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恶夫

嫁恶夫

江心一羽

古代言情/已完结

144万字

完结于2018-07-2723:42:53
重新活一世,选了个恶人嫁!

第一节重择

“我不是死了吗?”

醒过来的林玉润,此时正躺在床上,身上盖了一床薄被子,一个丫头正挨在床边上打着盹,她动了动身子坐了起来,圆脸的丫头也惊醒了忙站了起来,

“小姐,您醒了!”

看到那张熟悉的却又陌生的脸,林玉润一愣,

“你……艾叶!”

这不是十年前的艾叶吗?十三、四岁的年纪,小脸又圆又胖,那像后来跟着她变成了一个形容枯槁妇人,

“这是怎么回事?”

她抬手摸向额头,

“咝……”

头上传来的痛感让她一惊,

“小姐,您可小心些!”

艾叶忙拉了她的手,眼泪跟着下来了,

“小姐,小姐,您说您这是怎么说的,就算老爷要把您嫁给赵一霸,您不想嫁就好好求一求老爷,犯不着把自己的命搭上去啊!”

“赵旭!”

林玉润突然听到这个名字,心里一颤,怎么提起了赵旭?心里顿时百般滋味涌起,说起沧州的赵家,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财大势大,前两年送了一个女儿给蔺王刘肃为妾,生下了个庶长子,那更是水涨船高,整个沧州各行各业,赵家都有插手,几乎占了沧州半壁,只是这赵家子嗣单薄,赵家大夫人多年未育,赵老爷纳了七八个姨娘,几个姨娘唯有一个五姨娘生了一个庶长子赵旭,其他几个姨娘肚子里出来的全是赔钱货,赵老爷年近四十犹不死心,又接连纳了几个姨娘进门,结果接连生了九个女儿,倒是赵大夫人老蚌生珠年过四十生下了嫡子——赵庭,只是这赵庭生下来体弱,长到六岁都不敢出门见风,整日价关在屋子里药汤不断,而这赵旭生母本就是赵府里的粗使丫头也不知怎么入了赵老爷的眼,上了赵老爷的床也不过一月时间就怀上了赵旭,生下来足足有九斤八两重,天生的粗壮,到了三岁时赵老爷为他接连请了几位名师教导启蒙,最后都是摇头叹气而去,他学文不行,学武却是一点就通,六七岁时就打得家里的护院家丁不能近身,长到十三四岁就已经打遍沧州城了,整日里无所事事,带着一帮子护院、家丁与街头上的一群子混混,在沧州城中横行无人敢惹,沧州城中人都称他为“赵一霸”……

林玉润又抬手摸了摸额头,头上包着,微微的刺痛感额头传来,

“给我拿面镜子来?”

艾叶忙拿了妆台上的那面长柄仙鹤叼桃的妆镜过来,打磨光滑的铜镜里,一张明媚艳丽的脸出现在镜里,鹅蛋脸还微微带了些婴儿肥,大眼,高鼻,嘴唇丰厚红艳,青春美貌,天真无暇!

“这……这……这……”

这是十三岁的自己,哦!想起来了!前世里出嫁前的那些日子尽数又想了起来,十三岁这一年端午,她跟了家中几位姐姐出门看龙舟便遇上了这赵一霸,第二日赵旭就着人上门提亲,那时赵旭已经二十有二,家中原配头年去世,留下一个一岁大的儿子,又在沧州城是那样的恶名,自己那里肯嫁,后来爹贪图赵家权势硬逼着自己嫁,自己便一头撞到了立柱之上,额上一道大口子血流如注,后来赵旭听闻了此事,便亲自上门来,那一日的情形她还记得,那赵旭生的五大三粗,面如黑炭,一双浓眉,单眼皮煞气犀利,眼角上挑偏偏颧骨高起,鼻头下勾,上嘴唇薄下嘴唇厚,整个一个戾气十足的绿林大盗样,吓得她看了第一眼就不敢看第二眼,那赵旭不管不顾的冲到她绣房之中,在她面前足足坐了一刻钟,直等到她吓得几乎哭出来才哑声问道,

“你是宁死也不愿嫁我吗?”

自己当时怎么回答的呢?好像是咬着牙,死命点头!后来赵旭掀了桌子,把个绣房的门一把推烂,在她的一阵阵哭声中扬长而去,自此后再没有见过,只是她嫁了孙绍棠十年之后才偶然一次听闻他一直没有娶正妻,家里姨娘无数还整日里在外面眠花宿柳,当时她听在耳里心中百般滋味,也不知是酸还是苦,也不知心中萦绕的那一丝异样是不是就是后悔?再后来她病入膏肓,冷冷清清死于后宅之中,再也不提前尘往事!

所以……她是死而复生到了十三岁这一年吗?

头上的伤应该就是昨日撞柱所至吧?

所以三日之后,那赵旭便要登门了!

只是这一次……我是要点头还是摇头呢?

抱着这个问题,林玉润辗转反侧,夜不成寐,

“一失足成千恨,再回头已百年身!”

如今这回头时,天老爷再送一个百年身,是否要走不同的路呢?

林玉润记得自己拒了赵家的亲事不久,孙绍棠来到了沧州,居住在姨母林夫人家,那孙绍棠生得一表人材,风度翩翩,一双随时含情带笑的桃花眼骗的林家姐妹暗暗倾心,一张嘴专说的是甜言蜜语,引的家中几位姐妹为他争风吃醋,如果不是姨娘想了法子让自己与孙表哥偶然独自共处了一室,又设计被爹爹撞破,无奈之下将她许给了孙绍棠,自己又怎么会“胜出”成为日后的状元夫人,只可惜那富贵荣华只不过是南柯一梦,十年梦醒自己只不过只一个愚人罢了!

想那千般的算计,万般的计较,自以为是的一腔深情,也抵不过枕边良人千变万化的一颗心,之后她躺在病榻之上见着新人一个又一个的进门,一个又一个都是他那红颜的知己,添香的红袖,解语的娇花,而自己则是那日渐枯萎老去的一根挡路枯草罢了,到了最后这男人端着一张面如冠玉的脸,一脸悲痛的来到她的榻前,让她允了那个他一生真爱进门做一个平妻,生生气得她吐血而死,而他那个真爱在旁挺着已显怀的肚子,一脸震惊的看着她似是无法相信世上怎么会有这种妒妇,明明自己病得要死,无法侍奉夫君主持中馈,还不早早让贤偏偏死霸着人不放手!

“怎么会有这么恶毒的女人?”

她死前最后听到的一句就是那娇弱温柔的女人,轻轻柔柔的问话,而回答她的则是相拥而去的两个身影!

那外表温润如玉,知书达礼的人并不是良配,那这个赵旭就是良人吗?

林玉润躺在床榻之上辗转半夜,只听那夜风儿吹的窗棂吱呀作响,撩着那纱帘时扬时落,心中千转百折,一时想起前世那一张张如花似玉的面孔,一时又忆起新婚初始那段短暂的温情,忽而那一张黝黑的脸又从记忆深处跃了出来,恶狠狠瞪着一双眼道,

“你当真不嫁我?”

……

如此这般,心里如油煎火撩般无法成眠,直到天亮鸡鸣时才勉强合眼,翌日果然便发起热来,丫头艾叶过来一摸吓得跑了出去,不多时林夫人过来了,身后跟了刘姨娘,林夫人一进来便发作了艾叶,

“拉下去打十个板子,怎么伺候的小姐!”

刘姨娘跟在后面见了那躺在床上双颊潮红的林玉润,眼珠子立时跟断了线的珍珠掉了下来,哭道,

“夫人,夫人!我苦命的圆姐儿,这可……这可怎么办啊!”

林夫人,生的身高体胖,一张圆脸天就的浓眉大眼,此时双眼一立,瞪了刘姨娘一眼,

“快收了你那哭丧的脸,扮个娇娇妖妖的样子给谁看?”

说罢就叫人去请了大夫,不多时大夫来了,诊完脉之后道,

“姑娘这是忧思于心,又受了外伤,寒气入了心,自然就发起高热来了!”

开了方子去抓药,林夫人命管家林忠给了酬金与赏钱,便打发人出府了,刘姨娘与挨了打,一腐一拐的艾叶服侍着林玉润吃了药,又守了一晚见她终是稳了下来,才回了自己的院中休息,这一病,林玉润便躺了三天床,心里算着日子,到了这一天果然听到了外面的喧闹声,

“艾叶,扶我起来!”

林玉润忙叫丫头披了衣服,拢了头发,前世她是撞了柱子躺在床上,衣冠不整被那赵旭闯了进来,吓得几乎昏过去,那里还顾得细想他说了些什么,现如今知道了下文,自然要收拾一番,她穿了衣裳,又收拢了头发扶着艾叶的手正要开门,却听得绣楼下面一声叠一声的叫唤,听声音正是爹爹——林功茂

“赵大官人!赵大官人!请留步!请留步!”

爹爹的声音在下面戛然而止,又有沉重快速的咚咚上楼声,闺房门被人砰一声从外面一脚踢开,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前,

“啊!”

艾叶吓得脸色发白但还是上去挡道,

“你是何人,居然擅闯后宅闺房,报与了官家让你进大牢吃板子!”

来人只是冷哼一声,并不答话,拿眼一瞪,那犀利阴戾的气势便已让艾叶双腿发软,只觉肩头一紧,人已经被他摔到了门外,那人走过来一撩袍轰然坐下来,与林玉润正隔了一张桌子,林玉润抬了一张苍白的脸,额头上还包着白纱,大着胆子仔细打量他,这一张脸果然与前世记忆里完全一般,却是奇怪了!隔了这么久,这人的容貌与自己心底的样子竟是分毫不差,难道自己心里其实是暗暗还记着这个人,想到这里心里一颤,面上带出些不自在来,忙低下头,两人相对良久,只听头顶上有一道粗哑的声音问道,

“你是宁死也不愿嫁我吗?”

“我……”

林玉润心知事情结果,明知若是自己点一点头,这男人决不会为难与她,立时就会转身离开从此放浪形骸,醉卧花丛,但……这一次,她却觉得颈项僵强,这头却是怎么也点不下去了!

又是良久……

她抬起了头来,问道,

“你为何要娶我?”

赵旭看似稳然端坐在那里,心却如火烧一般,端午节不过是看一看赛龙舟,骑了马打醉风楼下经过罢了,没想到上面突然传来一阵打骂声,一个装着茶水的壶就这么落在了他的马前,绿盈盈的茶叶从天而降,洒了他一头,

“在这沧州城里谁吃了雄心豹子胆,敢在你赵大爷头上撒野!”

赵旭勃然大怒一边高声骂着,一边就要扬了鞭子赶上楼去,不把那鸟贼打得骨断筋舍,哭爹叫娘怎能出了这口气,却不料上面探出一张惊慌失措的脸来,那脸儿跟画上的仙女似的,明艳艳晃人的眼,赵旭愣在了当场,只觉得那浇到头上的不是茶水,那是天老爷赐下来的琼浆玉酿,只是闻一闻,他就已经醉了!

“大官人请恕罪!”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善终

新书《燕辞归》已开。 ———— 杜家有女,成亲三月,丈夫领皇命披挂出征,从此聚少离多。 成婚五年,丈夫战死沙场,马革裹尸。 她流尽眼泪,过继族子,青灯古佛,换来一座贞洁牌坊。这是她一生荣耀,亦是一世桎梏。 年老之时,她才知丈夫之死是一场阴谋,却已无仇可报。 她看到满院子的花,就如他掀开盖头的那一日,她听见爽朗笑声,一如他在她身边的那些年。 她知道自己活不长了,她站在牌坊下,手扶冰冷石柱,她不要这贞洁之名,她只要他能陪她到老。她不要养别人的孩子,她要他们的亲儿。 若能回到从前,她决不让丈夫妄死,绝不会让仇人善终!

玖拾陆·完结·156万字

娇术

重生成忘恩负义的逃难女,正逼得同路人舍身救己。 季清菱看着对面的小豆丁的名字,眼泪都要流下来:大爷,咱们打个商量,都说宰相肚里能撑船,既然将来您要出将入相,能不能就放过我这一遭?

须弥普普·完结·229万字

不良帝后

新书《玄学老祖被读心,全家沉迷当反派》已开,欢迎移步。 李昭胎穿到了古代,凭着所学“社会学”,开设玉器“奢侈品”店,生活富足心情美好,小日子本过的有滋有味。 无奈堂姐那个妖艳贱货是个重生女。 上辈子她被选为皇后含恨而死,为了避免悲惨的命运重蹈覆辙,这厮一哭二闹三上吊。李昭前脚刚遭退婚,她就说动当家的老太太,要将嫁给短命昏君守活寡的命运转嫁到了李昭头上。 李昭站在凤藻宫眼望江山:再不管管那个昏君,这个江山就垮了。 那个昏君拆掉豹房起驾回宫:再不管管奸后,朕的江山就真的垮了。 死谏的大臣:你俩再这么死磕下去不生孩子,江山垮不垮的不知道,是“隔壁那个王”的就一定了。

自在观·完结·160万字

江南第一媳

(新书《日月同辉》已上传。恳请新老朋友支持。) 烟雨江南,桃花三月,穿越女林馨儿披着红盖头出嫁了。 夫君是当朝尚书嫡子! 林馨儿坚定认为:天上不可能掉馅饼! 莫不是个病秧子,娶她过去冲喜的? 听说夫君身体康健,活蹦乱跳! 那肯定是长得丑陋不堪? 听说夫君眉目俊秀、齿白唇红! 林馨儿恐惧:那他一定是个傻子?! 听说夫君聪慧无双,号称“神童”,八岁能诗…… 林馨儿幸福晕倒:这么好的事,怎么就落在她头上鸟!!!(QQ群号:459249136)

乡村原野·完结·180万字

沈家九姑娘

穿越时空,娘是重生的,那是一种什么感觉? 沈丹遐觉得那是中了大乐透。 重生娘对她千依百顺,千娇百宠,爱若珍宝,吃穿用住皆是最好,还容不得人欺负她、违逆她。 重生娘霸气地宣称:谁敢让我的女儿不如意,我就让谁不如意。谁敢让我女儿难过,我就让谁难过一万倍。谁敢动我女儿一根毫毛,我就剥了谁的皮。 这个谁,亦包括她这世的亲生父亲沈穆轲。 重生娘掌握先机,算无遗策,却独独没有算到,有个狼崽子把她的宝贝女儿给叼走了。 片断: 阳光正好,荷花盛放,站在小舟上的俏丽少女,举着船桨,娇嗔地问岸上的男子,“你到底上不上来?” 男子提起衣摆,唇边噙着浅笑,“不敢请耳,固所愿也。”“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月下绝色的少女一手提壶,一手举杯,对着明月扬声道。 伴着月光走过来的男子,道:“满月之日,在屋顶喝酒更好。” “你是要邀请我上屋顶喝酒吗?”少女眼睛清亮地看着男子问道。 男子浅笑问道:“不知你可愿意?” 少女俏皮地笑道:“不敢请耳,固所愿也。”

夜纤雪·完结·111万字

威武不能娶

新书《踏枝》已开。 ------------ 前世,将门出身的顾云锦一心慕书香,哪怕把自己拧成了蕙质兰心、温柔贤淑的款儿,还是别庄病故的命。 再睁眼,一切从头来!

玖拾陆·完结·230万字

明珠娘子

谁都没想到,骠骑大将军府大娘子顾明珠会在曲江宴上丢了嫁入皇家的赐婚,谁不知道那可是她用尽了心思,使尽了手段才能得来的机会,却偏偏被她自己弄丢了。人人都猜测,依着顾大娘子的性子,只怕要一哭二闹三上吊了……女主很凶残很凶残很凶残,前方高能预警……

八宝豆沙包·完结·130万字

名门春事

重生后,她端起陶罐狠狠砸破丫的头,从此崔郎是路人。 这是一个吃货女主的种田生活,种着种着,他们挖出了一个天大的秘密。

饭团桃子控·完结·130万字

顾盼成欢

新书《这没名没分的日子我不过了》求围观~ -------------------------------- 享了几十年尊荣的顾青未终于熬死了风流夫君。 她以为接下来她就可以过个没有任何烦恼的晚年了。 贤惠大度了一辈子,重回幼时,顾青未决定活得肆意些。 咦,那冤家,怎么从风流浪子变身为牛皮糖了? 顾青未:都重活一世了,你看我还忍不忍你! ※ PS:男主他真的不渣……

莞迩·完结·141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