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系暖婚

暗黑系暖婚

顾南西

现代言情/已完结

204万字

完结于2019-04-1509:05:00
出版书名:笙笙予你 笙笙,笙笙…… 他总是这样唤她,温柔而缱绻。 别人是怎么形容他的,一身明华,公子如玉,矜贵优雅。 他有个温柔的名字,叫时瑾。 他说:医不自医,我是病人。 他说:笙笙,救救我。 她没有这么爱过一个人,愿意陪他堕入地狱。 他没有这么爱过一个人,愿意为她放下屠刀。 备注:1v1双处,摇滚巨星和天才医生互宠。 (围脖潇湘书院顾南西)

001:公子如玉翩翩温良

落叶芳菲,初秋瑟瑟,雨淅淅沥沥得下,空气有些潮湿。

天北第一医院,手术室外的灯亮着,空气中有消毒水的味道,肆意充斥。

手术台的无影灯打下的光,不刺眼,灼灼白色,心电监护仪上有跳跃闪动的光。

滴——滴——滴——

静谧的手术室中,监护仪里突然发出预警声,数据异常,生命特征起伏的电图跳跃加速,数据扔持续在变动。

这时,女人急切的声音惊扰了手术里的寂静。

“时医生,病人血压突然下降。”

“时医生,病人心率加快!”

女人的语调越来越急切,越来越慌张:“时医生,病人体温下降,血氧饱和度降低。”

“时医生——”

女人的声音骤然被打断,缓缓语速:“安静。”

平铺直叙,并无情绪,淡淡懒懒的音色,敲在耳膜上,却格外温润柔和。

当真一副好嗓子。女护士在惊愕中闭了嘴。

三四位穿着蓝色无菌手术衣的医护人员似乎都见怪不怪,并无任何反应,有条不紊地配合白色无影灯下专心致志的男人,柔和的光打在他侧脸,戴了消毒口罩,依稀能勾勒出男人硬朗的轮廓,立体分明,刀削斧凿很是精致,额头上有细密的薄汗,露出的皮肤白皙,被手术灯的光打得透白细腻,眉宇微微凝着,尾部一分上扬,柔和里添了几分张扬却内敛的气度,露出一双眸子,漆黑漆黑的瞳,是泼墨般的黑色,分明没有一丝杂质,却深邃幽深得看不清半点深处的情绪。

这是个眉眼里藏了浩瀚星辰的男人,像冬夜的星际。

他敛眸,睫毛低垂,长而密的睫翼在眼睑处落了一层灰青色,嗓音温润:“抽吸。”

音色像淡淡清风,无波无澜,好似不是在开膛破肚进行一场成功率不过半的手术,而是在切割一堆没有温度的血肉模型。

淡定,冷静,沉敛,而且优雅,动作竟慢条斯理,这是刚才那位慌张失措的护士对主刀医生的印象。

他依旧不瘟不火,用那轻描淡写的语调,道:“血管钳。”

“镊子。”

“止血钳。”

这声音,撩动耳膜,该死得好听。

只见一双带着无菌手套的手修长而纤细,比江南女子不沾阳春水的手指还要精细三分,正有条不紊地剖开病人的心脏,一层一层。

男人似乎轻笑了一声,带了几分愉悦:“找到了。”

隐藏在静脉血管里的肿瘤,在光滑的手术刀下,格外血肉模糊,男人缓缓抬手,切除,很干脆利索的一刀。

滴——

心电监护仪刺耳的声音戛然而止,数据正常,警报解除。

仪器旁的女护士松了一口气,一直拧着的眉头这才疏开:“病人血压和脉搏都正常了。”

主刀的男人只是扫了一眼,便开始进行血管接合,手法很快,动作干脆,不过十多分钟,手术刀便停下了。

还是温润好听的嗓音,低沉而微微沙哑:“周医生。”

一旁的辅助医师应道:“我明白,缝合扫尾嘛。”带着笑意说,“时医生,辛苦了。”

他稍稍颔首:“大家辛苦了。”

放下手术刀,男人转身走出了白色手术无影灯,身影修长,很高,有些清瘦,便是这千篇一律的蓝色手术衣穿在他身上,也别有一番看头。

这是个连背影都极其迷人的男人,让人移不开眼。

女护士赶紧收回目光,拍了拍胸口,心有余悸:“刚才真是吓死我了,真的好险,病人差点就——”

一旁输血的科系护士长抬头,问了句:“第一次进手术室?”

“嗯。”年轻的女护士点头。

她叫叶岚,在门诊部做了三年护士,刚调来心外科不久,这确实是第一次进手术室。

刘护士长边忙着手头的善后工作,边提携指点新人几句:“以后别一惊一乍了,时医生不喜欢手术的时候太吵,会,”想了想,刘护士长照原话转述,“会影响时医生动刀的心情。”

职场菜鸟护士:“……”

她懵逼了,难道大名鼎鼎的天才全能外科医生,是看心情动刀吗?

叶岚嘟囔了句:“可是刚才病人真的很危险?”

“危险?”刘护士长似乎听到什么好玩好笑的,侃了一句,“没听说过医院里的传闻?”

天北第一医院是H市最大的公立医院,所有科系加住院部总共十七栋大楼,她消息就是再灵通,也没办法在一栋的门诊部听到九栋心外科的所有传闻。

叶岚是新调来的护士,秉持勤学好问的原则,一本正经地向护士长取经:“什么传闻?”

不待刘护士长开口,在做扫尾缝合的周医生接了话:“从医五年,六百一十二台手术,成功率百分之五十以下的四十三台,术后死亡率,”虽然是传说,但周医生和时瑾共事之后,觉得这个传说的可信度很高,“为零。”

小护士懵,这么神乎?

刘护士长补充总结:“可以说,只要时医生点头了,就是一只脚已经进了棺材,也能给拉回来。”

果然是天北第一医院的王牌,手术技能扛把子……

叶岚星星眼,崇拜之情来得猝不及防啊:“时医生好厉害啊!”

周医生笑笑:“你还是太年轻,不知道天才和普通人的区别。”他从医十五年,也是第一次见识到,什么是天才。

手术室外,门突然打开,男人缓步走出来。

守在走廊里的家属立马冲上前:“时医生,时医生,我儿子怎么样?”

是个老人家,六十岁左右,白发花白显得苍老,正抓着男人的手腕,他用另一只手取下口罩,对老人家展眉:“手术很成功。”

好个俊郎干净的男人,口罩下的五官,很美,恰到好处,精致胜过女子,却没半分女气,只是唇色有些淡,不像他的眉眼那般浓墨重彩。

老人家也看愣了一下,才移开眼。

老人是患者的父亲,大抵是年轻时从事过化学物料的工作,指甲有些发黄,激动地抓着男医生的手,不停地道谢:“谢谢时医生,谢谢时医生。”

他温和地笑着:“不用谢,是我应该做的。”

“谢谢,谢谢,要是没有时医生,我儿子他……”

老人哽咽,语不成调,被他抓着手的男人拍了拍他的手背安抚,道了句‘我还有病人’,便转身离开。

老人怔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这位时医生的手,真凉。

这位医生是他儿子的主治医生,他打听过,都说这位时医生医术高超,待人良善,是个极其好的人。

时医生有个温柔的名字,像江南女子,叫时瑾。

手术室这条走廊一直往里走,右拐,是消毒清洁室,这时候已是近黄昏,没有人,亮着一排灯,还是有些暗。

时瑾低头站着,半边脸笼在暗处,水声杂乱无章,他一遍一遍洗方才被老人碰到的手腕,涂抹皂液,用软刷重重地擦,直到手腕的皮肤通红,才淋水,冲去手上暗黄色的消毒泡沫,取了无菌布,慢条斯理地擦去水渍。

他抬起头,光滑的金属消毒柜上,倒影出男人精致的容貌,还有一双阴翳的眸……

外科楼大厅里,这会儿是新闻联播的时间点,液晶电视上播放着异常吵闹喧嚣的镜头,像是演唱会的现场,尖叫与欢呼声振聋发聩。

咨询台的两个小护士,偷闲看着电视。

万人空巷的体育馆,绚丽的镁光灯下,女人站在舞台上,画着浓厚的烟熏妆,短裤,夹克,长发撩起,她微微仰头,沙哑而独特的嗓音飙出最后一个转音,她举起手里的木吉他,亲吻琴弦,高声道:“我的荣耀,与你们同在。”

声落,粉丝狂乱的尖叫与掌声一波接一波。

隔着屏幕,电视外,也是一阵狼嚎。

“啊——啊——啊——”

咨询台的这小韩护士,血槽要空了!她晕头转向,一手扶额一手扶住身旁的同事:“我要晕了晕了!快扶住我!”

同事小赵护士瞟了一眼电视机里的女人。

唱摇滚弹吉他的女人,确实,很美,很帅,冷艳又神秘,笑起来三分纯七分魅,可……又瞅了一眼身边捂脸喘气快要晕厥的小韩同事:“要不要这么夸张。”

对方给了她一个白眼,然后就对着电视机一脸花痴:“你不懂,身为资深笙粉,没有一个不想嫁给我家笙爷的,我家笙爷的存在,就是为了打击男人这种生物!”

笙爷。

演艺圈只有一个女人,被称为爷,那就是创作摇滚巨星姜九笙,一个邪魅又清冷的女人,笑起来总是带着三分凉意。

小赵护士不由得想起了家里那对才七岁大的龙凤胎,打小不对盘,有生以来第一次统一战线就是——身为了姜九笙的脑残粉。

一个女人,怎么会这么男女老少通吃!

小韩还在荡漾呢,转头就看见一个人,水墨画里走出来的美人儿似的,美得清淡舒服,她甜甜喊了声:“时医生。”

时瑾微微颔首,目光落在电视屏幕上,看得专心致志。

“您也是……笙粉?”小韩护士被自己这个猜想给惊到了。

时瑾摇摇头,电视这时被人换了台,他取了台上的巡查表,便转身走了。

小赵护士盯着时医生那两条逆天的大长腿,托腮思考:“难道时医生也被你偶像打击到了?”

她家的龙凤胎就总说,看了笙爷之后,就觉得自家老爹就是‘生活暴击’的实例体现。

“怎么可能,别的男人就算了,时医生可是食物链顶端的啊。”小韩护士春心荡漾,忍不住心里YY的小九九,“不过,我觉得时医生看我家九笙小姐姐的眼神怎么比我还狂热。”

小赵护士推了她一把,好笑:“别把人都想得跟你一样脑残。”

时医生可是一朵高岭花哩,夸张地说,医院十个护士,有九个对他目的不纯,剩下那个是已婚的。

“我这是老婆粉!才不是脑残粉!我可是要给我家笙爷生猴子的!”小韩护士抗议之后,瞅了瞅走远了的美人医生,一本正经地八卦,“真的,我上次去时医生的办公室,不小心看到了他的电脑桌面,就是我女神的高清照,一看就是资深宠爱笙爷五百年的!时医生藏得这么紧,难道是私生饭?”

小赵护士一巴掌拍过去:“时医生那样清风朗月的贵公子,你可别把他拉下神坛。”她的看法是,“嗯,我怀疑他根本不喜欢女人。”

噢!重大机密!

小韩护士嗅到了一丝奸情的腐臭味。

“上次院长家里那个,长得牡丹国色的,情急之下拉了一下时医生的衣服,听说时医生当场就脱了,慢条斯理脱得那是当真贵气优雅,然后,”

小韩好激动啊:“然后呢,然后呢?”

院长的掌上明珠觊觎时医生的美色,这是众所周知的!

小赵护士笑:“然后时医生倒了一瓶医用酒精,一把火就烧了,而且还十分礼貌绅士地对院长家那个说了一句话,”小赵护士清了清嗓子,学着贵公子的优雅,“我这还有酒精,需要洗手吗?”

可想而知院长家的那牡丹国色,得有多肝儿疼。

贵族就是贵族,杀人无形啊!

“不愧是神坛上的男人啊!不是我等凡夫俗子能觊觎的。”小韩护士感叹完,又跑去拿了遥控器,调到演唱会的频道,继续荡漾,“不过,我怎么看都觉得时医生和我女神配一脸,一个温润如玉的高岭花,一个冷艳勾人的天仙攻,啊啊啊——好有画面感!”

“啧啧啧,”小赵护士摇头,一脸嫌弃,“你的表情,好淫荡。”

淫荡就淫荡!

三千万笙粉,没一个不对着笙爷淫荡的好吗!我淫荡我骄傲!

“不过我倒真好奇,时医生这样的男人,喜欢一个人会是什么样子的。”小赵护士摇头,“完全脑补不出来。”

小韩护士继续脑补高岭花和天仙攻扑倒和被扑倒……

见过时瑾的人都有一个同样的想法,这个男人,是二十一世纪里最后一位贵族,有风度,却并非风度翩翩,后者太过浮躁,而时瑾,恰到好处。

心外科,时瑾。

办公室外,门口的名牌上只有这简单明了的五个字。

男人开了电脑,坐下,将医生长袍脱下,揉了揉眉头,抬眸看着电脑屏幕,目光痴缠,许久许久,抬起手,拂着屏幕里女子的脸。

“笙笙……”

淡色的唇,温柔地念着这两个字,男人一双浓墨般的眸,一点一点殷红。

“笙笙。”

“笙笙……”

他倾身,将唇贴在凉凉的屏幕上,描摹图片里,她的唇形。

目光,痴迷到阴沉。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久爱成疾

【已出版】 出版名《久爱成疾》,当当,天猫上均有销售。 英俊矜贵,冷漠无情的世家继承人厉沉暮看上了寄养在家中的拖油瓶少女顾清欢。 从此高冷男人化身为忠犬,带娃,做饭……整个世家圈跌破眼镜,人人艳羡。 顾清欢佛系微笑:腹黑,精力旺盛,睚眦必报,白天一个人格,晚上一个人格。 【阅读小贴士:1V1,双洁,宠文,女主美美美。】

烟了了·完结·265万字

哑小姐请借一生说话

初遇,顾安尘觉得,这姑娘八成是看上他了。 再遇,他想,这姑娘一定是看上他了! 三遇,他感觉,自己貌似看上这个姑娘了…… 所有人都不知道向南依有哪里好,可是顾安尘却觉得,她话少、年纪小、长的俏,哪里都很好。 她总说自己的名字太过悲伤,南风未起,心无所依。 可他很想用一生去告诉她,顾影相随,南风可依…… 【关于相处】 顾先森:吃苹果吗? 摇头。 顾先森:看电影吗? 点头。 顾先森:可以和我说句话吗? 沉默。 于是后来—— 顾先森:吃苹果还是橙子? 向南依被迫发言:橙子。 顾先森:看电影还是电视? 向南依:电影。 顾先森:是你嫁我还是我娶你? 向南依:……这种问题……还是借一步说比较好…… 顾先森:向小姐要借一步说话?抱歉,不借! 要借,就借一生。

公子无奇·完结·159万字

在苏哥哥怀里撒个野

[全文完]她上节目,当众被要求和修车工男友视频:“是什么让你选择了一个修车工,毁了婚约?” 她玩味的笑道:“大概是他生的好看吧。” 女星群嘲,当众人看见视频里男人时,傻眼了:“……” s市第一财阀集团的继承人,叱咤风云的太子爷竟然就是她的修车工!? 传闻他清心寡欲,低调薄凉,又有传闻他身有隐疾,体弱多病。 她:“……” 他的确是有病,一日不见就得相思病。 面对他人横刀夺爱,他淡漠讽刺:“被狮子保护过的女人,不会再爱上野狗!” 时光如初,爱你入骨! [美艳毒辣女主vs清冷腹黑病娇男主,爆爽宠文] 九哥新书《与狼共眠》火热刺激连载中!

傅九·完结·224万字

猫爷驾到束手就擒

北赢有妖,亦人亦兽,妖颜惑众: “阿娆,我生得比他们都好看,你只看我一个好不好?” 北赢有妖,嗜睡畏寒: “阿娆,我不怕冷,我可以给你暖。” 北赢有妖,择一人为侣,同生同死: “阿娆,你生我生,你死,我与你同葬。” 北赢有妖,常人无异,天赋异禀者,可挪星辰,可纵时空: “若这天下负了我的阿娆,我便覆了这天下。” 北赢有妖,刀枪毒火不入,不死不灭: “阿娆,乖,吞下去,以后便不会再痛了。” 他亲吻她,将内丹哺给她,自此,钦南王世子楚彧,落了心疾,药石无医,而她,刀枪毒火不入,伤口自愈。 她是权倾大凉的一品国师,重活一世,为了血债血偿,更为了那个唤她一声阿娆的男子。 传闻国师萧景姒年少辅政,不死不伤,擅媚人倾蛊之术,关于她的传闻许多许多,唯有一点,众所周知——国师大人,宠爱惨了一只唤作杏花的猫妖。 后来某一天,杏花幻成了一个貌美的男子,正是天下第一美人:钦南王世子楚彧。 PS:男女主身心干净,甜宠无虐!

顾南西·完结·179万字

重生隐婚天后

新书《病娇老公,偏执宠!》已开! 闻名世界的天后苏茶爆绯闻了,当绯闻视频曝光。 粉丝:嘤嘤嘤好甜啊! 其他人看见视频中的男主角,虎躯一震! 苏茶眼中的薄牧亦,要抱抱要亲亲简直萌死人。 外人眼中的薄牧亦,不讲道理无比要命! 重生前的苏茶,天真单纯爱错人郁郁死去。 重生后的苏茶,彪悍可怕多才多艺! 另外有个附加属性:宠夫,非常宠,宠上天! (苏爽无逻辑,注:女主三世重生,并非一世)

孤木双·完结·109万字

季小姐的影帝先生

新书【嫁给全城首富后我飘了】已开,欢迎品读。 他是演员,他演的最成功的的角色叫——季微的男人。 只是,演着演着,却将一颗心搭了进去。 艺人陆程能成为影帝,跟一个女人脱不了关系。 初次见面,酒店里,她对他百般羞辱。 那会儿他想,这么凶残的女人,将来谁敢娶她谁就是傻逼。后来,他成了那个傻逼。

帝歌·完结·179万字

挚野

那时候他还很穷,输了比赛心情不好。她偷偷买饭给他吃,还差使他去院子拔草干活。 他蹲在满地野草中,一脸悲壮:“看,寻笙,这都是朕为你打下的江山!” 许寻笙:“白痴。” …… 后来,他走到了千万人面前,江山在他身后。他想问的却只有一句话:“我们能不能继续相爱?” 就像当年,你爱上一无所有的我。

丁墨·完结·48.8万字

爷是病娇得宠着

出版名:罐装江先生 父亲总是说,徐纺,你怎么不去死呢。因为她6号染色体排列异常,不会饿不会痛。 萧轶博士却常说:徐纺,你是基因医学的传奇。因为她的视力听力是正常人类的二十一倍,奔跑、弹跳、臂力是三十三倍,再生与自愈能力高达八十四倍。 周边的人总是说:徐纺啊,她就是个怪物。她能上天,能下水,体温只有二十度,生气时瞳孔会变红。 只有江织说:阿纺,原来你吃了鸡蛋会醉啊,那我喂你吃鸡蛋好不好?你醉了就答应嫁给我行不行? 江织是谁? 他是帝都的第一病美人,三步一喘,五步一咳。 都说,见过江织,世上再无美人。 周徐纺只说:他是我的江美人。 后来他们在一起了,周徐纺总是担心一件事:“我们以后的孩子会是什么样的?会健康吗?” 江织缠着她:“什么样的都无所谓。” “我会不会生一颗蛋?”毕竟,她和鱼一样,能在水里呼吸,生个蛋也不是什么稀奇事了。 江织就会耐心地哄她:“我江织的种,就算是颗蛋,也是世上最金贵的蛋,阿纺,你尽管生,我给我们的蛋造个金窝,绫罗绸缎地孵着,让它做世上最幸福的富二蛋。” (围脖潇湘书院顾南西)

顾南西·完结·157万字

待我有罪时

他说:“人人都判定我有罪,你呢?” 她说:“也许吧。” 他笑了:“那你打算怎么办?” 她说:“寻找证据,要么给你洗清冤屈。要么抓你,再等你。” 他说:“好,说定了。” 文案就是来搞气氛的,不要被误导。本文极甜。 悬疑爱情文,每周一至周六晚8点前更新3000+,作者一把老骨头周日休息不更。

丁墨·完结·70.2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