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在位手册

皇后在位手册

鹦鹉晒月

古代言情/已完结

202万字

完结于2019-10-09 07:06:03
本土嫡女vs重生女、穿越女 端木徳淑最近发现身边总围绕着些奇奇怪怪的人。 比如: 莫名其妙要跟皇上一生一世一双人的;莫名其妙自立自强的;莫名其妙不在意自己大表哥的;还有莫名其妙说皇上是渣男的。 【分割线】 №:上辈子她谨言慎行,位及皇贵妃,这辈子,她想更进一步…… №:穿越而来即是庶出,好在家族和睦,姐妹恭谦,她也谨言慎行,只求将来嫡母怜惜,能为她谋一位身份不高,人品不错的良人。 但她千算万算,也没有想到,她以为的身份不高的小兵,竟然是嫡亲姐姐的夫君,兵临城下的未来帝王。 №:未来的某一天,她的家族被抄,这一世,为保家族繁盛,她提前遇到了他…… №:上一世,她继母嫌她生母定下的未婚夫处境尴尬,不能给继母出的弟弟带来利益,私下里退了婚事,把她许人做了继室;嫁妆、子女被人惦记谋害,这辈子,她要好好守护嫁妆,做好自己,不让人欺辱了去。

001得胜

  热烈如火的美丽,不染纤尘的绝色,旖旖旎旎、缠缠绵绵。

可惜镜中的人激不起镜外人一点的惊叹。

端木德淑手执玉梳,神态祥和的端坐在铜镜前,一袭红紫色的华服拖拽着一头青丝,如一朵盛开的紫色幽兰,层层叠叠的散开在蒲团下透亮的青石上。

两旁的侍女低眉顺目的垂手而立。

安静的青石殿内,穿着粉色直裾的婢女戏珠无声的急走两步,默默的在香炉里添好新香,又轻手轻脚的退了出去。

镜前的端木德淑仿佛什么都没察觉到。葱白的手指捏着碧绿的玉梳百无聊赖的划过胸前青丝。

她是端木一族身份尊贵的嫡出大小姐,成婚已有八年,夫妻两人经过多年磨合,本该正是彼此相处最融洽的年份,可偏偏就有了烦心事。

她祖父是两朝元老,桃李天下。父亲官至户部尚书,母亲贵为郡主,若是平常的事,尚用不着她放在心上。

可偏偏就是天大的事:夫君篡位成功,如今称帝在即却想换一个皇后,若是依了皇上的性子,她们端木一族嫡出的姑娘,以后如何在圣城自处!

她自己又如何甘心!

端木德淑想到什么突然对镜冷笑,这一笑如万光普照,大道回转,瞬间让万物失色,众道皆空,可到底因为心境浮动有了肃杀之气。

她和夫君之间,并不是当初她慧眼识珠,在那个年纪就知道不得宠的七皇子会是如今权倾天下的男人。

只不过是她容颜‘有失’妇德,引起两位得宠的皇子大打出手,皇上一气之下,随便给她塞了个男人。

但是,八年的夫妻,当初再没有感情,现在也应该有相敬如宾的情分了吧!可偏偏……

镜中姿容依旧的美人叹了口气。

她在七皇子不得圣心的时候下嫁,从无二心,操持家务、料理后宅,后来也陪着夫君举旗征讨,一路颠沛流离,从最初见血惊慌的大家闺秀,到饿殍遍野下依然面不改色的现在。

从孩子染疾便心焦的哭泣,到孩子病逝也不得不再次逃亡的征程。

这样的经历,让她怎么甘心把到手的富贵,拱手相让。何况还是让给那么个上不了台面的东西!

她不愿,所以要争、想搏!就算人人都说对方善良豁达,她也不愿赌那百分之一的恶毒。

呵呵!端木德淑目光讽刺,她倒是想让,可庶妹也配!

皇上真是瞎了眼啊!

端木德淑深吸一口气,碧玉的梳子慢慢的穿透胸前的长发,一丝丝一缕缕的梳顺,平和的表象下愤怒的眼眸似星光相碰火花璀璨!

突然,碧梳被狠狠的拍在桌子上!

大殿里的下人,瞬间跪在地上。

过了片刻,端木德淑冷艳的目光又慢慢恢复平静,重新拿起玉梳,丝丝缕缕、漫不经心滑过三千青丝。

关于她的后位,如今已经不是配不配的问题,而是她怎么让擅杀专权的新皇收回想封赏庶妹为后的旨意。

哎!

封赏庶子?

他做事越来越肆意了。

她也想过成全他,男人嘛,突然有了掌控天下的权势,难免想做几件出格的事证明一下自己,毕竟不到生死关头,她也不想与那位心狠手辣的夫君对上。

可她年纪大了,二十三四,若没了后位傍身,又失过两个孩子,她的将来……

她也想过用多年的夫妻感情,和两个过世的孩子,激起他的恻隐之心,为自己谋个前程。

只是,认为那会有用的也只有不了解他的人。

七皇子宗之毅,擅杀,阴狠,三年来他的兵马所到之处不收降兵,尸横遍野。坑杀、填海、火光冲天,他踏着无数血泪走到今天,不在乎朝堂上有多少人仇恨他,不介意民间失去儿子、丈夫的人对他如何怨恨!

他就是他,自挣脱了不受宠七皇子的束缚起,他就有了绝对的能力和权利让所有不赞成的声音闭嘴!

他想封后的女人,也定然是他捧在心尖上疼宠的幸运儿。

说不羡慕是假的,能被至高无上、运筹帷幄的他放在心上,是何等的荣耀。

可是,时至今日她也该清醒了,那位被他呵护的女人不会是她端木德淑。

所以万事要靠自己。

端木德淑起身,一袭红紫色绣着层层叠叠的暗花纱裙慢慢收拢于两侧,袖笼拖曳垂膝与长裙相齐,绣着交颈纹的腰带拦在腰身的最细处盈盈一握娇媚明艳,她依旧美丽,容貌至今没有亏待过她。

但她自己已经看腻了:“戏珠。”

戏珠踩着碎步急忙端着水进来:“王妃娘娘……”一日不封赏,便不可改口为娘娘。

端木德淑神色平静,她如今还住在王府,可不能随便让下人把‘王妃’两字去了称‘娘娘’,毕竟宫里还住着一位特赦的‘娘娘’呢。

端木德淑冷哼一声:“放下吧。”还不曾接她这位王妃入宫,庶妹已经是娘娘了。

端木德淑诡异的笑着,眉眼里是掩不住的天地光芒。

戏珠急忙垂下头。

端木德淑慢悠悠的拘着清水,温热的水流从指尖溜走,轻轻一沾,便收了手,接过戏珠手里的毛巾。

以为先一步住进去,就是最后的赢家吗!她会让现实教导她的好妹妹不到最后一步都不要认为,什么东西理所当然就是你的!

“洗涑吧。”

“是……王妃娘娘……”

……

戏珠心情忐忑的为娘娘梳洗整齐,平日平稳的手今日忍不住颤抖。

端木德淑忍不住把手里的簪子重重的砸在桌子上,瞬间弹起的珠片险些划过戏珠的脸颊:“你若是连这点事都做不好!也不用跟着本宫了!”

戏珠吓的瞬间跪下:“王妃娘娘息怒,奴婢知错。”她知道娘娘跟她一样紧张,是她胆怯了。

端木德淑看着她的样子万分心烦,越接近那一刻越不自信的紧张,她早已不是十五六时容貌绝佳的年纪,又失了天真浪漫的少女心,别到时候自己颜面无存才好。

可偏偏这个死丫头还给她添晦气!愚不可及!

端木德淑深吸一口气,望着镜子里的自己,老儿装俏,也只能从着装上勉强抓着不愿相信的韶华已逝。

端木徳淑想到今天要见的人,突然有些后悔自己小时候傲慢无礼、看轻于他。但随即淡去,这种事情谁能料到。

如今凭他今时今日的地位,即便长相慎人、魁梧粗莽,也会有雁京名门贵胄捧着娇羞代嫁的妙龄女儿送上门吧。

早知今日,她当初就该忍着视觉上的不适,多对他笑笑!

端木徳淑又想摔盆子了,她不确定他对她还有以往的那点心思吗?端木德淑有点不自信。

但转念一想,他收了她的帖子,应该是……

碎了的珠钗早已收拾干净。

端木德淑从匣子里犹豫再三后,选了一支淡粉色的多枝珠钗,没入发中,一粒粒的小珍珠顺着墨色的长发垂下,轻巧的搭在肩上,与肩膀上的金线暗花的牡丹相得益彰,她到底是下意识想把自己装扮的娇俏一些,增加一丝筹码。

端木徳淑看不起这样的自己,但还是做了,恨不得鞋子也挑个粉红色的才好。

戏珠心疼的垂着头站在王妃娘娘身后,心里忍不住为王妃娘娘落泪,可这能怪的了谁,娘娘是受不得委屈的人,又是争强好胜的性子,怎能委屈自己给其她女子行礼,若想安度晚年,皇后之位便不得不争。

既然要争,付出和牺牲是不可避免的。

“王妃娘娘,时候不早了。”您该出发了,那个人不见得有时间等一位即将失势的王妃娘娘。

端木德淑忍着丫头的直白没有动,可到底是跟了自己二十年的老人,忠言逆耳的让你想打都打不下去。

端木徳淑认命一般起身,挥退下人,突然又想再问问戏珠送帖时的经过:“他……怎么说?”终还是没有足够的自信。

戏珠闻言抬起头,目光含泪的看着娘娘,脸上早已面无血色,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王妃……总还有其他办法的,您是万金之躯,将来母仪天下的表率,您……”

“闭嘴!再哭就换明珠过来!”谁承认她会母仪天下了?现在皇宫里人人巴结讨好的是那位已经住进主宫的女人!

尚书府中人人争相祝贺的是她从没正眼看过的姨娘!

她端木德淑算什么东西!

戏珠哭的更加伤心,新任镇西王身如黑熊,须茂若林,力大如山,是个妥妥的莽夫,不单如此,他喝人血吃人肉,坑杀的降兵不比皇上少,娘娘却要……

戏珠不惧王妃娘娘的火气,爬过去紧紧抓住娘娘的衣角:“王妃,说……说不定皇上明天就派人来接您入宫了,您和皇上多年夫妻,皇上不会忘记……”这是她高高在上的王妃,她是她一辈子高贵美丽受不得一点委屈的主子。

“戏珠!”

戏珠泪如雨下:“……娘娘……”

端木德淑深吸一口气,人也冷静不少,扶她起来:“好了,都是自梳的人了哭什么,本宫知道你的意思,但,本宫信不过皇上!”这句话终由她的嘴中说出来了,说出后似乎还有那么一丝丝的苦涩留在唇角,这种苦让此刻的她都泛起了阵阵的寒意。

一个月,他把她放在宫外不闻不问,她不敢赌他凉薄、莫测的施舍,也更加的不能赌,因为她输不起。

戏珠的头失礼的深深埋在娘娘的脚上:娘娘,奴婢的娘娘……即便不是皇后,贵妃、四妃总是少不了的,为什么非要争那至高之位——

为什么!

傻孩子,若是四妃,便是没了你主子我的活路……

端木德淑深吸一口气,拍拍戏珠的头,是成是败,在此一举,她受的住:“让明珠进来,咱们走吧。”

戏珠抬起头,匆忙擦擦眼泪,既然主子决定了,她就会跟着,刀山火海,她愿陪着:“是。”

……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第一侯

惨死重生十年前的李明楼 并没有有仇报仇有冤报冤的喜悦 要想当人,她只能先避锋芒

希行·完结·167万字

黑莲花女配重生了

项心慈死后,明西洛挖了她的坟并拎出来鞭尸! 项心慈对此一点也不意外。 刚成婚的时候,他娘在后宅指手画脚,她让他娘再不敢吭声! 她是高门嫡女,嫁了一个小门小户,难道还看一个老农妇和她儿子的脸色! 总之理由太多了,数不过来,所以被鞭尸并不意外。 可,不管哪件事,都已经是很久远的事了,以明西络的气量,当初不报复,不至于事后鞭尸。 莫非?是他知道自己除了弄死了他的小表妹,还弄死了他的白月光?! 还是……有些见不得光的事浮出了水面? 理由太多了,实在想不起来,挖就挖了吧,都是死后的事了,何须计较。 可,项心慈重生了,回到了自己十四岁那一年。 不过!她决定做件好事,绕过当年的大福寺,不与明西络相识。

鹦鹉晒月·完结·228万字

齐欢

重生的徐清欢,实实在在做了个麻烦精,走到哪里,哪里就有冤案发生。 正当她将案子查出些眉目时,前世夫君的对头找上了门。 徐清欢:奸臣 宋成暄:忘恩负义小人 ……一年后 徐清欢:宋大人英明神武 宋成暄:我与你有婚约 徐清欢:等等……我查查再说。 粉丝值2000+,或者全订教主任何一本书即可申请入v群,群号:542814025

云霓·完结·179万字

女帝生涯

大周朝传世三百四十七年,共有两位女帝。一位是开国女帝,一位是亡国女帝。开国女帝周太祖皇帝,文武皆能,天赐神人。年号熙照,在位32年。亡国女帝周肃宗皇帝十岁登基,年号景丰,由皇夫摄政王临朝摄政。景丰15年,女帝禅让帝位于皇夫摄政王。至此,大周朝完结,大夏朝高祖即位,立周朝末代女皇为后,年号新尧。大夏朝传至四代世宗,皇嗣渐稀。承庆帝生六子五女,前后夭折。唯遗泽皇五女。该女五岁逢大难,奄奄一息。被现代独生女岳晶晶魂魄附身。独身娇娇女如何执掌男尊天下?士族贵家又有多少名门公子等着当上皇夫,重演禅让往事。风起云涌,山雨欲来…… 女帝生涯群号:160164683 女帝生涯铁杆粉丝群号:164399981

流晶瞳·完结·111万字

软玉生香

新书《喜时归》已开 …… 苏阮的一生过的跌宕起伏。 她一生听得最多的话,就是蛇蝎狠毒。 咒她怨她的人,能从京城排到荆南。 重回年少,苏阮想了想。 合该使坏的人,总不能轻饶了去?

月下无美人·完结·111万字

问丹朱

所有人都想问一问陈丹朱,你的良心会不会痛 ——— ——— 简体实体书已上市。

希行·完结·116万字

喜上眉头

——新书《长安好》正在连载中—— 大靖朝一夫一妻典范,被誉为佳话的帝后,死后齐齐重生了。 这是一个重生的皇帝陛下想替小皇后择良配、拉红线,可拉着拉着却又拉回到了自己身上的故事……

非10·完结·197万字

太子

她是人人得而诛之的焰国太子!杀人放火无恶不作,解人剖腹只当娱乐。 她是著名高数专家,开创了现在应用数学的最新领域、演算成功了三项国际定律。 当她变成她,那些想太子死的人,那些年的仇人,她该怎样应对。 当太子成为帝王,谁又能伴她为后谁愿下嫁为妃? 可当她重生注定焰国改写,君主昌明… 却不知那些风流动荡的年华,遗落了谁家公子的心。 (亲爱的,茫茫书海、泱泱潇湘,我在努力,您请随意) 【为您推荐】 最勤奋的作者简思大妈新作《重生——老夫少妻》http://www.xxsy.net/info/450320.html 【为您推荐】 《错嫁——宠冠六国》http://www.xxsy.net/info/444215.html

鹦鹉晒月·完结·171万字

金粉

好不容易走上人生巅峰的李南风,万没想到这一生会突然中断在晏衡那黑心竖子的手上,醒来后她准备了长达四十页纸的人生攻略,矢志要为己除害……

青铜穗·完结·120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