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守陈规

墨守陈规

朝晨

古代言情/已完结

74.8万字

完结于2019-05-2120:27:22
简介

架空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只要能活着就不能辜负自己,她从活死人堆里爬出来,从笑起来如沐春风的柳沐风,到陈墨的沉默,去勇敢的面对生活,爱我的人我会努力爱他一辈子,伤我的人一定要讨回来。出了活死人推面对新的生活,才发现没钱没能力多可悲,所以,她杀的第一个人堂堂一个知县只值二百两银子,只是她人生最便宜的一次人命买卖。重新迈进柳家,只想怀念从前,怀念母亲;在王权势力的大浪里颠簸,却能滴水不沾。凉茶棚里的人们在讨论着墨门的人不能随便惹,却不知这最大的头头这会就坐在他们身边喝茶,一副闲散人的样子。她不怕生死,不怕疼痛,只怕这生白活。能活着不容易,所以要努力活着,因为一生便是一生,没有什么下辈子。

第一章逃

  “嗯,真是漂亮,沐沐,以后嫁你就穿这样的好吗?”柳沐风吃着梨子撅着嘴道“沐沐才不要嫁人呢!”“沐沐想陪着娘?”“是啊,娘在哪我就一直陪着你”柳沐风咯咯的笑着,脸上有个小酒窝,看着很是好看。突然“砰”的一声,惊醒了柳沐风,打断了她的梦。怎么了?怎么那么大动静?到处都是惊叫声。柳沐风爬起来才发现不太对劲,外面都是火光,她悄悄推开门去母亲的房间找她,刚进去就被人蒙住嘴,闻到熟悉的味道,她知道那是母亲,母亲捂着她的嘴说“沐沐乖,去柜子里呆着,发生什么都不能出来,知道吗?”她点点头,母亲放开她让她爬进柜子里。柳沐风就这么呆在柜子里,外面哭天喊地,母亲从床头拿了把匕首躲在门后面,突然门被人踢开了,来人拽着母亲往外走,沐沐很想出去,可是她得听母亲的话。看着势头不对,她也不管了,推开柜子门爬出来,趴着门看外面,她被吓眼前的景象吓到了,很多穿官兵冲进来,到处都是血,李妈妈和小红,小翠都躺在地上,一身血,还瞪着眼睛,院子里还有其他的下人,慌乱的到处跑,显然被这突然发生的情况吓到了。柳沐风很快回过神,她觉得母亲有危险。她轻轻推开门一下窜到院子角落的筐子旁边,母亲,母亲在哪?她想看到母亲,她现在很害怕,她害怕母亲会和这些人一样躺在地上。忽然她听到了母亲说话的声音,她循着声音爬过去,母亲被人掐着脖子,母亲也看到他了,一直在摇头,柳沐风发着抖,以前园里的丫头也被人掐死过,她如果不帮母亲会死掉的,看到旁边有把匕首应该是之前母亲防卫掉到地上的,她拿起匕首狠狠扎过去,身高不够只扎到那个士兵的腹部,士兵吃痛,回头一把夺过匕首,柳沐风回头就跑,刀从她肩膀上割到背上,母亲反应很快地拿了地上的石头要砸过来,士兵一看没刺到小孩,回手一刀刺入母亲胸口,母亲用尽最后的力气砸了那人一石头。那士兵倒在地上,捂着腹部头上是是血,柳沐风拾起地上的匕首又刺客几下,看着他不动了,过来想要扶起母亲,母亲半闭着眼费力的靠向身后的墙摇摇手,院子里还有很多人,母亲把她按到地上,拢在怀里半趴在她身上她的伤口也很疼,母亲在她身上低声说“沐沐啊,娘可能不能在陪你了,所以,以后沐沐就一个人了,待会不要管娘找着时机就要逃出去,别回来了……”柳沐风哭着说“娘,你不会……”母亲喘了几口气打断了她到“沐沐别说话,听娘说完,这里是狼窝,回来沐沐也不会好过,你已经长大了,所以能照顾好自己,沐沐啊,娘……爱你,以后会在天上一直看着你长大的……一定要逃出去要活下去!不要管娘,人死了就跟黄土一样,没什么意义了,只要你一辈子记着就好,沐沐啊……沐沐”说着说着母亲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剩下微弱的呼吸声,柳沐风紧紧的咬着嘴唇,低声的哭,眼泪像关不住一样,嘴上咬破的嘴唇留着血,她知道什么是生死,她想大声的哭,可是她不敢,她怕引来那些人,她怕她也会死掉,她要是死了,这世间恐怕就再没有人会记得母亲了,母亲说,要让她活下去,人们还在打杀,她听到有脚步声走来,她屏住呼吸,来人踢了一脚身上的母亲就走了。呼吸声渐渐没了,她知道母亲再也不会喊她沐沐了,外面没了太大的动静,她挪挪身子从母亲怀里出来,身上的伤口疼得她咬了咬牙,伤口不深,但刀口太长了。母亲的脸很平静,她亲亲母亲的脸,“娘,再见!”

杀戮才刚刚停止没多久,大概以为里面都是死人了,所以没人注意到这么一个小小的身影,天还是黑的,她从后院逃出来就一直跑,她只知道她要活下去,娘让她活下去,她一直往城外跑,突然看到街道边有件破旧的衣服,应该是丢掉的吧,她捡起穿在身上,她身上有血,会被注意到的。她装做乞丐的样子蹲在墙角,等着开城门,没一会就开了,她家不是什么大户人家,上个月她父亲突然升了官,很多人还不知道,庆阳城发生了什么,似乎还不知道,没多久,城门开了,守城的看到她是个孩子就踢了她一脚“嘿,小叫花子,你出城上哪要饭啊!”,她一个踉跄往前走。出了城她就一直往远处跑,她没出过门,但她知道要远离这座城,母亲说她不能回家,跑了很久,身上的伤口渗了些血出来,她坐在树下看着休息,肚子也很饿,她抬头看了看周围,坐了一会爬起来往树林里跑去,她想里面总有点果子什么的吧!跑进树林就看到一只兔子,被夹住了,她没理想去找点果子,转了一圈,没找到能吃的,她坐下来,饿得有些发虚了,她忽然一把逮住那种兔子,从它受伤的地方开始扯皮毛,扯不动,她用牙齿撕咬着,眼泪大颗大颗的掉,嘴上粘了很多兔子的毛和血。咬了一会,血腥味让她犯恶心,天色暗了下去,她得找地方,不能在这树林里过夜。

靠着石壁她不敢睡,眼皮一直往下掉,最后她忍不住头歪过去,睡着了,她太累了,一直担心受怕,一直在逃,虽然没有人在追,但她害怕,害怕很多可能。阳光照在脸上有点暖,柳沐风睁开眼睛看了一下,看了看周围,发现不认识。她需要先处理一下伤口。找了有水的地方把伤口随便处理一下,不是很方便,弄了点药草包上,这是她认识的一种草药,通常下人们弄到伤敷的就是这个。弄好伤口,把昨天的兔子拿出来用尖锐的石头把它处理了一下,看着生肉还是吃了,她别无选择,没有火,只能吃生的,她把兔皮弄下来,寻着路出去,还好,昨天没有跑进来太远。城外的路边上有个茶摊,柳沐风拿那那个兔皮换了火种,她不想在吃生的了。拿着火种想了想,没有回城,也不知道能去哪,于是又回到树林里,先呆着吧,把伤养一下再说,虽说不是太严重的伤,还是怕会发炎。现在的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呆在这片林子里也可以好好想想以后。柳沐风就在这林子里绕了很久,周围的环境越来越陌生,好像进入了林子更深的地方,天色渐晚,她已经找不到之前的地方了,无所谓吧,哪里都一样,突然脚下一空就滑下去了,顺着坡滚下去,撞到树上晕过去了。没多大一会醒过来,周围都黑黢黢的,这是哪,她点了个火大概看了一下,草木不是很多,周围不知道是什么,很臭,让人恶心的臭,借着微弱的火光摸索着找了个可以歇息呢地方,她不知道这会是什么时辰,天黑了有多久,窝在草丛里,微微闭了下眼,没一会又睁开了,她很警惕周围,因为害怕。这一夜就这么过去了,柳沐风看着周围一点一点变清晰,她爬起来想去周围走走,走过去一点,一股臭味又袭来,她循着那个味道往坡上爬过去,越来越臭,再爬一段到坡顶的时候“啊……”柳沐风被吓到了,一个坑里,腐烂的,没腐烂的,还有骷髅……再往前走,一个个隆起的土包,插着白布。乱葬岗!在远处点的一个土包旁边还有几个馒头,馒头……柳沐风走过去拿起来就啃,她已经两天没吃好东西了,一边啃一边呆呆的看着前方,她真的好想母亲啊……呆呆的在那坐了一会,知道怕也没有什么用,也就没那么害怕了。于是她爬起身去看有哪些能用的东西,衣服。她一个人在这些死人身上忙忙碌碌,一会地上有布料,匕首,还有什么不知名的粉末,简单的小暗器……哭解决不了问题,而且她不知道跟谁委屈,跟谁难过,所以,她静静的做着这些没有流泪。

柳沐风决定先在这待着吧,乱葬岗经常会有死人,她还能去找点东西,运气好还会有点水果馒头,平时就四处树林里看看兔子野鸡之类,总之,捕动物越来越熟练,也不会经常挨饿,就这样子还能过一段时间。她想去城里看看母亲,可是进了城里未必能见到,而且说不一定会搭上自己,大夫人那么讨厌她们母女,怎会希望她活着。于是柳沐风就这么待了一个多月,能自己简单的生活,不会饿肚子。这周围她也慢慢的熟悉了,只有一个地方,她很好奇,越往乱葬岗深处走,越荒凉,里面有一堆石头,似乎没什么人进来过,总觉得石头后面有什么,柳沐风观察有一段时间了,或许里面有什么宝,这种地方没有人来,又那么神秘,柳沐风一直在打着这个主意。终于,柳沐风决定大着胆子,决定进入看看。她安慰自己,没什么的,都是死人,怕什么,自己不是都在着待了这么久了吗,万一里面真有什么宝呢?母亲让她活下去,她不能白活,可是自己一无所有,得去拼点什么,才能找到事情原因,才能报仇!于是,她缓缓往里走,一边警惕的看着周围,慢慢接近石头堆,她有点慌,她想逃跑,里面肯定有什么不一样的东西,但她想归想,不会退,紧紧握着匕首,走到石头面前才发现,石头是为了挡住后面的一块石板,柳沐风蹲下去看那块石板,下面仿佛有个入口,她站起身来看看四周,风呼呼的吹,一眼望去一大片的土地上很多土包,到处飘着白布条,格外荒凉阴森,她手心里都是汗,使劲掀开那块石板,发现那里真的有个入口,入口虽小,看下去还有台阶,像是一个密道。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长公主的谋反日常

乱世为你执刀平四方,盛世为你诵经祈平安。可唯有一样——天下归你,你归我。——架空勿考据,权谋逻辑死,本质还是小甜饼

苏行歌·连载中·149万字

娇娇在怀:摄政王带崽追妻

药物研究所大佬虞九歌穿越了,一睁眼就意外怀上一对龙凤胎?虽是宰相府的嫡女,但全京城都在笑话她给乞丐生了孩子。生产夜,虞九歌拼命护下一个孩子离开。五年后,她逆袭归来,打脸渣爹后娘,本想低调带娃,却成了京城里权贵争抢的香饽饽?!京城人人都在酸她有钱有颜又怎样,还不是个给乞丐生了娃的寡妇,哪个权贵能看上她?直到向来不近女色的摄政王开始高调追妻,众人被啪啪打脸。后来,人人都在猜测摄政王家孤僻的小世子会不会接受这个后娘时。小世子挽上虞九歌:“这是我娘亲,亲生的。”

年年百万·完结·92.8万字

绝色烟柳满皇都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那年,十五岁的柳芙从软弱可欺的相府嫡女成为“公主”,被迫塞上和亲。绝望的她在踏进草原的那一刻,选择自尽以终结即将到来的噩梦。 重生,柳芙回到八岁,她开始明白,死亡并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只有努力活着,去争取去反抗,才能获得真正的“新生”。 ...............一句话简介............... 看冷面和亲“伪”公主杀回皇宫搅乱一城春水! ...............废话分割线............... 特别鸣谢编辑可乐贡献书名和封面! 天使君出品,保证文字优美,画面养眼,美男多多,暧昧满天飞! 已完成五部VIP,无坑,无自宫陋习,请各位书友放心移步! 新浪微博ID一半是天使君,欢迎关注私密催文和报名客串

一半是天使·完结·52万字

名门媳

逍遥自在的农家女,在勾心斗角,深渊般的大宅门里,想要站稳脚,何等的艰难。 婆婆头脑简单多疑,二太太温和却腹黑难测,大姑个性大气骄傲,小姑开朗任性,还有一屋子的庶出,阿九每天周旋其中,如行云流水,玩得活泛,只是,想要获得真正的幸福,想要过得自在逍遥,那又需要怎样的手段才行? 他,生性桀骜,如脱缰野马般难驯,初见面,就被她打得鼻青脸肿。 同一屋檐下,他处处与她作对,时时为难于她,却不料,不知不觉中,为难到的不是她,而是自己的心,为了能给她幸福,他远走他乡,建功立业,到最后,能不能得到幸福呢? 他是她名义上的夫,像老母鸡一样的护在她的周身,赶走一切可能的花花草草,却不知能不能浮获她的真心? 他是天之骄子,玩世不恭,风流倜傥,偶尔的机会让他认识了她,以作弄她为喜,最后,真正捉弄的又是谁的心?

不游泳的小鱼·完结·58.3万字

穿越后大佬们非我不娶

女团出道新人,被私生追到车祸穿越了?实惨! 国公府庶女,一没武功,二没医术,还要贴身伺候傲娇八皇叔?求攻略,在线等,挺急的! 第一才女,头牌舞姬,羸弱小白花羡慕嫉妒恨?呵呵,就喜欢你们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亚子! 练习生里的资优股,头脑精明不简单,四肢灵巧非一般。 看她如何在古代技能点满: 统一各路美男审美, 造就殿堂级现象彩妆, 化身宅斗中的战斗机, 搅动大陆朝堂风云。 嘻嘻哈哈,用自己的路子,过招天下!

清浅漪梦·完结·134万字

王爷请自重

作为一个拥有现代灵魂的古代女性,她拒绝一辈子给人做牛做马。 所以,为了自由新生活,就算付出再多努力,她也不怕! 王爷,那边危险!她可是安保专家,听她的没错。 王爷,咱们只是合作关系,你靠那么近干吗?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纠纷,某女再次郑重提醒: 王爷,请你自重!

青莲乐府·完结·72.3万字

女扮男装当皇商

文少卿上一辈子的命运告诉她,靠天靠地靠父母靠男友都没有钱来得实在,所以当老天让她穿越到这个时代,她就告诉自己,一定要赚钱,多赚钱,手中有钱才是最踏实的。但是当她兴奋地数着手上的银票时,却听见耳边幽幽的声音响起:“你不懂,只有我最值钱,不考虑打包带回家吗?”

雨木飞扬·完结·50万字

与君AA

她六岁时,她的夫君抱着饮下毒酒的她烧死在深宫,时空的转换,她得以存活,认定夫君也在世间某一处。 事隔八年,她重回故土,相同的相貌,公主‘降’为郡主,捡到现成的邪夫一箩筐,与君定下协议,凡事各自买单,不赎不欠。 然眉目传情,肌肤相亲,他还厚颜无耻的要她生下孩儿,当真还能互不相干? ··· 此文是《俊男坊》的姐妹篇,类似的风格,不同的故事,与邪君美男们做个约会! ··· VIP读者群:34168668加群请报起点名字。 普通群:127661200,35525871,69227079请报果子任意书男主名。

末果·完结·150万字

望长安

从普通中学生到大汉霸陵良家子,家世平平,容貌平平,她怎样走出自己的人生?她不幸运,深爱的人从未正视过她!她的婚姻必须遵守父母君主的安排,面对君主的赐婚,她无可抗拒,在长安举行了一场荒诞的婚礼,从此她有了一个尴尬的身份,被迫背景离乡,奔赴匈奴漠北......普通的少女,普通的人生,她将自己融入了历史,她,蝶变成一个真正的汉家女子!家国大义,她迎难而上,从未淡忘;儿女情怀,她守之以礼,忠诚不二.........忠孝,人之大节,她接受了时代的思想,也获得了时代的尊重,最终,她能够与自己倾慕的人在一起吗?--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追逐千古的风·完结·90.7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