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章 一切归零

“简单,你在吗?刚才你说了什么?刚才信号有杂音,你说让我陪你干什么去?”

“简单?简单!你在听吗?还在吗?”

简单这时候恢复了视觉,眼前一阵光亮,映入眼帘的是一盏吸顶灯和雪白的房顶,身下是柔然的床铺。

挺身坐起来,简单发现这是自己的卧室,手中拿着手机,手机中的声音依然在锲而不舍的传来:

“简单?简单!你能听见吗?”

“杜嫣然...”

简单轻声呢喃,下一刻就挂掉了电话,现在她最不想听到的就是杜嫣然的声音。

随后看到手机上显示的时间是7月7日上午12点,是她的生日,下周就要放暑假了,而明天是杜嫣然的生日,她们两的孽缘之一就是生日紧挨着,又是同校同班同学。

“叮叮叮...接电话啦...”电话铃响了起来。

简单一看是杜嫣然打来的,她现在不打算接电话,准备弄清楚情况再说,等到电话因为无人接听而安静下来后,简单直接关机了。

简单起身来到窗前,向外望去,确定此处是自己在地球一直住到离开的房子,也是母亲留给自己的唯一房产。

窗外楼下的院子里有在树荫下下棋的老人,有在公共健身器材上健身的年轻人,还有几个追逐打闹的孩子,自然少不了宠物狗狗欢快的叫声“汪汪汪...”

院子里的绿化带各种绿植郁郁葱葱,各色花朵姹紫嫣红,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一阵风吹来,带来了属于夏季的一丝闷热,这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上午。

简单重新躺回床上,用手揉了揉还有一丝不适的额头,慢慢适应着这一切。

回忆多年前的今天发生的事情,或者说应该是那本书的开篇是怎么写的。

今天是简单18岁的生日,早晨接到律师事务所的电话,告诉她有一笔她母亲留给她的遗产,指明要求18岁之后才可以领取,也是祝贺她成年的礼物。

当时的简单既高兴又忐忑,她就下意识的给杜嫣然打了电话,约她陪自己一起去办理手续。

也是这次简单得到了那套白玉兰玉器首饰,被杜嫣然第一时间看到,索要为第二天的生日礼物,这是一切的开始,也是简单为他人做嫁衣的开始。

“呵呵!真是可笑,杜嫣然!一切才刚开始,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简单轻声的自语着。

接着她起身,重新打开手机,刚打开手机就响了起来,一看还是杜嫣然,真是执着。

“喂!简单你还好吗?怎么刚才说着说着就断了,打你手机关机了,我都着急死了,以为你有什么事情呢?”

一串急促又关心的话语传了出来。

每次都是这样,什么事情发生了都第一时间表明自己的立场,深怕别人不知道她的善良,处处体现自己的善解人意。

“嗯!刚才信号好像不太好,我和你说着话就只能听到你的声音,我这边说话你那边好像听不见。

我就想换个方向接,结果下床穿拖鞋自己把自己绊着了,手机被甩到窗框上了,我自己也摔了个五体投地的,拿起手机要接来着,结果直接黑屏了,我还以为手机要报销了呢!”

简单嘴上说着轻快的话语,脸上没有一丝表情,用以往一贯的语气对待杜嫣然的问话。

“我倒腾了半天才把手机重新开机,这不刚准备给你打过去,你就打来了,还省了我电话费。”

“简单你可真是的,自己也能把自己摔着,左脚绊右脚呀?没事就好,刚才说了一半,你明天要约我干嘛呀?”

“嗯!是这么回事,明天不是你生日吗,想着约你逛街,顺便给你买礼物,可是计划赶不上变化,我爸那边来人了,说要接我去京都过暑假,事情有些突然,我这会儿还没决定,就想着先告诉你,你可别生气。”

“啊?是你那个没见过面的亲爸,怎么偏偏今年接你去过暑假?别是有什么事情吧?”

杜嫣然不动声色的打探着事情的来龙去脉。

“不清楚,只有明天见面了才知道的,所以我提前和你联系说一声,不能出席你的生日会,别生气,礼物后补给你。”

前世也有这出事情,她的生理学父亲派人来接她,为的是他的亲生儿子,只是事情会和前世一般顺利吗?

过眼云烟风玲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