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宴

春日宴

白鹭成双

古代言情/已完结

66.2万字

完结于2018-01-1710:47:47
嚣张跋扈、祸害朝野长达八年的丹阳长公主李怀玉薨了,薨在新皇登基这一天。百官庆贺,万民欢呼:恶有恶报!死得好啊!然而头七这天,丹阳公主成了白府的四小姐。什么?这白四小姐是个傻子?无依无靠?还要被人抢亲事?怀玉拍案而起:“真是岂有此理!”斗智谋一鸣惊人,呼风雨万人相帮,有她丹阳公主在,还怕改不了这傻子的命数?只是,谁能告诉她,翻个墙而已,为什么会惹到紫阳君江玄瑾?

第1章该死的丹阳长公主

“这满街的白幡是做什么?嗬,官老爷都系白腰带?”

“你是几日没出门了,连这都不知道?护国长公主薨了啊!举国齐丧呢!”

“护国长公主?你是说丹阳公主?她死了不是好事吗?该敲锣打鼓庆贺才是啊。”

“嘘……这话被官差听见,可要抓你坐牢的。”

茶肆里的人三三两两一桌,看着外头漫天的纸钱,议论纷纷。

要说这丹阳公主,那可是北魏朝廷十二年的老蛀虫,举朝上下闻风丧胆的大祸害。分明是个女儿家,却不顾廉耻在府里养了几十个面首,勾搭朝臣、调戏权贵、玩弄权术、陷害忠良!

其所到之处,尸横遍野、民不聊生。其恶行斑斑,罪状之多、罄竹难书!

如果说要给丹阳公主写个传记,那朝中定然会有很多官员跳出来加笔,斟字酌句地用最刻薄的话将这位公主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让她永世不得超生!

不过善恶有报,这位嚣张多年的长公主,终于在大兴八年,因为“谋杀重臣”被囚飞云宫,更是在新皇亲政的这一天,“病”死在了自己的府邸,七窍流血,死状极惨。

官府像模像样地发丧,百姓们却是暗自觉得痛快。

恶有恶报啊!死得好!

一片痛快叫好声中,雪白的纸钱纷纷洒洒地落下来,有的被风一卷,在空中打了个转儿,飞到了官道旁边的一所官邸门前,翻飞之间,飘过朱漆的牌匾。

白府。

府里西院的厢房里,有人翻了个身,手不经意扫落了床边放着的药碗。

“啪!”

一声脆响,李怀玉猛然惊醒,心跳如擂鼓,睁眼就出了一身冷汗。撑着身子坐起来,喉咙里抑制不住地喘息,睫毛也颤抖得厉害,半晌才六神归位。

这是哪儿?

简陋的厢房,各处摆设都陈旧而廉价,光从斑驳的雕花窗外透进来,照出空气里四落的灰尘,像雾一样朦胧。

皱眉盯着那些灰尘看了一会儿,怀玉有点茫然。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有个端着水盆的丫鬟跨进门来,一看见她就喜道:“小姐,你终于醒了!”

小姐?李怀玉皱眉看向她,心想这是哪儿来的不懂事的宫女啊?自己打生下来就被称“殿下”,何时被人称过“小姐”?

“您这次可吓坏奴婢了,奴婢差点以为您断气了!”丫鬟自顾自地嘀咕,满怀叹息。

断气?难不成她现在没断气?怀玉愣了愣,深吸一口气——

还真没断气!

她……没死?

一阵激颤从心尖传到四肢百骸,李怀玉激动得爬了起来,跳下床扑到了窗台,一把将那木窗给推开。

阳光璀璨,从她的指间照下来,落在她脸上,暖洋洋的。外头几丛野花开得正好,微风过处,摇乱玉彩。

定定地看了一会儿,她深吸几口新鲜的空气,露出了一个诡异的微笑。

老天有眼,她竟然还活着。

她丹阳长公主李怀玉,还活着!

身后的小丫头像是被她的动作吓着了,瞪大了眼,结结巴巴地喊了一声:“小……小姐?”

笑意一顿,怀玉左右看了看,莫名其妙地回头,指着自己的鼻尖问她:“你是在喊我?”

灵秀点头,不解地看着她:“奴婢当然是在喊您啊小姐,您不认得奴婢了?”

怀玉认真地想了一会儿,摇头道:“没印象。”

她最后的记忆停留在飞云宫里的那一天,三月二十七,她饮下了御赐的鹤顶红,吐着大口大口的血,狼狈地趴在软榻上。

面前有一群人跪着,红着眼哽咽着朝她磕头,齐声喊:“殿下——”

这两个字像笛子吹空的呜咽,幽幽地在大堂里回响了几声,夹杂着隐忍的哭声,听得人心里发酸。

之后她就闭上了眼,陷入了黑暗里。

照理说她应该是死了,就算没死,也应该还在飞云宫啊,为什么会在这个陌生的地方?

疑惑地扫了四周一圈儿,怀玉看见了一方妆台,连忙凑过去瞧了瞧。

镜子里的人很陌生,细眉软眼,皮肤白得像是从未见过阳光,衬得一头乌发如云。巴掌大的脸,耳垂小巧,脖子纤细,套一身半旧的深色布衣,整个身上都没二两肉,感觉随便来阵风就能给吹跑了。

这不是她。

世人都知道,丹阳公主刁蛮跋扈,一半仰仗自己皇室的身份,一半则是因为她那无双的武艺。她习武多年,一身的钢筋铁骨,哪里会像这个竹竿子似的?

可她动一下,镜子里的人也动一下,她做鬼脸,镜子里那张秀气的脸也跟着皱起来。

心里一沉,李怀玉扭头问了一句:“今日年月几何?”

灵秀怔愣地看着她,呆呆地道:“今儿个是大兴八年,四月初四……”

四月初四?怀玉的嘴唇倏地白了:“丹阳公主已经薨了?”

灵秀点头:“薨了,今日刚好是头七,官府正出殡呢。”

李怀玉:“……”

丹阳公主出殡了。

那她是谁?!

下意识地摇头,她觉得这事太离奇了,离奇得她嘴唇直抖。原地转了两圈,她道:“我饿了。”

“啊。”灵秀恍惚地点头,“奴婢现在就去给您拿吃的!”

怀玉点头,镇定地看着这小丫头跑出去,等看不见人影了,才深吸一口气,提起裙子就往外冲!

她的身体出殡了,她却还能说能跳的变成了另一个人,这种事……要是不亲眼看看,打死她也不信!

冲出房间,外头好像是个挺大的宅院,李怀玉什么也没心思看,一路避开人跑过月门回廊,找到最外头的院墙。左右看看无人,踩着墙边堆着的杂物就往上爬。

针线刺绣她不会,但是爬墙打鸟这些事情,她可是比谁都熟悉,尽管这院墙高了些,怀玉还是很潇洒地攀上了瓦檐,纵身一跃——

然后“呯”地一声砸落在地!

“啊!”痛呼一声,李怀玉半天都没能爬起来。

失算了,要是她以前,翻墙这种小事肯定是不在话下,但她现在这身子好像虚弱得很,又不太听使唤,竟然直接摔下来了,真是丢人现眼。

不过好在,她摔的地方还不错,比青石砖的地软点儿,不至于磕伤,只是嘴唇被牙齿给磕破了,舌尖探了探,一股子铁锈味儿。

“嘶——”真疼!

还不等她爬起来,旁边寒光一闪,杀气一瞬而至:“什么人!”

李怀玉吓了一跳,侧头一看,竟然是个一身玄衣的护卫,横眉看着她,刀锋凛凛。

至于吗?她就是翻个墙而已,又不是行刺谁,这么激动干什么?

身下柔软的土地动了动。

察觉到了不对劲,李怀玉眨眨眼,缓缓低头看过去。

有个穿着青珀色织锦软云服的人被她压在了身下,玉冠依旧端正,神色也从容不乱,一双染墨似的眼眸睨着她,像黑龙破浪。有些泛白的唇上染了一抹艳丽的红,如雪上绽花。

看第一眼,怀玉有点惊叹,这人真是世间难得的好颜色啊,姿容既好,神情亦佳。

然而看第二眼,怀玉认出了这张脸是谁。

这……这人……

“还不起来?”他冷冷地道。

听见这熟悉的声音,怀玉的脸色从震惊到铁青,跨坐在他身上,不但没起,反而有想用力压死他的想法。

真是冤家路窄啊,江玄瑾!

漫天的纸钱飘落下来,李怀玉随手捏住一张,低头看着身下这人,心里恨意滔天。

世人都说,丹阳公主是因为“谋杀重臣”被新帝怪罪,进而丧命的。然而李怀玉自己清楚她是怎么死的。

她是被这紫阳君江玄瑾害死的!

大兴八年三月二十七,宜丧葬的好日子,江玄瑾目光平静地奉上鹤顶红,声音里佛香缭绕。

“恭送殿下。”他说。

怀玉穿着她最爱的瑶池牡丹宫装,端坐在如意合欢榻上,大方地接过了毒药,一饮而尽。

“君上一定要长命百岁啊。”她笑。

这是她最后对他说的一句话,不是柔情缱绻,而是带着要化为厉鬼报仇的不甘,一字字从牙缝里挤出去的。一边说一边在心里发誓,只要还有机会,她一定要让江玄瑾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现在,竟然当真又遇见了。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嫡嫁千金

《墨雨云间》薛狸萧蘅姜梨姬蘅原著小说 薛家小姐,才貌双绝,嫁得如意郎,恩爱和谐,三载相伴,郎君高中状元。 夫荣妻不贵,他性贪爵禄,为做驸马,将她视作尚公主路上的绊脚石,杀妻灭嗣。 骄纵公主站在她塌前讥讽:便是你容颜绝色,才学无双,终究只是个小吏的女儿,本宫碾死你——就跟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被污声名,悬梁自尽,幼弟为讨公道却被强权害死,老父得此噩耗一病不起撒手人寰。 洪孝四十二年,燕京第一美人薛芳菲香消玉殒,于落水的首辅千金姜梨身体中重焕新生! 一脚跨入高门大户,阴私腌臜层出不绝。各路魍魉魑魅,牛鬼蛇神,她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曾经柔软心肠,如今厉如刀锋!姜梨发誓,再也不要微如尘埃任人践踏,这一世,平府上冤案,报血海深仇! 他是北燕最年轻的国公爷,桀骜美艳,喜怒无常,府中收集世间奇花。 人人都说首辅千金姜家二小姐清灵可爱,品性高洁,纯洁良善如雪白莲花。 他红衣华艳,笑盈盈反问:“白莲花?分明就是吃人不吐骨头的食人花。” 姜梨:“国公小心折了手。” 姬蘅:“这么凶猛的食人花,当然是抢回府中镇宅了。”桀骜美人vs世家千金,男主妖艳贱货,女主白莲花精,强强联手,虐遍天下,就问你怕不怕? 请支持正版茶~~

千山茶客·完结·130万字

裙上之臣

杜渐逢人便说自己已有妻室,一副贞洁烈夫的模样。 长缨对此嗤之以鼻,她满脑子只想着建功晋职,带领她的拥趸们跟随未来的某皇子走上人生颠峰,谁会有那份闲工夫觑觎他?

青铜穗·完结·83.2万字

闺宁

谢姝宁死了。 同幼子一道死在了阳春三月里。 可眼一睁,她却回到了随母初次入京之时。天上白茫茫,路上雪皑皑,年幼的她被前世郁郁而终的母亲,和早夭的兄长一左一右护在中间。 身下马车摇摇晃晃,正载着他们往她昔日噩梦驶去……

意迟迟·完结·139万字

将门娇

大盛朝边疆狼烟起,镇国一家五子慨然赴阵,随时都可能为国捐躯, 临行前,老太君泪求圣旨,要替五郎求娶传说中特好生养的安定伯府崔氏女。 安定伯府有女儿的,不是装病就是玩消失,只有崔翎觉得这是门好亲—— 门第高,没人欺;贼有钱,生活水平低不了;又是小儿媳,不担责任日子好混; 没有三年五载回不来,乐得清净;要是丈夫不幸了,那就是遗孀,享受国家补贴的! 这对勾心斗角了一辈子,今生只想安安稳稳过养老日子的她来说,诱惑太!大!了! 一片混乱中,崔翎淡定开口,“我嫁!”

卫幽·完结·71.1万字

君临天下

成亲三年尚未圆房,太子妃萧木槿就是皇宫中的一大笑话。可这天底下聪明人往往活不长久,她呆些又何妨?若能倚呆卖呆,跑出太子府玩上几日,又是何等美妙!当然,能够扮猪吃老虎也是件乐事。一直装呆子也太累,对不?

寂月皎皎·完结·75.3万字

簪花扶鬓长安步

慕皎皎一副药治好了相府长公子的一条腿,借此机遇嫁入高门,成了相府六少夫人。从此,坊间多了一个传说——相府六公子的一辈子就只值他大哥的一条腿!因此人送雅号——崔一腿。崔六公子惨遭羞辱,决心一定要咸鱼翻身,一雪前耻!于是,一场啼笑皆非的婚姻大戏拉开大幕:某男要死不活脸:“你当初为什么要嫁给我?”某女:“这世上只有两种男人我会嫁。一种在能力上压倒我,让我心甘情愿拜服在他脚下;另一种,则是长得赏心悦目,让我光是看着就能欢欢喜喜的养着他。”“那我属于哪种?”“第二种。”“啊啊啊,老子受不了了,老子要休妻!休妻!”

桃花小茶·完结·207万字

闺中煞

江家三房有女,灼灼其华。执笔一篇君令策,惊了整个齐北之地。早年,被迫嫁给鳏夫,母亲为她垂泪早逝。而后沦落太监手中,父亲几番进京为她,沦为五马分尸下场。何为家破?何为人亡?时光逆转……大宅院中机关算尽,朝堂权术步步为营!她红衣华绝,笑意清浅,“这一世,执棋之人,是我……”落花本无情,春风吹又生!闺中佞,煞天下!

简也·完结·84.2万字

琉璃美人煞

我一定能成仙,她说。 他上下看看她,冷笑:确实能成仙,懒仙。 她心安理得地舒了一口气:懒仙也是仙。 他无语。很好很强大,谁说懒人不能成仙~

十四郎·完结·98.2万字

白发皇妃

红罗帐内,三千青丝在男子眼中寸寸成雪。 红罗帐外,她的夫君却与美人对酌成欢,双双笑看…… 当红光被撕裂,点点在风中落下。她艰难步出,那随风飞舞的满头银发,最终刺痛的,又是谁的心? “怎么……怎么会是你?”一声难以置信的惊呼,让那自诩冷硬无情的男子,从此坠入无边地狱,痛悔终生…… 在这皇权至上、处处充斥着阴谋诡计的异世之中,她韬光养晦,淡然处事,只为求得一隅安宁之地,却终是不得所愿,不幸沦为他人手中的棋子。 经历无情伤害后,一代倾世红颜被逼入绝境,满头青丝成雪。 她究竟该低头认命?还是该绝地反击、绽放出耀世的光芒? 试看,三千发丝白如雪,回眸一顾,倾断万人肠……

莫言殇·完结·74.4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