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爷驾到束手就擒

猫爷驾到束手就擒

顾南西

古代言情/已完结

179万字

完结于2018-02-2521:40:00
北赢有妖,亦人亦兽,妖颜惑众: “阿娆,我生得比他们都好看,你只看我一个好不好?” 北赢有妖,嗜睡畏寒: “阿娆,我不怕冷,我可以给你暖。” 北赢有妖,择一人为侣,同生同死: “阿娆,你生我生,你死,我与你同葬。” 北赢有妖,常人无异,天赋异禀者,可挪星辰,可纵时空: “若这天下负了我的阿娆,我便覆了这天下。” 北赢有妖,刀枪毒火不入,不死不灭: “阿娆,乖,吞下去,以后便不会再痛了。” 他亲吻她,将内丹哺给她,自此,钦南王世子楚彧,落了心疾,药石无医,而她,刀枪毒火不入,伤口自愈。 她是权倾大凉的一品国师,重活一世,为了血债血偿,更为了那个唤她一声阿娆的男子。 传闻国师萧景姒年少辅政,不死不伤,擅媚人倾蛊之术,关于她的传闻许多许多,唯有一点,众所周知——国师大人,宠爱惨了一只唤作杏花的猫妖。 后来某一天,杏花幻成了一个貌美的男子,正是天下第一美人:钦南王世子楚彧。 PS:男女主身心干净,甜宠无虐!

楔子

大凉二十九年,冬末,雪覆京都。。

年关将至,附属国朝圣大凉,平广王靳炳蔚中饱私囊,午时,帝君一旨诏书昭告天下,将其问罪。

“圣上有令,平广王监守自盗,私藏朝贡,其罪可诛,朕感念王府卫国有功,特免其死罪,流放江州,若无诏令,永世不得入京。”

酉时,天沉如井,正是严寒,花甲高龄的平广王跪于帝君寝殿外,整整三个时辰,以明不白之冤。

一叩首,靳炳蔚高呼:“皇上,微臣冤枉!”嗓音浑厚,回声久久不散。

再叩首,额上血迹斑斑,双唇青紫,靳炳蔚又呼:“皇上,微臣冤枉!”

“皇上,微臣——”

声音戛然而止,殿门被推开,门缝里,先见一双素白纤长的手,着了月白色的宫装,水袖曳地。门,缓缓而开,宫灯照去,女子微微抬头,大红色的兜帽下,只露出半张脸,模糊了轮廓,却叫人一眼失了魂魄。

走近了,方瞧得清女子薄唇殷红,肤色极其白皙,更衬得额间玉石的坠饰葱绿,眉目清婉,长睫下,瞳子漆黑,眸角微微上牵,似笑非笑,恰似灵慧。

这便是大凉的一品国师,不过十五,权倾朝野。传闻不虚,媚骨谪颜,美若京华。

门口的宫人连忙见礼,十分恭敬:“国师大人。”

萧景姒颔首,任宫装曳地,划出一地雪痕,她慢条斯理地走近跪地之人。

“冤枉吗?”

女子嗓音清凌,如夜间的风,冷而空灵,靳炳蔚抬首,下意识退却几分。

“可心中郁结愤愤难安?”

毫无预兆地,一旨诏书覆没了他平广王府百年昌盛,如何不冤枉,如何不郁结愤然。

靳炳蔚张嘴欲言,萧景姒不疾不徐道:“便是郁结愤恨也好好受着吧,趁王爷还有命在。”

她唇角勾起,笑意狡黠,眸中点了黑漆,像上古的玉石。

靳炳蔚微愣,而后,大惊失色:“是、是你!”

“是我。”她淡淡俯睨,唇角牵起戏谑的笑,“是我盗了那七十万朝贡,是我将赃物送去了平广王府,也是我一把火烧了王府大院让王爷你担了监守自盗的罪名,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吗?”

果然,平广王府的飞来横祸,是有人蓄意而为,难怪朝贡会不翼而飞,难怪王府天降大火,难怪圣上不闻不问,任平广王府蒙受不白之冤,他早该想到了,这大凉朝野,也就只有国师萧景姒有这样翻云覆雨的通天能耐。

靳炳蔚怒目:“萧景姒,本王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陷害本王?”

“无冤无仇?”她轻笑了一声,缓缓抬起手,任雪花落在掌心,她漫不经心般,道,“大凉三十九年,德妃靳氏落胎,平广王府查明证实,属献敏皇后所为,元帝赐皇后萧氏绞刑。”

大凉当今不过二十九年,顺帝在位,宣明皇后乃国舅府苏氏,何来萧氏献敏皇后,又何来靳氏德妃?

靳炳蔚瞠目:“你在说什么?本王一句也听不懂。”

萧景姒浅笑。

无冤无仇?不,是血债血偿。

上一世,大凉三十四年顺帝驾崩,太子烨继位为元帝,钦封萧氏景姒为后,三十六年,平广王之女靳氏入宫为妃,三十九年,德妃靳氏落胎,元帝赐萧皇后景姒死刑。

听不懂也罢了,重活一世,她又怎会让之重蹈覆辙。

“莫要在这跪了,回去准备后事吧。”她微微停顿,似乎在思忖,又道,“三日后,我送你上路,最多半月,平广王府上下一百三十位眷属便会去陪你,好免你黄泉孤独。”

斩草除根,她喜欢得很呢。

靳炳蔚面色乍白,难掩眸中惶恐:“你敢害我亲眷,本王就是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她抿唇一笑,慧黠极了:“那便等你做鬼后再来找我。”

话落,拂去肩上的雪花,拢了拢大红的兜帽,萧景姒欲转身而去,跪在地上的平广王突然猛扑过去:“萧景姒,你这个妖女,你不得好死——”

官服的袖摆里,匕首乍现,白光一闪,刺向背身而立的女子。

宫人大呼:“国师大人!”

只见女子不紧不慢,微微侧身,刀刃划过脸侧,兜帽滑落,及腰的墨发散落,她垫脚跃起,轻轻一拂袖,便见靳炳蔚飞出了几米远。

宫人趁此令下:“快,将人拿下!”

靳炳蔚昏倒在地,并无挣扎。

“国师大人,您可受伤?”宫人赶紧上前查看。

“无碍。”

宫人抬眸,骤然愣住,只见女子脸上的血痕,一点一点淡去,直至消失,月下白皙的容颜,一如方才。

“妖女?”萧景姒抬起手,拂了拂脸颊,“谁说不是呢?”她转身,走进了漫漫大雪里,大红的披风曳地,铺在皑皑白雪上,张扬而妖娆。

宫人捂着嘴,久久难以平复,不禁想起了关于国师大人的各种传闻。

生如妖媚,眸惑四楚,不死不伤,位凌至尊。

宫中还有一个传闻,国师萧景姒,最是宠爱养在星月殿里的一只猫儿,据说,还是公的,唤作杏花。

月笼云里,雾笼纱。

夜已深沉,人烟寂寥,星月殿外,偶尔有宫人打着宫灯路过,忽闻几声轻微的响声。

“喵。”

“喵。”

声声娇软,竟是那猫儿的唤声。

萧景姒笑笑:“杏花。”

她提着宫装的裙摆,快步踏过大理石的阶台,浅笑顾盼,望着殿前那摇晃尾巴的小东西。

杏花畏寒,缩成了白绒绒的一团,见萧景姒走近,它竖起了双耳,将尾巴摇得欢快,一双浅蓝的瞳孔,水凝似的,极其灵气好看。

“喵。”

杏花伸出白嫩的爪子,挠着萧景姒的裙摆,它浑身通白,倒是与她月白色的衣裙融为了一色,她附身,将小东西抱起来:“杏花,你可是出来迎我?”

“喵。”

它甩头,似乎对杏花这个名字不太满意。

萧景姒笑,揉了揉杏花的脑袋:“真乖。”

“喵。”

杏花十分喜欢萧景姒这般亲昵,每每都会钻进她怀里,扒着爪子舔她的脸,惹得萧景姒十分欢喜。

紫湘瞧了好一会儿,这才唤道:“主子,您回来了。”瞥了杏花一眼,只觉得主子是不是太宠爱这猫儿了,竟由得它胡乱舔。

“紫湘,去司膳坊端些杏花糕来,我有些饿了。”萧景姒抱起杏花,入了主殿。

这大凉宫里,除了紫湘与古昔两位亲侍,便也只有杏花能入得国师大人的寝殿了,名曰:暖榻。

“是。”

紫湘瞥了杏花一眼,忍俊不禁,当日主子便是捏着块杏花糕,对那闯进星月殿的猫儿道:“这杏花糕甚可口,从今往后,你便唤作杏花。”

“咚——咚——咚——”

三更钟响,以至子夜,风吹散了云,杏黄的月色洒进殿中,照着香炉里青烟袅袅。

铺着白色狐裘的榻上,忽而,白雾晕染,笼满了床幔,须臾,凝烟散去,那白色的猫儿,变作了人形,渐进幻化出男子的轮廓。

月色朦胧,容颜倾城。妖颜惑众也莫过于此。

那男子赤裸着身子,坐在榻前看了好一会儿,方取来屏风上的锦稠,随意披在肩上,半敞衣襟,走至香炉前,焚了些安神香,这才折返到榻前。

“阿娆。”

嗓音靡靡,低沉而沙哑,竟添了几分性感。

萧景姒睡得并不安稳,眉头紧锁,额上有细细的汗珠,男子痴痴地盯着她,微微浅蓝的眸中,温柔了倒影。

“是不是很累?”男子伸手,小心翼翼地拂着她的脸,嗓音越发柔软,“若是累了,我替你可好?杀人放火,我都替你。”

月色倾洒,梦中的人儿,渐渐松了眉头。

“阿娆。”

国师大人萧景姒,乳名阿娆,世间,知者甚少。

“你如此喜欢杏花,可会也喜欢我?”男子撑着精致的下巴看着她,轻喃,“可会如同抱着杏花一般抱着我睡觉?”

无人应他,他的女子,睡得真沉,许是累着了。

他俯身,凑近她的脸,如履薄冰似的,亲了亲她的脸,生怕被发现,踉踉跄跄地后退,冷不防便跌倒,随即绝美的脸通红,墨色的发中,蹭出一双毛茸茸的白色耳朵,他懊恼地抿了抿嘴,回头看,果然,尾巴也出来了,正摇得欢快。

怎生如此耐不住情动,动辄便原形毕露。嗯,他还是太喜欢阿娆了。

他又伏在榻前,半趴着,喊她:“阿娆。”

“阿娆。”

“阿娆。”

他不厌其烦,一声一声地轻喊,尾巴左右摇个不停。所幸那安神香让人深眠,才容得他这样放肆痴迷。

“阿娆……”

香炉袅袅,一梦惊魂。

阿娆,是谁在唤她阿娆?这样苍凉,这样缱绻到悲伤。

萧景姒猛地睁开眼,起身,这才发觉出了一身冷汗,殿门紧闭,只开了一小扇纸窗,风吹进来,有些凉意,笼了笼身上的狐裘,萧景姒唤了两声:“杏花,杏花。”

“主子。”紫湘候在殿外,应了一声,“杏花许是跑出殿去了,可用属下去寻回?”

“无碍,你去歇息吧。”

一梦惊醒,便再难入眠,萧景姒披了件披风,走至窗前,借着烛火远眺窗外的白雪融融。

阿娆……

她竟梦到了他,这世间,除了她逝世的母亲,便只有一人会这样唤她的乳名。

那些原本以为尘封了的记忆,突然卷土重来,这样来势汹汹。

上一世,她是大凉的废后,他是不食烟火的钦南王世子。

“阿娆,你随我去西陵好不好?”

“阿娆,你愿不愿做我的妻子?”

“阿娆,我好欢喜,你终于是我的了。”

“你抱抱我好不好?阿娆,我冷。”

“阿娆,你别死,不要丢下我。”

“阿娆,我是你的人,随你生随你死。”

“阿娆,别怕,我这就去找你。”

“阿娆,阿娆……”

原来,上一世的他,她记得这样清楚。萧景姒苦笑,低着头,眼泪灼了眼,怔怔唤道:“楚彧。”

子夜三刻,南宫门外,骤然亮了火把,守卫大喊:“何人出城?”

马车哒哒驶近,驾车的男子背着剑,道:“钦南王府。”

马车上,正是钦南王世子的护卫,菁华。

在宫中还驾马坐轿,便也只有钦南王府有这样的殊荣。守卫连忙见礼:“末将见过常山世子。”

落了轿帘,看不清里面光景,只有男子好听的嗓音传出来:“起身吧。”

“谢世子爷。”刻不容缓,护卫立刻下令,“快,开城门。”

待到常山世子的轿子驶远,开城门的那位护卫才掩嘴问道:“为何每日刚入夜世子便会进宫,天方亮便折返?”他扭头看同伴,“你说世子这是在何处宿了夜?我瞧着实在诡异呢。”

领头的男人瞪了一眼:“少说话多做事,钦南王府的世子的可不是能随便嚼舌根的人,当心祸从口出。”

这钦南王府手握大凉七分兵力,便是圣上也要忌惮几分,常山世子又是钦南王的独子,可是比宫里那些正经皇子还有金贵些,而且常山世子性子难测,可有不少传闻说这位世子爷性子乖张,杀人随性,便是宫里那几位见了也得绕道。

“我这不是好奇嘛。”护卫这便打住,可没胆子议论那位神出鬼没的金贵主子。

远去百米,马踏飞尘,轿子外的菁华忍了许久,还是不禁掀开轿帘问道:“世子,为何您夜夜去月星殿入寝?”

楚彧随口应道:“她不抱着我,我睡不着。”揉揉眉头,他有些倦怠,眼睑下稍稍有些青黛。

这她,自然说的是世子他的阿娆国师。

菁华又问:“世子,可是没睡好?”

楚彧有些懊恼:“阿娆抱着我,我也睡不着。”

菁华明白,国师大人抱着世子爷,爷必定心猿意马,耳朵尾巴肯定都没个消停,不过……菁华实话实说:“世子,国师大人抱的是杏花。”

楚彧瞪大了好看的眸子:“杏花便是我,我便是杏花,阿娆抱着杏花,自然等同于抱着本世子。”他恼了,恶狠狠剜了菁华一眼,“你再胡说,我便不饶你!”

菁华低头:“属下多嘴。”世子不是最不喜杏花这个名字吗?也不尽然啊。

菁华落下轿帘,安安分分赶他的马车,轿中,不大一会儿,楚彧便睡着了。

嗯,猫族嗜睡,又畏寒,偏偏爷喜欢给国师大人暖床,真真是受罪。

隔日,平广王府一家流放江州。三日后,平广王府上下一百三十一口人命,死于流寇之手。

菁华闻之,只道:“世子爷助纣为虐。”

大凉二十九年末,百年世家平广王靳府,一夕覆没。

半年前,圣上钦封文国公府七小姐萧景姒为一品国师,入住星月殿不过半年,朝堂翻涌。

大凉二十九年夏,文国公府,牡丹花开正艳。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天生荣华

十七新书《世子妃你乖一点!》正文已完结,可宰。 【一对一宠文】宁灼华重生了,干的第一件大事,就是把权倾朝野的秦相拐回府! 秦臻也重生了,没等他把前世惦记了一辈子的女人叼回窝,她就自己送上门了。

盛十七·完结·164万字

哑小姐请借一生说话

初遇,顾安尘觉得,这姑娘八成是看上他了。 再遇,他想,这姑娘一定是看上他了! 三遇,他感觉,自己貌似看上这个姑娘了…… 所有人都不知道向南依有哪里好,可是顾安尘却觉得,她话少、年纪小、长的俏,哪里都很好。 她总说自己的名字太过悲伤,南风未起,心无所依。 可他很想用一生去告诉她,顾影相随,南风可依…… 【关于相处】 顾先森:吃苹果吗? 摇头。 顾先森:看电影吗? 点头。 顾先森:可以和我说句话吗? 沉默。 于是后来—— 顾先森:吃苹果还是橙子? 向南依被迫发言:橙子。 顾先森:看电影还是电视? 向南依:电影。 顾先森:是你嫁我还是我娶你? 向南依:……这种问题……还是借一步说比较好…… 顾先森:向小姐要借一步说话?抱歉,不借! 要借,就借一生。

公子无奇·完结·159万字

病宠成瘾

出版名:你快哄我呀 简介:《宋少‘病宠’诊断书》 姓名:宋辞(男) 年龄:25 症状:记忆信息每隔72小时全部清空,十年不变无一例外,近来出现异常,女艺人阮江西,独留于宋辞记忆。(特助秦江备注:我伺候了boss大人七年了,boss大人还是每隔三天问我‘你是谁’,阮姑娘才出现几天,boss大人就对着人姑娘说‘我谁都不记得,我只记得你,那你只喜欢我一个,好不好’) 医生建议:神经搭桥手术配合催眠治疗 病人自述:为什么要治疗?我记得我家江西就够了。 医生诊断:病人家属阮江西已主宰病人思维意识,医学史定义为深度解离性失忆 心理学对宋辞的病还有一种定义,叫——阮江西。 阮江西是谁? 柏林电影节上唯一一位仅凭一部作品摘得影后桂冠的华人女演员。 剧场: 平日里狠辣高冷得一塌糊涂的宋大少,犯病的时候,会有一种病症,俗称——江西控: “我不记得我是谁,但我记得你,你是阮江西。” “你怎么那么慢才来找我。” “我给你打了那么多电话,你居然一个都没有接。” “你要是再不来,我就去你家找你。” (围脖潇湘书院顾南西)

顾南西·完结·104万字

吉卦

新书《爱妃救命》 【1对1宠文,爆宠】 上山看见一帅哥,出尘如谪仙。 玉珩:若皇位与你只可选一样,那么季云流,我只选你。 万人之上,不及你一目光。 有个书友群:4-2-1-1-5-6-9-1-6进群打猪脚名字哦(⊙o⊙)

白小贞·完结·108万字

暗黑系暖婚

出版书名:笙笙予你 笙笙,笙笙…… 他总是这样唤她,温柔而缱绻。 别人是怎么形容他的,一身明华,公子如玉,矜贵优雅。 他有个温柔的名字,叫时瑾。 他说:医不自医,我是病人。 他说:笙笙,救救我。 她没有这么爱过一个人,愿意陪他堕入地狱。 他没有这么爱过一个人,愿意为她放下屠刀。 备注:1v1双处,摇滚巨星和天才医生互宠。 (围脖潇湘书院顾南西)

顾南西·完结·204万字

卿本黑萌之妖妃来袭

一朝穿越,她就被亲父塞进礼箱卖入他家,做个病秧子的人形旺夫药。 本想混混日子,等成年了就游走他方,谁知大少爷太美好,让人好想呵护……好吧,她决定了,治好他的病,养好他的身。 嗯?你敢欺他?扎个稻草人诅咒你,让你精神变态。 咦?你敢辱他?画个桃花符贴你身,让你招烂桃花。 哈!你敢动他?动你家风水,让你钱财散尽,一辈子倒霉! 只是……少爷,你不是体弱多病,如雪如玉的美人受么!你这么叼,你家人造吗? …… 传言,他妖邪附体,所以所有近身之人必遭血光之灾。 传言,他面丑如鬼,所以整日戴着张诡异的面具对人。 传言,他天煞孤星,所以注定孤独一生,性命不长久。 原本他并不在乎这些,愿做那最不引人注目的隐形人,世人眼中的病秧子,直到遇到……她。 为她,他也要撕破一切,告诉世人这一切都是假的,为她撑起一片无垠天空! 然后,天塌了地馅了,传言变了—— 世人眼前的他,风华绝代,医术超绝,白璧无瑕,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对所有人不假以颜色,唯独对一人倾尽宠爱,翻天覆地在所不惜。 “鸠儿,我将身魂奉上,许你一生荣宠,一片疆土为聘,嫁我可好?” “不好。” “嗯?除了我,你还想嫁谁?能嫁给谁?”脸还是那张脸,语调微变,气质瞬间相反。 某女面僵,温油呢?出尘呢?绅士风度呢?你这么变,真的没问题么! …… 他温火煮青蛙十几年,用所有的温柔的布下这一张大网,将她层层束缚包裹,一点点蚕食她的心防,住进她的内心深处,就不信她还能逃出去。 他会让她知道,最后她能抱的只有他,能够依靠的也只有他。 一养养到了底,从她落入他的手里,就注定别想跳出这个坑。 …… 其实这是一个黑萌神棍宅女穿越成七岁萝莉,一路卖萌装乖,扮猪吃老虎,忽悠人虐炮灰卖敌人,顺便收小弟建势力抱大腿抢宝贝,和温柔?冷酷?美人相知相爱,携手共进的异世欢乐热血搞笑燃文。

水千澈·完结·218万字

我就是如此娇花

新书《软玉生香》已发,爱所有大宝贝们~ ———— 全京城的人都知道,冯家二爷选婿的标准严苛到令人发指。 个矮的不要,体胖的不要,家有恶戚的不要,身无功名的不要,文武不双全的不要,姐姐妹妹太多的不要…… 好不容易来个合适的,又嫌人家长得太好,怀疑人家光有一个花架子。 冯乔捂额:好不容易重生一回,还能不能让人愉快的谈恋爱? -------- 冯二爷:每天都有想要叼走我家闺女的狼崽子出现,不开心→_→。 狼崽子:每天都要和未来岳父斗智斗勇,心好累←_←。

月下无美人·完结·215万字

公子九

(穿越,女扮男装,女强男强,一对一。) “他”有着俊美如九天皓月的容颜,一身深不可测的武功,嘴角噙着邪肆的淡笑,带着个俏丽的名叫桃花的小侍女,吊儿郎当地赶着一辆破驴车出现在江湖上。 “他”自称阿九,人们尊他公子九。 一出世便闯出偌大名头,江湖三大圣地似乎都与“他”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神秘至极。 有人说“他”是隐逸世家出世历练的子弟;有人说“他”是权贵之家离经叛道的世家子;也有人说“他”是帝王遗落民间的龙嗣。 关于“他”身世来历的说法从“他”出世的那天起便众说纷纭。 然,无人知“他”却是位女子,在佛门净地长大被大和尚踢出来历世的女子,至于她的身份,哎呀,那都是浮云啦!人家只想尝遍美食,阅尽这大燕璀璨江山!,可,怎么那么多麻烦事撞上来呢?是管?是躲?还是踢开? 且看阿九如何闯江湖,战边关,踏朝堂,成就一段千古传奇! 他是漠北边关的一个小小兵痞,随遇而安。然自他遇到那个自称阿九的少年起,他的人生之路就拐了一个弯。

两边之和·完结·170万字

爷是病娇得宠着

出版名:罐装江先生 父亲总是说,徐纺,你怎么不去死呢。因为她6号染色体排列异常,不会饿不会痛。 萧轶博士却常说:徐纺,你是基因医学的传奇。因为她的视力听力是正常人类的二十一倍,奔跑、弹跳、臂力是三十三倍,再生与自愈能力高达八十四倍。 周边的人总是说:徐纺啊,她就是个怪物。她能上天,能下水,体温只有二十度,生气时瞳孔会变红。 只有江织说:阿纺,原来你吃了鸡蛋会醉啊,那我喂你吃鸡蛋好不好?你醉了就答应嫁给我行不行? 江织是谁? 他是帝都的第一病美人,三步一喘,五步一咳。 都说,见过江织,世上再无美人。 周徐纺只说:他是我的江美人。 后来他们在一起了,周徐纺总是担心一件事:“我们以后的孩子会是什么样的?会健康吗?” 江织缠着她:“什么样的都无所谓。” “我会不会生一颗蛋?”毕竟,她和鱼一样,能在水里呼吸,生个蛋也不是什么稀奇事了。 江织就会耐心地哄她:“我江织的种,就算是颗蛋,也是世上最金贵的蛋,阿纺,你尽管生,我给我们的蛋造个金窝,绫罗绸缎地孵着,让它做世上最幸福的富二蛋。” (围脖潇湘书院顾南西)

顾南西·完结·157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