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世间安得双全法(1)

黄泉彼岸花,奈何断魂桥。

往日阴森怨煞的忘川河中,飘荡着一小舟,上面洒满了鲜艳欲滴的彼岸花,一绝色美人慵懒自在地靠在小舟之上。

她乌发如瀑,柔软似锦缎,面若芙蓉秋月,明媚凤眸温柔浅笑,眼尾上挑,天生丽质,眼角一滴泪痣,又为她增添了三分柔弱之色。

她身着鲛纱红衣,冰肌玉骨,秀色空绝。

美人捏着玉盏,素手芊芊,浅色圆润的指甲,散发着莹莹玉色,令人恨不得执起,细细品尝。

玉足玲珑,不着鞋袜,置于鲜红的彼岸花之上,越发显得它雪白娇嫩,叫人恨不得捧在掌心,好好把玩一番。

“好无聊呢!”

一线红唇轻启,声音不似寻常美人的甜腻,反而清雅悦耳,优美动人,如同九天仙乐,醉人心魄。

顿时间,整个忘川沸腾起来,所有鬼魂尖声大叫,纷纷往河里跳,只为去陪美人,不让她因无聊而轻蹙一下眉头。

“你们这群鬼迷心窍的傻逼!”

一根巨大的勺子从天而降,把那些疯狂跳河的鬼魂捞起来,甩在岸上。

几乎同时,一抹紫色的小身影落在奈何桥上,三头身,粉嫩小脸蛋,不是孟婆是谁?

“甄善,现在,马上,立刻给我滚出忘川河!”

红衣美人掩唇娇笑一声,“孟婆,脾气不好的孩子是长不大的呢。”

孟婆姑娘石化!

随即一声冲天的怒吼,“甄善,有本事你再说一遍!”

美人似被吓着了,明媚的凤眸氤氲起雾气,纵使巫山的云海,也不及她眸中的多情哀伤。

“你竟然凶本宫?”

小孟姑娘眼睛直了,不造为何心中翻滚着浓郁至极的罪恶,站直,手放前,弯腰,忏悔,“万分抱歉。”

“可本宫还是很伤心呢,”美人抿着红唇,任性地依依不饶。

“在下马上跳忘川河谢罪!”

美人这才露出笑容,“好呢。”

“娘娘,小姑奶奶,你可别闹了!”

红色披风,金色官衣,络腮红胡子,面如罗刹的阎王提着差点跳忘川河的小孟姑娘,十分无奈地看着红衣美人。

甄善转着酒盏,懒洋洋地撇了对方一眼,“阎王老头,你何时看本宫闹了?”

阎王一噎,迷得万鬼和孟婆差点跳忘川河,还不算胡闹?

甄善轻哼一声,“是他们自愿的,本宫可从不强人所难呢。”

阎王:“……”无法反驳。

若是一般的恶鬼,敢与他顶嘴,早就被他丢十八层地狱去了。

偏偏这位小姑奶奶,生前是祸国殃民的妖妃娘娘,死后是走过十八层地狱、跳过忘川河,修成鬼神之体的存在。

所有手段皆已奈何她不得。

唯有客客气气!

“行了,”妖妃娘娘漫不经心地将手上的玉盏抛入河中,看着无数恶鬼玩命争抢,互相厮杀的样子,红唇扬起一抹慵懒魅惑的笑意,“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来找本宫有什么事情?”

阎王露出自认完美的--能吓死孩子的笑容,“娘娘,你在地府待了几千年了,想必也玩腻了吧。”

甄善无趣地拨了拨手指,“所以你是要为你统治了这么一个无趣的地府,而自裁谢罪吗?”

阎王:“……”娘娘,咱能好好说话吗?

您不能仗着您长得美,就为所欲为啊!

然鹅,长得美,真能为所欲为。

阎王努力维持一脸姨母笑。

“娘娘说笑了,在下最近得了一成神卷轴,不知娘娘可有兴趣?”

美人无趣地阖了眼帘,都懒得理阎王了。

“娘娘,是真神哦!”

“什么?”甄善美眸诧异,起身,飞身到奈何桥上。

阎王看着翩跹而来的美人,心中一叹。

若非他是天地孕育的神体,无情无欲,也非得被她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勾得神魂颠倒,甘愿为她生,为她死了。

他抬手,金色的卷轴放在他手上,浓郁的神力令万鬼瑟瑟发抖,匍匐在地上。

众生不知,他们口中的神、天庭,其实不过就是一群伪神,给真神管理万千时空的仆人罢了。

真正的神,是由天地规则孕育而出,无情无欲,强大如斯,他们居于真神界,俯瞰天地苍生。

甄善虽有鬼神之体,强于伪神,但仍与天地真神有着天壤之别。

这成神卷轴……很诱人呢!

不过,“你又在打什么主意?”

甄善美眸微眯,就算娘娘魅力无双,却也不相信天下掉馅饼的事情。

阎王自然看出红衣美人的怀疑,他笑了笑,不说话,只是将成神卷轴展开,神秘耀眼的光芒绽放……

然,甄善看清卷轴上的内容,嘴角狠狠一抽。

噗!

成神卷轴上蹦跶出一个拇指粉嫩的金衣小男孩,“哇,好靓的美眉哦!”

拇指男孩两眼红心地飞在甄善身边,围着她团团转。

甄善神色冷漠地看着眼前的阎王,觉得他肯定是闲得蛋疼,来耍她玩!

“这就是你说的成神卷轴?”

一排灰扑扑的水晶心和一只拇指小孩,是个哪门子成神卷轴?

哄傻子玩呢?

“美人,窝真的能成神哒,只要你收集百位上神的心,就能得到足够的神力凝聚真神之身啦!”

阎王还没说话,拇指男孩立刻拍拍胸脯,霸气侧漏地跟美人展示他有多牛。

“屠神?挖心?”美人挑眉。

“……娘娘,是倾心的心,不是挖心的心,请您善良点!”

妖妃娘娘生前动不动就挖心,就快成挖心专业户了。

“嗯?”

“咳,是这样的,娘娘,近来真神界的初神至尊觉得神界应该与时俱进,不能总是冷漠地高坐九天之上,因此派下了近百位上神下界转世,体验人间真情。”

甄善:“……”

翻译过来,就是神老祖闲得发慌了,逗神玩呢!

“因为神天生无情,即使转世,也可能无情无欲地过一生,因此,需有人帮着上神们完成试炼,领悟何为情。”

“你的意思不会是,这成神卷轴的任务是让那些上神转世爱上本宫吧?”

“娘娘真聪明!”

“呵呵!”

“娘娘是不敢吗?觉得自己的美丽还不足以令上神倾心?”

甄善美眸淡淡地看着阎王,“激将法啊?用得好呢,这成神卷轴,本宫接了!”

妖妃娘娘向来都是头可断,血可流,美貌不可疑!

阎王一笑,“娘娘定能成神!”

甄善不置可否,向拇指男孩招招手,“缺儿,过来。”

“阙儿?宫阙的阙吗?美人给窝取的名字,喜欢哒~”拇指男孩眨巴着金色的眼睛,可兴奋了。

甄善美眸一弯,“是傻缺的缺呢。”

啪!

拇指男孩掉到桥上,十分幽怨地看着这冷心恶劣的美人。

不是说它的样子是照人类女子最喜欢的样子捏的吗?

为什么美人不把它捧在手心么么哒,还说它是傻缺,嘤嘤嘤~

阎王:“……”娘娘还真是一如既往地丧心病狂!

“天地万千时空,本宫如何知道那百位上神所在的小时空是哪个?”

“娘娘只要与成神卷轴签订契约,它便会带着你去到有上神所在的时空,你找到一位上神,卷轴上的一颗心就会被点亮,等变成了全红色,就等于完成了一个任务。”

甄善颔首,也没再跟阎王废话,素手拈起一抹魂力,注入成神卷轴中。

金色光芒包裹甄善的身体,带着她撕裂空间,离开。

“阎王,她能成功吗?”

原本痴汉脸看着甄善的孟婆眸色恢复淡漠,低低叹息问道。

“若是她都不行,就再无人能行了,我们也就只能认命!”

……

“咳咳,”妖妃娘娘刚恢复意识,心口传来的闷疼,让她难受到极点。

耳边的哭声更是让她心烦至极。

若非妖妃娘娘记得现在不是她活的朝代,早就叫人把敢吵她的蠢货押下去割舌头了。

她抚着额无力呻吟一声,那傻缺给她找的是什么身体?

“缺儿!”

“美人……”

“缺儿,你叫本宫什么?嗯?”

美人也是它能叫的吗?

缺儿:“……”你美你任性!

“娘娘,这是这方小时空最符合您神魂,且刚刚离世的一具身体了。”

甄善送了一个优雅白眼给傻缺,淡淡掀开眼帘,入眼就是跪在她前面,哭得几近断气的双丫髻婢女。

“闭嘴!”

不耐命令的话语,却因女子的孱弱变得无力而娇怜。

但原本还在哭的婢女哭声戛然而止,她猛地抬头,一双水润的眼睛傻傻地看着面前睁开眼的柔弱美人。

“小、小姐!”

甄善揉揉眉心,淡淡地应了一声。

然……

“小姐,您没死,您活过来了!”

甄善被这一声尖叫弄得本就脆弱的心脏快速地跳动,心口更疼了!

她脸色一白,美眸划过冷意,咬牙,这蠢丫头是别人派来弄死原身的吧?

正当甄善想甩手把那蠢婢女给拍出去时,噌,她神识中原本安静待着的成神卷轴忽然展开,一颗灰色的水晶心变成了金色。

于此同时,房间门被打开。

“无尘师父,您快来看看我们家小姐吧,她……呜!”

“施主莫急!”

清尘空灵的少年声音缓缓安抚不安的丫鬟,他声色干净、清透,又似带着西天梵音的圣洁。

逆光中,甄善只知来人身姿挺拔修长,待他走进,妖妃娘娘也不得不叹一声,好一个神骨清秀的小和尚啊。

眉眼澄澈,浅色若琉璃的眼眸宁静无波,又似包罗星辰万象,能容天地苍生,一张容颜冰雕玉砌、月华凝魄,眉间一点朱砂,淡薄了红尘时间,简单的灰色僧袍,掩不住的淡然风华。

他修长如玉的手指捏着一串佛珠,似踏着渺渺梵音而来的圣洁佛子,如是我闻,破红尘妄念。

卷云白兔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