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姝

华姝

若相姒

古代言情/已完结

112万字

完结于2018-01-31 10:54:29
新书直通车:《长安卿》,欢迎入坑。 建业二十四年,辅佐两代帝王的孝敬皇太后顾氏薨逝于上阳宫。再睁眼来,十二岁的顾砚龄回忆起那浮沉跌宕的一生,唇角浮起一丝清冷的笑意。 老天终究待她不薄。

第一章 国丧

建业二十四年,重阳方过,便连绵了半月的阴雨,原本暮秋的京城更显得阴冷萧瑟,凋落的枯叶被雨水打湿,一点一点沿着纹路碎裂,埋进了泥中,再也寻不到痕迹。

天还未亮,偌大的京城寂静无声,只街道上零散的小贩方揭开门板,伸欠了两声,慢悠悠的支起了铺子,做起了早食。

殊不知,此时的皇宫内却装扮一新,宫人们皆面露喜色,着红戴锦,来往穿梭,虽是看来热闹,可手上的动作却极轻,讲实了皇家的规矩。

而位于皇城西苑的上阳宫,相比之下却平淡如常。瑞和殿外守夜的宫人仍旧规矩的立在廊下,不出一声,只有洒扫的宫女轻手轻脚的来回,饶是这般,仍旧担心扰了殿内安睡的人。

较之殿外,殿内更是空寂,殿门方推开一条缝儿,浓郁的檀香裹挟着地龙的暖意袭面而来,一眼而去,摆设简单而肃穆,层层的明黄纱幔在灯影下尤显得晦暗,仿若重重的雾霭,紧紧罩住了大殿,让人察觉不到丝毫属于人的生气。

纱幔尽头的朱漆描金雕檐拔步床也垂着双层的床幔,寂静了片刻,灯影下便瞧出了床幔后的人似是艰难的翻了身,随后便传出略有些喑哑的咳嗽声。

在殿外等候侍奉的宫人连忙鱼贯而入,掌事的宫人轻声上前,小心的将床幔挽起挂在凤尾金纹挂钩上,规矩的半跪在脚踏上,将床上的老妇人慢慢扶坐起来,随之接过小宫娥刚绞起的热帕,恭敬地递到眉前。

老妇人枯皱的手缓悠悠接过帕子净了面,浑浊的眸子微微一抬道:“什么时辰了?”

掌事的宫人恭敬的垂眉道:“回太后,刚过了卯时三刻。”

老妇人神情微忪,眸中氤氲着绝望和失落,方才的她做了一个梦,梦到了曾经的顾砚龄,那个娇然肆意的京城贵女,顾砚龄。

然而如今,她嘴角微微有些沉,缓缓抬头扫了眼眼前的宫殿,眼前的人,再缓悠悠看向自己那双枯皱如老树一般的手,还有那双再无知觉,再也立不起来的双腿。嘴角渐渐浸着一丝笑意,却黯然冰冷。然而如今她却是以休养为名,被幽禁在大兴离宫,瘸了腿的母后皇太后。

有谁会想到,她顾砚龄为国,为家,临朝扶政十七年,眼看着大兴进入了新的盛世,自己却沦落到如此境地。

用了清淡的素斋,顾太后坐在轮椅上,指尖触碰到扶手雕龙的纹路,没来由地一阵厌恶,倏地蜷回手,眉头微微一皱,淡淡道:“去佛堂。”

掌事宫人小心翼翼地推着顾太后进了佛堂,相比寝殿,佛堂的檀香味更浓郁了许多,待轮椅停在佛案前,掌事宫人轻声上前替顾太后拈了香,敬在香炉中,随之规矩地退了出去,轻掩了门。

佛堂内寂静的让顾太后能听到自己浑浊的呼吸声,她轻轻地抬头看着佛案后供着的观音,此刻正悲悯的看着她。

是啊,虔心礼佛了半辈子,如今她连跪拜佛龛的资格都没有,纵有万人之上的太后之名又如何?

她的一生,竟是个笑话。

顾太后强力抑制住胸腔中燃燃的恨意,深吸一口气,从腕上摸索出一百零八颗的凤眼菩提佛珠,佛珠之间嵌着的和田青玉在指尖划过一丝冰凉,顾太后轻然闭目,每拨动一颗,便欲平静一分。

然而不过寂静了半柱香,门口便传来了细碎的脚步声,不久,佛堂的门被小心翼翼推开,顾太后仿若未闻,仍旧闭目,手中的动作丝毫未影响,只见掌事的宫人面露难色,踌躇地走上前,小心抬目看了眼顾太后的脸色,徘徊间,终究道:“禀太后,乾和宫息公公方才来话。”

顾太后手中微顿,掌事宫人眉头紧蹙,仍旧为难道:“圣上命奴婢前去。”

话音方落,顾太后微微失神,手中一紧,险些扯断了佛珠手串,耷拉的眼皮随即微微睁开,看着眼前的观音缓缓道:“何事?”

掌事宫人手上微微绞着,饶是掩在袖笼下,仍旧被顾太后察觉出来。

“今日……”

掌事宫人终是小心翼翼道:“今日慈宁宫寿辰,圣上大赦天下,命连摆十二日宫宴,方才乾和宫说宫中人手不够,要奴婢前去……”

掌事宫人没敢再说下去,因为眼前的顾太后虽是面色如常,可眼中却是愈发的冷硬。

顾太后有些泛黄的指甲用力抠在佛珠上,嘴边噙着一丝冷意,究竟是宫中人手不足,还是顾砚锦担心远在离宫的她感受不到她此刻身为圣母皇太后的荣耀?姐妹五十余年,从前她或许看不清,可在十年前那场逼宫幽禁下,她便再明白不过了。

“去吧。”

顾太后重又阖目,似乎方才什么也不曾听过一般,一如既往地拨起了佛珠,嘴中轻念佛语。

待佛堂再一次恢复寂静,顾太后再拨动手中的佛珠,胸中的戾气却再也无法消退。

“哐当”一声,顾太后将手中的佛珠厌恶地掷开,重重的打在门上,复又掉落,却散了一地的珠子,惊动了伺候在门外的宫人。

顾太后紧紧攥住自己蜷在轮椅上的双腿,手上越用力,心中的恨意便如同烈火烹油,愈来愈烈,仿佛要将一切烧为灰烬。

微微闭眼,过往的一切如走马灯一般飞速略过,嘉正二十七年,十三岁的定国公顾氏嫡女砚龄嫁与当朝皇九子萧衍为嫡妻,为王妃十年,为后十二年,为太后如今已二十四年,前半生为谢氏和顾氏两族联姻皇室,辅佐皇九子登基,却被自己的夫君冷落了一辈子。

然而一心为家族的她从来不屑这些虚妄的荣宠,凭己之力扶持过继之子登基,本以为终是守得云开的她,却在中秋刚过便收到了父亲骤然中风的消息,而父亲中风当日,只因顾家二老爷顾敬昭提议登假山赏月夜,父亲不慎跌了一跤,半月后,便猝然长逝。

父亲身为嫡出长子,原本的爵位当由其嫡子世袭,然而她一母同胞的弟弟却在九岁时因高烧成了世人口中的“痴儿”。

世人皆知顾太后因骤然得知噩耗,一时不慎从高台上跌下,以至于废了双腿。而定国公爵位也顺理成章落在了顾氏嫡出的二房顾敬昭,那个她曾经最亲近,最信任的二叔头上。

如今的她还清楚的记得,在她小产被府中太医告知失去了生育能力,几近绝望时,是顾敬昭强忍着悲恸,佝偻着背,伏在地上,泣不成声的提议将唯一的嫡女顾砚锦送进王府中,与她支援,那时她从这位二叔眼中看到了长辈对她的怜爱与心痛,让她竟以为这是为了她和顾氏家族日后的打算。

可她斗尽了宫中的宠妃,终究是为她人作了嫁衣裳,如今顾敬昭的小儿成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定国公兼内阁首辅,顾砚锦贵为皇帝生母,成为世人跪拜的圣母皇太后。

而她顾砚龄呢?

却成了无父无母,帮人悉心养了半辈子儿子,终究瘸腿幽禁在宫苑一隅,了却残生的孤家寡人。

至今她都忘不了那一日,是她的好二叔,她的好妹妹,还有她那世人赞叹孝顺无比的好儿子,图谋逼宫,冷眼将她逼至如今的境地。

她恨,恨得身体不住地颤抖,指甲紧紧抠住扶手,泛黄微皱的指甲蹙然断裂,胸腔内似是憋着一股气,禁不住地往外横冲直撞,终究受不住,剧烈地咳嗽起来,五脏六腑都要被咳出来一般,直到吼腔的声音变得嘶哑,似是被强烟熏了一样干涸。

待饮了一口宫人递过来的茶,顾太后才渐渐平息,无力地靠在轮椅上,合着眼,感受到喉间的腥味,顾太后噙着冷笑。

她知道,一切都无法改变了。

可她不甘,更是可恨,可恶,此刻她的心如钝击一般,一次又一次的刺痛让她快要喘不过气来,饶是断裂的指甲已经浸着血,她仍旧紧紧紧紧抠住轮椅扶手。

若是再回到从前,她绝不会再走到今日这般境地!

她要让那些将她逼迫至此的人,一点一点去尝试她曾经经历过的噬痛,让他们犹如活在烂泥中的蝼蚁一般,任人凌辱!

是夜,大兴皇城鸣钟二十七声,辅佐两代帝王,荣耀半生的母后皇太后,猝然薨逝于上阳宫,享年五十九岁,谥号孝正庄康敦仁端惠辅天承圣敬皇太后。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善终

新书《踏枝》已开。 ———— 杜家有女,成亲三月,丈夫领皇命披挂出征,从此聚少离多。 成婚五年,丈夫战死沙场,马革裹尸。 她流尽眼泪,过继族子,青灯古佛,换来一座贞洁牌坊。 这是她一生荣耀,亦是一世桎梏。 年老之时,她才知丈夫之死是一场阴谋,却已无仇可报。 她看到满院子的花,就如他掀开盖头的那一日,她听见爽朗笑声,一如他在她身边的那些年。 她知道自己活不长了,她站在牌坊下,手扶冰冷石柱,她不要这贞洁之名,她只要他能陪她到老。 她不要养别人的孩子,她要他们的亲儿。 若能回到从前,她决不让丈夫妄死,绝不会让仇人善终!

玖拾陆·完结·154万字

嫡嫁千金

薛家小姐,才貌双绝,嫁得如意郎,恩爱和谐,三载相伴,郎君高中状元。 夫荣妻不贵,他性贪爵禄,为做驸马,将她视作尚公主路上的绊脚石,杀妻灭嗣。 骄纵公主站在她塌前讥讽:便是你容颜绝色,才学无双,终究只是个小吏的女儿,本宫碾死你——就跟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被污声名,悬梁自尽,幼弟为讨公道却被强权害死,老父得此噩耗一病不起撒手人寰。 洪孝四十二年,燕京第一美人薛芳菲香消玉殒,于落水的首辅千金姜梨身体中重焕新生! 一脚跨入高门大户,阴私腌臜层出不绝。各路魍魉魑魅,牛鬼蛇神,她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曾经柔软心肠,如今厉如刀锋!姜梨发誓,再也不要微如尘埃任人践踏,这一世,平府上冤案,报血海深仇! 他是北燕最年轻的国公爷,桀骜美艳,喜怒无常,府中收集世间奇花。 人人都说首辅千金姜家二小姐清灵可爱,品性高洁,纯洁良善如雪白莲花。 他红衣华艳,笑盈盈反问:“白莲花?分明就是吃人不吐骨头的食人花。” 姜梨:“国公小心折了手。” 姬蘅:“这么凶猛的食人花,当然是抢回府中镇宅了。”桀骜美人vs世家千金,男主妖艳贱货,女主白莲花精,强强联手,虐遍天下,就问你怕不怕? 请支持正版茶~~

千山茶客·完结·130万字

沈家九姑娘

穿越时空,娘是重生的,那是一种什么感觉? 沈丹遐觉得那是中了大乐透。 重生娘对她千依百顺,千娇百宠,爱若珍宝,吃穿用住皆是最好,还容不得人欺负她、违逆她。 重生娘霸气地宣称:谁敢让我的女儿不如意,我就让谁不如意。谁敢让我女儿难过,我就让谁难过一万倍。谁敢动我女儿一根毫毛,我就剥了谁的皮。 这个谁,亦包括她这世的亲生父亲沈穆轲。 重生娘掌握先机,算无遗策,却独独没有算到,有个狼崽子把她的宝贝女儿给叼走了。 片断: 阳光正好,荷花盛放,站在小舟上的俏丽少女,举着船桨,娇嗔地问岸上的男子,“你到底上不上来?” 男子提起衣摆,唇边噙着浅笑,“不敢请耳,固所愿也。”“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月下绝色的少女一手提壶,一手举杯,对着明月扬声道。 伴着月光走过来的男子,道:“满月之日,在屋顶喝酒更好。” “你是要邀请我上屋顶喝酒吗?”少女眼睛清亮地看着男子问道。 男子浅笑问道:“不知你可愿意?” 少女俏皮地笑道:“不敢请耳,固所愿也。”

夜纤雪·完结·111万字

六宫凤华

新书《又逢君》开坑啦,欢迎书友们移步O(∩_∩)O~ 谢贵妃,熬死所有仇人,在八十岁时寿终正寝含笑九泉。 不料一睁眼,竟回到了纯真善良的时期。 ---------- 小情建了书友群,群号六九三九二六八四九,欢迎书友们加群~(#^.^#)~

寻找失落的爱情·完结·241万字

良陈美锦

未到四十她便百病缠身, 死的时候儿子正在娶亲。 锦朝觉得这一生再无眷恋, 谁知醒来正当年少, 风华正茂。 当年我痴心不改; 如今我冷硬如刀。 —————————— 本书已简体出版,当当网、京东、亚马逊 均可订购,欢迎订购!

沉香灰烬·完结·111万字

软玉生香

新书《喜时归》已开 …… 苏阮的一生过的跌宕起伏。 她一生听得最多的话,就是蛇蝎狠毒。 咒她怨她的人,能从京城排到荆南。 重回年少,苏阮想了想。 合该使坏的人,总不能轻饶了去?

月下无美人·完结·111万字

盛世谋臣

前世, 她是相门之女,一朝沦落家破人亡。满腔才情只付流水。 今生, 她为复仇而来,红妆褪尽仇恨深埋,似海深仇誓要改天换日。 曾经, 她是一代奇女,风华万千才艺无双,一把烈火焚尽,只留千秋艳骨。 如今, 她是绝世奇才,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一袭青衫风流,成就万古贤名。 她是相门孤女顾云歌,她是侯门嫡女沐清漪,也是一代奇才顾流云, 她是一代名妓,她是乱臣贼子,她也是一代名相。 这是一个相门孤女到开国名相的奋斗之路,这是一个弱势皇子到一代圣君的争霸传奇! 语言版简介: ——“害我顾氏,诛我父祖,辱我亲兄。我顾云歌不杀慕容煜誓不为人!” ——“纵然与天下为敌,本王当于云歌同赴生死。”    ——“云歌既入朝堂,终生不入后宫” ——“卿所愿,亦朕之愿。”倾云始皇,永不立后,永不纳妃。

凤轻·完结·231万字

将军策之嫡女权谋

她是战王嫡女,却流落在外十七年,她身负许多,已是堕入万丈深渊。当她回到大景朝,成为人人艳羡的长安郡主。千里之外,手执天下棋局,言笑晏晏,杀人不过唇齿之间。这如魔似仙的女子,携一身高雅走入人世,从容的神情迷惑天下。 他是大景朝长宁王世子,面若谪仙,人似莲,却也是朝臣惧怕的冷面阎王,杀人如麻,手握重兵,深得皇帝宠信。 当清冷面瘫的他遇到言笑晏晏的她,是缘还是劫? 小剧场: 苏子衿微微一笑,绝美的脸容浮现一抹高雅:“世子可知夜闯女子闺阁是登徒子所为?” 司言面无表情,薄唇清冷的吐出一个字:“知。” “那为何世子要来?”苏子衿从容道。 司言:“睡不着。” 苏子衿:“原来世子睡不着就夜闯闺阁?” 司言垂眸,谪仙般俊美的容颜依旧淡淡道:“只是突然想你。” 苏子衿:…… 简介无能,戳文看看哟,本文一对一,双处。非小白,宠文!爽文!权谋文!本文也可以叫做《冰上世子爱上我》

凉薄浅笑·完结·151万字

嫡策

死去活来重生之后,对于前世,若要问贺行昭最舍不得什么,她大概会说舍不得女儿惠姐儿,早夭的儿子欢哥儿,还有那个敢爱敢恨的自己。 *********************************************** 一言简之,讲的就是一个侯门千金前世死乞白赖嫁给某人,这一世看透了心宽了,好好活下去的故事~

董无渊·完结·94.7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