是重生的御姐女汉子立志走上人生巅峰,却总是被一只闷骚腹黑高冷的男神挡路肿么破?! 司徒盈袖:闷是病,得治! 某君斜睨她一眼:深井冰无药可医,你听天由命吧…… 司徒盈袖:……谁是天? 某君:……你师父。 总而言之,每一只闷腹黑高冷的男神存在,是因为还没有碰到一只令他破功的女神(经)……

寒武记·完结·288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