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隐婚之枭爷的神秘新妻

名门隐婚之枭爷的神秘新妻

月初姣姣

现代言情/已完结

302万字

完结于2019-06-2810:10:05
【霸道强势男VS自私傲慢女,宠文无虐,放心跳坑】 叶家,燕京最低调的顶级豪门,现任家主,叶九霄更是神秘低调,性子乖戾,“我强势惯了,谁都知道我霸道又自私,尤其护短。” 顾华灼,顾家低调认回的大小姐,长得漂亮,小嘴儿更是伶俐,“我这人性子霸道,我的东西,你但凡伸只手过来,我就能让它有去无回,尤其在男人方面。” 【高调屠狗】 凭借着强势手段在娱乐圈闯出一片天的顾华灼,名声狼藉。 在她背负骂名,千夫所指的时候。 那个名满盛都的叶九爷,宛若神祗出现,将她搂到怀里。 “我们已婚,育有一子。” 高调屠狗。 【不讲理篇】 顾华灼垂眸看着对面气急败坏的女人,继续低头掐着指甲。 “顾华灼,你也太欺负人了,能不能讲点道理。” “我什么时候和人讲过道理。” “你这么大的腕儿,居然会和我一个新人抢角色。” “首先这个角色不是你的,况且就算是抢了,你又奈我何?压你也得受着!等哪天你爬到我的位置,你才有资格来指责我!” “你——”女人气急败坏。 “看不惯我?”顾华灼哂笑,“忍着!” ** 自此有传言:九灼夫妇一出手,虐尽天下单身狗。 简介无能,内容绝对精彩,坑品保证,欢迎跳坑!

001九爷,身材不错

  军绿色的吉普车,行驶在曲折蜿蜒的山路上,女人坐在车内,捏着粉盒正在补妆,镜子中的那张脸,漂亮精致。

莹白的手腕抵在车窗上,墨色秀发别在耳后,露出小巧的耳朵,一点碎钻点缀,眉毛被精致的修饰过,带着一点弧度,杏眼微微眯着,仿若氤氲了一点春色,灵动非常,舟车劳顿,不耐烦的打了个哈气,眸子染上一点水汽,楚楚可人。

唇形弧度优美,橘红色的唇色衬托得她皮肤越发莹白,微眯的眼睛更是带着勾魂摄魄的无边春色,只是眸底却清明一片……

她能够在娱乐圈占了一席之地,也是因为这既妩媚又干净的气质。

手机响起,她不耐烦的挂断。

手机屏幕上还有未曾点开的微博和各种视频网站的推送消息。

“当红影星顾华灼疑似怀孕,被人拍到去医院产检。”

开车军官扭头看了她一眼。

长得确实漂亮。

车子很快行驶到军区,通过前面的哨站,穿过一排郁郁葱葱的树木,绕过操场营房,直接往后面驶去。

“顾小姐到了。”军官笑道。

“麻烦了。”

“顾小姐太客气了,您快下车吧,老爷子等您好久了。”

顾华灼拎起包就往下面走,参天蔽日的树木挡住了阳光,她眯着眼睛直直往一处有院子的家属楼走去。

“小姐来啦,老爷子去隔壁叶家串门了,我这就去叫人。”

顾华灼眯着眼睛看着停在叶家院子前的纯手工打造的世爵跑车,通体金色。

“是不是叶家那位小孙子来了。”顾华灼笑道。

“嗯,说要过来玩几天!”

“我也好些日子没见到那小家伙了,我自己过去吧。”

顾华灼说着直接跨过低矮的围栏到了叶家院子里。

“汪汪——”从屋子里忽然冲出一只大白狗,朝着顾华灼就扑了过去。

顾华灼猝不及防,直接被扑倒在地。

“汪汪——”整个脸瞬间被狗舔了一遍。

“小叶子,你快让开。”这狗是叶家那位小太岁的,顾华灼经常过来,和它也是很熟,只是上次看着还没有这么大啊。

“吁——小叶子!”后面传来奶声奶气的喊声,小叶子利索得从顾华灼身上移开,顾华灼这才从地上爬起来,衣服上都是泥渍。

男孩四岁多的模样,皮肤白嫩,头发一丝不苟的梳在脑袋后面,露出漂亮光洁的额头,笑起来嘴边还有两个漂亮的梨涡,与顾华灼一般模样,所以顾华灼也格外喜欢他。

小包子拧着眉头,打量着顾华灼,忽然扭头就往屋内走。

“小包子,怎么了,生气啦?”顾华灼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抬脚追上去。

“你们这些大人反正很忙。”那口气满是酸味。

“我这不是来看你了嘛!”顾华灼伸手把他抱起来,“快亲我一口。”

“不要。”

“我来过几次,可是你都不在,叶爷爷说你上幼儿园了。”

“你可以来我家看我啊!”

“这个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你分明就是不想我。”小包子鼓着小嘴,“我都看到电视了,说你怀了小宝宝,所以你就不爱我了。”

“那都是假的,我连男朋友都没有,哪里来的小宝宝。”

顾华灼也是为了这件事才到这里避难的。

“我就说嘛,阿姨怎么会看上那么个猥琐的小男人!”

顾华灼一乐,人家好歹也是一家上市公司的经理好嘛?猥琐的小男人?

不过这个形容,她喜欢。

“太公正在后院下棋,我带你过去。”

“你先过去,我去洗个脸,刚刚被小叶子糊了我一脸口水。”

“嗯嗯!”小包子说着就迈着小短腿往后面跑。

顾华灼一边拍打着身上的灰尘,一边往洗手间走。

嗯?停水了?

这里是山区,十分偏僻,停水停电是常有的事。

去楼上看看。

顾华灼经常过来这边,对这里的房间自然很熟,只是找了几个房间,都是没有水,只有最后一个客卧了。

她推门而入,直奔洗手间,想都没想,就把门一下子拧开。

扑面而来的白色水汽,脸上一片温热,眼前却一片白,随着门被打开,水汽顿时消散开来……

她的面前出现了一个男人。

对方眸子阴沉,手中还抓着毛巾,眸子眯着,打量着门口的女人。

顾华灼艰难的吞咽口水,这……

男人扯过一边的浴巾围在腰上,眯着眼睛打量她。

但凡是个女人都应该失声尖叫才对,她倒好,毫不避讳的看,就是现在也还在看!

“出去!”

男人声音透着嘶哑沧桑感,掷地有声,却又锋利异常,仿若寒峭,将顾华灼脑海中旖旎的画面瞬间劈成两半。

顾华灼看着他,那双眼睛与小包子一般无二。

这人……

该不会是叶九霄吧!

若说这叶家的历史,上可追溯到建国前的百年,四世三公,在当时已经是名门望族,十分显贵。

树大难免招风,叶家激流通退,并没有延续军事家族的传统,转战商界,建立起了以叶氏为首的庞大产业体系,更是涉足各行各业,叶家也变得越发低调起来,几乎成了隐世豪门。

而现在叶家的继承人就是叶九霄。

据说是特种兵出身,退役之后没有留在部队,进军商界,为人低调,可是一旦有动作,那必然是惊风动雨之势。

只是没听说叶九霄结婚,却有个四岁多的儿子,人称小太岁,或者干脆叫小九爷,整天喜欢骑着大白狗,在燕京也是横着走的主儿。

“你还没看够?”男人已经裹了浴袍。

他认识眼前的女人。

自家儿子整天捧着电视追着她的电视剧,顾华灼!

“那个……”顾华灼稍显尴尬,摸了摸鼻子,“九爷,您的身材不错!”

叶九霄脸一黑,“滚出去!”

“粑粑——”

小包子此刻破门而入。

“阿姨,你怎么在这儿。”

“包子——”顾华灼指着他救命呢。

“我上来是和你说,修水管,别的房间都停水了……”

“你怎么不早说,你把我害死了。”

“你撞到我粑粑洗澡了?看光了?”包子眯着眼睛。

“差不多!”

叶九霄挑眉,这女人怎么如此不诚实。

“这是什么光荣的事情嘛,你还非要说出来,我不要脸的啊。”

“你的脸比我的身子值钱?”

“我也不知道你在里面啊。”

“你事先并未敲门。”

“因为我太急。”

“强词夺理。”

“你才胡搅蛮缠。”

小包子双手抱胸看着两个人争执。

“阿姨,你把我粑粑看光了,不如我做主,把我粑粑许配给你如何?”

顾华灼脚下一个趔趄,“包子,这话可不能胡说。”

“你俩先出去,我要穿衣服。”叶九霄眉头拧紧,淬着寒峭,仿若要把顾华灼给看穿。

顾华灼连忙抱着包子往楼下狂奔。

叶九霄抄起放在一侧的衣服,眉头拧起,眉心压出一点印痕。

“叶擎轩,你怎么不早点和我说啊,真是被你害死了。”顾华灼没接触过叶九霄,可是传闻却听了不少,性子冷漠孤僻,行事杀伐果决,出了名的强势霸道、自私护短。

“是你自己太莽撞!”

“谁知道你爸爸会过来,我来这边这么多年,都没见过他。”

“他平时比较忙,我刚刚放暑假,要过来多待几天,他顺便送我来。”包子骑在大白熊犬背上,在房间来回晃悠,“是你把我粑粑看光了,怎么你还委屈上了。”

“我……”顾华灼搓了搓手心,本来是来这里避避风头的,却不曾想又惹了一个煞星。

“之前我就和你说,当我麻麻,你非是不听,现在把我粑粑看光了,看你怎么办。”

十分钟后

顾华灼这才算是真正看清叶九霄。

修长的双腿随意交叠,穿着剪裁得体的西装,袖口还能看见黑色的英文字符,显然是高级定制,隐约可见那劲瘦的腰身,目光带着寒峭,仿佛凝结了一层寒霜。即使一个人坐在那边,也仿若一个君王睥睨着属于自己的领土,自信从容,面色冷凝。

只是身上的气势太压人,带着独属于上位者的威严。

“顾华灼。”

“是!”

顾华灼经常来这边,却是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叶九爷。

整个燕京唯一所有人都得称一句“爷”的人。

“多大?”男人目光审度,锋利异常。

“25。”

“有男朋友吗?”

“没有。”

“有婚配?”

“没有。”

“有爱慕之人?”

“也没有。”

“我娶你!”

顾华灼睁大眼睛,他在说什么?娶她?

“叶九爷,您知道我的身份背景吗?我不仅是混娱乐圈的,我还是顾家……”

“或者……”叶九霄手指轻轻叩打着手背,“你嫁给我。”

这有什么分别吗?

“叶九爷,这毕竟是您的终身大事,不能如此草率吧。”顾华灼悻悻地一笑,“况且您的身份尊贵,我也高攀不起啊。”

“我不嫌弃你。”

顾华灼愕然,“九爷,您再考虑一下?”

“我只知道,你是第一个把我看光的女人,顾小姐不想负责?”

“粑粑,我看阿姨就是不想负责,她分明就是在嫌弃你,是不是你的身材不好?”

“嗯?”叶九霄拖长尾音,分明是在逼着顾华灼做决定。

“顾小姐刚刚盯着叶某人看了足足十八秒。”

顾华灼嘴角抽了抽,这人洗澡还喜欢计时嘛?

“粑粑,阿姨是看呆了?”

叶九霄猛地抬头看向顾华灼,“顾小姐同意我的话嘛?”

“同意!”

“粑粑,我早就和你说了,阿姨长得漂亮,对我也好,很适合当我妈。”

“嗯。”

“回家之后,我们可以住在一起吗?”

“可以。”

“那……”小包子笑眯眯,两个梨涡深陷,“会给我生弟弟嘛!”

“会!”

“噗——”顾华灼被呛到。

“顾小姐在质疑我的能力?”

顾华灼此刻已经开始质疑这个世界了。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晚安,总裁大人

【女强爽文,打脸啪啪啪,1V1双洁专宠】 “雷先生,听闻最近有流言说您暗恋我?” 对面男人冷脸头也不抬处理公事。 “我对天发誓,我对您绝无任何遐想!” 顺便嘟囔句…… 也不知是哪条狗妖言惑众。 只听耳边传来啪的一声,男人手中签字笔硬生生折成两段。 四目相对,室内温度骤降。 许久,雷枭薄唇微动。 “汪……” “……”神经病!

纳兰雪央·完结·241万字

阮先生和凌小姐的日常

【推荐新书《深爷乖乖爱我》】他是亿万少女的梦,令人闻风丧胆的帝国决策人,却偏偏对她束手无策,用尽手段逼她结婚,妄图用一本证书绑住她。“记住,从这一刻开始,不许出席混乱的娱乐场合,不许喝男人给的酒,不许与除了我以外的任何男人有肢体接触。否则,后果很严重。” 凌天雅突然觉得自己就像是个被家长管束的青春期少女一样,不许这个不许那个。 “你的要求有些过分了,我会有应酬,我……”男人寒着脸警告她,“凌天雅,我不是在和你商量。”于是,帝国大少成了彻头彻尾的老婆奴,阮泽晏:“我对你的爱就是特权,你可以尽管利用我,我心甘情愿!”却换来某女人的白眼,“收起你的特权吧,我才不稀罕!”

高擎·完结·275万字

别闹,薄先生!

沈小姐忙着吃饭,睡觉,教渣渣如何做人! 薄先生忙着追沈小姐,追沈小姐,还是追沈小姐! “不都说薄执行长清心寡欲谦谦君子吗?” 薄先生眯着眼睛靠在沙发上,动作清闲又优雅,“乖,叫老公。” 薄太太扶额,看着那张脸—— 那种明明冷冰冰却又唯她不能缺的样子,简直就是逼人犯罪!

楠楠李·完结·431万字

陆少谋妻之婚不由你

不言新文开坑啦!!!《顾先生的金丝雀》 【我陆景行这辈子只护沈清一人】 【动我可以,动我老婆,你试试看】 他、M国太子爷,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人称行走的阎王爷。 她、行业内最值钱的企业规划师,江城首富之女,任何濒危企业,都能用芊芊玉指出一条康庄大道。 两个本是毫无交集的人,却阴差阳错擦出了火花。 她怒;“我要去告你,让你把牢底坐穿。” 他轻点烟灰,嘲讽道;“大门朝哪边开你知不知道?” 第二日、满城风雨,M国太子爷与某某女在阳台………。 第三日,他出现在她面前,拿着结婚报告,将她带进民政局,此后、世人都尊称她一声陆夫人。【我陆景行这辈子谋得再多也就谋一个沈清】 别名,《总统夫人养成记》《撩总统手册》 《总统是条咸鱼》本文男女主身心干净1v1,结局H。 推荐不言完结文【权少抢妻;婚不由己】姊妹篇

李不言·完结·342万字

不负荣光,不负你

(超甜宠文)简桑榆重生前看到顾沉就腿软,怂,吓得。 顾沉:什么时候才能给我生个孩子? 简桑榆:等我成为影后。 然后,简桑榆成为了史上年纪最小的双奖影后。 …… 记者:简影后如此成功的秘密是什么? 简桑榆捂脸:还是顾沉。 简桑榆重生前就想和顾沉离婚,结果最后两人死都死在一块。 重生后简桑榆仍然想和顾沉离婚,结果等老了也没有离成。

清风莫晚·完结·334万字

大财阀的隐婚甜妻

【重生甜宠+虐渣虐狗】 前世,顾薇薇被所爱的男人和她最信任的闺蜜背叛,惨死。 一朝重生,却成了华国第一财阀傅寒峥的小女友。 她步步小心,向曾经暗害她的人复仇。 他处处护佑,将她宠到极致。 都说,傅寒峥高冷薄情无人性。 那天天撩得她脸红心跳,宠她宠得无法无天的完美老公,是个假老公吗? “先生,学校好多男生在追太太。” “把学校男生全部退学,给我改建成女校。” “先生,太太和圈内当红男星传绯闻,炒CP了。” “把那个男星封杀!” “那是你弟弟。” “……那就打死吧。”

贺兰央央·完结·298万字

重生后她成了宋先生的小祖宗

【本文已完结】 (新文《谢爷说夫人命中缺宠,得惯着!》连载中) 面对家人算计,她当众坐上他的大腿:“我唐黎要么不嫁,要嫁就嫁最有权势的男人!” 宋柏彦,位高权重的大人物,就此和一个小丫头纠缠余生。 重生前,她活在谎言中,下场凄惨。 重生后,她发誓不再走前世那条不归路,结果却惹上一个身居高位的男人。 婚后生活—— “先生,夫人把山庄东面的墙拆了。” “保护好夫人,别让她伤着。” “先生,夫人说要带着小少爷离家出走。” 宋先生叹息,放下手头文件叮嘱:“你亲自开车送一趟,别让他们迷了路。”

大梦初醒吖·完结·165万字

钻石婚约之独占神秘妻

【淡漠如莲狐狸女pk铁血冰山腹黑狼,极致宠文,亲们放心入坑!】 权景吾是谁? 京城根正苗红的爷,人送外号“景爷”,亦是京城金字塔最顶峰的“大钻石”。 然而,有一天,万人敬仰的“大钻石”被一个女人贴上了专属标签,还是他们最最瞧不起的人,京城所有人都傻眼了。 简清是谁? 家族的污点,被人唾弃的孽种,豪门世家的笑料,一朝归来,大放异彩,欠她的,也是时候一一偿还了。 当层层身份被揭开,曾经看轻她的人无一不是“啪啪打脸”。 第一次见面,她淡如清莲,身调款款,高调归来。 第二次见面,她狠如斗兽,脸上噙着淡笑,下手却狠辣利落。 第三次见面,她狡黠如狐,一声“小景”彻底缠住他的心,从此让他走向宠妻的道路一去不回头。 狗粮剧场: 属下,“boss,外面有人谣传夫人生来是克你的,与你八字不合。” 景爷,“胡说八道。” “……”一众属下眼观鼻鼻观心,往后挪了一步,生怕受到自家boss的怒火。 紧接着,只听得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携着几分宠溺的笑意,“她分明是生来给我宠,给我疼的。” 猝不及防被硬喂了一嘴狗粮,众人瞬间累觉不爱了,心中不禁长啸。 夫人,快来带走boss,boss又来虐狗了。

薄荷凉夏·完结·224万字

名门暖婚之权爷追妻攻略

宋风晚被交往一年的未婚夫甩了,凭空冒出的私生女还要破坏她的家庭。 某日醉酒,扬言要追到前任未婚夫最怕的人——傅家三爷。 角落里,有人轻笑,“傅三,这丫头胆大包天,说要追你?” 某人眸色沉沉,“眼光不错。” 后来 前男友搂着大肚子的小三和她耀武扬威。 某人信步而来,两人乖巧叫声,“三叔。” 傅沉看向身边的宋风晚,“叫三婶。” 【理想型篇】 婚前某次采访 记者:“宋小姐择偶标准是什么?” 宋风晚:“多金帅气有魅力。” 某人点头,他都有。 记者:“有具体的标准么?” 宋风晚:“比我大三岁左右,个子不要太高,温暖,爱笑。” 某人腹诽,他一样都不占,年纪身高不能改,那他多笑笑。 某公司众人凌乱,心惊肉跳。 “求三爷别笑,我们害怕!” 婚后采访 记者:“貌似三爷不符合你的理想型标准。” 她笑道:“但他符合我对另一半的所有幻想。” ** 众人眼里的傅三爷:面慈心狠。 宋风晚眼里的他:很苏很撩的老男人。 众人:咱们认识的可能不是一个人。 ** 月初出品,坑品保证,欢迎大家跳坑。

月初姣姣·完结·363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