凰君

凰君

罗弘笙

古代言情/连载中

278万字

更新时间:2019-08-09 20:24:44
穿越来的君悦运气不太好,被当作人质困在别人屋檐下。 一天,追求她的人问她:“你想要这天下吗?我打来给你?”君悦嗤之以鼻:“不能吃不能喝的,还得担心别人来抢地盘,要来干嘛?” 她老爹问她:“孩子,你想要这天下吗,想要自己去打。”君悦赶紧摇头:“太累,而且容易死死翘翘。” 后来,再没有人问她要不要天下了,君悦仰天长啸:“老子要这天下。”

一章 雪中道别

北齐嘉元二十六年,冬。

天色阴沉,一缕缕阴冷的阳光努力透过云层,照射在属于它的广袤之地。

冷风自北面而来,带着刀子呼啸而过,留下连绵不绝的哨声。

雪花似掌,片片似舞如醉般,从雪神的玉手中争先恐后脱落,飘飘悠悠。它们像没有了牵引的风筝一般,落在枯枝上,落在屋顶上,落在大地上。

萧瑟的北风中,成群的雪鹀鸟穿过雪幕,发出“怯怯”的长鸣。

雪幕中,一身着碧青锦缎百合长裙的女子静立。身姿纤细窈窕,腰间系一藏蓝丝绦,目光切切看着前方空寂的官道,无声无语。

女子约十五六年纪,鹅蛋的小脸上眉目清澈,犹如一汪剪水,樱桃的红唇抹着红润的胭脂,光洁饱满的额头坠珠点缀,衬托她的小脸更加楚楚动人。

她身着一件白色的狐皮斗篷,领子上的茸毛映得她的小脸纯净素雅,宽大的帽檐遮住了她乌黑的发丝,以及她白静的脖颈。

身旁站着一个与之同年纪的小女孩,应是女子的丫鬟,正撑着一把红梅绽放的油纸伞,为她家小姐挡住纷纷落雪。

小丫鬟望向自家小姐已经被冻得发白的脸色,焦急道:“怎么还不来啊?”

女子清澈的明眸依然望着前方,淡淡道:“再等等吧!应该快到了。”

“郡主,雪太大了,不如咱们回去吧!”

竹桃望向四野无人的平地,心里生出了害怕之感。

要是碰到山匪怎么办?

“再等一会吧!”

竹桃无奈,只能一边警惕地看着四周,一边握紧手中的伞柄。

---

又过了两刻钟。

在殷殷切切的等待中,终于,雪幕中传来“嘚嘚”、“唰唰”的声音。

女子白皙的脸上,终于有了动容,急切地向前跨了一步。

声音由远及近。

随之,不属于雪的白的颜色,渐渐的隐约出现在了雪幕中,越来越清晰,越来越近。

那是一群身穿铠甲,头戴铁盔,腰间佩刀,胯下骏马的士兵。他们面带铁具,只露出两只黑漆的眼睛,庄肃而神秘。

人马行进有素,整齐有序,就连胯下骏马一抬腿一落脚都是统一的,踏着厚厚的积雪,发出“唰唰”的声音,不时的喷个响鼻。

士兵的身后,是一辆华盖宝马香车。

车顶是朱红色的促榆木,四角镶了琉璃,挂着铁质的精致铃铛。车周四边悬挂着珠帘,尊贵高雅。

马车在行至距离女子二十步的地方停下。

为首的一人翻下乌骓骏马,迈着稳健的步子行至女子面前,摘下脸上的铁面具,露出浓眉大眼的形容。

此人身高六尺,方形脸,轮廓明朗,剑眉英挺。

他先是行了一礼,后正色直言:“南宫郡主候在此处,可是在等二公子?”

女子颔首致意,“黎少将军,我不会耽误你们太长时间,我只是......想跟她道个别。还请少将军应允。”

她声音清脆,像极了从雪幕中穿梭而过的雪鹀鸟的声音。

黎少将军正在沉思犹豫间,后面已经传来一道不容置疑的唤声。

“少将军。”

黎少将军回头看去,一身白色满地织金锦袍的少年郎已经走下了马车。

少年郎身量不高,大概也只到了黎少将军的肩膀,稚嫩的脸上还带着圆圆的婴儿肥。但那双纯黑深邃的双眼如深潭般令他不敢直视,唯恐一个不小心就陷了进去。

少年举步向他们走来,肆意飞扬,清秀俊雅。

黎少将军侧身让出了路,自动的退回到了士兵之列。

“这大雪天的,素寰姐姐怎会来这里?”

少年敛了犀利的眸光,换了一双飞扬的明眸,问道。

南宫素寰道:“城门前那么多人,我也没机会与你说话。于是就等在这里,与你见一面。此一别,不知下次再见,会是什么时候。”

说到此处,想起以后的分离,更是悲从中来,眼圈儿也红了,清澈的双眸中似要滴下水来。

她不确定地又问一句,“君悦,你说我们还会再见吗?”

北风的刀子刮破了人的肌肤,传来阵阵刺痛。斗篷在风中飞舞,帽檐滑下,露出了三千青丝。

雪沫染了青丝,压了睫毛,经身体的温度融化成了水珠,顺着眼睑淌了下来。

枯枝承受不了雪的积压,加之受风的摧残,再也支撑不住,“啪”的一声断了,雪撒一地。

少年侧头,眺望着远方灰蒙的雪幕,喃喃道:

“这个问题,我也无法回答你。”

因为这个问题,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答案。

两人都不再说话,因为不知从何说起。

离别的愁绪蔓延,就怕一开口,就控制不住地呜咽出来。

身后传来黎少将军的催促声,“二公子,天色不早了,我们得走了。”

不是他不想让两人多说话,而是看这天气,行进肯定很慢。如果再耽搁,天黑之前就到不了驿站。到不了驿站,只能露宿荒野。

少年正回头,定定看着眼前的女子。仿若千言万语,却不知从何说起。

他低头浅笑,故作轻松道:“我走了,你也回去吧!别着了凉。”

语毕,转身,迈步,毅然决然。

身后的女子跟上两步,声音里已带了哽咽。“君悦,別恨你哥哥,他已经尽力了。也别恨你父王,他也没有办法。”

君悦脚步一顿,无所谓一笑,转头时依然带着飞扬的笑容。

道:“我不会恨他们。姐姐,听我一句劝,求不得的就放下,你会活得很好。”

南宫素寰也道:“我真心希望,你能和以前一样快乐,快乐的活着。”

“姐姐,我也希望你能快乐……幸福。”

语毕,再次转身,迈步,头也不回的走向马车。

快乐,幸福。多简单的字眼,却又离他们那么的遥远。

南宫素寰看着他离去的身影,那抹白色的身影就和这雪一样的颜色,一时间她竟分不清哪里是雪,哪里是他。直到竹桃递过来丝帕,她才发现,自己早已泪流满面。

再定睛看去,雪幕中哪里还有那人的身影,马车已经缓缓远去。

脚步声和马蹄声越来越小,人影越来越模糊,最后消失在灰蒙的雪幕中。

天空中正有一群雪鹀飞过,“怯怯”声不绝于耳,为这场道别奏上了一曲哀凄的离别曲。

---

君悦坐于车内,满室的惆怅无法散去,在车厢内徘徊。

他撩起车窗上的纱帘,放进外面的清冷空气。

冷风扑面,带来刺骨的疼痛。

一旁的桂花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担忧道:“二公子,快把窗关上吧!小心着了凉。”

“没事,我想再看看这的景色。”

桂花无奈,只好任由他去了。

君悦望着窗外鹅毛的飞雪,密密麻麻,呼出的白气消散于雪中,一瞬间就又看不见了。如果不是路两边露出来的黑色树干,他一定以为自己是身在北极的世界里。

有几瓣雪花调皮的飘进了车内,落在他锦兰色的斗篷上,与斗篷融为一体。不仔细看,还真的看不出来。

他往后看去,素白一片。

少女的倩影已经隐没在雪幕中,一片衣角也找不到,好像她从未出现过。

地上留下两道深深的车辙印,以及凌乱的马蹄印,还有不断后退的路边黑色树干,都在证明着他是在不断的前行,离那个地方越来越远。

此一去,归期无望,相见无期。

此一去,前路茫茫,荆棘坦途。

此一去,凶险无量,生死未知。

别了,我的挚友。

别了,我的家人。

别了,我的城。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朕本红妆

《朕本红妆》当当购买地址:http://t.cn/8sxzWnU 《朕本红妆·完美终结》当当购买地址:http://t.cn/8sxZg8B 秦惊羽,大夏王朝最为尊贵的太子殿下,有玲珑颖悟之才,绝美沉沦之貌。 皇城上惊鸿一现,那不经意回眸而笑,倾倒众生,冠绝天下,引多少痴男怨女尽折腰。 不曾想,他,原来是个她…… 更没人知道,异世重生的她,将在这一片陌生大陆,大放异彩,一统江山…… ***** 浴池里。 一声惊呼过后,她眯眼看着面前温润如玉的俊逸少年,秀眉微挑,眼露疑惑。 “你,就是我的贴身内侍,小燕儿?” 这,也太暴殄天物了吧,美如谪仙的他,居然是个……太监? 罢了罢了,这种身残志坚的特殊人物,她避而远之。 可是,看着未着寸缕的自己,他怎么会面红耳赤,鼻血狂流?! “殿下……你……你怎么会是个……真是……太好了……” 狭长的黑眸中,光芒一闪而过,十足惑人…… 演武场。 数度拼杀完毕,她微笑仰视头顶英挺耀目的阳光骑士,双眸放光,口水泛滥。 “你,就是我大夏第一勇士,雷牧歌?” 帅,简直帅呆了,这种千载难逢的白马王子,她誓死追随。 只不过,这个王子居然比她还要狂,一把将她拎起甩上马背,宣告所有—— “生得这样美,从今往后,你就做我的男宠吧!” 喂,有没有搞错,她是君,他是臣啊…… ***** 这是一场阳光帅气男和极品妖精男的终极PK,在这奇幻的世界,华艳的年代,述尽相思,抵死纠缠……喜欢的话,就跳坑吧! …… 央央读者群:71765223(满员) 央央读者群2:67985932(满员) 央央读者群3:72122608(新群空位多,敲门砖:请报潇湘会员名) 未央殿(V会员群):172861356(敲门砖:潇湘V会员ID,验证条件:V会员账户资料及龟央作品订阅截图) 本文作者热爱写作,喜好咬文嚼字,反复推敲,虽写文龟速蜗行,然态度认真,坚决杜绝低俗脑残,从无弃坑太监之恶习,请大家放心就座。 非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女强文,不喜慎入。

央央·完结·150万字

凤策长安

古言新文《皇城第一娇》求关注求收藏~【甜宠】【虐渣】【爽文】 狐狸窝系列之二看血狐女神如何叱咤乱世! 别人穿越是宅斗宫斗打脸虐渣,迎娶皇子王爷走上人生巅峰。 楚凌穿越是逃命、逃命、还是逃命! 一朝穿越,楚凌看到了一个满目疮痍的世间。 皇室女眷屈身为奴,黎民百姓命如草芥。 以血狐之名立誓: 天要亡我,我便逆天! 既然当皇室贵女没前途,那就揭竿而起吧! ***************************************** 轻轻旧文 盛世系列三部曲:《盛世嫡妃》墨修尧vs叶璃 《盛世谋臣》容瑾vs沐清漪 《盛世医妃》卫君陌vs南宫墨 狐狸窝系列一:《权臣闲妻》陆离vs谢安澜

凤轻·完结·275万字

保卫国师大人

【《保卫国师大人》全三册实体书已上市,天猫、京东、当当全平台发售。】 以下简介: 如果他们也有朋友圈—— 大魔王:樯橹灰飞烟灭,这天下终究如我所愿。[千里江山图.jpg] 冯妙君:日常任务“阻挠冤家称霸天下“完成(1/1),今天又愉快地活下来了呢^0^明天也要继续加油保住冤家的小命,维他命就是保我命。 [封面图为本书原创,版权所有,盗用必究]

风行水云间·完结·135万字

女帝生涯

大周朝传世三百四十七年,共有两位女帝。一位是开国女帝,一位是亡国女帝。开国女帝周太祖皇帝,文武皆能,天赐神人。年号熙照,在位32年。亡国女帝周肃宗皇帝十岁登基,年号景丰,由皇夫摄政王临朝摄政。景丰15年,女帝禅让帝位于皇夫摄政王。至此,大周朝完结,大夏朝高祖即位,立周朝末代女皇为后,年号新尧。大夏朝传至四代世宗,皇嗣渐稀。承庆帝生六子五女,前后夭折。唯遗泽皇五女。该女五岁逢大难,奄奄一息。被现代独生女岳晶晶魂魄附身。独身娇娇女如何执掌男尊天下?士族贵家又有多少名门公子等着当上皇夫,重演禅让往事。风起云涌,山雨欲来…… 女帝生涯群号:160164683 女帝生涯铁杆粉丝群号:164399981

流晶瞳·完结·111万字

女帝本色

东方有泽,名大荒。 传言里,愚昧、贫穷、落后、蛮荒。 ——扯蛋。 大荒女王,冷如霜。 由国师扶立,和国师金童玉女,恩爱情深,一对绝色,鸾俦无双。 ——扯蛋。 女王暴毙,国师哀恸,依天命指示,跋涉千里,终寻回转世爱人,从此王子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城堡里… ——扯蛋! ——我是真相和杯具的分割线—— 她说:“人艰不拆!老娘一点也不想做这个女王!转世,转你妹的世啊,老娘上辈子是研究僧!天定风华研究所,听过没?” 他说:“我定下那么苛刻的女王转世条件,你竟然合了。这是天意,天意让你砸碎命盘,落于我手,我怎么能违天而行?” 她说:“累觉不爱!莫装×,装X被雷劈!明明是前头那个女王和别人勾搭成奸,给你戴了绿帽子,你气不过把她给宰了,准备自己做皇帝。结果天上掉下个美貌景横波,占了位置。你看见我就想起她,各种郁闷!你现在很想宰我,很想!” 他说:“好好做你的女王罢,记住裙子不许那么短。” 她说:“明天再去裁掉三公分。” 他说:“明天你宫中美男统统送我宫中。” 她说:“…我擦你不就是恨我抢你位置了吗?我赔你,我赔你还不成么?” 他说:“嗯?” 她说:“嗯…小胤胤,别生气了,我把我自己赔给你,好不好?” ———————————————————— 做我王夫好吗? 不要。 我身上香不香?好不好闻? 狐臭。 …… 这么久,我们分过,合过,分分合合过,好过,掰过,好好坏坏过,现在我累了,我想你也累了。现在我问你最后一次,要不要我?!……你又不理我!我就知道你还是不会理我!好吧,就这样吧…… ———————————————————— 神们语录: “你抛媚眼的时候,左眼上移半寸,右眼下移半寸,脸部肌理移动七块导致嘴角歪斜,我总是有点很担心你会瞬间中风。” “尊敬的陛下,你领口散了,赶紧替微臣束起来好吗?” “你送我的这瓶指甲油,我决定忍痛拿出来做给你的聘礼。” ———————————————————— 友情提醒:情节或有调整,简介仅供参考。

天下归元·完结·285万字

凤御凰:第一篡后

她是大魏护国将军之女,天赋异禀,自小被家族送到苍月国,保护大魏皇子秦邵臻。身为中南海一级保镖的穿越女,她可以驰骋沙场,可以在朝堂之上与男子一较高下,却在倾尽一切并助他回国登上皇权之巅时,输于女子争斗的后院之中,死于双生姐姐申皓儿之手! 时光回溯三年前,她再一次重生,成了苍月国太傅“嫡子”贺锦年,为了入宫复仇,她女扮男装,成了苍月国新帝 顾城风的天子近臣。当今生再次与仇敌狭路相逢,重重揭开她前世死亡之谜时,她打开杀戮之门!不问公道对错, 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而他,顾城风,苍月国一代明君,风华无限,却渐渐爱上“他”。四年压抑的禁忌之情,始终无法勘破,一次次沉沦中致身体过早地破败,终于在“死”前才发现,原来“他”是“她”。 本文一对一,男女主身心干净 【精彩片段一】 不知过了多久,终究敌不过自己的内心,伸出一只手颤抖地绕到她的脖子下,缓缓将她扶起,轻柔的将她抱紧,“是你么?是不是你......我是顾城风,我来带你回去......”他小心翼翼地将棺中人抱出,紧紧搂在怀中后,缓缓沿着棺壁跌坐在冰冷的青石地上! “你为了他失了心、失了眼、失了智,什么也看不到!你如此孤勇,舍了万千世界只为他一人!可他给你的是什么,他不过也是个盲心之人,哪怕他疼惜你、懂你一分,也应查觉到你只是一个弱女子,他怎么忍心站在你的肩膀上,让你如此辛苦!时值今日,他又护了你几分......”顾城风的脸上出现一抹凄冷的笑意,笑眼前的人愚悲的一生,笑眼前的人如此盲目癫狂的愚忠,笑自已......愚蠢又绝望的等待! ...................................... 推荐月的完结文:《凤凰斗:携子重生》http://www.xxsy.net/info/440169.html

半壶月·完结·126万字

绣色可餐

一句话简介:这是一个美貌变态要杀人灭口和一个弱女子反抗被灭口的故事,这是狩猎者和猎物间“吃”和“被吃”的故事。 **** 人人都说楚家小娘子好命,救了凭着掌江南织造绣行,富甲天下的第一美人琴家三爷,从此飞上枝头变凤凰,多了个二十四孝的美貌大侄儿。 “放屁。”她冷笑吐槽—— 她穿成热心小捕快一枚,善心救个火,却撞破世人夸赞的温柔神仙美人乃是恶毒狠辣大魔王的真相,差点被魔王灭口。 只是她走狗屎运,狠狠先将对方撂倒。 谁知神仙魔王被她虐傻了,魔王变傻X,如小鸡开眼只认第一个活物,他开眼只认她这个“母鸡”,张口要奶吃。 从此她被迫跟着魔王进了富贵窟魔窟,却不想魔王虽‘智障’,但到处都是算计她小命的小鬼。 阴差阳错背上一张夺命藏宝图,背负天下朝野多少阴谋重重,算计无边。 她人活了两世,只信命是要自己挣,不会绣又如何,她偏要以握不住绣针的手“绣”出一片锦绣天地,大好山河。 管他浑水还是好水,既已遭恶人强拖下水,她便海阔凭鱼跃,惊起江湖朝堂万丈波澜,成就史上唯一不会刺绣的——传奇大绣师。 且看她开绣坊,改工技,远航贸,商西洋,扬华夏绣艺于天下。 灭海盗,平海路,破逆案,宰倭寇。 顺道努力灭了某只神仙脸孔恶心肠,翻云覆雨,专爱拿绣花针在她身上刺刺刺,老想剥她皮的超级大魔王…… 她要坚定一颗红心不动摇,从此坐定狗屎堆不挪臀,誓要将狗屎运走到底,再用狗屎糊恶人们满脸。 (非种田文) ** 小剧场: “哎哎哎——儿子,你扒为娘的衣服干嘛,如此重口,你爹知道嘛!” 魔王温柔微笑,手上剥皮刀杀气森森:“哦,你叫本尊什么?” 楚瑜四肢摊开,英勇就义状,娇笑:“哥,神仙大哥,小妹知道你功夫好,来吧,请温柔一点” 魔王长了神仙脸,她不亏。 魔王笑得美绝人寰:“小鱼妹妹,为兄确有祖传剥皮功夫,正缺你一身‘鱼皮’做长靴,娇躯一副来插花。” 楚瑜冷笑:“神仙大哥,小妹有祖传超劲白花油,帮你洗内裤的时候加了点香,你裤裆里的小神仙销魂否!” 魔王笑得仙气飘飘,宽衣解带:“销魂,太销魂,为兄自然也要让小妹试试这销魂滋味才好!” 且看看谁先剥了谁的皮,谁比谁狠,誰先灭了谁的口,谁揭了谁的面具,谁先吃了谁的……肉! *********************** 正儿八经传统个简介—— 这是一个一点刺绣都不会的绣娘,两棍子打傻了最会刺绣和杀人的美男,从此迎娶变态,成为史上第一个对刺绣一窍不通的绣商行会会长,走上人生巅峰,想想还有点小刺激的诡异传奇。 《传奇列女录》——云州有女郎名瑜,史上第一传奇绣娘,贫贱之女,兰心蕙质,机巧敏善,善工技,以一介丝毫不会女红绣艺之身,领江南绣行大败挑衅之湘南绣行行会,坐成绣行会长。 她改工技,促生产,远航贸,商西洋,扬华夏绣艺于天下,赢资财满船,建善养堂惠及天下鳏寡孤独,贤名满民间,更领单枪匹马立城头,率满城娘子军大败倭贼逆寇,奏响了一曲民族女英雄抗击外辱侵略的凯歌。 以上历史记载—— 那是纯属忽悠不明真相群众!!! 楚瑜叹了一口气,顺手抱住一只美貌傲娇的‘公猫’,啵了一口。 琴三爷搁下笔,斯斯文文地挽袖子:“到时间吃你了。”

青青的悠然·完结·174万字

太子

她是人人得而诛之的焰国太子!杀人放火无恶不作,解人剖腹只当娱乐。 她是著名高数专家,开创了现在应用数学的最新领域、演算成功了三项国际定律。 当她变成她,那些想太子死的人,那些年的仇人,她该怎样应对。 当太子成为帝王,谁又能伴她为后谁愿下嫁为妃? 可当她重生注定焰国改写,君主昌明… 却不知那些风流动荡的年华,遗落了谁家公子的心。 (亲爱的,茫茫书海、泱泱潇湘,我在努力,您请随意) 【为您推荐】 最勤奋的作者简思大妈新作《重生——老夫少妻》http://www.xxsy.net/info/450320.html 【为您推荐】 《错嫁——宠冠六国》http://www.xxsy.net/info/444215.html

鹦鹉晒月·完结·164万字

惑国毒妃

天祭书中有预言,开国大族秋家第四女,必为灭国毁君之妲己妖星降世,必定要溺杀或交给交给宗人祭为皇族之妓,至死方休。 秋叶白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生命终结的那刻,不过是另外一个开始,生做了那倒霉催的秋家四女。 母亲不忍溺杀,她便只能做了秋家四少,更混迹江湖,哪日秋家四少一死,江湖上依旧还有个夜白——夜四少。 奈何时运不济,却遇那恶名昭彰‘鬼公主’招纳幸臣,她愣是因为一身风华被邪艳如桃李却心思叵测,阴狠诡谲的公主看上,强纳为裙下之臣。自此一路便历宫廷诡谲,朝堂险恶,太后狠辣,皇子阴险,看不清谁暗藏杀机 她更无意撞破鬼公主裙下惊天秘密——原来不光她这个男人是个假货,公主殿下这个女人居然也是个假货。 权倾朝野的阴沉‘公主’殿下除了假冒女人,美貌男宠无数~这个变态竟还妄想染指她! ‘公主’殿下:“小白,小白,你好暖。” 叶白:“殿下,殿下,你冷得像尸体。” ‘公主’殿下阴沉沉微笑:“本宫饿了,小白看起来很好吃。” 叶白:“出门左转直行,粪坑新货不少,都是你家男宠出产,很新鲜。” ‘公主’殿下,舔舔唇角:“小白味道最好了,打扰本宫进食的人,都要死哦。” …… 她必定会打扰他进食——因为她不想被食人魔吃掉,当然要溜之大吉,躲避变态黑暗势力的‘追杀’ 有黑就有白,她决定投奔自己捡到的圣洁国师旗下,对抗黑暗。 却不想……圣洁的国师也有小秘密。 叶白:“吃吃吃……你是高雅圣洁国师,为什么每天至少要吃掉一头猪?” 更别提鸡鸭鹅牛……和尚杀生是不道德的!| 纯洁美貌国师剔牙,很无辜:“阿弥陀佛,贫僧只是在超度猪而已,不过贫僧也可以不吃猪。” 叶白:“那你吃啥?” 和尚温温柔柔一笑:“吃你,小白,你不下地狱,谁下地狱,快快剥干净,好让贫僧超度你?” 叶白:“……滚儿。” …… 到底她还是免不了上蒸笼,被‘吃’掉超度的命运! 黑白不过一线间,谁是神,谁是魔,又或者神魔本就是一体。(看清楚,这不是NP,是一对一,只有一个男主!!!!!!!!) 她秋夜白看起来那么好欺负么,等着老子把你们这些变态一个个都全部拍进土里,永世不得超生! 她便可以愉快地春天种下一个个变态,秋天来临,结出一个个甜美的果实喂猪! 这就是一个二逼搞倒很多傻逼,最后被一个牛逼的家伙霸占了去的‘史诗巨著’,也是一只‘白馒头’抗争被恶魔吃货吃掉的终极反抗史!

青青的悠然·完结·214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