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极恶

公子极恶

浅如月

古代言情/已完结

146万字

完结于2018-12-2316:40:00
春去秋来,屋外树影晃动,北风呼呼,屋内凉意习习。 江小芽缩在土铺上,望望那能看到星星的屋顶,拉拉身上脏兮兮的衣服,低着头,听着外屋那满是火气的训斥声。 “刘氏,你自己说,你脑子是不是被驴踢了?你为了江小芽那个捡来的病秧子,你糟践了多少粮食?”年过五十的妇人,看着眼前唯唯诺诺的媳妇儿,心里满肚子火气。 “今年老天不作美,庄家几乎颗粒无收了。我们江家连自己的几个崽儿都养不活了。你……

第一章:穿越

  春去秋来,屋外树影晃动,北风呼呼,屋内凉意习习。

江小芽缩在土铺上,望望那能看到星星的屋顶,拉拉身上脏兮兮的衣服,低着头,听着外屋那满是火气的训斥声。

“刘氏,你自己说,你脑子是不是被驴踢了?你为了江小芽那个捡来的病秧子,你糟践了多少粮食?”年过五十的妇人,看着眼前唯唯诺诺的媳妇儿,心里满肚子火气。

“今年老天不作美,庄家几乎颗粒无收了。我们江家连自己的几个崽儿都养不活了。你还把家里那点细面都拿去给她吃了,你到底是怎么想的?这日子你还想不想过了?”

“娘,是我错了,您老别生气,我也是看小芽实在难受才……”

“你给我闭嘴!”

听着外面的吵嚷声,江小芽看一眼自己皮包骨的身体,叹了口气。刘氏说难受还是含蓄,其实根本就是奄奄一息。

所以,刘氏就把家里那点细面给她做了面条吃,应该也是看她熬不住了,想着让她就是死也能做个饱死鬼。

可结果呢?家里细面都给她吃了,可她却没死。不,真正的江小芽其实已经死了,现在的她已非原主。只是,这一事实除了她没人知道。

在江家人眼里,她现在不止是个糟践粮食的。还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连死都不干脆的。

“江小芽不能再给我留在家里,我们家养不起。明天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必须把她给我弄走。”

在饥荒年,多一张嘴,那是极大的负担。特别,江小芽又是个病秧子,不能出力,只会吃还要人照顾,更是累赘。没有谁连自家孩子都养不活了,还要圣母的留着她。

所以,真不能怪江老婆子心狠。

刘氏低着头,心里理解婆婆,可就江小芽现在的身体情况,把她赶走,那就等于让她去死呀!

江家的四个孩子,看看自家强势的奶奶,再看看自家善良却不能当家做主的娘,一致沉默。

噗咚!

听到声音,屋人一致转头,看江小芽呲着牙,揉着胳膊,一脸病容的走过来。

“奶奶,娘!”

江老太看她一眼,转头对着刘氏厉声道,“我刚给你的说的话,都给我记住了。”说完,不再看江小芽一眼,抬脚走人。

“我去送送奶奶。”江小芽说着,拖着虚弱的双腿,赶忙追了过去。

刘氏甚至连话都来不及说一句,就看江小芽跑了出去,心里:如果追过去是求婆婆把她留下来。那,小芽怕是白跑一趟了。这次婆婆看起来是铁了心了。

“奶奶,奶奶……”

江老太走着,听到江小芽在后面喊自己,却是充耳不闻,头也不回的继续大步往前走。

直到走出老远,听到江小芽还不死心的在后面追,嘴巴抿了抿,停了下来,转身,“跟着我大呼小叫的做什么?”

呼呼呼……

江小芽喘着大气,直到气息稍微平息些,开口,“奶奶,您能不能缓几天再让我走,给我一个表现的机会?”

江老太听了,眼皮一耷拉,面无表情,“表现的机会?表现你多能吃吗?”

江小芽听了,顺着道,“奶奶,您也知道我能吃,过去我真是吃了家里不少的粮食。如果我就这么走了,那些粮食可都浪费了。所以,您再缓我几天,给我一个报答您和爹娘的机会。”

江老太心里轻哼:再缓几天让她再多糟践点粮食吗?哼,少来这套。

“你离开我们家,就是对我们最好的报答了。”江老太说着,转身走人。

“奶奶,您缓我到月底行不行?月底元家不是找粗使丫头吗?如果我不能进元家,我不用您赶,我一定自己走人。”

闻言,江老太脚步一顿,转头看向江小芽,看着她那面黄肌瘦,大风一吹就能飞走的样子,张开放箭,“你脑子是不是也被驴踢了?还想进元家,你知道元家是什么地方吗?”

“知道……”

“你知道个屁。”江老太噼里啪啦训斥开来,“江家那是多少好鼻子好眼,身体结实身段好看的,想进去做丫头都进不去的地方,你一个半死不活的做什么春秋大梦?”

江小芽听着,伸手抹抹脸上被溅到的口水,这奶奶,简直是出口如刀呀!

“奶奶,我也知道我这想法大了点。不过,您容我试试,万一进去呢?总归能得几个大子,也算您和爹娘没白养我这一年多。”江小芽舔着脸,讨好加保证道,“万一进不去,我绝不让您和娘为难,我自己走。”

“不行!”

无论怎么听,江老太都觉得江小芽这是痴人说梦的胡话,是想多吃她家几天饭忽悠人的话。

“奶奶……”

“我说不行就不行。”

夜色下,一个不松口,一个不撒手,一路上江小芽对着江老太发把死缠烂打发挥到底。

最后,江老太生生被江小芽不断重复的那句‘说不定能得几个大子’‘说不定能得几个大子儿’给缠的动了心了。

左右月底也没剩几天了。万一她真的进去元家了,那……

江老太想着,嗤笑一声,她也是被一个小丫头念的昏了头了,竟然连这种不可能的念头都冒出来了。

不过,江老太倒是第一次发现江小芽竟然这么能说,在之前每次见到自己,她都跟猫见到老鼠一样,生怕自己吃了她。今儿个怎么……?

这是吃了细面,长脑子也长胆子了吗?

腹诽一会儿,江老太既把江小芽抛之脑后,开始发愁这一年的生计。

***

回到家,对着刘氏,江小芽只说会在家里待到月底,其他没多说。

进元家的事,连她自己都觉得玄乎,进去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如此,如果进不去最后还是得走,也就没必要给刘氏说了,省的她最后也跟着失望。

刘氏听了,看看江小芽嘴巴动了几动,最后叹了口气,默默走出去了。

刘氏是个好心人,只是好心不能当饭吃,她纵然舍不得江小芽,也毫无办法。

江小芽也清楚这一点儿,所以她不觉得刘氏心狠,毕竟在这年景,刘氏能把她捡回来,养活一年多已是尽了最大的努力了。

所以,眼下最紧要的事,是赶紧找个吃饭的地方,让自己活下去,不至于饿死了。

江家的四个孩子,知道江小芽月底就走,都没说什么。没说什么挽留的话,难听的话当晚也没再说。

当天晚上气氛少见的平和,这也让江小芽能根据脑中的记忆静下心来想事情。

元家——

方圆百里最富贵的人家,家有良田千顷,府中仆役成群,但为人却极为低调。虽富贵但从不欺人,对所有佃户也颇为宽厚,所以威望颇高。

但这种人家,一般规矩最多,想进去并不容易。特别像她这种身无而两肉,身体又弱的,想进去就更难了。

江小芽望着土胚墙,心里琢磨着怎么进元家。

想着苦笑,没想到穿越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盘算着怎么把自己弄成丫头。

如果可以,江小芽也不想去给人做奴婢。可是现实不容她呀!

穿越到一农家,别说她不会种田,就是会种田又怎么样?在这靠天吃饭的地方,遇到一个旱灾雨涝就得饿肚子。今年的颗粒无收就是最直白的现实。

现在江家已自身难顾了,刘氏想养着她也是有心无力了。所以,做丫头就做丫头吧!不管怎么样,先吃饱饭保住命才是紧要的。

翌日,极少出门的江小芽,提着大篮子跟所有的孩子一样,上山去打猪草去了。在人们或稀罕,或讥笑,或指指点点的围观中,打了一篮子猪草回家了。

第二天,依然!只是围观的人少了。

第三天,照旧!除了围观的人已经没了。也是,她长得又不好,谁稀罕天天看她。只有江小芽再次路过元家大院,用惊叹又敬畏的眼神望了望。没人注意。就是注意到了也没人在意。每天用这种眼神望着元家的人多了去了。

第四天,看看天色,看一眼身边的大男孩,“你还不回去吗?”

转眼人都走了,就剩江大宝和她了。

江大宝,刚满十岁的江家长子听了,看看江小芽,沉默了一会儿开口,“你是不是跟奶奶说要进元家做丫头?”

江小芽点头,没否认。这事果然瞒不住,就是她不说,江老太也会讲。

“那地方你进不去,还是想别的办法求奶奶让你留下吧!”

江小芽听了,看着江大宝,“奶奶如果同意我留下,家里多一个人吃饭,你可就更吃不饱了。”

江大宝低头,不咸不淡道,“那也比你饿死在外头好。”

听言,江小芽眼帘微动,看着眼前清瘦的男孩儿,嘴角微扬,开口,刚要说话又咽下,眉头皱起。

“走吧!”江大宝站起,提着篮子刚要走,忽然被江小芽拉住。

怎么了?

在江大宝疑惑的眼神中,一阵马蹄声传来。

“驾!”

大喝,急促。

江小芽听到,心头一跳,本能的拉着江大宝快速躲到不远处的草丛中。

“你干什……”话被没说,嘴巴被捂住。

“不要说话。”

听到江小芽冷厉的声音,看着她紧绷的小脸,江大宝愣了愣。

在江大宝还在不明所以间,两个玄衣人骑着马急促飞奔而来,后面几道黑影掠过,人影晃动,眨眼间既到眼前,亮剑,直指两个玄衣人,一言不发,出手既是索命。

刀光剑影,风起尘飞扬,厮杀骤起。

兵器碰撞,招招毙命,毫不留情,毫不手软!

人力不敌,武功不及,两个玄衣人很快落下风,生死已可预见。

“噗……”

胸口一剑,血色飞溅,猩红蔓延。

倒地,抽搐,死不瞑目。

为首的黑衣人收起剑,看一眼地上的玄衣人,蹲下从他胸口的衣服里拿出一物放入自己怀中,站起,看一眼四周,“走!”

一声令,几人飞身离开飞。

一场厮杀,开始的突然,结束的也快速。

看着不远处的那两具尸体,江小芽脸色难看,心也砰砰跳。而江大宝,眼眸瞪大,脸色苍白,人已完全僵住。

“江大宝,你还活着吧!”可别瞪着眼睛背过气去了。

江大宝脑子嗡嗡,江小芽在说什么完全听不到。直到江小芽伸手在他腿上拧了一把,吃痛才回过神来。

回过神来,脸色更白了,指着不远处的尸体,颤颤发抖,“他们……”

“他们已经死了,并且跟我们完全无关。还有,我们什么都没看到。”

“可是……”

“江大宝!”江小芽打断江大宝要说的话,直直看着他,“你知道人长寿的秘诀是什么吗?”

江大宝:?

“那就是管住自己的嘴,不要多管闲事。”江小芽望着他,神色肃穆,“如果你把今天的事说出去。那么,死不瞑目的不止是他们,还有我们,甚至整个江家的人。”

闻言,江大宝脸色遂然变。

“想要保平安就一定要守口如瓶,死死的守住。不要向外吐露一个字,包括对江家的人也绝对不许说。不要让祸从口出四个字成为血淋淋的现实。”

不是江小芽危言耸听,而是……

龙形!

她刚才清楚的看到了,黑衣人从死去那两个人怀里拿出的那个盒子上的图形。

“我刚说的话都记住了吗?”

“记,记住了。”江大宝这会儿已快被吓傻了,完全是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只是,这一刻的江小芽,让江大宝感到陌生的厉害。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秾李夭桃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虽重生于微贱,却于这乱世中逍遥绽放, 携子之手,坐看天下云生风起,闲听庭院雨落蕉叶

闲听落花·完结·105万字

娇术

重生成忘恩负义的逃难女,正逼得同路人舍身救己。 季清菱看着对面的小豆丁的名字,眼泪都要流下来:大爷,咱们打个商量,都说宰相肚里能撑船,既然将来您要出将入相,能不能就放过我这一遭?

须弥普普·完结·229万字

国子监绯闻录

新书已发! 你是无意一缕穿堂风, 却偏偏孤倨引山洪! -------沈泽棠 一句话简介:这是一个为查案的小女子,女扮男装考科举、上朝堂,稍不留神,被首辅大人叼回府镇宅的故事。 页里非刀读者扣扣群:陆壹伍伍玖捌贰肆柒

页里非刀·完结·132万字

大讼师

杜九言穿越占了大便宜,不但白得了个儿子,还多了个夫君。 夫君太渣,和她抢儿子。 她大讼师的名头不是白得的。 “王爷!”杜九言一脸冷漠,“想要儿子,咱们公堂见!” 大周第一奇案:名满天下的大讼师要和位高权重的王爷对簿公堂,争夺儿子抚养权。 三司会审,从无败绩的大讼师不出意料,赢的漂亮。 不但得了重夺儿子的抚养权,还附赠王爷的使用权。 “出去!”看着某个赖在家中不走的人,杜九言怒,“我不养吃闲饭的。” 于是,精兵护岗金山填屋民宅变王府! 儿子小剧场: “这位王爷,按照大周律法,麻烦你先在这份文书上签字。” 某位王爷黑脸,咬牙道:“遗嘱?” “我娘说了,你女人太多,谁知道还有几个儿子。空口无凭不作数,白字黑字才可靠。” 小剧场: “抬头三尺有神明,杜九言你颠倒黑白污蔑我,一定会受天打雷劈。”被告严智怒不可遏。 “天打雷劈前,我也要弄死你。”杜九言摔下惊堂木,喝道:“按大周律例,两罪并罚,即判斩立决!” 被告严智气绝而亡。 坐堂刘县令:“……”

莫风流·完结·273万字

将门凤华

新书《衣手遮天》已发布…… 重生一世,她只想一斤牛肉三碗酒,老娘瞪狗狗都抖。 【已经有三本完结古言,请放心入坑。

饭团桃子控·完结·127万字

美人持刀

坑蒙拐骗成了当朝第一女驸马都尉的庄柔, 现在只想琢磨一件事, 什么时候才能把小郡王拐到手。 而一肚子坏水的小郡王发现, 自己已经被人虎视眈眈的盯上了。 他忍不住摸了摸脸,“本王这么一朵娇花,难道要惨遭毒手了?”

正月初四·完结·215万字

名门春事

重生后,她端起陶罐狠狠砸破丫的头,从此崔郎是路人。 这是一个吃货女主的种田生活,种着种着,他们挖出了一个天大的秘密。

饭团桃子控·完结·130万字

爷是娇花,不种田!

曾经的苏言有点傻,有点憨,像个绵软可欺的小绵羊! 可她手里有几亩良田,还有个儿子,苏言知足常乐,过得悠然自得,直到……她发现自己还有个相公,且相公还是个佞臣,一切戛然而止! 过去的宁侯爷,大权在握,美人在怀,日子过的顺心畅意,逍遥自在,直到……他发现自己带回来的女人不是一只绵羊,而是一朵食人草,一切天翻地覆! 小剧场一: “娘,村头那恶霸又来了!” “关门,放你爹!” 小剧场二: 护卫:“太医,您看我家主子这是得了何种病?” 太医:“这,这个,是隐疾!” 隐疾?某人抬了抬眼帘,若有所思!原来,相思病是一种隐疾

浅如月·完结·135万字

富贵不能吟

镇北王燕棠作风端正守身如玉,不想马失前蹄,从此他的人生不止有了黑点,简直已黑成了一幅水墨画……

青铜穗·完结·113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