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

暗恋

CC同学

现代言情/连载中

3.8万字

更新时间:2011-08-24 16:55:46
简介

婚恋

总有些秘密能算得上是秘密 不能对别人说 甚至 我都不敢告诉我自己 对你的喜欢是一种绝症 发现时早已无可救药 如果没有人能够拯救 那就让我这样吧 就这样默默地喜欢 还是说 这也是另一种形式的 我爱你

1我的劫难

“我什么都不曾说,

但我很快乐,

因为你的笑容是清晰的,

你的忧伤也是清晰的,

我知道自己也会有疼痛,

但至少,

那疼痛也是清晰的。”

我想,我大概是一个很要强的女生。

我的家庭看似完整,但是他们两个似乎没有感情。我爸在外面受了气时就会喝酒,喝醉了就拿我妈出气。理由是:“你个臭娘们儿不知道出去赚钱,只知道在家窝着!”

这样的家庭只是一个空壳,跟非法小煤窑似的随时会崩塌。

如果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那么他们用怒吼和眼泪教我明白的道理是:女人一定要靠自己。千万不要把宝全压在你的男人身上,他爱你还好,要是不爱你,你就哭去吧。

而且在我眼里,爱情不过是一场彼此用谎言玩的游戏,你骗骗我,我哄哄你,仅此而已。

所以女人如果要谈恋爱,也要有自己的立场,绝不能完全掉进陷阱,要留有余地,至少让自己能够全身而退。像我妈妈这种没有什么知识和文化,只会在家做点手活儿的女人,大概注定受欺负。所以我一直在努力学习,我要让自己变得优秀出众,这样才能找得到好男人。而且打小我就明白,一个人要独立必须从经济上独立,所以在别的小朋友参加夏令营去BJ上海玩的时候,我就开始自己打工挣钱了。

自己养活自己,这就是我的生存之道。

在我十二岁本命年的时候,我为了宣布自己的独立做了一件伟大的事:把自己的名字改了。

以前我叫陆涛,这个名字是我爸在我没出生时就起好了的,我的出生给了他很大的打击,他一直坚信会是个儿子的。

他的固执足够夸张,竟然不重新给孩子起名字,我妈坐月子时和他争,他便骂我妈:“这都怪你,谁叫你不会生儿子!”

十二岁的时候我从家里偷了户口本,四处找人签字盖章,最后成功地改名为陆莉。回家后我把户口往桌上一扔,他当时就呆在那里了。我明白这人实在是让人失望,典型的欺软怕硬,从此我就觉得我能唬住他了。

当然,我最好的朋友夏小七早就自以为是地决定叫我“香儿”了。不过这样的昵称也只有从她那种小公主口里叫出来才可爱。

她好像一直很开心,虽然她小时候就没有了爸爸,只和妈妈相依为命,但是我敢说,她从家里得到的爱比我要多很多。而且他的一个伯伯很有钱,我小时候就明白,钱意味着什么。

一个爱你的单亲妈妈仿佛很渺小,但和一对只知道打骂的双亲相比,谁更好一些,似乎不需要太多比较。而且让我羡慕的是,她还有一个特别照顾她的表哥。

我说的是羡慕,不会嫉妒,更不会恨。

对我来说,恨和爱一样,都不值一提。

从小到大,我对于那些男生的主动示好一直都很反感,我会和许多男生玩得很好,但是谁要是对我动了心思,我就会疏远他。因为我不允许我自己在没有能力养活自己的情况下,陷入一个无法自拔的泥沼。于是我成了另类的女生,混迹于一群男生中间时,我一身中性的打扮,和他们一起去喝点小酒一起出去爬山野营。有了一大群哥们儿,只是没有所谓的男朋友。

我一直以为在我仓促的青春里也不会随便就会有男朋友的。

然而我没有料到的是,在不知不觉中,我竟然也喜欢上了一个人。这个人不是别人,他就是夏小七的表哥。

我不知道那是一种欣赏还是一种喜欢,或者说那就是传说中的爱。

但是夏小海确确实实走进了我的世界,不是我的防线对他不起作用,而是他来得实在是悄无声息。或许是由于我和夏小七关系太好,让他的出现太过理所当然,也让我能静下心来注意他,于是他的优点就一个个地被我无意地发现了。

或许在我们的岁月长河中最大的不应该,就是不应该认识某些人。但如果不认识,我又会觉得有些可惜,因为我担心从此就没有什么其他的东西,能让我的记忆如此这般地刻骨铭心了。

我还记得第一次认识他们两个是在上小学的时候,那时我刚刚转到新的学校,一个人也不认识。一天放学时下大雨,我没有带伞家里也没有人来接我。这时一个女孩主动地把一把很漂亮的伞借给了我,我没有接,问她自己怎么办。她微笑着指了指从隔壁教室出来的一个白白胖胖的男生:“我跟他回去就行了,反正我的伞很少派上用场。”

从那个男生口中,我得知他们是兄妹。女生笑呵呵地把伞塞到我手里,之后他们就一起离开了,然后我拿着伞,一路淋了回去……

不得不说那时他们身上的气质总给我一种与众不同的感觉。妹妹穿着漂亮的裙子,粉红色的底色上洒满了小白花,书包上系着一个和裙子一样粉红的蝴蝶结,那是一个很好看的配饰。还有那个穿着背带牛仔裤的男生,居然打着一把黑色的伞,我开始对这对兄妹感兴趣了。

后来我慢慢长大,渐渐觉得,那个能如此爱护自己妹妹的男生,可能是这个世界上稀有的值得依靠的男生。

我开始喜欢上了“心上人”三个字,我想这大概是世界上最纯美的词语了。放在心上,只是放在心上,不能放在嘴边。夏小七的闺蜜向她隐瞒了一个小秘密。但我是真的不能告诉她,我不想我们的关系有任何的变化,我觉得保持这一切没有什么不好。保持良好的友谊与不挑破的情感,保持我一贯的特立独行和我的骄傲。

有男生在毕业册上评价我“冷艳”、“高傲”“不解风情”……,然而很多时候我自己都不认识我自己,因为我知道我再骄傲,也会有人让我卑微的。

命中注定,那个人会是我的劫难。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全网黑后我考研清华爆红了

【娱乐圈+超级学霸+各种综艺+苏爽甜+大女主】 清大法学系第一天才穿书了,她穿成了娱乐圈文里捆绑倒贴炒作的傻白甜女配,被全网黑到退圈。 经纪公司:你都糊成这样了,不去陪周总,哪还有资源?! 黑粉:我给纪新p的照片,大家看看好看吗? 纪兮知两张起诉状直接送到法院:退圈可以,告完就退。 航星娱乐:你律师费出的起? 黑粉:微博我早删了,你能拿我怎么样? 谁也没想到开庭当天—— 纪兮知孤身上庭,自己为自己辩护,将对方律师打得落花流水,赢得官司! 经纪公司气急败坏想封杀她,谁料清大顶级法学教授竟为她发博。 清大法学院教授蒋千理:恭喜我的学生,赢得了她第一场官司。@纪兮知 清大法学系全体学子:学妹,法学院等你!@纪兮知 纪兮知也晒出了她金闪闪的清大研究生录取通知书。 放狠话的经纪公司:??? 粉丝:?!!!我刚粉上的爱豆突然上岸清大了?

月月有甜·连载中·45.1万字

女配在修仙文里搞内卷

【传统修真+无cp】 凤挽穿到修仙文里连姓名都不配拥有的炮灰废物五岁幼崽身上。 还没出场就挂了…… 按照原文走向,所有靠近女主的女修都没有好下场! 重活一次的凤挽陷入了沉思,修真界强者为尊,为了保命,必须提高修为,早日飞升,远离女主。 于是…… 女主被恋爱脑男配们围着表白的时候,凤挽在修炼。 女主休息吃饭的时候,凤挽在修炼。 天元宗的弟子们都觉得凤挽疯了。 明明在最清闲的门派,却要做最卷的崽崽! 凤挽:好像卷过头了,女主都被卷哭了。

虞宝宝·连载中·174万字

姑奶奶三岁半,捧奶瓶算命全网宠

首富苏家突然多了个三岁小奶娃!大家都以为这小奶娃是娱乐圈纨绔苏老七的私生女,谁知苏家七兄弟排排跪,张口就喊姑奶奶! 全北城都笑死了:你们家这姑奶奶除了喝奶有啥用?还不如我姑奶奶会给我绣花。 苏老七:绣花算什么?我姑奶奶会抓鬼抓妖怪抓僵尸,天上地下全是顶流,你姑奶奶会吗? 苏老六:我姑奶奶飞剑追飞机,你姑奶奶会吗? 苏老五:我姑奶奶会鬼门十三针治病,你姑奶奶会吗? 苏老四:我姑奶奶花样滑冰五周跳,你姑奶奶会吗? 苏老三:我姑奶奶游戏随便五杀,你姑奶奶会吗? 苏老二:我姑奶奶国画、油画水墨画,各个拿奖,你姑奶奶会吗? 苏老大:我姑奶奶能帮我公司日赚十亿,你姑奶奶会吗? 后来,苏家的小姑奶奶长大,悄悄跟粉雕玉琢的青梅竹马谈起恋爱。苏家七子齐刷刷怒吼:离我家姑奶奶远点!

狐小啾·连载中·30.4万字

重生之将门毒后

将门嫡女,贞静柔婉,痴恋定王,自奔为眷。 六年辅佐,终成母仪天下。 陪他打江山,兴国土,涉险成为他国人质,五年归来,后宫已无容身之所。 他怀中的美人笑容明艳:“姐姐,江山定了,你也该退了。” 女儿惨死,太子被废。沈家满门忠烈,无一幸免。一朝倾覆,子丧族亡! 沈妙怎么也没想到,患难夫妻,相互扶持,不过是一场逢场作戏的笑话! 他道:“看在你跟了朕二十年,赐你全尸,谢恩吧。” 三尺白绫下,沈妙立下毒誓:是日何时丧,予与汝皆亡! 重生回十四岁那年,悲剧未生,亲人还在,她还是那个温柔雅静的将门嫡女。 极品亲戚包藏祸心,堂姐堂妹恶毒无情,新进姨娘虎视眈眈,还有渣男意欲故技重来? 家族要护,大仇要报,江山帝位,也要分一杯羹。这辈子,且看谁斗得过谁! 但是那谢家小侯爷,提枪打马过的桀骜少年,偏立在她墙头傲然:“颠个皇权罢了,记住,天下归你,你——归我!” ---------------------------------------------------------- ——幽州十三京。 ——归你。 ——漠北定元城。 ——归你。 ——江南豫州,定西东海,临安青湖,洛阳古城。 ——都归你。 ——全都归我,谢景行你要什么? ——嗯,你。 ------------------------------------------------------------- 最初他漠然道:“沈谢两家泾渭分明,沈家丫头突然示好,不怀好意!” 后来他冷静道:“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沈妙你安分点,有本候担着,谁敢逼你嫁人?” 再后来他傲娇道:“颠个乾坤不过如此。沈娇娇,万里江山,你我二人瓜分如何?” 最后,他霸气的把手一挥:“媳妇,分来分去甚麻烦,不分了!全归你,你归我!” 沈妙:“给本宫滚出去!”霸气重生的皇后凉凉和不良少年谢小候爷,男女主身心干净,强强联手,宠文一对一。请各位小天使多多支持哦~

千山茶客·完结·140万字

花醉满堂

初时,他说:“江宁郡的小庶女啊,这什么破身份,我不娶!” 见过后,他啧啧:“弱不禁风,不堪一折,太弱了,我不要!” 当她孤身一人拿着婚书上门,他倚门而立,欠扁地笑,“来让我娶你啊?可是小爷不想英年早婚!” 得知她是前来退婚,他脸色彻底黑了,阴沉沉要杀人,“谁给你的胆子敢退小爷的婚?” …… 苏容觉得,端华郡主怕是眼瞎,这人一身娇纵,哪里值得她为了他要死要活? 早知道,她第一次见他时,就把退婚书甩他脸上。 ————————————— 芙蓉枕上娇春色,花醉满堂不自知。——苏容 鲜衣怒马少年行,平生一顾误浮生。——周顾 你愿是我愿,我愿早识你,护你玉堂香里堆锦红,破迷障,斩荆棘,手不染血,一身干净,还是初见那个温温软软的小姑娘。 你愿是我愿,我愿早知你,那时你光风霁月,我小心翼翼不敢靠近,恐惊了凤雀,祈祷化为天上月,投影入你怀,陪你春看百花冬看雪,岁岁长安。

西子情·连载中·64.9万字

修仙女配很无辜

重生一世的洛挽凝决定改变自己注定炮灰的命运,我命由我不由天。 却不想被一条突然出现的人鱼给缠上了,出身未捷先负债,不过,看在对方比较好看的份上,她也就“勉为其难”的接受了,不过还债就算了,以身相许到是可以考虑。 而随着上一世的真相被一层层的剥开,一个个的阴谋也暴露在洛挽凝的面前。 原来,从她的出生开始,这一切都是一场阴谋算计。 且看洛挽凝如何在这些阴谋算计之中走出一条康庄大道。

缘.梦.·连载中·68.6万字

女主她只想挣功德

刚重生成道观孤女时简,没想到就上演真千金回归戏码!接下来就是真假千金明争暗斗? 时简表示争是不可能争的,家人的宠爱已经是个成熟的宠爱了,要学会自己来到她身边。 她要争也是挣功德啊! 哪个枉死的鬼魂需要她,她就在哪里!

染柳·连载中·86.8万字

她把全修真界卷哭了

【正统修仙,成长流,无CP】 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一介孤女江月白,翻山九重上青云,只为觅得仙人路,放浪天地踏云霄。 修仙之路,逆天而行。 与天争,与地争,与人争,与己争。 师姐日诵十卷经,她便读书到天明。 师兄舞刀百来回,她便弄枪星夜归。 师父炼丹通宵坐,她便丹炉火不灭! 卷不死自己,就卷死别人,争取卷哭全修真界。 【你专注炼丹,由于你卷得太狠,丹炉不堪重负爆炸了,炼丹熟练度-1】 【你搬来铁锅继续炼丹,意外发现铁锅控火更容易,药材受热更均匀,炼丹熟练度+5】 【恭喜,你的炼丹术升级了!】 * 注:修仙数据面板,吐槽属性,不加点不奖励不任务,出场率低,自以为不算系统。 * 另:不接受写作指导,不喜欢本文好聚好散,日后好相见!人身攻击带节奏禁言,无粉丝值的读者请安静白嫖,别给人添堵!

青蚨散人·连载中·67.3万字

大佬妈咪她每天只想当咸鱼

众人皆知,沈家大小姐被野男人抛弃后自甘堕落,未婚先孕,被家族赶出门后,落魄潦倒。 声名狼藉的沈若京却出现在第一家族楚家老夫人的生日宴上,众人奚落道: “送百万礼金的坐一桌。” “送千万礼金的坐一桌。” “沈小姐,请问你送了多少礼金?” 众人等着看她的笑话,却见沈若京推出一个粉妆玉琢的小男孩,“麻烦问下老夫人,送一个大孙子的坐哪桌?” *** 母凭子贵被接进楚家的沈若京只想混吃等死,做一条咸鱼,却遭到楚家各种嫌弃: “我们家有一流黑客、音乐大师、绘画天才,科技狂人,每个人在各自行业都颇有名气,而你会什么?” 沈若京摸摸下巴:“你们说的这些……我都会一点。” 三只萌宝站在旁边齐齐点头:我们作证,妈咪的确会亿点点。

公子衍·连载中·84.5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