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媳的秀色田园

农家媳的秀色田园

暮夜寒

古代言情/已完结

152万字

完结于2019-08-1213:04:45
一朝穿越大庆朝,二十一岁的大龄女青年桑叶带着五岁的小豆包历经艰险回到乡下老家,却被长舌妇冠上“克夫”之名。 甭管地痞还是二流子,全盯上了这块坏了名声的香肉。 桑叶不堪其扰,彻底暴露凶残属性,提着把剔骨尖刀追砍流氓地痞二十里。 一夜之间,桑氏女威震四方,凶悍之名传遍乡里,自此以后,无人问津。 憨厚老实的桑老爹说:三丫,别怕,爹护你。 泼辣护犊子的桑老娘说:小叶,你等着,娘去撕烂那些破烂货的嘴! 惧内寡言的桑大哥说:妹子,有哥一口干的,决不让你喝稀的。 刀子嘴豆腐心的桑大嫂说:小姑子,嫂子给你找个好夫婿,命硬的! 书呆子桑小弟说:阿姐,等我考上功名,给你招个上门夫婿。 五岁的小豆包说:娘,我不读书了,你用这些束脩给我买个爹吧! …… 面对亲人的关心,一心只想发家致富,带着家人走上康庄大道的桑叶鸭梨山大,最终一咬牙,决定——嫁! 可是谁敢娶呢?这是个大问题! 让桑叶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真有人不怕死,扛着一头大野猪诚意十足的上门求亲了……

第一章命硬克夫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在屋顶上,将屋子的影子拉的老长;早起的鸟儿站在枝头上,扯着嗓子唱着不成调的歌儿,给寂静的小院儿平添了几分热闹;袅袅的炊烟随风而舞,构成了最朴质的农家画面。

狭窄简陋的厨房里,桑叶麻利的烙好了十多张粗粮饼子,又把面盆里的洗好的糙米连水一起倒进了锅里,盖上锅盖给灶里添了几根耐烧的木柴后,她起身从门后的角落里拿出一把缺了好几个口的菜刀来到院子里,在一块乌漆漆的木板上剁起了猪草。

嘭嘭嘭——

极富节奏感的剁草声悠悠的传向四面八方,爬过矮矮的土墙传出了好远好远,惊飞了枝头上的鸟儿,也唤醒了屋子里尚在睡梦中的小孩儿。

“娘——”

一个五岁左右的小豆丁揉着惺忪的睡眼,屐拉着一双半新的棉布鞋出现在堂屋门口,冲着剁草的桑叶软软的喊了一声。

“桓儿醒了?赶紧把手脸洗了,等娘剁完猪草就开饭!”桑叶忙中抬头,递给儿子一个温柔的笑容:“对了,去你大舅舅的屋子把你小哥哥也叫醒,待会儿你们哥俩一起吃早食。”

“嗯,桓儿先去叫小哥哥,跟小哥哥一起洗脸。”小豆丁认真的应下来,不等娘亲夸奖他,就迈着小短腿转身钻进了东厢房的一间屋里。

桑叶微微一笑,抬手擦掉将要滴到眼睛里的汗珠,继续剁剩下的一半猪草。

猪草剁完了,桓儿白嫩嫩的小脸儿也已经洗的干干净净,跟另一个年龄相仿的小孩一起,乖巧的坐在小马扎上等待娘亲开饭。

“开饭喽——”随着一道清脆的声音,桑叶端着托盘快步来到堂屋里,将三碗粥三张饼并一碟咸菜放在了桌子上:“粥刚出锅还有点烫,你们哥俩慢慢吃。”

“谢谢娘!”

“谢谢老姑!”

两个小豆丁异口同声的道完谢,然后左手拿勺子,右手拿饼,就着那碟咸菜小口小口的吃起来。

看着规矩了不少的小侄子,桑叶微微一笑,摸了摸他的小脑袋,像变戏法儿似的变出两个熟鸡蛋来,给了哥俩一人一个。

“哇,鸡蛋!老姑,你太好了!”桑小山一把抓过自己的鸡蛋,捧在手心里两样放光的看着,乐的找不到东南西北了。

相比村子里其他人家,桑家的日子还算好过的,不说吃穿方面有多好,至少不会忍饥挨饿。但是在桑家,鸡蛋同样是金贵物体,哪怕是自家的老母鸡下的也不敢随便吃,得一个个赞起来,攒够了拿到镇上换一大家子的油盐酱醋。

看着把鸡蛋往脑门上磕的小侄子,桑叶无奈的摇了摇头,拿起另一只鸡蛋在桌角上轻轻一圈,三两下剥好后递到了儿子面前:“桓儿,趁热吃。”

桓儿默默地接过香喷喷的鸡蛋,看着已经端起粥碗的娘亲,没有像小哥哥那样急着往嘴里塞,用木勺在鸡蛋的中间轻轻一切,分做大小差不多的两块,然后把其中一块小心翼翼的舀到了娘亲的粥碗里。

见娘亲要躲,桓儿连忙说道:“娘,鸡蛋太大了,你帮桓儿吃一半吧。”

已经把鸡蛋吃下大半的桑小山看到表弟的举动,犹豫了一会儿,有些肉疼的把剩下的小半个鸡蛋递到了桑叶面前:“老姑,小山的也给你吃。”

桑叶意外的看了小侄儿一眼,顿时起了逗弄的心思,当真把那小半块鸡蛋接了过来,笑眯眯的夸道:“小山懂事了,知道孝敬老姑,那老姑就不客气喽。”

说着,就作出一副一口要吞下鸡蛋的样子。

“老姑,你、你——哇——”

作为桑家第三代最小的孩子、桑家人的掌中宝,桑小山压根儿没有想到自己的姑姑当真要吃他的鸡蛋,一时受不了这个事实,伤心的哇哇大哭起来。

原本见娘亲接了小哥哥的鸡蛋,却不肯吃自己给的,桓儿正伤心呢,耳边猛地响起小哥哥杀猪似的哭声,惊得他手一抖,差点把鸡蛋丢到了地上。

“小哥哥,别哭了,这一半给你。”眼见小哥哥哭的鼻涕都快淌下来了,桓儿就不觉得手里的鸡蛋多么美味,把打算分给娘亲的一半鸡蛋放到了小哥哥的碗里。

“嗝——”

哭的打嗝的桑小山看着碗里比老姑拿走的还要大的鸡蛋块儿,破涕为笑,鼻子里冒出一个大大的鼻涕泡儿。

他喜滋滋的用勺子舀起鸡蛋往嘴里送,快送到嘴里时又停住了,看着桓儿小心翼翼的问道:“这鸡蛋真给小哥哥了?小哥哥真吃掉了,你可不能哭。”

桓儿看了小哥哥一眼,默默地拿起勺子开始喝粥,一点也不想跟这个幼稚的小哥哥说话。

看着这一幕,桑叶心里微微泛酸:谁能想到曾经锦衣玉食小家伙儿,现在连每天一个鸡蛋都变成奢望了呢?

家里还是太穷了,一年到头沾不了几次荤腥,再这样下去别说是小孩子,就连她也受不了,是时候想办法挣钱,改善家里的伙食了。

见表弟不理自己,桑小山也不生气,一边放心的吃着鸡蛋,一边拍着桓儿的肩膀义气十足的说道:“桓哥儿是好弟弟,我也要当个好哥哥,待会儿哥哥带你到河边抓爬猴儿,让老姑给咱们烤着吃。”

想到烤的香喷喷的爬猴儿,桑小山不住地咽着口水,然后把剩下的小半块鸡蛋塞进嘴里,暂时解了馋意。

桓儿一听,非但没有觉得高兴,小眉头还紧紧的皱成了一团,这副严肃的模样衬着圆乎乎、白嫩嫩的小脸儿,怎么看怎么可爱。

“不,我不去!”桓儿一口拒绝,对爬猴儿这种从地底下钻出来的灰扑扑的硬壳虫子没有任何兴趣,甚至不明白这里的人为何热衷于吃它们,他光是想想就觉得胃里一阵难受。

“不去?你咋能不去?”桑小山一脸失望的看着表弟,只觉得嘴里的鸡蛋也没有那么香了。

见小哥哥的脸垮了下来,一副我很难过的样子,桓儿觉得自己好像太直接了,于是找了个借口:“抓爬猴儿会把衣服弄脏,娘每天要忙很多很多事情,我们不能给娘添乱了。”

桑小山一听,脸色好了不少,只是依然抵挡不住美味的烤爬猴儿的诱惑,拉着桑叶的袖子撒娇:“老姑老姑,你就让桓哥儿跟小山一起去嘛,桓哥儿就在一旁看着,小山绝不会让他动手,保证不弄脏他的衣裳。”

至于自己么,反正不抓爬猴儿衣裳也会弄脏,都是要让老姑洗的还不如抓几只爬猴儿回来,大不了分给老姑几只,算是给老姑给他洗衣裳的谢礼。

正听的津津有味的桑叶不防小侄子把问题丢到了自己身上,看着眼露恳求的儿子,她笑了笑对小侄子说道:“你带桓儿去吧,但是有一点,绝不能下河玩水,不然仔细你们俩的屁股。”

桑小山一听,连忙捂紧了屁股忙不迭的点头:“老姑,小山绝不带桓哥儿下水,不然您揍肿小山的屁股,小山都不会哭一声儿。”

桑叶一乐,捏了捏他黑黑圆圆的小脸儿:“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可要记住哦!”

“嗯嗯,记住了!”桑小山重重的点头,露出了两排整齐雪白的牙齿。

“乖~”桑叶夸了小侄儿几句,抚摸着儿子皱起的小眉头:“待会儿娘要给你外公外婆他们送饭,你就跟你小哥哥好好玩儿,别玩水,也别在太阳底下晒,知道了吗?”

自那场变故后,这孩子就变了副性子,不喜欢跟人接触也不爱出去玩,跟个小老头似的,这怎么能行呢?

大概明白娘亲的苦心,桓儿哪怕不想出去,在面对娘亲期待的目光时,还是忍不住点了点头,小声说道:“娘,桓儿知道了。”

桑叶心疼的摸着儿子的小脸儿,到底没有说出不想去就不去的话来。

家里的活计还有许多,给下地的人送完早饭,桑叶还要洗一大家子的衣裳,洗完回来还要割猪草,编草鞋,挖菜地……虽然没有下地干活,但是每天也有做不完的活儿。

匆忙的将最后一块饼塞到嘴里,桑叶把碗筷泡在盆里后,就把锅里半凉的粥盛到了陶罐里,然后把剩下的十几张大饼装到一只小篮子中,在上面盖上一块干净的棉布,将粥罐和小提篮放到一只大篮子里,又另外备了满满一罐水。

做完这些,桑叶把一家人昨晚换下来的脏衣服清理出来,塞了满满的一大桶,然后一手挎着大篮子,一手拎着大木桶走出了大门,朝着桑家麦田的方向走去。

眼下正值五月天,是抢收小麦的时节。桑家其他人天还没亮就下地干活了,为节省时间早些把麦子收了好在雨季到来之时插秧苗,饭和水皆有桑叶送到地里去。

桑家的麦田距离桑家有小二里路,一路上,桑叶遇到了不少同样在抢收麦子的村民,有相熟的看到桑叶,热情的打招呼:

“叶子,这么早就送饭了?真是个勤快的闺女!”

“桂花婶儿过奖了,我手脚慢干活比不得婶子利索,就只能待在家里烧饭洗衣了。”

“哈哈,谁不知道你这丫头干家务活是把好手,有你在,你爹娘哥嫂他们再忙也能吃口热乎饭,这干活儿不就更有力气了?”

桂花婶儿被夸的眉开眼笑,暗道桑家这闺女不止长相、气度拔尖儿,难得又是个懂礼的,就是命不好,年纪轻轻就守寡了!

不经意间看到桂花婶儿脸上流露出的同情之色,桑叶心里明了,不禁有些无可奈何,正要开口告辞,斜地里插进来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呸,不就是个命硬克夫的破烂玩意儿,有啥值得夸赞的?”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秀才家的俏长女

云朵莫名穿越,来到一个从未听说过的异世,成为东凌国苏秀才家的俏长女。 沉眸看着将自己一家五口扫地出门的人,云朵捏了捏掌心:“总有你们后悔的那一日!”

隽眷叶子·完结·219万字

穿越娘子有空间

一朝穿越,成了周朝镇国公府被遗弃在庄子里的少夫人,面对破旧的农庄缺衣少食的现状,顾芯语表示,天上飘来五个字,这都不是事...... 开荒种地,改造稻田,建暖房,酿葡萄酒,开饭馆......利用自己丰富的农业知识,在周朝北方肥沃的土地上,顾芯语带领一群想要吃饱吃好的农人,开始了发家致富奔小康的生活...... 我们执子之手话桑麻,一儿一女一田家可好!

莉莉苏安娜·完结·129万字

田园喜嫁之娘子太难追

【种田爽文,温馨甜宠,一对一,男女主双洁】 姚瑶穿越了,变成了村里傻妞姚二丫。 破屋烂床,穷苦无粮,但父慈母善,姐姐彪悍护短,弟妹呆萌纯良。 一穷二白有何惧?有手有脚还有脑,财源自然滚滚来! 极品亲戚一箩筐?姚瑶的原则是,小女子动口也动手!毒舌把人怼吐血,出手就打没商量! 一手种田,一手经商,家人和美,小日子过得温馨惬意。 刚及笄便有媒婆踏破门槛,姚瑶只一句“嫁人是不可能嫁人的,我要娶夫”给打发了干净。 谁知第二天竟真有人主动上门求入赘……

楚正秋·完结·224万字

良田千顷

随身带田,田边有泉;种菜种花,养鱼养虾;朝纳灵气,夕品清茶。淡定睿智女主,创业致富,只为在大唐盛世过上“良夫山泉有点田”的悠然生活。 —————————————————————————————————————— 推荐泠水的完结文《知味记》、《穿越之茶言观色》,另有《玉琢》连载中,求支持!

坐酌泠泠水·完结·98.6万字

旺门佳媳

现代金牌培训师一朝穿越,竟成农家苦菜花儿 前脚被卖糟老头子做妾,以死相逼,后脚又被卖将死之人,给人冲喜 冲喜就冲喜,季善不信还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了! 不想垂危夫君病因竟是考试恐惧症,这不是送分题吗? 且看她如何化恐惧为动力,助自己的第N个学生金榜题名。 只是某人不是说好中了就放她自由么?怎么越来越撩了 不知道老阿姨对小鲜肉的抵抗能力为零,再撩就真要忍不住了 某小鲜肉:“忍不住就别忍,来吧,别因我是娇花就怜惜我!” 季善能怎么办? 只能如他所愿,夫妻俩一起一路高中,让极品都全部退散,走上人生巅峰了……

瑾瑜·完结·281万字

悍女茶娘

《本书已完结,可放心跳坑全订》 现代女茶商,魂穿古代痴傻匪二代——安全无保障,挨饿太正常。 不怕!改头换面拾旧业,惊世茶技手中掌,爹娘伴身旁,天下任我闯! 若有极品恶人来挡路,落银淡定表示:统统送他们见阎王。 *---------*----------* <欢脱诙谐风新书《美食计》已经开挖,欢迎跳坑 ̄3 ̄>

非10·完结·136万字

掌家小萌媳

新书《长姐她富甲一方》求支持 ----- 现代精英女一朝穿越成恩将仇报的炮灰女 一手烂牌,过街老鼠人人打 不方不方,丈夫疼,小姑爱,一双巧手把家发,掌家媳妇人人夸 --------- 家长里短,温馨种田,高糖甜宠,欢迎入坑

茶暖·完结·104万字

素手医娘

前世为了能多活一天,素年久病成医拥有一身的医术,却终究挡不住生命的消逝 上天垂怜,给了她再一次的生命 她必然要活的舒畅活的奢侈…… 孤苦伶仃的罪臣孤女,带着孤苦伶仃的呆萌丫鬟 致力于搂钱救人潇洒高端有档次 感情什么的就算了,钱才是王道!

微漫·完结·123万字

长姐穿越啦

一朝穿越,家徒四壁,呃,家徒一壁都没有。 原本以为是穿越到种种田,养养狗,逗逗鸟,养养包子的悠闲田园农家生活。 竟然是没有想到,一朝穿越到逃荒灾难大部队之中,没钱、没粮食、那还剩什么?多得只剩下张口吃饭的人了。 长姐看着一家子饿的面黄肌瘦、痩骨嶙峋,排排张口吃饭的口,先是填饱肚子还是填饱肚子,长姐撸起袖子就是干,带着全家填饱肚子,奔向小康生活。

天麻虫草花·完结·110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