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家九姑娘

沈家九姑娘

夜纤雪

古代言情/已完结

111万字

完结于2021-04-1413:05:23
穿越时空,娘是重生的,那是一种什么感觉? 沈丹遐觉得那是中了大乐透。 重生娘对她千依百顺,千娇百宠,爱若珍宝,吃穿用住皆是最好,还容不得人欺负她、违逆她。 重生娘霸气地宣称:谁敢让我的女儿不如意,我就让谁不如意。谁敢让我女儿难过,我就让谁难过一万倍。谁敢动我女儿一根毫毛,我就剥了谁的皮。 这个谁,亦包括她这世的亲生父亲沈穆轲。 重生娘掌握先机,算无遗策,却独独没有算到,有个狼崽子把她的宝贝女儿给叼走了。 片断: 阳光正好,荷花盛放,站在小舟上的俏丽少女,举着船桨,娇嗔地问岸上的男子,“你到底上不上来?” 男子提起衣摆,唇边噙着浅笑,“不敢请耳,固所愿也。”“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月下绝色的少女一手提壶,一手举杯,对着明月扬声道。 伴着月光走过来的男子,道:“满月之日,在屋顶喝酒更好。” “你是要邀请我上屋顶喝酒吗?”少女眼睛清亮地看着男子问道。 男子浅笑问道:“不知你可愿意?” 少女俏皮地笑道:“不敢请耳,固所愿也。”

第一章前尘往事

  夜,无月,黑得漫无边际,只有几颗零落的星星,散发着微弱的光芒。锦都城东郊,被大火烧成废墟的原太子府,出现了两道快速移动的身影。

他们来到西北角一处被杂草遮掩的枯井前,擦亮了火熠子,将井口上方的杂物清除,把背在身上的长绳,抛进枯井里,一个人在井口拉着绳子,一个拽着绳子爬了下去。

在枯井里,那人找到一个已然褪色的襁褓,那人从怀里掏出一块灰布,将襁褓包起来系好,绑在腰间,顺着绳子爬出了枯井。

半个时辰后,这个襁褓送到了两个月前才刚刚新鲜出炉的忠义侯夫人陶氏的面前。陶氏双手颤抖地解开布包,看到里面的襁褓,熟悉的针线,眼中浮起了泪光。

襁褓上布带已然风化,又是活结,很轻易地就扯断了,里面有一小截灰白色的骨头。陶氏的手颤抖地厉害,想碰又不敢碰那一截骨头,泪如雨下,失声喊道:“女儿!女儿!我苦命的女儿!”

陶氏抱着襁褓,哭得撕心裂肺,哭得声音沙哑,哭得双眼红肿。不知道过哭了多久,陶氏哭得全身没力,哭瘫在桌子上,抽搐了许久,才慢慢地恢复平静。

陶氏擦去脸上的泪水,认真而仔细地将襁褓折整齐,装进锦盒里,轻轻抚摸着,喃喃自语道:“女儿,娘不会让你冤死的,娘会为你报仇的,娘会送罪魁祸首下来给你请罪的。女儿,是娘没用,是娘对不起你,娘会很快就下来陪你的,乖女儿,你别怕,你等着娘。”

陶氏痴痴地看着襁褓,一动不动,整个人都凝固在悲痛之中,直到窗口透过光亮,昭示天要亮了,她才把锦盒的盖子盖好,锁进了紫檀木雕花立柜中。

陶氏拉响铃铛,唤婢女进来伺候。婢女们早已准备好洗漱用品,在外面候着了,听到声响,推门进来,看到一脸憔悴陶氏,都是一惊。心腹婢女关心地问道:“夫人,昨夜没睡好吗?”

陶氏嘴角微微上勾,一语双关地道:“是啊,没睡好,做了一个噩梦,如今梦已醒,以后会睡得很好的。”

在陶氏洗漱梳妆时,几个妾室过来请安伺候,“贱妾给夫人请安,夫人万福。”

陶氏眼皮都没抬起,冷淡地哼了一声,对她们的态度没有丝毫的改变。一会,忠义侯沈穆轲来了,跟在他身后的是昨天跟他欢好的小妾。小妾一脸的春意,纤腰扭出的媚态,看得另外几个妾室满眼妒意。

“老爷。”陶氏欠身行礼,低垂的眼中寒光闪动。

沈穆轲嗯了声,在左首椅子上坐下。陶氏亲手奉了茶水给她,然后在他左手边的椅子坐下。

婢女通报道:“三爷、三奶奶、七爷和小少爷,宝姑娘来请安了。”

沈穆轲抿了口茶水,道:“让他们进来。”

陶氏看着一瘸一拐走进来的沈柏寓,眼中闪过一抹心疼,看到大阔步的沈柏定,叠放在身前的双手,紧紧地互握了一下。

二奶奶绍氏给公婆请安,抬眼看了看陶氏,眼中闪过一抹诧异,今天是怎么了?一向不喜欢涂抹脂粉的婆婆,今天的脂粉擦得忒厚了。

陶氏轻咳一声,道:“人齐了,上朝食吧。”

婢女摆好朝食,沈穆轲在桌边坐下,陶氏等人入坐。陶氏斜了眼绍氏,道:“有下人伺候,你坐下一起吃吧。”

“是。”绍氏屈膝应道。

沈柏定端起碗,又放下了,露出食难下咽的模样。沈穆轲抬眼看着他,问道:“怎么了?”

“父亲,儿子坐着吃饭,生母在旁伺候,儿子有负担。”沈柏定起身垂首道。

陶氏勾了勾唇角,目光平静如水,夹了个春卷,给小孙女,“宝儿吃。”

沈穆轲看了眼沈柏定的生母董姨娘,道:“去旁边坐着。”

董姨娘笑得见牙不见眼,道:“是,老爷。”

一家人安静吃完朝食,沈穆轲接过婢女递来的杯子,漱了口,抬腿往左室走去。陶氏指着小妾,道:“进去伺候老爷换衣。”

小妾屈屈膝道:“是。”

沈穆轲换好朝服,走了出来,道:“我去衙门了。”

陶氏站起来,和妾室送他到门口,欠身道:“恭送老爷。”

妾室们也行礼道:“恭送老爷。”

送走沈穆轲,陶氏将小妾们和沈柏定都打发走,道:“寓儿,你媳妇嫁进来几年了,都没回过娘家,这几个月都没什么事,你就带着她和孩子们去趟绍家,看看你岳父岳母,赶在端午节前回来就行了。”

绍氏满心欢喜,沈柏寓一向孝顺,夫妻俩听从陶氏的话,准备好了礼物,于三月十八日离京去绍氏的娘家。

沈柏寓夫妻带着孩子离开的第三天,三月二十日,陶氏如常去沈家老宅,给沈母请安。沈母穿着一袭深蓝色团花对襟宽袖长衫,歪靠在榻上,一个小丫头拿美人捶在给她捶腿。

沈母看着陶氏进来,眼中闪过一抹鄙色,沉声问道:“怎么只有你一个?绍氏呢?”

陶氏只当没看到她眼中的神色,恭敬地行了礼,道:“老太太,绍氏回娘家了。”

“这小辈回娘家,都不告知长辈的,太没礼数了,小户出身,就是上不了台面。”沈二太太周氏阴阳怪气地道。

“她是经我这个婆婆同意,才回娘家的,老太太是我的婆婆,由我侍奉。”陶氏笑眯眯地道。

周氏撇撇嘴,不屑地轻哼一声。

陶氏也不等沈母说话,自顾自地找了张椅子上坐下,沈母的脸色又难看了几分。

沈大太太林氏领着她的儿媳、周氏领着她的儿媳,围着沈母奉承,那副谄媚样,看得陶氏呕得慌,低头看着衣袖上的花纹。

陶氏耐着性子,在沈家老宅喝得茶都淡了,才起身离开老宅,去了趟药铺。陶氏从荷里拿出三张陈旧的单子,“掌柜的,把这些药材捡齐了,送去忠义侯府,价钱不是问题。”

坐堂大夫看那三张单子都是补身的药方,没什么问题,对掌柜点了下头。他那点微薄的医术,不足已看出从三副药里,各取几味药,凑一起,就能配出致命的毒药。

掌柜点头哈腰地道:“是是是,夫人放心,两天内,就能把药材捡齐,送去府上。”

陶氏离开药铺,去酒楼吃了饭,又点了一桌席面,让他们在三月二十六日傍晚,送到忠义侯府。

过了两日,药材送进了侯府,沈穆轲问了句,“你买这么多药材做什么?”

“我这几日睡得不好,大夫说要喝点药,定定神。”陶氏解释道。

沈穆轲看她脸色是不太好,没有多想,叮嘱她依时吃药。接下来几天,陶氏以身体不好为由,不让妾室和庶子来请安。陶氏躲在房里,专心将需要的几味药捡了出来,配成一副致命的毒药,将药材磨成粉。

二十六日这天,陶氏和沈穆轲去东宫,参加太子的生辰宴。到了傍晚时分,酒楼把席面送了进来,陶氏把毒药掺在酒里和沈穆轲爱喝的八宝鸡汤里。

陶氏做好一切,吩咐婢女道:“去请老爷过来,说我有要事与他商量。”

婢女去请沈穆轲,沈穆轲正搂着董姨娘,嘻嘻哈哈喝着小酒,快活得不得了。得知陶氏有请,董姨娘不乐意地噘嘴,拉着他的衣角,“老爷,今天是妾身的日子。”

“爷跟她说完事,再过来。”沈穆轲把手从她衣襟处抽出来。

“妾身等老爷过来。”董姨娘嗲声嗲气地道。

沈穆轲去了陶氏的院子,陶氏将下人们都屏退了,站在门边等他。沈穆轲大步走进来,不是太耐烦地问道:“你有什么要事,非得今天说?”

陶氏微微浅笑,关上门,转身道:“今日午宴,老爷饮了酒,本该让老爷歇息,不该打扰老爷,只是这喜事,我不跟老爷分享,就不知道该跟谁分享了。”

“什么喜事?”沈穆轲在桌子边坐下,问道。

“老爷莫急,等我先敬老爷三杯酒之后,再说吧。”陶氏提壶倒酒,亲手奉上。

沈穆轲爽快地连饮三大杯酒。

陶氏盛了碗鸡汤放在他面前,笑盈盈地道:“老爷,用喝碗汤,我去把东西拿来。”

陶氏看着沈穆轲喝了半碗汤,这才转身往里室去。沈穆轲还在喝汤,没有注意到陶氏一脸的决绝和眼中的冷意。

陶氏从紫檀雕花立柜里,捧出了那个锦盒,回到小厅里,笑问道:“老爷,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沈穆轲看着她,反问道:“是什么日子?”

“给老爷看样东西,或许老爷就能想起来了。”陶氏把锦盒放在他面前,打开盖子。

沈穆轲看着里面的东西,皱眉问道:“这么脏的东西,你拿出来做什么?”

“老爷不认识了吗?这是一个襁褓,是我一针一线绣出来的,绣出来给我女儿用的,老爷你想起来了吗?”陶氏目光锐利地盯着他问道。

沈穆轲脸色微变,“你好好的,把这个拿出来做什么?”

“拿出来告诉你,今天是女儿的生忌,亦是女儿的死忌,也将成为你的死忌。”陶氏神情狰狞地道。

沈穆轲此时感觉到腹痛如绞,“你,你居然敢谋害亲夫。”

“虎毒尚且不食子,可你呢,你为了你的青云路,狠心到害死自己的亲生儿女,那我怎么就不能做一个蛇蝎心肠的女人?我若能早一点醒悟,或许密儿不会死,深儿不会死。沈穆轲,你这个忠义侯是怎么来的?你是不是忘了?用我儿女我侄儿的命换来的爵位,你想要传给沈柏定那个庶子,你还真是无情无义到极点啊!”陶氏咬牙切齿地道。

沈穆轲痛得满头大汗,从椅子上跌坐在地,“你把解药拿来,我写折子,我让寓儿当世子。”

“不稀罕,寓儿不会要这个沾着他哥哥、他妹妹、他表弟鲜血的爵位,我也不会让这个爵位存在的。”陶氏恨声地道。

“你这个毒妇,你想做什么?”沈穆轲惊恐地问道。

陶氏冷笑道:“我想做什么,你在地下好好看着。”

沈穆轲双眼瞪得圆圆的,死死地盯着陶氏,手脚不停地抽搐。陶氏面无表情地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眼带恨意,看着他慢慢的没了气息。

陶氏把襁褓收回柜子里,又走回桌边,盛了一碗鸡汤,将汤水喝完,故意将碗带翻在桌上,缓缓地躺倒地上,静等药性发作。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不良帝后

新书《玄学老祖被读心,全家沉迷当反派》已开,欢迎移步。 李昭胎穿到了古代,凭着所学“社会学”,开设玉器“奢侈品”店,生活富足心情美好,小日子本过的有滋有味。 无奈堂姐那个妖艳贱货是个重生女。 上辈子她被选为皇后含恨而死,为了避免悲惨的命运重蹈覆辙,这厮一哭二闹三上吊。李昭前脚刚遭退婚,她就说动当家的老太太,要将嫁给短命昏君守活寡的命运转嫁到了李昭头上。 李昭站在凤藻宫眼望江山:再不管管那个昏君,这个江山就垮了。 那个昏君拆掉豹房起驾回宫:再不管管奸后,朕的江山就真的垮了。 死谏的大臣:你俩再这么死磕下去不生孩子,江山垮不垮的不知道,是“隔壁那个王”的就一定了。

自在观·完结·160万字

娇术

重生成忘恩负义的逃难女,正逼得同路人舍身救己。 季清菱看着对面的小豆丁的名字,眼泪都要流下来:大爷,咱们打个商量,都说宰相肚里能撑船,既然将来您要出将入相,能不能就放过我这一遭?

须弥普普·完结·229万字

华姝

新书直通车:《长安卿》,欢迎入坑。 建业二十四年,辅佐两代帝王的孝敬皇太后顾氏薨逝于上阳宫。再睁眼来,十二岁的顾砚龄回忆起那浮沉跌宕的一生,唇角浮起一丝清冷的笑意。 老天终究待她不薄。

若相姒·完结·113万字

娇宠令

同样的朝代,一样的姓名,不一样的至亲,她扶额长叹幸福的醉了。 专精型武将爹:保护女儿靠拳头。 女主无奈劝说:爹,后宅不能简单。 高大上善谋娘:誓要把天下最好的一切都留给女儿。 女主无言以对:娘,您给我的不是我想要的。 某王爷:嫁我,嫁我,会卖萌,腹黑,忠犬,冷傲各种款应有尽有的那种。 女主:不要!前生最终赢你半步,今生我得多想不开再同你斗智。 神曰:赐予你娇宠令——重生后你将被各种满满的爱包围。 总结:娇宠令在手,天下谁于争锋!

夜惠美·完结·235万字

将门娇

大盛朝边疆狼烟起,镇国一家五子慨然赴阵,随时都可能为国捐躯, 临行前,老太君泪求圣旨,要替五郎求娶传说中特好生养的安定伯府崔氏女。 安定伯府有女儿的,不是装病就是玩消失,只有崔翎觉得这是门好亲—— 门第高,没人欺;贼有钱,生活水平低不了;又是小儿媳,不担责任日子好混; 没有三年五载回不来,乐得清净;要是丈夫不幸了,那就是遗孀,享受国家补贴的! 这对勾心斗角了一辈子,今生只想安安稳稳过养老日子的她来说,诱惑太!大!了! 一片混乱中,崔翎淡定开口,“我嫁!”

卫幽·完结·71.1万字

商户娇女不当妾

宁卿穿越成一名普通富商之女,虽无权无势,却衣食无忧,这生活还不错。 但这样的小门小户却出了个亲王妃,虽然那只是一个继妃! 王妃姑母娘家太弱,性子软,又没子嗣傍身,在继子手下讨生活。 王妃姑母过得如此憋屈,于是,作为侄女的宁卿倒血霉了!——被祖母推了出去,给王妃姑母她家继子当妾! 哎呀,我去!这不是传统小说里专破坏男女主的极品女配吗? 幸得王妃姑母有良心:“当继室已经够苦了,更妄论是做妾,要不你在我这住下,我给你物色别的人家。” 宁卿大喜:“不要有权有势的,也不要太有钱的,长得太好也不行。” 某有权有势有钱,长得又太好的世子表哥咬牙:“你确定不要?” 宁卿:“不要不要,表哥表妹,小妾姨娘什么的,都是不道德的!” 世子表哥:“表哥表妹好做亲,至于小妾姨娘也可以不要,怎样,咱再商量商量。” 宁卿:“这个可以有。” ………… 而事实上,却是一个软萌腹黑小表妹把强横专制世子洗脑成妻奴的酸爽史! 世子爷强横专制外加风华优雅,小表妹娇俏软萌腹黑一把抓,动机很不纯,过程很酸爽,结局很完美。

妖治天下·完结·99.3万字

吾家娇女

穿越了,穿到名门望族、清贵之家。 祖父祖母慈祥可亲,爹疼娘爱哥哥宠,一家子把她视若珍宝,捧在手心怕摔,含在嘴里怕化,生活优厚,无忧无虑,日子顺心。 可是早产、体弱、恐子嗣艰难。 晏家千宠万娇的姑娘,嫁不出去,这可怎么办? 祖母说:“嫁回我娘家去,我有七个侄孙。” 母亲说:“嫁回我娘家去,我有七个侄子。” 太子妃说:“我家老三愿娶。” 对储君位虎视眈眈的楚王说:“世子愿娶。” 怀恩公夫人说:“我家小五与令媛十分匹配。” 保清侯夫人说:“小儿愿娶令媛为妻。” 大长公主一挥手,“都一边去,这是我的孙媳妇,” 这么多人求娶,嫁给谁? 某人一声轻咳。 某女立刻怂了,“就嫁给你吧!” “嫁给我,难道还辱没了你?” “不辱没,是我高攀了。” 握住她的小手,某男笑得天光失色,“没有高攀,我们是天生一对。”

夜纤雪·完结·130万字

嫁恶夫

重新活一世,选了个恶人嫁!

江心一羽·完结·144万字

我就是如此娇花

新书《软玉生香》已发,爱所有大宝贝们~ ———— 全京城的人都知道,冯家二爷选婿的标准严苛到令人发指。 个矮的不要,体胖的不要,家有恶戚的不要,身无功名的不要,文武不双全的不要,姐姐妹妹太多的不要…… 好不容易来个合适的,又嫌人家长得太好,怀疑人家光有一个花架子。 冯乔捂额:好不容易重生一回,还能不能让人愉快的谈恋爱? -------- 冯二爷:每天都有想要叼走我家闺女的狼崽子出现,不开心→_→。 狼崽子:每天都要和未来岳父斗智斗勇,心好累←_←。

月下无美人·完结·215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