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穿娇妻惹不得

反穿娇妻惹不得

洛日

现代言情/已完结

120万字

完结于2018-11-3016:15:07
《穿书后我把冷冰冰的王爷撩疯了》新书已发,欢迎收藏 订婚的清晨,大批记者破门而入。 她看向身边冷峻的陌生人:“毁了我的清白总得负点责吧。” 渣男贱女想毁了她,她转身投入陌生人的怀抱。 只是这个陌生人来头有点大啊。 晏家高不可攀的掌舵人被迫娶了夜家最没教养的大小姐,全国人民都盼着他们什么时候离婚。 只有晏大少心里苦,隔三岔五捧着被子喊门:“老婆,求虐。”

第一章突然涌入的记者

夜落坐在宽大洁白的大床上看着从门口闯进来的一群人。

她小巧的脸上还带着刚睡醒的粉红,粉嫩得如那三月开在枝头的娇艳桃花,一双清澈透亮的眸子里闪着懵懂。

进来的这群人手上拿着奇怪的东西,他们的穿着是她从未见过的。

“夜小姐,今天是你订婚之日你却在别人的床上醒来,你有什么要说的?”

“夜小姐,你出轨的男人是谁?”

“听说夜小姐的母亲当年也是这么不检点的方法勾引了夜总才生下的你,是不是有其事。”

夜落看向自己坐着的床,不管是被单还是被子都是洁白暂新的,布料极其柔软,然而却不是她一惯用的绵衾,她的绵衾上面绣着凤穿牡丹,是王府十几个绣娘绣了三个月绣出来的。

王府……王府没了,一夜之间全部被抄斩了,她也应该死在斩刀之下了,可是为何她却没有死。

不但没死,她还有了另一个完全不同的身份。

前方传来“唰”地一声响,夜落抬头,看到前方的一副很漂亮的玻璃门打开来,走出来一个穿着白色浴袍的男人。

男人像是刚沐浴完,头发还是湿的,有水珠从他的脸颊滴到锁骨间。

他淡然地给腰带打结,走到沙发边上坐了下来,仿佛根本没有看到从门外冲进来的那一群人。

他的出现,让刚刚进来的那群人拿起了手中奇怪的东西对着他“咔咔”地按。

夜落知道这种东西叫相机,能把人的图像拍下来。

她对这个地方很陌生,却又清楚的知道这里的一切奇怪的东西。

比如这里是酒店,刚刚男人是从浴室出来,他穿的东西叫浴袍。

她是繁城豪门的大小姐,今天是她的订婚宴,可昨晚她跟别的男人有了肌肤之亲。

她到了个陌生的世界,身份变了,连脸也变了。

前方透亮的镜子上清晰地照出她的脸孔,粉嫩美丽,洁肤似雪,冰肌玉骨,不会比她自己的脸差。

“夜小姐,请你解释一下,这男人是谁?”

一个尖利的女声再度问道,那长长的话筒都快塞到夜落的嘴里了。

“背着未婚夫干这种事,你难道没有一点羞耻之心吗?”

夜落看了那男人一眼,他坐在沙发上看着手机,清晨的阳光从宽大的落地窗照进来,照在他完美的侧颜上,照亮了他事不关己的表情。

夜落双手握住被沿,把脑子里的事情过了一遍。

昨晚她回的是未婚夫韩星源的房间,可房间里却不是韩星源。

脑子不清醒的她和陌生人发生了关系。

她用脚趾头想了想,很有意思的陷害把戏,夜大小姐订婚当天被人捉奸在床。

而“奸夫”显然是刻意安排的。

她抬起头来看向冲进房间的那群人问道:“你们是韩家的人还是夜家的人?”

“我们是记者!”

夜落伸出一只手指向坐沙发上看手机的男人:“是他家里人?”

最前面的女记者翻了翻白眼:“不是!夜小姐,我们是记者,虽然你是穷乡下长大的,也不至于连记者都不知道吧。”

夜落眸光微凛:“既然你们是毫不相干的人,那我的事你们有什么资格过问?”

“说了我们是记者。”

“我管你们是什么东西,我一没杀人二没放火,就是官差……警察来了也没权破门而入,请告诉我谁给你们的胆子闯进来?”

那女记者轻哼一声:“我们身为记者就有权报导真相,夜小姐别想唬我们,我们不怕你夜家势大。”

夜落轻呵:“是吗?连我夜家都不怕,看来你们是有人在背后撑腰了,不过不知道你们家人天天被记者骚扰的时候,他们会不会帮你?”

女记者狠狠地看着她:“夜大小姐这话是什么意思?”

夜落轻盈一笑:“你们不是说记者有权报道真相吗,我找几个记者朋友去你们家蹲着,每天报导报导你们家真相想必你们也不会介意。”

记者们各自看了一眼,不是说夜大小姐从小在穷山沟里长大,又粗鲁又愚蠢,只要来报导就能把她吓着求他们不要报导吗?

怎么跟预想的完全不一样?

带头的女记者冷冷地道:“夜大小姐说来说去就是威胁我们,自己也知道自己干的事见不得人。”

“我找记者采访你们就是威胁你们的话,那你们现在是在做什么,威胁我,勒索我?”

女记者义正严词:“我们是亲眼看见夜小姐您与陌生男人鬼混。”

“亲眼看见?我冲进你房间看见你跟一只狗在一个房间里,我是不是也可以说你跟只狗在鬼混,用你的脑子好好想想,谁会蠢到在自己订婚宴的酒店偷情。”

那女记者听了脸色铁青:“夜小姐可真会狡辩。”

“狡辩?对你们?我需要?你们算什么东西我要向你们解释。我只想警告你们我虽是乡下长大的,但也是堂堂正正的夜家大小姐,谁敢陷害我,夜家绝不会放过他。”

一群记者脸色有些慌张,夜小姐哪是传言中那种没有脑子,这心儿跟明镜一般。

夜落脸上滑过一丝冷意:“你们现在离开本小姐可以当你们没来过,否则这事我一报警,抓不到真正陷害我的主谋,抓的就是你们这些出头鸟。”

那女记者轻蔑地道:“夜小姐酒店私会陌生男人还敢报警,你吓唬谁呢。”

夜落将被单拉高,完全遮到自己的脖子上,淡定从容地看着他们:“不信你们就试试看。你们一大清早就这么准确地冲进来,显然是早知道我在这间房里,不是主谋也是从犯。”

“你还真敢报警?”

“我没了名声还有的是钱,有钱我就能弄死陷害我的人,这一点你们一定要弄清楚了,别被人当了枪使还自以为发了财。”

记者们各自看了一眼,大家都是一个目的,有人出了钱让他们来挖夜家大小姐的丑闻。

可明显夜家大小姐不是传言中的那种草包,真为了一个八卦新闻断了自己的前途,还真没必要。

“夜小姐,你的事跟我们可没有半点关系,我们是收到短信说这房间有新闻才来的,我先走了。”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厉少你老婆开挂了

【爽文+宠文】前世,顾彤识人不明,含冤而死,成为人人唾骂的第一毒妇。重生后,顾彤徒手撕表妹,胸口碎小三,铁锅炖渣渣,她成为了提壶济世的第一医师,欠她的一个都别想跑。幸福美满的新生活正式起航,顾彤喊起响亮的口号,“亲亲,抱抱,举高高,老公,我们生宝宝,欧耶。”

姜杨行言·完结·206万字

九零甜妻有空间

那个眼瞎心蠢,受奸人蒙蔽的沈念死了。 重生回到九零年代,空间傍身的沈念,虐渣渣,护家人,带领大家愉快奔小康! 当然,最重要的,是要用一生来补偿那个她亏欠良多的男人! 重生前的沈念,费尽心思摆脱了和陆承的婚姻。 重生后的沈念,费尽心思地想要离陆承近一点,再近一点,更近一点。 最后,落入陆承为她编织的情网再也逃不开。 陆承这一生,奉行的宗旨就一个,那就是宠沈念,爱沈念,霸着沈念休想离开他。

一念云烟·完结·248万字

你是我戒不掉的心动

装弱扮怂的秦悄,白天,要防着被人发现她女扮男装。 晚上,要防着战擎,发现她日渐隆起的小腹。 “九爷,我错了……”秦悄求饶道。 “哪里错了?”战擎把她扔上车怒道。 “不该女扮男装骗你……” “你错在偷了我的人,乱了我的心,还敢带着我儿子逃跑!” 世人都知道战擎宠秦悄到了变态的地步。 有人问他对秦悄就没有一点的不满意。 他说唯一的不满就是,“不听话!” 大家都说五岁的战糖果长得像妈妈,他却腹黑的说,“我长得像爸爸,尤其是耳朵最像,很软,怕媳妇!” (背景架空,男女主身心1v1,超甜超燃宠文)

小喵妖娆·完结·276万字

韩先生情谋已久

“收留我,让我做什么都行!” 前世她被继妹和渣男陷害入狱,出狱后留给她的只剩亲生母亲的墓碑。看着渣男贱女和亲爹后妈一家团圆,她一把大火与渣男和继妹同归于尽。 再醒来,重新回到被陷害的那天,她果断跳窗爬到隔壁,抱紧隔壁男人的大长腿。 却没想到,大长腿的主人竟是上一世那让她遥不可及的绝色男神。 这一次,她一定擦亮眼睛,让那些欠了她的,统统都还回来! “韩少,另一条大腿也能给我抱一抱吗?” “其实我整个都是你的要不要?” “……” “韩少,来人自称是夫人的妹妹。” “打出去。” “韩少,听说夫人这部剧的男二号是她前男友,夫人要毁约。” “撤资,不拍了。”

恍若晨曦·完结·410万字

只想认真喜欢你!

一觉醒来身边的男神竟然变了一张脸,还有比这更惊悚的事情吗?如果还有,那就是…… “盛知夏,不准穿这么短的裙子!不准和陌生男人亲近!不准晚回家!”“那,还有什么准的事吗?”“准你爱我!”……

雪如歌·完结·206万字

你是我的难得情深

一时不防被算计,嫁给坐在轮椅上的顾大少,本以为白天有钱,晚上有闲,哪知道天天被奴役到腰酸背痛腿发软。 叶北北拍桌:“骗子,我要离婚!” 顾大少将萌宝推到身前:“孩子都有了还想离婚?老婆大人你醒醒!” 叶北北看着和她一模一样的萌宝一脸懵圈。 谁能告诉她,孩子哪来的?!

江流云·完结·841万字

帝国第一宠:首席老公,太会撩!

(宠妻狂魔+宠妈狂魔,甜度+++++++++++) 三年炼狱生活,言夏夏复仇归来准备大杀四方,结果第一天就踢到了铁板,“惹”上了高高在上的阁下,从此成了一只被圈养的“猫”! 言夏夏:“报告阁下,我要跟朋友出去吃个饭!” 某阁下眉头轻轻一挑:“男的女的?” 小包子迅速抱腿,湿漉漉地望着她:“妈咪,吃完你还爱我们吗?” 言夏夏:“……”

花渐隐·完结·218万字

法医萌妻

《会读心后,霍爷天天要我哄睡!》新书已发,欢迎收藏 一胎双生,就因为没有妹妹会演戏,她受尽陷害,成了史上第一背锅王! 为了脱离原生家庭,慕七七有个坏坏的愿望,那就是嫁给父母的仇人——没想到愿望竟然成真! 父母的女儿不好做,但是仇人的妻子居然当上瘾! 坏坏老公太给力,替她报仇,帮她反击,日子过得风生又水起! …… “复仇痛不痛快?” “痛快!” 【宠文专业户,1对1,身心干净】

百香蜜·完结·223万字

厉先生,缘来是你!

两只帅气的小包子,双手环胸,对厉霆绝说。 “我们是你血缘上的儿子,现在你必须去救我妈咪,不然我就告你遗弃儿童罪。” 厉霆绝挑眉,“我连老婆都没有,怎么会有儿子呢?” 小包子往门外招招手,“mm,这里交给你了。” 一个萌萌哒小女孩抱着芭比走了进来,对着葛葛们点点头 抱住厉霆绝的大腿,“爹地,救妈咪,不然我就不松手了啦。” 厉大总裁被三只小包子讹上,强把一个女人塞给她。 从此便上了瘾,天天想着这个女人,想负责到底。 女人却见到他就腿软,“厉霆绝,孩子我可以自己生,自己养,你有多远就给我滚多远。”

紫夏沐·完结·248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