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宠婚,甜到齁

名门宠婚,甜到齁

艾依瑶

现代言情/已完结

218万字

完结于2018-06-17 20:01:00
人都说,男人到了中年,颜值和体力就都不行了。 叶倾心不觉得,最起码景博渊就不是,人到中年颜值和体力依旧好得不行。 景博渊举手反驳:“我才三十五,离中年还远。” …… 景博渊,出生勋贵世家,白手起家创立博威集团,在商界呼风唤雨。 大众谈起他:成熟稳重、严肃刻薄、背景深不可测的企业家。 就这样一个严肃到近乎刻薄的成功男人,忽然就老牛吃嫩草,老不正经地娶了个小自己十四岁的小妻子。 叶倾心,在风雨里飘摇的坚韧小草,一场豪娶,她嫁入名门,成了人人羡艳的名门阔太。 …… 传言,景太太就是一只狐狸精,勾得清心寡欲、严于律己的景先生丢了魂。 又传言,景先生宠自己的小妻子宠得没边没际。 一次访谈。 主持人:“都说景先生娶景太太是因为她年轻貌美,是这样吗?她除了漂亮,还有其他优点吗?” 景博渊:“我爱她,不管她漂亮不漂亮,我都会娶她,她也不需要有什么优点,爱上我,就是她最大的优点。” 主持人猝不及防吃了把狗粮,心有不甘继续问:“景先生和景太太第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你们怎么认识的?” 景博渊:“第一次见面,在十五年前……” 主持人:“……” 十五年前,他救了她一命,十五年后,他要了她一生。 …… 二十一岁的叶倾心成了景家的家宠。 景老太太:“心心啊,快把这碗燕窝喝了。” 景老爷子:“心心啊,这祖传的镯子给你。” 景爸爸:“心心啊,这卡给你,想买什么就买什么,别省。” 景三叔:“博渊,你可不要欺负心心,不然我跟你三婶不饶你!” 景三婶:“嗯嗯嗯!” 景二叔:“我也没什么好表示的,送你俩保镖,打架一个顶十。” 叶倾心:“……”不就怀个孕,至于么? 【一对一,豪门婚恋甜宠文】

001:景博渊一再帮助

喝了很多酒,胃里火辣辣的像火烧,头很晕。

叶倾心趴在酒店卫生间的盥洗台上吐了好久,又掬了几捧冷水拍了拍脸颊才好些。

抬头看向镜子里的自己,额头光洁饱满,眉眼如画,琼鼻樱唇,满眼的红血丝也掩不住其中荡漾的灵动与纯粹。

扯了扯嘴角,她想笑,片刻后又放弃,实在是笑不出来。

打开水龙头冲干净盥洗池里的污秽,转身走出卫生间。

刚出门口。

“擦擦脸。”一块深蓝色帕子递到她面前。

叶倾心一愣,抬头。

一下子又怔住。

面前的男人面无表情,甚是严肃,身形高大笔直,深邃的目光平静又深沉,有股上位者威严的气势无形中流露出来,让人不知不觉就被威慑住。

叶倾心此刻就被威慑住了,心弦莫名奇妙紧绷起来,像极了小学时面对严肃古板的班主任的心情。

这个男人她认识,不久前在酒桌上才见过,他是被众人巴结谄媚着的主角,博威老总景博渊。

见她久久不动,景博渊提醒:“要我帮你擦吗?”

一个有钱男人,对一个年轻貌美的女人说这句话,难免给人挑逗之嫌,但这话从景博渊的嘴里说出来,就变成了一件十分严肃的事情。

叶倾心忙伸手接过帕子,顺口道谢:“谢谢景总。”

景博渊朝她微微点了下头,转身离开,步履稳健从容,有他这个年龄段男人特有的成熟魅力。

叶倾心在外面磨蹭了很久,才重新回到包厢,饭局接近尾声,大家正准备换个地方继续玩乐。

这场酒局,来的都是商圈有头有脸的老板高管,剩下的一些年轻好看的女孩子,就都和叶倾心一样,用来调动气氛的。

“心心,怎么这么久才回来?”邰正庭看了眼不远处一位头顶油光发亮、大肚便便的中年胖男人,“黄总喝醉了,还不快去倒茶。”

包厢里声音很嘈杂,邰正庭的声音压得很低,只有叶倾心听得见。

叶倾心抿着唇,没有动。

之前,这个黄总手脚不安分,为了不被占便宜,叶倾心只能用喝酒来转移他的注意力,导致现在胃里火辣辣地痛着。

“对不起舅舅,我身体不舒服,想回去休息。”

叶倾心垂着眼睫,说这话时不卑不亢,语气很淡然。

邰正庭脸色有些不好看,凑近,在她耳边更小声说:“心心,舅舅知道你心气傲,但现在是关键时候,你坚持坚持,哄好了黄总,帮助舅舅拿下这次项目,你妈妈的住院费还有你弟弟的学费就都有了。”

叶倾心脸色一白。

交叠在身前的双手止不住绞在一起,美好的指形有些扭曲。

“别怪舅舅,舅舅也是不得已。”邰正庭的话还在耳边响起。

“对不起舅舅,来之前您也没有说是让我陪人喝酒,我一点准备都没有。”

言外之意,她不想陪黄总。

邰正庭目光晦涩看着她,不知道在想什么,这时,黄总余光瞥见叶倾心回来了,立马丢下正说话的人,伸手揽住她的细腰,“小美人儿怎么这么久才回来,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呢。”

叶倾心整个身体僵硬,所有的感官都集中在那只手上,直到那只手越来越不规矩,她‘噌’地站起来。

动作突然,吓了黄总一跳,他冷着脸,“你干什么呢!”

叶倾心抿着唇。

如果一开始就知道邰正庭带她出来是做这事,说什么她也不会出来。

邰正庭见她像一根木棍杵着,用力拉了她一把,怒斥:“怎么搞的!笨手笨脚,还不快给黄总赔罪!”又转向黄总,“黄总别生气,小姑娘大学还没毕业,没见过什么世面,不太适应,您别往心里去。”

“没毕业?”黄总眯起双眼,看向叶倾心的眼神,像在看一盘菜。

叶倾心低垂着头。

邰正庭见黄总垂涎欲滴的模样,哈哈一笑,说:“是啊,她才大二,成绩一直拔尖,黄总若是觉得不错,不妨指导她些规矩,以后毕业了也好找工作。”

黄总喜得露出两排黄牙,“那敢情好,择日不如撞日,就今晚吧,一会儿就跟在我后面,晚上我送你回家。”

这种心照不宣的暗示,酒场上屡见不鲜,为了生意塞钱塞美女,逼急了老婆都能塞出去。

叶倾心脸色发白,怔怔地望着邰正庭,包厢明明暖气很足,她却觉得浑身冰冷。

咬了咬牙,她还是没忍住:“不好意思黄总,我们学校门禁严,我得早些回去。”

黄总被当众拒绝,觉得失了面子,有些不高兴,“怎么?跟我聊聊还能委屈你?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我看上你是你的福气,别给脸不要脸!你不就是要钱吗?老子有的是钱,想要多少都给你!”

像她这样的大学生黄总见得多了,自比清高,就喜欢玩欲拒还迎的戏码,最后一见到钱,还不是叫干什么就干什么?

就在这时。

一直安静坐在主位抽烟的景博渊站起身。

众人一见他动了,立马一个个都站起身,原本闹哄哄的包厢忽然安静下来,气氛都变得肃穆。

景博渊走过的地方,响起一片恭敬的‘景总’。

黄总和邰正庭的地位在这里不算高,座位被安排在离主位比较远的地方。

他们的注意力早就从叶倾心身上转移开。

景博渊走到叶倾心跟前,他很高大,目测有一米八九的样子,很轻易就将她头顶的灯光夺去,阴影罩下来。

“看你有几分眼熟,哪个学校的?”

沉稳磁性的嗓音从头顶传递下来,叶倾心抬头,对他忽然的举动和问话不明所以,但她知道自己惹不起他,黄总她都惹不起,别说连黄总都不敢得罪的景博渊。

“B大。”她老实回答。

“真巧,我也是B大毕业的,我们算是校友了。”景博渊转头对邰正庭说:“我的这位小校友,你可要好好栽培,B大出人才。”

淡淡的语气,却不容抗拒。

说完,他锐利的目光一扫全场,“我约了朋友等会儿打高尔夫夜场,有人有兴趣吗?”

都这么问了,谁敢没兴趣?

景博渊率先走出包厢,其他人纷纷跟上,只是每个人离开前,都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看一眼叶倾心,尤其是黄总,那眼神,大难临头一般。

叶倾心不傻,景博渊那什么校友的话,分明是在替她解围,他的话说完,黄总居然绕着她走,更别提深入交流了。

只是,为什么呢?

叶倾心走出酒店,刚过完年没多久,京城的夜晚冷得很。

她可不会自作多情地认为景博渊是看上了她,他那样的男人,身居高位又严肃,怎么可能看上她这种毛都没长齐的小丫头片子?

叮铃。

手机短信提示音。

叶倾心哈了哈冻僵的双手,从包里翻出手机,是邰正庭的短信。

——心心,舅舅今晚真的是迫不得已,你妈妈前两天从楼上摔下来断了腿需要钱,我的公司最近也遇到了点困难,黄总的这个项目对公司来说至关重要,我也是为了你妈妈的腿着急了点,看在舅舅一直照顾你和你妈妈还有弟弟的份上,就不要生舅舅的气了,舅舅有空带你去吃好吃的,买漂亮衣服好不好?

叶倾心一字一字看得十分仔细。

只是每看一个字,心就凉一截。

她的妈妈,一直疾病缠身,前两天又断了腿,雪上加霜;她的弟弟,小时候生病坏了脑子,需要进特殊学校;而她,上大学花费很大,她的一家,都靠着舅舅的照顾熬到现在,她连生气质问的资格都没有。

指形纤细的手指在屏幕上敲了几下,给邰正庭回了条短信。

——我知道,谢谢舅舅。

滴!滴!

身后一阵刺耳的鸣笛声。

叶倾心低头拿着手机往旁边挪了挪。

滴!滴!

继续鸣笛。

叶倾心抬头,看见一辆黑色卡宴停在她面前,车窗开着,探出一张肥嘟嘟的男人脸。

“您好,我是景总的助理,罗封,景总吩咐我送你回家,上车吧。”

叶倾心有些诧异,心里敲起警钟,景博渊一再帮助,她总觉不妥,想也不想脱口拒绝:“谢谢,不过不用了,前面就是地铁站,我可以坐地铁回去。”

罗封打开车门下车,一脸严肃:“我只是按景总的吩咐办事,还请您配合,不要为难我。”

他那严肃的样子,跟景博渊很像。

大概这就是有什么样的上司,就有什么样的下属。

叶倾心见他一副‘她不上车,他就不让’的架势,考虑了两秒,坐上车。

车子很快汇入车流。

罗封一会儿瞄一眼后视镜,一会儿瞄一眼后视镜,一副想说什么的样子,叶倾心只盯着车窗外的夜景看。

“那个……”罗封最终还是开口问:“您怎么称呼?”

“我姓叶。”叶倾心的回答有所保留。

罗封并不介意,“你什么时候认识我们景总的?”

不是他要八卦,实在是他跟了景总有十年了,这是景总第一次吩咐他送女人回家,还是个以前从没见过的小女孩,他有些好奇。

“不认识。”叶倾心实话实说,景博渊的名字虽然如雷贯耳,她早就听说过,也知道这个人,但是并不认识,说起来,今晚是她第一次见到他。

“不认识?”罗封怪叫一声,旋即又觉得自己太一惊一乍,清了清嗓子,给自己找台阶,“你知道景总为什么替你解围吗?”

叶倾心一愣,反问:“为什么?”

她也想知道。

罗封故作平静,“你也不知道啊?我还以为你知道呢。”

叶倾心:“……”她也以为他知道。

车子很快停在B大门口。

叶倾心道了谢,推门下车。

罗封眯起双眼打量叶倾心的背影,女孩二十岁左右,身形高挑清瘦,穿着亚麻色呢子大衣,看起来很单薄,简单的马尾,随着走动一甩一甩的,带着俏皮和朝气。

正当好年华的漂亮女孩,气质干净清纯,他在心里给出中肯的评价。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霸气主母惹不起

当绝色嚣张的幽冥谷少主一朝身死重生在现代顶级世家。 倾城无双,冷心绝情是她;嚣张狂傲,毒医双绝亦是她; 她是九重天幕后掌权者,是魔狱的魔主。 她救人只凭自己的心情好坏,对待朋友、家人倾尽一切,只为护他们周全,对待爱人生死相随,宁可负尽天下人。 他,清俊矜贵,霸气孤傲,视女人为无物,冷情到仿佛没有心,似魔似仙。 他是古老神秘家族的家主,是众人心中当之无愧的帝王,手握滔天权势,执掌他人生死。 当冷心绝情的她遇到霸气孤傲的他,是强强对碰成为对手,还是强强联合、生死相随? 纵宠篇 叶倾颜慵懒地窝在君墨宸怀里,抬头看向君墨宸,声音软糯地说道“宸,他们都说你把宠坏了,说我是红颜祸水,仗着你无法无天。” 君墨宸伸手抚摸着叶倾颜的长发,宠溺地说“谁说的,我就是要把你宠坏,宠得你离不开我,那样你就是我一人的了。” 叶倾颜伸手搂住君墨宸的脖颈,笑着说“你真霸道,不过霸道得我很喜欢。”说完在他脸上印下一吻。 本文一对一宠文,男强女强,异能重生,本文均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薄荷凉夏·完结·186万字

余生悲欢皆为你

新书【退圈后她惊艳全球】已开,欢迎品读。 “你娶我吧,婚后我会对你忠诚,你要保我不死。”走投无路,乔玖笙找上了传闻中患有眼疾、不近美|色的方俞生。 他空洞双眸毫无波澜,却道:“好。” 一夜之间,乔玖笙荣升方家大少奶奶,风光无限。 * 婚前他对她说:“不要因为我是盲人看不见,你就敢明目张胆的偷看我。” 婚礼当晚,他对她说:“你大可不必穿得像只熊,我这人不近美|色。” 婚后半年,只因她多看了一眼某男性,此后,她电脑手机床头柜办公桌钱包夹里,全都是方先生的自拍照。 且看男主如何在打脸大道上,越奔越远。

帝歌·完结·261万字

被迫跟大佬隐婚后

【搞笑+甜宠】这是一篇关于迷糊可爱菜鸟助理VS腹黑清冷财阀大佬的搞笑爱情故事。 大二女生林小溪到跨国集团L&M当工读生,第一天就将来视察工作的大佬得罪了。 两年后,她阴差阳错地成了大佬全家的恩人,结果一不小心走错房。大佬被迫为她负责,至此开启了跟大佬先婚后爱的隐婚生活。 第一次见面,大佬在CEO办公室,她在打杂。大佬要咖啡,她端上。 只不过手一抖,哦——咖啡全倒在了总裁的裤子上。 他对她说——你这个笨蛋给我滚出去。 她很无辜——我又不是陀螺,怎么懂得滚! 第二次见面,她对他说——我们结婚吧! 他扫了她一眼反问——我三十,你二十,我们合适吗? 正在玩真心话大冒险的她忙摆手——不合适,不合适~~~ 第三次见面,她莫名其妙成了李太太了—— 聿天使招牌搞笑暖文,大家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哈~~~

聿天使·完结·282万字

蜜婚之权少的爱妻

陆七,京都陆家千金,结婚当天被未婚夫抛弃,新娘成了她同父异母的妹妹。 母亲气得气血攻心,被送进医院抢救。 家道中落,她成了京都最大的笑柄。 未婚夫说:当初选择和你在一起,是因为你能助我事业有成。 妹妹说:姐姐,他爱的人是我,这些年他有碰过你吗? 一段痴心付出换来这样的结果,她被憋成了内伤,在众人的嘲笑中黯然转身,一怒之下很快闪婚了这样一个人物。 没钱,没房,没车,典型的三没人物。 却没想到某天,她身边躺着的某人摇身一变成了顶级钻石王老五,一时间,她成了整个京都人人羡煞的女人。 —— 他是年轻权贵,英俊多金,成熟稳重,更是京都赫赫有名权家的长孙,手握重权。 等某天权某人身份曝光,陆七却退宿了。 陆七:我家境不好。 权少:我养的起你。 陆七:我脾气不好。 权少:我能受就行。 陆七:我不够漂亮。 权大少挑了下眉:我不嫌弃。 陆七咬牙…… 她明明也是风情万种的,就不能说句好听的? 陆七抿唇:我身材不够好。 这次权大少终于看了她一眼,笑得诡异,“够我摸就好!!” 陆七:…… 越说越不正经。 —— (夫妻私房话) 权太太听到风声,说权大少有宝贝要送给她,她期待了好几天没音讯,某天晚上两人就寝时终于按耐不住,问权先生。 “听说你有宝贝要送给我?” 这么久不拿出来,难道是要送给别的女人? 权先生看着她数秒,欺压上身。 陆七抗议:“权奕珩,不带你这么玩的,说好的宝贝呢?” “宝贝不是在被你抱着么?”男人在她耳旁低喃。 陆七一脸懵逼的望着他:“……” “我身上的一切,全世界的女人,我只交给你。”他笑容和煦,连耍流氓都那么义正言辞,“包括为夫的身体!” 除了这些,难道他身上还有比这更珍贵的宝贝? “权奕珩!”权太太怒。 “权太太你悠着点儿,我的命在你手里!” 陆七:权奕珩,姐要废了你!

清音随琴·完结·245万字

权爷枭宠神秘娇妻

他战无不胜所向披靡,拥有极致美颜,惑人心魄。 她拥有顶级的容貌,顶级的人生,却被一场车祸撞成个傻子,令人惊惋。 没人知道,他曾经在一片混乱当中,看到那个被称为傻子的女人踩着满地狼藉,面色凌厉,救身边人出水火之中,只一眼,他便定了一生。 有一种人,是一眼看中的毒,戒不掉,也灭不掉...... 当你的信仰和你所爱背道而驰的时候,你会如何? 【宠文,女主很强,非常强,男主也不弱,热血之战,信仰的碰撞。】 简介无力,主要看文,宠文,男强女强,不虐。

悠哉依然·完结·124万字

指腹为婚,总裁的隐婚新娘

琉璃今年十八岁,刚上大一。 熬过了高考,上了大学就以为解放了的琉璃, 却在放寒假期间,莫名其妙的成为有夫之妇! 哦,错了,是有未婚夫。 什么? 从小就订了婚约的! 不如说上辈子就已经定情了,更有信服力! 这种哄小孩子的话,谁信啊! 可是为啥她会有唐家的定情信物呢? 而且还真的是她从小就戴到大的。 现在不嫁可以么? 不行! 想怎样? 她刚十八岁,法律上规定女方年满二十岁才可以结婚的! 哦,他们不在这里登记,可以不用等到二十岁! …… %¥#¥ %¥…… 【精彩片段一】 “大叔,请问唐家怎么走?” 琉璃看着手机上的地址,微笑着问着停在路边的一辆车里的司机大叔。 然后视线开始从下往上移动。 只因为对方打开车门,下车来,站在她面前,整整高了她二三十公分。 琉璃不得不仰望。 最后好心的大叔,还亲自带路送她到了唐家。 等一下,他是唐家大少—— 她的未婚夫!!! 琉璃顿时内牛满面—— 好老哦!!! 【精彩片段二】 “我今年十八岁,你知道么?” 面无表情的男子,瞟了她一眼,很酷的没有回应。 琉璃挺了挺胸,鼓起勇气,继续说道, “所以你不能强迫一个小女孩做她不愿意做的事。 以下是我罗列的几个婚后相处规则,我们一起遵守。 一,我睡床,你睡沙发。当然你要是不同意,反过来也行! 二,路上见面要当作不认识,当然更不能叫我老婆。 三,婚姻维持两年,离婚协议先签了,省得你到时候反悔。 四,每个月得给我零花钱,当然一千不可以的话,五百也行! 。。。。。。 ***************************** 聿天使的最新搞笑宠文,没有最温暖的,只有更温暖的! 喜欢的亲们可以点击下面的“加入书架”,跟聿天使一起跟文哦!

聿天使·完结·122万字

神秘老公超级甜

他是帝都权势滔天的第一大少,人前他禁欲淡漠,杀伐果断,人后他温柔体贴,宠妻无下限。 有人问白少:“请问你有什么梦想?” 白墨尧:“娶季芷初为妻,然后爱她、宠她,一辈子。”

洛青青·完结·158万字

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7年婚姻。 相见如宾,浓情甜蜜。 到头来,镜花水月。 倾尽所有,换来一场蓄谋已久的杀人灭口。 那一天。 陆漫漫怀着还不足2月的孩子,死于一场车祸。 离奇的车祸,却意外获得重生。 陆漫漫再次睁眼,回到还未嫁人之时。 她凌厉的眼眸一紧,嗜血的微笑,风华绝代。 重生一世,她誓要,血债血偿! 为此! 陆漫漫醒来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拒绝渣男,毅然嫁给了上一世的死对头,这一世本不该去招惹的男人。 她说,“我送你锦绣前程,你助我斩妖除魔!” 他邪魅的嘴角微扬,低沉的嗓音道,“一诺千金。” 精彩片段一: “都说文城陆家千金陆漫漫,琴棋书画,聪慧过人,贤良淑德,温柔大方,知书达理,善解人意,是文城所有男人心目中的贤妻良母……”男人低沉的声音显得那般的漫不经心,“只是不知这般凶恶残酷,心胸狭窄,瑕疵必报,阴谋算计还表里不一的女人,是谁?” 陆漫漫抬眸看了一下男人,遂问道,“姐都被人害得倾家荡产死无全尸了,你还让姐继续装逼?!” 男人眉头颤动。 “打个比方,当你想要放屁的时候,你为了维护自己的形象憋住了,最后的结果你知道会怎样?”陆漫漫一字一句,“屁从嘴里面吐出来,恶心的是自己!” 男人脸色直接黑透。 …… 精彩片段二: “不是形婚吗?”陆漫漫死拽着两条杠的早孕棒。 “我是一个正常的男人。” “我怀孕了。” “我身体各个器官都很健康。” “莫远修,重点是姐怀孕了!怀孕了!怀孕了!”陆漫漫气急攻心。 “所以?” “我不打算留下她。” 男人微抬眸,一脸淡薄,“还记得我们交易达成时我说的话吗?” “一诺千金?”陆漫漫扬眉。 “记得就好。” “什么意思?”陆漫漫莫名其妙。 “生个千金。”男人说的慢条斯理。 陆漫漫一口老血差点没有喷出来! 她说过要生的吗?! …… 简介小白,内容绝壁正剧! 本文是一枚一心只想要辅助丈夫成立丰功伟业的贤妻良母遭遇最爱人背叛后,意外重生重活一世,在报复渣男的过程中重新收获爱情的豪门故事。 精彩,不容错过,欢迎跳坑。 PS:本文架空

恩很宅·完结·328万字

原来你也一直深爱我

(本书已出版,出版名《只想好好去爱你》)她是纪家准孙媳,却在订婚那天,遇见另一个蒙着眼睛的男人 。从那以后,她隔三差五在不知不觉中被蒙上眼睛,被送到一个神秘的地方;终于有一天,肚子里有了小包子,她风中凌乱了,去医院准备打掉孩子,却又在手术台上被蒙上眼睛送到了他的面前,终于看到了他的脸,她更凌乱了,“怎么是你?” 男人笑微微的看着她,“嫁给我,曾经那些欺负过你的人见到你都要对你恭恭敬敬。” 纪安宁:“……” 某日纪安宁摸着挺挺的小腹一脸纠结的问纪先生:“亲爱的,宝宝出生后到底要喊你什么?” 纪先生:“……” ***他精心筹建一座城池,只为护她一人安宁*** (男女主身心都非常干净!)

微扬·完结·155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