棠锦

棠锦

玖拾陆

古代言情/已完结

69.3万字

完结于2017-12-0806:29:33
新书《燕辞归》已开。 ———— 一场大火,家破人亡。 谢筝孤身入京,一心寻找真相。 只是,五年未见,她是不是被未婚夫认出来了? ——————————————————————

第一章入京

七月过半,盛夏酷暑。

正是一天里最热的时候,官道上往来的客商百姓不多,只偶有一两辆马车经过,速度并不快,能听见马儿哼哧哼哧的喘气声。

谢筝走得摇摇晃晃的,本该出一身大汗,但似乎是中暍了,不仅不出汗,还闷得慌。

这般下去,还没入京畿,就已经要倒在半途上了吧?

谢筝迷迷糊糊想着。

前头不远是一处茶摊,去讨一碗茶水吧……

她身上一个铜板都没有了,也不知道店家肯不肯施舍。

谢筝努力抬手揉了揉脸,视线好不容易才聚起来,落在自个儿的手上。

那是一双与乞儿差不多的手了,划了好些口子,脏兮兮的,指甲缝里全是泥土。

岂止是手,她现在全身从头到下,又有哪儿不似乞儿?

又赃又破,穿着不合季节的少年儿郎衣衫,脚上的鞋子开了口,走路越发艰难。

正经做生意的店家,指不定会把她轰走。

谢筝用力咬着干裂的下唇,痛感让她一瞬间清醒了些,她告诉自己,断不能倒在路途,就算是爬,也要爬进京城里去,父母死得不明不白的,她侥幸活下来,就不能把命废在了这里!

离茶摊还有几十步路,要是店家不肯,就给他跪下吧,只求一碗水。

她连乞儿都能当,还不能给不相识的人下跪吗?

谢筝提着一口气往前走。

茶摊外停了两辆马车,谢筝脚下发软,一不小心撞在了车厢上,嘭的一声,痛得她一屁股就瘫坐在了地上。

“哪个不长眼的!”一个婆子粗着嗓子从茶摊里出来,见了谢筝,她眉头紧锁,啐道,“哪里来的叫花子,年纪倒小,算了,我们主子心善人,不与你计较,你快走开!”

谢筝挣扎着想站起来,却半点使不上劲儿。

绡纱帘窗掀开了一个角,露出半张脸儿,车里人带着帷帽,谢筝抬眸看去,偏偏迷糊得看不真切,只觉得那只挑着帘窗的手素白素白的。

“我不是故意……”见车里的人在望着她,谢筝出声解释,嗓音干涩,哑得厉害。

话没有说完,却见那人惊呼一声,一把掀了帷帽,顾不上备脚踏,直接从车上跳下来。

脚下踉跄两步,她半跪在谢筝跟前,丝毫不理会婆子的大呼小叫,青葱般的手指捏住了谢筝的下颚,深深望着她的眼睛。

比在车里看得更加真切。

五年不见,容貌已然变化,耳垂上有泥污,细看能发现打过耳洞,这就是个姑娘。

而这双凤眼,与印象中格外相似。

“阿筝?”声音颤着,几乎是用劲了全力,才试探着问出了口,“可是阿筝?”

熟悉的称呼让谢筝怔住了,她眨了眨眼睛,面前的人的容颜慢慢和记忆中的一人重叠。

眼泪倏然落下,几乎是本能的,谢筝唤道:“救我!萧姐姐救我!”

许是突然有了依托,屏着的气泄了,谢筝一头扎在了萧娴怀里,晕过去了。

再醒来时,屋里点着昏黄的蜡烛,外头已经黑了。

谢筝猛得坐起来,视线迅速扫了一周。

这是一间厢房,除了桌椅榻子,显得有些空荡,斜角上挂了竹帘,从外头传进来低低的说话声,而她正是躺在了榻子上。

没有精致的摆设装饰,简洁不似居家院落,大抵是在驿站之中了。

再低头一看,她换上了一身轻纱袄裙,双手擦拭过了,露出原本白皙的肤色,伤口涂了药膏,微微清凉,乌发披在脑后,亦是梳洗打理干净。

有那么一瞬,谢筝有点儿分不清今夕何夕,仿佛她依旧是父母健在的官家闺中女子一般。

“萧姐姐?”谢筝抬声唤道。

听见动静,外间的萧娴快步进来,在榻子边坐下,柔声道:“醒了?医婆来瞧过了,你怎么把自己弄成那副模样了?不对,我经过镇江的时候,城里都说你死了……还有你父母……我去府衙瞧过,我……”

萧娴有点儿急,越说越不知道从哪里问起。

谢筝听闻萧娴去镇江府衙看过,心里突突跳,鼻子一酸,眼泪又落下来。

她与萧娴闺中亲密,但仔细算起来,自从谢筝五年前随着父亲外放离京,就没有再见过萧娴了。

这些时日突遭巨变,又颠沛流离,谢筝对萧娴没有半点儿生疏,反倒是亲切和依赖。

她抱着萧娴大哭。

萧娴见她哭了,也忍不住掉眼泪,两人依着哭了一场,才让丫鬟打水进来。

浅朱放下水盆,绞了帕子替两人收缀,嘴上道:“筝姑娘您不知道,我们姑娘途经镇江,听闻噩耗,险些就背过气去了……”

萧娴冲浅朱摇了摇头,止住了她的话,又与谢筝道:“祖母身子骨不大好,我是随父亲回京探望她老人家的,原想着路过镇江就去看你,哪里知道……”

谢筝闻言,问道:“伯父也在?”

萧娴颔首:“父亲就在隔壁厢房。”

于情于理,谢筝都要过去问了安,刚站起来,眼前又是一片白光,跌回到榻子上。

萧娴连连摇头:“你看我,一急起来什么都忘了,医婆说你几天都没好好吃东西了,我给你备了粥。”

谢筝挤出个笑容来,她岂止是没有好好吃东西,她根本是没吃上什么东西,没有银子铜板,前两日,饥肠辘辘的,偷了个烙饼被追了整条街,饼没吃成,还差点挨了打。

可那些苦楚,与突然家破人亡相比,又算得了什么?

浅禾提了食盒来,谢筝饿得久了,不敢多吃,稍稍填了肚子,便让浅禾帮着梳头,随萧娴去见她的父亲萧柏。

萧柏过了而立之年,气质沉稳,目光炯炯,他背手而立,待谢筝行礼后,开门见山道:“阿筝,整个镇江城都说你死了,跟谢慕锦还有你娘一起死在府衙里,而你偏偏还活着,你告诉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谢筝长睫颤颤,深吸了一口气。

镇江城里的传言,她一清二楚。

差不多半个月前的七夕夜里,她的父亲镇江知府谢慕锦和妻子顾氏死在了府衙后院,一把火烧得面目皆非,一起烧死的还有一位少年、一位姑娘,衙门里说,那是谢筝与她的情郎。

真真是荒唐又可笑!更叫人毛骨悚然!

谢筝明明还活着,她还活着,却成了死人,害了父母的死人。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娇鸾

(又名《我的竹马是男配》)百年前,国师预言,若想大梁天下不旁落需娶程氏女为太子妃。受尽亲人冷遇的她从来不知道自己才是那个命定人选。对程澈来说,既然她是命定的太子妃,那他就要这个天下。

冬天的柳叶·完结·119万字

秾李夭桃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虽重生于微贱,却于这乱世中逍遥绽放, 携子之手,坐看天下云生风起,闲听庭院雨落蕉叶

闲听落花·完结·105万字

美人凶猛

死后重生,她决意要么终生不嫁,要么招婿入赘。 而且为了对抗害死她的前夫,保住家产,她参与了家族锦绣绫罗的买卖, 并用曾经从他那里学到的一切,来对付他! . . 已有四本完结书,填坑有保证,欢迎往下跳^^ Q群:243917571欢迎喜欢本书的同学进来卖萌~

沐水游·完结·98.9万字

裙上之臣

杜渐逢人便说自己已有妻室,一副贞洁烈夫的模样。 长缨对此嗤之以鼻,她满脑子只想着建功晋职,带领她的拥趸们跟随未来的某皇子走上人生颠峰,谁会有那份闲工夫觑觎他?

青铜穗·完结·83.2万字

世婚

世代为婚,不问情爱,只合二姓之好。 春花般凋谢,又得重生。 一样的际遇,迥异的人生,她知道过程,却猜不到结局。 重生,并不只是为了报复。 重生,并不只是给了她一人机会。 重生,原是为了避免悲剧,让更多的人得到更多的幸福。 ——*——*—— 男主: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女主:嗯,这话好听。不过夫君,金银田产都交给我管理吧? ps:坑品有保证,但是跳坑需谨慎,男主简介里说得很清楚,不喜莫入!

意千重·完结·151万字

花开锦绣

诗书传家的傅氏最出名的不是恩封太子太保和状元及第,而是门口那三座贞节牌坊。 傅家被称为福慧双全的九小姐傅庭筠怎么也没有想到,表哥居然信誓旦旦地说和她有私情,逼得她几乎走投无路……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原来,只要坚强地活下去,在红尘喧嚣中,她就能如花绽放,一路锦绣。 ※※※※※ 每日十九时左右更新! 群号:六二一三三八七九,欢迎大家来做客。 已完结《以和为贵》、《好事多磨》、《庶女攻略》,保证坑品,大家放心地跳好了! O(∩_∩)O~

吱吱·完结·100万字

掌珠

满京城都知道,连家二房的大姑娘若生脸盲得厉害。 今儿梳个堕马髻她认得你,赶明儿另梳个,她就记不得了。 但有一位,即便裹成熊,她也总一眼就能分辨。 因为他们初见于彼此最狼狈不堪的时候,却重逢于最好的年华……

意迟迟·完结·90.2万字

国色芳华

这是一个奢靡开放的朝代, 世人皆爱牡丹,一掷千金。 她叫牡丹,人如其名,更有一手培育稀世牡丹的技能,只可惜被人当做了草。 幸亏她经得风吹经得雨打,经得严寒酷暑。 于是,她的人生注定艳丽风流。 ——*——*——*——*—— 已有四本VIP《花影重重》《剩女不淑》《天衣多媚》《喜盈门》,坑品有保障,请放心跳坑。

意千重·完结·134万字

雀仙桥

老公要造反,我该怎么办? 夏侯虞觉得,既然她和萧桓是政治联姻,那就各自为政,各取所需,维持表面上琴瑟和鸣好了。可没想到,生死关头,萧桓却把生机留给了她……重回建安三年,夏侯虞忍不住好奇的打量新婚的丈夫萧桓。这一打量不要紧,却把自己给掉进了坑里了……

吱吱·完结·52.4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