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后妈也是妈啊

站在胸外科主任办公室门口,姜听许用手拍了好几下脸,才敲门:

叩叩......

“进来~”

果然是熟悉的声音啊!

一听这个声儿,姜听许脸上霍然笑了,只是眼眶却慢慢的红了起来。

进门后,一眼便看到坐在办公桌后面的人,嗯,还是那么的严肃!

“温姨!”

还以为能控制呢,结果一连串的眼泪花子很不争气的顺着脸颊滴在地上。

“哭什么?你这丫头我还没说你呢,你还委屈了是吧?”

话是这般,但人已经站起身走过来。

这一刻,姜听许更是哭出了声来:

“温姨...温姨!”

终于不再是冷冰冰的,也不再是那一小坛子的灰了!

温洁很是狐疑,完全弄不懂眼前这丫头这会究竟是什么意思?只是,这丫头居然哭了?

印象中,就算是那会他爸爸出意外没了,这丫头也是冷着一张脸,从头到尾都没流一滴眼泪的。

内心再大的火,也被那些眼泪花子给浇灭了,伸手轻揽着丫头的双肩:

“在呢,我在。”

姜听许紧紧抱着温洁,那力道,就像是在拼命抓着不能放手的东西一般,因为一旦松一点力道,面前一切就不复存在。

不知过了多久,反正温洁能清晰感觉到自己的一层白大褂外加里面一件衣服都被某人泪水给侵湿了:

“出什么事了?你说!急诊那边是有人欺负你了?”

姜听许本来还哭着,可在听到温洁的话后噗嗤一声笑了,刚刚那些极不平静的情绪总算恢复平静:

“不是,什么事都没有,也没人欺负我,就是一段时间没见到温姨,想你了。”

俗话说得好,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嘛!

见到温姨固然很是开心,但有些事也不能随便说出来的不是吗?

只要这辈子好好护着温姨,不让温姨再因为自己落得曾经下场就足够了。

温洁叹了口气:

“你啊,本来还被你气的不行呢,你说你,好不容易一年专培完,马上就能拿到医师执照当上主治医师了,怎么还闹辞职?

你的辞职信,你们主任那边没批,倒是发给我了,现在你说说,到底怎么个情况?为什么好端端的辞职?该不会又是为了墨家那个男人吧?”

说到这,温洁的语气明显变得没那么温和了,十足有那么几分咬牙切齿。

“我就想不明白,那个男人到底有什么好的?值得你为他这么做?

现在我真的是后悔了,当初墨家来接你的时候我就该死死阻拦住,之后也就没这些破事了!”

温洁曾经和姜爸爸本就是青梅竹马,从小一条巷子里长大的,只是后来温洁去省外读大学,而姜爸爸参军,所以分开了。

等两人再重逢,已经是将近十年后吧。

那个时候两人也都离婚了,还都拖着个孩子,久而久之的就顺其自然的在一起了。

只可惜,那段幸福的日子实在太短,姜爸爸突然出意外死了。

后来,墨家便来了人。

手段也是相当强硬,而温洁和姜爸爸因为没来得及去办结婚证,怎么反对也没用。

后来因为工作的调动,温洁只能带着孩子离开,来到了云城。

倒是并不知道,当时接走姜听许的人家居然就是云城排在首位的墨家!

这些事,都是姜听许上大学后,两人在学校偶然重逢,之后温洁才慢慢了解到的。

可惜,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

但就算是后妈,那后妈也是妈啊!

有哪个当妈的会甘愿看到自家闺女为了个男人就放弃自己的大好前途?

而且,这些年自家闺女为墨家那个男人所做的牺牲简直不要太多。

年纪轻轻二十岁刚出头,大学都没毕业就结婚生子了。

这也就罢了,谁让闺女自己鬼迷心窍乐意呢?

只是,那个男人也太不负责了,这么多年对于闺女不闻不问,一年到头基本都不回家的,还时不时的闹出一些绯闻出来,人尽皆知。

当母亲的,不知道也就罢了,既然知道了,不咬牙切齿,恨之入骨才怪!

“温姨放心,以前是被猪油蒙了心,现在已经完全清醒了,不会再为了那个男人让你们受到任何伤害!”

好不容易重新捡回一条命,又怎么可能再让自己重蹈覆辙呢?

想想曾经的经历,不是偷渡时落海差点溺死,就是被炸弹炸的渣都不剩。

都两次了,难不成还要第三次吗?

当然不可能!

“你确定吗?”

温姨明显就是还存在狐疑,谁让自己这些年的确是做了太多太多让关心自己的人失望的事。

“无比确定,我会尽快处理好我和墨家的关系的,温姨,你相信我!”

是朕啊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