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主母

豪门主母

浮光锦

现代言情/已完结

112万字

完结于2018-05-2609:46:00
* 程牧初见陶夭。 灯光流转,觥筹交错,她在跪舔别人的裤腿。 程牧再见陶夭。 光天化日,众目睽睽,别人在跪舔她的高跟鞋。 程牧一笑,“丫头片子有点能耐。” 边上有人促狭道:“二爷,听说那姑娘在圈子里拜了个干爹。” 程牧:“呵。” * 陶夭说:“头颅仰得太高,没用,不如低眉顺眼先活着,活着活着,一只狗也保不齐活出人样了。” 不曾想—— 她将自己当成狗了,某位爷愣是想将她捧成角。 角是那么好当的吗? 人前,她像花瓶,香江程二爷重金打造。 人后,她像抹布,二爷花样太多,总变着法子的将她折磨。 她不想干了,肚子里多了个小祖宗。 得,豪门主母这位子坐定了。 * 奉子成婚。 陶夭小腹微凸,高调入豪门。 婚礼上,她眼瞅着对面一向冷峻深沉的男人勾唇含笑,有点眼花,无语道:“您到底图我什么呢?想给您生孩子的女人手拉手能绕香江两圈了。” 程牧低笑,俯身在她耳边,一字一顿,“这种事,栽了就认了。” 陶夭翻个白眼,“无耻。” 程牧看着她一脸酡红,笑而不语。 他懒,这辈子所有的精力,用来调教一只小野猫已是不易,哪有闲情,再去招惹其他? * 世人只知他程二爷在香江一手遮天。 却不知,他乐意遮的,从来只有她头顶那片天。 他庆幸,他看见了她的好。 * 本文又名《影后成名史》,《男主强取豪夺》,《男配统统想上位》,一对一结局和,清冷倔强百折不挠型女主,权势滔天冷漠腹黑型男主,豪门婚恋,娱乐圈元素,欢迎跳坑。(*^__^*)…… * 推荐阿锦完结暖文 已出版: 《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出版书名:《献给亲爱的邵先生》 待出版: 《重生娱乐圈之名门盛婚》,出版书名待定。 《豪门暖媳》,出版书名待定。 搜索【作者其他作品】或者直接在书院搜索作者名、书名均可见哈。 *

001:她不是出来的

手机响,陶夭低头看一眼。

匆匆回复:“我在外面参加活动呢。”

苏瑾年再没有短信过来。

她握着手机,突然之间便有些恍惚了。眼下刚刚离校,苏瑾年已经算得上当红小生,当年和他放豪言的自己,却还混迹在十八线之外,需要为了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色充当酒桌花瓶。

“想什么呢?”

见她出神,经纪人耿宁没好气地撞了她一下,小声提醒,“机会难得,带你来不是让你发呆的。”

环宇、卓越、橙光,并称国内娱乐圈三大巨头。

作为橙光娱乐颇有资历的经纪人之一,耿宁手下带的艺人不少,陶夭是颇让他头疼的一个。

她并非科班出身,却有演技,十七岁签约,因为气质独特被国内当红导演相中,原本有可能一炮而红,却不上道,与绝佳机会失之交臂。

念及旧事,耿宁难免感慨,忍不住又侧头看她一眼。

十九岁的女孩扎着简单的马尾,额头光洁,眉眼低垂。从他的角度看过去,她睫毛纤长、鼻梁高挺,薄唇紧抿着,一副冷冰冰的样子。

陶夭长得好,却不是那种让人心生喜爱的娇柔婉约,她鼻梁比一般女孩都要高挺精致,眼窝略深,人瘦,面部线条棱角分明,既会给人锐利冰冷之感,又有些雌雄难辨的俊俏英气,相貌辨识度极高。

可,女孩子长成这样总让人觉得难驾驭。

当年那位导演建议她磨腮,她不听,此后更因为脾气拧意外得罪了公司一姐于菲菲,以至于这几年越混越惨,毫无成绩。

耿宁对手下艺人一向不错,也是无可奈何,才预备再提携她一把。

“刘总手下筹备着好几部网络剧,一会机灵点,哄得他高兴了,捞一个女主角也不是没可能。”

他声音不高,陶夭却能听到,几不可见地点了一下头。

她眼下在公司通告极少,此刻左边这刘总在圈子里其实没多大地位,酒桌排位都极不起眼,已经能左右她的人生了。

耿宁事先说过,这人怕老婆,虽好色,偷吃的胆子却不大,顶多揩揩油。她是那个被揩油的,一咬牙忍了,机会指不定就来了。

此刻男人一只手已经落在她大腿上,隔着一层轻薄料子,摩挲揉捻。

陶夭脸色僵硬。

咬着牙无视,她将视线落到别处。

稍远处正中间那一桌,主位边上坐着公司新晋花旦窦薇薇,二十出头的女孩一袭单肩白裙,清纯娇俏像栀子花,眉目间稚气未脱,微红着脸端坐,自有一股楚楚可人的灵动气质。

包厢里陪着的女孩很多,只她边上的主位此刻尚未坐人。

偏偏,所有人的目光总是若有似无地落在那。

“要是你当年有窦薇薇一半觉悟,现在指不定都火成什么了!”眼见陶夭出神,耿宁又忍不住说了一句。

窦薇薇和陶夭年纪相当,家境富裕,为人活络,眼下得了影后正是春风得意,又有了给那一位作陪的绝好机会,前途自是不可限量。

他们橙光娱乐占据了国内娱乐圈三分之一份额,实力自是不俗,可说到底不过是香江程氏集团底下诸多子公司之一而已。

香江程氏仔细追溯,家族历史已逾百年。

年初,程家掌权人程沣急病入院,程氏集团内部动荡,连带他们橙光高层都人心惶惶。

主要因为这继承人一直悬而未决。

程沣妻子早亡,身后留有一子却是残疾,媒体曝光的私生子有两儿一女,概因名不正言不顺,难以服众。

集团股票起起落落一月有余,程沣在医院宣布了继承人。

亡妻的二儿子:程牧。

媒体哑然失声了一阵,才有人依稀记起程家早前的确有一位二公子,也不知什么原因消失数年。

眼下,这临危受命的程二爷已经用雷霆手段震慑了程氏,坐稳了位子,才有精力驾临底下这些子公司。

这宴席,几乎汇聚了橙光中高层全部领导,相当于一个非正式见面会。

可,多半个小时过去了,正主愣是没来。

菜品酒水摆了满桌无人开动,饶是耿宁这种见惯了风浪的经纪人,都有点坐立不安了。

气氛实在诡异僵持。

“咣当”一声响,他身侧的陶夭突然起身,动作太大,失手拨倒了桌上开了封的酒瓶,伴随着男人一声粗口,整个包厢一时间安静了下来。

陶夭脸色僵冷地站在原地。

耿宁脸色一变,连忙起身,“呀,你这怎么搞的,瞧瞧刘总这身上,半瓶酒都泼了,赶紧道歉!”

他弯着腰,一边赔笑,一边给陶夭使眼色。

陶夭抬眸看了他一眼,那一眼隐忍清凉,好像秋雨洗过一般泛着清凌凌润泽水光,她声音也冷淡得宛若秋雨,“对不起。”

她尽力了,可惜仍旧做不到。

话音落地,陶夭侧身就往门外走。耿宁愣神之后脸色极为难看,正想再说点什么,视线中高挑纤瘦的女孩被人强硬扯回,刘总脸上的肥肉颤了颤,咬牙道:“一声不吭就想走,这姑娘眼睛长在头顶上!”

“刘总您……”

“没你的事。”刘总怒瞪耿宁,眯眼瞧着眼前紧抿薄唇的女孩,语带威胁道,“坐!”

“我不是。”陶夭声音硬邦邦。

她不是出来卖的。

“不是?”刘总一愣,很快回味过来她言下之意,细如缝隙的眼睛里流露出一丝嘲弄,“不是?呵呵,有点意思。”

“哪里哪里。”耿宁在边上赔笑。

刘总脸色却变了,盯着陶夭,慢条斯理道:“得,也不为难你,可这酒水泼了我一身,也不能就这么轻易走了!”

“还不快道歉!刘总您……”耿宁话音未落,刘总便抬手制止,“道歉不用了。将我裤腿上这酒水舔一舔,今个儿这件事也就算了。”

“啊!”

包厢里传来一声轻呼。

圈子里众人一向玩得开,偏偏今天的主角分量太大,迟迟未到,让人拘谨忐忑得很,此刻这一出插曲,倒是将众人的兴趣都调动了起来,一声女人的轻呼后,气氛突然就热烈了。

正值深秋,包厢里暖气很足,陶夭置身其中,只觉得冷。

突然就索然无味了。

她十四岁孤身来香江,五年时间,艰难曲折自不必说,却也从未有一刻如此刻,心头涌上的寒意席卷了四肢百骸。

人情冷暖、世态炎凉。

她的目光从远近人脸上滑过,忽而一笑,干脆利落就半跪下去,侧头朝站着的男人裤腿凑近。

“陶夭!”

耿宁没见过这般听话的她,下意识就抬手去拉。

陶夭侧着身,仰头正看他,包厢门突然开了,此起彼伏的椅子挪动声传来,带动一室热闹喧嚣。

“程董。”

“程董来了。”

“您快请。”

一道道谦卑含笑的热切招呼声不绝如缕,刘总一回神就转了身,陶夭下意识抬头,看到不远处居高临下的高大男人。

她跪着,那人站着,这姿态,宛若最卑微的迎接。

迎光而立的男人一张脸冷峻淡漠,笼着光,轮廓仍旧深刻分明,宛若手工刀寸寸雕成。进门未说话,却自带迫人睥睨气势,硬生生让包厢里所有人都低了一等,小心翼翼、含笑相迎。

外面天气冷,他剪裁得体的西装外套了件黑色长大衣,此刻身后早有人帮着他脱了大衣,他好像被如此这般服侍过千百遍的君王,神色自若一垂眸,目光便落到了单膝跪地的女孩身上。

灯光流转,一室寂静,四目相对。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久爱成疾

【已出版】 出版名《久爱成疾》,当当,天猫上均有销售。 英俊矜贵,冷漠无情的世家继承人厉沉暮看上了寄养在家中的拖油瓶少女顾清欢。 从此高冷男人化身为忠犬,带娃,做饭……整个世家圈跌破眼镜,人人艳羡。 顾清欢佛系微笑:腹黑,精力旺盛,睚眦必报,白天一个人格,晚上一个人格。 【阅读小贴士:1V1,双洁,宠文,女主美美美。】

烟了了·完结·265万字

晚安,总裁大人

【女强爽文,打脸啪啪啪,1V1双洁专宠】 “雷先生,听闻最近有流言说您暗恋我?” 对面男人冷脸头也不抬处理公事。 “我对天发誓,我对您绝无任何遐想!” 顺便嘟囔句…… 也不知是哪条狗妖言惑众。 只听耳边传来啪的一声,男人手中签字笔硬生生折成两段。 四目相对,室内温度骤降。 许久,雷枭薄唇微动。 “汪……” “……”神经病!

纳兰雪央·完结·241万字

他赠我星辰满天

八年的时间,她为他殚精竭虑,抵不上白莲花一滴眼泪—— 她心如死灰,公司破产,蒙冤入狱两年,至亲的人也为人所害! 为挽回一切,查明真相,她应了他的请求,履行跟他的婚约——

北川云上锦·完结·107万字

韶光不负转流年

季韶光的心里有两个秘密,除了她自己,无人知晓。 直到某一天,她拿到了和陆先生的结婚证。 契约婚姻,为期两年。 她小心翼翼的眷恋着陆先生的味道,她亲手帮他洗衣,打扫房间。 某日,她偷偷去闻陆先生衬衫上的味道时,被对方发现,季韶光才眼前的人根本不是她所认识的样子。 陆先生将她抵在怀中:既然你如此喜欢我的味道,还不如直接闻本人。

小雨濛濛·完结·275万字

婚前婚后II

陆懿净一出生差点让她老妈送了命,老妈外送小号,扫把星。 陆懿净三岁,父亲过世,颇为富有的家庭转眼成了烟云,老妈又送外号,大灾星。 灰姑娘陆懿净嫁给集团独子席东烈为妻,不知道她祖上到底哪个坟头冒了青烟,得了如此好运。 用一句话形容陆懿净,陆湘琪:“她长了一张叫人很想骂脏话的脸。” 陆懿净相信,靠天靠地都比不过靠自己,从一个贪吃被抓的小姑娘到世界冠军这一路走来,她靠的是自己。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简思·完结·112万字

名门公敌

苏念,曾是金城最幸福,最让人嫉妒的女人。 这一切……却在她害死了同父异母的大哥之后,烟消云散。 · 被迫出席前任婚礼,苏念竟遭遇了商界传奇——谢靖秋。 谢靖秋最隐秘的商界传奇,众多媒体只闻其名却不见其人,甚至连他的年龄都是最深的谜团。 · 苏念从未见一个,如此能让她慌张不知所措的男人…… · 车内狭小的空间里, 谢先生桃花眸微微眯起:“你撩我的时候,我们不是第一次见面?” 苏念面颊滚烫:“我当时醉了!”

千桦尽落·完结·162万字

纪先生的小情诗

【已签约出版】出版名字《漫漫云深》 接近他,是穷途末路的开始,是情迷心窍的结束。 …… 故事的开头,乔漫是众星捧月的世家千金,纪云深是众所周知的顶级富豪。 注定的纠缠中,纪先生笑的风度翩翩,“乔小姐,我欠你个人情,你想要什么?” 她露出一抹明媚的笑,说的直截了当,“我要……纪太太这个身份。” 烟雾袅袅,将纪云深的面部轮廓缭绕得愈加模糊,他说,“乔漫,你够贪心。” 有人说,上层名媛乔漫就像林城的一场瘟疫,人人避之不及。 可……偏偏挤掉了商界翘楚纪云深的心上人,成为了人人称羡的纪太太。 婚礼当天,满城烟火照亮了整个夜空,晃得人睁不开眼睛。

秦若虚·完结·244万字

豪门暖媳

【女主版简介】: * 姜衿试婚了。 试婚前-- 爸爸说:“晏少卿是博士后,你说话做事注意分寸。” 妈妈说:“反正你也不喜欢他,不如让给你姐姐吧。” 弟弟说:“不要脸,抢走大姐的意中人。” 姐姐说:“你为什么不迟回来一个月!” 姜衿不明白,她已经迟了十七年,迟到整个姜家彻底忘记了她的存在,迟到被领养的姐姐占据了她十七年宠爱,迟到和她指腹为婚的男人都差点成为别人的新郎,她还应该怎样迟些才好? 姜衿弯弯唇角:“晏爷爷,我会努力配得上晏哥哥。” 她以为是赌气,殊不知,再次相逢,才发现,原来他正是她牵肠挂肚近十年的大哥哥。 两岁走丢,她从豪门千金沦为街头乞儿,被按摩女捡回养育十七年,再度归家,励志成为上流社会第一名媛。 * 【男主版简介】 他是晏少卿,晏家三公子,清雅端正,姿容卓绝,国内医学界最年轻的脑外科教授,无人不知。 只因为,二十七岁尚且单身。 各家千金削尖脑袋想嫁进晏家,殊不知,贵公子一出生就指腹为婚。 这一生,只需守身如玉等一人长大。 试婚前,晏少卿见过他的未来媳妇儿两次。 第一次,他八岁,她八个月,他站在床边看着她撅着屁股爬呀爬,觉得好玩,用手指在她脚心写名字,笑着说:“哥哥给你盖个章。” 第二次,他十八岁,她十岁,他站在路边看见她探头探脑偷东西,觉得可怜,拉她手塞给她一百元,无奈道:“不偷东西才是好孩子。” 他一直记得第一次,早已忘了第二次。 不曾想,家里被他挠过脚心的小丫头,一直将这第二次视为人生救赎。 * 【他无法参与她动荡不安的过去,却一心接手她繁荣鼎盛的未来,陪伴,便是最动人的告白。】

浮光锦·完结·156万字

商界大佬的甜妻日常

为给家中长辈治病,宋倾城算计商界传奇郁庭川。 新婚夜。 她递上一份婚后协议。 男人看完协议笑:“长本事了。” 宋倾城故作镇定的回笑:“这不是看您白天操劳,晚上得修身养性。” 众人眼中的郁庭川:有钱+有颜+有内涵。 宋倾城眼中的郁庭川:年纪大+性格沉闷+资本主义家嘴脸! …… 【相爱篇】 某一日,郁先生接受媒体采访,谈及私人问题。 记者:“对您来说,郁太太是怎么样的存在?” 郁先生沉默几秒,答:“她就是我的生命。” 记者:“呵呵,郁总真会哄女生开心。” 郁先生淡笑:“郁太太是我第一个主动想哄并想哄一辈子的女人。” 记者:“……” 当天晚上,郁太太不准郁先生进房间,理由:油嘴滑舌,玩弄女性同胞感情! 【萌宝篇】 郁太太:“南城最英俊的男人是谁?” 云宝举手:“爸爸!” 郁太太:“南城最漂亮的女人是谁?” 云宝扯着嗓子:“反正不是你!” 郁太太:“……” 云宝兴奋的举高手:“现在轮到我问了,南城最可爱的宝宝是谁?” 问完,两胖乎乎的小手在下巴处摆出卖萌的姿势。 郁太太:呵呵,真是亲生的! 【一对一,婚恋甜宠文,欢迎跳坑】

酒当家·完结·164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