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穿越了

“妈,郑家人来了会不会找咱们玩命?”

“郑欣月自己掉进河里的,和咱家有什么关系?他郑大奎再霸道也得讲理,你稳住了,一会儿她家人来你就死命哭。”

一小一老两个女人的对话声在郑欣月耳边响起,年老的女人声音里透着刻薄和得意,年小的女子底气不足透着怯意。

郑欣月努力想睁开眼睛看看,这是什么人?以前她宅在家里没事就喜欢看小说,书里面写的恶毒婆婆就是这个调调。

头很痛,许多不属于她的记忆涌入脑海里,郑欣月疼得倒吸冷气,原来自己穿越到平行空间的东起国,现在是一九七九年。

说话的俩个声音,一个是原主的小姑子张秀秀,一个是她婆婆江彩莲,和郑欣月想的一点不差婆婆是恶婆婆,当着外人嘘寒问暖,背地里没少磋磨原主。

“要不是为了你哥能去粮库上班,凭着你哥的一表人才,能要一个抽羊癫疯的丫头?”

婆婆江彩莲的声音里透着恨意。

“老妖婆,太坏了。”

郑欣月像是被桎梏了一样无法动弹,只能在心里骂老妖婆。

郑欣月刚骂完,就听到凄厉的哭声由远而近来了。

“欣月,妈的心头肉啊!可疼死我了。”

“妹妹,妹妹你怎么死了?”

“快点,准备哭。”

江彩莲声音里没了刚才的得意,透着一丝恐慌。

“妈,我害怕。”张秀秀声音哆嗦起来。

“哭。”

“啊,呜呜......”

也不知道江彩莲把张秀秀怎么了?她先是尖叫,紧接着嚎啕大哭。

“欣月,欣月。”

一阵急切杂乱的脚步声后哭声到了耳边,郑欣月感觉自己身上猛地多了个重物,紧接着身体被推着用力摇,她觉得自己要被人摇散架了,却还是睁不开眼睛。

“怎么回事?说。”

一个雄厚透着戾气的男人声音炸响,怒气冲天,震耳欲聋。

郑欣月还听到骨节咯咯的响声,脑海里浮现原主的父亲郑大奎,那是一个像山一样壮的男人,浓眉大眼眼神犀利,从小学武一杆鞭子所向披靡,在他们屯子里没人敢惹。

抱着她哭的是原主的妈妈高桂兰,在农村能有三个儿子那是炫耀的本钱,走路都是挺胸抬头,很泼辣的性格。

由于生了三个儿子,最后才得了一个闺女,原主被当成心肝宝贝,心突然被人摘走了哪里受得了?高桂兰的眼泪劈哩啪啦的往郑秋月脸上落。

“说,我妹妹怎么死的?”

一群男人的怒吼声,惊天动地,郑欣月脑海里顿时多了三个壮汉的形象。

这都是原主的三个哥哥,各个是不好惹的主,力气大脾气更大,干活厉害打架没对手。

但有一点,在外面无人敢惹的三条龙,回家都宠郑欣月这个唯一的妹妹,在她面前就是小绵羊,只要妹妹高兴,要啥给啥。

妹妹突然死了这哥三眼睛都哭红了,瞪着江彩莲母女,目光凶的像是要吃人,握紧的拳头发出咯咯的骨节响动声,张秀秀被吓得浑身发抖,不敢看他们,低着头磕磕巴巴的回答,声音带着起伏音节抖的厉害:

“我和嫂子......去河边......洗衣服,她掉进河里了。”

醉妃儿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