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农女大当家

小农女大当家

凤栖梧桐

古代言情/已完结

201万字

完结于2020-09-16 08:00:00
前世,苏木槿是被自己活活坑死的。 她虽出身农门,却才貌双绝,一手银针医术独步天下,一手算盘经商天赋惊人,更背靠皇家这棵大树,成为皇商第一人! 却,为助心爱之人登上首辅之位,丧尽天良,做尽坏事。 谁知,她倾尽所有,换来的却是一杯毒酒,将她毒成哑巴,手筋脚筋悉数挑断。 她被困暗室,筹谋算计多年,终亲手埋葬了他的权贵梦! 大仇得报,她含笑离世,却不想,再睁眼,竟然回到了十一岁。 那一年,父兄没死,娘亲没熬瞎双眼,弟弟没烧坏脑子,小妹没有被人贩子掳走。 前世,她眼瞎心瞎,不但害了自己还害了疼她护她的家人; 这一世,她为还债而来,必要护他们一生平安喜乐! 爷奶偏心,妹妹心毒,既然你们花样百出,那就看谁棋高一着! 守家产,护家人! 上斗爷奶伯婶,下扇堂姐弟妹! 笑踩三姑六婆,怒打狼心狗肺! 为家人,她化身罗刹,毒辣刁悍! 种土豆,卖良药,开商铺,买田产,她低调发财,却不小心招惹了前世弑母杀弟的“杀神”。 “小丫头,你救了我,不如……我以身相许!” 堂堂的杀神转眼成了逗逼?! 能不能顾及一丁点儿画风? “画风?唔……娘子在上,夫君任卿采撷!”某人躺倒在榻上,一脸郑重。 她,已风中凌乱。

001 前生

  夏启王朝,宣德九年。

盛夏。

夕阳西下,残阳如血。

轰动朝野上下的“贪墨案”在镇北王拿出的铁证下,终于告破。

牵扯进全国各地大小官员共计一百六十八名,排在第一位的,赫然是权倾天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首辅大臣——李成弼。据查证,他贪污受贿共一千八百二十五万两,黄金!

举国哗然。

任谁都无法把一身正气的李成弼与上千万的贪墨案联系在一起,毕竟,李成弼曾自称出身寒门最懂百姓之苦,更不顾自己性命深入瘟疫瘴气之地为百姓送去救命药草,一贯示人的形象更是身洁气高,清正廉明!

怎么会贪污?!

“怎么不会贪污?呵呵……”

首辅府,西北角,乱堆巨石下,暗无天日的密室内,一袭白衣的女子轻声笑了起来,她姿态优雅的靠坐在满是缠枝花的铜镜前,抬起的手虚弱无力的抚摸着鬓角生出的白发,然后,慢慢滑落在多年不见阳光的白皙脸庞上。

那张昔日明媚动人的美丽容颜,清澈如清泉的灵动双眸,早在岁月的侵蚀下失去了光彩,留下的只剩她满眼的血海深仇!

李成弼,那个她爱到骨子里的男人,她为他倾尽所有,助他登上首辅之位,可换来的是什么?!

他将一碗毒药亲手灌进她的口中,不但要了她腹中孩子的性命,更将她毒成了哑巴,即便这样,他依然不放心,不顾她的哀求让人挑断她的手筋脚筋,将她困在这不见天日的密室之中,一关,就是八年!

八年,她口不能言,手不能写,脚不能动,像一个活死人一样日夜煎熬着。

等的,就是今天!

密室外响起慌乱急促的脚步声,片刻后,密室的门被人打开,悉悉索索走进来一个人。

她笑着侧眸看过去。

看着面带惊惧之色的美艳妇人屈膝跪在她的面前,低声哀求,“姐姐,你救救老爷,现在只有你能救他了……”

“我能救他?我怎么救他?”她好整以暇的往后靠了靠,背后潮湿的靠垫因挤压泛出一股难闻的酸臭味,在室内慢慢蔓延开,她却似没有闻到。

美艳妇人一阵恶心,捂着嘴强忍着压下那股呕吐感,膝行两步,双手搭在太师椅上,仰起头希冀的开口,“姐姐能的,姐姐去求圣德太后,太后看在姐姐的面上,一定会从轻发落咱们李家的……”

“咱们李家?”她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好笑的斜了美艳妇人一眼,抬起虚弱无力的右手,细看着皮包骨一般的手指,像是在看她的青春年少,良久,才嗤笑一声,声音凉凉道,“谁跟你咱们李家?你姓李,我姓苏,我是苏家人。”

“姐姐,你还在怪我当年……”美艳妇人面带凄容,神色委屈,“姐姐,你喜欢老爷,难道便不许我也喜欢老爷了吗?我们相爱有什么错?姐姐为什么就容不下我?我们是亲姐妹啊,为什么不能效仿娥皇女英……”

“所以,你便怂恿李成弼给我下毒,将我毒哑,不顾我的苦苦哀求挑断我的手筋脚筋,将我丢在这密室里……”她苍凉一笑,垂眸看着她,“苏海棠,你可真是我的亲妹妹,好妹妹啊……”

苏海棠脸色一变,张口还想说什么,被她抬手拦住,“你不用在这里惺惺作态了,我不会帮你们的!”

“苏木槿!我们都死了你有什么好处?你这个肚子都能说话的妖怪,我们死了你也别想苟活!”见她把话说绝,苏海棠不再做哀求之态,缓缓从地上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神色冷厉,“你别忘了,当年你为了银子害了多少条人命?我就不信你不怕你那些肮脏下作的手段被世人知晓……”

“肮脏下作……”苏木槿仰头大笑,笑的眼睛里都有了泪花,好一会儿,她才止住笑声,风轻云淡的说道,“是啊,那些肮脏下作的手段……若是被世人知晓……你怕不怕?李成弼……”

密室的铁门外,不知何时站着一个中年男人,剑眉朗目,容颜俊秀,一身鸦青色胸前绣蟒的圆领常服,身姿潇洒而肆意,不难看出,年少时是何等的俊帅风流。

苏海棠见李成弼站在门外,神色瞬间变得哀戚,声音哽咽着说道,“老爷,我劝不动姐姐,她……她恨我们……”

李成弼快步走过去,将苏海棠揽进怀里,轻拍着她的后背,以示抚慰,一双黑眸冷冷的看着坐在太师椅上的苏木槿。

“苏木槿,你有什么不满怨恨都冲着我来,海棠是无辜的,她根本不知道我对你做了什么!当年是我非她不娶,是我担心她受委屈,才将你废妻为妾,娶她进门的……”

“李成弼……”苏木槿淡淡打断他的话,神情淡然的靠坐着,面上甚至噙着浅浅的笑意,静静的看着眼前这个,她爱了那么多年的,狼心狗肺的,男人。

她在被关进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不明白李成弼为什么那么对自己。

她为了救他性命,用尽各种方法甚至罔顾人命的疯狂敛财,帮他填补江南上千万的财政税漏,让他能重返朝堂;

她为了让他得到皇帝的信任,筹谋算计她的救命恩人,将水稻套种技术偷盗给他,让他在能朝堂站稳脚跟;

她为了让他早日站在权力的巅峰,暗地里以他的名义资助寒门学子,帮他们置办家产让他们在京城有立脚之地,让他们对恩人李成弼感恩戴德誓死效忠;

甚至,她为了让他在百姓中有声望,不顾刚生过大病的身体毅然决然的装扮成他的模样,代替他深入瘟疫病区和瘴气深处为那些百姓送去救命药草。

可以说,李成弼能成为位高权重的首辅大臣,她苏木槿有七成功劳!

更何况,他们青梅竹马一起长大,情义深厚,为什么,他下手那般狠毒?

是苏海棠解了她的困惑。

苏海棠成了首辅夫人的第二天,来示威,她身着锦衣华服,满头珠翠,掩着口娇柔柔的笑的妩媚,“姐姐,你太好强了,老爷需要的是一个温柔如水帮他操持后宅家务的夫人,可不是一个手握他把柄不知何时就会捅他一刀的蛇蝎美人……唉,我本来想给姐姐一个痛快,可老爷心软,非要留你一条性命,说你名下那些产业必须有你的手指印作为印信才能动……也罢,留下也好,正好让姐姐好好看看,我和老爷是如何恩爱的……”

她心神俱裂。

“苏海棠,从小到大,我从未亏待过你!你要什么我给你什么,你怎么能这么对我?”她从榻上跌落,爬到苏海棠脚下,被下人拉扯着一张脸摁在地上,她不甘的昂起头瞪着苏海棠。

苏海棠扶了扶鬓边的步摇,半蹲下身子看着狼狈至极的她,笑盈盈的说,“怪只怪,姐姐眼瞎心也瞎,没看清我跟弼哥哥才是一路人……”

苏木槿笑了笑。

是了,她眼瞎心瞎,才会被自己养大的毒蛇反咬一口,真是活该呢。

她这些年,想了很多,想的最多的就是她那花骨朵一样的年月里,如果没有听信苏海棠的撺掇,如果没有被李成弼的话怂恿,那么,她就不会进大房的圈套,不会被卖进李家,爹爹和哥哥就不会为了挣赎回她的银子在大雪天进山,不进山就不会碰到出来觅食的老虎,不碰到老虎就不会丢了性命;娘亲也不会为了凑她的赎银而熬瞎双眼;小弟不会为了多赚一点钱,冬日钻冰取鱼反而掉进冰窟窿,因为没有银子看病吃药而烧成了傻子;小妹也不会因为无人看顾被人贩子掳走……

这一切罪孽的起源,是她造成的。

而她最深爱的夫君和最疼爱的妹妹,是这场罪孽的始作俑者!

这些年,她彻底看清了想明白了,她掏心掏费的到底喂养了两个什么东西!

这一刻,苏木槿平淡的神色蓦然一厉,黑白分明的双眸仿若烈焰丛生,炽热的似能将人一起焚烧殆尽。

李成弼与苏海棠的脸上掠过骇然之色,齐齐后退一步。

苏木槿却吃吃的笑了,“李成弼,从云端跌落下来,是什么滋味?”

李成弼的瞳孔猛的一缩,面色恍然的急急出口,怒吼,“是你!”

“是我。”苏木槿点头,“八年,一千八百二十五万两黄金,是我设的局,让你手下那些官员收下的,你知道的,我对那些官员很熟悉,他们是爱美人还是爱银子,是爱低调奢华的器皿还是沉迷古画……我,都一清二楚!”

李成弼满脸狰狞,哪里还有平日云淡风轻的首辅形象,他几乎是咆哮出声,“你这个疯子,我费了那么多功夫,走了这么多年才爬到如今的地位……”

“你费了那么多功夫?”苏木槿摇头,“不,是我费了那么多功夫……我早与你说过,我一定能让你站在权力的巅峰,只要我愿意,我有这个本事,你忘记了吗?”

李成弼像是想起了什么,脸色苍白的吓人,“你……”

“我能送你站上去……”苏木槿在李成弼吃人的目光中,凉凉一笑,“自然,也能将你拉下来!”

“你这个贱人!我早该杀了你……早该杀了你!”苏海棠扑过去,伸手想掐苏木槿的脖子,却被人一把抓住往后摔去。

随即,响起一道尖细的太监嗓音,“圣旨到!李成弼接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查首辅李成弼罔顾皇恩,欺上瞒下,贪污受贿,鱼肉百姓,其罪当诛!责令镇北王抄其家,家产充公,李成弼关押天牢,秋后问斩!府内男子七岁以上全部问斩,七岁以下押送西北为奴,终身不得赎身!府内女眷尽数押入艺坊,终身为艺妓,不得赎身!钦此!”

完了,全完了!

李成弼的身子晃了晃,苏海棠大叫,“皇上饶命,求皇上饶过小儿吧,他才七岁,他什么都不懂……我不服,我不服!是苏木槿害我家老爷!皇上明察啊……”

“来人,将李成弼与李夫人押走!”

密室内外,不知何时涌进来一队身着铠甲的士兵,听到命令,推搡着将李成弼与愤恨叫嚣的苏海棠拉走了。

“苏木槿,你不得好死……唔唔唔……”

“苏姑娘。”

男人沉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苏木槿抬头,在火把的光芒中看清了眼前的男人,男人的左脸十分俊朗,右脸上带着半张黄金面具,一双星目寒气逼人。

她笑着点头,“多谢王爷。”

说完,控制不住胸口的血腥之气,张嘴吐出一口鲜血,身子无力的往地上栽去。

男人忙伸手扶住她,“苏姑娘……”

苏木槿半阖眼,仿佛看到火光处开了一道门,门里走出几道身影,笑着朝她招手,“槿姐儿,快来,爹爹与娘亲等你许久了……”

爹爹,娘亲……

她眯眼笑,朦胧间听到耳畔有人在问,“你可有什么心愿……”

心愿吗?

她有啊,这些年每每午夜梦回,她都忍不住想,如果有来生,她一定睁大双眼看清身边的狼心狗肺,守在家人身边,护他们一世周全。

可是,人哪有什么来生?

不过是她的痴念罢……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农女有田有点闲

和谐全家,发家致富。 十里八乡一朵俏金花! …… ---------- ------------- --------- 新文《重生之农门小辣椒》又名《张婆子前传》,新笔名:花生白露: 简介: 穿越成可怜的书中炮灰。 看看这炮灰的命运,被恶婆婆挫磨几十年,跟儿子离心,女儿被人退亲跳河自尽,最后家破人亡。

饭团开花·完结·399万字

福星小农女

新书《我全家人设都崩了》已经上传,请大家多多支持! 杜菀儿穿越了,一睁眼便被人扔到水中,顺水而下,砸到了正在被人追杀的某王爷身上,救了他,也救了自己。 某王爷:“姑娘,救命之恩,本王定当……” 杜菀儿打断:“王……爷?走错剧本了吧?这是种田风!” 某王爷:“本王也可以种田的,很会种的。” 杜菀儿上下打量一番:“救命之恩,咱再说啊!王爷,咱先种田吧!” 从此,某王爷开始了漫漫追妻之路。 推荐完结书《农家悍女:抢个将军来种田》

应奕欣·完结·313万字

神医辣妻山里汉

新文《秀才娘子忙种田》,1V1甜宠高甜种田文已发,求支持昂~一朝穿越成了农家软弱可欺的赔钱货,身边还跟着软包子亲娘和病秧子哥哥,自己还被亲奶奶算计着给老头子当通房。苏秦觉得压力山大,撸起袖管儿,“自毁容貌”果断分家,赚大钱,养家家,虐渣渣,一手极品医术,小日子也过的风生水起。可是总有一个傻子猎户说要对自己负责,处处无怨无悔的帮着自己,岂料山里汉子不但心思不单纯,身份也不单纯,帮着帮着就以将军的名义帮进洞房了。某男超狗腿:“娘子,将军什么的,我都不在乎,我只想跟着你在乡下种包子!”

雁丘·完结·263万字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新书上传:《满级医修重回真假千金文》;已完结:《盛宠之嫡女医妃》、《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 她是簪缨世家的嫡长女,生而尊贵,天资卓绝,却被重生堂妹视为了垫脚石,溺水而亡,死得不明不白。 再睁开眼睛,她成了尚书府的痴傻儿端木绯。 重生前,她是天之娇女,京城明珠。 重生后,她是废物草包,受尽耻笑辱骂。 当她成为了她,从再次睁眼的那一刹那,她万丈光芒,风华崛起! 护至亲,诛仇人。 举手间,掌乾坤。 谈笑中,定朝局。 从此,尚书府天翻地覆; 从此,大盛朝多了一位人人闻之色变的“小祖宗”。 这一世,她斗得风声水起,玩得不亦乐乎,没想到,身旁总有一个人细心呵护。 原来两世,她都是那人心口的朱砂痣。 他背负血海深仇,桀骜不驯,唯独对她,拿命宠着。 小剧场: 一日,她问他:世间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治乎? 他答:揍他、揍他、揍他、揍他、揍他、揍他、揍他、狠狠揍他! 已完结文:《盛宠之嫡女医妃》,欢迎入坑。

天泠·完结·532万字

农医悍女

“你说过养我,带我走!” 天雷滚滚!夜染不过替某村草诊了个病,他一脸傲娇恩赐求带走…… 她声名狼藉,还有一双萌萌哒的小包子等着投喂,忙着斗极品、挖药材、种药田、办医馆,让他有多远滚多远! 某一日,挟恩图报的腹黑男,不仅身份尊贵,还摇身一变成了包子爹。 他霸道的缠上她:“染儿,这天下的壮丽河山,不及你让我心生欢喜和归意......”

青睐·完结·357万字

空间俏医女

前世,江采月被白莲花情敌害死,眼一闭一睁穿越成穷猎户家的小娘子,还一步到位地把孩子都生了。 家徒四壁、地无两亩、天灾人祸不断?咱会医术、有空间,相公更是宠上天,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婆家极品、庶姐算计?江采月拳头一挥,欠了我的给我还回来,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

小小桑·完结·335万字

金玉良医

【清泉的新书《农家娇女》已经上传,请亲们多多支持!】 现代医生成了冲喜媳妇,与娶她的庶子夫君两看两相厌。 陆漫:手上的牌烂,可姐的医术高啊。你也无需委屈,还你自由,我也自由。 委屈的庶子:娘子,那个契约,就不作数了吧。

寂寞的清泉·完结·149万字

侯门医妃有点毒

皇孙刘诏选妻,提笔一挥,圈下顾玖的名字,坚定地说道:“我要娶她!” 皇上下旨赐婚。 众人纷纷上门恭喜顾玖,果然是走了狗屎运,才能嫁给皇孙。 面对大家的祝福,顾玖面上笑嘻嘻,心里MMP。 顾玖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是病逝后居然中大奖,穿越到古代,开启第二次生命。 而她这辈子最倒霉的事情,是遇到了皇孙刘诏。 传闻皇孙刘诏风度翩翩,温文尔雅,待人谦逊有礼。 顾玖:呵呵! 世人眼瞎。那个男人明明是个腹黑,狡诈,阴险,狼子野心,头生反骨的大反派。电视剧里一路嚣张狂虐男主女主,到大结局才会被编剧写死,还能引来无数粉丝心疼的那种人。 传闻顾家二姑娘顾玖是个温柔贤惠的病娇。 刘诏:什么温柔贤惠还病娇,都是假的。那个女人明明是个傲娇,自私,脾气大,爱记仇的小吃货。

我吃元宝·完结·419万字

锦绣山河之妃出农门

人生在世,吃喝二字。身为顶级大厨的叶子衿对此深有体会。她最近走了霉运,在即将摘取“神厨”桂冠之际,看她不顺眼的老天爷直接送她到了古代小村子,当了一个村姑,此外,老天爷另外还附送了她一个灾星的称号,一个福星堂姐时刻作为她的陪衬,一对偏心到没有心的祖父母,一个一清二白的家…… 这些对于叶子衿来说,统统都不重要。穷不怕,从小摊小贩做起,再到京城大厨,就是质的变化。一碗面条收获了福星堂姐仰慕者的胖子吃货一枚,一份鱼丸改变了王爷的坚信。渐渐的,王爷、世子、将军.......京城里许多达官贵人都成了她厨艺的俘虏。面对众多的仰慕者,叶子衿不禁仰天长笑,姐的魅力依旧风光无限。 不过她得瑟过早了,当一个吃货的王爷从高冷型男忽然变成忠犬,开始对她死缠烂打的时候,叶子衿忍不住泪流满面,原来魅力太大也是有风险的......

懒语·完结·144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