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贵不能吟

富贵不能吟

青铜穗

古代言情/已完结

113万字

完结于2018-08-28 11:30:44
镇北王燕棠作风端正守身如玉,不想马失前蹄,从此他的人生不止有了黑点,简直已黑成了一幅水墨画……

第001章 有个男人

戚缭缭伸出手指,揭开身畔男人黑色的面巾。

面巾下露出的这方下颌线条利落,棱角分明,皮肤细嫩而光洁,虽略略有了些许胡茬儿,但是被打理得极好,不仔细,几乎感觉不出来。

也不像是寻常杀手……

她眉头微凝,忍不住将拇指和食指拈住布巾的一角,想要看看他整个脸。

“想死?!”

那紧闭的薄唇突然启开,声音冷如冰,却意外有些后劲不足。

她眉头更紧了一点。因为这声音听起来略有些耳熟……

她这具身子已经换了瓤。

半个时辰前她还叫做苏慎慈,还在十年后的楚王府里下令让一府侧妃侍妾全给她陪葬。

半个时辰后她就回到了十年前,但还不是回到她原来的身子,而是重生到了她同坊而居的邻居,靖宁侯府的小姐戚缭缭身上。

戚缭缭被人整蛊,关到了这间破屋子里,她有胎里带来的哮症,惊慌之下被牵发,死了。

再睁开眼,已经装着她苏慎慈的魂。

根据戚缭缭的记忆,是同住在她们泰康坊的邻居杜若兰想害她,想把她在这里关上一整夜。

没想到她一夜还没过去,人已经死了,而不知怎么,醒来后她身边就多了这么个男人。

她拥有戚缭缭的记忆,但是却没有任何关于这男人何以出现在此地的线索。

起初她怀疑是杜若兰故意安排在这里害她的,不过根据她对她的了解,她就算想要以这种事来毁她的名声,也不可能会找个这样妙的人。

她要找,也定然是街头猪肉档里的那种粗莽屠夫。

那么,他难道是意外闯入?不能动,是受伤了?

她盯着一动不动的男人看了会儿,忍不住推了他一把:“你伤在哪里?重不重?”

如今时期的戚缭缭还是个十四岁的少女,能力有限,如果他伤重的话,那他只能直接去死了。

要是不重,那就最好赶紧起来,帮她一起打开门离开这里!

男人胸脯缓缓起伏了一下,浑身就有寒意散发出来。随着他呼出的粗气,覆在脸上的布巾也被吹起了一角,露出他大半个鼻子。

戚缭缭暗暗咂舌,这鼻子又直又挺,挺高的角度还那么完美,简直没天理!

但他明明这么不待见她,却还不动弹,这不合常理。

男人以不是很舒服的姿势躺在土炕上,她刚才推他的时候并没有闻到血腥味,看来受伤的可能性是排除了。而且就算受伤,动动手脚的力气也还是会有的。

既然没受伤,还一动不动,那就很可能是中了什么毒之类的暂且使不上劲。

……不管了,她得先逃出去。

她扫视了周围一圈,下地拿起屋角的一根废弃铁棍,插进锁住两边门板的铁链之中,然后顺着一个方向扭转起来。

如果力道够大,嵌进门板里的铁链是能够被扭下来的。

前世里戚缭缭就是死于今夜,她承袭了她的记忆,不知道她的病症有没有承袭。

如果万一她最后还是死在今夜里,她岂不白白重生了一回?她定然得想办法出去的。

不过她显然低估了杜若兰他们的决心。

靖宁侯府是大殷有名的将门,戚缭缭会武功,所以杜若兰他们防着她逃出,特意把门锁换成了铁链。

可重生的苏慎慈不会武功,拿它竟没有办法。

她弯腰撑着膝盖喘气,然后就把目光落到了男人身上。

不管怎么说,他穿着夜行衣,一定是个练家子。

想了想,她便就伸出手。

男人肌肉陡然一僵:“滚!……”

戚缭缭只当没听见,淡定地下着手。

“找到了。”稍顷,她懒懒地从他怀里掏出两颗桂圆那么大小的弹丸,闻了闻:“用一颗还是两颗?”

她知道行走江湖的人,往往都会在身上放一两颗霹雳弹之类的火器,以便在危境之中解除困局。

男人被遮住了眉眼,看不见,但却也猜得出来她指的是什么?

他绷紧的身子在停顿了一瞬之后,不着痕迹地松下来。

但是一想到这霹雳弹原是贴身藏在怀里的,须得接触到他中衣才能拿到,他那才刚刚归位的热血便又迅速集结到他脑门——

“说话呀!”戚缭缭又懒洋洋地推他的胸。

他胸肌在颤抖,后槽牙也在颤抖:“一颗就能破石门,两颗你想当炮灰吗?!”

戚缭缭便又犹豫了。

他们所处的位置离门不远,而且屋子这么小,如果一颗就能破石门,那么回头岂不是他们也得受伤?

男人察觉到她的意图,也开始沉默。

他不能再跟她呆下去了,这人简直无耻!

他屏息半晌,说道:“我身下的砖缝里有把匕首,拿来把窗户剁开!”

虽然拿刀剁窗是最笨的法子,可眼下她分明是个窝囊废,也不能寄予她别的希望了。

再说有件事让她做,起码她也没空对他动手动脚!

戚缭缭依他的话,从砖缝里摸出一把三寸来长的匕首。

匕首拿在手里沉甸甸地,应该不是寻常物,但是刀柄上没有任何纹饰,看得出来此人行事甚为谨慎,不像是会轻易落什么把柄在人手上的人。

她回头看了看那宛如儿臂粗的窗户栅栏,大概也明白了他的意思。

可是一个穿着夜行衣出来偷鸡摸狗的人,还跟她装什么纯情呢?

她扬唇,刀在他胸口轻轻一拂:“知道了。”

男人目光阴寒,身子绷得像要爆炸。

戚缭缭对他的能怒而不能动感到很满意,走到窗户下,猛力剁了起来。

她有刀子和火器在手,倒不怕一只弱鸡能奈她何。

只不过窗户是完好的,门是先前杜若兰他们锁上的,男人定是他在她进来之前就已经进来了。

如果他是燕京本地人,那他很可能也从杜若兰他们的对话里认出了她是谁。

但在她恢复意识之前他又在脸上仓促覆了面巾,明显是不想她看到他的脸。

那么,结合她先前所察觉的熟悉感,难道说,这个人也会是戚缭缭所认识的人?

他眼下最担心的是被她看到脸,他不想暴露身份,那么只要不触及他的底线,她就是安全的,她笃定。

男人听着她剁窗户的声音,也试着动了动手指头,已经有知觉了。

戚缭缭挥汗如雨地砍掉了三根窗栏,喘息比试了一下宽窄,再扭头看了眼炕上,竟发现他不知什么时候双腿已经屈了起来,手臂也在缓慢地挪动,双手伸到脑后,正在给他自己系着蒙面巾。

他这样抬手的姿势,便将他的宽肩窄腰全部突显了出来。

“刀!”

走神的当口他竟然已经下地站稳,并将手伸了过来。

这一站立,竟又突显出他英武的身躯,隐隐透着让人腿软的傲然气势。

戚缭缭微顿,忽然利落地从窗口钻出去,隔着窗户冲屋里的他笑着挥了挥刀:“先帮我个忙怎样?”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娇术

重生成忘恩负义的逃难女,正逼得同路人舍身救己。 季清菱看着对面的小豆丁的名字,眼泪都要流下来:大爷,咱们打个商量,都说宰相肚里能撑船,既然将来您要出将入相,能不能就放过我这一遭?

须弥普普·完结·229万字

江南第一媳

(新书《日月同辉》已上传。恳请新老朋友支持。) 烟雨江南,桃花三月,穿越女林馨儿披着红盖头出嫁了。 夫君是当朝尚书嫡子! 林馨儿坚定认为:天上不可能掉馅饼! 莫不是个病秧子,娶她过去冲喜的? 听说夫君身体康健,活蹦乱跳! 那肯定是长得丑陋不堪? 听说夫君眉目俊秀、齿白唇红! 林馨儿恐惧:那他一定是个傻子?! 听说夫君聪慧无双,号称“神童”,八岁能诗…… 林馨儿幸福晕倒:这么好的事,怎么就落在她头上鸟!!!(QQ群号:459249136)

乡村原野·完结·180万字

吉卦

新书《爱妃救命》 【1对1宠文,爆宠】 上山看见一帅哥,出尘如谪仙。 玉珩:若皇位与你只可选一样,那么季云流,我只选你。 万人之上,不及你一目光。 有个书友群:4-2-1-1-5-6-9-1-6进群打猪脚名字哦(⊙o⊙)

白小贞·完结·108万字

盛华

《吾家阿囡》的传奇开始啦!快来! 一路拼搏通关而过,代子监国十余年的李太后,一头跌回了五岁那年; 好吧,只好重来一遍喽。 新书《暖君》连载中。

闲听落花·完结·201万字

威武不能娶

新书《踏枝》已开。 ------------ 前世,将门出身的顾云锦一心慕书香,哪怕把自己拧成了蕙质兰心、温柔贤淑的款儿,还是别庄病故的命。 再睁眼,一切从头来!

玖拾陆·完结·230万字

明珠娘子

谁都没想到,骠骑大将军府大娘子顾明珠会在曲江宴上丢了嫁入皇家的赐婚,谁不知道那可是她用尽了心思,使尽了手段才能得来的机会,却偏偏被她自己弄丢了。人人都猜测,依着顾大娘子的性子,只怕要一哭二闹三上吊了……女主很凶残很凶残很凶残,前方高能预警……

八宝豆沙包·完结·130万字

我就是如此娇花

新书《软玉生香》已发,爱所有大宝贝们~ ———— 全京城的人都知道,冯家二爷选婿的标准严苛到令人发指。 个矮的不要,体胖的不要,家有恶戚的不要,身无功名的不要,文武不双全的不要,姐姐妹妹太多的不要…… 好不容易来个合适的,又嫌人家长得太好,怀疑人家光有一个花架子。 冯乔捂额:好不容易重生一回,还能不能让人愉快的谈恋爱? -------- 冯二爷:每天都有想要叼走我家闺女的狼崽子出现,不开心→_→。 狼崽子:每天都要和未来岳父斗智斗勇,心好累←_←。

月下无美人·完结·215万字

雀仙桥

老公要造反,我该怎么办? 夏侯虞觉得,既然她和萧桓是政治联姻,那就各自为政,各取所需,维持表面上琴瑟和鸣好了。可没想到,生死关头,萧桓却把生机留给了她……重回建安三年,夏侯虞忍不住好奇的打量新婚的丈夫萧桓。这一打量不要紧,却把自己给掉进了坑里了……

吱吱·完结·52.4万字

韶光慢

乔昭嫁给了京城一等一的贵公子,可惜刚拜了堂,夫婿就奉旨出征了。再相见,她被夫君大人一箭钉在城墙上,一睁眼成了骑着毛驴的少女,绞尽脑汁琢磨着怎么回到京城去。

冬天的柳叶·完结·171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