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互换记·上(活动番外,非正文)

他,萧六郎,昭国一品武侯之子,本届新科状元,娶妻两年,与她却只是名义上的夫妻。

他对她总是十分冷淡。

事实上,他只是害羞、害羞、害羞啊!

可她不明白,她以为他……不喜欢她。

天蒙蒙亮,小净空像平日那般从睡梦中醒来。

在家里他们起床的顺序是这样的一一娇娇、坏姐夫、他、其他人。

可是自己今天似乎比坏姐夫起得早,问他为何知道,因为床内侧的被子里有个包包,明显有人在睡觉嘛!

就是、就是好像哪里不对劲。

小净空一时也没反应过来,他沉浸在自己比坏姐夫早起的喜悦中,掀开被子下床。

以往他只能掀开被子的一角,今天轻轻一用力,居然把整张被子都掀开啦!

好神奇哦!

他力气变大啦!

他跳下床!

唔哇哇!

好高呀!

他习惯了在一米的位置看东西,突然视野又拔高了将近一米,他感觉自己飞入了云端似的,一个没站稳重新跌回了床上!

他看着自己的腿。好长!

他又看向自己的手。好大!

他踩着不太熟练的步伐,忍住恐高的悸动来到铜镜前,然后一一他发出了一声史无前例的惨叫:“啊——”

我变成坏姐夫啦!!!

由于小净空早先日日祈祷坏姐夫有一天能变小八,因此他对于变成别人这种事本身的接受度是挺高的,可为毛不是坏姐夫变小八,而是他变成坏姐夫,这让他接受不了。

既然他变成了坏姐夫,那坏姐夫是不是变小八了呢?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好像也不错啦!

他哒哒哒地跑去后院找小八,刚跑没两步,吧唧一声摔倒了。

忘了姐夫是个小瘸瘸了。

玉芽儿与房嬷嬷正在灶屋准备早膳,姚氏也起了在院子里散步,然后三人齐刷刷地看见自家姑爷像个二傻子似的,拄着拐杖一蹦--跳、萌萌哒地走过来。

他看见三人,歪着杀,甜甜地叫了一声:“姚施主!房嬤嬤!玉芽儿姐姐”

三人齐齐打了个哆嗦!

三人的神色一一言难尽,又看着自家姑爷在狗舍前蹲下来,把还在睡懒觉的小八抱出来,一边摸一边奶声奶气地.....

没错,就是奶声奶气。

她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为啥会在一个大男人身上听出奶声奶气的语调啊!

“小八小八,你现在是阿珩了吗?阿珩呀~”

三人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哗啦啦地掉了-地,两脚一踩,吧唧吧唧的!

另一间屋子,萧六郎也醒过来了,他搬来椅子,手脚并用地爬上去,默默地看着铜镜里的小家伙,心里有一万匹马奔腾而过.....

萧六郎黑着脸,内心无比拒绝这个事实。

身体虽然换了芯子,可身体里依旧残留着四岁的本能,譬如难过了会哭,生气了也会哭,他这会儿就不自觉地两眼泪汪汪的。

恰巧此时,顾娇从屋子里过来叫小净空起床。今天国子监蒙学有课。

小家伙平时都起很早,今天是怎么了?

顾娇担心他是身体不舒服,于是过来看看,结果刚推开门就看见小净空站在椅子上,对着铜镜里的自己一个劲儿掉眼泪。

萧六郎不想哭的,是这副小身板儿控制不住。

“怎么了?”

一道轻轻的声音响在他的头顶,紧接着一只柔软素手伸过来,轻轻地抚去他脸颊上的泪水。

这副小身体残留着特别强大的本能,几乎是看见顾娇便不受控制地扑了过去。

他扑进顾娇的怀里,嘤嘤嘤地哭了起来。

啊啊啊!

萧六郎内心一阵抓狂!

好丢脸呐!

怎么能干这么丢脸的事啊!!!

快快快把脑袋从娇娇怀里拿开!

结果非得没拿开,还用小手手揪住了顾娇的衣襟。

我、不、想、这、样、的!

“呜....娇娇.....”

不是的!这不是他!

萧六郎崩溃了!

顾娇从未见过小家伙哭得如此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轻轻地拍了拍他的小脊背:“怎么突然哭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萧六郎哭得直打嗝。

他气得牙痒痒,小和尚也太好哭了吧!怎么都压不住!

最后还是顾娇将小家伙抱了过来,让他的小脑袋趴在自己肩头,一边走-边轻轻地安抚他的小脊背,才总算让这副小身体的情绪平静了下来。

萧六郎再一次感受到了这副小身体的本能之强大,太可怕了。

顾娇问他:“现在可以说为什么会哭了吗?”

萧六郎没法儿告诉顾娇真相,告诉了顾娇也只会当自己是小孩子在胡说,毕竟小净空平日里就天马行空的,想法特别多。

萧六郎想了想,原本想说做了个噩梦,结果一开口就成了:“坏姐夫欺负我。”

....这小和尚内心对他的成见是有多大!骨子里都想着告他黑状!

不过话说回来,他成了小和尚,那谁成了他?小和尚吗?

萧六郎这才发现另一个可怕的事实,那就是“他自己”不在屋子里了,他忙从顾娇的怀里蹦下来,打算去后院找找看。

哪知他刚到门口便听见一道明显与成熟的嗓音不符的萌萌哒的小语气:“阿珩呀~”

萧六郎一个趔趄,在门槛上绊倒了!

叫得这么欠抽的全天下也找不出第二个了!

小和.....小和尚变成他了!

这是萧六郎第一次从旁人的角度看到自己,以及听到自己的声音。

感觉有些微妙。

好像很熟悉,又好像有点陌生。

吗?

那个阳光下、神采飞扬的白衣少年真的是他。

一场大火烧掉了他全部希望,他整个世界都失去了光芒。

可此时此刻的自己,被小和尚支配着的身体却散发着夺目的神采。

是小和尚的缘故,还是他原本就已经慢慢从那场大火中走到了阳光下?

小净空也看到了……自己,他眸中一瞪,看看手中的小八,又看看面前的小豆丁,脑子一下子就混乱了!

萧六郎把人拉进屋。

天知道他一个小豆丁的身体拖拽一个十八岁的男子究竟有多吃力,这家伙还傻呆呆的,不好好走路。

进屋后,萧六郎穷尽毕生智商让小净空明白他俩是灵魂互换了。

小净空:所以他变成坏姐夫,坏姐夫变成他啦!

呜哈哈!

他可以RUA坏姐夫啦!

潇湘小净空一把将萧六郎提溜过来,大手在萧六郎的小........小寸头.上RUA来RUA去!

萧六郎被RUA得直翻白眼!

“哈哈哈哈!”小净空仰天长笑。

顾娇进屋,看见自家相公像个地主家的傻儿子在那儿RUA小净空。

……就挺迷。

偏方方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