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不悔

江山不悔

丁墨

古代言情/已完结

38万字

完结于2016-06-2721:00:00
她为了他,披荆斩棘、寒光铁衣。 他有他的执念,她有她的贪恋。 江湖、江山与她,他皆不忍负。 那便由她来抉择吧。 待来年春风拂遍江山、尘世重回安宁, 或许一切自会分晓… 她一辈子都记得, 那夜他双眼已盲、遍体鳞伤, 却依旧固执地背着她,在漫天冰霜中发足狂奔。 穷途末路,他反而纵声长笑,声震群山: “天下英雄齐聚于此,却只为玷污她的清白。 在下今日便为她舍了性命,向诸位讨教一二。” 他抱着她,以一敌百,刀意森然如雪。

第1章

夜色极深,暗色的窗棂外树影斑驳。这是帝京郊外一座偏僻的庄子,主屋里幽静而深黑,一片死寂。

叶夕试着动了动胳膊,发觉僵麻的身躯终于恢复了气力。可她望着眼前陌生的一切,恐惧依然如同迷离的夜色,袭上心头。

距离她醒来,已经有几个小时了。她隐约记得,自己出了车祸。可是醒来时,却是泡在一个大坛子里。

房间四周是古香古色,坛子就放在屋子正中。这么久一直没人来。

坛子里不知装了什么液体,冷得浸骨。坛口很宽,叶夕鼓起勇气,缓缓地从水中站了起来。此刻夜色阑珊,唯有月光如水,洒在少女的躯体上。

眼前的身体苍白而纤弱,跟她健康饱满的身躯完全不同。细致的皮肤在月光下光滑如绸缎,经过液体浸泡,更显细薄……

这是谁的身体?

她已经死了吗?然后“穿越”到这个少女身上?

可正常的人,怎么会像药物和标本一样,被泡在坛子里?

那她现在是什么?

她只是个普通大学生,活了二十一年,何曾见过这样离奇的事?想到今后再也见不到父母亲朋,还落入这样不妙的环境……

叶夕站在冰冷诡异的坛中,无措至极,终于忍不住哽咽起来。

然而刚发出一点沙哑的哭声,就听到稀稀落落的脚步声,在院落里响起。叶夕一惊,抹了眼泪,重新沉入水里,犹豫片刻,闭上了眼,大气也不敢出。

“吱呀”一声,门被推开,摇曳的烛火照了进来。叶夕眯眼看过去,是两个男人,身形都很高大,穿着非常古朴的衣服,按照她的记忆,应该是这个朝代的武士服。

“随雁,可真是听到声响,从这个屋子传出来的?”矮个子那人细声细语地问。

被唤作“随雁”的男子答:“正是。许是有鼠,仔细查探一番,切莫伤了小姐。”

另一人嗤笑:“什么小姐,不过一具尸身,偏偏将军当成宝贝般。你瞧她那张白脸,半夜瞧着,可真叫人胆寒。”

随雁低声道:“勿要多说。”

叶夕听得心头巨骇,他们口中的“小姐”“尸身”,明显是朝着她说的。

她穿越到了一具尸体里,死而复生?

可是什么人会把尸体泡在坛子里?想到这一点,她比之前更恐惧了。

见他俩走过来,叶夕连忙闭上眼,心突突地跳。

两人开始在屋中翻找。忙了一阵,并无所获,但也没离开,而是支起烛火,端来些酒食,就在房间外的廊道里对饮起来。

喝了些酒,他们聊了起来,因为门没关,叶夕听了个大概。

原来这两人是负责看守她这具“尸身”的侍卫,一个叫刘准,一个叫陈随雁。这具尸体叫“颜破月”,是当朝镇国大将军颜朴淙的义女。

然而听两人暧昧的语气,颜破月更像是颜朴淙养大的娈女,从小锦衣玉食,只等十六岁生辰,两人便要圆房。

可一月前,颜破月意外病逝,颜朴淙雷霆震怒,并未将她下葬,而是放置在这里。陈随雁两人也被贬到别庄,看守尸体。

听他们说到这里,叶夕脑子里倒模模糊糊涌上些支离破碎的片段,头也一阵阵地疼。隐隐只见雾气深深的庭院,模糊的男人背影,还有少女低声的啜泣……虽然这些记忆混乱不清,但叶夕已经感觉到,那颜破月可能真的只是颜朴淙的玩物。

这个认知,让叶夕愈发害怕。她竟然是这样的身份!

这时又听随雁说:“将军是什么人,何曾做过徒劳无功的事?你道将军花费如此多银子保存小姐尸身,只是为了相思?”

另一人奇道:“那是为了做甚?”

随雁压低声音:“小姐这几年来是怎么养大的?吃的是千金难求的兽血虫草,从不沾荤腥;每日在寒潭水中浸泡两个时辰,又在千年难得的寒玉床上睡足四个时辰——你当她只是将军的义女、将军的宠妾?”

叶夕一怔。

却听那随雁冷笑一声说:“此事并不难猜。将军的武功大胥朝第一,内力修为出神入化。他必是用小姐的身躯,在修炼某种高深绝顶的武艺。”

另外那人答:“你所言极是。但如今小姐已经作古,留她尸身却又是为何?”

随雁的声音在夜色中显得极为阴冷:“那许多名贵材料,都喂进了小姐的肚子,你说将军会将她如何?活着能用,死了未必就不能用了。”

他没有明说,叶夕却听得太阳穴突突地跳——

不止是玩物,还是练功的工具?

那颜朴淙到底是什么人?

光是这个名字,就让她莫名地不寒而栗。

曾经的叶夕,是个活泼外向的女孩,出身普通人家,又有一份温柔善良在里头。所以平日很得同学、朋友喜欢。然而乐极生悲,就在她大学毕业前夕,路遇车祸,一命归西。

这样性格的叶夕,在一夜的惊惶绝望后,慢慢恢复了镇定。她甚至告诉自己,往好的方面想,自己其实是获得了重生的机会。虽然这个颜破月的过往,实在又糟糕又离奇。

尽管重新振作,她所处的环境却非常紧迫,没有给她丝毫喘息的机会。因为她被当成尸体,饿了一天一夜,已是饥肠辘辘;另一方面,听随雁他们闲聊说,过几日那颜朴淙就要来别院看望“她”。

她必须在那之前逃走。因为如果颜朴淙武艺极高,他很可能就会察觉她死而复生。虽然对这个男人几乎毫无印象,但是想到他做的那些事,就让她避之唯恐不及。

至于就算真的逃出去了,没有身份,没有钱,如何安身立命,却不是她立刻能想到的问题了。

可又等了一天一夜,没有机会。陈随雁和另外那人虽不是一直在她的房间,但这庄子本就不大,时而能听到他俩走动、说话的声音。

叶夕等得都快绝望了。她甚至开始做“成为颜破月”的心理准备——这样至少能活下去。可是要如何让颜朴淙相信自己死而复生?这个时代,有没有鬼怪灵异之说?她不会被当成妖孽烧死吧?

就在她惴惴不安的时候,机会来了。

第三日傍晚,陈随雁两人照例在她的房间外头的门檐下喝酒,低语了几句,那陈随雁忽然笑道:“去看看又如何?若是中意了,你我兄弟又不是没有钱银,赎回来做老婆便是。”

另一人却迟疑:“可是……”

陈随雁淡淡道:“便做对食夫妻又如何?”

这两日,叶夕听他们闲聊,大概也知道两人被送到颜破月身边看守时,已经不能人道。不知是何原因。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却原来附近庄子里有一私窑,新进了两个年轻美貌的窑姐。陈随雁两人以前年轻力壮,也是喜爱美色。然而不能人道之后,已久不能尝个中滋味。约摸是心有不甘,想学宫中宦官,买些美貌女子,做对食夫妻,满足扭曲的欲望。

后来都是些下流话语,叶夕听得对这两人渐生恶感,只想把耳朵塞住。

幸运的是,两人的酒越喝越多,最后便要出庄去寻花问柳。另一人还有些迟疑:“小姐尸身在此,离了守卫,恐不妥。”

陈随雁却笑道:“将军还未来,你就如此紧张。此事你我二人又不是第一次干,怕甚?且一具泡在毒水中的尸身,谁能盗走?”

叶夕心头一凛。

过了一会儿,脚步声终于远去了。再又一阵,偌大的庄园,竟半点声音都无。叶夕几乎是颤抖着从坛中爬出来。

这时却发觉双足有点沉,低头一看,是一对润润的金环,套在脚踝上。这让她觉得恶心——曾经的颜破月,被当成宠物养起来了吗?

蹲下想解掉,却发觉那金环不大不小、丝丝入扣,竟半点也脱不下来。索性也不管了,她跌跌撞撞到了屋门口,望着幽暗的夜空、沉寂的山岭,眼泪差点掉下来。

暗自平复了一会儿,她从椅背上抓起陈随雁丢下的一件外衫,将身躯一裹,又在房中翻找一阵,所幸找出了一锭银子,一些吃剩的饭食。胡乱扒了几口,又带上几个馒头,趁着夜色,用尽全身力气,跑出了深黑的庄园。在山中翻爬了两日,第三日午间,终于出得山来,到了一个寻常小镇。因她衣着凌乱,人人都以为是乞丐,并未近前。她拿银子买了衣服和食物,又学农妇用头巾挡住脸,改头换面,然后漫无目的地继续前行。

此刻的叶夕并不知道,前方等着她的,将是怎样的人生。她会在这个时代,遇到唯一的那个男人,一个正直又英俊的青年,一个视她如生命如珍宝的不世枭雄;而她这一世的名字,颜破月,也将作为传奇,与她波澜壮阔的人生一同,载入大胥朝的历史。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美人为馅

在外人面前,韩沉这个男人,从来都是英俊冷酷,生人勿近。他似皑皑霜雪般皎洁清冷,又似黑夜流水般沉静动人。是众人眼中难以企及的绝对男神。 只有在白锦曦面前,这位名动天下的一级警司,才会暴露出隐藏很深的流氓本质。 “坐过来一点,我不会吃了你。至少不是现在吃。” “我没碰过别的女人。要验身吗?” “白锦曦,永远不要离开我。年年月月,时时刻刻,分分秒秒。” 他的心中,一直住着个固执的老男人。经年累月、不知疲惫地深爱着她 丁墨的新浪微博:http://weibo.com/jjdingmo,或搜索“丁墨”。已出版《他来了,请闭眼》《如果蜗牛有爱情》《独家占有》《慈悲城》等,当当有售。《你和我的倾城时光》书11月上市

丁墨·完结·61.1万字

乌云遇皎月

她就像个小太阳, 而我是躺在太阳下的旅人。 因她照耀,终于抬头哭了。 —— 硬汉汽车修理工VS二萌女作家的爱情故事。

丁墨·完结·31.1万字

你和我的倾城时光

【由赵丽颖、金瀚主演的同名电视剧11月12日开播。】 林浅曾经以为,自己想要的男人 应当英俊、强大,在商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令她仰望,无所不能 可真遇到合适的人才发觉 她是这么喜欢他的清冷、沉默、坚毅和忠诚 喜欢到愿意跟他一起,在腥风血雨的商场并肩而立,肆意年华,不问前程

丁墨·完结·37.1万字

他与月光为邻

第一次见面,她非要赠送给他一枚糕点。尽管他最讨厌甜食,还是努力吃掉了; 第二次,她因为害怕伸手抱了他。他脸色微红:“这位小姐,请先松手。” 第三次,她不小心亲了他,他一副见了鬼的表情,她却说:“意外而已,你不必介怀。” 作为一名接受过良好教育、身心健康的优秀军官,应寒时无法不介怀自己的初吻。 经过慎重考虑,他决定……对她负责。 ——当他负手站在星空下,温柔凝视着我。 我看到星星化为流光,在他身后坠落。 Star-Drift,他们敬畏地称他为“星流”。 我的生命中,永远璀璨永不坠落的星流。 新浪微博名:丁墨。官方百度贴吧:丁墨吧。已出版《他来了,请闭眼》等,《美人为馅》3月上市,当当有售。

丁墨·完结·38.1万字

明月曾照江东寒

我只觉得自己耳间隐隐生疼,一直疼到脑后。而又有梗塞的钝痛,从胸中蔓延开去。 周围不知何时已经如死一般寂静。我抬眼,眼中却朦胧,大家似乎都在看我,可我却辨不清他们眼中的含义。 一把清亮的声音划破我的思绪:“泓儿,回来。” 我有些混沌的转头,只见林放已在矮几后站起,拢袖看着我。众目睽睽下,他朝我伸出手。 灯火如昼。他的手,瘦长白皙,静静的伸出,就在离我丈许的位置。

丁墨·完结·23.5万字

莫负寒夏

你终于回来,在我还没孤独终老的时候。 ———— 后来,林莫臣已是坐拥百亿资产的集团董事长,国内商界最年轻的大佬之一。 有人问他:“她究竟有哪里好,让你这么多年也忘不掉?” 林莫臣答:“曾经我也以为,自己值得更好的。可这世上,谁能及我爱的女人好?”

丁墨·完结·32.8万字

他来了请闭眼之暗粼

《他来了请闭眼》第二部 山上,住着一个奇怪的人。他从不跟人交谈,出门总是戴着墨镜围巾口罩,还很傲慢。但是听说,他是一个神探。 我知道。 为什么? 因为我曾经与他相遇过。 但是他现在…… 别说了。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 —————— 你好,我是刑警简瑶,薄靳言教授的妻子。 ———————— 他曾经差点就抓到了我。 但是我不会让这种事再发生。

丁墨·完结·35.5万字

挚野

那时候他还很穷,输了比赛心情不好。她偷偷买饭给他吃,还差使他去院子拔草干活。 他蹲在满地野草中,一脸悲壮:“看,寻笙,这都是朕为你打下的江山!” 许寻笙:“白痴。” …… 后来,他走到了千万人面前,江山在他身后。他想问的却只有一句话:“我们能不能继续相爱?” 就像当年,你爱上一无所有的我。

丁墨·完结·48.8万字

他来了,请闭眼

丁墨都市言情推理文第二部。 约会时,他说:“我对这种事没兴趣。不过如果你每十分钟亲我一下,我可以陪你做任何无聊的事。” 吃醋时,他说:“与我相比,这个男人从头到脚写满愚蠢。唯一不蠢的地方,是他也知道你是个好女人。” 爱爱时,他说:“虽然我没有经验,但资质和领悟力超群。顺便提一句,我的观察力也很好。” 求婚时,他说:“言语无法表达。如果一定要概括,那就是——我爱你,以我全部的智慧和生命。

丁墨·完结·34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