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君欢

念君欢

村口的沙包

古代言情/已完结

141万字

完结于2018-05-16 18:01:06
睁眼醒来却回到三十年前,自己也成了那位花痴姑祖母?? ***** 普群278560921~ V群全订+1000粉丝值:610649876。围脖:村口的沙包

第1章 恶紫夺朱

随着一声凄厉的尖叫,一道血迹骤然喷射在四扇朱红色双交四椀菱花槅扇门上,顺着夹纱缓缓流进交错的棂条间。

这是东华门内皇太子宫中最后一个黄门内侍的血。

槅扇被人一脚踢开,冷冷的夜风灌进来。

屋内素朱漆床上床敷、床裙皆为正红,其上坐着一个女子,大袖长裙,绛罗霞帔,梳两博鬓,头戴十八株花钗冠。

年少秀丽,却容颜肃穆,神情威严。

她看着来人,冷冰冰的脸上没有半点诧异。

这是今夜方大婚的东宫太子妃傅念君。

此时外头的天上正落着层层雾雨,可一向巍峨阴暗的皇城在今夜却格外明亮,大内宣德楼五门上的金钉朱漆,砖石间甃的围墙上的龙凤飞云图案,都在火光映照下熠熠生辉。

大宋皇城,在今夜染上了一层血色。

漫天的喊杀声传进傅念君的耳朵里,她直视着眼前一个穿深紫色长袍的年轻男子,提着的长剑染血,犹如地狱爬出的恶鬼。

她等来的不是自己新婚的夫君。

那人将手里的东西随手甩在还布置着花生、红枣等干果的榉木月牙桌上。

傅念君向那被丢在桌上的东西看了一眼,脸色立刻变成了惨白。

提着剑的年轻人却看着她笑了,“刚拜堂的太子妃,立时就成了寡妇,这滋味不好受吧?”

她认得他。

周绍敏。

淮王嫡长子,封纪国公,除右羽林卫将军。

少年罗刹,玉面修罗,正是他,一手主导了这场血腥的政变。

而看着桌上自己夫婿头颅的傅念君知道,一切都快结束了。

周绍敏取得了这座皇城,他也将得到大宋整个天下。

她默默站起身,用自己手边大红的盖头包覆住尚且死不瞑目的夫君,她抬起高傲的脖颈,花钗冠上的流苏微微晃动,只对着周绍敏淡淡道:

“恶紫之夺朱也,天下必乱。”

穿着紫色锦袍的周绍敏勾起嘴角,白玉般秀美的脸上有着难言的狰狞。

朱是正色,紫乃间色,傅念君指他即便夺宫,也难成正统。

夺朱非正色,异种亦称王。

周绍敏大跨步走到傅念君身前,狠狠捏住她纤秀的下巴。

眼前的小娘子明眸善睐,神情却坚定无畏,与她娇弱的外表形成极强烈的反差。

她唇上的一抹胭脂灼得人眼睛发红。

周绍敏突然笑了,“可惜这样年轻貌美的小娘子,今日就要命丧黄泉。”

傅念君紧紧咬着下唇,神态虽娇弱,却仍然保留着自己最后一丝勇气:

“那就请你赏我个痛快!”

“好个刚烈的娇娥,只可惜你那贪生怕死的父兄早已经给我磕了几百个响头,连胯下之辱都能忍受,只求我饶他们一命,都是姓傅的,还真是不一样啊!”

他手里的力气又重了两分。

傅念君瞬间变了脸色,他这样侮辱自己的父兄,她本该出言反驳,但是心里却又清楚,父兄做出这样的事,她其实并不感到意外。

她一直都知道,父兄眼里最重要的,只有权势名利。

周绍敏的拇指缓缓地在她的红唇上摩挲过,脸上带着几分讥诮。

傅念君一口狠狠咬住他的拇指,周绍敏吃痛松手,同时又感觉到一股力抬起了自己的长剑。

傅念君空手握住他滴血的长剑,架在自己的脖子处。

周绍敏的剑锋利异常,她细腻的手心开始流血,可她却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也是这把剑,割下了太子的头颅吧。

“傅家没有气节,不代表我傅念君没有,你可以说他们没有风骨,却不能说我也是如此。”她的一对眼睛里仿佛燃烧着两簇阴火。

生,不能由己。起码死,还能让她选择。

“动手吧。”

她闭上眼睛,平静地等待死亡的来临。

天下易主,恶紫夺朱,她身为傅氏长女,东宫太子妃,已经不可能会有第二条路了。

“娘子……”

旁边的詹婆婆哭着扑上来拉住周绍敏的手腕,“求您……”

周绍敏冷冷一笑,二话不说提剑就贯入了詹婆婆的胸口。

须臾间,他就叫人送了命。

傅念君眼睁睁看着陪了她母亲一辈子,也陪着自己十几年的詹婆婆倒在了血泊中,无声无息。

她的双手有点颤抖。

周绍敏却面无表情地揭过傅念君的喜帕擦了擦剑锋。

“不自量力。”

傅念君跪在詹婆婆身边,帮她合上双眼,大颗的泪珠终于从眼中滚落。

周绍敏带着几分嘲弄看着她:“自己的郎君死了不哭,倒为了下仆流眼泪……”

傅念君含泪抬起头怒骂:“畜生!”

他骤然冷冽的目光射在她身上。

贞烈的女子不多见,本来还想饶她一命的。

“郎君,您还没好吗……”

突然有下属在门外唤他。

“就来了。”

周绍敏懒懒地应了一声,看着傅念君笑了一笑,这笑容曾经让整个东京的小娘子们趋之若鹜,可是现在,傅念君知道,这是死亡前的警告。

她不由自主地浑身发抖。

“所以,再见了,太子妃。”

一剑贯胸。

傅念君睁大了眼睛。

原来……

这么痛啊……

周绍敏的声音出现在自己耳边,如寒冰般让人战栗。

“可惜啊……”

他叹了一声。

长剑慢慢地被抽走,傅念君不受控制地咳出一口血,顿时只觉得眼前一片红雾弥漫,四周嘈杂的声音都在瞬间模糊起来,她只能感受到自己的心跳得飞快,而浑身上下,只有痛……

死,原来这么不好受。

她闭上眼睛,全身的力气渐渐消失……

她就这样死了。

多么不甘心啊,她这短短的一生,还从来没有为自己活过,她一直都是父亲一个完美的工具,为傅家生,为傅家死。

母亲死前摸着她的脸流泪说过:“孩子,阿娘对不起你,下辈子,不要再做我们的孩儿了……”

对于母亲来说,死是个解脱。

其实对她来说,何尝不是呢?

太子性情阴郁暴虐,对伺候内帷之人多有拳脚相加,她心中多少的不甘愿也只能化为忍耐,好在死后,她就自由了……

她愿自己的来生,终能够为自己活一次。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春闺密事

新书《冠上珠华》已开,欢迎入坑,坑品有保障~~~ 握了一手好牌却打的稀烂的卫安死了, 家破人亡又成了下堂妻,冗长的人生就像是个噩梦。 好容易发飙一回,一转眼却又转回了闺阁弱女之时。 娘家没倒爹娘还在,眼看着前头全是繁花锦秀,她下定决心要好好打牌, 可是重新活了才发现,自以为握有的一手好牌竟从不属于自己。 是逆流直上还是安心当个炮灰,这是个问题。

秦兮·完结·304万字

大妆

前世身为嫡房嫡孙女的她,在家变后流离惨死 今生她倚在软榻之上,看着跪在面前的当朝权臣 冷冷弹出指尖一点胭脂沫子 ——晚了,三叔。 真正高明的宅斗强者, 应该是吃人不吐骨头,杀人不见血光。 从五不娶的丧妇长女,到风光尊荣的诰命大妆 靠的不只是三分运气,还有十分眼光! ———————————— 已有完结书《闺范》~欢迎大家新坑旧坑一起跳~

青铜穗·完结·137万字

锦庭娇

原本奔着复仇而来,没想到除了复仇,这一世还有着仅属于她的精彩篇章……当她心满意足做回了高门贵女,某人却忽然阴恻恻在她耳畔呢喃:欠我的帐,不许赖! —————— 全文无异能,望周知……

青铜穗·完结·116万字

世婚

世代为婚,不问情爱,只合二姓之好。 春花般凋谢,又得重生。 一样的际遇,迥异的人生,她知道过程,却猜不到结局。 重生,并不只是为了报复。 重生,并不只是给了她一人机会。 重生,原是为了避免悲剧,让更多的人得到更多的幸福。 ——*——*—— 男主: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女主:嗯,这话好听。不过夫君,金银田产都交给我管理吧? ps:坑品有保证,但是跳坑需谨慎,男主简介里说得很清楚,不喜莫入!

意千重·完结·151万字

娇术

重生成忘恩负义的逃难女,正逼得同路人舍身救己。 季清菱看着对面的小豆丁的名字,眼泪都要流下来:大爷,咱们打个商量,都说宰相肚里能撑船,既然将来您要出将入相,能不能就放过我这一遭?

须弥普普·完结·229万字

闺华记

谢涵决定远离一种叫表哥表姐的东西,只想替父亲守住这份家业,替父亲把弱弟带大!

千年书一桐·完结·206万字

诛砂

说起愿望,可能没人信。 但谢柔惠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说一声不。 从她十二岁那年的夏天开始 如果那时候说一声不 姐姐就不会被水冲走 她不会被家人厌弃 不会舍下自己的孩子 不会被父亲嫁给镇北王为继室 也不会被继孙羞辱 也不会有今日被一条白绫缢死死不瞑目

希行·完结·164万字

后福

官场旦夕祸福,后宅勾心斗角。 谁说背负着前世仇恨,今生就不能活得痛快潇洒? 沈家世代相传的除了道貌岸然,恰恰还有一张厚脸皮。 保富贵,谋尊荣! 人常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沈雁扫一眼这京城四处锦绣膏梁,笑眯眯袖了手道:谁赢谁有什么要紧?横竖天下是你的,你是我的。 —————————————————— 新书《天字嫡一号》已发布,求支持~~~~~~~~~ 已有完结书《大妆》《闺范》,欢迎跳坑~~

青铜穗·完结·188万字

名门闺战

新书《冠上珠华》已开,欢迎入坑~~~ 不要脸面不顾廉耻贴了英国公一辈子的宋楚宜死了。 她死的那一日英国公正好请了戏班子来给她的亲妹妹贺寿。 伶仃一人的宋楚宜觉得再无眷恋。 谁知睁眼却重新回到未婚前。 问她还要不要不顾一切的追逐所谓的真爱? 她心平气和:不是我的我不要。上一世的事大家都有错就算了。这一世好好过吧。 谁知某个也重活一世的人偏偏如同臭皮膏药搅得她不得安生。 粉丝群号:592275461 欢迎来玩

秦兮·完结·256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